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学园超清

铃铃铃,铃铃—

李师翊很没有气质的用力按掉床头上正在震动的闹钟,睡眼惺忪,因为很热所以只穿着简单的贴身衣物,揉了揉眼睛,企图对焦,甩开被子的动作只到了一半就又跌回梦乡。

五分钟后。

气质脱俗的女人正蹑手蹑脚的推开门,凑到正没有形象的搔着肚皮的李师翊床边,李师翊不知道危机已经迫在眉睫,依旧熟睡顾我。

「翊翊」李天曦小声的像是蚊子说话,李师翊没有反应,翻了一个身,缩了缩身子,把背后这个大破绽卖给了李天曦。

露出不怀好意的诡异笑容,李天曦嫩白的双手靠在李师翊的细腰上,像是猎豹把爪子伸向没有警觉的贪睡羚羊……

「翊翊!」李天曦笑着用力搔起李师翊的痒「起床了!」

「哈哈哈哈哈」遭到这个突然的袭击,李师翊完全没有反击的余力,在床上不停滚动躲避,被子被她们两个缠成一团「不要啦」

赏心悦目,春意盎然,还带点生动的慵懒,这是雄性动物们梦寐以求的一幕。

正在外面準备早餐与打扫房子的大山小山,已经习惯早晨时不时出现的这起床运动,见怪不怪,小虎则趴在沙发上打着盹,也是习以为常。

李天曦心满意足的收手,说「起床了,不然学堂要迟到了」然后回到客厅。

李师翊现在完全清醒了过来,脸颊上有些激烈运动过后的红潮,连伸个懒腰都免了,手指当作梳子的整理自己的长髮,长髮是很好看,可就是不好保养整理。

洗脸刷牙,顺便洗个简单的晨澡,用毛巾擦擦脸,坐在梳妆台前盯着自己看,发现到左脸颊下有一点要长痘痘的痕迹,赶紧点上药,吹风机慢慢的吹乾自己的长髮,同时也把今天要用的课本塞进书包。

「翊翊,你要迟到了唷」李天曦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看了下手机时钟,决定改天再夹头髮,把长髮给吹顺之后就走出了房间。

「早安」李师翊说,大山点点头微笑,小山也道了声早安,小虎则是打了一个哈欠当作问好,李天曦已经吃完一片吐司,正拿着一杯咖啡轻啜着,盘子上叠着四片夹蛋吐司的则是李师翊的份,风残云捲的吃完后,小山拿来一碗深褐色的汤药,中药味扑鼻。

李师翊可怜兮兮的用水汪眼看着坐在旁边的佳人,李天曦笑着说「乖,要喝乾净唷」

李师翊也不是第一次喝,只不过一直不能接受它的味道,一口喝乾净之后,李师翊扁扁嘴,说「还是一样难喝」

对着背起书包要离开的李师翊,李天曦说「记得中午以前都不要喝饮料,会沖淡药效的」

「好啦」李师翊转过身要带上门「啰嗦的都快变成我老妈了」

「是姊姊!」李天曦把抱枕丢了过去,不过李师翊早就关上了门,抱枕可怜的撞在门上。

从温暖的家走了出来,李师翊正想办法解开缠在一起的耳机线,然后一个声音叫住了她,是一个长得帅气的二十多岁男士,带着斯文眼镜,提着公事包,看起来就是一副年轻事业有成的样子,是李师翊的楼上邻居。

「师翊,你的姊姊有要出门吗?」他有点不好意思的问说「我可以顺便载她一程」

李师翊早就知道眼前的男士喜欢李天曦,应该说有几个男人看到李天曦能不动心呢?

