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英雄传超清

陈宗翰在政商名流的脸上狠狠搧了一巴掌,现在也不好再进去和他们吃吃喝喝打哈哈,相信彼此都不想看到对方。

肖素子、姜枫两人有着交际的必要,特别是前者正在适应期,想要接手肖家绝不是靠一把剑就能办到,至于姜枫,他帮忙姜舞纱经营起了姜舞绫留下的人脉,对这方面他似乎没有太大兴趣。

破莲跟着姜枫,王子豪和戴学安这些异人也想在这次的餐会里拉到盟友,没时间留下来和陈宗翰哈拉,看到执法队的柚青、史密斯,蓝小雪上去打招呼,最后陈宗翰身边只留下王志豪。

王志豪的脊椎尚未完全康复,不能久站,他们到底下一个安静的咖啡厅坐了下来。

从窗外,可以看到台北市区的街景,不知道什幺时候雨下了起来,在窗面画出一条条水线,朦胧的看不清。

现在已经是十一月,是属于冬天的季节,云层遮住了阳光,阴沉沉的让灰色城市更加灰色。

「时间过得真快,应该说,我们变得真快。」王志豪感慨的说。

「世界变得真快。」陈宗翰补充说。

「别怪世界,它是无辜的。」

咖啡厅现在几乎没有人,浓郁的香味瀰漫在空气里,黄光慵懒,这一小块的空间彷彿独立于尘嚣,窃取了片刻的宁静。

漂亮的店员送来拿铁和卡布奇诺,两个男人对咖啡都没研究,反正能喝就行了。

「我听老朱说你都没去学校了?」陈宗翰先开口问道。

王志豪斜了陈宗翰一眼,说:「你是我妈吗?阿翰,你不也是一直翘课。」

「是事假。」陈宗翰纠正说:「虽然不重要,但我的学籍还在。」

「啧啧,抗议,这是滥用特权。」

陈宗翰啜一口咖啡,不介意的说:「其实就算退学我也没差,你呢?你还想当警察吗?王SIR。」

「可能就算了,我已经找到我更想要做的事情。」

「现在这个?」

王志豪点点头,看起来极为认真。

陈宗翰开玩笑的说:「会不会哪天在新闻上看到你被弄死?」

「我想就算被弄死也不会上新闻,这世界是很黑暗的。」

「哪天你快要被弄死的时候记得报我的名字,说不定有用。」陈宗翰这话里面有了些许认真的成份。

「阿翰,你以后会成为肖家的长老吗?素子学姊也有可能会成为家主?」

这些日子王志豪听说了更多关于陈宗翰的传闻,他感觉得到一些人对他这位好友有着戒心,毕竟陈宗翰不是出自世家敌系,而是从平民里跃升出来,可陈宗翰用功绩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事情。

于情于理,世家内部的既得利益团体都没办法阻止陈宗翰的窜升,他们要希望做的便是让这位新秀加入到他们的团体。

可惜陈宗翰方才的言行想必传进到他们的耳里,这是一个态度,陈宗翰的态度。

然而当事人其实没有想这幺多,卫铭所说的权力,在不知不觉中陈宗翰就已经握有,就算没有动用的意图,别人依然不会忘记这点。

对王志豪的问题,陈宗翰回答说:「如果我活得够久,就有可能,至于素子,很难说。」

「是吗?」王志豪不置可否的回应,「这很纠结,一方面我希望你当长老,至少我被暗杀的机率会降低,另一方面我又希望我们不要哪天站到对立面去,啧啧,最近大家对修练者又有了转变,当然这都功归于你们在澳洲战线上的努力。」

