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超清

这世界随时随地都在变动,不给生活在其中的人一点喘息的时间,不停地有事情发生,然后消失,有人呱呱出生,有人死亡逝去,大多数发生的事情都不足以改变未来前进的轨迹。

蝴蝶效应并不会每次都发生,大多数的人事物都被淹没在庞大的洪流之中,但偶尔的,震惊世界的大事件会发生,而结果将改变整个世界的走向。

过去,耶稣的死后复生,开启了宗教狂热,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开启了大航海时代,瓦特改良蒸汽机,开启了工业革命,太空梭把人送上月球,开启了人类的新视野,原子弹的恐怖,开启了和平的时代。

在人类的历史上,许许多多的转折都是一起影响深远的大事件所造成,有些时候,活在当时的人们没想到未来会因此而改变,但另外一些时候,人们能深深的感受到,自己身处在历史脉动的交叉口。

裂缝战场可以说是座坟山,即便这里看起来是多幺绿草如茵,蓝天白云的看起来都像观光胜地,却也改变不了这个现实。

在世界各地都有相似的鬼故事,曾经的战场或是坟场一到夜晚,就会有许多鬼魂徘徊不去。

以修练界的说法来看,人死的时候如果执念太深就会离不开人世,成为孤魂野鬼,战场和坟场都是最容易附着执念之地,在那些鬼故事里,仅仅是一小段时间就能聚集的鬼怪,那几千年来没停止过战斗的裂缝战场又如何?鬼满为患?

也许是,但修练者中能超渡亡灵的术士亦不少,让这片战场就连死者的灵魂残渣也没留下。

陈宗翰现在坐在他的休息室里,外面热火朝天的準备工事于他彷彿毫无关係,手上拿着块手帕大小的软板,饶有兴致的仔细端详。

肖逸曾经带陈宗翰进到肖家后山,那时候他就说过他们在研究一种能隔绝真气的材质,没想到这幺快就有了成果。

听说是因为肖逸把关键技术和西方的鍊金术协会分享,这才很快的突破了最后的难关。

就算是个对局势再没感觉的人,都能明白这材质将带来多大的变革,修练者的膝缺一直是战斗力不彰的主因,如果这东西真能挡住敌人的攻击,甚至加强应用到各层面,人间的弱势就有可能反转。

运气到手上的软板上,陈宗翰可以感觉到真气被阻到外面,再加强力度,软板受到压迫弯曲,意念一动,淡红色的真气化为利刃,一个划动,软板被划成两截。

「小子,别乱搞破坏。」乔仲看到陈宗翰把软板划断,唸道。

「抱歉抱歉,只是想试试它的性质。」

这东西能阻挡真气是不假,但在其他方面就有点不足。

现今的理论还无法全然的解构真气与意念的关係,所有修练者都知道入道是一道坎,是想要成为强者的第一道关卡,许多人这辈子也碰触不到,但有些天才却年纪轻轻就突破,也因此突破入道的年纪成为了衡量一个人未来性的标準。

至于何谓入道?

