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头像超清

   现在所学的符只是低阶灵符,对修士几乎没什幺用处,就是「驱鬼符」、「镇宅符」、「金光护身符」、「祛疾符」、「神行符」等几种。

      这些符在修士看来完全没有必要,对凡人却是大大有用。

      比如「驱鬼符」可以驱除厉鬼;「镇宅符」可以赶走不利家宅作祟的阴灵妖物;「金光护身符」可以在关键时候放出正气金光赶走妖鬼;「祛疾符」烧化后喝下便能消除疾病;「神行符」贴在腿上行走千百里可以不累。这些全是正宗玄门道符,而且必须由慎功期以上修士灌注灵力绘製才能真正有效。他们目前功力不够,不过是学习绘法。

      所谓一通百通,学习这些低阶符法是为日后绘製真正对修士有用的中阶灵符打好基础。李宏想到一条,如果学会这些正宗玄门灵符绘法,以后到凡间行走,衣食自然无忧。随便拿出一张说不定便可换千百两银子——这个想法只敢藏在心底,如果被灵石子知道他只有这点出息,肯定大大的嗤之以鼻。

      有了满脑子花花银子作祟,李宏学起来分外勤快。画几张蚯蚓般的图形嘛,一点不难。他很快把这些低阶灵符图形牢牢记下。

      但是对楚雄来说画符就难得要命。他本来就不喜欢拿笔写字,何况画些奇怪的、记不住的歪歪扭扭的图形。为此苦恼万分。

      李宏见他不开窍,拿出激励自己的办法,笑道:「你想啊,学会这些低阶灵符,虽然对我们没什幺大用,但是每一张拿到凡间可以换许多白花花的银子。为了银子,你要努力。」

      于是楚雄一边对着符书念叨:「银子……白花花的银子……」一边皱眉龇牙的彆彆扭扭照书画符。

      李宏走到他身边看了会,忍不住指着镇宅符其中一道曲线道:「这里太斜了,应该是直的。」

      楚雄虎吼一声把笔扔了,抱头蹲在地上大喊大叫:「我恨画符!完了完了,没法交功课,要被师父罚了!」

      李宏把他拉起,「算了,先去吃早饭。吃完早饭还有点时间,我帮你想想办法。」

      楚雄愁眉苦脸,破天荒第一次说:「我不想吃饭。」

      李宏好说歹说,总算劝得他挪动步子。两人朝饭厅走去。

      如今九朱峰新进弟子陆续出关,许多人会来吃饭。有时去得晚饭菜便会被打光。饭厅倒是比刚进门那会热闹许多。

      李宏来的时间久了,也自清楚九朱峰一些不成文的规定。原来那些当厨、管库房和洒扫的弟子都是师叔师伯们座下弟子轮流值勤。一般都是一位师叔名下弟子负责一项一个月,一个月后换别的师叔座下弟子。因此九朱峰弟子几乎人人都要轮做杂役——除了首座弟子。

      成为首座弟子是很荣耀的事情。下任首座基本在他们中间产生,地位较高,除了到别脉送信等一些轻鬆体面的活,什幺都不用干。正因为如此也有麻烦。有些师叔师伯们的弟子不服气,便不爱搭理他们,冷眼旁观,出点差错就风言风语讥讽。百样米养百样人,各色人等皆有。

      李宏和虎着脸的楚雄迈进饭厅,里面已经坐了不下三百人。见李宏楚雄进来,有殷勤的便招呼:「师兄早上好。」也有人冷冷哼了声把头转过去,只当没看见。

      李宏见到笑脸的自然笑脸相迎,神色冷漠的也不去贴人家的冷脸,在各色複杂眼神中一直走到尽头小厅里。

      当厨师兄见他俩进来,站起来招呼:「两位师弟来了,还有点馒头和麵条,呵呵,再晚点我们就要收拾了。」

      李宏笑着寒暄几句,动手把最后一个大瓷缸里的麵条盛到大碗里,又拿了好几个馒头放在盘子里,盘子叠在大碗上朝外端。

      刚转身便碰到一个人。「乓啷」一声,本来就放得不稳的盘子碰到地上摔得粉碎,几只馒头骨碌碌滚出老远。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打着呵欠道:「不长眼睛!活该!」

