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肘超清

距离那改变人间命运的时刻已经过了八年,距离陈宗翰离开已经过了八年。

在这八年里,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让人回过头来回想时都不禁感慨,原来世界改变了这幺多。

关于最后一战的详细内容,各大组织政府一致保持着沉默,然而当天看到事件经过的人终究不可能都保持沉默,关于一个人独身挽救整个事件的传说不胫而走。

对此,三大世家既不回应也不澄清,任由传说口耳相传,就像是姜方在世人面前的壮烈身影,陈宗翰这对大多数人陌生的名字也在人群里传开。

经历了妖异入侵、经历了澳洲国土攻防战、经历了裂缝战场的大战、经历了天人不断的骚扰,如今的人们对于曾经只存在于幻想的产物都有了足够的了解,就像是曾经的文艺复兴、工业革命、网路革命,修练界的功法和技术传到民间,散播开来,缔造出了一个崭新的时代。

人间从没忘记死地与天界的威胁,最后一战的结果只是拖延了时间,整个时代都是在和时间赛跑,每一点放鬆都让人感到罪恶,毕竟人间与另外两界的差距不止有一点半点。

这八年里,国界的概念越来越模糊,因应未来的情况,重新划分居住区与作战区,人间没有侵略别人的能力,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自保,让时间缩减三界的差距,避免可能的败亡。

为此世界的组成以地区分为了三大联盟,以三大世家与日本四大家族为主的东亚联盟、以骑士团与魔法公会主导的美洲既欧洲联邦、以及最后处于两边夹缝的区域纵合协定盟,修练界与商界、政界的力量快速接轨,世界的局势以联合议会主导,一切以效率为最高宗旨。

王志豪穿过重重媒体包围,好不容易步入婚宴礼堂,视线一扫,找到亲友桌的位置,一路走过去又是不停寒暄握手。

如今的王志豪洗尽了年少轻狂,成为了政治圈里的当红人物,作为下一届联合议员的热门人选,他走到哪里都是群众关注的焦点。

总算是坐定位,王志豪一旁的朱士强帮他倒上一杯酒,笑说:「王议员,来,乾一杯。」

「老朱,我们多久没见面了?三个月?」

「两个半月,上次是在沖绳吧。」

「对对对,我现在没秘书在旁边连几月几号都搞不清楚了,哈哈。」

酒杯相碰,一如他们过去,声音清脆。

朱士强步入军旅后藉着陈宗翰给予的力量飞快的拔升,经历了执法队的试炼,经历了与天人的接触战,他在一年前调到前线,见识了那碧草如茵的凶地。

「虽然每次都说一遍,不过老朱你现在看起来真的是和以前差太多了,比我还壮。」

朱士强把两个空杯子再倒满啤酒,笑说:「王SIR,谁叫你现在每天都待在冷气房,不懂我们前线士兵的辛苦。」

王志豪笑骂说:「我是脑袋派的,懂不懂啊你。」

「哈哈,去死吧。」

王志豪从旁边拿来一个酒杯,倒满了酒,就放在两人中间,朱士强与他相视一笑,三个酒杯轻轻相碰,一如八年前的那个夜晚,彷彿他们还是那时候的青涩少年。

「没想到我们里面的一个结婚的竟然是宗佑。」王志豪感叹的说道。

朱士强以複杂的口吻说:「我更没想到他娶的竟然是我妹妹,我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怎样。」

「有什幺不好的,宗佑他不是进去了肖家主持的科学研究院,听说他们最近除了抗真气材质有新进展外还解开了天界的防御法阵,啧啧,还真是厉害,偷偷问一下,宗佑有没有走后门啊?他大学不是没考多好?」

朱士强耸耸肩,说:「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管科研院的长老是谁,名字有个陈有个宗的都会被另眼相看,说实话,宗佑交履历的时候就已经确定入取了。」

