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船借箭超清

无翼船剧烈摇晃,随时会被甩出船体,李宏大叫:「二弟抓紧!」他蹲下身子,手指紧紧抠住船帮,大难临头的感觉涌上心头。

      灼热气息扑面而来,无翼船以惊人的速度嗖的声直飞入一个红通通的巨大洞口。

      温度遽然升高,空气中有股浓烈的臭鸡蛋味道。

      这是一个宽广的隧道般的火洞,到处都是蒸腾扭曲的红色。无翼船一头扑进洞口,船身飞快擦过洞壁火红色的岩石,船帮与岩石接触的地方急遽溅起大量炽热火花。

      船身嘎吱直颤,掉头撞向对面石壁,再次打着旋撞回来。整艘船在洞壁上下左右碰擦像是跳豆般转来转去,速度越来越快,随时会解体。

      李宏头昏眼花,脑袋里面嗡嗡直响。楚雄的声音似乎在很远的地方:「大哥这是哪里……」

      双手渐渐乏力,李宏觉得自己再也抓不住船帮了。就在这时无翼船忽然诡异的静止——碰撞眨眼消失。

      极动到极静,李宏五脏六腑都似乎从肚子里翻出来,一头撞向船底,眼前金星飞舞,鲜血从额头破口处汩汩流下。

      额头剧痛反而使他清醒了,他极力挣扎爬起身,急忙回身找楚雄。

      楚雄竟然不在无翼船里!李宏急得大吼:「二弟——」

      极目所见的地方到处都是火色,哪里有二弟的身影!

      脚下传来不祥的吱吱声。低头一看,坚硬无比的无翼船的船底居然在融化。船底渐渐发软,像黑油般蕩漾,肉眼可见的黑色蒸汽正从脚下冒出,脚底板火辣辣的痛。抬脚一看,鞋底居然没了。

      他跳上高些的分隔板,朝四周看去,发现自己居然在一个巨大通红的火湖上空。

      这里看上去像是山腹里的一个巨大空间,到处都是火红色。远远的地方隐约可见火红色的岩石壁,那里上面似乎有些模糊不清的蜂窝般的小小洞口。这个巨大空间的中心就是脚底下的火湖,通红粘稠的熔岩就像滚开的开水般咕嘟咕嘟冒着气泡慢慢流转。无翼船正朝这个烈焰熊熊的火湖湖面一点点降落。距离最多不超过十丈。

      李宏惊得手都在哆嗦,落下去绝对尸骨无存!

      「来人啊!」李宏手足无措地大叫。

      这里不知是什幺地方,居然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声嘶力竭的嘶吼在回蕩。

      「该死的他爷爷的来人啊!」李宏气得大骂。

      船底渐渐变红,在绝望的眼神里又沉下去三尺。

      绝不能就这样烧死!绝不能让楚秋那个混蛋的阴谋得逞!李宏闻到自己头髮的焦味。他抬头朝头顶上看去。极高的高处洞顶有许多巨大的钟乳石般的石柱垂下来。想办法飞到那上面去?

      最大一根石柱看起来有三四十丈距离。李宏拼命回想自己最高曾飞到多少高……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三十丈!绝对跳不到这幺高,如果再次落下只要有一点点偏差便会跌进火湖。

      不行,此路不通。

      目光又投向火湖边缘,他很快发现自己绝对跳不到那幺远。这个巨大的火湖深陷地底,如同一个大碗的碗底,直径足有五六十丈,无论朝哪边跳都不可能跳那幺远。

      船底越来越红,细细的小火苗在船底到处乱窜。李宏痛苦地揪着自己的头髮,却连跳都不敢跳起——无翼船到底还没解体,动作越大它向下沉得越快。

      等等……无翼船为什幺没有直接落到火湖里?脑子里明光一闪,他感觉自己似乎抓住了什幺要点。

      船头!船头里面肯定有什幺东西。

      他调匀内息,用最轻的动作轻轻跃上船头。脚底钻心的痛,皮肉被烧得吱吱作响。忍住剧痛仔细观察船头片刻,发现两块拼起来的船板明显中间缝隙比较大,他毫不犹豫伸指抠进去死命一拉。船板鬆动了。

      船体又下沉五尺。离火湖湖面只有十丈不到,咕嘟咕嘟熔岩开锅声越来越响。

      他极力不去想自己处境,再次伸指到缝隙里猛力一拉,喀啦声中,船板真的被拉起。用力太大,指头上顿时鲜血淋漓——船板拉开后果然露出无翼船里的机关。

      船头这里有上下两层船板,中间有个小空间,空间里有块尺来长的晶莹玉板。这玉板上应该刻了某种符阵,还在微微发光,只是光芒越来越黯——高温使得玉板正在融化。

      玉板是嵌在固定的槽子里的,李宏盯着玉板看了会,头皮发紧——拼了!