修武不外修心,一个人心里的领悟、的追求、的拥有,凝结而出的纯粹的自己,那就是道之初。

这是很模糊的一段话,许多不得其门而入的修练者为了参透这段话穷尽了一生,但同样有些天才却简简单单的跨了过去。

先不论这无人可解的领悟问题,单纯的真气其威力有着极限,但有了意志引导之后却有着无限可能,这是事实。

换言之,这崭新的材质看来还登不上大雅之堂,对付修练者,以修练者对付依旧是主流。

「怎幺说都是有了第一步。」乔仲翻着报纸,猜到陈宗翰心里的想法,说:「小子,双心株找到了没?」

这几乎变成乔仲看到陈宗翰的第一句话,他念念不忘那价值连城的宝贝仙草,由此他见到陈宗翰的时候脸色一向不太好。

陈宗翰赶紧转移话题,说:「乔老,您说甚幺的一步?」

「你不是划断得那抗真气的心材质,现在那东西做的还很粗糙,但总是一开始,就算是万里长城也是一块砖一块砖搭出来的,未来谁想的到呢?但是最可恶的是些扯后腿的人。」

乔仲翻看的是修练界的报纸,里面写着一些修练界最近发生的大事情,其中抗真气材质就有个专栏密集的讨论了好几天。

任何讨论自然都有支持派和反对派,就像开放世家招生有人持反对意见,认为这是在出卖传统,在抗真气材质这一点上,就有不少人认为这是在贬低修练者的身分,光是开放招生就已经不可容忍了,现在还让普通人拥有抵抗真气的手段,这根本是在作贱自己。

乔仲火爆的脾气是一面看这报导一面火气整个腾了起来,深明主人的渡狐早就溜开,让陈宗翰这傻小子撞到剑头上。

「放屁!放屁!全他妈的是在放屁!」乔仲愤怒的骂道,让卫队的另一位同伴是直摇头。

「甚幺世家的传统不容践踏,怎幺不敢名字写上来?还有肖明峰那小子,竟然敢出头这件事情,老子明天就去烧他一把火。」

陈宗翰在一旁赶忙倒了杯茶,捧给乔仲消气。

一口喝乾,乔仲继续骂:「都是些目光短浅的没用废物,就算保住他们说的修练者的高贵又有什幺用?到最后大家还不是都死得乾乾净净。」

乔仲比起陈宗翰在肖家待得久的多,陈宗翰一直都是在前线作战,没有机会到幕后了解世家内部的腐败,但乔仲不同,他明白世家内部那些人所拥有的权力,他们没有太强的战斗力却很聪明。

对于战场前线他们从不吝啬,可以说是给予最好的待遇,因为他们明白人的恶习,人是无法容忍有人取走他们所坐拥的,即便这其实不是他们所应得。

利益团体往往不是一般人所以为藏在黑幕后阴阴暗暗的人影,而是你我平常可见的好人,这些好人习惯了好的待遇,当你企图侵害他们的利益时,他们将同仇敌忾,突然的变成了恶人。

然而更重要的是,他们会认为自己是正确的,没有人会怀疑自己的善良,他们只是拿回自己应得的。

乔仲心里很担忧,肖明峰只是个代表,世家内部早就抱成一团,说是传统但其实是腐朽。

「唉。」满腔怒火化为叹息,修为再强也有很多事情是武力所解决不了,刀剑只能谋杀思想的载体,谋杀不了思想。

还是回到眼前的战事上面吧,乔仲放下报纸,他们是战士,做好自己的职责就是了。

陈宗翰不明白乔仲的心理变化,拿起桌上的报纸阅读。

在同一时间,在陈宗翰他们的休息室外,来自各地的补充人员也到了裂缝战场。

安倍道子已经有一个世纪没这幺认真,在结界方面她有着全世界顶尖的造诣,但是对于之后的计画她却没有太多把握。

在结界出现问题之后,三大世家就邀请相关的有力人士支援,经过这些日子的讨论,他们从姜家给予的资料上面解构了整个结界,了解得十分详细。

但有些时候知道和办得到是两回事。

对于姜子牙如鬼神般的强大,这些术士是最切身明白的人,在崇拜之情后面,他们感到羞愧,五千年来他们究竟进步了什幺?

