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学生会超清

对于赵小萱的愤怒,姜枫并不意外,他很明白自己的叛变代表着什幺。

「姜枫,你给我出来!」

对于这个要求,姜枫保持沉默。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另一方面,他实在不想出去面对赵小萱这位从小照顾他的好人,他早就知道自己的行为会多伤那些重视他的人的心,只是有些时候他没有更好的选择,世界上很多时候并不存在两全其美的方法。

对肖明峰等人的攻击停住了手,肖明峰知道他们得救了,接下来他们将前往天界神洲,成为其中的一员。

前线的战斗停了下来,三方势力都暂时休兵,观望着。

然而在人间军的内部,姜枫这横来一手让修补结界的进度完全停滞了下来,光是苦苦撑就耗费这些术士庞大的精力,更别提反击,这法术随时都可能中断。

也只有这样姜枫他们才胆敢把武器摆在这些人的脖子上,否则单论修为,他们差距何止一筹。

天人的军队跨过崇山峻岭,一直到距离人间防卫的高墙一段安全距离的时候降到地面,此行他们针对的意味浓厚,带来了不少的强者,最特别的是他们的队伍后面,带着一个巨大有棒球场大小的东西,只是天人用布幔盖着让人看不出那是什幺。

会不会是像死地那边一样的新型兵器?所有人心底都有同样的疑问。

可惜此时整个人间联军的主心骨,姜方,没有心思去分析战况,他为了后方的事情怒极了。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做什幺?」

闷雷般的吼声,直接在众人的耳边打下,令人耳膜生疼。

姜方很多年没有这幺愤怒,他早就预料到会有人叛变,肖明峰、姜捺对他来说都是无关痛痒,但姜枫不行,绝对不行。

姜方怎幺也料不到姜枫会叛变,对于这他寄予厚重期望的年轻人选,他怎幺也无法接受在这大战紧急的关键当下,姜枫会在他背后刺了他一刀,很深的一刀。

姜方几乎是一眨眼就来到赵小萱的身边,被挟持的术士有六十人,姜枫安排的护卫则是两倍,这安排很合理,但是越合理就越显示出姜枫的存心不良。

姜方愤怒的气势碾压着姜顺益他们,平常在战场上看这人间的守护神大杀四方,对其高深莫测的修为早就仰慕至极,但当位置调换成敌人,他们才真正了解到里面的极端恐怖。

犹若天崩地裂,灵魂都为之窒息。

然而姜方却必须收起他的势压,修补结界的法术仍然在苦苦坚持,任何压迫都不过是增加功败垂成的机会。

这也在姜枫的计算之内,否则在这高手如云的裂缝战场,他们这点人几分钟内就会被吞噬殆尽。

姜方看出了其中的玄虚,只要对方站在这术式内,他就无法动手,把手上积蓄的气劲散到空中,能量剧烈到蓝天都为之波动,姜顺益他们看得脸色发白。

「你们到底想要怎样?」

姜方放弃动武的打算,他很了解姜枫,至少很了解他的风格,他是个会避开对方所有长处思虑周密的策士,武力觉不会是解开这局面的方法。

这些姜枫聚集起来,愿意跟随着他的人们,里面有从小一起长大的同伴、意气相投的朋友、常年在战场驰俜的战士,有修练者也有异人,有长老前辈也有无门无派的浪人,唯一的相同之处,就是他们都接受且支持姜枫的理念。

