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巨人超清

姜枫早就谋划多时,从很早很早以前,在他还是小孩的时候,这颗种子就已经在他的心里种下。

做为一位出生于修练者世家的异人,姜枫并不让长辈们喜欢,他的存在甚至被认某些人为是种耻辱,也因此在姜家成长对他来说是痛苦的。

他的家庭和姜方有着关联,而这位老爷爷对这聪明的小家伙并不感冒,也因此让姜枫一有时间就往裂缝战场跑,这对别人而言避之唯恐不及的修罗场,对年纪尚幼的姜枫来说却是难得的清幽之地。

修练者从小就必须苦练,对身为异人的姜枫并不需要这样,没有人管他,没有人鞭策他,就这一点来说他极为自由。

这次自由让他在姜家里阅读了他所想要的知识,了解了姜家的历史,结交互相欣赏的朋友。

姜枫的异能非常独特,在异人的历史中从没有出现过这种能力,他的双眼能够看穿事物的本质,鉴定只不过是这能力的谦虚称呼,事实上,姜枫的异能蕴藏着无限可能。

打小就了解到自己的特别,姜枫也许是心性使然,也许是脾气直拗,他并没有被打倒,反而摆脱了世家陈腐的传统,开闢出了自己的道路。

如此成长经历,造成姜枫这为与众不同的人。

他生长于千年姜家,但却不是修练者,他不是修练者,但修练者们却追随于他,异人的标籤只是他的其中一部分,姜枫与所有同时代的年轻人不同,他瞄準的是遥远的过去。

假设只是如此,姜枫也不过是姜家杰出的一位特别门生,万万走不到如今这一步。

这一切的开始是在他十八岁的那年,他遇见了破莲。

然后从此改变了整个命运。

姜枫对于这一切并不后悔,他不只一次的寻找着有没有其他方法,可惜最后他只能走向这唯一的一条路。

「从我们遇见到现在已经九年了。」姜枫抱着破莲,感受着她在怀里的重量,那份生命的重量,他不想忘记。

「嗯。」

破莲紧紧的埋在姜枫的怀里,就像是害怕他随时都会远走一样。

她的刚强、她的冷酷,在此刻都化作了温柔,和不捨。

「九年的时间改变了很多事情。」

破莲默不作声。

「无论我怎幺想,这都已经是最好的决定,方爷爷不能接受我可以理解,他有他必须考虑的事情。」姜枫自言自语的,彷彿是想要舒缓内心的罪恶感,以那种像是告解的口吻,与不存在的对象反驳着说:「结界的崩溃已经不可避免,我知道,我的眼睛在我还小的时候就看得出来,它一天比一天脆弱,无法弥补。」

「所以我想藉这个机会,让该回来的人回家,我错了吗?把全世界七十亿的人放在天秤的筹码,但这五千年守护着崑仑的人难道就应该牺牲吗?」

房间里只有姜枫的控诉,无人回应。

破莲没有回答,她也不知道他们这幺做是对是错。

「也许,我们真的会成为千古罪人吧。」

姜枫自嘲一笑。

事已至此,他早就没有了退缩的可能。

「莲,你觉得我们会下地狱吗?」

破莲靠在姜枫的胸膛,用她平静下来的声音,说:「有地狱,我们一起猖獗。」

妖异的攻击堡垒让死地军的进攻更加无所忌惮,从后方运送更多的工事到前线,搭建起更进一步的阵线。

科技武器的压迫减弱许多,虽然还是能造成伤害,但效果越来越低。

不能再放任对方在绿地上建立防线,姜方下令让热兵器往后方瞄準,避开前方,开始投入部队。

战部开始动作,一千人的部队和新开发的战斗装甲往前推进,从高墙外一整排的军队往前,凝聚起来的庞大士气,恍若实质。

这投入做战的第一支部队,务必要拔得好的开始,由叶苦竹亲自领军,三大世家过去的骨干长老辅助,往前进攻。

这是一场正面的战争,就在这青城山的广大盆地里,所有战斗都是贴近的,在这有限的空间里,彼此争夺着地盘,使劲的药在对方身上扯下一块血肉。

吶喊!

脚步震地!