      无翼船短短时间内又沉下去两丈,现在离火湖湖面不到五丈,火苗越来越大——极耐高温极结实的看似金属一样的船板其实是种稀有木头。它们正在燃烧。

      李宏闭上眼睛,内息眨眼间一息四转流遍全身。他睁开眼睛定定神,毅然将玉板从槽子里抠出。无翼船猛地向下沉去。

      电光火石间,李宏已经把手里的玉板抛了出去,足尖在熊熊燃烧的船头上一点,整个身形拔起,如同流星赶月般直飞那块先抛出去的玉板。

      堪堪赶上,正好内息将尽,身体往下掉,李宏开声大喝,竭力伸出左腿,足尖正好点在玉板上。

      果然如他所料,玉板不但没沉下去,反而有股虚浮向上的浮力,堪堪把身体托起。借这一点之力,再次朝前飞扑出去。

      一丈,五尺,三尺,一尺!清晰地看到火湖的边缘,李宏大喝一声,身体探出,手指刚好够着坚硬的实体岩石。用力一抠,就地朝前栽去。

      左肩先着地,传来一股钻心剧痛,疼得他差点咬破舌头,但他大喜——身下是坚硬的岩石,终于离开那个该死的火湖了!

      朝后看去,无翼船刚好沉到火湖湖面,晃了几晃立刻解体,哧哧燃烧的碎片融入火湖。不远处,是那块救命的玉板。它依旧慢腾腾向火湖里飘落,没多久落在火湖湖面,玉板上微光闪了两闪,很快融成一般无二的火红岩浆。

      *****

      左胳膊软塌塌垂在身侧,痛得钻心,碰也不能碰,显是骨折了。李宏跌坐在地。

      总算脱险,他脑子里极力回想最后听到二弟声音到底是在什幺时候……二弟千万不能有事!心底极度酸楚,一股直入肺腑的剧痛,顿时透不过气。相比起来,全身上下皮肉之痛简直不算什幺。

      火湖还在咕嘟咕嘟冒着热气,蓦地又是一股警兆直涌心头,他想也不想足尖一点。整个人飞速后退。

      火湖咕嘟声大响,中心部位居然越来越高,一道粗壮的岩浆喷泉从火湖中心部位沖天而起,越来越高。整个山腹空间愈发火热灼烫。

      退了又退,没多大工夫后背碰到灼热滚烫的岩石,李宏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退到洞底。蒸腾的火红热气中,他看到侧面高处似乎有个洞。他捂住左肩飞快朝那边掠去。

      果然是个洞口。足有十丈宽,依稀看得到外面的天光,显然就是进来时候的那个洞口。自己在低处,距离洞口约有二三十丈。

      双足接连在洞壁上直点,身形拔地而起,待他落到洞口处,转身朝下一看,不由倒吸口冷气。火湖中的熔岩喷泉几乎已经有自己站处的洞口这幺高,岩浆不断朝外飞溅,哧哧大响,如同一支巨大的火树银花。

      楚雄到底在哪里?莫非是飞进来的时候从无翼船上掉下去了?肯定是这样。他极力不去想别的可怕可能,一溜烟沿着洞壁朝外飞奔,边跑边大声喊:「二弟!你在哪里?」

      看到外面光秃秃的山石都没看到楚雄,李宏急得发疯,毫不停留转身又朝山洞里面飞跑,胡乱大喊,不知不觉已经带了哭音。

      「二弟……你千万不能有事……」

      明明记得二弟一直在自己身边,就在穿过洞口的时候还在,难道真是落进火湖?不……绝对不会!他坚决不去想这个可能。脑子里慢慢冒出一个可能——落在洞口后面与火湖中间了。他跳下洞口,看也不看越涨越高的熔岩火湖,目光坚定地在每一寸地面搜寻。

      没多久他看到了,就在哧哧飞溅的岩浆湖旁边的地面上有道黑影横卧在地一动不动。

      「二弟!」

      楚雄倒在地上,全身有许多烧焦的伤口。李宏颤抖地伸出根手指到他鼻子边,还好,还有气息。二弟还活着。

      哧哧声越来越大,许多细小的熔岩粒落在二人头上身上,烫得李宏直抽冷气。他用没受伤的右胳膊把楚雄背上肩头,朝洞口方向飞跑。

      这道直上直下二三十丈高的绝壁却成了眼前最大的障碍。上面就是可以出去的洞口,他却发现背着楚雄居然不能飞上去。左胳膊折断,一点用不上力,楚雄个子大,没有受伤的右胳膊只能勉强托住他的身体不让他从自己背上掉下去。

      熔岩喷泉越来越高,火湖正一尺尺地朝这里延伸——这个该死的火湖居然还会定期喷发和涨潮。怪不得火湖旁边地面上有许多奇怪的槽子。

      试了又试,不知多少次从石壁上滑下来,手上脚上烧焦的伤口被接连磨破,一开始流的是鲜血,渐渐血都流不出了,只往外渗黄水,居然已经感觉不到痛。

      李宏绝望的发现——除非把二弟扔下,否则背着他无论如何上不去。

      「不!我绝对不会扔下二弟!」李宏狂吼。

      火湖正一尺尺地朝脚边飞快蔓延。李宏筋疲力尽。他盘腿坐到二弟身前,伸出右手握住他的手。手底下很温暖,这是自己现下唯一的亲人啊。

      李宏平静地闭上眼睛。

     

  • 名称:草船借箭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0: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