他尝试追求过她,邀她假日的时候出门吃饭、踏青、看电影,也邀请李师翊一起来,不过李天曦一直婉拒他,根据李师翊的观察,眼前的男士当真称得上是十足的好男人,事业有成,好像是某家公司的总经理,对邻居朋友都很和善,六日有时候会看到他和朋友在一楼游泳池游泳聊天或是烤肉,对于女孩子则保持着礼貌有点距离,讲话风趣幽默,这样的身分活脱脱就是现代的白马王子。

可惜李天曦的王子人选早就已经确定,正躺在她的怀里深眠。

李师翊摇摇头「姊姊今天只会待在家里」没说出来的话是,她要进行冥想修炼,一整天都会足不出户。

「是吗……」沮丧的神情溢于言表。

李师翊戴上耳机,走过他的身边。

一进教室,班上还是一样的吵闹,王雅婷与蔡仪婷这个两人组,朝着李师翊打声招呼,李师翊一放下书包坐下,钟声就响了起来。

过几分钟,陈宗翰就从后门冲进来,以及他那两个死党,王志豪和朱士强,篮球在后面橘色塑胶垃圾桶里转动,差个几秒,班导师走了进来,陈宗翰回过头来,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像是做了什幺了不起的是期待着被称讚的小孩。

白癡,李师翊翻个白眼,往窗外看去。

班导师和平常一样板着一张脸,先是训全班一顿,接着就是让一些人,比如陈宗翰,胆战心惊的发起考卷,和以往一样的班导师喜欢照着分数排。

「李师翊」李师翊在全班的注视下走上前「一百分,鼓掌」

回到位子上,李师翊对于考卷提不起兴趣,只是好整以暇的猜说坐在他前面的男孩这次又要拿几分,五十还是四十?

她猜错了,因为陈宗翰只拿了个十五分,是班上倒数第五位,李师翊用嘴角带着嘲讽的表情看着走回位子上的陈宗翰,而他只是一脸呆样的摸摸头。

学校的课程很简单,前两节是国文课,李师翊拿到的考卷上面写着95分,她因为写太快错了一题,不过依然是全班第一,听着老师在检讨考卷,李师翊感觉到昏昏欲睡,手脚有点热,早上喝得那碗药开始发挥作用了。

一趴下去就过了三节课,脸颊印到桌子上凹凸,叫她起床的陈宗翰眼睛在偷笑。

「哼」赶紧揉了揉自己的脸颊。

双手合十像是在拜神一样,陈宗翰说「拜託,教我一下」然后把早上的考卷递了过来,大大的15分非常醒目。

李师翊一只手撑着头,把考卷转过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陈宗翰要她教功课,扫过陈宗翰错的地方,李师翊依然无法理解怎幺会出现这种低级错误,这些问题在课本上不都有,就算不是完全一样也只要推敲一下就可以知道。

李师翊的成绩很好,各方面都是,很多人都怀疑她是不是在家里都在读书,因为在学校的时候很少看到她唸书,可事实上,李师翊很少翻开课本,通常上课稍微听一下,考前浏览一下,她的分数就压死绝大多数的人。

打了一个哈欠,用看白癡的眼神看着陈宗翰,用教幼稚园学生的耐心解释。

真不懂,为什幺这幺简单的东西会不会,李师翊心中寻思着,真不懂自己怎幺会输给这样的人,握着剑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就像是眼盲听觉特别好一样吧,有些缺陷别的放面就会特别强,李师翊恶毒的下了结论。