陈宗翰看着也情不自禁的吼出了声,热血沸腾。

这原始如野兽的吼叫让士气更加旺盛,底下的绿地彷彿是要回应人们的决心,绿意变得更加盎然,淡淡的萤光与妖异身上的死气形成角力,在大气中彼此消长。

与生命法术为手段的术士,在一旁引导这法阵的力量,肖乾身居要职,整个人与法阵连接成一体,沐浴其中。

很快的我方战士就冲到了敌人面前。

短兵相接。

敌人漆黑的攻击堡垒射出了密集的死气束,但这对砲弹无往不利的新武器在面对强大修练者的时候,就显示出了其贫弱之处。

几乎是全部落空,只在绿地上炸出小小的窟窿。

直线缺乏灵活的攻击,对修练者而言实在不会如何难以闪避,躲开这第一击,修练者们抢进到了攻击範围内。

然后是绽放。

一千位修练者就有一千种的攻击,这些攻击在同一时间里发动,就连大气都为之窒息。

眼花撩乱,术士、武者还有其他更加奇怪的修练者,攻击手段是难以想像的多元,这一协同攻击的力量之大,完全不亚于之前的弹幕,在心灵的震撼程度上,更是强大了无数倍。

妖异们被剑气、被拳头、被法术给割裂,在短短一瞬就成为了四散的肉块。

然而这并没有让妖异们因此畏惧,牠们被血气给刺激,反倒是变得更加暴戾。

各种型态怪异,攻击勇猛的妖异踩着自己人的尸体,往前扑击到修练者的身上。

震荡着,攻守交替,兵器与兽爪相碰。

在这些战争的日子里,人间并不是没有吸取教训,散布在战场上的修练者们开始结阵,凝聚出更强大的力量。

叶苦竹一杆把面前三米高像是某种变异爬虫类的怪物给敲死,这里是他最熟悉不过的战场,在他身后有他最信任的同伴,无所畏惧,所向披靡。

气势益发的炙热,叶苦竹手上那不起眼的铁杆几乎要烧成火红。

势如破竹,妖异们虽然悍不畏死,但背负着整个人间的战士们却比过去任何时刻都还要强大。

陈宗翰的心也被战斗给牵引,正熊熊的燃烧,他为这场惊世战争而兴奋着,血液里流动着满满的战意。

在一旁,肖野岷同样注视着战场,他的双手在背后握着,不自觉得越握越紧。

没有人可以保持冷漠,注视着战士们迈出脚步,用生命去捍卫自己所想要保护的一切,在此时此刻,人们在自己的心理感受到的是一种号召,一种认同。

这一幕出现在世界各地人们的眼前,他们无法压抑自己内心的澎湃,几乎是恨不得自己能身处在那,能够付出棉薄之力。

这是难以言喻的一刻,无分贵贱,人们的心变得近了。

战场如火如荼,妖异的退败让死地军开始转变策略,真正的投入他们的主力。

与人间人相对,被称之为妖人,是生活于死地的最高等生物。

以当年姜子牙分开三界的角度来看,天人、人间人、妖人都是同样的存在,只不过分居在不同界。

不过如今见面,却已如死仇。

妖人十分强大,能够在死地的严酷环境下成长,自然都是第一流的战士。

以达尔文的物竞天择来看,经过五千年的洗礼,残留在死地的妖人都是天择后的结果,是最适合生存的物种。

死地的真气量比起天界和人间都远远不及,也因此他们的修练方向转往肉体和死气,在三界里他们的武者数目最多也最广。

「结阵!」

战场上的叶苦竹大喊,对这几千年来的宿敌,他不敢有丝毫懈怠。

攻击堡垒在强力的打击下几乎被摧毁,人间和死地的势力重回到了平均线上。

妖人看起来和人间人无异,只是就像天人习惯有法器护身,人间人有时候会带着手枪炸药,妖人身上的装束取自强大的妖异,做成了另类的铠甲武器。

死地是个贫瘠的地方,他们最大的资源便是当年被一起放逐的妖异,这也成为了他们文明的起点。

就在所有人都把视线放在死地军与人间军的大战时,姜枫离开了他的房间,他似乎不关心战场的变化,和破莲一起离开了战场前线,来到一个无人的旷野。

空间撕开,一位天人来到他的面前。

如果陈宗翰在这就能认出来这人是被夺捨了肉体的杨渊,经过长时间的休养,灵魂与肉体的契合程度已经越来越高,修为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準备好了吗?」杨渊问道。

「好了。」姜枫说:「接着就等时机。」

破莲早没有了先前的小女人姿态,回复成往日的冷漠。

杨渊露出有趣的微笑,他和姜枫打交道部短的一段时间,他总感觉对方有什幺图谋,也不是很明白对方怎幺会有把握能够交出崑仑。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这个通风报信的小卒子需要明白的事情,他知道这一切的背后都有大前辈主导,对于大前辈,他有着无与伦比的信心,人间?妖境?只要大前辈出手,他们都不可能是天界神州的对手。

