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有小妾超清

那女子轻轻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冷冻的脸看不出她的丝毫感情的波动。沐临风心中不高兴,虽然尊重,但是自己怎幺说也都是一个王爷,索性也不说话,来一个大眼瞪小眼,心道:「我看你能忍得住我的男人目前没有。」

      那女子心中恼怒,上千上万的人都不敢这样对自己,最后看了沐临风几眼后,温言中还带着冷豔,道:「公子无话可说了吗?」

沐临风摇头道:「我以绝话了。」那女子先是一怔,随后笑道:「绝话?」

沐临风见那女子的笑容就如冰雪中的梅花一般,冷傲中带有一点红晕,不禁看得出神。

      沐临风笑道:「姑娘若是常笑,定是不可方物,又何必冷颜相对,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那女子听他如此一说,笑容立刻消失在脸上,不再答话。

      却在这时,徐二娘的笑声从房外传来,不时只见她迈进门内,笑道:「沐公子,卞姑娘招呼的如何?」

      沐临风苦苦一笑,徐二娘走到那女子身边,道:「我说姑奶奶啊,你到底要怎幺样嘛?」

那女子站起身来,作揖道:「妈妈,你如此便折煞赛赛了。」

沐临风一听赛赛二字,立刻惊得站起身来,变色叫道:「什幺?赛赛?姑娘便是卞玉京姑娘?」

卞玉京忙对沐临风作了个万福,道:「小女子便是。」

徐二娘笑道:「沐公子,我方才便想对你说了,我们春香楼的第三头牌就是赛赛了,但是刚才恰好有贵客来,我就没来得及说……」徐二娘在一边絮絮不绝说着。

      沐临风心道:「这卞玉京相传是诗琴书画无所不能,尤其擅长小楷,不仅如此,还通文史。相传她的绘画艺技嫺熟,落笔如行云,『一落笔尽十余纸,喜画风枝嫋娜姿』尤善画兰。且据传卞玉京一般见客不善酬对,但如遇佳人知音,则谈吐如云,令人倾倒。」而且名妓对那些文采风流的人物是最爱的,自己能不能在这个方面下手呢?

      沐临风如忙对卞玉京作揖道:「沐某这厢有礼了。」心下却道:「今天先给你个礼,往后我要你整个人。」

卞玉京面无颜色,不作回答,心中却有些意外对方的大礼。沐临风继续道:「早就听闻『酒垆寻卞赛,花底出陈圆」』,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心中却道:「这后者已尽归我所有了。」

不知道她知道陈圆圆已经成为自己的爱妾又会怎样的表情呢?卞玉京漫步走到窗前,悠然道:「那只是过去的赛赛了。」

      沐临风听她言中有意,不明所以。

      徐二娘将沐临风拉到一边道:「赛赛一个多月前本要嫁人了,不想朝中来了位田大人,说相中了赛赛,要带她入京献给皇上,赛赛因有婚约在先,便抵死不从,那田大人见赛赛意决,也不好用强,这才离去。哪知与赛赛有婚约的那斯惧怕朝中权贵,不敢得罪,应是要取消婚约,赛赛现今如此,全是那斯所赐。」

沐临风听徐二娘如此一说,心中已是明了,徐二娘说的定是那明末清初的着名诗人吴梅村,史上记载吴梅村在南京水西门外的胜楚楼上饯送胞兄吴志衍赴任成都知府,在这里他遇见了前来为吴志衍送行的卞玉京,看到卞赛那高贵脱俗而又含有几分忧郁的气质。

      席间吴梅村又对卞赛的文才进行了探试,令吴梅村不由倾倒,以后二人交往频繁,感情渐深。

      后来两人定下婚约,但是因吴梅村得知田畹金陵选妃,已看中陈圆圆与卞玉京。吴梅村在权势赫赫的田畹前胆怯了,只在卞赛的寓所吹了几首曲子便凄然离去。

      沐临风想到此处,也不禁为卞玉京惋惜,不由摇了摇头。但是一提到田畹,沐临风突然想道:「在山东水泊梁山时,曾令吴行将田畹处置,到南京后还未想起问起此事,不知道吴行事情办得如何?」徐二娘见沐临风也是一脸愁绪,不禁摇了摇头,走出房间,将门带上。

      沐临风看着站在窗前的卞玉京神情黯然,不由歎道:「自古多情空于恨,此恨绵绵无绝期。」

卞玉京听得沐临风吟诗,转过身来问道:「这『此恨绵绵无绝期』乃是出自白居易的《长恨歌》,可这前一句『自古多情空于恨』不知道出自何处?是沐公子自己作的吗?」

沐临风心道:「这『自古多情空于恨,此恨绵绵无绝期』乃是出自清朝魏子安所作小说《花月痕》。可是现在仍是明朝,尚无此小说问世。」忙道:「正是在下所作,不知姑娘以为如何?」

      卞玉京念了一遍后,喃喃又念道:「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随后走到桌前坐下道:「两者皆有其意,不过沐公子所作的更显凄美,定是沐公子由感而发。」

      沐临风微微一笑道:「诗是在下为姑娘而作。」

卞玉京满脸胡疑虑道:「为赛赛而作?」

沐临风道:「正是,沐某也听说姑娘与吴梅村之间的事情,甚是对姑娘表示同情。」

      沐临风话音刚落,卞玉京脸色又见忧伤,沐临风忙道:「沐某又勾起了姑娘的伤心往事,实在罪过。」

      卞玉京歎息道:「公子不必自责,不碍公子的事。」

沐临风正色道:「其实姑娘才貌双绝,他日定会再有天赐良缘,姑娘又何必执着于过去的一段感情呢?」

卞玉京看着沐临风,随后低下头道:「公子说的甚是有理,可惜这段感情岂是轻易便可放下的?」

      沐临风心中对卞玉京甚有好感,忙又道:「姑娘此刻为他伤心,又岂知他心意如何,他若真心待你,又岂会舍你而去,姑娘如此只会伤了关心你的人的心而已。」

      卞玉京看着沐临风良久,不发一言。沐临风站起身来,不禁歎道:「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髮,朝如青丝暮成雪。」

      卞玉京亦随之歎道:「沐公子所说甚是,赛赛还有许多光阴未过,此刻便如此,岂非要痛苦余生?」

      沐临风微微一笑道:「姑娘能有如此想法实在难得。」

      卞玉京连上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轻声道:「赛赛感谢沐公子的开解了。」沐临风哈哈一笑道:「哪里。」

      卞玉京突然好奇道:「以沐公子的学识已经谈吐举止是不应该出现在春香楼这种地方的,沐公子此次来春香楼应该别有他事吧?」

      沐临风一拍手中的扇子,起身正声道:「啊,差点把正事给忘记了。」複嬉笑道:「玉京真是聪明剔透。」

      卞玉京一旦放开思想,而且眼前之人还是开解自己的人,所以对沐临风的话也不是很在意了,当下嫣然一笑,如百花盛开,道:「正事?沐公子要做的正事一定是大事了。不知有需要赛赛帮忙的就儘管开口。」

  • 名称:吾家有小妾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6: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