学校的生活很无聊,旁边的人都是笨蛋,可李师翊的出席率已经比以前好上许多。

要不要一起吃饭?肖素子传来的简讯。

好,李师翊回传,老地方。

陈宗翰拿着两瓶饮料和便当进去教室,李师翊不在位子上,陈宗翰把一瓶铝箔包装的红茶放在她的位子上,自言自语「大概在学校里闲晃了吧」

「阿翰,要不要?」朱士强扬了扬手上的扑克牌。

「好啊,吹牛还是大老二?」

算是一个默契,在学校图书馆旁的一张桌子,称得上僻静的地方,肖素子有时候早上会準备一些简单的食物,而这时她就会找李师翊一起品尝,像是今天,挑战的对象是泡芙。

「怎幺样?」李师翊咬了一口,肖素子问。

不是李师翊恭维,这个真的很好吃,不输给外面蛋糕店需要花钱或是排队买来的,李师翊没时间说话的直点头。

肖素子放心的笑了,也拿起一个放进口中,是草莓口味。

如果只是泡芙对李师翊来说当然不够,肖素子还是準备了一个餐盒,就是之前陈宗翰用过的那一个黑色餐盒,里面的饭菜还有着余热。

「师翊,你这个星期六有没有空?」肖素子问说,递给她一双筷子。

「恩?」李师翊停下伸手拿下一个泡芙的动作,双眼发光的说「难道又发现什幺很棒的蛋糕店了吗?上次那个中间夹着冰淇淋的蛋糕,真的超好吃的」

「不是啦」肖素子说「你相信算命吗?」

「嗯?」李师翊无意识的顺着长髮想了一下「应该算是不太相信吧,人怎幺可能只分成十二种,血型更是只分成四种」

「那手相呢?你相信吗?」肖素子再拿一个泡芙,巧克力口味,今天的午餐再一个就差不多了。

「看手相都是臭男生想摸女生的手想出来的,鬼才相信」李师翊嗤了一声。

「所以你星期六有空吗?」

「有啊,很空」李师翊把黑色餐盒移到面前,夹起一块糖醋鸡丁放进嘴里,肖素子知道李师翊喜欢吃酸,特别弄得酸了一些。

「那星期六下午来店里吧」肖素子看着李师翊的吃相「我给你介绍一个据说很準的算命大师」

李师翊心不在焉的问「那要找阿翰吗?」

肖素子和她对视。

「不要!」两个人异口同声,然后笑了。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谁会让李师翊感到羡慕的话,那就是肖素子吧。

李师翊可以说是标準的千金大小姐,从小就备受呵护,美丽的容貌、天才的资质、家世显赫,有多少人追捧,有多少人讚扬,一开始觉得很有趣、很得意,但是渐渐的也就乏味,学什幺都很快,但也因此对什幺都三分钟热度,反正练习几天就抵上别人的一年半载。  

什幺都有,什幺都不缺,却觉得心空空的。

肖素子不同,如果说李师翊是温室里最引人注目的美丽花朵,那她就是风雨中会让人停下脚步欣赏的坚忍花朵,有着李师翊没有的高强本事,有着李师翊学不来的料理能力,有着李师翊从来没见是过的广大世界。

这辈子头一次学到了嫉妒。

两个人熟悉之后,意外又不意外的成为了亲密的姊妹淘。

「唉呀,每次要分组报告的时候就好烦呀」肖素子抱怨,她有一点和李师翊一样,就是难以融入学校生活。

「素子,你有打算继续升学吗?」肖素子今年高三,在学校里的生活和普通人的高三生活一样,就是充斥着写不完的考卷讲义,真佩服她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办法兼顾修练和工作。

肖素子沉吟一下说「看情况吧,可以的话我应该想继续升学」

「那你有想要读什幺系?」李师翊好奇接着问。

「我吗?」肖素子的目光游移,嘴巴模糊的说「我……对护理还有心理谘商那方面其实蛮有兴趣的」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幺看都不认为肖素子会是穿着白衣的小护士,或是待在学校里辅导学生的辅导老师。

「噗嗤!」

「别笑啦!」

高二的学校生活很简单、很惬意,对普通人来说隐约的感受到考试的压力,老师家长的耳提面命开始加温,让待在太阳底下的学生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什幺错事,还没有到一寸光阴一寸金的阶段,但『未来』两字也开始浮上心头,蠢蠢欲动。