      是楚轩。他看也不看李宏,还伸手推他一把,冷哼道:「好狗不挡道,杵在这里干什幺,还不快去捡馒头?晾你掉地上的东西也会往嘴里放,真是土包子!」

      李宏喝道:「我是你师兄,有这幺对师兄说话的?」

      楚轩冷笑:「你算我哪门子的师兄?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懒得跟你扯。」他手指当厨师兄,喝道:「你,给我搞点粥,再来点精緻小菜。」见当厨师兄站着不动,他瞪起眼睛:「听到没有!我是首座弟子,还不放聪明点。快去!」

      这位胖胖的当厨师兄不敢惹事,嘟囔两句转身朝里面厨房走去。

      李宏心想此刻人多,还是先忍一时吧。见几个馒头还在地上,习惯使然,实在不忍浪费,伸手去捡。捡一个放一个进怀里,捡到最后一个时,有人更快一步抢先把那馒头捡起来,用力一捏,成了连皮带馅乱糟糟的一团。

      只听一声大喝:「兔崽子真不是东西!」啪的一声,碎肉馒头重重砸在楚轩脸上。

      楚轩「哎唷」大叫,捂着脸跳起来大骂:「死狗熊,你竟敢动手!看小爷我怎幺教训你。」抓起只大瓷缸劈头朝楚雄扔过去。

      楚雄灵巧一闪。瓷缸正中对面墙壁,砸得粉碎。碎片天花乱坠四散溅开。

      地方狭小,李宏不及躲闪,尖利的碎片划过脸颊,带出几道深深的血口。脸上火辣辣的痛,伸手一摸满是血,顿时大怒。

      他吼道:「王八蛋!有种跟老子到外面去打!」

      有人比他更怒动作更快。话未说完楚雄嗖的声蹿了过去,对準楚轩脑袋就是一拳。楚轩飞身后退,抓起长桌头前的大瓷缸抡圆了就往楚雄身上砸。楚雄飞起一脚,乓啷一声,大瓷缸被踢得只剩边框攥在楚轩手里。

      两人你一拳我一脚在小厅里大打出手,桌子瓷缸砸了一地。楚雄越打越精神,李宏发现自己居然插不上手。

      「嗷」的一声惨嚎。楚雄一拳砸在楚轩鼻子上,鼻血开花飞溅。楚轩脚下踉跄,又狠狠挨了几拳。

      李宏看得直乐。楚雄为了画符一直憋着火,如今算找到出气的地方了……冷眼旁观也不插手,巴不得楚雄多揍他几下。

      忽听人声嘈杂,回头一看,小厅门前围满了人,好事的纷纷乱叫:「打起来了!首座徒弟们自己打起来了!」有人嘿嘿的一个劲冷笑。

      顿时提醒李宏,这下糟了!想到灵石子的黑脸,李宏也自头皮发麻。他赶紧上前去拉,嘴里叫道:「住手!都别打了!」

      楚轩疯子似的乱吼乱叫:「滚开!」飞起一脚踢向李宏。

      李宏只得闪开,还想沖上去拉架,有人飞身进来紧紧攥住他的胳膊,冷冷道:「老六,你拉偏架怕是不好吧。」

      李宏用力一挣居然没挣开,回头一看,只见二师兄楚秋不知什幺时候来了,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右手紧紧攥着他的胳膊。

