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女秘书的目的超清

已经有一段不短的时间没像现在和大姊在夜里聊天,原本的家没有了,常常待的窗台自然也没了,唯一没变的是那满天的星斗。

一直以来陈宗翰都多少能感知到大姊的存在,也因此从来没为她担心过,反正这世界上能够伤到她的人也没多少。

只不过所谓的受伤与否,并不一定只能是肉体方面。

「阿翰,没想到你竟然有自毁倾向。」大姊以开玩笑的口气说道。

对于大姊怎幺从魔主口中知道这件事情,陈宗翰其实不意外,他们属于就算哪一天告诉陈宗翰世界因为他们俩要毁灭,陈宗翰也能够马上接受这情况,说不定还会觉得理所当然。

魔主与大姊神通广大的本事是陈宗翰所无法理解的。

「所以是办得到的?」陈宗翰轻轻的坐起身子,没去惊醒妈妈和李师翊。

「没有什幺是不可能。」大姊说的时候没有看向陈宗翰。

陈宗翰走下了床,拉开五星级病房的落地窗,从外面的风景来看这是前线城镇的医院。

夜风略带凉意,陈宗翰因为躺久了觉得浑身不自在,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转了转脖子,让自己的身体有重新开机的感觉。

「对了,大姊,你是怎幺过来这里的?这里的出入应该都会受检查吧。」

「吶,我是坐在师翊的肩膀上进来的,我告诉你,她守着你守了五天了噢。」

陈宗翰被靠在阳台栏杆上,注视着房里的佳人,眼神非常温柔。

「另外一个肖家的大小姐中间也来看了你十一次,你的桃花缘还真不错,还是应该说是风流债?」

「什幺东西啊。」陈宗翰用手抓了抓头,尴尬的说道。

大姊继续说:「阿翰,在这一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深爱着你,你也深爱着很多人,既然如此,你干嘛急着去死呢?」

谈话的主题终究就又回到了这里,陈宗翰整理着脑里的很多东西,试着把他们彙整成文字说出来。

大姊等着陈宗翰的回答,就像他们过去每个夜晚的相伴一样。

大姊与陈宗翰的关係很难以世俗的方法去定义,他们有些像师徒,又些像朋友,他们对彼此有救命之恩,共用一样的灵魂,可以说是比人世间任何两个存在都还要密切的关係,但陈宗翰对大姊却不太了解,大姊很少提及过去,现在的她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幽灵,游蕩在世间。

陈宗翰从来没弄明白大姊和魔主究竟是在想什幺,他们是不应该存在在这世间的人,可以说是被时代淘汰的剩物,意外的在这个世界重生,但这究竟是福是祸?除了他们本人之外没有人知道。

但最起码大姊不像魔主那样的难搞和麻烦,陈宗翰信任她,大姊对陈宗翰没有责任,一直以来也很少去过问他各方面的进展,大姊绝不是个称职的师父,她更像是把想到的东西随意的交给陈宗翰,自顾自的去欣赏这个世界,至于收穫到了什幺?陈宗翰大概一辈子也不会明了。

「大姊,死亡很可怕吗?」陈宗翰闭上眼,回想着那断绝一切的黑色,如此问道。

「你怎幺会这幺问?」

陈宗翰把他在血色空间里不停被魔主杀害的事情说了出来,大姊细细听着,然后回答说:「看来哥哥并没有吓退你。」

「说真的,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他怎幺做到那一切,还有为什幺要这幺做?他说是为了救我,还我人情。」

大姊坐到陈宗翰的肩膀上,说:「锻鍊心智有很多方法,那不过是其中一种,那时候你受到不单是肉体上的攻击,心智也同样出现裂痕,哥哥选择的方法就是所谓的以毒攻毒,如果你能够承受住死亡的阴影,那也就足够保持精神不会崩溃。」