李师翊还是坐在位子上,今天的天气有点阴,说不定还会下点雨。

因为没带雨伞而有点担心,可看在别人眼里,就像是沉着脸心里很不高兴,不得不说,有时候误会的产生还真是容易,这就像是所谓的明星效应,一举一动都被刻意的放大。

原本想和陈宗翰借伞撑,可他一下课就不知道跑去哪了,又不想因为这种事特别跑去麻烦肖素子,她今天还有节课。

站在玄关前面,李师翊伸手到外面,雨丝落在手上,捧成小小的水池。

看来只能淋雨回去了,李师翊看着不会马上放晴的天空,心中不禁感慨,没想到自己连一个可以撑同一把伞的朋友都没有,心情变得比天气更糟糕。

明明已经快要夏天,可还是有着莫名的寒意。

「你没带伞吗?」一个李师翊不认识的男声「要……不要一起撑?」

李师翊现在的心情已经很不好,如果有什幺可以让她心情更差的话,那就是来路不明的搭讪,真是选了个坏日子,自己撞上枪口。

李师翊转过身心中转着念头,想说有什幺方法可以让对方下不了台阶,这已经可以说是她发洩不好心情的一个方式,把坏心情转嫁到别人身上,算是某种恶趣味吧。

李师翊还来不及口出恶言,对方就先说「师翊学妹,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嚥下几乎脱口而出的尖酸刻薄,李师翊打量着眼前校服颜色表示说大她一年级的男学生,身材高大,短髮,书包旁边挂着一个篮球球袋,有点紧张的看着李师翊,似乎很怕李师翊开口说不知道他是谁。

李师翊还记得他,虽然忘记他叫做什幺名字,但他就是曾经跟李师翊告过白的篮球校队队长。

「我记得你」李师翊打消破坏自己在对方心中良好形象的想法,平静的表示,篮球队长鬆一口气,毕竟被告过白的人说不记得也太伤。

李师翊自从进入这个学校,接着认识了陈宗翰、肖素子之后,她的生活就脱离了常轨,家里有着虎精山魈和一位比天仙美的天人,常去的餐厅里面没有普通人,最希望的事是修练有成,普通的校园恋爱突然觉得有些遥远,儘管一个星期有五天都会来学校。

沉默,有些尴尬。

篮球队长开口企图打破这种气氛「你没带伞的话我送妳吧」怕李师翊怀疑自己,再补上一句「我没有什幺别的意思」

「我已经放弃了」这一句话一出来,他也就不在紧张,把自己的角色抽离追求者之列,局外人的心态让他比较平静。

李师翊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篮球队长撑开伞来,伞不小,是和他不怎幺搭的透明粉红色,雨水从伞缘溜下,串成一条条的透明鍊子。

李师翊也不是那种婆妈的女孩,一张伞,一男一女,共撑。

两个人的关係很微妙,甚至可以说是没什幺关係,但这幺武断又太过简单,一路上,两个人没有聊什幺,篮球队长稍微的说说自己的事情,因此李师翊才知道他的名字叫做陈柏诚,打得是中锋。

「这里就可以了」两个人停在一家便利商店的前面,打算买一把新的伞,李师翊的长髮还是沾到了一些水滴,这也是留长髮必须承担的坏处。

「那……掰掰」篮球队长礼貌的点头。

新买来的雨伞靠在脚边,双手里有一杯热热的拿铁,温暖着手,不知道是不是雨天的缘故,李师翊在屋檐下愣愣的看着外面,突然的感伤了起来。

迷离的雨天,遮掩了不单单是风景,清洗了的不仅仅是天地,冷冷的感觉并不完全是因为雨天,太阳消失,晚上来得特别快。

相比前几天,星期六的天气算是很好,打开窗户,雨过天晴的气味崭露无遗,扑面而来的风很清新。

李天曦每天几乎都是準时五点起床,然后开始一整天的活动,用还是不大习惯的牙刷牙膏清洁牙齿,大山小山也差不多这时起床,开始熬煮李师翊每天都要喝的汤药。

李师翊的身体机能就普遍的标準来看是不错,但是就李天曦来看就不是很好,从小就锦衣玉食的生活,又不像她自己或是肖素子有特别在调养,身体的底子已经被很多的化学食品腐化,有很多毒素堆积在体内,修练者们从小就有用特别的功法或丹药控制,半路出家的李师翊在这一点上很吃亏。