      李巨集分辨,「二师兄放手,我没有拉偏架。我是去拉开他们。」

      「这里这幺多人看着呢,谁不知道你跟老七一直合伙欺负老八。」楚秋转头问外面那些弟子,「大伙都看到了是吧?」

      弟子们大部分没吭声,但也有几人大声起哄:「对!楚宏就是拉偏架,我呸!」

      「你!」李宏气急,一股内息突然顺着手臂直沖指尖,弹向楚秋。

      楚秋猝不及防,李宏的内息直窜进手,顺着经脉汹汹沖上,顿时半边身体酸麻,不由自主垂下手。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十分难看。

      李宏哪里知道他吃了暗亏,见他突然垂手还当他良心发现,不及细想直沖到楚轩和楚雄中间,猛力将两人从中推开:「别打了!」

      「滚开!」

      「别拦着我,今天要揍死这王八蛋!」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让他们打!打死算数!」灵石子出现在饭厅门口。

      众人赶紧让开道。灵石子气得眉毛不是眉毛眼睛不是眼睛,快步走过来瞪起黄眼珠子大喝:「你们打啊!继续朝死里打!真是给我老人家长脸!」

      鸦雀无声。

     

      三层阁里,灵石子气得手都在哆嗦。

      楚雄老老实实低着头,衣服撕破,眉框上老大块乌青,嘴唇破了条口子。楚轩比他更惨,鼻血流个不停——鼻骨折了,整个鼻子歪得不成样子,疼得浑身哆嗦直冒冷汗。

      心里虽暗暗称快,可是想到楚雄李宏就发急了,他撩起衣摆跪到地上:「师父,都是弟子的错,弟子没有管好两位师弟。请师父责罚。」

      「就是你挑唆的,现在还装什幺好师兄样!」楚轩叫道。大概牵动伤口,嘶嘶的直抽冷气。

      「师父,这事确实是老六不对,前面我看到老六拉偏架,而且是老六先骂老八,老七才在他挑唆下忍不住动手。很多在场弟子可以证明我所言不虚。」楚秋说。他看起来神色恭谨,说话慢条斯理貌似公正,可他说的根本不是事实!

      李宏刚想辩解,突然发觉这样正中楚秋的圈套。如果自己撇清,楚雄恐怕麻烦,乾脆扛下来算了。他大声道:「确实是弟子的错,请师父责罚!」

      听到这里,灵石子倒似平静下来。他眼珠子一转,冷冷道:「老六禁足一个月,不准出住处。老七,罚你画一百张符,一丝不准错。还有你老二,回去抄十遍《道德经》,抄的时候好好想想为什幺让你抄经书。哼,当我老人家白癡好糊弄幺?都回去。老八留下。」

      李宏听了几乎惊呆,灵石子居然明察秋毫啊。

      楚秋脸色一下子难看下来。他不敢辩解,道声是,低头走出去。

      走出三层阁,楚秋冷冷哼了声,看也不看李宏二人,一甩大袖扬长而去。

      李宏看着他的背影不觉发怔。这位二师兄,刚进门时看着还好,相待还算和气。什幺时候突然变了?他为什幺要针对自己?这事实在费解。

      正**,楚雄拉拉他的袖子,小声道:「对不起,都怪我冲动。」

      「没事,回去再说。」知道灵石子耳目灵便,李宏不好多说什幺。刚行得几步,只听三层阁里传来一声惨叫:「啊——疼死我了!」

      灵石子骂骂咧咧的声音很响:「你还知道疼啊!你不是很喜欢打架?这点疼就受不了?下回要是卸掉你胳膊大腿怎幺办?」接着楚轩又是一声长长的惨叫,听得李宏寒毛直竖。楚雄脸上的笑模样已是憋不住。

      他们都清楚,灵石子肯定在「重手」帮楚轩正鼻骨,所以他才叫得这幺惨。两人对视一眼赶紧溜,一口气跑回小楼,忍不住相视放声大笑,直笑到眼泪都出来了还是止不住。

      李宏不禁暗想,灵石子这人有时候还是挺有趣的。

     

  • 名称:海贼王头像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7: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