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超清

      小楼里静悄悄的。兄弟俩一人一间书房,都在案头练字。

      李宏把笔搁在笔架上,拿起刚写完的这张纸放到嘴边吹了吹,心里很满意。如今大楷练得已有几分火候。写字嘛,只要能写得端正就行,主要是多认几个字。修炼最重要,何必把时间花在追求字迹的完美上。

      十大张纸已经写完,今天练字功课到此结束。他把毛笔放在笔洗里蕩了蕩,甩甩水在笔架上挂好。走到月洞门前朝对面看去。

      东书房里,楚雄黑脸通红,脑门上满是汗珠。身子挺得笔直,手腕僵直地戳出去,小小的毛笔在手里仿佛千斤重,姿势要多彆扭有多彆扭。好不容易写完一个字,只听啪嗒一声,脑门上的汗珠掉在刚写完的大字上,立时晕开。楚雄把笔一掷,手忙脚乱就用袖子去擦,越擦越乱。最后白纸汙了大片,连半边袖子都乌漆麻黑。顿时傻眼。

      他气咻咻的把汙了的白纸团成一团望地上一扔,又扯过一张白纸,找来找去却没找到先前掷到地上的笔。只听得他大喊一声:「练什幺破字哇!」沖出门便对着门前一株大树拳打脚踢。可怜的大树左右前后乱晃,叶子哗啦啦急雨般掉落。

      李宏莞尔,走上前拉住他道:「别跟树闹彆扭了。先吃晚饭,吃完了再写不迟。」

      听到吃饭,楚雄眼睛一亮。

      两人下了山顶,说说笑笑间,灿烂的「忘忧蝶」圃近在眼前。穿过朱红花海,后面就是饭厅。

      饭厅很大,共有五排极长的长木桌,每张足可坐上百人。只是今天来吃饭的弟子格外少,新入门弟子更是一个不在——大约都在勤奋练功。偌大饭厅里稀稀拉拉只坐了十来人。大师兄楚明和二师兄楚秋也都不在,但是最靠前的桌子上居然坐着五师兄楚钢。

      直到现在统共见这个五师兄不超过三回。楚钢本来就是个武狂,听说练功非常勤奋,还时常去别峰找别脉弟子比试,二师兄楚秋曾酸溜溜的说他是怕被新师弟们追上。虽说见的次数少,但李宏对他印象颇不赖。楚钢为人耿直,有什幺说什幺,红脸膛,身高八尺有余,跟进门后胖大了一整圈的楚雄一见投缘。两人都是壮汉,站在一起绝对相映成趣。

      楚钢跳到楚雄面前拉着他就道:「老七,听说你最近进步很快,怎幺样,先跟师兄打一架?」想想更是迫不及待,边卷袖子边道:「来来来,乾脆就现在!先打再吃饭!」

      楚雄顿时愁眉苦脸,「不打行不行?我肚子饿。」

      「饿什幺饿,先打先打!」楚钢说着便动手了,嘴里大喝:「老七小心!」并不祭法宝,隔着丈来远右拳直击楚雄胸口。拳头去势飞快,带出一溜火红的拳影,看上去就像同时击出十拳八拳,眨眼已是到了楚雄身前。

      楚雄没有闪避,拉开马步以硬碰硬,伸出右拳对準击来的拳头虎吼一声猛力击出。

      眼看两只拳头就要碰到一起,楚钢却硬生生脚步一挫,上半身后仰半尺,右拳唰的停顿在楚雄拳头前。他显然怕伤到楚雄。

      拳劲倒回,楚钢胸口一窒,动作慢了一拍。

      楚雄抓住机会身形一矮,以旋风扫堂腿朝楚钢下盘扫去。

      楚钢到底已是炼心初期修为,一息之间内息已经调匀,闪身飞起五尺,落地时足尖在楚雄另只小腿上轻轻一点。

      楚雄受力不过重心不稳,整个身子朝前滚倒。刚要翻身跳起,只听楚钢大喝:「老七小心!」抓住楚雄背心「嘿」的声将楚雄整个身子举起扔向饭厅对面。

      楚雄腾云驾雾般飞过长桌,直摔向对面墙壁,危急之中他扭腰大喝,人已转过身来,刚好如同壁虎般用双手双脚撑在墙面上。啪的声掉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楚钢嘿嘿一笑,闪身跳到楚雄身边,伸手拉起楚雄,帮他拍拍屁股上的灰,大笑道:「不错不错,确实很有进步!」

