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者超清

   天空渐渐变成暗蓝,绿林里黑下来。林中一片小小空地上,李宏盘腿趺坐,心神沉浸在上丹田紫府里。

      心念一动,广阔的黑暗空间中央那个小小的五彩光团开始慢慢旋转起来。仔细看,五彩光团中央是血红色,而血红色中央又有个极小的小绿点。三种颜色泾渭分明丝毫不乱。

      光团越转越快,渐渐三种颜色开始看不清,只看到一团耀眼夺目的五彩光团。光团边缘渐渐拉出许多长长的细丝。

      林子里不知何时飘来许多极细小的五彩光点,被李宏身体吸引,一点点朝李宏身体里渗入。它们循经直上,从四面八方径直飞进黑暗空间,朝细丝末端靠拢。渐渐的五彩光团越来越大,细丝越来越长,如同一团缠绕不休的线团。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李宏发觉那种细小的五彩光点再也不会飞进身体,心念一动,上丹田紫府里光团旋转减慢,最后完全停了下来,如同以前一样静静悬在广阔的黑暗空间中央。新进来的五彩光点完全融合进光团表面。这时三种颜色又泾渭分明清清楚楚。

      李宏觉得神清气爽。功课的第一部分已经完成。

      心念一动,光团中心那个小小的血红部分忽地明亮起来,这是李宏全身先天精血所凝,里面裹着他的三魂七魄。现下三魂七魄却是混沌一片你我不分的。

      心念推动下,血红色精血圆球表面渐渐突出一个极细的小突起,接着外层的五彩光团相应部位也渐渐朝外突起,仿佛根尖刺般慢慢从五彩光团中刺出,越来越长,游丝般在广阔的黑暗空间里飘蕩,极力探向空间外面。不过眼下它却始终碰不到边,直到李宏实在无力推动它才慢慢缩回。

      接着另一个方向也是如此,又伸出一根游丝。不知道反复练习多少次。直到心力交瘁再也无力推动为止。

      这时他开始做第三样功课。小心翼翼分出一部分五彩光团,从上丹田紫府里推出,沿着大周天开始行进十二经脉和全身奇经八脉。小小五彩光团所过之处带来极为舒适温润的感觉,就像有团温水在经脉里行走。一开始速度很慢,待转过一次大周天之后,速度渐渐加快。越来越快,直至李宏心念一动,瞬息转过两个大周天。

      一息两转大周天九个回合,李宏才停止推动。小光团已经所剩无几。

      李宏睁开双眼,长长吐出口浊气。先前的疲劳无影无蹤。

      这种五彩光点不知是什幺物质。现在能够引它们入体,说明自己大约已经修到炼气后期。但问题是据师父说自己并没有任何炼气后期的表现。

      前几天他问灵石子自己是什幺修为阶段,灵石子含糊其辞、支支吾吾,逼急了才说了句:「大概炼气前期吧,已经很不错了。」

      什幺叫大概?难道仙宗通行的修为分阶在自己身上不适用?以灵石子的修为看自己是何阶段修为应该百看百准啊!李宏很是纳闷。也许自己真是个怪胎。但他心里还是很高兴。

      炼气后期是个分水岭,因为能引天地灵气入体的缘故,便能修习简单的御物诀,等到了慎功期将先天内息全部转为灵力的时候便可正式御物,比方说御剑,那时就可跟师父灵石子一样在天上飞。这可是大大过瘾的事。

      虽然现在还不能修习御物诀,但已经进入炼气期,离可以上天飞为期不远,李宏想想就很兴奋。

      楚雄如今很勤奋,到底资质好,他修到了守中中期,跟同一批的楚曦修为相同,两人是这批弟子中的佼佼者。而资质同样还算不错的楚轩楚亮是守中前期,可说比进来的时候就只强了那幺一点点。即便这样也算很有进益。听说有十来名弟子连筑基都不行。灵石子、灵磐子、灵矶子花了老本以自身灵力配合不知道多少灵丹才勉强帮他们筑基,现在还在苦苦闭门修炼中,还没正式迈入修仙门槛第一步——守中前期。

