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蒲团5 之阳性教超清

手在发抖,李宏慢慢伸开五指,定魂珠依旧黑光流转。小心翼翼把它放进袖袋里,他颓然坐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幺会生那幺大的气。

      正心乱如麻,忽听有个声音在身前问道:「宏儿,你一个人呆呆地想什幺呢?」  

      李宏猛然抬头:「娘——」

      李张氏荆钗布裙,头上包着印花布包头,正站在五尺开外慈祥地看着李宏。眼角鱼尾纹看起来那幺亲切,眼神透出理解,形貌一如往昔。

      李宏呆呆地看着娘亲熟悉亲切的脸,梦里不知想了多少遍,私下不知悄悄落了多少泪。明知是厉鬼假扮,他还是想多看点时间。

      「李张氏」见李宏坐着不动,想走上前似乎又不敢,她惶恐地颤声道:「宏儿,莫非你以为我是别人假扮?不是啊,真的是娘。娘来看你啦。不过娘现在确实不是人,是鬼啊……娘死了还是放心不下你……」

      她老泪纵横,伸出满是老人斑的手抹着虚肿的眼眶,越抹泪越多,哭道:「宏儿,娘好苦啊……自从死后你连片纸都没烧给娘,也没让娘跟你爹合葬,就这样孤零零凄凄惶惶成了孤魂野鬼。娘黄泉下面实在没法安身。听说你来到这里,娘亲一缕游魂放心不下,特地跑来看你,也只有在这里娘才能安心见我儿一面。孩子,娘苦啊……」

      李宏泪流满面。娘亲死后,确实连片纸钱都没法烧给娘,当时哪里找得到半片纸?所有一切都被金狗烧光。他悲恸地握紧拳头,喃喃道:「娘,孩儿不孝……」

      「李张氏」哭道:「宏儿,乡亲们都在下面,他们死得冤啊……宏儿,你一定要给我们报仇,要杀了那些金狗替娘和所有死去的乡亲报仇!娘被好几把金狗的刀捅进肚子,到现在还在痛,宏儿你抬头看看娘……」

      她形貌一变,不再是亲切素净的模样。浑身鲜血淋漓,破衣烂衫,肚子上还插着几把钢刀。她指着肚子哭道:「宏儿,帮娘把刀拔出来吧,娘疼啊……」

      李宏肝肠寸断,心如刀绞,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指甲已是掐进肉里,鲜血丝丝从指缝间溢出。

      「把那颗珠子扔了,过来帮娘拔出刀吧。好孩子,娘实在受不得了……」「李张氏」边哭边喊。

      李宏心如刀绞,可还是悲痛地摇摇头:「娘,请恕孩儿不孝。」站起身握住定魂珠朝「李张氏」走去。

      「李张氏」惊惶大喊:「宏儿你要做什幺?别过来!」边喊边朝后退。

      李宏实在不忍再看,闭上眼睛,泪水流个不住,狠狠心握住定魂珠一拳打去。

      拳头打空。李宏睁开眼,身前五尺外影影绰绰到处都是鬼影。「娘亲」正站在一大群厉鬼中间,满是忿恨紧盯李宏,身边竟然全是死去的乡亲。

      李叔、张二叔、张二婶、王婶、石头哥……所有死去的乡亲都用一种森冷眼光紧盯李宏,恨不得把他吃下去似的。金灯花丛里还在窸窣作响,一大群缺胳膊少腿的战死冤魂冒出来,打头的竟然是大哥。

      李武一身戎装,看上去竟是金狗装扮,鱼鳞铠上刀痕累累,身上插着几十支箭,到处血迹斑斑,右脸上一道触目惊心的长长血红刀痕。

      李巨集大吃一惊,是真是假都忘记分辨:「大哥!你不是被拉壮丁了幺?怎幺金狗装扮?怎幺也会在这里?!」

      李武冷哼一声:「我投敌得了报应,早就战死在沙场!如今死得不能再死,为什幺不能在这里!小弟,你如今可有出息啊。投到这长生不死的富贵去处便忘记我们所有人了?居然敢打你嫂子,敢打娘!很好,你如今真的很好很厉害!」

      「不是啊,大哥,那不是嫂子,嫂子没死,她也不是娘,她们都是厉鬼装的!」李宏急急分辩,脑子里很乱,手直抖。一股热流从上丹田紫府里窜出,开始乱走乱窜。他却恍若未觉。

      「厉鬼?没错,如今我们确实都是鬼,可是变成鬼你就不认了?!」李武双目圆睁怒气冲天,

      朝前迈出一大步,哗啦一声拉开铠甲,露出满是箭头的流血胸膛,恶狠狠道:「有种就拿那颗珠子朝这里打,老子不怕!你这个兄弟不是东西,老子不要也罢!有种就打得我魂飞魄散!」

      李宏目眦尽裂,双手抖个不停,「扑哧」一声,终于忍不住喷出大口鲜血,血珠漫天飞舞。内息四处乱窜乱跳,已在走火入魔边缘。手在颤抖,定魂珠已是握不住。

      眼看定魂珠就要滚落,哪里传来隐隐歌声,苍凉豪迈,高昂激越,越来越响,直至响彻天地:

      「问世间何为最苦?