      楚雄虽没摔伤,可是双手双脚几乎扭脱节,疼得揉着腕子龇牙咧嘴,大叫:「不公平!等以后修炼法宝了再打个痛快!」

      「好!等你修炼了法宝,师兄天天找你打架。」楚钢放声长笑。

      李宏看到这里,微微一笑,心想五师兄这人倒也有趣,而且心不坏。

      正在这时,灵石子摇摇摆摆走进饭厅,眼睛一扫,所有情形便落在眼里。他也不多说,走到长桌尽头大咧咧坐下,朝李宏道:「老六,给我盛饭去。」

      李宏点点头,走进里面的小厅。

      小厅后面连着大厨房,厅里放着张大长桌,桌上摆着许多大青瓷缸,缸里各种菜肴,红红绿绿五花八门。桌子尽头放着一大摞乾净的白磁片。

      菜是自己拣爱吃的随便打。每天当厨师兄做的菜肴都不同,手艺很不错。楚雄一来便喜欢上这里的饭食,几乎每顿不落都要来吃。李宏也是如此。

      热气腾腾的白米饭刚刚做好,江南细粳,又糯又香。李宏盛了一碗,又装了些菜放在白磁片里端给师父——灵石子吃的不多,许多时候只是过来饭厅里坐坐。

      他自己老实不客气的跟楚雄一人打了一大盆白饭,就着各式菜肴吃得极香。楚雄腮帮子高高鼓起,嘎吱嘎吱的声音很响。

      楚钢其实已经吃过了,见两个师弟吃得香,主动起身给他们打菜。重新坐下后,他伸长脖子朝灵石子低声道:「师父,两个师弟进益很快啊,想是火元丹之力吧?」说着咕咚咽了口声口水,看上去很羡慕的样子。

      灵石子拿起筷子咚的声敲在楚钢额头上,瞪起眼睛喝道:「你又打丹药的主意?听着老五,丹药服多了其实根基不稳,哪里及得上自己苦修得来的修为!以后少跟师父要灵丹,要也没有!」

      楚钢讪讪的,瞥向李宏和楚雄的时候,眼神还是很羡慕。他显然不相信灵石子的话。

      李宏苦笑,除了筑基之前服过一颗「补灵丹」外,到现在只在离火大阵里吃过辟穀丹。什幺火元丹还是第一次听说。至于楚雄他也很清楚,到现在他也只是在筑基的时候服过一颗筑基丹,别的丹药一概没服过。

      听口气五师兄似乎经常向师父要灵丹?这里面有点文章啊。

      据他了解,灵丹各脉首座和长辈都卡得很紧,除了到某阶段提供弟子一些必需灵丹之外,平时根本不会随便给弟子灵丹来增长功力。灵石子应该也是如此。

      但显然楚钢还是不準备放弃,他嘿嘿低笑道:「师父,弟子又不是向您要灵丹。您老人家别急嘛。不过,弟子倒是有些门路,不如师父赞助点灵符吧。弟子保证换来丹药,多的就给师弟们。」他拍着胸脯极力保证,又担心别人听见,声音压得极低。不过对李宏楚雄二人倒不隐瞒,还投来一个眼神,仿佛在说,放心,少不了你们一份。

      灵石子朝四周看看,压低声音道:「不会有麻烦吧?」

      听师父意思鬆动,楚钢大喜,把胸脯拍得山响,低声道:「放心,师父准我一个假,我到山下去搞。嘿嘿,师父你还不知道吧,您老人家亲手绘製的灵符那个口碑……啧啧,仙宗那些小派散修谁不想多留几张在手里,换些灵丹不过小事。反正弟子绝对不会以大欺小,您老人家多多费心,绘些好的,尤其各种离火符、聚灵符,多多益善。不论搞到什幺弟子都会分给师兄弟们的。」

      「这事我们私下说,先吃饭。」灵石子显是允了,不过却不愿当着李宏和楚雄的面再说下去。

      李宏恍然大悟,看来所谓的五师兄爱出门到别脉弟子那里去比武不单单是比武这幺简单,他肯定还私下搞些小买卖,甚至还出门做买卖。

      仙宗九大派之所以屹立不倒,除了佔据九大洞天福地、每门都有不传外之绝世功法外,再有就是各有绝活。道符就是其中一绝。每派擅长绘製的灵符各有所长。像九离门,最擅长玩火,传下的各种火符非常厉害。

      灵符分为低阶中阶高阶,低阶灵符慎功期弟子就能绘製,只是低阶灵符威力小。同样修为的弟子之间比试玩玩倒可,真正碰到金丹期以上的敌人便是鸡蛋碰石头,海量淹过去也没用。因此最实用最方便的就是金丹期修士绘製的中阶灵符。不但低阶弟子能用,用起来威力也不小。比如离火罩,以自身灵力引动后便会在身周形成一个真火罩防身,任谁靠近都会烧得焦头烂额,包括金丹期修为的修士。

      放眼整个修界,又有多少个金丹期修士,更别说元婴期合道期的大高手!因此中阶灵符给低阶弟子们防身再好不过。在外界那些小门小派中尤其吃香。

      绘製灵符不但要熟悉图形符箓,还要灌注灵力,越是高阶的灵符越是要灌注灵力多,一张複杂的灵符要耗费绘製者许多心神功力,也不是说绘就能绘的。李宏刚刚读过一本《道符入门》,对灵符开始有所了解,心下清楚,灵石子虽答应五师兄绘製些中阶灵符给他下山换灵丹,只怕为了这些灵符他要闭关好些天。这些灵符流到小门小派手里,每张都是至宝。换些灵丹说起来还是灵石子亏了。

      楚钢兴奋得脸发红,见李宏看他,他咧嘴一笑,低声凑过来道:「等师兄回山就找你们去。」手指撚撚,意思一目了然。

     

  • 名称:stage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