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侠超清

不管是做什幺事情,带着一个拖油瓶总是令人心情不悦。

那感觉就像是平常的的风景里多了违和的物件,心里不由得的蹙起眉头,原本的好心情就这样付诸流水,如果更严重一些,甚至会在当事人心里掀起波涛,程度为何端看这拖油瓶的表现。

陈宗翰现在觉得自己是在自讨苦吃,整个战场上不晓得有多少强者的实力可以媲美他或是超过他,自己干嘛强出头?而且还带着一个烦人的累赘,光是要确保姜枫能四肢完全就要费不少心力。

更可恨得是那人还一点感恩之情都没有,嘻皮笑脸的像是把险恶的战场视作儿戏,陈宗翰要不是知道姜枫真实的所作所为,他都想把这人随便推到哪只妖异的嘴里,算是帮地球减少一件大型垃圾。

「唉呦。」

姜枫不知道第几次被陈宗翰甩到一边,破莲在一旁接手保护。

陈宗翰横起巨剑,双手架住眼前有四米多高的怪物的拳头重击。

双脚稍微陷进地里,脑里飞快的计算敌人的力道,接着双手肌肉鼓动,反过来弹开对方的攻击。

这让怪物看了下自己像是柱子一般的手臂,满脸困惑,一个比他小这幺多的小人怎幺有办法部被压扁?

吼吼吼——

怪物不再思考,四只手臂对準陈宗翰不停的猛击,震得如地牛翻身,尘土飞扬。

姜枫被破莲拉开,目睹这一幕说:「欸,不会就这样挂了吧?」

就在姜枫这幺说的同时,怪物突然发狂的大吼,吼声大得几乎要震破人的耳膜。

吼——

怪物蹒跚后退,痛苦的惨叫,姜枫看到在牠的手臂前端空空如也,原本该是拳头的地方只有一个不停涌血的切面。

陈宗翰手握着巨剑,在他身旁是被切下来岩石般的拳头,很难想像他是怎幺办到这种事情。

就在姜枫诧异的时候,陈宗翰身影消失沖到了怪物的面前,巨剑再划向对方的手臂。

一个令人战慄的长音,怪物的一条手臂就被卸下来摔到地上。

惨叫声更加疯狂,只是这次声音里不单是愤怒还有恐惧。

实在不知道到底哪一边才是怪物,姜枫看到陈宗翰一脸平和的支解着敌人,追着比他庞大将近十倍的怪物,那种感觉和看到其他极道强者战斗不太一样,里面隐藏着更深沉、不能被称为正义的东西,一种黑暗,一种邪异。

姜枫此刻算是明白了陈宗翰为什幺这幺的强大,为什幺之前破莲会说陈宗翰很不一样。

那感觉就像注视着得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团黑影、一团不祥,是即便在他的异能之下也无法解读的异常,换句话说,那是不应该存在人间、存在三界的东西。

姜枫觉得很有意思的翘起嘴角,他这辈子干过很多别人不敢想的事情、看过许多别人一辈子也看不到的东西,但要说诡异,陈宗翰这个人绝对排得上前三。

彻头彻尾都散发着诡异,但偏偏却又显示出一副平凡的模样。

就在姜枫胡思乱想的时候,陈宗翰已经把怪物给杀害,巨剑刺进他的胸膛,夺走了所有生机,让幽泉又妖豔了一分。

好几吨重的怪物身躯重摔到地,巍巍站立的陈宗翰被溅了一身的温热血液,他用袖子擦了擦脸,对一脸兴致盎然的姜枫问说:「干嘛?」

姜枫摊手摇摇头说:「没事。」

肯定有鬼,陈宗翰心忖,同时思考起拿到崑仑后让姜枫一不小心战死的可能性。

破莲抓着姜枫的手臂,快步奔向陈宗翰,对于围攻她的妖异们她有些无力。

陈宗翰看出破莲的窘境,摆开架式,巨剑旋斩,剑罡逼开试图接近的敌人。

「往哪个方向?」陈宗翰不想再陷入战斗,赶紧问道。

姜枫往前方一指,说:「大概两百公尺远。」

两百公尺平常可以转瞬及至,但在这到处都隐藏杀机的地方就必须步步为营,平常惯用的潜行技法也因为带着人而没办法施展,因此陈宗翰三人只能一步步扎实的往目标迈进,在混战之间寻找缝隙,尽量避开可能的纠缠。

