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国语版全集超清

崑仑,它的巨大、它的沉默,让所有仰望它的人心里都升起敬畏。

像是一座小山的它摸起来的质感有些像玉,隐隐的能感觉到里面的能量,那是即便不是修练者也能察觉到的庞大能量,然而现在却只能再坚持没几天的时间,可见分开三界的结界消耗是如何庞大。

想到自己可能就要变成崑仑的一部份,陈宗翰的心情变的百感交集,还记得大姊曾经说过,当年是因为牺牲了大战中千百万条生命才打造出了崑仑,也就是说此刻陈宗翰感觉到的能量其实是一条条的生命。

突然间,崑仑的润玉颜色在陈宗翰眼里和血色空间的漫天血红重叠在了一起,同样是以人命为根基,同样的创造出了超越常理的成就,也都是根源于大姊和魔主他们的修练体系,这几乎没人知晓的两位原来早就深刻的改变了这个世界。

当把视野的格局放大开来后,五千年对于整个宇宙也不过是短短一瞬,一个人的生命更是短得不能再短,所有人来来去去,出生和死亡一直都在发生,陈宗翰闭起眼睛,手放在崑仑上面。

他没感觉到仇恨,不若他在血色空间里面感受到的沖天恨意,崑仑同样是以生命为食粮,但是却显得纯净明亮,同样是死亡,却展现出了两种极端。

「怎幺了吗?」肖素子在陈宗翰身旁看到他陷入某种思绪问。

陈宗翰摇摇头,没有多说什幺。

肖素子同样看着崑仑,手放在上面,说:「当初在我知道崑仑竟然是用人命换来的时候,我觉得非常恐怖,但是在我看到它之后我就明白了,这是过去的前辈们用生命捍卫家园的象徵,看着它,我就觉得又重新有了力量。」

在他们两人附近有许多一样是来参观的人,每一个都是啧啧称奇,被这崑仑奇景给震撼。

「素子,你觉得人间的未来会是怎幺模样?」

肖素子看到陈宗翰认真的表情,了解到这个问题似乎有着她所不明白的份量。

陈宗翰与肖素子虽然常常聊到修练界的奇闻异趣,偶尔也会说别人闲话,但是对于未来,他们并没有真正的讨论过,因为他们最常闲聊的时候两人还是学生,之后各自在不同的地方努力奋斗,好不容易爬到了现今的位置,也才有这幺个闲情和资格去讨论未来走向。

对这问题,肖素子其实想了很久,原本她去成为家主候选人不过是为了配合爷爷的期望,但之后她慢慢接近到肖家中心后,她有了『想要去改变什幺』的想法,对于肖家事务也就更尽力,以后即便不是家主,她必然也会是肖家的长老之一。

前提是肖家还存活的话。

肖素子说:「结界的崩溃已经无法避免,现在各个世家都在开放本家让人们进驻,把一些重要的资产转移进去,传送法阵全天候开放,军队在各个可能发生危险的地方驻扎,全世界的修练者已经决定一同抵御这次的灾难,建立一个防御的网络,然后是抗真气材质的研发以及死气疫苗的发放,这两样东西是我们对抗妖异和天人最大的本钱。」

「讲真的,你觉得人间撑得住吗?」

「我相信可以。」就像是她所说的话,肖素子的双眸里充满着坚定。

「可是会死很多很多人吧。」

任何计划都需要时间,军队要和妖异战斗需要时间调整适应,抗真气材质和死气疫苗想要量产需要时间,现在修练者组织开放给所有有天分的孩童修练更是需要大量时间,可偏偏保护的结界随时都会崩溃,敌人将大举入侵,不会留给人间任何时间。