      相比自己已经修到炼气前期,真是进步神速哇。李宏咧嘴傻笑。

      他站起身,心念一动,双足在地面一点,整个人已是拔高而起,直上树梢。静心凝神,右脚足尖再次在一根树枝上一点,如同大鸟般飞扑而出。大袖飘扬,轻飘飘掠过树梢,直扑不远处另一棵树。

      就这样无声地在树梢上跳来飞去,感觉浑身充盈着说不清的力量。玩了好一阵,这片小林子每棵树都被踩过,他才恋恋不捨跳下树,忽地又傻笑起来——自己能不能算传说中的江湖高手?

      傻笑好一会儿,李宏再次盘腿趺坐,想看看《六灵鹹仪诀》后面三篇里有没有现在这个阶段能够使用的神通道术。

      很快,他喃喃念出声:「召灵术?」

      召灵术是种循序渐进的神通道术,按照修为由浅到深越来越强大,是召唤驱使各种阴灵的一种神通。初期只能召唤阴灵,中期后期可以召唤各种由弱到强的山精鬼怪甚至妖魔鬼仙来供驱使——只要修为足够。

      目下以他的修为只能召唤阴灵。

      阴灵?李宏惴惴不安。所谓阴灵不是别的,正是鬼。这鬼还不是一般的鬼,是有点小本领的多年厉鬼,这才勉强能算阴灵、能被召来。说不定正是金灯峡里的那些。

      修炼还是不修炼?想到金灯峡那晚李宏满心不是滋味。看来这召灵术很不好玩。试想,召来的东西阴气缭绕、面目恐怖,修炼起来绝对不会是件愉快的事情。

      他试着翻看《六灵鹹仪诀》里的法术,发现只有这个召灵术此刻能修炼。想了又想还是决定试试。

      深吸口气,凝神静心,手掐灵诀,脚下不丁不八,默念口诀:「天兮地兮万物有灵,一气混沌赋予我形,天回地转神游太清,恶逆催鬼伏妖魔群。疾!」

      念完瞪大眼睛,仔细观察身周。好像没有……等等……

      平地起了阵阴风,浑身发冷如堕冰窑,李宏衣袍猎猎飘舞。林子里渐渐鬼影憧憧。一株株树干旁,一个接一个浮现苍白可怖的面孔,慢慢的全身都显露出来。

      儘管有思想準备,李宏还是寒毛倒竖。居然能看见它们的本体!

      想以前都是看不见的。那晚在金灯峡,如果不是它们想作祟而显露身形,自己万万看不到。可是此刻居然清清楚楚见到它们的本来面目,再也无法伪装。大多数厉鬼面上明明露出又害怕又不忿的神情。

      它们真是被自己拘来的!李宏心里大定。

      厉鬼们根本不敢靠近,站在六尺开週边成一圈,犹犹豫豫飘飘忽忽,他真想问问那天在金灯峡到底是谁吓唬自己,可是知道此刻并没有这个修为。

      他定定神,手掐灵诀指向地面,厉声喝道:「去!」  

      厉鬼们听话的转身飘走,鬼影一个接一个湮灭在地面下。

      却有只厉鬼落在后面。它挣扎着不想离去,却被神通所逼,僵直地不住扭动。情急之下它猛然回头。李宏瞠目结舌。这鬼居然硬生生掉了个头,屁股朝前面,脸也转了过来。

      这是名修士!身上穿的衣衫明明九离门弟子模样,头上戴着顶破烂的高冠。

      李宏一惊,高冠只有金丹期以上长老和首座们才有资格戴。这鬼竟然是金丹期以上的九离门修士。它是个男人形象,颧骨高耸面容惨澹,嘴一张一合仿佛在说话。可惜以李宏目前修为根本无法跟他沟通。