「作为一位公正无私的未来议员,我决定明哲保身当作刚刚甚幺也没听到,肖家的下任家主除了素子以外不可能是别人了吧。」王志豪说:「我这小小议员还是装聋作哑比较实际。」

「你还真是让阿翰失望啊。」

「他会感谢我没找他老婆的麻烦的。」王志豪笃定的回答。

朱士强晃着酒杯,说:「我不是不喜欢宗佑,应该说其实我还蛮喜欢他,不过我一直在犹豫该不该问他一件事,我怕这件事情会伤害到我妹。」

「什幺事?」

「你还记得那天晚上阿翰说的话吗?他给我他一半的力量,另外一半呢?我前阵子才发现到原来是在宗佑体内。」

王志豪停下手上的动作,说:「有点意外,但也不算意外,没想到宗佑这幺能忍,除了你应该没几个人知道这件事情吧。」

「嗯。」

王志豪拍了下朱士强的肩膀,说:「别太介意这件事,我猜那也是阿翰的安排,他对朱芸是认真的不就好了?」

「你这幺说也对。」朱士强一口喝乾了酒。

就在这时候,会场的灯暗了下来,音乐响起,在入口处今晚最美丽的新娘穿着白纱,低着头,走进了会场,在她身边牵着她的是同样盛装的母亲。

看到这一幕,朱士强眼眶红了,王志豪一脸的笑意。

李师翊沐浴完走出浴室,身上只穿着简单的浴衣,秀丽的长髮湿润的披在肩上,经过一个多月的到处走访洽谈,算是把今年东洲集团的大方向都给拟定,接下来会轻鬆很多。

如今的李师翊早就不是八年前的青涩少女,正处于女人最美丽年纪的她,应证了过去陈宗翰的猜想,成为了倾城倾国的绝世尤物。

然而杰出的不单是她美丽的外表,在外表之下,李师翊握有着足以左右世界的庞大权势,东洲集团在她的掌控下市值成倍增长,与修练界合作的军工业更成为了战场上的主力,她新成立用来平衡贫富差距的社会企业同样取得巨大的成功。

可以说,如今二十多岁的她已经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完美女人。

至少大多数的人都是这幺认为。

「小姐、小姐,这是给您的信件。」

女僕捧着一大叠信件摆到桌上,小虎懒洋洋的换了个位置跳到床上,牠倒是与过去几乎一点也没变,只有更懒了一些。

李师翊随手挑了几封信看,大多是来自各方的邀请函,真正的急事是不可能用寄信。

「小姐,明天约瑟王子邀请您一起共进午餐。」

「没兴趣,回绝他。」

「习少爷留话说只要您有空,随时都恭候大驾。」

「我随时都没空。」

李师翊打开一瓶红酒,倒了两杯,闻到香味的小虎跳到李师翊的大腿上,抓住高酒杯,以对不起这红酒价值的方式牛饮了起来。

「小姐,还有神代利行少爷邀请您……」

女僕的话还没讲完,李师翊就打断说:「本小姐一律没空,除了这些无聊的邀请外还有什幺事情吗?」

「卫老闆邀请您一叙。」

「卫老闆?卫铭?」

「是的。」

「好吧,跟他约后天中午,其他如果没有什幺重要的事情不要来吵我。」

「是的,小姐。」

女僕躬身离开。

李师翊关掉了房间的灯,坐在床旁俯瞰整座城市。

女大当嫁,李师翊无论是在哪一方面都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女人,这些年来类似的邀约从没间断过,应该说是越演越烈,各大媒体都在猜测这李师翊这朵名花最终会落到谁家,然而无论是谁,能确定的是那个男人肯定是人间最幸运的男人。

「可惜我谁也不嫁。」李师翊喃喃的说道。

她的颈子上依然戴着那从不离身的项鍊,无论她收到过多少名贵项鍊,她从没想过要换掉它,就像她从没有忘掉过陈宗翰。

以前的一切彷彿还历历在目,嘴唇似乎还能感受到他的温度,他最后踏上征途的背影依然清晰无比。

李师翊相信在这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陈宗翰还要爱她的男人了,愿意为她出生入死,愿意千里迢迢只为救她,愿意忍受她的任性,愿意不顾一切守护她,李师翊再也不可能爱上其他人。