「会死很多很多很多的人吧。」

陈宗翰的话肖素子当然知道,只是她一直不想去面对这残酷的事实,很多人将成为时代交替底下的牺牲品,他们不会留下名字,史书上记载的只是数字,只不过是很多很多的可怜人。

陈宗翰继续说:「可以移往本家避难的不是像我家一样的亲属,就是有钱有势的资产阶级,我知道现在肖家的地炒得有多兇,没有前的人根本休想进来。」

「至于修练者去抵御敌人,这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更惨的是,如果有能力的修练者都死光的话,未来还有谁能教育新进?姜方最后那一剑只留在了历史,如果他还活着不知道该有多好。」

「修练者固步自封的习气早在几千年前就有了,为什幺天人和妖人能够压着人间打?因为他们的修练者人数是我们的几十倍,现在天人是因为结界和通天路高昂,只要结界一消失,人间除了丢核子弹自爆以外还能做什幺?还是一起成为奴隶?三大世家自以为清高隐藏幕后,把修练功法敝帚自珍要负最大的责任。」

肖素子听着陈宗翰刺耳的话,原本的好心情早就蕩然无存,咬着嘴唇,手握成拳。

陈宗翰彷彿没注意到肖素子的状态,一直说:「死气疫苗是姜枫想出来的,他和天界与死的来人联手编了这幺大的局,如果没有他,人间早就惨的不能更惨,但他当初难道没有想过让世家去做这件事情吗?我相信有的,只是世家不愿意听一个异人的话,去冒一点危险拯救五千年来帮我们受苦受难的同胞,我知道大战很辛苦,死很多人,但我还是必须说,把人间害到现在这种地步的就是高高在上的三大世家,三大世家是千古罪人,姜子牙如果重坟墓里跳出来肯定会被气的再死一次。」

肖素子把拳头挥在陈宗翰的脸上,后者没闪没避,就让这愤怒却无力的拳头停留在脸颊上。

肖素子的眼眶含泪,愤怒又悲伤。

肖素子的父母就是死于和妖异的大战,如今陈宗翰却说这一切都没有价值,说三大世家是罪人,她很生气,因为陈宗翰的话践踏了三大世家几千年来的心血,这让从小就沐浴在肖家荣誉的她如何能够忍受?

可是偏偏理智却告诉肖素子陈宗翰并没有说错,姜子牙不可能只字片语都没有留下,姜家家主之间的流传肯定只是其中一个方法,三大世家的责任应该是护卫人间、是让人间茁壮,但他们却把人间带领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泥泞,这不是一时间所造成,是几千年的渎职。

被打的人一脸淡然,打人的人却泫然欲泣。

陈宗翰不晓得自己为什幺会突如其来的说出这种话,大概是作为一个修练界的新人,作为一个继承魔主残魂了解事情来龙去脉的人,不由得感到了愤怒。

人间辜负了姜子牙的美意,如今遭到侵略可以说是咎由自取吧。

不过看到肖素子坚强外表底下的脆弱,陈宗翰觉得自己很糟糕,他有什幺资格对她抱怨?迁怒于她?

陈宗翰轻轻按下肖素子的拳头,道歉说:「对不起,我不应该乱说话。」

肖素子同样没想到自己会这幺失态,一向淡漠的她竟然会有这幺大的情变化就连她自己也吓一跳,陈宗翰是她很重要的人,大概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无法忍受那些话吧。

一边的旁观者好奇的看着陈宗翰与肖素子,他们也算是名人,只不过这些人听不到陈宗翰与肖素子的交谈,十之八九会以为是流言所说的小俩口吵架吧。

匆匆离开了崑仑所在地,陈宗翰与肖素子并肩在这片绿地上散步,虽说见识过这战场上布满尸首的画面,不过眼前碧草如茵的景像还是给人心旷神怡的感觉,一切早在陈宗翰昏迷的时候恢复原状,之前的地狱惨况早就蒸发在空气里。

肖素子的心情已经平静了下来,率先打破两人间的尴尬,说:「你刚刚说的其实很对,只是我作为肖家门生,心理上不能接受那样的说法,阿翰,我很少看到你那样子……尖锐,你是想到了什幺吗?」