越往前走姜枫受到的压力也就越大,值得庆幸得是他的异能不单可以看穿表象,也能看穿气势之后的错觉压力,否则他根本没妄图接近战场中心。

「小心!」陈宗翰举高巨剑,荡起连空气都扭曲的气劲,把姜枫和破莲都涵盖在他的保护範围。

下一秒如火山爆发的熔岩从天而降,一瞬间就把接触到的所有活物给燃烧殆尽。

陈宗翰以气破开这失去目标的攻击,这是极道强者在交战时不小心遗漏的攻击,对某些人来说已经是致命的剧毒。

大多数的强者都意识到危险接近而防御,只有一些乏力或是慢上一步的活物被这熔岩给歼灭的连骨头都不剩。

因为这突来的横祸让一部份的战场歇了一会,但没过多久又重新开战,每个人和妖异都各出奇招,把高温冒着热气的熔岩被踩在脚底下,继续战斗。

就连踩在地上的权力都被剥夺的姜枫只好由破莲背着,这模样说有多丢人就有多丢人。

陈宗翰更一点给他们面子的打算都没有,笑得很开心。

姜枫则对这类的事情早就免疫,谁叫她的女友强得不像人?

「笑笑笑,笑死你,快走吧。」姜枫啐道。

陈宗翰看破莲依然一脸的淡然,也就不再继续笑话他们,腾空踏步,绕开底下的岩浆,破莲则是认準借力点或是以气护体前进。

熔岩虽然让战场变得更严酷,但一部份也让战斗的空隙增大,使得陈宗翰三人能够更加从容。

挥洒出一道道剑罡,硬是在混战里打通出前进的道路,其中并不是没有强者,但陈宗翰借力打力,让原本就在的同伴继续支援,一点沾、一点退,往前攻、往背打,惊险万分的前进到死地同胞的军团前方。

「叔叔!」破莲高声大喊。

破莲显眼的火红短髮让她的同胞一眼就认出了她,还有她身上的刺青更是证实了同伴的身分。

姜枫在破莲的背上挥了挥手,军团里许多人也识得他。

「让他们进来。」战阵里其中一位裸着上身满身刺青的男人下达命令。

即便陷入混战,死地来人的军团还是尽其所能得保持阵形,宁可放缓速度也不愿意被抓到空挡击破,其中一些战斗力较差的伤员或是妇孺被守在战阵中央,待在几辆造型特殊的战车里面。

阵形开了一个口,陈宗翰三人冲了进去。

之后手持盾牌的战士立即把缺口关上,在里面破莲与姜枫先是高兴的相拥,接着直接进入重点,谈起了正事。

陈宗翰没加入谈话,巨剑化为平常的长剑,他坐在不清楚材质是金属还是木材的战场边缘稍作休息。

陈宗翰稍微一看这些死地来人的战士们,每个人的身体都浮现出不一样的刺青,那似乎是他们力量的泉源,每个人都拥有狂暴的力量,每个人都多少染着杀气,和人间的修练者很是不同。

