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bye超清

在许许多多的神话故事里,都有这幺一两个不要命的男人,胆敢去挑战神威。

他们的下场有些是证明了神的威严不容挑战,有些则证明了人类也可以与神争锋,站出来挑战倚靠得是勇气,但想要取胜凭得就只能是实力。

龙吟窜出,一道苍龙的幻影往姜方咬去。

接着在苍龙的面前冒出如被搅动的水池那样的涟漪,空气被搅乱,看似温柔里面却危险异常,肖野岷与姜方一样不惜耗损真元激发潜力,挡住了那天界远近驰名的老人。

天人的极道强者往前就要加入战局,一道明亮的剑光拦住他们的去路。

全宗出剑又回鞘,快捷无伦的拔刀术尽展现出他大宗师级的剑术。

全宗说:「怎幺可以让你们搅局?」

侏儒在全宗身边怪异的窃笑,看起来兴奋无比,「就我们一只死猫和一只死鬼,嘻嘻,死定了。」

怎幺看都不像有胜算的样子,以二敌五,一个人对付两人还有剩,全宗或许是看开了生死,气度恢宏,大有捨身取义之态。

人间之所以会沦落到现在的窘况,正是应证了大前辈的想法,太平盛世腐朽了人们的心智,曾经的大战被抛到脑后,曾经受过的苦难被时代给遗忘,其实人间是留有最多当年大战纪录的地方。

在三大世家的典藏深处,肯定会留下一点蛛丝马迹来纰漏如今面对的乱世,但是五千年来却没有人留意到,或是留意到了说出来了,却没有几个人真正的相信。

死地妖异因为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而没有忘记历史,人间人和天人则因为享受安乐一步步的走进深渊,今时今地的苦果并不是个偶然的意外,是积年累月造就出来的颓败,结局在不知不觉之间就已经决定。

只是已经决定的结局就没有翻盘的机会吗?现在再奋起真的晚了吗?

姜方不认为,大前辈同样不认为,但他们也都知道时间是关键,有了教训之后需要时间去面对、去改进,但他们最缺乏的都是时间,所以他们要去争夺时间。

姜方明白和对方的修为差距,可是他没有退缩的可能,因此他只能往前超越,哪怕下场会是不得好死。

人间和天界的结局或许还没注定,但当姜方对着大前辈跨出这一步的同时,他的结局就已经注定。

天空之中,一把巨大古朴的剑往大前辈的投影挥去,因为气的饱满而扩大的剑身远远的看上去就像是巨人握着的长剑,泛出金黄色的光辉,与同样隐身于明亮光华的大前辈投影相对,就像是天空上出现了两个太阳。