「原来是这样。」

虽然明白了事情的始末,但陈宗翰依然不会心存感恩,那时候的感受绝对是这辈子无法治癒的心灵创伤。

大姊接着说:「阿翰,既然你死过,那你认为死亡可怕吗?」

「可怕。」陈宗翰迟疑了一下,又说:「不过好像没有之前可怕。」

「恐惧来自于未知,阿翰,如果知道自己怎幺死的、知道自己为什幺会死、知道自己的死会有什幺后果,那死亡就不会这幺可怕。」

陈宗翰默然。

「阿翰,确实的,按照你的方法,人间可以争取到一段时间,而且这件事情大概也只有你做得到,可是并不代表你就要这幺做,你对这个世界并没有责任,打一个譬喻来说,就像是你知道有很多乞丐,但这不代表你有义务捐出所有的钱,你没有必要这幺做。」

陈宗翰说:「可是大姊,我们假设我的方法有效,如果只要牺牲我一个人可以换得人间修生养息的机会,可以少死数以千万计的人,那难道不值得去做吗?」

「比例原则并不单以数量来看,一个你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比起千万个人还要重要,我相信很多人都是这幺认为。」

看到陈宗翰露出难为情的笑容,大姊说:「你太小看自己了,你一直以来觉得自己不重要,觉得我选中你只是一个意外,但是从我们相遇之前你就不是你所想的那样不重要。」

「阿翰,我们的相遇改变了很多事情,但是不也有很多事情没有改变?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你所重视的人依旧很重视你,并不会因为你在什幺位子、有什幺样的身分而改变。」

被大姊这幺一讲,陈宗翰觉得眼眶有了些水气。

「阿翰,你很重要,我不希望你是抱着牺牲自己可以成全其他人的心态做这个决定,没有人应该牺牲,谁都有活着的权力,何况是你。」

大姊所说的话令陈宗翰一时间无法言语,心里杂乱如麻。

陈宗翰之所以闯进了修练界,是因为和肖素子的意外接触,当时候的他就像是一只绵羊闯进了危险丛林,可是本该被生吞活剥的他却因为魔主的特别眷顾,一飞冲天的成为举世瞩目的修练新星,这比灰姑娘变身成白雪公主还要离奇,可是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现在回想起来,即便是作为整个故事主人翁的陈宗翰也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他的未来会被改写到这种程度。

不过撇开一切,当时候那个平凡的陈宗翰与现在这个能站立在裂缝战场上的陈宗翰究竟差了多少?

所谓的改变,恐怕是也没有多少,他的本质依旧,连魔主也没办法改变。

陈宗翰用快要哭的声音问:「大姊,我也有活下去的权利吗?」

「当然。」大姊片刻也没有犹豫的回答。

陈宗翰对自己一直都没有什幺信心,这也造成了他在武技上超人的表现,有句话说越是自负的人就越是自卑,陈宗翰在修为上的自信表现侧面来看就是为了弥补他本身的自卑。

永远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完全全的感受另一个人的感受,陈宗翰的心时时都在摇摆不定,因为修为而自信、因为身分而自卑,想要仗剑飞天遁地,但是又害怕某天被打入尘埃,想要回归平常,但是又害怕失去一切,满腔热血的战斗,过后又望着自己的双手失了神。

最终陈宗翰不过是一个想要好好活下去的普通人罢了。

普通人要的东西很简单,他不需要钱、不需要权,也不妄图改变世界,没有颠覆历史的打算,普通人想要的只是小小一个角落,不过是自己重视的人事物不能被伤害的,很普通的愿望。

一个巨大的礼物对一个没準备好的人来说往往是毒药,陈宗翰承受住了魔主残魂,可他并没有因此成为摇身一变成为英雄,他还是那个他。

「姜尚他呀满腹野心,总想着要改变世间,为此不停的奋战,可你不同,阿翰,你没有那种野心,你也不需要那种野心,不需要为此感到自卑,每个人都不一样,你有你活着的方式,没有谁优谁劣。」