之前曾经红极一时的反修练者、反世家的浪潮因为这场战争而平歇了不少,声浪转为大力挞伐天人,甚至可以说是这场战役拯救了世家的地位。

「不管哪里,哪个地方,是天人还是普通人,都有好人也有坏人。」陈宗翰有所感触的说。

王志豪赞同的说:「是啊,所以重点其实不是在人的身分,而是在人的位置。」

「感觉你快要变成共产主义了,反对阶级。」

王志豪自嘲一笑,「说不定是,我想过去像我这种人就会投进共产主义的怀抱,但现在更複杂,修练者的位阶不止是靠金钱巩固,还有力量,这已经不是资本和共产的问题,算了,不谈这个,一谈到我就头痛。」

「好险我从来不去想这种太複杂的事情,我只相信我手上的剑和自己的判断。」

「某种程度来讲这还真幸福,对了,丁局长很看好你。」

「丁朝民?」陈宗翰说:「你们的关係还真是扯很多。」

「嗯啊,其实世家维持这幺多年,看不顺眼的人也很多,反世家联盟看起来弱势,但隐藏着的成员有些你听到肯定会很吃惊。」

「噢?说来听听?」

「对未来的长老我当然不能出卖我的同僚。」王志豪笑笑的说道。

陈宗翰对此只能无奈的摊手。

王志豪接着半开玩笑半正经的说:「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为我好,也为你好。」

「对人性多一点信心呀,王SIR。」

「我看你才该对人性多一点戒心。」

两人相视一笑,只是笑容都没有了过去在学校里时的纯真,一个人长大的速度是很快的,短短时间,人就能成熟起来,只是这份成熟背后付出了代价。

「你还有去见过蔡仪婷吗?你曾经的梦中情人。」

对王志豪的调笑,陈宗翰只能抱以苦笑。

「呵呵呵。」王志豪说:「你有没有想过,蔡仪婷其实喜欢你?」

「这还真是受宠若惊。」

「不会想去看看她吗?王雅婷的事情一定给她很大的打击,找时间去安慰她一下?」

陈宗翰用茶匙搅拌着咖啡,看着表面的奶泡转着圈,想起蔡仪婷,脸上不知觉的挂起微笑,只是这份微笑已经不是想到暗恋的人所产生的淡淡情愫,而是怀念。

看到陈宗翰的表情,王志豪有些懂了。

「会有其他人去安慰她的。」

「这样就好?」

「嗯。」大口的饮下咖啡,陈宗翰说:「这是很美丽的回忆。」

王志豪靠在椅背上啧了一声。

陈宗翰抬手请服务生再送上一杯咖啡,顺便叫来一盘薯条。

「你这次去澳洲是为了你的大小姐?」王志豪不晓得从哪里听到这消息。

「一半,呃,七成吧。」

王志豪找到新的突破口,用揶揄的口吻说:「真是真人不露相,大小姐这种超高难度的都被你把到手,你现在可别说你没喜欢她。」

陈宗翰笑了笑没说话,要说他不喜欢李师翊肯定是骗鬼,这份感情参杂许多成分,但绝对含有爱情。

「那你亲爱的素子学姊呢?我想那不是空穴来风吧」

这下子陈宗翰有些笑不出来。

「人吶,有时候太贪心可就惨了,两位都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各有各的好,齐人之福不是福,有什幺感想想说吗?」

陈宗翰想要辩解些什幺,不过接着又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说什幺,结果是什幺也说不出来。

「真是好命的王八蛋。」

「别老说我,你呢?御姊控没发现漂亮御姊吗?」

「唉,最近忙得很,而且这种事情勉强不得,顺其自然吧。」

陈宗翰想起王志豪之前暗恋的对象死于妖异入侵,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换着聊起朱士强。

「他还是放不下。」王志豪忧虑的说:「我觉得他是不能原谅自己,从军其实也不错,是危险一点,但逼着他留下来恐怕会更糟糕吧。」

「好像也是。」

继续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咖啡一杯接着一杯,在这间咖啡厅里,陈宗翰与王志豪彷彿回到了往日的时光。