      眼睁睁地看着修士鬼不甘心地没入地面。清风吹来,额头一片冰凉,李宏这才发觉自己满头冷汗。

      那修士鬼到底想说什幺?可惜修为不够,日后定要拘他来问个明白。

      离天亮还有会儿,李宏再次跳上高高的树梢活动筋骨。正跳得高兴,心里一动,手搭凉棚朝天上看去。

      一道流星般的白光直飞九朱峰,眨眼没入山腰。

      天还没亮,是谁来访?

      九离洞天里会御物的人不在少数,慎功期以上修为的弟子都有这个本事。只是地方广阔,有专门的管事弟子从外界採买一切必需品乘「无翼船」送来,每脉弟子足不出户应有尽有。除了少数喜欢串门子的师兄弟,很少会有人在天空上飞来飞去。尤其是淩晨时分。这就有些蹊跷了。

      还在猜测,一红一白两道光芒从山腰腾空而起,居然——直飞自己这里。

      李宏大吃一惊。那道红光再熟悉不过,正是师父灵石子。那道白光……他转念间就猜了起来,暗叫麻烦。

      两道光芒连袂而来,眨眼灵石子的声音已经在耳边:「老六出来。」

      「是。」李宏高高应了声,硬着头皮飞出林子,轻飘飘掠过树梢踏上小楼楼顶,双足一点,如同大鸟般无声落在小楼前地面上。

      果然是灵石子和灵湘子。

      灵石子只穿着件青布直辍,脚下连袜子都没穿,光脚趿着布鞋,很匆忙出门的样子。他挠挠头皮道:「老六,灵湘子师叔有话问你。」

      「恭请灵湘子师叔训话。」李宏不得不做出恭敬样子,拱手见礼。

      灵湘子冷哼一声,面上简直刮得下霜来:「楚曦来过吗?」

      「楚曦师妹?」李宏莫名其妙,「没有啊,她好些天没来了……」

      「少废话!再问你一遍,到底有没有见过楚曦?」灵湘子眼里寒光更甚。

      楚曦不见了?李宏心底一沉,也顾不得灵湘子会怎样,大声问道:「楚曦师妹走了多久?」

      灵湘子就像抓住了狐狸尾巴一样。她厉声高叫:「我就知道是你!快说,不然休怪我不客气!」大袖一挥,一股巨大威压直逼过来。

      腿弯咯吱咯吱打颤,不由自主就想跪下。李宏咬牙硬挺,大声辩道:「不关我的事。上回楚曦师妹来采忘忧蝶,拉着我问金灯峡的事……」

      话未说完,一道白光平地而起,眨眼去远。威压忽然消失,李宏气血反震,噔噔噔倒退三步,烦闷得几乎想吐血。一股柔力托住他,在胸口转了三转,李宏内息平稳,这才透过气来。

      灵石子放下手理理袖子,刚想张嘴说什幺却忽地闭嘴。

      白光又飞回了。

      灵湘子去而複返,站在「白芦」上沖灵石子喝道:「带上你那徒弟跟我来!如果楚曦有什幺三长两短我立马把他从天空上扔下去!」

      到底讲不讲理!李宏低头嘀咕,只好跳上灵石子的飞剑。

     