陈宗翰说:「大姊,我常常觉得我这一身本事如果在别人身上,像是王SIR、姜枫那种厉害的人,他门肯定能够作到很多的事情,但是我不行,我愧对你给我的修为。」

能力就是责任,如果一个人空有力量却承担不起责任,那这一身力量不过是一种诅咒。

「所以你才想要结束这一切?」大姊轻轻的问。

「可能吧。」

大姊说:「你真是傻,你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陈宗翰没有回答,这世界很複杂,人心也很複杂,有时候複杂到自己都不了解自己到底在想什幺。

过了一会,陈宗翰问说:「大姊,你死的时候感觉到了什幺?」

大姊用她那完美无瑕的脸庞注视向陈宗翰,露出一个寂寞的表情,陈宗翰的心不由得揪了一下,她说:「我感觉到解脱,活得太久,是会让人疯狂的。」

陈宗翰无言以对,既不能安慰,也不应该打气,看到那种他无法明白的深沉情感,他只感觉自己好像被垄罩。

然后大姊微微一笑,彷彿刚才的表情都是假的一样。

陈宗翰诚挚的说:「大姊,我不记得我有没有说过,不过我非常非常的感谢妳,我很感谢你给了我这一段崭新的生命,我也很高兴能够认识妳,所有后来发生的一切都很美好。」

大姊先是有点愣住,接着露出了笑容,说:「不客气,我也是很高兴能够认识你呢,阿翰。」

夜空中有星辰也有黑暗,在这之下的陈宗翰心里还有疑惑无法解决,可是在此刻,一切都暂且放开,让夜色的静谧取代所有烦忧,进到心里,就如同长眠,

陈宗翰清醒过来的事情很快就传了开来,各个陈宗翰认识或不认识的人都来到他的病房,不知为何的一堆花篮和水果篮几乎塞满了病房外的走道,突然间好像每个人都成为了陈宗翰的朋友,这种受瞩目的程度比起过去是又增长了好几倍。

陈妈妈作为陈宗翰的母亲,在陈宗翰住院的时候帮忙打点大部分的事情,简单来说,不认识的想要过来沾亲带故的都被挡在门外,怎幺说陈宗翰都是病人,清净一点也是应该。

李师翊正用水果刀很不顺手的切着果皮,边损陈宗翰说:「阿翰,你现在还真是炙手可热,很多人来找你呢。」

话里面有一股酸味,陈宗翰躺在床上无奈的苦笑。

在不久前,病房外聚集了几位三大世家的年轻女孩,陈宗翰不认识她们,她们是抱着一种崇拜之情过来探望,这让从没受过这等殊荣的陈宗翰受宠若惊,不过同时也换来了李师翊的几声冷哼。

这样子的小拌嘴,彷彿回到稀鬆平常的日常生活。

陈宗翰伸手李师翊手上的水果刀和苹果,作为剑术高手削苹果什幺的自然不成问题,他的身分虽说是病人,可其实早就没病没痛,只是休息一下等检查报告出炉。

「就会摆显。」李师翊啐道,抢走苹果自己吃了起来。

「这不是给我吃的吗?」

李师翊皱鼻子扮了一个可爱的鬼脸,说:「谁说是要给你的。」

陈宗翰一脸无奈,看到这表情李师翊一副计画得逞显得心满意足。

这是两人习惯的互动方式,李师翊就是喜欢陈宗翰拿她没有办法的那种无奈,看到在外面横扫四方的他在自己面前无害的模样,她很喜欢那种感觉,而且她也很清楚这种感觉来自哪里。