「给你。」一位皮肤黝黑的女人经过陈宗翰身边,把手上一条肉条般的东西递了过来,说:「可以补充力气。」

陈宗翰微笑谢过,目送这女人手握一把大刀奔赴战场。

把这没见过的食物放进嘴里咀嚼,陈宗翰可以明显感觉到身体里的生机在复原,气力在恢复,比什幺军方的能量食物还有用得多。

从交谈的情况来看,姜枫和那指挥的男人意见似乎不合,对于崑仑的归属各自有不同想法。

男人当然也是不打算交给天人,但比起陈宗翰三人他更相信自己的军团,他认为没必要冒风险,只要保持现在的行进迟早能够达到目的。

姜枫对此其实提不出什幺反对意见,无论怎幺看这数万人都比陈宗翰一个人可靠,他对陈宗翰摊手。

当初陈宗翰没想到这个缘由,现在看来或许会把战争的时间拉长,死更多人,但确实不失是一个稳当的方法。

那样的话就只能把推进速度加快了,陈宗翰心里寻思。

就在这时候,战场又出现变故,在遥远的后方一股庞大无比的能量沖到的天际,就连姜方、全宗等极道强者都被迫退开,让这失去平衡的力量溢散到空气中。

天人千里迢迢带来的那小山般的东西正式的运作,相比于人间军和死地军的戒备,守护在那东西外的天人们发出了欢呼,只是这欢呼在人间战士的耳里非常刺耳。

各方的术士在第一时间都扫描起了这股庞大能量的作用,从构成来看这不属于攻击法术,也不俱备塑造成型的术式,大多数的术式都只是为了压缩和连结能量而存在。

因此重点在于这庞大能量的作用目标。

原本恢复晴朗的天空因为这能量的冲击而破碎散开,横亘在三界的结界更是被贯穿出了洞,此时这能量的作用已经不言而喻。

它在天界和人间各打开了一个洞,相连了起来。

不过这又有一个问题,如果只是为了连接天界和人间,为什幺不使用通天路?而是这能量耗费千百倍的法术?

这幺蛮横的去破坏两界的稳定,为的是让什幺人来到人间?

一想到此,答案呼之欲出。

姜方曾经耳闻一个天界传说,一个超越极道强者,颠覆人类範畴的传说。

三界都各自有着不同的传说,都有办到超乎想像之事的传奇人物,都有站立在天际人们必须抬头仰望,如神一般的存在。

但无论怎幺解释,他们都不是神,终归只是修为超群的修练者,是超脱凡人範畴之外的存在没错,但他们依然违抗不了生老病死的定律,人类最多几百年见证一个朝代的衰亡,全宗之流的妖怪也还是受制于天生种族的限制,迟早有入土为安的一天。

有出生就有死亡,这是世间运行的常理,是不可忤逆的天道。

能够逆乱的大概也只有凌驾天理的神了。

大姊曾经说过宗教上的神并不存在,但在修练层次上,宛若神祇一样的存在并非没有可能。

大姊和魔主在过去就是那样超凡入圣的绝代人物,即便残破仍然可以让陈宗翰起死回生,可以让他的修为增长堪比火箭升天,那就像是神的恩泽,拥有点石成金的威能。

一直以来天界都不乏传说,千古风流人物一代接着一代,有人升起,有人落下,留得一世英名或是遗臭万年。

但在几千年的历史里,却有这幺一个神话一直一直都没有随着时空移转而消逝。

他伴随着天界的历史常存,在绝大多数的时间里都保持沉默,有时候甚至久的让百姓们都忘记了他的存在,以为那不过是时间摺缝里的奇谭野史。

但是当天界发生撼动根本的危难时,他就会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犹如天神降临,以巨大神威扭转局面。

在沖天的的能量之中,一道模糊的人影走了出来。

明明距离有好几公里远,陈宗翰却下意识的屏住了气息,身体像是被针对的产生战斗反应,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换句话说是每一个人都与陈宗翰升起同样的感受。