最近天界开始稳住了妖异们的进攻,在人间也夺得了一块基地,一切都如大前辈的计画。

想到这,杨渊不禁对姜枫说:「你最好安稳点,把事情好好办妥,以后总有你的好处。」

姜枫听到这话也是一笑。

「不是我多嘴,但是帮我们做事的人可不是只有你。」杨渊意有所指的说道。

战争进入了另一个阶段,试探告一段落,开始真才实料的碰撞。

无论是死地军还是人间军投入的部队都是真正的中流砥柱,是死了任何一个都无法再重新弥补的重要资源。

但他们没有选择,想要获得什幺,却必须先牺牲,这看似荒谬的道理却是实实在在的世界运行规则。

所有人都明白战争这东西拖越久越不妙,兵贵神速,着重的要点在于不要无谓的牺牲,但很多战争在大多数的时间却是如此,只能僵持着,就像是拔河,彼此都在用力,但那条代表胜负的红绳却在中间左右滑动。

缺少敲定胜负的一槌,又或者还不是时候,双方的统帅都保持着沉默。

但此刻的战场却一点也无法令人沉默。

血肉交织,生命互相碰撞,绽放着耀眼的光彩。

妖人们手持兵器,往人间的方向冲锋,他们的身体往往修练到可以直接抵抗劲气,甚至徒手击碎袭来的罡气,蛮横的程度令许多人间人吃了苦头。

强烈的势压在这战场上到处都是,实力弱一些的根本无从插手。

叶苦竹横杆一扫,在身边清出了三米多的空间,   还来不及喘口气,敌人又联手攻了上来。

妖人用硬质的爪子突破音速,一眨眼间就接近到叶苦竹的腰际。

在最后关头跃起到空中,这种惊险场面对他而言早就家常便饭,然后出杆,大气如泰山压顶的重重落下。

作为和妖异一起生活的妖人,一些激进的民族甚至会把身体融合了妖异的特徵,特化攻击的手段,也许以人间的角度来看是极为古怪的事情,但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好好活下去罢了。

锵——

金属的碰撞声盖过其他声音,是一位成名多年的人间修练者与敌人的一名大将对上,两人持的都是刀,刀法比猛虎更兇,一式有一式的猛袭。

旁边的人们躲开这阵风暴,看着两柄风格不同的刀因为每下重击而斑驳,刀气在两人之间穿梭,气流在绿地上留下深痕。

全世界大概也只有这里承受得了如此大规模的强者大战,任何倒下的尸体,无伦阵营都会缓缓的化为法阵的养分,滋养着这片战场。

空气里传来浓厚的血腥味,即便是对这味道习惯了的陈宗翰也不禁惊讶于这气味的浓郁,更别提一些普通人或是战场的初哥。

陈宗翰注意到了在后方的预备队里有他认识的人,那些三大世家的年轻一辈,肖傅群、周伯伟、叶清崚……等人,他们一些人之前多少都来裂缝战场历练过,但惨烈到如此程度的大战,对他们而言肯定还是第一次遭遇。

叶清崚注意到陈宗翰的视线,露出不太自然的微笑点了头。

陈宗翰以微笑回应。

在高墙的附近,施法连接结界的术士们持续努力着,天空上的结界在没人注意到的情况下多了许多条细密複杂的线,那似乎就是结界的术式构成,複杂到令人咋舌的地步。

解构后就可以开始进入下一步,也就是重现,并且同时要补充能量。

这是全部行动里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在五千年的遗迹之上,重现其辉煌。

然而事情可能没有这幺简单。

藏于人间的内奸开始动作了。

在这场大战里天人们怎幺可能缺席?就算不能亲自派出大军参与,肯定也会以其他方法横上一脚。

首先是布署出现混乱,打散了的部队里开始有人作乱。

然而早就预料到可能发生这种事情的后勤主管赵小萱,眼睛没有眨一下,下令说:「格杀所有作乱者。」

想要查出天人到底在人间安插多少内奸是很困难的事情,特别是天人还有夺捨这个手段,只要对方有心要隐藏,几乎是不可能揪出他们。

但有些饵天人们却不会放过,请君入瓮,不过就是如此。

重要的布置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交给那些新加入的人员,全部都把持在他们这些老将手上,并且在交付之前做了严密的测试验,确定没有遭受天人夺捨后才与以重任。

赵小萱相信,这些準备足够应付天人奸细的反扑。

从一开始这一步就已经算在了整个行动之内,藉此机会,刬除内部的危机。

赵小萱亲自领队,许久没动手的她拔出了剑,率领一众卫队,说:「让无关的人离开,盯紧那些叛逆者。」

「大人,他们的目标是修补结界的术士。」

「好,封锁住那里,我亲自过去。」

赵小萱并不是以个人武力着称,但能一直活在裂缝战场怎幺样都有两把刷子,她领对截住敌人,包围着对方。

然而对方的来头比她想像的还要严重。

「肖明峰长老、姜捺你们何苦这幺做?」

在被包围的人里面赫然见到肖家长老和现任姜家家主的儿子,这两位都是修练界的重要人物,他们的反叛对人间的打击不可谓不重。

肖明峰对于败露被包围一事,没露出半点惊慌,用他英俊的脸庞带着浅笑说:「良禽择木而栖,既然人间这艘船要沉了,我只不过是换一个更好的船罢了,现在反叛还能捞一个不错的位置坐坐。」

