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巧少女不会受伤超清

魔主的话令陈宗翰浑身寒毛直立,他的身体像是冻僵一样的无法动弹,注视着魔主行走在沙地上,身影却模糊的彷彿是一道幽影在前进,刺骨的冰冷。

整个血色空间都因为魔主的现身而震动着,不是地震那种可以感知到的物理变化,而是视线因为难以负荷的心理压力而晃动,明确的可以知道有一种恐怖渗透到了身体里,但是却驱逐不出去。

这感觉陈宗翰曾经深深的体会过,那充满绝对的恐怖宛若黑影覆盖住陈宗翰整个人,自己彷彿退化到无力的婴儿时期,被那份恐怖给死死的扼住。

幽泉在魔主手上比起陈宗翰握着的时候还要内敛,更加的适合,比起陈宗翰这位新主人,幽泉显然对于魔主是完全的心悦臣服。

对于这如今殒落的仅剩下一缕残魂,但是却曾经强大的超乎陈宗翰想像极限的万魔之主,陈宗翰如同沾板上待宰的羔羊,没有一点抵抗能力。

恐惧再次攀附心里,使得陈宗翰一动也不动,眼睁睁的看着熟悉的剑刃徐徐的划向自己,令人心痒的锋利,终于是指向了自己。

一股冰凉扩散,幽泉切开脖子,陈宗翰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所有力量。

陈宗翰甚至有一种解脱感,无论是在血色空间还是外面的现实世界,他累积的疲累是自己也没发现到的沉重,死亡反而成了一种解脱。

血喷溅了出去,脑里闪过许许多多的回忆,和许许多多重要的人的珍贵回忆。

在人生的最后一瞬,陈宗翰的视线在坠落,看到了自己没有头的身体。

接着是一片漆黑,什幺也没有的虚无。

眼前的视野重新地浮现,陈宗翰重新有了活着的感觉,手脚都在,脖子还连着身体,他感到无法理解,他不是死了吗?

「死过一次的感觉怎幺样?」

陈宗翰现在半跪在地上,无法脱离方才的死亡经历,他上一次的死亡太过快绝,没有机会细细的品味就结束,就重新开始。

但这次不同,他不再是普通的高中生,丰富的死斗经验让他对死亡多了好几分的理解和敬畏,不再无知使得他痛苦,就因为知晓死亡,他才可以明白那种无法逆转的绝望。

心理的强烈情绪引发生理的反胃,陈宗翰跪在地上乾呕,可是却甚幺也吐不出来,毕竟这里不是现实,他不过是意识而已。

死亡究竟是什幺?是冰冷的还是温热的?是壮烈的还是无味的?

陈宗翰不知道在别人眼里的死亡是什幺模样,但是对他来说那是一种浑沌的状态,是无解的结束也是解脱,是放弃的离开也是重获新生,即便他有好几次濒死和死亡的经验,他仍然无法明确的说明那是怎幺一回事。

可以肯定的是,比起死亡本身的恐怖,魔主给予他的恐怖才真正令人发狂,那深沉的黑到底是什幺?陈宗翰知道自己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感觉到颈子上传来寒意,陈宗翰还没理解到发生什幺事情,幽泉就搁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面。

再一次的,陈宗翰感觉到通透的冰凉,彷彿再一次的跌进冰冷的水里,方才的死亡还深刻的留在感觉神经,几乎是烙印在灵魂之内,

还要再死一次了吗?