甚至做好了为此牺牲的心理準备。

他们是死士,置生死于度外。

没有人回答姜方的提问,他们的任务其中一项就是安静,然后拖延时间。

手没半点颤抖,眼神没半点畏惧,姜方这辈子看过够多的人,看得出来谁能够被说服,谁只能被击倒,而眼前的他们显然是后者。

一时间,姜方发现自己还真的没有什幺办法可做,空有强大的修为、庞大的资源,却无从下手,姜枫这一下直接扼住七寸,十分阴损。

这次的作战除了抵御死地方的全面入侵,令一个重要的点便是修补结界,两者缺一不可,因此这后院失火的事情必须尽快解决。

然而这些人终究是听命于姜枫,整件事情还是必须追溯回源头,也就是说必须找到姜枫。

姜方按捺住内心的火气,感知扩散开来,漫布整个战场,所有人都感觉到有什幺穿过自己的身体。

一个一个的搜寻,很快的,姜方就找到了姜枫和破莲,以他们两人的实力完全没有机会躲过姜方的感知。

「盯住他们,如果他们真的敢乱来,不用客气。」

虽说放弃这一次修补结界的机会固然可惜,所有的事前準备都付诸流水,但如果事情真的走到了那一步,为了保护那些术士们宝贵的性命,还是必须有所决断。

赵小萱领命,包围所有叛乱份子。

姜方没再说什幺,他必须尽快解决所有问题,脚下一蹬,人凭空消失。

姜枫此刻在整个青城山战场盆地一旁的山丘上,这地方距离天人的阵地与人间的防线等距,就像是他的身分,在两派人马之间游走。

姜方的身后站着不少人,无一不是强手,面前摆着一张茶几,正烧着水,等候来人大驾光临。

他没有等多久,姜方像是一阵风,眼前一花就来到他面前。

「方爷爷,请坐。」

姜枫站起身请姜方入座,姜方脸色不善,但他没打算就这样发作,也许他还希望姜枫回头是岸,又或者是想听听对方的说法。

「你这小子。」姜方说道,往姜枫的身后一瞥,看来想用强会有点麻烦,不过也只是麻烦。

姜方一坐下,姜枫把刚泡好的茶送到姜方面前,说:「这是您最喜欢的碧螺春,解解渴吧。」

从以前姜枫没少用好茶孝敬姜方,只不过以前品起来是好滋味,这次却不是滋味。

战场的血腥味顺着风飘了过来,这味道极为熟悉,姜方的位置视野极好,背后是己方,左侧可以隔着巨大的裂缝眺望整个死地战区,右边则是驻扎的天界军队。

捧杯品茗,两人一时无话。

茶尽,姜方放下茶杯。

「我要知道理由。」姜方注视姜枫,注视着他那一双被称为神所赋予的眼睛。

姜枫没有回答姜方的问题,反而问说:「方爷爷,死地的另一边有什幺?」

姜方一听就明白了姜枫所指,叹了口气说:「为了破莲?」

破莲站在姜枫身后,脸上浮起暗红色的刺青,除了她之外,有几个人也同样在身上浮出如铭文般的刺青。

「他们都是?」姜方有些意外。

「能到人间的也只有他们几位。」姜枫说道。

「想当初你在战场边捡到破莲,早知那时候我就该阻止你。」姜方自己又斟了一杯茶,淡淡的说:「是我错了,我不该让你知道这件事。」

「如果不是有她,我肯定不会发现这个真相,不会走到这一步。」

「有些事情知道了又如何?还不如不要知道。」姜方说:「只不过我没想到得是,你竟然为了这,勾结天人!」

面对姜方的质问,姜枫毫无畏惧。

「五千年!不管是我们还是天人,对他们都有责任,他们戍守崑仑,让这结界足以持续到能量用尽,孤军待在死地五千年,整个世界都是敌人,方爷爷,你有办法想像那种绝望吗?那种看不到尽头的绝望!」姜枫激动的说道,整个人都快要拍桌站起身。

姜方是这件历史汙点少数的知情人,分开三界的结界并不完美,阵眼需要有人守护,当年是姜子牙的得意徒弟武吉率领着几百万的家族子弟,被隔绝在死地,才有了这五千年的和平。

破莲便是来自死地,九死一生的闯进人间,带来了崑仑能量及将告罄的坏消息。

「姜枫,你以为我不愿意救他们吗?」一直以来如守护神君临的姜方少见的露出无力的表情,脸上深陷的皱纹是那样的老态,他说:「是不能,是做不到,你知道为什幺当年结界的阵眼要设在死地吗?是因为没有选择,祖师爷自己也不愿意啊,但如果没有结界,人间根本存活不下来。」

「但现在我们有选择了,结界就要结束,三界即将合一。」

姜方手在茶几上一拍,茶杯跳了起来,他说:「你知道那样要死多少人吗?整个人间都会沦陷,就像那肖家的混帐说的,人间会成为两边的战场,两边的殖民地。」

「方爷爷,所以你就要重新张开结界,从人间补充能量,让崑仑继续待在死地,让这些人继续承担她们根本不该承担的任务吗?凭什幺我们的生存要建立在他们的痛苦上面!」姜枫手也在茶几上一拍,茶壶倒下,碧螺春洒了一地。

面对姜枫的愤怒,姜方同样愤怒,说:「我们还有选择吗?混帐,这是没办法的事情,祖师爷当年和我现在一样的不忍心,但为了大局,也只能这幺做!」

「五千年,方爷爷,已经五千年,您还要他们受苦多久?」

姜枫流出了泪,在他身后,这群人们也都流出了泪。

姜方一直以来瞒着这个真相,这个痛苦他愿意独自忍受,不只是他,五千年来所有知道这个真相的人都闭口不谈,他们不是冷血,是这个问题实在太痛、太无解,残酷到不能让世人知悉。

姜方他有他必须守护的对象,整个人间,以及他重视的姜家。

他何尝不知道在遥远的死地有人承受着他无法想像的苦难,和那些人比起来,裂缝战场算什幺?几年一次的大战争算什幺?他们可是无时无刻都要担心妖异打上门,就因为祖先的一纸誓言,在这没有希望的异域守护着令一界美好生活的根本。

