如果超清

承仙阁第二十八层掌门居所。

      灵虚子皱眉不解:「全都平安渡过,这怎幺可能!」

      「正是如此,我把脑袋都想破了还是想不明白,要幺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那人阻挠。只有他有这本事。」灵石子撚须道。

      灵虚子细细思忖,不得不承认灵石子说的有理,他歎道:「那就麻烦了。那人……你知道他是什幺身份,如果是他出手我们只好作罢。」

      灵石子忿忿不平:「就算他身份特殊,修为绝高,但还是九离门的人。既是九离门的人就不能如此目无掌门。师兄召他来问话,是非曲直大家当面锣对锣鼓对鼓说清楚。这样背地破坏,岂有此理!」

      灵虚子苦笑:「你觉得我能把他召来幺?他肯来幺?下‘朱凤令’他都置若罔闻。当年本来就是我们九离门欠他的,如若不是他们师徒俩,我们九离门几乎要被那些妖人打进山门。师祖坐化前曾经立下遗嘱,只要他活着一天,九离洞天里任他逍遥,谁都不许为难他,何况他现在的修为几乎就是我们九离门第一人,多少事情还仗着他!算了,反正这事没有证据。另想别计罢。」

      灵石子几乎把鬍子都要撚断了,愁眉苦脸的道:「有别计我还这幺愁?!断送了灵柏穀三棵千年灵柏给这些弟子打通天地玄关。只要再多五百年那三棵灵柏可以打多少上品灵器飞剑!莫大的损失啊。怎幺没有一个人像我们老六那幺争气!」

      灵虚子朝他看了眼,呵呵笑起来:「现在口口声声开始说我们老六了,以前可是‘怪胎’二字不离口的。」

      灵石子没有接话,显是默认了。对这个弟子,他越来越有兴趣。

      「既然赌得起,就要输得起。师弟,罢手吧。」灵虚子歎道。

      灵石子揪然不乐,可是不罢手不行,有多少灵丹经得起那些少年这样去折腾?《六灵鹹仪诀》是威力非凡,问题是想扩大修习的弟子的规模都不行,它挑得厉害!看来还是这些弟子不合适修炼《六灵鹹仪诀》,想不服输都不行。他歎了口气,终于缓缓点头。

     

      一道细细的温润凉气从上丹田紫府里涌出,沿着任脉缓缓流下。几天前开始,李宏经脉里多了这种温润凉气。它从上丹田紫府出发,流转全身经脉,一个大周天后回归。每运转一次大周天,上丹田紫府里的五彩光团便更明亮更壮大些。

      这种凉气走过的地方有种凉凉的感觉,就像大夏天喝冰水一样。非但不觉得冷,反而走过的经脉有种被温水洗过的舒爽感觉。

      一种奇怪的对立感觉,但绝对是进步,这表明《六灵鹹仪诀》第二篇彻底稳固。

      这道凉气经大周天回归上丹田紫府后,进入中央的五彩光团内部,紧紧附着于红色的本命精血团表面,如今可说,紫府中央的这团东西泾渭变成四层,最里面是天烛龙魂居住的离火珠,绿色;第二层是李宏自己的本命精血团,血红色;第三层便是这层刚刚出现的淡白色凉气物质,最外面才是原来的五彩光团。四层互不干扰,相辅相成。

      如果说原来的五彩光团是外界进入身体被吸收的,而这层刚出现的淡白色物质就是李宏自己修炼出来的。就像本命精血一样,李宏对它有种心血相连的感觉。但问题是,他不知道这是什幺东西。

      《六灵鹹仪诀》第二篇倒是明白记载是应该有这东西出现,给它的名字是「识力」。李宏不明白什幺叫识力,也没听说过有「识力」这一说。只是修仙到此,各种各样古怪名词听多了,很多不知所谓,只要修的没错,他便不去深究。

      收功后天空还是那种澄澈的深蓝。时辰还早。林子里很安静。九离洞天里面很奇怪地没有各种小虫。缺少小虫的低唱浅吟,林子里缺少生气。但是很快,哪里传来几声小鸟的清脆啾啾声,一阵微风拂过,树叶沙沙直响。林子苏醒了。

      李宏活动了几下胳膊腿,顺着林间小道来到小楼后。

      楼后有片不大的空地,摆了两口大缸两副石锁,屋后墙沿那里靠着一副扁担水桶。李宏把空桶挑在肩膀上,抬头看看二楼左面。那里视窗大开,呼噜噜的鼾声从窗口飘出。李宏笑着挑起空桶绕过小楼,朝瀑布走去。

      走出这片区域便听到轰隆隆的水响——住的山顶这片地方有禁制,可以隔绝外面的瀑布水声。瀑布旁,青石桥面很湿滑,濛濛水珠扑面而来,李宏抹了把脸,凉飕飕的很舒服。他走到小桥中间位置,隔着栏杆径直把一只空桶伸进瀑布里。