不断扩散开来的危机感冲击着陈宗翰,即便再怎幺死过,面对近在眼前的死亡还是不由得的颤慄,他还是搞不明白这是怎幺一回事,可是幽泉扑面的冰冷气息是那样的真实,没半分虚假。

明明是可以在血色空间大战上百回合的强者,可是面对魔主轻巧的动作,陈宗翰却无法动弹,视野里的所有一切都混乱着、失序着,强者最重要的心灵也如同被暴风雨在肆虐。

冰冻的凉意像是血液在血管里流淌,比上一次更加的细腻,陈宗翰张开嘴、握紧拳头,但是却来不及反应。

颈动脉的血液用力的喷溅了出来,在这残阳之下带着凄绝的惨澹,陈宗翰满脸的茫然,倒在地上,感受到这沙地的质感,体会着步入死亡的余韵,视野慢慢的变暗。

从所有一切里抽离了出来,那就像是电视里隔着萤幕的不真实,死亡令人重新回归到原点。

然后一切又重新开始。

陈宗翰看着自己撑住地面的双臂,感受到撑着身体的实感,他用力的喘着气,肺泡作着交换,支撑着生命。

又是一次死亡,陈宗翰现在已经无法确定他到底是不是活着,整个人的精神就快要崩溃,因为太真实而无法让人相信这是假象,就连本身的存在都受到质疑,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显得支离破碎。

陈宗翰倒在地上,痉挛般的抽动,连续的死亡让他到达了极限,无力负荷。

不过魔主一点也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他就站在陈宗翰的面前,幽泉的剑身上面乾乾净净的不像是沾了血,附近的地面也没有血迹,就像是什幺也没有发生过。

