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剧场版超清

   灵石子跳下飞剑,右手微掐剑诀,心念一动,「罡风烈火剑」迅疾变小,飞入头顶百会穴循经直下丹田气海,在金丹上盘旋温养。

      面前这座三十层的辉煌高阁在中土九大洞天着名建筑里绝对排的上号。飞檐重瓦,朱阁万千,蓝天下格外壮丽。灵石子没有走正殿角门,背着手慢慢绕过大殿的高墙,走到后面高阁第一层大厅里。

      掌门灵虚子的三弟子楚怀早已等候在此,见他来了上前恭敬道:「师父正在等首座师叔。」

      「嗯。」灵石子淡淡点点头。

      灵虚子的住处在二十八层左翼,整整一层楼面都是他个人会客室和练功室。走过廊桥,尽头的朱红大门紧闭,门两旁立着两尊黑玉石像,一龙一凤,通体黑光流转,栩栩如生,有两丈高下,看上去几欲腾空而起。

      灵石子知道它们确实会飞。只要有外敌侵入,它们真的就会活过来。这两尊黑玉石像只是这里繁複的禁制之一。

      朱红大门自动打开,门里头是条长长的甬道。甬道尽头,灵虚子正朝他招手。灵石子摇摇晃晃迈进大门,走得几步,大门便在身后无声关起。

      「进来吧。」灵虚子眉头微皱,看上去很有疲色,先自转身走进会客室。

      灵石子身形微晃,眨眼已在会客室门里。

      这是间空空蕩蕩的大房间,窗正大开,透过外面的回廊,对面白玉广场和乾坤台的动静一览无余。地面铺了厚厚的火浣布地毯,踩在上面凉丝丝的非常柔软和舒服。中央有张很大的紫檀矮几,灵虚子盘腿坐在几旁,几上已经摆好一套白玉茶具。

      小小的精雕细琢的透明白玉茶壶里面仿佛有团火在不停滚动,映得整个玉茶壶红彤彤的,壶口正冒出奇异的火红蒸汽。

      灵石子眼睛一亮:「火龙茶!师兄待我不薄,连这个都捨得拿出来。」三步并两步走过去一屁股歪在矮几旁,自己动手拿起只小小的火玉茶杯,先自满满斟了杯火龙茶便往喉咙口里一倒。

      一根滚烫火线直沖入腹,刹那肚子像是着火般烧起来,灵石子乾巴黑脸瞬间通红,默运玄功,火团在丹田里连转九圈。灵石子张开嘴,呼的声吐出口火红热气。肚子里暖烘烘的,全身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灵虚子也为自己动手倒了杯火龙茶,只是却不像灵石子般一口吞下,而是慢慢小口小口地啜着。

      灵石子有些羡慕:「掌门师兄修为越发精进,火龙茶能这样喝,也只有元婴期的师兄你可以办到。」

      灵虚子把小杯里最后一口火龙茶喝下,徐徐吐出口火红热气,面露苦笑:「师弟你就别嘲笑我了。你清楚我是靠什幺才修到元婴期的。这幺多天材地宝还有灵丹拿来当饭吃,如果修不到元婴期我自己找块豆腐撞死罢。」

      灵石子正色道:「师兄快别这样想。身为掌门事务繁重,如果抛下那些烦人事一心修炼,你早就凭自己本事修到元婴期。靠丹药成就的修为始终根基不稳,说起来师兄你是大亏啊!以后还是多花时间多多稳固修为,有些事急也急不来,乾脆慢慢做。」

      「唉——」灵虚子长长歎气,大补元气的火龙茶喝下后脸色虽然好些,只是仍然掩不住面上的焦灼之色,「师弟你是最了解我的,我能放手幺?如今仙宗魔宗势同水火,上古灵局之期眼看将到。早是风雨飘摇动荡又生。我能安稳做我的掌门、成天不顾门里事务一心修炼?办不到啊……」他又长长歎口气。

      灵石子压低声音:「难道魔宗那边又有动静?」

      「嗯。」灵虚子点点头,「这事你心里有数就好,先不要说出去。」

      灵石子点点头,面色阴沉下来。

      灵虚子也自长吁短歎,半晌道:「我要去一次夺天穀。」

      灵石子顿时皱眉:「难道……」

      「嗯,又闹了。夺天穀早前传书,说今年我们要的灵丹数量实在办不到。我已传书宗主玄戌子,他说让我先去私下找青易子谈,实在不行他再下仙宗令。不过你也知道,这样我们就把夺天穀得罪死了,不到万不得已我实在不愿意这样做。」灵虚子眉头皱得紧紧的。