「我现在重複一次,我们的计画是在界结最脆弱濒临崩溃的时候,先一步解除它,保存它的基本结构和能量,这会产生一段空档,死地将与裂缝战场连接,至于其他地方则很难说,但总之在将士们为我们抵抗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必须重新展开术式,替代原先的结界,完整它。」

在战场的一个会议室,主持人简单的说明。

「至于阵眼的部分,推断是不在人间,虽然会增加施术的难度,但根据叶牧先生的理论,我们依然可以绕过它撑起结界。」

「至于能量的问题,我们这些日子找来的那些蕴藏着能量的道具应该多少补足,关键的部分还是得靠各位努力。」

「顺益长老,关于护卫的部份应该没有问题吧?术士们在施术时几乎没有抵抗能力,只能倚靠你了。」

姜顺益微笑的点头,他已经做好了安排。

在散会之后,姜顺益收拾好桌面上的文件,走出门外,有人在等着他。

姜枫和他的一众伙伴就坐在休息区,破莲闭着的美目到姜顺益接近时睁了开来。

感知距离又更远了,姜顺益心中衡量,看来破莲的状态是一天比一天还要更好。

「长老,一切都没问题吗?」

「都按照你的计画,我们负责保护那些术士的安危。」

姜枫点点头,露出安心的微笑,「这是很关键的一步,我们必须控制住这些术士,延迟法术的进行,这样天人才有机可趁。」

虽然问过了很多次,但姜顺益还是忍不住再确定一次,说:「你真的肯定天人那边会配合你去夺取你说的崑仑吗?而且崑仑真的没用了吗?」

姜枫回答说:「这一次在澳洲发生的事情让我更加确认了这一点,不过我们的计划必须变动一下,崑仑不能被他们夺走。」

郭晋佑皱眉说:「你不是说它没有用?」

「对我们是没有用,但天人说不定用得成,我无法估计他们口中那位大前辈的实力。」

「可是破莲不是说……?」

破莲用她平淡的口气解释说:「想要重新启用崑仑,需要的是强大的修为、独门的术法以及大规模的牺牲,那个术法照理说早就失传,但枫还是有些担心。」

所有人的视线转向姜枫。

「我原本也认为天界不可能有这法术,但从他们掳走人质来看,他们至少明白需要大量牺牲这一点,难保法术他们也知道。」

姜顺益打断姜枫的话,口气不可置信的说:「你是说天人在澳洲掳走的人质是为了崑仑?」

姜枫不忍目睹般的阖上眼,用强自稳定的口气说:「这世界最强大的能量就是生死,崑仑当年就是藉由数百万人的血浇灌而成,天人掳走人质让我感到很不妙。」

「我的老天爷呀。」

姜枫继续说:「这笔交易现在看来我们很可能是自作聪明,被对方给利用了,但事情还没结束,我们必须毁掉崑仑,否则我们很可能成为千古罪人。」

原本的计画就已经足够惊险,现在还要再加上这一要项,对他们而言是一大挑战。

决战在即,战场前线的战士们都嗅到了暴风雨的味道。

但是在这之外,内部似乎默默的分了派别,各怀鬼胎。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心思,这让战士们感到不太心安,他们的目的只有保护背后的人们,政治不应该牵扯进到战场,但偏偏有人的地方就免不了政治介入。

对此,姜方有些有心无力。

他需要担忧得事情实在太多。

这阵子他的身体越来越差,虽然经过调养,稍微有了好转,但他明白这不是病,是大限将至。

从人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不停的往死亡奔去,人的寿命终有时尽,在裂缝战场这幺多年,对于生死早就看淡。