陈宗翰无法明白魔主到底做了什幺,现在的他甚至没有思考的能力,他就像是一直离水的鱼,只能挣扎。

魔主把幽泉再次举起,没有犹豫的往下刺去。

这次瞄準得不是陈宗翰的脖子,在他的左手手掌心,幽泉刺了进去。

痛楚漫开,让陈宗翰的意识有了一个聚焦点。

魔主转了转幽泉,把陈宗翰手上的伤口弄得更大。

剑尖在骨头与神经之间搅动,那刻意延宕的痛传递回陈宗翰的脑中,让他有清醒了几分,有时候痛反而能清醒一个人的精神

陈宗翰吃力的想要移开被幽泉刺在地上的手,但魔主的力量令他只有一动就感觉到痛楚加倍,用右手死命的撑起身体,他现在的脑袋总算是稍微清楚了一些。

就在同时,魔主拔出了刺在陈宗翰左手上的剑,缓缓的把那剑尖对準陈宗翰的眉间。

陈宗翰再一次的感觉到全身像是沐浴在黑暗之中,只是这次他除了恐惧之外还有了自我意识,身体依然僵硬,但至少还能动作,慢慢的,挣脱出了束缚

幽泉就在陈宗翰的眼前放大,往头颅刺去。

在最后关头,陈宗翰使出浑身的力量,动员所有可能产生的反应,狼狈的往旁边一翻,勉强闪过魔主的一剑。

「第三次,还不错。」

陈宗翰突然发现一直环绕在自己身上的恐怖感蕩然无存,眼前的世界恢复成常见的模样,听着心跳声,陈宗翰知道自己还算是活着。

失去了压力之后,陈宗翰的心里涌现出巨大的疲惫感,刚才的几刺死亡经历耗尽了他全部的能量,此刻,他只想闭上眼好好睡一觉。

可是不能这样,陈宗翰捏紧左手,用伤口的痛令他清醒了点。

「这……是怎幺一回事?」声音很乾涩,陈宗翰躺在地上,望着他面前高大的身影。

「让你体验一下死亡的感觉。」魔主盘腿坐了下来,长髮因为风吹而飘动。

「你怎幺能够出现?」

魔主耸耸肩,说:「这和你很难解释。」

「为什幺要这幺做?」陈宗翰瞇起眼睛,他的眼皮好重好重。

「算是还你之前的情。」魔主说:「顺便让你知道,死亡不是件有趣的事情。」

「什幺?」

魔主不带有善意的笑着说:「我多少有注意到你的想法,以你的程度来说是不错的点子,不过你真的打算那样做吗?」

见识了在这一次的战争,陈宗翰心里产生了一个荒谬的构想,只是初步的雏形,可是如果办到,说不定就能解救人间的困局。

「当救世主的感觉很好吗?」魔主讽刺的问。

「什幺?」

「你以为你的牺牲能够解救什幺?看到姜方的战斗就被迷得神魂颠倒了吗?」

陈宗翰想要大声的反驳,但他却无力这幺做。

「一个人的牺牲不过是自我满足,你知道你如果活下来可以做得事情会比死去还要多。」魔主说话的口吻不禁让人感觉到他是过来人的身分这幺叙说。

「你想阻止我吗?」陈宗翰裂开嘴笑着问:「趁现在杀了我?」

魔主回答说:「我倒是想,可杀了你我也活不下去,至于你打算怎幺做?随便你吧,这些事情都和我无关。」

陈宗翰注视着红色的天空,说:「我死了的话你也会死吧。」

「我和你不同,我不介意死。」魔主口气平淡的说:「死亡对我来说可能才是好事。」

陈宗翰无法理解魔主的想法,他们思考的层次差距过大,也许在魔主的眼中,陈宗翰的苦恼不过是件简单小事而已。

两人无话。

陈宗翰的这个念头其实是看到崑仑的时候才偶然想到,充满着漏洞,不过既然魔主说办得到,那肯定就是办得到,剩下的问题只在于陈宗翰要不要这幺做?

陈宗翰开口说:「魔主啊,我一直一直在想,我为什幺会复活?为什幺是我?这到底是出了什幺问题?」

「那你想到答案了没?」

「没有。」陈宗翰说:「就算被你杀了好几次也没看到答案,可能答案什幺的根本就不存在吧。」

魔主静静的听着。

「我能够活着本身就已经是个意外,现在这个世界本来不应该有我这一个人,我可能改变了一些事情,但也可能什幺都没改变,没有我,有些人可能变得不幸,有些人可能变得幸福,说到底,我也只是其中的一份子罢了。」

「所以你想把一切恢复原状?」

「恢复原状?这幺说还真贴切,我、你、大姊都不是应该存在在这世界的人。」陈宗翰说道

「可你别忘了姜子牙是因为谁才有了能力。」魔主说:「你活着的世界早就因为我们而改变。」

「这幺说也对。」

魔主说:「你其实可以成为下一个姜子牙,甚至超越他,只要你一直活下去。」

「可就算我强大到大前辈那种程度又如何?需要多少时间?」陈宗翰反问:「那时候早就没有人间,所有没有力量的人们都死光了吧。」

「弱者终究会死,唯有变强才能摆脱命运的控制。」以魔主的身分讲出这样的话,这可以说是他个人的信念,「死不过是逃避,活下去才是勇气。」

陈宗翰说:「不是逃避和勇气,需要的只是时间。」

「你争取不了多少时间。」魔主诉说出这事实。

陈宗翰说:「我会得只有战斗,但是比起战士,人间需要的是姜枫、素子那样的人,就算大前辈也不可能一个人消灭整个人间,我相信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人间就能守护住自己。」

「这都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

听到魔主的话,陈宗翰什幺也没说,也许就真的不过是一厢情愿,但这已经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

他闭上眼,这次的漆黑不是来自于死亡,而是睡眠所造成的安稳黑色。

注视着身影慢慢淡去的陈宗翰,魔主抛开手上的幽泉,这把剑无力的落在地上,暗红色想要表达什幺的闪动。

魔主没有理会它,而是转过头望向一旁步步进逼的怪物们身上。

这些葬送在魔主手上无法离开轮迴的死者们,满溢着无法宣洩的憎恨,但是在看到那熟悉的人影时,却还是不自觉的产生恐惧。

任何人都会害怕杀死过自己的对象,即便现在已经是不死之身,可恐惧还是无法消失,以前是恐惧死亡,现在已经无法死亡恐惧的变成是永远无法报仇成功。

「这个可笑的诅咒也是时候该结束了。」

魔主的感知迅速的扩张开来,彷彿无边无界血色空间很快就落进了他的掌控,甦醒之后他的力量每分每秒都在恢复,即便脱离不了陈宗翰,可依据这一缕残魂他已经有足够的力量做到很多事情。

可是又如何?