      哗啦啦大水沖下,这只空桶马上满了,李宏又接满另外一只,回头走的时候,全身衣服已经湿透,衣服下摆滴答嗒的在滴水。浑不在意,心念一动,凉气游走全身。乳白色的水汽从衣服上腾起,衣服眨眼干了。

      六个来回,李宏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六次,待他最后一次挑水倒进大缸里,身上衣服已经乾乾净净、平平整整,就像洗净熨烫过一样。他咧嘴笑笑,小心翼翼脱下全身衣服,一件件叠好放在乾净的门廊上,走到大缸前拿起葫芦飘,舀起满满一勺水倒在自己头顶。

      冰凉的水顺着头顶肩背滑下,又冷又舒服。他拿起块麻布使劲搓身体。最近皮肤变光滑了,后背上那道原来很深的疤现在已经摸不出来。

      仔细把全身皮肤狠狠搓了一遍,李宏赤条条的走到门廊前穿衣。头顶传来楚雄的抱怨声:「大哥怎幺又是你挑水,不是说好今天一定留给我挑的嘛。」

      李宏笑道:「等你这瞌睡虫睡醒,黄花菜都凉了。」

      楚雄嘿嘿笑着从二楼一跃而下,三下五除二脱得精赤条条,走到另外一口大缸前也开始擦澡,舒服得哼哼唧唧,大声哼起不知所谓的信天游,荒腔走板,听得李宏直摇头。

      两人梳洗好,穿上洁净白丝长袍,天才微微发亮。楚雄一只手搭在李宏肩膀上,口水直流的道:「大哥,你说今天早饭吃什幺?」

      「你就想到吃。」李宏笑道。

      「你什幺意思!莫非说我不用功,小弟我可是认认真真修炼到天快亮才打会儿盹的!」楚雄夸张地叫着。

      两人飘然下山。

     

      四名弟子齐聚三层阁,听灵石子讲符术。

      李宏跪坐在几案后,貌似聚精会神听灵石子讲道,其实一而再再而三的走神。

      实验再无下文。他私下悄悄问过灵石子那些少年哪去了。灵石子淡淡一句:「打发到山下守道观。」便再不肯提到一个字。

      这样也好,至少他们保住了性命。只是想到体内的天烛龙魂,李宏又开始犯愁。这样一个沉重的大秘密堵在心口,而师父师叔这些人无一不是人老成精,万一发觉……

      「老六!楚宏!」

      李宏蓦然回神,只见师父灵石子正瞪着自己,他急忙应道:「是,徒儿在。」

      「在什幺在!我老人家明明见你魂不守舍!」灵石子手里的火鼠毛书符笔只差一点点就点在李宏的脑门上,很是恼怒地大叫。

      身旁的楚雄低下头,只听他小声道:「师父问你本门着名中阶灵符有哪些,快回答……」

      「不用你提醒他!」灵石子瞪起黄眼珠子大喝:「我老人家嘴巴都说干了,他却在神游!」

      李宏嗫嚅道:「弟子知错了……」

      「哼!好吧,我就不信你刚才听进去了,你说,本门着名的中阶灵符有哪些?说错一个字师父必定重重罚你,哼!」

      李宏心里一喜,这个问题早就听楚曦谈过。他赶忙答道:「本门着名的中阶灵符主要有‘离火符’,灵力注入即可变出无边大火。按照火的种类不同分为‘雷火符’、‘石火符’、‘真火符’等等。另外还有‘离火罩’,是相当于防护罩的火符,以及‘离火墙’、‘离火盾’等几种。这几样却是按照功用来分的。」

      灵石子听了奇怪地道:「明明没听进耳朵里怎幺知道得清清楚楚?」他不满地瞪他一眼,「算你聪明,接下来再走神可别怪为师罚你。」

      他神色和缓了些,又接着讲述:「仙宗九大派各有各的绝活道符,但玩火行家却只有我们九离门一家,除此别无分号。蓬莱擅长水符,与我们九离门正好相克。都说水能克火,不过你们无须紧张。水是能克火,却是要看什幺样的水和什幺样的火,比如我们的‘石火符’,如果想用水来灭那就是天大的笑话,就像火上浇油,会越烧越旺。还有我们九离门的高阶火符,比如‘太阳真火’和‘三昧真火’符,那是任什幺水都浇不灭,除非他们拿出禁制灵符‘九阴癸水’,嘿嘿,不过那可是禁制灵符。你们想,用禁制灵符对付高阶灵符,他们岂不是大亏?绝不划算,所以这个可能性小之又小。再说我们九离门也有禁制灵符,嘿嘿,谁怕谁?」灵石子说到这里得意地直捋焦黄的老鼠鬍子。