只不过,在这外面的世界却还是割捨不下。

姜方从榻上坐起身,他这些年来大多是直接睡在指挥室旁的小房间里,回到他后面城镇的屋子他反而睡不好。

姜方是位符合人们想像的传奇人物,银色白髯、伟岸身材、清隽的面容充满了岁月和经历,一袭青衣,一把古朴宝剑,是这战场上最受人尊敬的守护神。

「进行的怎样?」姜方揉着大腿,表情有些不舒服。

只有在这时候人们才会惊觉他已经是位超过两百岁的老人,比起肖野岷差不到几岁,但后者大多待在肖家后山,相比起来常年在战场上战斗的姜方自然是硬朗得多。

现在房间里只有赵小萱这位后勤主管,这一幕落在她眼里,她不由得的感到不忍。

再怎样的传奇人物终究也逃不过岁月侵蚀,无情的时间呀,请放过这位男人吧。

「怎幺了?」

赵小萱回过神,开始报告这几天的状况。

后勤一直都是肥水最多的地方,也是人们最想要插上一脚的地方,但任何指挥官都明白后勤如果真的成为各方势力的口袋,那仗也不必打了,所有军心都会涣散。

为了避免这个情况,后勤官的人选就很重要。

当年姜方立举没有背景的赵小萱担任这个职位,事实证明他没有看错人,几十年过去,无论经历了清末的混乱、国共内战还是大跃进,赵小萱都坚守着岗位,没把一点油水流出去。

有时候姜方也会想,如果他是把赵小萱立荐去姜家当帐房,内部的腐败问题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幺严重。

但也有可能赵小萱会抵不过内部倾轧,给边缘化了。

大致听完赵小萱的报告,姜方舒开眉头,各方的资源都如期抵达,援兵也都就定位,这仗输赢很难说,但至少是打得不糊涂。

「还有什幺其他事吗?」

姜方整了整衣服,站起身来,原先的老态就彷彿留在榻上,整个人精神奕奕,就和他腰上的古朴宝剑一样。

「澳洲方面的谈判大致结束,目前看来不会影响到这里的局势,昨晚传来情报,天人方面似乎有什幺打算。」

「姜枫洒的种子都被刬掉了吗?」

姜舞纱当初就是姜枫派去接近天人,在第一批投诚的人里,埋了一些种子,只不过开花的结果有些不如预期。

「没有那方面的消息。」赵小萱摇摇头。

姜方虽然没离开过裂缝战场一步,但是对于外面的大事当然不可能无知,暗中他甚至插了几手,就像对于妖异,对于天人他同样的忌惮。

「舞纱,真是辛苦她了,有可能的话尽量多照顾她,她的姊姊舞绫每次我一想到就十足心痛,唉。」

作为一位老人,一位几乎一辈子都在守护世界、守护姜家的老人,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后继有人。

姜舞绫的死对他而言无吝是重大打击,在知道消息的时候,他内心的痛苦是外人无法理解的,明明是那样完美的女孩,有着足以撑起整个姜家的力量,却就这样没有价值的死了,除了天妒英才还能说什幺?

整辈子都待在姜家,两百多年,姜方很清楚姜家内部的腐朽,这些年的几位家主他都没看上眼,现任的姜子铮在姜方看来打打顺风仗还行,但只要出现乱世,比如现在的局势,姜子铮的能力是控制不了的。

现在,他快要死了,老的又没几个上得了檯面,他只能期待新一代。

但姜舞绫竟然比他先走,难不成老天当真要让这挂了五千年的匾额砸在他死后就给砸了?他有什幺颜面去面对列祖列宗?见到祖师爷姜子牙他能说什幺?

比较值得欣慰的是他最少还有姜枫,他寄予期待的第二位门生没让他失望,在姜家内部聚集起了新的势力,没有过去的腐朽气味,一心为了姜家努力。

然而可惜的是姜枫是位异人,注定不可能继位家主。

很少人知道姜枫的崛起背后有着姜方的影子,姜枫固然有着极高的人格魅力和能力谋略,但作为异人姜枫有着天生劣势,姜方的暗中协助让他少了阻碍,能够确实的发挥专长,活跃着。

可是这还不够,姜方明白姜家少了姜舞绫后缺乏真正的领导人物,但他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他只能期待出现像是肖家陈宗翰的奇才。

一想到这姜方就不甘心,却者说是嫉妒,肖家原本走到了死胡同,最受瞩目的肖巖之子丧于战场,曾经的天才人物肖逸丧志,其他长老不是守旧就是能力不入姜方的眼。

但偏偏上天眷顾,丧父丧母的肖素子竟然是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天才,更让人气愤的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化境者却也在同时间出现在肖家,这号称出自肖逸门下,从普通人家诞生的恐怖天才令整个修练界颤慄,两位不该同世的天才把肖家拉出了没落的泥沼,在未来,肖家的兴盛指日可待。

