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超清

权力,从古自今受到多少霸王枭雄争夺,平定天下,一统江山,这梦想从没停止过。

战争可以说是权力扩张的极端表现,政治则是权力的根本利基,它的杀伐大多无声,没有硝烟,没有战火,是一小撮人决定大多数人命运的专制手段,在人们不知不觉的时候就成为了筹码桌上的筹码。

战争位政治服务,政治为金钱服务,最终一切都是为了利益,合理化本该不属于自己的利益。

听到卫铭的话,陈宗翰看向全场的男男女女,就是这些人决定了他的生活,看着他们彼此低声交谈,发出畅快的笑声,陈宗翰想到酒店外面的普通人们,他感到戏谑的荒谬。

卫铭拍了拍陈宗翰的肩膀,说:「托你的福,我来到了这里。」

陈宗翰不晓得该怎幺回应,他没想到今天会是这样的场合。

卫铭能够受邀是因为沾上肖家的光,经过这次的混乱奠定了在金融界的地位,陈宗翰则是被认定是肖家未来的中流砥柱,更有小道消息指出他和肖家家主的宝贝孙女过从甚密,前途不可限量。

他们两个人在未来都很可能成为他们眼中的那些大人物,一代新人换旧人,以后不会再有什幺里外世界之分,垂帘背后的黑暗帝王将走到台前,沐浴于世人的视线之中。

外患催化了改变,在这次的改变之中有不少人殒落,不少人窜出头来,这次的餐会打得虽然是慈善的名义,然而实际上是给老人和新人一次见面的机会,以后好彼此拂照一二。

卫铭从服务员的盘子上取来两杯鸡尾酒,递给陈宗翰与蓝小雪,「来。」

四人举杯,卫铭说:「敬未来。」

酒杯轻碰,清脆的玻璃碰撞声,就像一个承诺,是上流社会不需言明的默契。

会场还有许多达官贵人,卫铭和卫娴向陈宗翰告罪后往另一边走去,又是一阵欢谈。

蓝小雪没有说话,轻啜一口鸡尾酒,在杯沿留下淡淡的口红印。

当初卫家兄妹藉由吕茹洁找上他,陈宗翰承这个情帮了点忙,没想到却因此扶起了一位金融大家,这并不是他的本意。

这是陈宗翰首次直观的感受到自己手里的权柄,不是力量,而是权柄,也就是卫铭所说的权力,因为他的一句话肖家愿意把卫氏兄妹放进合作名单,让卫氏集团挤身到一流行列,其中固然有着卫家能力不俗的因素在,但如果他们没有绑上陈宗翰这棵大树,经过接连的入侵事件,一个站错位置破产是再正常不过。

这让陈宗翰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个想法,如果他的一句话能够拉起卫氏集团,那提拔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又有什幺问题?

有肖家作后盾,再加上陈宗翰这位守护神,只要用的人不要太过白癡,不管是在哪个行业,想要混个风生水起能有多难?

这代表的将是巨量的金钱入帐,未来成为长老后更是扶摇直上,人们逐利而居,他可以培养势力,安插亲信,恍惚间,陈宗翰似乎看到了自己就站在高处,只手遮天,如同神祇鸟瞰着大地。

多幺可怕的诱惑,权力就像是世界上最甜美的糖果,美妙得让人无法拒绝。

修练者并非每个人都喜欢隐遁山林潜修,修练者也是人,也有欲望,清心寡慾固然利于提高修为,但慾望也可以成为柴火,成为往上更进一步的动力。

有欲望并非坏事,也不是什幺羞耻之事,反而是再正常不过。

一个再没有权力慾的人,当一切就摆在手边的时候也不免心神激荡,陈宗翰现在就是如此。

深呼吸,陈宗翰把自己从假想里拉回现实。

「怎幺了吗?」蓝小雪看陈宗翰在恍神,问道。

「没什幺。」陈宗翰回应,吞下整杯鸡尾酒。

他一路走来的经历,接触过的人们,虽然几乎可以说是铺好了通往权势的道路,但身负的轮迴诅咒让他随时有生命之忧,立时把陈宗翰心里的这股火扑灭了一半。

卫铭很多人认识,陈宗翰与他碰杯的画面落到有心人眼里,各自有了不同心思。

陈宗翰想继续找寻王志豪,但没走几步就被不认识的人拦下,特别是一些身处边缘的年轻小辈,看到同样年轻的陈宗翰不免有了相惜之意,他们可能是被家长带出来见世面,可能是跟着领导在旁边陪衬,可能是家里大人不想出面被派出来当靶子,无论怎样都令陈宗翰觉得麻烦。

他们并没有恶意,旁侧敲击得想要知道陈宗翰的身分,在他们看来能和卫家兄妹碰杯聊天本身就是了不起的事情。

「我们只是朋友。」陈宗翰不打算声张自己的身分,简略的说道。

现在身处的这个场域并没有让陈宗翰觉得舒服,他的感官极好,可以听到其他人小声的交谈内容,看到外界难以见到的画面。

他听到了某个立法委员和别人聊到如何玩弄文字游戏,听到几位营建大老在分配这次各地损毁的建物该拿多少招标,看到不晓得哪个世家的管事人正被人群簇拥马屁不断,看到当红的女明星倚在某个名嘴的怀里。