      这个时分,金灯花金光黯淡许多,不像白天那般金光灿烂。

      微弱的金光勾勒出这些漂亮的大型金灯般的植物轮廓,细碎的金色花粉在花丛里到处慢悠悠的飘扬。金灯峡的夜晚看起来比白天更美丽,却比白天要危险万倍。

      半空中,灵湘子悬立在「白芦」上,紧皱眉头注视下方,半晌转身对旁边的灵石子低声道:「怪了,找不到楚曦,她好像不在这里。」

      「我经常来採金灯花,知道些详情。这里到了晚上便会奇怪地隔绝神识。你察觉不到楚曦的气息是正常的。我们凝神再找找。」灵石子道。

      李宏在后面悄悄扯灵石子的袖子:「师父,上面查没用,我们进去找。」

      「也好。」灵石子带着李宏翩然而下。

      甫一落地,便有种奇怪的感觉——立刻分不清东南西北,四面都是望不到边的金灯花。

      灵湘子忧心楚曦,撒腿便跑。

      灵石子把李宏推到身前,小声嘱咐道:「今天没带定魂珠,万万不可大意。」

      李宏点头答应,心里微微一暖。这个「师父」,好像还真有点关心自己的样子。

      三人分开金灯花丛朝里走。走不多时,李宏突地产生种感觉——在往错的方向走,应该是——他停住脚步,朝后指道:「师父师叔,我们走错方向了,应该朝那边走。」

      灵湘子蓦然回头,厉声喝道:「你怎幺知道?」

      「我在这里待过一晚。」李宏平静地注视着灵湘子道。说罢不管她信不信,辨清方向掉头就走。

      白光一动,灵湘子的白芦拦住去路。

      「师妹且慢!宏儿炼的是《六灵鹹仪诀》,先听他的。」灵石子叫道。

      灵湘子皱了皱眉头,撤开白芦,跟灵石子无声地交换了一个表情。

      李宏根本没注意。他闭目感应一会儿小跑起来,越跑越快。金灯花从耳旁唰唰掠过,金色花粉沾了满身。

      尖叫声传进三人耳中。

      前面金灯花丛中,楚曦簌簌发抖,捂住耳朵凄厉的一声接一声的尖叫。无数暗影围着她旋转,团团浓重黑雾裹着她,数不清的拉长变形的鬼爪不停朝她头上身上抓去。

      李宏大步沖上去,还没等他赶到楚曦身边,一道白影穿过黑雾光芒大放。白芦涨大到一丈有余,放出耀眼夺目的白光。黑雾鬼影发出吱吱呀呀的怪声,被白芦搅成一丝丝,纷纷从四面逃散。

      灵湘子沖过去把楚曦揽在怀里,惶急的大喊:「曦儿别怕,师父来了!」

      楚曦双目紧闭,脸色灰败,倒在灵湘子怀里还是声声尖叫着。

      灵湘子心疼得直抽气,二话不说抱着楚曦跳上白芦。一溜白光迅疾逸去,眨眼去远。

      回到九朱峰之后,灵石子吁口气道:「再晚去片刻就危险了。楚曦这孩子就是好胜心太强。」

      李宏暗自鬆口气,只要及时就好。刚才他本想使出召灵术,没想到灵湘子用了最简单最直接的办法。

      每回见到这个不讲理的女师叔便头大。只是看她这幺紧张楚曦,不仅仅是一个徒儿这幺简单。这里面莫非有什幺隐情?

      李宏暗自思忖,忽然想起在青油观初见楚曦时闻到的那股淡淡清香正是九朱红花「忘忧蝶」的味道。可是那时楚曦还未拜入九离门呢!

      「忘忧蝶」只能在九朱峰培植,移种到九离洞天别处都会枯死,是师父灵石子的心爱宝贝。所提炼的香精清幽淡雅,久久不散,随身涂抹不但味道好闻。据说在修炼的时候还有安定心神的作用。九紫峰灵湘子座下女弟子人人喜爱,经常遣人来摘,最近这个任务都是交给楚曦的。

      楚曦……灵湘子……师父灵石子……他们三人之间会不会有某种联繫?灵石子谁都不假辞色,唯独有些畏惧灵湘子,也许说畏惧过分了,应该是让着她。

      李宏产生了一个荒唐的念头,难道……楚曦是灵湘子跟灵石子悄悄养在山下的私生女?看向灵石子的眼神顿时古怪起来。

  

  • 名称:不死者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2: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