魔主发红到令人觉得兇残的瞳孔,望向和自己一样隔绝了时代的亡者们,他感受到的不是以往的仇恨,反而是同病相怜。

没有了想要保护的人、没有了想要挑战的敌人,空有一身力量,这实在令人觉得非常空虚。

此刻的风沙没有以往的肃穆,而是带有了深深的寂寥。

姜方生前最后的修为也许离神还有段的距离,但是无疑的,他在人世间已经成为了所有人崇敬的神,就像许许多多故事之后诞生的神明,他以他的作为登上了人们心中的神坛。

这万众瞩目的一战,人间以代价极为高昂的胜利告终,在狂欢之后,世界各地的人们展开了追思,追悼无论国籍、无论种族,战死于这场大战的所有勇士,他们将永远不被遗忘。

在这个当下,媒体当然是尽所能的调出可以播放的带子,把战场尽所能的还原,让每个在电视前面的人见识到什幺是真正的战场。

这不是好莱坞的大片,没有矫情的声光效果,只有最真实的死亡,里面没有主角,每个人都可能在一个瞬间殒命,所有人无论阵营都明白这个道理,但他们还士刀剑相向,用生命去堆叠出任何一点点胜利的可能性。

从白天战到黑夜,再从黑夜战到白天,摄影机无法捕捉到修练者身上的许多东西,一般人看不到气、看不到道、感受不到压力,但那每个人奋战的身影他们依然深深明白。

这是令人鼻酸的时刻,他们理解到了方才庆祝的胜利是付出了多少代价,绿地被染红,人命不值钱,这才是赤裸裸的战争。

不管怎幺描述、如何讴歌,都比不上一段没有掩盖真相的纪录片,人们有情绪、有感情,所以他们悲恸,他们流泪。

死地来人的事情同样瞒不住,或者说三大世家都选择公布真相。

五千年的苦难,那漫无希望的旅途,所有一切都是无尽的悲剧,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故事的结局还有着几分喜色。

战争过后的隔天,全地球的所有旗帜皆以降半旗来表达心里的哀痛和敬意,不单是为了这场战争里的死者,还有五千年的历史里所有保护了人间的无名战士们。

这是迟来的尊敬,迟来的真相,但至少在现在它们来了。

人们前所未有的同仇敌忾,暂时的放下了彼此之间的对立,美国与中国、以色列与中东、各种经济、种族、信仰的冲突都被搁下,为了生存,所有人必须团结起来。

在这样的心情与死亡的阴影推动之下,人们开始行动,满腔热血的动员,再也没有谁可以置身事外。

如果说在这场战争之前人们感受到的只有恐惧,那现在就是把恐惧化为了力量,战士们的缝线点燃了人们心中的火苗,紧接在后的将是一场野火燎原。

失去了的半个澳洲,人间不能再继续失去家园,无关身分,这是每一个人间人的心声。

崑仑耸立着,在这战场边,静静的注视着生命逝去,就和过去在死地里做的事情一样。

来自各个领域世界顶尖的术士们聚集在这庞然大物身旁,试图去破解隐藏着的内容,把他转换成人间最大的武器。

可是就如同武霍所言,崑仑最大的用处不过是汇集能量,如何使用才是真正的问题。

是到如今,崑仑的能量是来自五千年前大战时死去的数以千万计的生命这点已然釐清,这是三大世家把所有法器都拿出来也不可能补足的能量。

然后是第二点,崑仑之所以被姜子牙摆到了死地去,里面自然蕴藏庞大的学问,理由就是在于死地的死气可以和这能量产生反应,并且这阵眼只有摆在那特定的位置才能真正的发挥出最大作用,才能连绵了五千年。

「真是惊人,就算是和当年一样的能量,放在人间也根本支撑不过十年,这还是在结界完整的前提下。」大魔法师惊叹的说道,其中的奥妙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对学术研究上这发现可以说是重大突破,解释了许多过去难以证明的术式和反应,可就结论来讲,这对人间实在是坏消息。

崑仑是个宝山,但重点在于有没有可以把它重启,现在就算有办法重现结界,但也没办法帮崑仑补充能量,更罔论是哪里找来如此庞大的能量。

难不成当真要进行一场有史以来最不人道的血祭吗?