这一切都让陈宗翰觉得不舒服,让他原本升起来的权力欲一点一点的消失。

他终究还是一个怀有正义幻想的少年,就算见识过了黑暗,体会过了死亡,也没看过真正的不公与腐败。

应该说正是因为他目睹过无数的生死,对黑暗中的一丝光芒才会格外嚮往。

「你和卫家小子是什幺关係?」

陈宗翰面前站着一位些许发福男人,他旁边是位模特儿身材的女人,挽着男人的手,用轻蔑的眼神瞥向陈宗翰。

衣服可以买到,气质却很难装扮,陈宗翰不自觉流露出了和场面的格格不入,他骨子里依然只是个穷小子,扮不了阔少。

陈宗翰皱眉。

蓝小雪在他耳边提点,告诉他眼前的这位是几十年来控制着台湾金融产业的家族二当家,一向以性情乖戾闻名,几次上版面都是因为负面新闻。

一直以来台湾的金融业版图都没什幺变化,但这次卫氏集团的崛起改变了大饼的分配,原本的既得利益者因此损失不少,他们知道卫氏集团背后是肖家撑腰,对此是敢怒不敢言,他们动不了肖家、动不了卫氏兄妹,但难不成连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伙子也不敢大声说话吗?

现在任何牵扯到卫家兄妹的人这位二当家都看不顺眼,旁边的其他人见到这一幕都摸摸鼻子退开,或是等着看好戏。

二当家看到注意这里的人变得更多,稍稍拉高音量,「你他妈是聋子吗?卫家和你是什幺关係?」

「朋友。」陈宗翰睛简短的说。

「朋友?卫家?」二当家轻笑,附近的几位宾客发出同样的轻蔑笑声,这笑声并不是针对陈宗翰。

利益受到侵佔,既得利益的集团对卫家已经忍受不住,在借题发挥。

乍看下是对陈宗翰的羞辱,但这里的人都看的通透,这是金融业的老牌子对卫氏集团的威吓。

「既然是卫少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晚辈,叫我一声叔叔不算吃亏吧。」

所有人都在等,他们对陈宗翰这小人物根本没兴趣,他们要看的是卫氏兄妹怎幺接招。

政治的角力陈宗翰身处中心看得十分明白,被看轻他心里根本无所谓,但对这些只想要保护自己利益的所谓政商名流,感到一阵反胃。

从走进会场,他没听到多少关于救灾、关于援助的话题,谈论的总是利益分配、趋吉避凶、如何在这乱局里合作,对于前线的作战士兵,对于他们的牺牲,只字未提。

政客就政客,虽然他们一句话就能令无数人赴汤蹈火,但他们根本不知道阵前卒所负出的血腥代价。

突然间,陈宗翰感到不值,深深的不值。

陈宗翰的心绪变化影响了他的气息,鬆开了特别压抑住的气势,他的眼瞳在众人面前化成鲜红色。

卫氏兄妹听到消息后挤了过来,看到在人群中心的陈宗翰,内心一震。

「阿翰—」

话没说完,陈宗翰举起手打断。

的确,他穿得再怎幺高贵也不会成为这些名流,同样的,他无论做什幺打扮,邪异的杀气都象徵了他真正的归宿。

再怎幺白癡都明白踢到了铁板。

二当家强忍住颤抖,对方的双眼艳红彷彿能穿透他的灵魂,他说:「我……」

陈宗翰没打算听他说话,就像他之前并不是针对陈宗翰,现在陈宗翰所厌恶的也不是他,不只是他。

无数人为权力而着迷,成为了权力的俘虏,为此甚至无视他人付出得牺牲,把其他人视作踏脚石。

士卒们在前线奋战,抛头颅,洒热血,为的是什幺?不就是一个安乐平稳的家园。

然而在受到保护的家园内,有人持续进行着不正义的剥削,让所有流的血变得廉价,这是所有上过战场的人都无法接受的事情。

陈宗翰没有开口说一个字,这气场彷彿凝固,几乎要令人窒息。

同一时间,会场各处的修练者察觉到这里的不平静,直觉的提升起气势,散发出了敌意。

气势碰触,陈宗翰进入到作战的状态,感知飞快一扫,粗略地掌握住敌人的位置。

谁都没有动,保镳们要顾及的只有自己的雇主,没动手的必要,只不过是管事的世家门生则没有动手的本钱,其他人则意识到身处的地点,这里可不比战场,死掉任何人对台湾社会都会造成震动。

陈宗翰在思考,思考着一个可能。

如果他把这里的政商名流全部干掉会怎幺样?

这不难,真的不难,只消一个抬手,眼前的男人就能立刻从他眼前消失。

视线看过去,念头改变了气势,杀气直指二当家。

二当家的人生哪可能经历过什幺生死场面,对杀气毫无招架之力,只感觉整个世界就像是要崩塌,心里泛起深切的绝望,视野里尽是漆黑。

从宰割他人变成任人宰割,立场反转的快速又强硬。

如果这场餐会变成溅血的处刑场,人们将怎幺看待修练者这种危险分子?愤怒抑或是欢呼?为二当家的死落泪还是额手称快?

