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兽性超清

虽说一时间难启战端,人间方对死地军和突然现身的天人还是充满着警戒,天人带来了一个不晓得是什幺用布幔遮掩的大东西,实在给人不怎幺好的苗头。

经过澳洲战役,人们对天人的好感可以说是负到了极点,如果能力允许,相信很多人愿意在天人们的脸上揍上一拳。

但相对的,也有人阿谀奉承,变卖祖先也要加入对方的阵营

全宗猫又站在警戒圈,注视着外胁持他妻子的那群人,可对他而言真的有什幺警戒圈吗?

可以想见全宗现在的心情肯定不怎幺好,而且如果他有什幺表示的话,那对姜顺益、肖明峰他们而言绝对不是什幺好事情,剑圣之名,代表的是无限的可能。

此刻,整个战场最煎熬的莫过于他们,不管是真心反叛还是姜枫的同伙,面对冷冷注视着自己的全宗,都是冷汗直流。

「吶,你们到底要维持这状况多久?」

安倍道子一方面维持着天空上的法术,一方面还有空闲能说话,她就像是没看到架在脖子上面的长剑,维持惬意的姿势,慵懒的席地而坐。

那人没有说话,也许是无言以对,也能是受制于命令不能开口。

「真无趣。」安倍道子半闭起双眼,把这状况当成了休息的机会,好久没认真工作的这几天可以说是完全忙坏了。

况且,如果对方有任何异动,在外面的全宗反应起来肯定能比她还要来的快,这世界很少有东西比全宗的剑还要快,安倍道子心想,有这种老公还真不错。

「你过去看看是怎幺回事?」肖野岷对陈祜吩咐的说。

陈祜挥手叫上陈宗翰,两人一起往山坡的方向走了过去。

姜方处在的地方位于天人与人间的中间,陈宗翰可以感觉到天人们的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那些视线里有好奇、有敌意甚至有人抱持恨意。

这些在战场上都是常态,角色互换,相信人间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朝总统丢出鞋子都不是没见过,几个修练者也不是真的像神一样尊贵。

「等一下什幺也不要说。」陈祜叮咛陈宗翰说道。

陈宗翰点点头,他知道这种层级的对话不是他应该多嘴,陈祜带他出来本身就已经是种提拔。

即便是战争时期,人与人的潜规则和政治思维依然没有改变,依然在为了未来铺路。

这不晓得该不该说是一种悲哀,人的複杂在这时候总是特别体现。

陈祜欣赏陈宗翰,之所以把他叫上为了就是让陈宗翰能在姜方面前露个面,这完全是出自于善意,然而这种想法无关善恶,而是在于战争时期人还是会不自主的关照所谓的自己人,什幺好处自然会多留下来。

这可以说是裙带关係,也是社会推进了一大主力,并没有什幺不好,只不过这问题的焦点就是在利益上头。

只要是人,就会有自己重视之物,好比姜方重视姜家、重视人间,所以他宁可牺牲掉一直被牺牲的那群同胞,也不愿意自己重视之物受到伤害,陈祜欣赏陈宗翰,所以把这个机会留给了他,也是出自同样的原因。

这就是人之所以不单纯的原因,既可以成为助力,也可能成为阻力。

博爱这词彙虽然较少提及,但比起自由、人权、爱情在实行方面远远困难得多,博爱必须爱世间众生,同样怜悯,也同样残酷,然而这大概也只有神办得到。

陈宗翰一路慢慢的走,脑袋胡思乱想。

陈祜停下脚步,因为在他们面前有两个人挡住了路。

「抱歉,前面方前辈和我们老大在讲些事情。」

挡住陈宗翰与陈祜的是一男一女,一对夫妻,一位看起来就像是老好人的男人,和一位握着把长刀,脾气泼辣的女人。

至于陈宗翰为什幺会知道对方脾气泼辣?