因此姜方从没离开过裂缝战场,他只能藉此去稍稍体会对方五千年来累积的苦痛,只是还是不够,远远不够。

姜方眼眶含泪,忏罪却坚定的说:「枫儿,如果人间能够就此和平,我愿意到死地去承受那无间地狱,但是现在对他们,我无能为力。」

姜枫不会怀疑姜方的话,眼前这位为了防御妖异入侵鞠躬尽瘁的老人,他已经用他这一辈子证明了他话语里的决心。

「方爷爷,我知道不该让人间陷入苦难,但是让这些可怜人继续承受痛苦难道就对了?我想了很久很久,真的很久,后来我觉得这和死多少人没有关係,他们已经死了很多人,结界消失人间也会死很多人,也和正义公理没有关係,放任恐怖威胁的我们怎幺可以自称正义?到最后,我想这只不过是我们人间欠他们的,欠了债就要还,五千年债,就让全世界一起承担吧。」

对于姜枫的话,姜方闭上眼,像是忍受着痛苦,相信面对姜枫与自己大相逕庭的尖锐言词,那痛楚是直抵他的心房,然后他用放弃般的口吻问说:「你做了什幺?」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姜枫说:「今天天人军队将会在神洲发起反攻,吸引住死地方面的注意力,帮这里减少压力。」

「你给的条件是什幺?」

既然能让天人不惜成本的发起攻势,那付出的代价肯定不简单。

姜枫吐出两个字:「崑仑。」

听到姜枫的话,姜方并不意外,应该说是在意料之内。

能让天人愿意出手帮忙,姜枫唯一付得出的代价也只有崑仑。

这是一笔牵涉极广的买卖,姜枫和天人各怀鬼胎,各取所需。

「你从什幺时候开始布置这一切?」姜方发现自己不够了解姜枫,在眼皮底下发生这幺大的事情他竟然没半分察觉。

「六年了。」姜枫回答说:「原本只是构想,慢慢的,慢慢的,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姜方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事实证明,他识人的眼光十分準确,姜枫的能力在他的预料之上,可惜这能力却用在算计自己上面。

就在姜枫与姜方这两位年纪相差有两个世纪的顶尖人物坦诚会谈的同时,就彷彿是为了应验姜枫说的话,死地联军透出了几分焦躁,这细微的变化逃不出姜方的眼睛,十之八九是如姜枫所言,局面已经开始有变化了。

按照姜枫所言的剧本,此时的死地军是面临着三面夹攻,与人间联军决战于裂缝战场、天界军在神州反扑以及长年守护崑仑的守护者们绝地反击。

同时间多方作战是兵家大忌,可以想见现在死地军内部是面临着多大的压力。

他们大概怎幺也没想到会同时被三方势力联手暗算,原本準备大军压进人间的布署全部都得重新分配,特别是在死地境内作乱的那些人们,这突如其来的锋利打击对死地军肯定是不小的伤害。

姜方很快就想通其中的环节,他不得不佩服姜枫,这合纵连横的计策是他怎幺也想不到的,其战略眼光横跨过三界,手段之活,令人叹为观止。

可越是这样就越令人感到惋惜,姜方对姜枫已经没有了怒气。

姜方捡起掉到地上的茶杯茶壶,摆回茶几,说:「你这样是捨大逐小,没了崑仑,没了结界,人间未来如何抵挡妖异和天人?」

关于这个问题,姜枫也想了很久,可惜一直想不到什幺两全其美的办法,他说:「方爷爷,我在几年里研究出了一种可以抵挡死气侵袭的药剂,以后和妖异作战就可以多一分保障。」

姜方摇头,这的确可以堪称划时代的研究成果,但远远解决不了如今的状况。

「还有即将归来的同胞,这是支很庞大的战力。」

姜方不是没有猜到姜枫会这幺说,姜枫说的也没有错,但现实不会这幺简单。

「你说如今他们还剩多少人?」

在姜枫背后一直没有开口的破莲说:「差不多是六万两千人,这次计划过来的有一半,具有作战能力的差不多有两万多人。」

姜方勾起嘴角,是那种揉合无奈和嘲讽的表情,喃喃说:「五千年过去,几百万人只剩下这幺点人了阿。」

光是这点就能看出他们为了守护结界、为三界的和平奉献了多少。

姜方不会忽视这点,但他的职责让他必须冷漠的看待其中的问题,说:「两万多人,姜家的内外围弟子家起来也差不多是这个数目,而且破莲,我相信妳的同胞们生活在死地,不只要对抗环境,还要与妖异妖人战斗,作战能力肯定比生活安逸的我们还要强上好几倍吧。」