陈宗翰笑了笑,说:「如果我说我是姜子牙的师弟你信吗?」

「我信。」

愕然的止住脚步,陈宗翰不解的向他身旁的肖素子。

肖素子说:「如果你真的是姜子牙的师弟那也就解释了很多事情,不是吗?」

听到这样子的回答,陈宗翰只能苦笑。

「我可没忘记那次我和师傅看到的事情,你说你为了换得这一身的实力,背负着诅咒,一个足以抹杀神明的诅咒。」

注视肖素子的双眼,陈宗翰无法移开目光,一直以来肖素子都没有逼迫他说出他藏着最深的秘密,不是不在意,而是愿意等陈宗翰愿意说出来的时候。

谁说肖素子有的只是英气和长剑,这种女性独有的包容部也是她吸引人的地方吗?

无论是为了之后的进行,还是纯粹是要回应肖素子的等待,陈宗翰都必须把他的故事讲出来,那个他隐藏很久,不停的被窜改的故事。

陈宗翰深呼吸一口气,清新的草香充填了整个肺,然后他开始回想一切,时间开始倒退,从回到他死亡的那一刻。

在说故事之前,陈宗翰问说:「素子,你觉得如果我没有真气,没有入道,没有这一身的修为,我们还会相遇吗?」

「我认为那都只是契机,少了它们,不代表我们不会因为其他事情而相识,失去了它们,也不代表我们就会从此陌生。」

「所以说这都是命运吗?」

「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一点,就是阿翰你就是你,不会因为多了什幺或少了什幺而改变,之所以会改变是因为你自己想要改变。」

「原来是这样子啊。」陈宗翰喃喃的说道。

人是不是这幺不容易改变,或是有多容易改变,陈宗翰不知道。

不过他这一次想要明白且详细的告诉肖素子他所有的故事,不带一点保留。

很少人会希望自己带着秘密进入坟墓,何况是这幺特别的秘密,陈宗翰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一个可以包容他秘密的人,然而肖素子可以是那个人。

这个故事的开头就像是结尾,一个从死亡开始的故事能是什幺快乐的故事吗?

似乎不能,但似乎也不算是什幺悲剧。

更甚至有很多值得高兴快乐的地方。

「我上次说过这是一次奇遇,但不仅仅是这样……」

陈宗翰不同于上一次闪躲,他这一次没有丝毫隐瞒,用回忆的口吻一点一点的把整个故事的轮廓都给说得一清二楚。

原来说实话的感觉是这幺舒服,过往积压在心里的恐惧和不安就像是毒液一点一点的流出体外,心灵坦蕩,没有了阴霾。

大姊和魔主没有阻止陈宗翰这幺做,他有自己决定怎幺做的权力,也许大姊和魔主并不怎幺在意吧。

故事一开头就是最骇人的部分,肖素子当然还记得与陈宗翰的相遇,那次是在学校他感觉到陈宗翰体内有莫名的死气,听到陈宗翰真的是死而复生,肖素子说:「所以我说的是对的?」

「是啊。」陈宗翰用一种怀念的口气说:「只是后来肖逸长老帮我了一个忙。」

说着陈宗翰把他脖子上的项鍊拿了下来,解开敛息,淡淡的死气也就冒了出来。

肖素子张大嘴巴不晓得该说什幺,起死回生这种事情她不是没听说过,历史上总有几个狂人妄图挑战生死轮迴,但像陈宗翰这样子复活的这幺完整的人她从来没听说过,这已经不是过去那种殭尸或吸血鬼的等级,是看起来和常人无异的完全复活。

「这也是我的身体复原能力会这幺强的原因。」陈宗翰边说边用手指往手臂上划出一条血痕,和正常人没有两样的豔红鲜血流了出来,然后过了几秒伤口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癒合。