那是因为陈宗翰认识他们。

「老闆?老闆娘?」陈宗翰惊讶道,眼前这两位就是他时常光顾的餐厅『境外』的老闆夫妇,陈宗翰知道他们两人身手不凡,出现在这战场不算意外,特别的是他们的脸颊手臂都浮现出不同的红色刺青,就像是某种古老文字,陈宗翰曾在破莲身上见过。

「阿翰,好久不见。」老闆和煦的笑了笑,就彷彿他们是在餐厅里见面,习以为常的打招呼。

他们身上和破莲相似的刺青肯定不会是巧合,陈宗翰还记得他第一次碰见破莲和姜枫就是在境外餐厅。

相似的刺青、崑仑、五千年前、死地里的同胞、还有目前诡异的情况,把这些事情连接在一起,然后是那餐厅的名字,境外。

境外,也就是俗世之外,原本陈宗翰以为那是指专门开设给里世界居民的意思,但现在似乎隐涵深意。

「境外、境外,老闆、老闆娘,你们不是人间的人吧?」陈宗翰叹了一口气,原来大姊所说的事情一直存在在身边,只是他从来没有意识到,无视了那些徵兆。

老闆和老闆娘愣了一下,他们的事情照理说整个人间没有几个人知道,一直以来都被视为黑历史给隐藏,仅有少数的当权者知悉。

而且他们的计画一直都是在秘密进行,就连姜方都被瞒过,由此可见他们的保密程度。

「你知道我们?」老闆娘追问。

陈宗翰点点头,说:「只是没想到会是我认识的人,我真傻。」

陈祜稿不明白陈宗翰在和对方说些甚幺,问:「你们在说什幺?」

陈宗翰没解释陈祜的问题,只继续问:「所以破莲和你们一样,是死地来人?」

死地来人,这是多幺怵目惊心的字眼。

陈祜并不知道那一段可歌可泣的悲剧历史,说到死地来人,自然想到了妖异和妖人,他本能的双手就要去拔剑。

「陈伯伯,没事的。」陈宗翰阻止陈祜,说:「他们不是敌人,应该不是。」

老闆和老闆娘用怪异的视线望向眼前的少年,就像陈宗翰没想过他们的身份,他们也没想到过陈宗翰会知道这幺多的秘辛。

「所以说阿翰,这究竟是怎幺一回事?」陈祜就像丈二金刚摸不着头。

「我其实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刚好我知道一段修练界的历史,结合起来大概能猜得出真相。」陈宗翰说:「姜枫在这次的大战里面可能做了什幺,如果我没猜错,那和你们有很大的关係。」

陈宗翰这里的你们指得自然是老闆和老闆娘。

「没错。」老闆娘回答,反正这事情很快就会摊到阳光底下,早说晚说迟早都是要说,「老大要接我们回来,回来这里,我们的家乡。」

家乡?

是啊,流离的五千年,他们唯一的希冀就是重新踏上这土地,人间是他们离开太久的家乡。

这次换陈宗翰震动,姜枫的计画从各方面来说都极为惊人,是陈宗翰想也没想过的事情,姜方都为之震惊,何况是他。

想从死地把人移民过来,需要的绝对不只是姜枫简单提到的天界和人间吸引火力,里面还有更多更困难的问题,让他花费了好几年的时间一一才解决。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姜枫的大将之才,比起个人的勇武,像他这一种眼光独具、执行力惊人又善于领导合众的人才,才是眼下这个乱世真正需要的人物,如果是活在三国时代,以姜枫之才想必是能争霸一方。

那是陈宗翰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无法触及的境界,他强大的不过是个人修为,在大局观和谋略方面,他贫乏得很。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人无完人,姜枫作为异人注定了这辈子不会在修练上面有所建树,由异人往往活不久的常态来看,老天可以说是有施必有取。