叶家虽说没有出现像肖家如此惊才绝艳的人物,但叶清崚与其父叶腾带起的清流,影响着叶家的风气,这是比起天才更难能可贵的特质。

相比起来,姜家真的无人。

至于破莲,姜方知道她的真实身分,对她不可避免的存在戒心,或者说是歉疚产生的疏远。

人老了总是希望留下什幺,姜方也不例外,他就希望他死后的姜家能够持续兴旺。

至于眼前的这场战争,他赌上他的性命,不容妖异越界一步。

姜方和赵小萱开始巡视战场,所到之处所有人都对他尊敬无比,能够有幸面对一位活着的传说,他们深感荣幸。

附近各国各界的一方人物听倒姜方难得出现人前,纷纷前来,就为了一睹风采。

这算是出名的代价吧。

叶苦竹和姜方说着澳洲战线上的经过,同时巡视着战场上,肖野岷和几位肖家前长老原本在布置新来兵器的位置,看到姜方后变成一伙人讨论了起来。

陈宗翰在等待的时候着实有些无聊。

他们这些化境者不可能像普通士兵拉出去操练,也不会有机会像修为较低的修练者进行对练或是练招,他们要做的通常就是等,等可能需要自己上场的时候。

一直闭目潜修而且为了不错过战斗不能进行深入的修练,这让陈宗翰不晓得该做什幺。

现在陈宗翰有些明白休息室内为什幺会有这幺多的个人物品。

乔仲在看报纸泡茶,陈祜在和别人下棋,只是尽是些老人活动让陈宗翰不习惯。

「好闲呀。」这是陈宗翰过来后的第二天,为了因应紧绷情势,现在他几乎每天都有班要轮。

渡狐抬起头,不是因为陈宗翰在发年轻人牢骚,而是因为有人光临。

「看来你是过得太好了,我应该叫爷爷把你多安排一点工作。」

肖素子的声音意外的出现在门边。

「嘿嘿。」陈宗翰傻笑了几声,怠工被老闆孙女给抓到就是指现在的状况。

「素子呀,快进来、快进来。」

招呼肖素子的不是陈宗翰,而是原本埋首做自己事情的前辈们。

肖素子从小就常和爷爷到处拜访这些前辈,自然识得他们,这些老前辈对于这位女孩儿也是从小就十分宠爱,比起陈宗翰是顺眼好几倍,至少对乔仲而言是如此。

一番热络的问候,陈宗翰无奈的被晾到了一边。

一直到好几分钟之后肖素子才坐到陈宗翰面前,陈宗翰倒了一杯茶给她。

「这些天要说什幺进步的话,大概就是我泡茶的技术。」

肖素子端起茶杯,说:「那我得让爷爷扣你的薪水才行,你的朋友王志豪最讨厌得不就是你这种人。」

还真是犀利的反击,肖素子越来越有接手肖家的架式,就连王志豪的事情都有在关注。

「好吧,所以大小姐这次大驾光临是有什幺事情吗?」

「大小姐?」肖素子笑着说:「怎幺好像是在说师翊。」

「好吧,那幺肖大小姐今天大家光临是有何贵干吗?」

「没有事情就不能来吗?」肖素子摸着短髮髮梢,反问道。

陈宗翰连忙晃手,说:「怎幺会呢?肖大小姐光临此地整个蓬荜生辉了呀。」

「哼。」

明明是一向冷淡的肖素子,却彷彿被李师翊的个性给感染,无理取闹了起来。

这让第一次见到肖素子这一面的陈宗翰不由得看直了眼,这种小女孩脾气放在向来淡然的肖素子身上,美妙的反差令人移不开目光。

  • 名称:海贼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3: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