      怎幺听起来本门像是跟蓬莱不太和睦?不然师父也不会在这里强调又强调了……李宏暗地嘀咕。

      「好了,这些虽是题外话,但都很重要,哪天你们碰到了就知道师父的每句话都不是白说的。」灵石子仿佛看出李宏的想法,话中有话地结束了这段关于跟蓬莱之间的水火相克之说。他接着道:「另外还有个秘密现在师父告诉你们,一定要记在心里。」

      听到秘密二字,李宏格外聚精会神。

      「你们知道各派都会有本门擅长的绝活灵符流落在外,那幺师父想问你们,为什幺不怕别人照书画符自己也去绘製那些绝活灵符呢?为什幺不怕别人拿自己的灵符反过来用在自己身上呢?」灵石子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的四名弟子。

      对啊!这里确实有古怪。照书画符自己都能绘製出低阶灵符,何况别人呢?比方说五师兄拿着师父所绘的中阶灵符出门换灵丹,这些符被别派别人得去,如果照着笔划一丝不苟地画出来,岂不是本门绝活都要被别人学去?但看师父和五师兄他们根本无此担心,这却是什幺缘故?

      「嘿嘿,这就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咯。」灵石子得意地道:「其实每派的灵符启用方式有两种,一种就是常见的用灵力灌注到灵符里启用灵符,低阶灵符都是这样用的;还有一种却要複杂些,就是配合罡斗步、咒语以及手掐灵诀,有些符只用默念咒语和手掐灵诀,也有的只用罡斗步和默念咒语不用掐诀,各有各的不同,但总的来说,越高阶的灵符启用方式越複杂,而启用方式越複杂的灵符则也越高级。仙宗各派经常会有灵符流出去,但流出去的只是一张灵符,该配合怎样的罡斗步、怎样的咒语、怎样的印诀却是不传之秘。现在你们明白了幺?」灵石子看着在座四名弟子。

      李宏心头明悟,就像有团迷雾被拨开一样,原来是这样……

      楚雄听的稀里糊涂,只听他自言自语道:「画个符就要搞死人了,竟然还要记下每样符配合的什幺步子、咒语和手诀,完了完了,这辈子我都学不会……」

      「混说什幺哪!」灵石子气得老鼠鬍子一掀一掀,「你个笨脑瓜就不会好好想想?这些东西都是有规律的!哪用一样一样记!」

      楚轩开口道:「师父,我明白了。是不是其实大同小异,不过是按照低阶中阶高阶来区分?」

      见灵石子肯定地点点头,楚轩继续自信地道:「流出去的灵符就算给别人用,不过是盲人骑瞎马罢了。他们只能使用初步功能,比方说变出离火罩保护自己。但是如果真的碰到我们九离门的人,我们就能配合本门绝密的罡斗步、咒语和印诀,反过来指挥他们的灵符,这样的话对我们使用本门的灵符简直就是把剑柄倒过来让我们杀他们。是不是这样?」

      「老八说的很对,正是如此!所以本门的灵符流出去,顶多只是对别门别派用,用在我们九离门自己人身上就是天大的笑话。当然,你们绝不可掉以轻心,毕竟开派到现在已超万年,保不准已经流出去一些用法,但大致来说,这是所有仙宗之人的常识和共识。如果真有人会我们九离门不传之秘,我们可不是吃素的。一定会向他讨个说法。」灵石子有些阴险地笑道。

      楚轩跟着呵呵笑起来。李宏却默然不语,讨个说法?恐怕不是这幺简单,估计肯定会寻根问底甚至杀人灭口。

      「老六,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做很不应该?」灵石子马上注意到李宏的微妙表情。

      李宏沉默。

      「哼!要知道仙宗各派都是开派万年以上,如果大家全都睁眼闭眼,那幺每派绝学早就传到魔宗那些混蛋手里去了!动摇本门根基,也是敌人!对付敌人,绝不能心慈手软妇人之仁。总有一天,你们会知道修界不是那幺太平!」灵石子斩钉截铁大声道,「一定要记住为师今天说的话。」

      「是。」李宏嘴里恭敬答道,但老实讲,他有些不以为然。

      一个九离门就如此高人辈出。比方说师父灵石子,虽然至今没见识过他对付敌人的手段,但李宏心知自己连他一个小手指头都打不过,还有那位怪人前辈,看情形他比师父灵石子更要厉害许多。至于隐藏在九离洞天各处的高手更是不知多少。何况整个仙宗!那是整个修界的联盟。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才敢跟仙宗对抗。也许只有魔宗,但听说魔宗不过是些鬼鬼祟祟见不得人的魔修罢了,从来不敢在光天化日下走动,尤其不敢跟仙宗之人照面……

      「好了,今天就说到这里,现在你们开始绘符,为师要检查你们这些日子的功课。」灵石子道。

      楚雄听了顿时脸拉得长长的,两道浓眉几乎挤在了一起。他磨磨蹭蹭拿起书符笔,悄悄看向李宏,一个个明显的作弊暗号不断递过来。

  • 名称:如果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1: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