老闆娘盯着陈宗翰,问:「换你回答我们的问题,阿翰,你为什幺会知道我们的存在?」

「我说我是书上看到的,你们信不信?」

老闆娘脸上浮出『少耍我』的表情。

陈宗翰苦笑说:「如果我说我是姜子牙的师弟,你们信不信?」

老闆娘的表情变成鄙夷,似乎认为这个谎言也太过拙劣,陈祜和老闆显然也觉得陈宗翰在开玩笑,只不过有些时候,越是可肖的谎言反而是真相。

「不管怎样,请你们借过一下,肖野岷前辈让我们来请教姜方前辈下一步。」陈宗翰说道。

老闆和老闆娘交换一个眼神,他们授命要保证姜方与姜枫谈话时无人打扰,即便那人是陈宗翰,他们也不应该放行。

「抱歉了,阿翰。」老闆摇摇头,说:「我们必须确保没人打扰这次的谈话,你们可以等一下吗?以姜方前辈的修为没人可以对他怎幺样的。」

这话虽然没错,但时间却是个问题,陈祜手再一次搭到剑上。

老闆娘手上的长刀这次不是用来切菜切肉,在死地成长不只令她拥有强大的战斗能力,还有严格的纪律和服从命令,姜枫对他们一族而言是救星般的大人物,而且以过去经验来看,姜枫的命令很少出错,因此陈祜和陈宗翰如果想要插手,老闆娘绝对会毫不留情的出手攻击。

陈祜的修为很强,对方一样也很强,胜负需要交手才分得出来。

「住手。」

姜方的声音,他说:「让他们进来。」

老闆娘没有解除战斗的姿态,姜枫说:「照方爷爷的话做。」

老闆娘放下长刀,让开路,对陈宗翰笑了笑,如果可以她其实也不希望和陈宗翰敌对。

山坡上,姜方和姜枫俯瞰着陈宗翰与陈祜,在那里,似乎有着什幺样的重大秘密,就连氛围都凝而不散。

陈宗翰要正式的见到姜方这传说人物,心里不免有些紧张,即便是他这个半路出家的修练者,姜方的大名也是如雷贯耳,不单是对于他的修为,而是他的所作所为,就像是所有修练者,对姜方有着打从心底的佩服。

如今的陈宗翰也算是见识过了许许多多的大人物,从肖野岷到猫又全宗,从天界将军到没有形体的魔主,形形色色,因此陈宗翰很自然的能感觉到所谓的大人物和普通人有什幺不同。

那是种气质,每个大人物都充满着自信,在自己专属的领域里顾盼自雄。

但现在陈宗翰在姜方身上感受到的却是黯然,一种老态,就像是即将油尽灯枯的英雄,已经预料到自己的死期,在回顾人生,心里尚存着不捨和不甘。

「总司令。」陈祜对姜方欠了欠身,说道。

陈宗翰注意到茶几上摆的器具,姜枫和姜方显然是在喝茶,在这紧要关头、还是在战场边,喝茶?

这可能是陈宗翰怎幺也达不到的境界,谈笑用兵,指点天下,尽付一杯茶里。

陈祜不用开口询问,姜方也知道他们来找他是为了甚幺,他身负重任,必须指引整个联军的方向,可是现在局面让姜枫一乱,他必须重新审慎考量。

姜方需要时间,需要等待。

在局势混沌不明的时候,按兵不动才是良策。

「告诉野岷,排人警戒,其他就地休息,至于修补的法术,帮我问问如果阵眼消失会怎幺样?还能不能有折衷的方案?」

陈祜领命退开,陈宗翰跟着就要离开,但是却被叫住。

「你留下来。」

被特别待遇,陈宗翰没感觉到丝毫喜悦,在不解的背后只有凉意。

并不每个特别都是好事,也存在着不希望被其他人知晓的特别。

陈宗翰对于所有可能看出他身分的强者都有天生的畏惧,全宗算是例外,他对陈宗翰的事情似乎完全没有兴趣,相反的,肖野岷则是大打出手,谁晓得姜方会是哪种表示。

不过陈宗翰也不能转头就跑,应该说,他又能跑到哪去?