「我老早就不算是人了。」陈宗翰自嘲的说:「不过这种身体在战斗的时候真的很有用就是。」

肖素子猜想过很多次陈宗翰身上的诅咒究竟是什幺,只是没有一个像真相那幺的令人震撼,死人复活,这绝对比什幺有史以来最年轻化境者更让人震撼,也更恐怖。

肖素子握住陈宗翰的手,感觉起来就和一般人没有两样,怎幺也看不出来里面隐藏着生气和死气调和的大秘密,「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你是指起死回生还是身上有死气?如果是起死回生的话只有你,死气的话肖野岷、你爷爷、肖逸长老、全宗前辈有不少人知道,不过他们似乎没有很在意,又或者在意但也不好做什幺。」

还记得第一次进入肖家本家的时候,是因为有全宗护着陈宗翰他才没事,之后则是因为和肖逸的合作关係掩盖住了这事情,毕竟身上有死气也不算是什幺罪不可赦的事情,可能是诅咒也可能是被吸血鬼咬,之后陈宗翰无论修为还是重要性都与日俱增,知道这事情的人不是像肖巖无法乱来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陈宗翰安然无恙的活到了现在。

但如果说一开始就被人知道陈宗翰是死回生,那事情的走向肯定就会改变了。

「所以说……这到底是怎幺办到的?」肖素子不可避免的问道。

「详情得问大姊才行,她和我解释过,不过我没听懂,那太难理解了。」

「大姊?就是把你救回来的那个人吗?她是谁?」

陈宗翰询问了一下躲在自己身体里的大姊,大姊表示不介意提到她。

「她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人,比地球的存在都还要久远,她从她的世界一路飘荡到了这里,先是碰到了姜子牙,然后又碰到了我,可以说她改变了整个修练界。」

肖素子越来越难以理解,陈宗翰口中的大姊似乎非常厉害,是不属于世界的人,曾经是姜子牙的师傅,还有着让人起死回生的能力,肖素子消化着听到的事情,然后问:「那请问她人在哪里?」

「就在这。」

肖素子盯着陈宗翰,里里外外的没看到什幺其他人。

「在我的体内,如今的她是一缕灵魂。」

既然被谈到,大姊落落大方的现身,漂浮在陈宗翰的肩膀上,微笑的对肖素子说:「素子,对你来说我们可能是初次见面,不过我们很早以前就见过了。」

肖素子瞪大美目看着有点朦胧大概和陈宗翰的头差不多大小的女人,那是清新脱俗宛若天仙的女人,肖素子的脑里马上就闪过这样的形容词,真的是很美丽的女人。

陈宗翰与肖素子此刻坐在绿地上,四周都没有人,为有风吹送着,谁也听不到他们的谈话,也看不见大姊的倩影。

听陈宗翰讲到是一回事,但真的看到本人却另外一回事,而且肖素子发现自己感知不到大姊的存在,也没感受到任何灵体会有的现象,换言之如果不是大姊愿意现身她们就算面对面,她也看不到她。

「您好。」肖素子有点僵硬的说道,这让大姊觉得有趣的呵呵笑。

「既然都说到这了,魔主也不能不提了呀。」

大姊说:「反正你都打算坦白了。」

哼,魔主在陈宗翰心里冷哼了一声。

「魔主?那又是谁?」肖素子已经接受了现实,大姊的出现无疑是证实了陈宗翰所有的话,证明陈宗翰不只是死后复生,即便那已经够吓人,还有之后得很多事情。

「是另外一个我,我继承的残魂。」陈宗翰如是的回答。

肖素子一脸的迷惑,不过她没有追问,她知道陈宗翰必然会继续解释。

就在肖素子的面前,陈宗翰的双瞳像是发热一般的变成红色,肖素子对于这一幕很熟悉,每项功法都有其特殊处,陈宗翰用的显然是会造成这种双眼赤红的现象。

接着陈宗翰出手掌拉出了幽泉,暗红色的剑身在阳光底下十分突兀,并不是说红色和太阳光有什幺不搭嘎,是上面幽暗的气息与光明显个格格不入。

「这些都是我继承来的,你和大小姐之前不是问过我实力怎幺能够增长的这幺快?这就是原因,素子,我和你不一样,你是在学习进步,而我是在拿回以前就有的修为,不过有部分还是我自己学习来的就是了。」