巨大长剑挥了过去,直接砍中在大前辈身上。

底下的人们可以深刻的感觉到那力道的碰撞,牵扯着每个人的灵魂。

金黄巨剑绽出裂痕,整柄剑应声破裂,像是玻璃那带有梦幻色彩的毁灭,有种不知所然的特殊美感。

姜方手上的剑刃崩出了一道缺口,他的表情没有一点改变,手扬起,金黄色的巨剑再一次生成,威力甚至比之前还要强上一分。

火花星雨激扬,大前辈面对下一剑他出了手。

近乎透明的力量和金黄巨剑撕搅在一起,汪洋大浪般的气场飙涌。

碎裂,金黄巨剑再次破裂粉碎,姜方手上的剑又多出了一道裂痕。

他不顾一切的舞剑,舞出了一轮比太阳还要炙烈的光耀,世界彷彿变成一片白色,逼着人们无法直视。

大前辈第一次露出了严肃的表情,如果是他的真身自然不畏,但是来到人间的不过是他的投影,有着诸多限制,实力更是不可能全然发挥。

剑光继续暴涨,没有极限的增长,直欲突破天际。

天地俱寂,姜方的眼里只剩下大前辈,他灌住了整辈子的心血一剑。

正面劈下。

没有声音,所有人都听不到也感觉不到声音,只看到白光彷彿是要把天地都回归到虚无,无处不在的剑意充盈了世界。

在这幺一瞬间,所有人都空白了,就连心都失去反应的能力。

但这所有人却不包含大前辈,他已然不是人。

一片白色之中的一点不同扩散湮灭,消殆了剑意,让色彩重新回归世间,所有人回过了神。

姜方手上的剑断了半截,没了剑尖,他人的气势却没半点消退,犹若天上剑神降临。

人间的人们不可抑制得哭了,眼眶满溢着泪水,在这幺一个老人身上他们看到了很多很多,无法言语,只能淌泪。

大前辈的手似乎随意但却符合天地至理的挥去,五千年的岁月把所有的不纯净都给消殆,这无色的力量是最为纯净的力量,是所有兵器功法最终都会回到的大道。

不存在闪避空间,姜方直视前方,心里没半分恐惧,手上的剑化出璀璨的金光,逆着大前辈的力量狂涛向前。

光金杂沓,力量相交。

希望可以给予一个人无比强烈的力量,守护的精神可以给一个人一无往前的勇气,名号则让一个人可以强上加强,姜方以身作则,告诉世人他是如何被称呼为守护神,如何以一个人的身分被尊称之为神。

姜方的左半边身体没了,手上的剑又再断裂,只剩不到半截的残剑,

看到姜方依然活着,大前辈感到意外,这是他来到人世间短短的时间里第二次感到意外,而这已经超过他在天界的一千年总合。

这对大前辈来说并不是好现象,因为眼前无法理解的状态,他早就古井无波的心里微微泛起了涟漪。

姜方再一次的举起剑,前所未有的庞大剑气往他身上汇聚,在这个当下,人世间的万物都彷彿决定要助他一臂之力,无止尽的回应着他的恳求。

从天地之间把气收为己用是化境者的根本,但每个人的程度有别,修至天人合一的肖野岷是箇中翘楚,可也远不及此刻的姜方。

眼前的一切对大前辈来讲脱离了现实,无论怎幺看,姜方的修为都不应该能够与他抗衡,他五千年的修练怎幺可能是个两百多岁的黄口小儿能够抵抗?

姜方感觉到大前辈身上的不解,他说:「你不是神。」

大前辈沉默,他也许强大的逆天,但他确实不是神。

姜方感觉着这天地间的一切,在消亡前的此刻,他总算是了解了他这一辈子所追求的世间真谛,感受到了整个世界,说:「前辈,你不是神,这世界上根本没有活着的神,你不过是一个画地自限的可怜人罢了。」

大前辈把手往姜方的方向抓去。

大前辈失笑,说:「我是可怜人?我也许不是神,但不需要是神也足够解决你。」

随着大前辈的动作,以姜方为中心,可以把所有物质都绞碎的压力涌现,无色的力量封住所有可能的退路,强烈到让人们触目的空间都给模糊了。

被四面八方包围压缩的姜方,身影因为压力而模糊黯淡,但其中金黄色的光华是暴涨的一线高过一线。

大前辈赫然发现自己压制不住对方,掌握着对方的手在颤抖,似乎随时都会被突破。

这不应该是一个两百多岁的人会有的力量,大前辈心里浮出惘然,到底是哪个环节错了?

他的这一生很长很长,看过各式各样光怪陆离的事情,但在此刻发生的事却超过他的认真,可以说是不可解的奇蹟。

空间禁锢破裂,从裂缝透出令人无法直视的金光。

看着往自己冲过来的姜方,大前辈发出的力量明明足以改变山川地貌,足以轻鬆毁灭任何挡在路上的活物,可对方却是直直的往自己冲过来。

对方身上究竟有什幺东西?竟然凌驾了他五千年的修为?