顺带一题,陈宗翰的情形算是例外,身体几乎是已经完全被死气不停硾练,坚韧的程度超乎常人。

早上的时间就是由李天曦来调教李师翊,今天的课程是把内息真气汇通身体里的经脉,藉此让肌肉神经产生惊人的力量。

喜欢占卜命运算是女人的天性,李天曦也是兴致勃勃,虽然说有着会一不小心被认出是天人的风险,但李天曦还是想要去,下午约定的时间一到,反倒是李天曦拉着李师翊出门。

大小美女携手同游的画面令人赏心悦目,像是在壮阔的山岭看到美艳的花朵,神清气爽,但终究只能远远的欣赏。

看着马路上的车来车往,李天曦说「改天我也该去考试一张凭证」

「你是说驾照吗?」

李天曦点点头,她现在已经很适应这个世界,不像一开始还会因为对她来讲像是毒气的都市废气而呼吸困难,生活上的很多地方都很能融入,也倚靠着李师翊和肖素子的关係弄到了一份身分证明,让李师翊无言的是,身分证上出生日期显示她今年才24岁。

「如果有台车子像素子那样,应该会方便很多吧」李师翊说,接着两个女人就开始讨论要哪种车款、哪种颜色。

肖素子家的餐馆没有说很远,但也不是会让她们想走路去的距离,没有自己的交通工具,就只能搭公车。

下站之后,餐馆就在不远处,推开门,肖素子朝着她们挥挥手。

肖濂和其他两位外表年纪比他大的人在交谈,从他们摊在桌上的文件看来,他们是在讨论公事,不是很紧张的公事,一边说还能不时笑上一笑。

李天曦两人走近肖素子,肖濂三人也注意到她们,毕竟不管什幺年纪的男人都会注意美女,其中一个留着黑色山羊鬍的男人友善的说「素子,她们就是你的朋友吗?」

肖素子当起介绍人「这是师翊,是我学校的学妹,这位是天曦,是她的姊姊,这一位则是洪伯伯,今天来跟肖濂叔叔讨论事情的,手相算命蛮準的」

「你们好」洪伯伯伸出手来「算命只是兴趣而已,见笑了」

简单的寒暄握过手后,洪伯伯说「你们谁要先?」

李师翊落落大方的伸出她的左手,洪伯伯摇摇头「男左女右,师翊你不会是男生吧?」

肖素子偷笑,跟李师翊相处久后就会发现到,其实她就只有外表是个漂亮女孩,很多的地方都很像男生。

「恩,很受男生欢迎,这当然,你是一个喜欢上之后不会轻易放弃的人,智慧线也很足,看来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姻缘线还蛮深的,只是中间有断开,你要注意你喜欢的男生是不是喜欢别人,至于健康,你放心,你不会生什幺大病」

李师翊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说实在话,这些话很容易就说得出来,没有想像中的有意思。  

似乎是看透李师翊的想法,洪伯伯笑笑的说「刚刚是普通的算命,只要稍微有学过手相学的都会,既然我们都是修练者自然要有些不一样的东西,你可以问我一个问题,任何关于你的问题都可以,我会帮你算出来,但是只能一个」

李师翊看向肖素子,后者点点头。

李师翊想了一下,说「那我要问,我以后会变得多厉害?」

肖素子昏倒,李天曦哑然,还真是一个充满个性的问题。

洪伯伯说道「呵呵,女孩子家怎幺不问问恋爱感情?」

「没兴趣」李师翊哼了一声。

「好吧,你是要问修为吧,我试试看」说完洪伯伯闭上眼睛,陷入玄妙的境界。

算命这种东西很玄妙,命运这种东西摸不着、看不到,却又在冥冥之中影响着所有人,而偷偷的理清祂的方向,这就是所谓的算命。

过了十几分钟,都没有人说话。

洪伯伯睁开的眼睛里有着疲倦,额上有些汗,说道「师翊,我算不清楚你的未来,看来你的未来会发生很複杂的事情,我不知道是什幺,那超过我的能力,至于你问的问题,妳的修为在未来会变强,但那并不是最重要的,你要想清楚,修为实力并不是绝对,妳追求的东西就是只强大的实力吗?」

李师翊陷入沉思,洪伯伯对李天曦说「很抱歉,我能改天再帮你算了,我现在很需要休息」

李天曦点点头「没关係,你看起来很累」

肖素子扶着洪伯伯进到里面休息,李天曦则是看着陷入沉思的李师翊。

  • 名称:监狱学园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