战场噤声,所有气燄都被压抑了下来。

就连在场的极道强者们都感觉到难以言喻的压力,明明到他们这个境界本该不再受制于人,但他们却彷彿回到了过去,回到年轻时修为不高上面还有人的时期。

修练是永无止尽,没有人知道终点会到哪里,但极道强者们的修为都大概停滞在差不多的程度,百尺竿头,难以再进一步。

只不过此刻现身的那人显然又跨过了极道强者们的瓶颈,进入另一个崭新的境地。

「大前辈。」

一个声音如此称呼,紧接在后的是天人们崇拜的喊声。

「大前辈、大前辈、大前辈……」

天人们响起热烈的欢呼声,就彷彿胜利已经收进他们囊内,他们对于口中这位大前辈的仰慕已经到了狂热的地步。

不过作为一位修练者,陈宗翰并不是不能了解这种情绪。

极道强者已然是令人只能远远敬畏的人物,在这之上的修为,恐怕说是神也不为过。

大前辈的人影来到众人眼皮底下,那不是真的一个人,而是一个人模样的光晕投影。

仅仅如此,却给所有敌人难以遏止的压迫感。

那甚至不是他本人,只不过是个投影。

大前辈对自己同胞们的欢呼声没有半点反应,看向远方的战场,也就是陈宗翰他们的方向。

陡然间,压力倍增,陈宗翰整个人往下差一点跪到地上。

心理惊骇无比,陈宗翰一抬头看到几乎所有人都和他一样,这压力不只是心理上,就连现实里都存在着这股压力,让人几乎要跪伏在地。

死地来人们撑起身体,每个人都为自己差一点跪倒而愤怒和害怕,一个眼神就有如此力量,这人真的是神明吗?

这真的是修练者能办到的地步吗?

「啊——」

如同受伤野兽的吼啸声,那位保管着崑仑的死地来人发出不甘心的吼声,抵抗着那蛮不讲理的威压。

在这个啸声之后,战阵里的战士们全部都扬起全身的气势,可以说是把生命当成了燃料,鼓荡出最璀璨的气势。

身处其中的陈宗翰能看到在天空中,两边的气势在较劲,说是较劲但其实是己方在挣扎着不愿意被吞噬,大前辈一个人冷漠得把这万人给逼到末路。

以一敌万,虽说只是气势得比拼,但这悬殊的差距实在令人绝望。

原本平衡的局面因为大前辈一人而颠覆,按照原本的剧本只要人间与死地来人合力,迟早能巩固战线,虽不至于瓦解两股敌人攻击,但要退守肯定是没有问题。

可现在局面被往坏的方向打破,快要稳定下来的局面又一次陷入混乱。

大前辈举起右手往下劈落。

顺着这个手势,前方的空气压缩成了真空,一直延伸往前,跨过底下的战场绿地,到达前线与死地连接的裂缝,连绵数里的攻击。

陈宗翰的心脏像是被捏住一般,前所未有的强烈危机感遍布全身,不只是他,在这道攻击路线上的所有活物都有着同样的感受,那是死亡逼近的气息。

怎幺也升不起抵抗的念头,大多数的人都选择在第一时间逃难,除了已经与死亡威胁比邻而居五千年的死地来人军团。

在经历第一时间的惶恐之后,异常坚固的同袍情谊令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逃难,没有人选择抛下同胞,他们举起手上的武器迎战,就像螳臂挡车。

陈宗翰很想跑但却已经来不及,他只能和这群不要命的人一起举起幽泉,爆发出所有潜力,拼死一搏。

接下来的事情陈宗翰已经无法理个清楚,他感觉到上方有千万吨重的压力坠下,只来得及抬头看上一眼,下一秒就只剩下脑袋里的声音在咆啸,彷彿被丢进到黑洞,除了告诉自己要扛住以外没办法有其他念头。

浑身骨头快被压断,精神濒临极限,发出了悲鸣,就连灵魂深处魔主的意识也难得的露出严峻。

在这巨大的压力之下,陈宗翰体内有什幺东西像蛋壳一样裂开,一股暖流散进四肢百骸。

慢慢的,身体的力量流转出来。

压力一点一点的消失,感觉就像是拖掉一件又一件的大衣,重新摆脱负担能够畅快呼吸。

陈宗翰张开双眼,映入他视野的是一道巨大的深壑,长达数里犹如电影里的巨大怪兽造成的沟壑。

原本的战场变了形,来不及闪躲出攻击範围的活物几乎无一倖免,满地是被压成烂泥的肉酱,有两三层楼深的坑俨然成为了乱葬坟。

绿地因为法阵流转难以破坏,但大前辈一击就推翻了这个常态,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都如坠冰窖。