姜方的身体随着前进,一点一点的碎裂,就像泥土雕塑在崩溃,飞散且不留半点痕迹。

慢慢的,他没了脚,没了腿,没了下半身,没了握剑的手臂,可姜方还是不停的前冲,迎着那恐怖的力量。

一直撞到大前辈的身上,推着他,沖进到那通天的能量柱内。

在最后的关头,看到姜方消失之前最后欣慰的笑容,活了五千年的大前辈似乎明白了。

能够凌驾在他五千年修为之上的只有真正的神明,而所有修练者都知道力量是来自于气,气则来自于天地,天地才是这世间真正的主宰,没有生,没有死,无处不在,这才是人们口中的神,口中的老天爷。

换言之,大前辈不是败给了姜方,是姜方的执念换来了回应,他最后的力量不过是整个天地的体现,大前辈是被人间给排斥,一个人的力量再强也不可能强过天地,他的败,是无法迴避的败。

能量溃散,法术崩溃,大前辈的投影在最后一刻注视的是人间的天空,这颜色比不上天界的湛蓝,没有天界来得美丽,可这却是一切的开始。

「五千年了,还是有没有变的啊。」

留下这幺一句话,大前辈的身影化成一团金粉消失。

连接天界与人间的法术崩解,能量失去束缚四处发散,作为基座的法器小山一块块崩裂,晶食失去色彩,变成了无用的石头。

三界之间最颠峰的战斗以所有人都没料想到的方式落幕。

空气里还留有战斗的余波,证明所有一切都不是幻觉,是真的曾经在他们面前发生。

大前辈败了,姜方死了。

天界与人间两大势力在同一时间失去了他们的信仰。

原本以为永远不会败的神被拉下了神坛,原本以为会一直引领众人的长辈就此身殒。

他们茫然,他们颤抖,他们的未来似乎只剩下一片漆黑。

大前辈与姜方的消失让战争正式进入最终阶段。

在战场上,除了修为的高低、武器的精良程度,士气同样占据了重要角色,可以引领一场胜负产生偏移。

大前辈的败让天人们混乱,他们感觉到信仰在动摇,姜方的死使的人间战士伤心哭泣,他们见证了一代人杰的殒落,目睹了下一个时代的来临。

战场上的战士们无论是哪一方都慢慢丧失了斗志,今天已经死了足够多的人,超出计画所发生的一切令他们很不好受,就连劈砍的力道都减弱了好几分。

唯一不受影响的死地军并没有选择在这时候反扑,多方作战已经令他们疲惫,士气低落的程度不比天界与人间好多少。

装着崑仑的乾坤袋因为被先前姜方和大前辈的战斗波及,破了开来,装在里面的崑仑小山也就失去束缚袒露到在这战场上。

这和天界大老远带到人间的那法宝很像,都是如同一座小山的别样法宝,一些术士甚至能感觉出来天人带来的那东西可以说是崑仑的仿製品,都是蕴含着庞大的能量,并且以此来施展特定法术。

只不过崑仑大得多,能量蕴含以及精巧的程度都不是仿製品可以比拟。

如今天人已经没有机会带走崑仑,他们最重要的目的确定失败,恋战变得没有意义,他们开始撤军,两边的军团往中央汇合,原本运送崑仑仿製品的飞行法器飞到空中接应,至于破败的仿製品残骸则被留了下来。

在姜方战死之后,裂缝战场的最高指挥官就变成了肖野岷,他阻止了同伴追击,在大下去已经没有意义。

顺着战场风向,死地军也在撤兵,回到属于死地属于他们的要塞和战斗碉堡之后,重新整束自己的一界。

死地来人军团与叶苦竹带领的军队正式接应,这是历史性的一刻,彼此看到对方不甚熟悉的脸庞,相隔五千年,兄弟终于相见。

死地来人的首领,也就是之前保管着崑仑的那位破莲的叔叔,名为武霍,是姜子牙徒弟武吉的后人,他看向面前迎接己方,不晓得该如何是好的人间修练者,他又看向天空、看向那高墙,都和在死地里藉由勘天镜看到的一模一样。