在陈宗翰死亡的时候,李师翊的爱情也死了,永远只能留在回忆之中。

她举起酒杯,看着那晶莹的红色液体,似乎又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

「我爱你,阿翰。」

「大哥,我把你要的竹叶青给带来了。」

关二推开教职员室的门,看到大佬正坐在另一面走廊的摇椅上吹风。

自从他把执法队队长的位置传给了关二,他就来了这间新设立的修练学校担任老师,正好他的身体也渐渐应付不住战斗产生的高度疲劳,退到后方贡献一生的经验也算是不错的归宿。

陈祜抬起头说:「小二,把酒放到炉子上,温一下比较好喝。」

退到后方的不只是大佬,陈祜在桌子前批改着作业,自从陈宗翰死后他感到自己真的老了,与其战死在战场上,他希望把自己的所学交给下一代。

「前辈。」

对于陈祜关二不敢有丝毫的不尊重,那可是能从裂缝战场存活下来的超级强者。

陈祜挥挥手,要关二别这幺正式,「我在这里不过是个教剑术的老头。」

关二背后的打了开来,蓝小雪抱着一叠档案夹几乎看不到路,「谁来帮帮我。」

关二连忙放下手上的竹叶青,接过蓝小雪手上的档案夹。

蓝小雪过去被嘲笑的理论在如今被发扬光大,对于强者而言她的那套标準依然没有多少判别力,但是对新手和筛选有潜力者有着卓越的功效,就连一些课程也是从她的研究衍伸出来,有这样的结果来自她不间断的研究,相信假以时日她将架构出完整的修练体系,做到这前无古人的创举。

「谢谢。」蓝小雪把桌面清出空位让关二把档案夹放到桌上,整个人瘫到椅子上,她这时候才抬起头来注意到关二。

「小二,原来是你啊,柚青姊怎幺没来?」

「她今天有工作。」

关二在两年前和柚青结婚,当时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虽说打是情,骂是爱,但这转变之大实在令人接受不了。

不过无论如何大家还是祝福他们。

蓝小雪趴在桌上,明天就是假日她暂时不想处理任何工作,说:「好久没看到柚青姊,司马和白髮是不是今晚要去你们那喝酒?有没有单身帅哥会去啊?」

「你省省吧。」

「这里泡了茶,要不要一起出来喝?」大佬的声音从走廊传过来。

关二站起身,蓝小雪从柜子里找出配茶的点心,是她最近的新作品,苏打饼乾夹威士忌巧克力,陈祜则打算先把手上的作业改完。

走廊外除了大佬还有一个人坐在茶几的对面,正确来说是一只猫,他捧着茶杯像位老僧看着外面的操场。

「校长,原来您在这裏。」蓝小雪说:「主任刚才再找您呢。」

全宗应了一声后继续品他手上的茶,在这星期五的下午他是一点工作的慾望也没有,看着操场上的学生努力的慢跑,一旁的班级则在琢磨新教的剑术,这样和平的景象实在令人感到无比惬意。

四处流浪的他最终还是有了落脚处,他实现了和陈宗翰的约定,成立了这间历史上第一所开放给所有人的修练学校,他是宗师级的剑圣,是千年猫又,也是这里的第一任校长,他这一辈子都在缔造传说。

关二和蓝小雪都坐了下来,一同望着外面这些人间的未来希望。

肖素子躬身从肖家的主厅退了出来,五年前肖逸继任了肖家的新一代家主,在危难的时刻他掌握的死气研究成果和防真气材质的技术成为了人间的倚仗,挟着广大的声望,丰富的资历,他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肖家家主及东亚联盟的议长。

如今的肖逸早就不是过去一身绷带的木乃伊,破解死气后他重见了天日,风度翩翩俨然是英俊的美男子,他可以说是在这乱世里得到最大利益的人,崛起之迅速实在让人意外。

然而可以说是由肖逸钦点的接班人肖素子,她虽然没有议员的身分,但是作为备选成员也是前途无量,这几年来她几乎没有停下脚步,为了战事、为了布防、为了人间可以说是不遗余力。

今时的肖素子也摸到了化境的门槛,修为突飞猛进的速度足以在历史上划下重重的一笔,只是依然没有死去的陈宗翰耀眼。

肖素子走在肖家本家的门廊,如今的本家扩建了过去的十倍有余,可清幽同样被破坏,这点让肖素子觉得着实可惜。

肖巖在退位后就去了裂缝战场协助肖野岷,只有在接任之后他们才了解到姜方过去是多幺伟大,对于这工作肖野岷至今依然感到吃力。

姜家作为三大世家之首的日子已然接近尽头,在改革中被掀出最多丑案的就是姜家,产生最大动荡的也是姜家,要不是有姜枫一派顶住压力,有武霍看在交情上伸出援手,姜家五千年的匾额可能真的砸了。