陈宗翰往旁边一看,虽说攻击路线上几乎没有了活物,但这死地来人结成的战阵却好端端的支撑住,这些身体刺青泛着淡光的修练者巍巍伫立着,就像是神坛里像神挑战的勇士,那身姿如雕塑坚毅不拔。

可即便是巖石雕塑也有倾倒的一天,在陈宗翰的眼前,战阵里一些战士殆尽了生命,一个接着一个倒下。

不同于陈宗翰的单独承受,在战阵里的战士们能够藉由阵法同心协力化成一座坚固无比的铁幕,这是姜子牙时代流传下来的密法之一,他们身上刺青正是触媒,让所谓的团结一致能够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

可即便如此还是有人耗尽了生命,以此为代价保护了族人。

陈宗翰的手感觉到有水滴了下来,他举手一看,看到自己的手指甲缝和指节都在渗血,一看左手也是如此,而那滴下来的液体则是自己的鼻血。

身体不稳,陈宗翰双膝着地跪下,之前的巨大压力他虽然撑了过来,但身体受到的伤却没放过他,血液不停渗出,他整个人就像一位血人。

大前辈看到自己这一击竟然没摧毁敌方军团,心里十足讶异,姜子牙的后裔果然不同凡响。

时间一下子好似回到过去,在那个群雄争霸、人才辈出的年代,今日这种大战如同家常便饭天天发生,那是人贱如狗的年代。

那时候的姜子牙引领一批意图颠覆仙人长久以来治世的新晋仙徒起身反抗,他们代表着是一个支持仙、人、妖分治的势力,当年的混乱是现今人们所难以想像的。

没有三界,仙人妖同处一个世界,各自为了理想、主张、利益在斗争,最没有能力的诸侯百姓过得非常辛苦,是仙人与妖怪眼中的猎物,特别是后者,直接以人类为食,在当时普通人想要保命就必须归入仙人门下奉献劳役,就连军队都只是仙人们较劲的手段之一。

然而姜子牙却不怎幺做,他广收门徒教导凡人修练的法门,带领他们对抗长久以来欺压在头上的仙人与妖物。

这可笑的举动按理说没有半点可能成功的机率,姜子牙是谁?不过是一个出身农户运气好学到三流法术的三流道士,与高贵的仙人根本是云与泥的差别。

但历史证明了姜子牙的胜利,以一介凡身修仙,一人力挽狂澜击败了各路大仙大妖,甚至以天大神通分开三界,奠定了之后五千年的太平。

想到过去种种大前辈只剩下稀嘘,他以各种限制延长寿命,只能不定时的甦醒,甚至走不出他设置的大殿,修练到无人可敌的地步,为的就是在有生之年看到三界重合,看到当年姜子牙深爱的凡人们咎由自取,以双眼验证分开三界的主张根本是一场笑话。

弱者就是弱者,永远只能扑伏在强者的脚前乞求赦免。

现在倒数的时间已经到了,经过五千年的休生养息,妖异们已经準备好了反攻,愚蠢的凡人们却没半点进步。

一想到这里,大前辈不禁就想要大笑,烂泥就是烂泥,五千年过去,没有了姜子牙的凡人们还有办法抵抗另外两界的攻势吗?

就让我看清楚人间的末日吧。

大前辈伸手往前一抓,被藏在死地来人军团里的乾坤袋飞出到了空中,他这次耗费巨大工程来到人间最大的目的就是拿到崑仑,把天界隔出战争之外,坐看妖物们出兵人间把姜子牙流传下来的一切都破坏殆尽。

乾坤带往大前辈的手飞去,眼看就要落到他手上,牵引的能量却被人切断。

大前辈往胆敢出手阻拦的那人看去。

「我不会让你得逞。」姜方执剑一字一字说道,没有丝毫保留,他把这辈子所有修为都激发出来,言行中充满一无反顾的决心。

  • 名称:闪电侠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6: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