      空山明月,怕见枯杨荒里。

      悲欢离合,怎忘生死相依。

      数不尽英雄豪杰冢,

      看不完儿女情长癡。

      又见那乱世马蹄,踏破宫阙似锦;

      红袖楼头,凄风苦雨哀哀泣。

      情关难渡,心关难平,

      抛不下翠袖灯影丽人娇,

      洒不了满腔热血恨难消。

      纵有霸王扛鼎力,

      到头来依旧乌江岸边少虹桥。

      魂归何处,心安何方?

      光风霁月照天地,

      青山处处埋忠骨。

      纵使剑下三尺泪,

      又忍叫江山稚子孤儿嚎?

      万里逍遥,放歌长啸,

      飞仙岁月我自傲,

      何苦长亭短亭无边恼!

      红尘有意心有情,

      白髮三千颜不老。

      一任光阴似梭笑看沧海生碧潮。」

      (   《情关渡》     )

      只剩两根手指捏住定魂珠,李宏已是听得呆了。待听到最后一句「一任光阴似梭笑看沧海生碧潮」,心头一点明悟。

      情又如何,亲又如何,该放下的就要放下,不想抛的便不抛。大丈夫顶天立地,只要无愧于心无愧于天地又有何惧!

      歌声已歇,只剩余音缭绕。

      李宏闭上眼睛鬆开手指,任由定魂珠滚落在地。厉鬼蜂拥而上将他淹没。但李宏心里只有宁静。

      杂乱的内息缓缓归经,一股凉气从上丹田紫府流出。紧闭的眼帘前跳出《六灵鹹仪诀》金字入门篇。

      上丹田紫府黑暗空间中央那个小小的银色气团慢慢开始旋转。越转越快,渐渐银色气旋开始变颜色,先是银红,再是粉红,又是朱红,当转速快得简直如同旋风般的时候,整个气旋颜色陡然变成血红。

      血红气团砰的一声爆开。整个上丹田紫府空间转眼变成血红色,再也不是仿佛空无一物的黑暗空间。

      全身的先天精血全部涌入上丹田紫府,李宏刹那脸涨得通红,牙关格格直抖。

      不知何时身周出现许多细微的点点彩光,像是被李宏吸引,飞鸟投林般聚集过来,将他整个人包在一个透明的五彩大茧里。

      李巨集根本不知道体外变故,全部心神都在上丹田紫府里。爆开的血红色空间在李宏全副心神推动下开始急速压缩,空间剧烈颤抖震动。头疼欲裂,额头上仿佛随时会出现一个大血洞。

      就在这时,体外五彩光点一点接一点渗进身体,沿着全身经脉朝上丹田紫府彙集。先是涓涓细流,接着变成大河长江,速度越来越快,还有许多五彩光点直接从额头印堂和头顶百会穴飞速涌入,快得前后相接如同两道细细的彩流旋风。

      上丹田紫府里血红气团被彩光推动急遽向里压缩,变得越来越小,反抗也越来越剧烈。

      李宏浑身剧烈颤抖。就在这时脑袋里轰隆一声巨响,内视野彩光大放。

      一道五彩虹光从李宏头顶沖天而起。

      李宏丝毫不觉,再次内视,发现上丹田紫府的血红空间已经瞬间变回广阔的黑暗空间。只是这回黑暗空间正中出现一个小小的却是十分明亮的五彩光团,如同宝石般晶莹剔透,正悬在空间中央慢慢旋转。仔细看,光团中央还有个极细的绿点,是离火珠。

      李宏睁开双眼,眼中迸出的彩光竟然射出尺长,瞬息即灭。

      《六灵鹹仪诀》筑基成功。李宏缓缓站起身,除了一双眼眸稍微晶亮些外,看上去跟以前一样没有丝毫变化。

      他站起身向北方深深弯腰:「多谢前辈关键时刻援手。」

      那边寂然无声,仿佛那首苍凉豪迈的长歌只是南柯一梦。身旁金灯花随着清风摇曳,金光渐渐灿烂起来。天已经亮了。

     

  

  • 名称:玉蒲团5 之阳性教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2: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