再理性的人都有感情溃堤的时候,再聪明的人都有变笨的一天,再无情的人都有一块柔软的地方,李师翊手支着头看着陈宗翰,这位莫名让她爱上的男孩。

「怎幺了?」陈宗翰被盯得浑身不自在,问道。

李师翊问说:「你会哪天从我身边消失吗?」

陈宗翰心里一紧,反问:「你怎幺会这幺问?」

听到意料之外的答案,李师翊从小女孩心思里脱离了出来,用审视的眼光看着眼前的陈宗翰,有些人就算沉醉在恋爱情绪之中也不会完全蒙蔽了双眼。

陈宗翰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不过这个问题迟早也必须提到。

在窗户外面,有很多的人在为了生活而努力着,陈宗翰与李师翊都算是幸运的人,他们衣食无忧,在三界的灾厄面前还有保护自己的力量,在这个世界里拥有这些条件的人并不多。

李师翊瞇起美目,打量着陈宗翰,眼神锐利的似乎是要看进陈宗翰的心里。

「大小姐,如果哪天我死了话,你会怎幺样?」

没想到陈宗翰会突然这幺问,李师翊一瞬间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她并不是没有想过,毕竟陈宗翰做的事情是那幺的危险,随时送命都不意外,但她长久以来都在逃避这个问题,相信着陈宗翰可以永远都度过难关。

李师翊咬住嘴唇,病房里的气氛骤降。

从各种迹象都看得出来,李师翊和陈宗翰都在彼此的心里占了很重要的位置,即便两个人从来没有说出口,但是从他们的行为就已经足够证明一切。

莎士比亚说过一句话:真正的爱情是不能用言语表达的,行为才是忠心的最好说明   。

陈宗翰与李师翊就是这一句话最好的写照,他们相信彼此,即便身线最无助的处境也相信对方会找到自己,相信自己能够找到对方,他们的爱情早在不知不觉中萌芽长大。

没有甜言蜜语,没有山盟海誓,不过是无法分开的两个人,心里一直挂记着对方,不愿意被命运给击倒。

仅仅是这幺简单的念头,却让他们经历生死、到处奔波,哪怕爱情这朵花如果是生长在悬崖上,他们也早就征服了。

「大小姐,我记得你说过,你是一个愿意为别人牺牲的人。」

李师翊默默听着。

陈宗翰继续问说:「如果现在有一个机会,只要牺牲你一个人,却可以拯救千万条生命,你会这幺做吗?」

从过去的许多事情就看得出来,和外表的冷漠不同,李师翊的内心其实非常温暖,就连现在在世界各地流行也是为了成立跨国的社会企业,改变这个世界,她有着这样的野心和能力,她继承了她亲生父母的血脉,是位把他人放在首位的人道主义者。

这个问题其实不需要问,对于答案李师翊和陈宗翰都很清楚。

陈宗翰是这幺认为。

「如果我说不呢?」

陈宗翰惊讶的看向李师翊,后者的表情里有着宗翰看不明白的情绪。

此刻,李师翊的表情有着一股圣洁,彷彿是意外闯进人间的天使,她说:「如果必须用一个人的死去换取所有人的活,我拒绝这个交易,因为在所有人推那唯一的人去死的时候,所有人都成为了杀人兇手,倖存下来的世界只是一个充满杀人兇手的世界,这样的世界不要也罢。」

愣了一下,陈宗翰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回答,李师翊轻声的补充说:「阿翰,如果那一个人是你,你……不要死好吗?」

看着李师翊的双眼,陈宗翰不捨得移开视线。

不晓得是谁先往前,两个人的脸慢慢的靠近,陈宗翰可以看清楚李师翊的每一根睫毛。

然后嘴唇相碰。

软软的,有股沁香的味道。

时间彷彿凝固在这一瞬间,相信无论过了多久,李师翊和陈宗翰都忘不了此时此刻。

一切是这幺的水到渠成,甚至是有些晚了。

两人分开,时间重新流动,陈宗翰不晓得自己是什幺表情,但他可以看到李师翊的脸颊有些泛红,他自己大概也差不多。

这是陈宗翰的初吻,说起来他杀死了很多人但却是第一次吻人,这样的人生整个可以说是脱序。

陈宗翰说:「我想我是很喜欢妳。」

李师翊回答说:「我知道。」

接下来陈妈妈打开了门进来,陈宗翰与李师翊作贼心虚的装做没事,之前的话题也就延宕了下来。

陈宗翰会认识李师翊全然是一场意外,会发展成现在这种关係更是谁也没料想的到,现在如果问陈宗翰死后复生有什幺好处,他肯定会回答说是和李师翊相遇,但这其实是某种程度上的偏颇,因为他认识肖素子的时间更长。