赵小萱脸色一冷,说:「这就是你的理由。」

「还有什幺比这更好的理由吗?」肖明峰继续说:「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人间都不是另外两界的对手,现在是因为他们打得不可开交我们才能暂时喘口气,但只要他们休兵把矛头转向人间,人间的下场就是成为两边划分的战果,三大世家再也不会存在,战场不再只是这里。」

「闭嘴!」赵小萱不想再听他的废话,举剑直指。

肖明峰坦然一笑,说:「难道我说错了吗?认清楚现实吧,在这场大战里人间根本没有胜算,没多久后,结界消失,所有人间的强权都会消失,不是战死就是成为战犯,我不愿意成为那种可怜人,只好先走一步了。」

肖明峰在裂缝战场告急之前,他人生的目标就是成为肖家家主,他是个野心勃勃的权力者,然而他也有着与之匹配的能力,在他看来,这场三界大战人间是必然的输家,既然如此,赶紧选择一个更好的出路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赵小萱不是,她对人间、对裂缝战场有着很深的感情,她不可能背叛这份感情,同样的,她也无法忍受别人背叛它。

「既然如此,你想必早就知道会付出怎样的代价了吧。」

肖明峰没有回话,拔出他鞘里的剑,用行动回答了赵小萱的问题。

「现在,我将以叛逆的罪名把你们视为敌人,如果还愿意改过自新,就把武器放下吧。」

肖明峰等人的人数大约是两百多人,算是支小部队,如果可以,赵小萱不愿意在这时候浪费战力。

等了五秒钟,可惜没有人放下武器。

赵小萱不无悲伤的挥下手,让部下进攻。

同类相残,谁也不会喜欢。

至于天人们的目地到底是什幺?这就等逮捕了他们在一一审问。

前线在战斗,后方同时也在内鬨。

消息很快的就传到姜方手上,对于姜捺和肖明峰他没什幺感觉,但连这种人物都想要反叛,人间的士气真的是岌岌可危,也因此迫切需要一场胜利。

对这插曲,姜方并没有放在心上,他的心思都在战场上。

肖明峰作为长老修为自然不俗,但在极度人数劣势下,他能做的也只是像样的抵抗,至于结果是不言而喻。

只不过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能够突围的妄想,他不过是在拖延时间。

想要加入任何组织都要一张门票,一个投名状,肖明峰等人这次做的事情就是以自己的生命向天人们正是的投诚,这一反叛他们在人间在无立足之地,唯一的可能就只剩下跟随天人一途。

「撑住!」

姜捺和肖明峰撑起敌人的进攻,在巨大的差距之下,他们硬生生的扛住。

跟随两人的大多是他们的亲信,每倒下一个都令他们心疼,但现在不是感伤的时候,想要活下去,想要不死在同胞的手上,他们就只能一直撑到天人有动作。

值得庆幸的是肖明峰他们没有等很久。

天人们在青城山连绵不断的山脉之间集结,从空中接近裂缝战场,一片黑点浩浩蕩蕩的如乌云涌来。

在裂缝战场的众人抬起头注视着天人的军队,这下子该来的所有主角都到了。

打从一开始天人就是个变数,他们究竟想要做什幺姜方实在没有底,光是要和死地军大战就足够棘手,再添上天人,任谁都不晓得局面究竟会变的怎幺样。

妖异和妖人同样目睹天人军对驾到,相比人间的陌生,他们对这天人可就熟悉的多,两方战斗了许多年,神洲现在就有不少土地落在他们手上。

三方任谁都无法相信谁,和其他人都是敌对的状态。

因此,人间和死地的军队缓缓的退后,在有其他未知因素的情形之下,按兵不动才是正确的决定。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会暂时成为三强鼎立的休战局面时,藏在人间军的真正杀着发难了。

姜顺益、郭晋佑……等等追随姜枫的战士们毫无预兆的从保护者变成了加害者,他们手上的武器转向对着施法中的术士。

这些术士们平常都是叱咤风云的大人物,但受限于结界法术无法中断,此时此刻,他们都变成了代宰的羔羊。

剑就架在安倍道子的脖子上,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这变故来的太突然,没有人想到他们竟然会叛变,而且不给人反应的机会,第一时间就制住了所有重要的术士当做人质。

赵小萱颤抖的喃喃说:「这到底是怎幺回事?」

这些护卫按理说是最不可能叛变,他们都是姜枫的人,很多更是长年征战于裂缝战场,忠诚无庸置疑,然而姜枫和姜方的关係更没有天人介入的可能。

但眼前这一幕又算什幺?

「姜枫!」

  • 名称:进击的巨人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5: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