      「夺天北谷谷主青易子那老家伙确实难说话,不如找南谷穀主青琴子试试,她看上去倒是个好说话的。」灵石子建议。

      「这你就有所不知。青琴子到底是女修,性格温良不爱出头,从来不跟师兄青易子唱反调,根本就是惟青易子命是从。找她没用。」

      「到底少多少?数目差很多幺?」

      「各种需要的灵丹都少一半。」

      「什幺!」灵石子大惊失色,「他们搞什幺鬼!存心给我们九离门难堪?」

      「除了昆侖、峨嵋、崆峒、朝真和蓬莱数量只减少一成,别的四派包括我们九离门都是减少一半。新洛掌门元贞子都气疯了,听说已经去了夺天穀讨说法。碧霄宫和玄委派至今毫无动静,像是不置可否。不过他们两派一向行事低调,弟子人数又少,怕是根本无所谓。」

      「好歹我们九离门排名还在崆峒和蓬莱之上,为什幺他们有我们反倒没有?柿子拣软的捏!觉得我们好欺负?」灵石子气不打一处来。

      「蓬莱岛主隐泽子跟青琴子有旧交,少谁都不会少蓬莱一份。就连青易子都要给青琴子几分薄面,可我们凭什幺?」灵虚子无可奈何地苦笑:「崆峒你更清楚,跟峨嵋一向同气连枝。」

      「这倒是,大伙心知肚明罢!早知如此,师兄您当初应该勾引勾引青琴子。」灵石子摸着鬍子苦笑,「玩笑话。只是如今还得靠裙带关係,这哪像仙宗!比凡间还不如。」

      「这话我们私下说笑罢了,可别说出去。」灵虚子提醒道。

      「师兄放心。我知道好歹。」灵石子顿顿又道:「幸好今年新弟子不多,我们历年所积的筑基丹勉强够用,不然真不知如何是好。」他连火龙茶都无心再喝,撚着老鼠鬍子眉头皱得紧紧的。

      「够用不是好事。今年放出消息大开山门,本想收的弟子肯定是往年几倍,不料反倒少了一半。除了几个天资出众的,有些弟子以后只怕要灵丹当饭吃。老实说你愁不愁?!」

      「正是。我本想找你多要点筑基丹、补灵丹和火元丹呢。筑基丹一人一颗数量倒是固定。嗯,楚宏那颗就免了,可以省一颗,但补灵丹和火元丹最好多多益善。」灵石子看向灵虚子,明知道他为难,可是实在没法子。

      「我清楚你的难处。为了这批新弟子我就豁出这张老脸去求青易子,你帮忙打点打点,金灯花要多带点去,他们正好要这个,也好多换点‘巩心丹’回来。别的幺,说不得,那株万年灵芝只好采了。」灵虚子满脸肉痛,眼皮都在不自觉地抽搐。

      两人再次沉默下来。灵石子的老鼠鬍子都被自己不知不觉撚断几根,却丝毫未觉。半晌他长长歎口气:「老是依靠夺天穀的灵丹也不是办法,师兄我们要早做打算。只是我们不擅长炼丹,就算守着火灵眼也不成,何况……」

      「何况那些重要灵丹的主药都在夺天穀那处上古仙田里,我们根本没办法。」灵虚子接上了他的话,「本想选些资质好的弟子送到返魂穀,跟药老学学炼製些寻常丹药,总好过一直仰人鼻息。可千算万算算漏了凡间开战,连我们几处俗家道观都被打没了。广收门徒的计画泡汤,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灵虚子长吁短歎,眉头紧锁。看到他这副样子,灵石子实在担忧。灵虚子很难,自从当上掌门,外人看来风光无比,其实多少隐忧不足为外人道。

      灵石子自己也愁,可是只得打起精神勉强笑道:「收的弟子多不如收的弟子好,有楚宏那样的一个顶得上百个,想想我们那个计画。」

      「嗯,你要多盯着点。楚宏这回居然引动心魔关,那可是结金丹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幸好那人出手相救,连我都很惊讶。那人从来不愿管门中事务,上回传朱凤令他也不来,这事很值得玩味。我担心他会阻挠我们那个计画。」

      两人再次沉默下来。白玉茶壶里流转不休的火红渐渐黯淡,火龙茶已经冷却。没人有心思喝。一壶奇珍白白浪费。

     

  • 名称:死神剧场版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3: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