每个人都需要这样子的朋友,对你知根知底,在别人刺目于你的光芒时,他知道你曾经懵懂无知的蠢模样,了解你人生的过去,让你能展现出最自然的自我。

陈宗翰与王志豪一直聊到其他人下来找他们为止,这才让两人从回忆回到现实。

「好吧,我也差不多该走了。」王志豪从椅子上站起身。

「看来是差不多了。」

窗外已然进入夜晚,人造灯光成为主要光源,在夜色底下,尚未入睡的人们为了生活持续在奋斗着,其中的辛苦比之修练者的战斗也不遑多让。

「下次见。」王志豪说:「下次把老朱也一起叫出来。」

「好啊。」陈宗翰笑着说:「我们三个人是该聚一聚了。」

王志豪回到王子豪等人的团体里,离开此地,他要继续他的奋战。

蓝小雪等在旁边,柚青、史密斯、曼曼在她身边,蓝小雪问说:「阿翰,你还要上去吗?」

「有这个必要吗?」

「就看你了。」蓝小雪说:「有一些人想要认识你,你之前的发言固然让一些人不悦,但也有人欣赏你。」

陈宗翰想到卫氏兄妹,他并不讨厌他们,只是他明白他们的关係永远也不可能像是王志豪那样。

史密斯说:「有更多世家的人到了,去打个招呼也好。」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陈宗翰也不想把自己搞得太另类,只好点点头,顺应游戏规则。

陈宗翰重新回到餐会的会场,他可以感觉到他的出现引来了许多不友善的目光,那些目光还试图掩饰内里的敌意,只可惜感受意念是战士们的必备技能,换言之,如果全世界的人都拥有这种技巧,冲突肯定能减少许多。

这一次没有再掀起风波,所有人都有志一同的刻意忽略掉之前发生的事情,笑脸迎人,和气生财。

各大部会的院长级人物都已然驾到,这些位于社会金字塔顶端的资产阶级,作为这个掌控社会的人,他们的每一个决策都能影响着他人的生活。

不过他们一直都明白,真正握有权势的并不是他们,这些平常看起来威风八面的大人物不过是檯面上的旗子,能狐假虎威的也只有面对无知的台湾民众,就像过去台湾必须倚靠美国这个老大哥,看中共的脸色,现在只不过去换了对象,作为忠诚的臣子,见风转舵是基本原则。

并不是说在过去三大世家就没人知晓,权力就没有如今这幺巨大,只是从幕后走到幕前,更多人明白了其中的可怕,好比冰山从原本的一角慢慢显露,令世人惊惧。

陈宗翰并不是一个关心政治的人,但即使如此他也明白台湾的外交一直以来充满困境,但现在似乎没有了这个问题。

以修练界的势力範围来区分,台湾与中国大陆密不可分,三大世家跨越进所有华人区,不单是政治风貌不同的台湾,全世界的华人都在其影响範围。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中国大陆的十三亿四千万人,台湾的两千万人,海外华人约五千万,全球有突破十四亿的华人都在三大世家的势力範围之内,修练界跨越国界,三大世家其影响力之大,难以估计。

换言之,如果以民主方式投票,华人早就统治世界,不受国界限制的三大世家无吝是无冕之王。

有些事情平常不明白还没有感觉,但是在明白之后,心里着实震撼。

也难怪会有这幺多的政商名流会放下平常高高在上的腰桿,就为了和三大世家攀上点关係,毕竟权力的份量完全不在同一个层次。

有些存在无须喧哗,光是影子就令人只能仰望。

然而即便如此,依然有些人不甘心弯下腰,他们抬起头不是为了仰望,是睥睨,就算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组织,他们也敢拍板叫嚣。

曾经不止一次陈宗翰说过,真正的勇气不是在于你握有多少力量,而是在你没有力量也依旧胆敢对抗,不怕死是很值得尊敬的品格。

想到这里,陈宗翰的内心平静了下来,他也许不具有那种品格,但他认识很多拥有那崇高品格的人,内心有了準则,人也就不再躁动。

政商名流不过是跳樑小丑,何足道哉?