姜枫面带微笑,向陈宗翰打了招呼,打趣说:「嗨,阿翰,你官升的还真快,上次见面还在执法队,这次已经进了卫队。」

陈宗翰牵了牵嘴角,说:「还……算可以吧。」

的确,以陈宗翰的资历这种拔升程度完全可以说是一步登天,不过他坐的位置没有一个是不需要出生入死,只能说他修为增长的速度让人不提拔他也难。

「你们很熟?」

「以前一起出过任务,也一起吃过饭。」姜枫答道。

陈宗翰回忆起那次在热带小岛的任务,不过他只能记起来一半,因为另一半的时候魔主和他做着争斗,只记得他杀了不少人,其中可能还有他的战友。

那次的纪录对陈宗翰而言是个汙点,所有查阅他档案的人都可以看到这个质疑,虽然现阶段没有人藉此说些什幺,但难保未来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形。

姜方虽然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在战场上,但他也不是耳不闻外事,对陈宗翰自然知晓,说:「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化境者,是吗?」

这是能够肯定回答的问题吗?东方人的谦虚让陈宗翰说:「是大家过誉了。」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哪有什幺过不过誉。」

我是谦虚,陈宗翰腹诽,不过他也不敢在姜方面前放肆,只好说:「是。」

姜方仔细的打量着陈宗翰,几乎是要把陈宗翰给看穿,那眼神就像是望着罕见快要绝种的生物,想要解剖开来看看里面的构造。

「年纪轻轻就臻至化境,你怎幺办到的?」

姜方问的问题还真是直接,一点都没有修练界常见的不自在,毕竟询问别人的修练方法是个大忌,是每个人的秘密,不过这也是位置使然,姜方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不过如果能够把陈宗翰的方法推广出去,造成整个人间的话,那可就是功德无量了。

印象中类似的问题有其他人问过,至少李师翊肯定问过不止一次,但陈宗翰能糊弄李师翊,不代表他能糊弄姜方。

「呃……天份吧。」陈宗翰弱弱的回答。

姜方又问:「那你身上的杀气是怎幺一回事?年纪轻轻杀气,如此精纯,这可不是天份就办得到的事情。」

陈宗翰发现姜方似乎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迹象,他不免手心冒汗,说:「我也不知道为什幺,在这方面我天生就比别人强些。」

姜枫露出怀疑的表情,不过有些事情确实只能由天份解答,好比传说里的哪咤,生来就是神仙,没有道理可言。

也许陈宗翰真是什幺魔王修罗转世,天生杀气逼人,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好吧,那你身脖子上的项鍊又是怎幺回事?」

陈宗翰下意识的往脖子上一摸,他早就习惯紫仙玉项鍊的存在,在作用方面如今是变小了许多,只不是增添了几分生气。

「只是一个装饰品。」

「把紫仙玉拿来当装饰品?还真是奢侈。」

姜方认识紫仙玉,陈宗翰心里暗叫不好,他到目前为止还没遇到有人能够叫破玉的名字。

姜枫从头到尾都是笑看着陈宗翰与方爷爷的一问一答,直到提及紫仙玉他才插嘴,问:「紫仙玉是什幺?」

姜方解释说:「紫仙玉非常稀少,我这辈子在人间只见过两块,它是製作法器绝佳的接受体,对灵魂也能产生反应,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在天界看过用一小块紫仙玉製成的磨,那威力足以把常见的震地术放大百倍,不讳言的说,紫仙玉是炼製法器的人最梦寐以求珍宝。」

姜方去过天界?陈宗翰心里讶异,不过看姜枫的表情是早就知道这段经过,一脸平静。

想想倪恆,姜方去过天界也不算是太特别,一直以来都有人穿破结界飞升天界,只不过那里不是乐园,不过是另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任何人年轻的时候都有过轻狂,姜方亦不例外,当年闯进天界神洲的年轻人,过了两个世纪,从清朝到了现代,他如今已是人间最强大的修练者之一。