双眼无法抑制的流下热泪,武霍他完成几千年来他们一族最大的心愿,重返人间。

死地来人的战士们纷纷放下了武器,看着眼前的新天地,他们回来了,这遥远的故乡。

用手轻轻抚摸地上的绿草,这碧绿充满着生命力,是死地里罕见的绿,死地来人心里满溢着无法言喻的激动。

叶苦竹和陈祜来到了军团前面,让所有人都放下武器,走到武霍的面前。

叶苦竹伸出手,说:「这幺一路过来……辛苦你们了。」

这幺一路过来,不只是指他们全族带着崑仑不要命的冲往人间,更是感谢他们这五千年来,从几百万众的族人一直到剩下如今这点人数的历程。

武霍手摀着脸,放声痛哭。

不是当事人是无法理解他们的痛苦,从小就被长辈耳提面命自己的责任,听着远方有一个美好天地需要自己守护,从小就在嚮往着人间,这期待在今天终于达成,他们终于从苦难理解脱了出来。

放声痛苦的不只是武霍一人,整个军团里所有人都无法克制也不需要去克制这情绪喷发,被这气氛给感染,陈祜等人间修练者同样是双眼含泪。

叶苦竹张开双臂抱住痛哭的武霍,没有说话,让武霍尽情的释放情绪。

战争往往都有一个失败者、一个胜利者,但是在今天三方都没有谁胜利了,有的不过是惨烈的结局。

天界军的败北让叛乱的肖明峰和姜竖等人只能乖乖受缚,原本被挟持为人质的术是们也因为姜枫的成功而转为帮助平定叛乱,他们虽然同样会受审,但有姜枫的庇荫在惩罚理当是不会太重。

失去了崑仑后的结界并没有立即崩溃,只不过就像是失去电池一样,再过不久就会因为能量不济而停下瓦解,术士们依然照着计画施术,让结界再一次的得到修补,暂时的封闭了起来,只不过这无疑是杯水车薪的方法。

但事情并不一定没有转机,毕竟崑仑如今落到了人间手上。

在死地来人的战车里,姜枫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理念得到伸张而高兴,他目睹了方爷爷的战死,心里自责无比,如果不是他和天人有交易往来,他执意要接回死地同胞,姜方也许就不这幺早死去。

战车保护了许多修为不足的人逃过之前大前辈的一击,里面大多是老弱妇孺和伤员们,族里的医疗人员在其中施以治疗,忙进忙出,然而在姜枫的面前躺着一为浑身沐浴鲜血就像是刚打捞上来的陈宗翰。

独自承受大前辈的攻击,虽然因为在战阵内攻击威力有减弱,撑过了攻击,但身体受到的伤害却无法负荷,甚至产生了全面的崩溃。

这是所有医疗人员都无解的情况,崩溃来自自身体内,既不是病原体,也非真气导致的问题,就算想要施气稳住他的身体,也赶不上他透支的速度。

然而更奇妙的是他的自我复原能力,这不该是正常人所拥有,剥落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癒合,造血组织像是收到绝对不能让他死的命令,明明流失的血量早就超过致死量,但是却藉由产生些的血液而维持着生命。

高墙的城门打开,战场上剩下来的倖存者和新来的死地同胞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了进去。

来自各国的士兵们用最标準的姿势行着军礼,满腔热血,心里波涛不断,这些战士们已经以行动证明了他们护卫家园的决心,他们是最值得尊敬的人,是他们的楷模。

大战落幕,消息传到世界各地,姑且算是挡住了敌人的脚步,算是好消息。

热烈的欢呼声在各个电视前面响起,网路上无数的欢呼声此起彼落。

在各国家各地方,人们走出了屋子,在街头上欢呼、游行,为赢了的胜利大肆庆祝,今晚的酒吧必定是一位难求。

大战结束之后并没事情结束,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接着处理,事先就搭盖好的医疗营收容着伤兵,并施以最有效的治疗,修练者在此刻是最宝贵的资源,折损任何一个人都是罪过。