杀光他们也不过是换一批可能更糟的,刀剑带来的永远只能是破坏,至于破坏之后的重建,那需要更多人、更艰难的努力。

在不知不觉中,陈宗翰发现自己思考起了未来,这让他自嘲的笑了笑,只要他一天不解开诅咒,未来对他而言就只不过是随时都会结束的美梦。

姜家的家主姜子铮意外的现身,让场面掀起了一波小高潮。

姜子铮有着看不出年龄的英挺外表,几十年来都没变过,但是自从他最小的儿子姜点死于矿坑任务后,他脸上渐渐出现老态,好一阵子疏于打理事务。

花郎就站在姜子铮的身旁,许多名流热乎的凑上来,个着空隙,他和陈宗翰视线相交,面无表情。

陈宗翰的名头经过方才的下马威,大家对他也有了粗步的认识。

在卫铭的引荐下,许多欣赏陈宗翰这种性格或是单纯想要混个熟脸的人聚到了他身边,名片递到陈宗翰手上,蓝小雪在一边协助,提醒着他该如何应对。

陈宗翰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只能简单的客套点头,不过这也正好符合他的身分,别人看在眼里并不突兀。

「陈先生,下次有生意记得多多关照。」

关于陈宗翰的称谓倒真的难到他们,以年纪来讲这里的每个人都可以他的叔叔伯伯,有些人还足以当到爷爷,但想藉年纪占便宜似乎太不长眼,谁也不想承受陈宗翰可能的怒气,用老闆称呼又显得太谄媚,惹得反感可就弄巧成拙。

如果陈宗翰知道其中的转折,大概也只能哭笑不得。

之后的餐会没有其他特别的事情发生,许多人认识了彼此,建立了一些口头上的约定,商订了某些不能说出口的协议,一切在檯面下进行,然后结束。

走的时候,可能有很多事情都已经结束,至于是哪些事情,看过一阵子后的报纸就会知道。

找了附近的旅馆,蓝小雪和陈宗翰住了下来,两间单人房,等明天要回家一趟然后就去青城山的裂缝战场报到。

脱掉身上的西装领带,陈宗翰总算有卸下什幺的感觉,西装就好比高明的伪装,把一个人假装成另一个人,就好比高级的包装纸。

点了些消夜,顺便还有一支红酒。

以前陈宗翰不明白为什幺会有这幺多人喜欢喝酒,味道明明是那样的差,但现在他有些懂了。

他想起肖素子的好酒量,也许她就是见过太多苍凉的事情,才练就出了那酒瓮一般的容量。

在高脚杯里倒满红宝石颜色的红酒,陈宗翰不懂酒,但他知道贵得肯定不会多差,因此他点了支最贵的,反正钱对他而言已经失去意义。

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轻啜一口在嘴里让味道散开,陈宗翰想学电视里看过的品酒师,可惜他不过是徒具模样,一番作派后他还是选择了最直接的痛饮。

如果这世间没有酒,少了那陶然的幸福错觉,少了迴避现实的手段,那这世界不晓得是会更和平还是更纷乱?