办了退房之后,李师翊要先回家一趟,陈妈妈同样也要回家,陈宗翰则在这前线有房子可以住暂时没必要离开。

和蓝小雪这个经理人确定没有必须马上处理的急事之后,陈宗翰打算去找乔仲致谢,自己这条命算是他救回来的。

大姊躲在陈宗翰的身体里休息,在这裂缝战场能人众多,难保不会被哪个强者发现,能藏则藏。

再去找乔仲的路上,陈宗翰的双脚往崑仑的方向迈去,那座小山就耸立在裂缝战场的边缘,引领许多的人前去景仰。

陈宗翰作为了解其中来龙去脉的见证人,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除了战斗的时候外,死地来人和普通的修练者没有什幺两样,他们穿梭在这前线城镇,想着要尽快加入这个世界。

其实他们也不是这幺的难以辨认,在路上看到有人停下脚步用陶醉的眼神看着这蓝天和绿地,那这人肯定来自死地。

「阿翰。」

是肖素子的声音,她在陈宗翰昏迷的时候来看过他好几次,只是后来越来越忙也就分身乏术。

不知为何,一看到肖素子陈宗翰就突然想到了李师翊,想到了先前在病房里的那一刻。

「怎幺了?想事情想到出神?」肖素子来到陈宗翰的身边,说:「之前一直没时间去看你,结果你就出院,好险在这里遇到你。」

看到肖素子一脸的抱歉,陈宗翰的视线滑到了她俐落的短髮和如白玉般精緻的肌肤上面。

赶紧回过神来,陈宗翰笑了笑让肖素子不要在意,反正他常常住院,不差这幺一次。

「你现在要去哪?」肖素子双手摆在身后,微笑的问道。

「去看看崑仑。」

「我和你一起去。」肖素子自从接手肖家的事务后,就几乎没有个人时间,被重担压得喘不过气来,但其中也有几个时候是她放鬆的时刻,好比和陈宗翰在一起的时候。

就像陈宗翰有感觉到李师翊的情意,他同样也感觉得到与肖素子的契合,那是和与李师翊在一起的时候不一样的感觉,如果要形容的话,在李师翊身上陈宗翰感觉到的是分割不开的连接,乍看之下平静却蕴涵着强烈情感,在肖素子身上则不一样,陈宗翰对肖素子有一种对于她的身世、经历、整个人全盘的欣赏,看着她作为肖家家主的孙女奋斗着,那完全不输给男孩子的坚韧程度让陈宗翰心折,以及那没有道理的和谐感,所有一切都恍若他们两个是天造地设。

肖素子和陈宗翰并肩走着,她不知觉得露出淡淡微笑,似乎只要在陈宗翰身边就值得开心。

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个为了自己战斗到差一点丧命的男人,作为天才诞生于世的她,能够获得她青睐的唯有能和她并驾齐驱的人,也就只有陈宗翰。

一个男人同时间获得两位佳人的心,这是何等的荣幸?何等的罪孽?

对恋爱等同弱智的陈宗翰一直以来都在迴避这个问题,抱着一种时间自然会给出答案的心态,可当自己的时间没剩下多少,陈宗翰已经没有权力躲避,或者说,他必须紧紧把握住流淌的时光,不要留下遗憾。

走过营区,穿过墙门,崑仑就近在眼前,陈宗翰注视着这历史的遗物,感受到了时间匆匆,以及那就快要消失的能量。

  • 名称:善良女秘书的目的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4: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