肖素子恍然大悟,过去所无法理解的答案原来是如此,以前的不合常理现在看来反而变成合情合理。

大姊纠正的说:「阿翰,你别妄自菲薄,你修练天赋不错,心性也不错,否则早就死了。」

陈宗翰苦笑,这虽然是讚美,但却无法令人高兴。

对于大姊的话肖素子无法明白,什幺叫作『否则早就死了』?

陈宗翰开始解释,他举起剑说:「幽泉是由杀意祭炼而成,至于杀意何来?是由我身上的诅咒,血色轮迴。」

说到这里,陈宗翰总算是说到的核心,也就是道子曾经说过的用来咒杀神明的诅咒。

「当初我把哥哥的残魂移转到阿翰身上,没想到里面会有诅咒,变成连阿翰也成了诅咒的对象。」对此大姊一直都抱着歉意,她没想到原本的好意会变成灾难。

「血色轮迴创造出了一个超脱出人间的独立空间,里面有所有死于魔主手上的亡灵,以一个星期为週期,他们会复活试图杀死魔主,也就是我,一直到我死了为止。」

相比于陈宗翰平淡的语气,肖素子可以想像得到其中必然隐藏着极大的凶险,没有尽头的追杀,即便是死了也要纠缠到底的诅咒,哪怕是神明也会在这没有极限的死斗中殒落吧。

这才是陈宗翰之所以能够这幺强悍的真正原因,肖素子心里是这幺想的,唯有实战才能让人强大,然而实战中最能够提升修为的就是九死一生的死战,不停的死战正是迈向强者之路。

陈宗翰没打算在这方面多着墨,不过也正是因为血色空间的存在,他才有了修复三界结界的想法。

「血色空间里有着数之不尽的强者,如果实力高过负荷造成崩溃的话,人数更是多到没有尽头,素子,你还记得道子前辈曾经说过,解除诅咒的方法只有两种,一种是正面解除,另一种是侧面转嫁,我想把血色空间和这人间连接起来,重现在这世界上。」

肖素子少见的失态,为陈宗翰的想法说不出话来。

这正是陈宗翰之前与大姊、魔主讨论的计画,把血色空间重现到人间,并以他们为祭品来帮助崑仑重新获得能量,这是一个狂妄的计画,里面有很多不知道可不可行的细节,然而当初帮助姜子牙创造崑仑的大姊与深深了解血色空间的魔主都认为可行,也就是说这计画肯定行的通。

唯一的缺点就是陈宗翰必死无疑。

「这就是你把一切告诉我的原因吗?」肖素子很快的就意识到了癥结点,她没忘记道子说过的话,这幺做陈宗翰必然付出高昂代价。

「是,也不是,我很早就希望把一切告诉你,同时也需要请你帮忙连络道子前辈,我想她能够确定这计画能否的实行。」

「你知道这幺做的代价吗?」肖素子有些恼怒,说不上来的冒出火气。

「我知道,我会死。」

肖素子直盯着陈宗翰,一脸的怒意,陈宗翰则是一脸的坦。

大姊在一旁看着他们,叹了一口气,她知道陈宗翰的办法已经是如今最好的办法,只是全世界的未来竟然建立在一个人的死亡上面,这是否太过无情、太过残酷?

如果说世界上真的有命运女神,陈宗翰起死回生的目的难道就是要自我牺牲吗?

没有谁能够回答这个问题,大姊怎幺也等不到答案。

  • 名称:名侦探柯南国语版全集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1: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