然而这段对话的重点在陈宗翰脖子上的项鍊,紫仙玉,大姊一开始就说过那是极为珍贵的宝物,倪恆也证实过这个判断。

这幺珍贵的东西会随随便便的挂在一个人的脖子上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可是陈宗翰却没有一个合理的答案,面对姜枫和姜方的目光,他虚弱的回答说:「……捡到的。」

明显的不相信,姜方和姜枫都露出鄙夷的表情,这理由简直太侮辱他们的智商。

「你身上有很多祕密,要不解释一下?你为什幺知道死地里面有人?别告诉我你生来就知道,也别告诉我你是书里面看到。」

原来姜方听到了刚才陈宗翰与老闆夫妇的对话,陈宗翰开始后悔自己干嘛突然的感慨。

「还有你身体的异样,你藏得不错,不过这世界上看得穿的人还是有的。」

这句话令陈宗翰如坠冰窖,他这辈子最害怕的是什幺?

不是血色空间里的轮迴,不是现实里的厮杀战斗,不是死亡消失,而是被人识破自己已死的身份。

陈宗翰在这个世界没有同类,他是死过又复活,逆乱生死的活死人,他扪心自问过为什幺会如此害怕?

他赫然发现自己害怕的是失去一切,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他所重视的人们、他喜爱得这个世界,他怕会因为自己禁忌的身分而被遗弃,这种比死亡更恐怖的被遗弃感,是陈宗翰这辈子最大的梦魇。

姜方注视陈宗翰的脸色变得苍白,慢慢的问说:「你身上有不自然的死气残存,你是死地的人?是妖人?是破莲的同伴?还是敌人?」

陈宗翰咬住嘴唇,不知道该怎幺回答这个提问。

在一旁,姜枫说:「阿翰,其实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有这个疑问,是的,我早就看出你的异样,虽然紫仙玉挡住了我的异能,不过我还是看得出来你的身体构造和我们都不一样,一开始我以为你是令一位从死地过来的同伴,但和你交过手后,莲否认了这个可能,你不是来自死地,你身上的气息不对。」

破莲点点头,几次接触,让她对陈宗翰的感觉更加明确,但也更加不解。

姜枫拿出一个茶杯,斟满茶,边说:「阿翰,我请人调查过你,撇开肖逸长老伪造的那份资料,你其实很普通,很普通的成长、很普通的上学,放到人群很快就会不见的那种普通,可是你现在却站在这里,和我们一起抵御外敌,一定有一个转捩点,发生了什幺事情,那就是你最大的秘密吧?」

原来在不知不觉里,陈宗翰被人反覆调查了好几遍,原来第一次见面姜枫就看出了猫腻,只是他掩饰得很好,陈宗翰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不过阿翰你放心,我们对你没有敌意,全宗前辈的眼光一直都很好,你的记录基本上都很正向,的确,每个人都有资格保有秘密,不过如果这个秘密牵扯太多不该知道的事情,那就必须说明一下了。」

陈宗翰知道这一次自己不能在打哈哈,也不能在有限制的揭露,两人问的问题都直指陈宗翰内心最不愿意被人知悉的秘密,他知道迟早会有这幺一天,只是没料到会是在这个时候,在他们两人的面前。

魔主的声音突然在陈宗翰脑里响起,说:什幺也没说,特别是我和你大姊的事情。

只要一提到陈宗翰死而复生的事情,就不能不提及大姊和魔主,他们是整件始末最大的功臣或者说指使者,然而他们的存在却比起陈宗翰更见不得人,没有办法预料姜方和姜枫听到后会做出什幺反应。

姜枫看出了陈宗翰的迟疑,温言说:「没有什幺好顾忌的,要相信人。」

迎上姜枫的视线,陈宗翰看到那里面的一缕萤光。

  • 名称:极度兽性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7: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