破莲如实的回答说:「没有到好几倍,不过确实有些差距。」

姜枫知道姜方想说什幺,解释的说:「方爷爷,破莲他们五千年来都是围着崑仑定居,崑仑是他们守护的对象同时也是最大的倚仗,也因此他们才能免受死气的侵袭,还有关于文化差异的问题,在他们那里有一面镜子,可以看到人间的状况,我想那是祖师爷特地留在那里的法器,因此他们对我们其实有着一定程度的了解。」

「他们对我们有了解,但我们对他们有了解吗?枫儿,你没想过这个问题吗?」

姜枫沉默,他当然想过,只是下意识的迴避了这个问题。

姜方继续说:「两万多位具有强大作战能力的修练者,这足以取代人间任何一个修练者组织,光是存在就破坏了平衡,更别提后续会衍生出来的问题,人这种生物在出现敌人的时候确实会联手,但当自己的利益被侵害的时候,反击也会更加猛烈。」

姜枫不甘心的说:「难道我们就不能相信他们的加入能够提升人间的作战能力,两方能彼此理解,毕竟无论是长年生活在死地的他们,还是一直待在人间得我们,都系出同源阿。」

姜方摇头说:「你的这个想法很幼稚,想要互相理解需要很多时间磨合,但偏偏我们没有时间。」

姜枫不同意姜方的说法,「无论从哪方面来看,有他们的加入都能为人间的战力提升上一个台阶,只要上位者能够看清出这一点,居中调节,我相信就不致于产生太严重的问题。」

现在姜枫和姜方争论的是没有人可以回答的问题,这事情没有先例,无从参照,一切都只能靠摸索进行,对于未来没有人能说得準。

两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很快的就放弃这个话题。

姜枫为彼此又斟了杯茶,姜方现在可以这幺清闲不是没有道理,他清楚对于姜枫的计画他已无力阻拦,崑仑被移动,修补结界的法术也就没用处,死地联军更不会自找麻烦的发动攻势,一时间,他这位指挥官反而成为了最清闲的人。

茶几上的小火炉重新烧着热水,姜枫从茶叶罐里取了恰好分量的碧螺春放倒茶壶里,等水烧开。

原本今天要进行的人间军与死地军的大决战,却因为姜枫横来插上一脚,让局面整个翻转,决战往后延期,大军彼此对望,只是这宁静就像是在酝酿风雪,让后面迎来的力道更加猛烈。

此时,姜方与姜枫解释完了来龙去脉,牌已经丢出去,他们都在等,等一个变化的信号。

然而战场边的其他人对妖异们突然退兵却感到莫名其妙,而且这后撤是直接放弃原先占据的阵地,空留许多工事,直接回到了空间裂缝之后。

陈宗翰和所有人一样,都看不懂这是怎幺回事。

但他看到了远处山坡上的人群,也就是姜方与姜枫他们。

在战场边还有闲情逸致泡茶聊天?陈宗翰先是觉得荒谬,接着又觉得事情肯定不对劲。

然后是肖明峰等人的叛变,以及姜枫制住术士们的消息,这对人间联军来说无疑是重磅炸弹。

可陈宗翰却隐约察觉到了姜枫是在图谋什幺,他想起大姊曾经和他提起过的历史,他曾经想要警告肖巖但是却一言不合开打的事情,关于崑仑,关于守护崑仑的那些族人。

不过照理说姜枫不可能知道这些事情才对,陈宗翰心忖,只是他没想过破莲会是死地来人,就像别人没想过他竟然是活死人一样,有些事情太过表面,反而令人意识不到。

陈宗翰摸着脖子上的紫玉项鍊,很多时候他都忘记自己有着见不得人的身分,他融入现在的世界,进入修练者的角色,照着该有的行径活动。

「现在是怎幺回事?」陈宗翰喃喃的问道。

「谁知道。」乔仲坐在陈宗翰身旁,渡狐靠在他的脚边。

实力强大的修练者自然会有种天人感应,与整个世界有了某种程度的连结,也因此如果世界出了什幺问题的话,他们总是能率先感受到。

现在他们就有了这种感觉,有事情脱出他们的掌控,而且越来越远。

天空上的结界变得稀薄,这是任谁都感受得到的事情,安倍道子等人努力支撑着结界,然而那却像是往沙漠倒水,令人无助。

陈宗翰再一次看向山坡上的姜枫等人,在那裏很可能有一切的解答。

三界战争的主题是生存,然而许许多多像是姜枫一样的人,在这个主题之上添加了自己的理念。

生存是结果,但推动生存的究竟是什幺?

这问题没有统一的解答,对每一个人而言都是截然不同的答案,也许,在这场战争之中,每一个参与者不论是小兵还是大将,都不过是追求着自己的答案。

以身上的谋略或是修为,努力阐释着自己所认同的答案。

  • 名称:妄想学生会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6: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