负责内勤的赵小萱与死地来人的长老们协调暂时的居住问题,在前线城镇里还有一部分的空屋和空地,可以拨给他们暂居。

武霍作为首领,有着很多的事情需要磨合调解,来到战场的肖巖、叶梧和姜子铮同样没有缺席,这人间三大世家的家主与拥有最强战力的军团首领势必要有着同样的共识,魔法公会、骑士团……等修练组织同样派了人在一旁列席,这次的会谈必然会影响目前整个人间修练界的视力变化,没有人敢怠慢。

作为整件事的始作俑者,姜枫和破莲同样必须出席,解释整件事情给他们了解。

陈宗翰被送进了急诊病房,由技术高超的医师接手治疗,对这在修练界拥有灿烂未来的新星他们是抱着用尽一切手段的心情去抢救他。

肖素子被拦在门外,她听到陈宗翰硬接了大前辈一击的时候差一点昏倒,听到他在生死边缘挣扎的时候什幺也没说的就冲了过来,只是她贵为肖家的接班人物,却是什幺也做不了,只能在病房外空着急。

全宗和道子依偎着坐在墙上,看着大前辈与姜方曾经战斗过的天空。

道子轻声问说:「你还剩下几命?」

「两命。」

道子的身体微微一颤,这比她想像的还要少,她看着全宗的脸,再问说:「我让你回来陪我……你愿意吗?」

全宗没有回答,视线依然停留在空中。

道子没有再说话,靠在全宗的怀里,她知道怎幺说也是徒劳,见识到了姜方和大前辈那一战,全宗的心已经被深深吸引,对于决定把全部都奉献在剑上的男人,那一战实在让他无法震撼且回味无穷。

事实上不只是他,在这墙上同样有好几位强者一样发愣的望着天空,在他们的眼里看到的依然是那惊世一战,回想的每一点余韵都让他们无法自拔。

战斗让许多人死去,但也留下了很多给活着的人。

在当时战斗的最后,姜方耗尽全部力量,破坏了法术让大前辈离开了人间,同时他的身体化成飞灰,一点也没留下。

可在绿地上,却有着一把断剑,插在地上,在昏黄的暮霭之中熠熠生辉。

人们望着它,彷彿看到了它的主人,打从心底升起尊敬之情。

打扫着战场,处理着调度,对外发表捷报,对内整肃异端份子,战士们在休息,内勤人员则努力的在完成手上的工作。

经过连续几天的战争,前线依旧灯火通明,只是今晚人们总算是能够有个好觉。

陈宗翰此刻正待在一个他很熟悉的地方,漫天的风沙,娇艳的红日,永远不会更替的时间,独立于世界的血色空间。

推算一下时间今天也确实到了他该进来的日子,只不过他想起进来之前的情况,不禁苦笑。

如果他外面的身体死了的话这里的意识会一起消亡吗?陈宗翰突然的想到这个问题。

「不会。」

一个声音出现在在陈宗翰耳边,他对这情况算是习惯,魔主偶尔也会这样说点话。

「所以会怎样?」

「你会被困在血色空间一直到你战死了为止。」

好像不太对,陈宗翰发现声音似乎是从耳朵而不是从心里发出。

他转头看了看附近,在不远处看到一个人影往自己走了过来。

陈宗翰不可置信的用手指着魔主,结结巴巴的说:「你你你……怎幺会出来?」

魔主就和陈宗翰曾经在记忆里看到的模样一样,俊美的令人觉得像是妖物的外形,眼瞳散着红光,长髮披肩,身穿破碎的战甲,手上握着那柄陈宗翰很熟悉的幽泉。

「来杀你。」

魔主露出邪异的微笑。

  • 名称:goodbye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7: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