即便是心照不宣,也没有人胆敢公然提出这个问题,至少在解决充能问题之前没有人会提出。

事情的进展陷入僵局,术士们望着崑仑却无以为继,这种感觉说有多糟就有多糟。

陈宗翰身体的伤实在太重,心理上有魔主帮助,但是生理上的伤还依然稳定不下来,不停的在死亡线上徘徊。

最终之所以能够稳定下来,得归功于乔仲拿出来的级品丹药,巩固了陈宗翰身体的本元,一点一点的回复出生机,这才从死亡深渊爬了回来。

自从认识陈宗翰之后桥仲一直在大出血,这令他心情不是很好,好友肖乾对此拍了拍他的肩膀,感慨一个人的生命果然存在剋星这一回事。

之后和外孙女应泉整家人吃饭才让侨仲得心情稍微好了起来,在言谈之间,他感受到了陈宗翰在这些年轻小辈里的影响力。

无论是一直走在新生代最前端的肖素子,肖家的庄坍、肖傅群,还是叶家最出色的叶清崚、王楚正等人,姜家已逝的姜舞绫或妹妹姜舞纱,更甚至是到其他修鍊圈子,许多国外被称之为天才人物的年轻一辈,没有一个人能够像陈宗翰那样的倍受尊崇。

陈宗翰是一个很道地的修练强者,不是指他的出身,而是那份修练者所追求的纯粹强大,不管是一个文化底下的修练者,他们都是崇拜强者,特别是敢于挑战无法战胜之敌的强者。

陈宗翰之所以能够在许许多多的强者里脱颖而出,原因很多,他不可思议的年轻、他令人惊艳甚至是畏惧的战法、他辉煌的实战纪录、他没有特殊背景的低调,这些因素汇聚出了陈宗翰这一个人的形象,而这又正巧符合了人们对于强者的想像。

人间失去了姜方,急切的需要一个崭新的偶像,陈宗翰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这一切陷入昏迷的陈宗翰都不知道,他脱离血色空间之后意识一片模糊,什幺都没办法思考,浮浮沉沉的像是在宇宙中漂流。

一直到这片黑暗里有了点什幺,一点点的变化,让他想起自己是谁,让他下意识的想要去动。

视野从朦胧慢慢变得清晰,看到这医院的白色天花板,陈宗翰马上就回忆起了一切,包含战场上的痛苦、血色空间里魔主赐予的死亡,但奇特的是回想起这一切的陈宗翰心情却意外平静,就彷彿所有事情都已然过去,无法再激起他的情绪波动。

因为住院住得很习惯,陈宗翰动了动身体,确定没有问题,接着他看向病房里的另外两人。

是陈妈妈和李师翊,他们一个靠在椅子上,一个趴在病常旁正睡着,她们的脸上都带着疲倦。

陈宗翰流露出了混杂着满足和不忍的表情,一个人能有人这幺在乎,这就已经证明了这个人活的有价值。

现在是夜晚,没有灯光的病房只能借由窗外的星光和月光照出一点光亮。

而在淡淡的光亮之中,有一个陈宗翰很熟悉的娇小身影。

「大姊。」陈宗翰轻唤。

「你醒了?」大姊回眸一笑,眼理的複杂陈宗翰看不懂。

陈宗翰回以同样一笑,说:「幸好还活着,你怎幺来了?」

大姊半透明的身体在窗边闪闪发亮,就像是圣洁的天使来带给人光明与喜乐,使得陈宗翰一瞬间都要忘记大姊的魔女称号,沉醉在这不带一丝凡尘的美丽之中,

「来看看你。」大姊露出有点苦恼的表情,说:「哥哥已经和我说了你的想法。」

  • 名称:机巧少女不会受伤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4: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