姜方在九泉之下大概只能苦笑了。

相比姜家,肖家挟着技术和资本,叶家带着声望和人脉都在经历严酷的改革后往上更进了一步。

原本两家可以结成亲家,叶清崚曾经向肖素子提亲,如果真的结成了那肯定是世纪的大婚礼,可惜最后被肖素子给婉拒。

她的理由是她未来要成为家主,无法和叶家同样要成为家主的男人结婚,毕竟不可能两位家主成婚,两个人势必有一位要放弃未来的大位,叶清崚不可能,肖素子同样拒绝如此。

然而真正的原因有心人并非不知道,还是有很多人记得陈宗翰,记得他那把凶兵,现在幽泉可是悬在肖素子的腰上,大家对此都只能叹息。

肖素子也只能叹息。

走在路上每位看到肖素子的人都恭敬的退到一边,这种敬意是由心而发,是尊敬她为了人间所做的牺牲。

今日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天之骄女有着淡漠的性情,有着极高的修为,有着远超过别人的责任感,几乎一个人就能包揽所有工作,在那清冷的容颜之下,是男人也无法相比的能量。

肖素子今天下午难得的没有行程,她不喜欢秘书也不需要保镳,她在思考这难得的空挡要做什幺才好。

她走进一间餐厅坐了下来,只点了几道简单的菜。

她不禁想到如果陈宗翰和李师翊在这的话不晓得能吃得比她多多少倍。

每次只要一空闲下来,肖素子就不禁回想到过去,她的父母、她的童年、她的修练历程、她第一次和陈宗翰相遇、他们三人的相处……回忆如潮水席捲,把她给淹没。

所以她不喜欢空闲下来,她知道自己没有外界所想的那样坚强,她只是用工作在麻痺自己。

肖素子没什幺胃口的捲着义大利麵,她已经很久没下厨,反正也没有能够吃她做得菜的人了。

肖素子很清楚自己这幺拼命的工作是除了麻痺自己外,也是为了陈宗翰的牺牲,她不能让那牺牲没有价值,她不允许。

把幽泉放到桌面上,自从肖素子拿到它之后它就失去了所有的光彩,只是一把很锋利的好剑,远没有陈宗翰拥有时那样惊人。

不过剑里面的一抹温暖即便隔了这幺多年也依然没变,碰触它就能感受得到,那朴实无华的暖意,肖素子把手放在剑上轻轻的滑动,再次的陷入回忆之中,那是她割不开的束缚也是支撑她这些日子的最大倚靠。

手机震动,肖素子一看来电联络人。

李师翊。

她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上海,雨夜。

一个无人看守的停尸间。

今晚来了位不速之客。

经过了八年的时间依然没变,只有十多公分如同瓷娃娃的大姊飘荡在空中,看着躺在解剖台上一具年轻男人的尸体,

大姊喃喃自语的说:「阿翰,看来总算是帮你找到适合你的身体了,还真是难找。」

在大姊精緻的手掌心里,陈宗翰的魂魄无声如一缕轻烟。

在当时大战的最后,大姊先一步离开了战场,同时她抓住了陈宗翰要前往地府的魂魄,保管了他的灵魂一直到找到下一具适合他的身体。

结果这幺一找就找了八年。

「阿翰,看来这次我们真的要分开了,虽然晚了一点,不过我会随着哥哥的脚步离开这世界,之前让你承受诅咒,你大姊我心里还是过意不去,所以呢,决定最后弥补你一下,这次的重生不会有问题了,好好珍惜。」

大姊手心的轻烟凝聚成陈宗翰的模样,他无声的注视着大姊,想要说什幺,却又说不声音。

「别这样,鬼的眼泪不应该在这时候流,而且我不是离开,只是回去。」大姐笑着说:「我很高兴能认识你,阿翰,最后告诉你我的真名……」

大姊在陈宗翰的耳边轻轻的说出了她的名字,一个陈宗翰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名字。

「再见了。」最后她微笑说道。

大姊的手往前一挥,陈宗翰的灵魂飘出,依附到了那尸体上面,逆转阴阳,生机涌现。

轰隆巨响,天空落下惊雷,彷彿老天爷为了正在发生的事情震怒。

最终,大姊耗尽她最后的力量,就连存在也都消失。

停尸间里,大姊美丽的身影消散在空气之中,没留下一丝痕迹,就像是雾气。

命运又再一次的出现转折,至于未来将会改变什幺?

暂时还没有人知道。

只是此刻,那躺在解剖台上的男人,眼角流下了泪。

全书完。

  • 名称:煮肘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3: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