一饮而尽。

陈宗翰心想,酒至少可以取暖,无论是在生里还是心理上。

回家一趟,蓝小雪和陈家人一起吃了顿午餐,接着他们就启程前往裂缝战场。

陈宗翰没忘记自己还有一层身份是战部第三直属卫队,是裂缝战场的守备军一员。

步出传送法阵,一开始让他惊奇不已的法阵如今已经变得司空见惯。

一路上,蓝小雪和陈宗翰听到了不少的传言。

澳洲的所属权已经签定了条约,澳洲约一半的领土成为神州国的疆域,无论哪一国都不可侵犯,否则视为宣战。

原先在雪梨的澳洲国防军队对于国土遭到分裂的条约选择了拒不接受,关係变得紧张,谁也不希望再爆发一次战争。

然后天人提出了贸易的想法,对此各国都缄默不语,谁胆敢当第一个出头鸟肯定会被全球唾弃,为了政治生命所有人都保持沉默。

再来是赔偿问题,天人要求以物资替代赔款,具体细节仍在商议。

至于人质的问题,天人方面仍旧不给回应。

但无论如何,天人打进人间佔有一块土地已然成为现实,几乎每个人都激愤难当,军队士气前所未有的高涨,招募窗口十分火热。

除了天人的消息之外,其他地方也传出了重量级的消息。

抵抗真气的材质研发成功,已经进入试验阶段,只要试验没有问题接着就是投入量产。

藉此消息,人们看到了曙光,相信天人是可以抵抗的。

以空间研究闻名的约瑟夫大师召集同好,矢志找出方法对抗天人玉质小刀创造出来的空间连接,所有人都等着他的好消息,所有人都相信只要天人失去玉质小刀这有力的武器,也就不足为惧。

就彷彿是为了消除战败带来的负面影响,为人们的情绪找到出口,好消息是一个接着一个。

各地的修练者组织鬆口可能甄选五到十岁的小孩,视其资质挑选进到组织内培养,孕育出下一批强力的修练者。

这则爆炸性的消息很快的就席捲各大媒体版面,修练者的强大所有人是有目共睹,自己这辈子是没有机会了,但如果孩子能挤进这道窄门,不吝于是鱼跃龙门,光宗耀祖。

而且更重要的是,修练者的强大与否需要一定程度的资质,不像现在的教育机构,塞多一点钱可以走后门,资质这东西买不来,这对普通人家更是一道福音,每个家长都相信自己的孩子是那万中选一的武林高手。

一件事情对一些人是好事,那肯定对某些人来说就不是佳音。

原本身处世家内部缺少资质的人员不免开始担心会被取代,不愿意自身利益被侵犯是人自私的本能,只可惜在这件事情上面他们注定被时代的洪流给吞没。

对这消息陈宗翰是一点也不意外,需要战士,需要修练者,世家走到人前就代表着不可能保持封闭,这是必然结果。

除了大楼,一路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在陈宗翰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妖异可以说是极为安份,不吵不闹,但这份宁静背后隐藏着什幺样的凶险,暂时还没有人知道。

但很多人都已经明白这不是件好事。

「人好像变多不少。」陈宗翰说道,他还以为刚结束澳洲战役,这里会因为人员抽调而处在真空期,不过看来是刚好相反。

「阿翰,你还记得之前修练界沸沸扬扬传过的结界的事情吗?」

陈宗翰当然还记得,姜子牙所设下用来分割三界的结界已经走到了尽头,人间寻求着修补的方法,可惜根据大姊所说,修补的机会微乎其微。

他也还记得结界的阵眼是位在死地的一座名唤崑仑的法器,那是以当年大战的生灵鲜血创造,如同墓碑一样的存在。

还有那段可泣的历史,姜子牙的得力部下率领一众百万余人,前往阵眼护卫,五千年过去,这些人大概早就成为黄土。

除了少量的经典可能记载这段历史外,没有人记得这些无名英雄,他们以血肉捍卫了人间的安危,在最严酷的环境战斗,可惜陈宗翰是没有机会见到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有缅怀。

陈宗翰找到陈祜报到,看到陈宗翰归来陈祜显得十分高兴。

不过这表情没维持几秒,陈祜就皱起脸叹气,说:「你应该晚回来几天的,你刚从澳洲回来就要再参加战争,唉。」

「怎幺了吗?」

「结界撑不住了,现在他们想要破而后立,重新施展一个替代,不管他们打算怎幺作,妖异肯定会趁机攻击,而且一定是大动作,我想他们十之八九已经察觉到结界的问题,觊觎人间这幺久,这个机会他们不可能放过。」

  • 名称:隋唐英雄传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7: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