「住手。」

一股强烈的气机锁定住陈宗翰,剑气迫人。

有强者莅临餐会陈宗翰并不意外,这剑气剑意他曾经见过,是属于连天门事件中陈宗翰佩服的姜家前辈,花郎。

花郎是位外貌俊美的男人,绑着马尾像是位艺术家多过武者,他的双眼盯视着陈宗翰,如举剑直指。

「前辈,给我一个住手的理由。」

花郎知道陈宗翰,听过这名修练界的新人,只是没想到对方激进如斯,他说:「随便裁决他人性命,不该是我辈所为。」

「噢?」陈宗翰说:「我不应该裁决他们的生死,难道他们就应该裁决别人的死活?」

众人没人插话,等着陈宗翰继续说下去。

「我原本没打算参加这个餐会,觉得这地方太高级不适合自己,大部分的人我也都不认识,过过场也就算了。」陈宗翰话锋一转:「但是你知道我走进来后听到的都是些什幺吗?前辈,我想你也知道,他们说话的声音我再不想听也会传进耳里,没人关心前线,所有人都只想要保护自己的利益,想要在下一次的选举里尽可能的增加胜算,在这乱局里夺取更多的资源,这算什幺?」

陈宗翰用鄙夷的视线环视众人。

「我擅长得只有打打杀杀,太高深的事情我不懂,但我待过执法队、和天人战斗过很多次、我刚从澳洲回来,我看到很多很多的人倒下,他们无论身分,用生命捍卫了在座各位的生活……他们死得他妈的真冤。」

「我才不管你们是有多德高望重,有多少人拥戴支持,在我眼里你们只不过是害虫,是毒瘤,我无法接受我战斗是为了保护你们这种人,如果事实真是这样,不如让我亲手送你们离开吧。」

说到最后,陈宗翰的话语里唯有冰冷。

一直以来,陈宗翰都不是个热血的家伙,但他也有着他不能被碰触的底线。

说到底,陈宗翰不恨天人,也不恨妖异,大家都是为了生存,这种战斗各自有着应当的理由,就像是你不会责备狮子为什幺要猎捕羚羊,这是天性,是为了活下去不得不为。

陈宗翰无法忍受的是,蛊惑战士去冲锋陷阵,却在背地里侮辱了这份精神的人,别人以生命託付,你却背叛了这份重量,只想要保护自己的利益。

战士最无法忍受的是什幺?

不是残废、不是牺牲,而是死得没有价值、没有意义,成为他人成就名利的一颗踏脚石,如果只是为了这个理由,何需战斗?

花郎虽然不像陈宗翰长时间的流连战场,但他也懂的陈宗翰的怒火。

可惜这世界就是有许多事情明知它腐朽不堪也无法拿掉。

「住手。」花郎说道。

「前辈,为什幺要阻止我?我说错了吗?」

人群里,愤怒的声音传了出来,咆啸说:「你懂什幺!」

是位知名的党派大老,他对着陈宗翰愤怒的说:「你这个小鬼懂什幺!你明白当年是怎幺建立台湾的秩序?明白我们身负的怎样的重任?如果没有我们社会将会崩溃,你懂不懂!」

人群鼓譟了起来,他们虽然畏惧陈宗翰的力量,但更愤怒于对他们的指控。

「如果没有我们,你们这些修练者吃什幺?喝什幺?还不是我们在养你。」

「任何社会都需要管理者,我们就是那个管理者,我们这幺做是为了促进社会发展。」

「我们的利益就是社会的利益,政治,你懂不懂啊!」

陈宗翰冷漠的注视着众人,他们完全不认为自己错了,打从心底不这幺想,就连世家来人都站到陈宗翰的对立面。

这已经不是修练者或是普通人的问题,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分别。

陈宗翰此刻的身分虽然特殊,但他思考的角度仍然不脱过去的角色。

没有一个统治者会认为自己是错的,他们付出这幺多拿点回报算什幺?

陈宗翰突然觉得自己很傻,他的道理在这里根本行不通,无论是这些政商名流,还是三大世家,他们都是统治者,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永远都不会觉得自己有错。

这是现实还是常态?正义这个词儿原来一开始就不存在。

「闭嘴。」

陈宗翰气势一掠,让所有人都住了嘴。

「如果我只是个市井小民对你们大概是什幺办法也没有,可惜啊,我站在这里,握着比你们都还要强大的力量,金钱?权力?那有办法保住你们的命吗?」

众人一窒,不由自主的惊慌了起来,他们的命很贵重,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你疯了。」花郎感觉的到陈宗翰真的动了杀意。

「前辈,你确定疯得是我,不是你吗?」

「你胆敢碰我一根寒毛,就做好被追杀到死的準备吧。」发话的是一位横跨黑白两道的立委。

陈宗翰轻笑着回应:「你的威胁实在有够低劣,看来你真的不明白我是谁,被追杀到死?你要不要把你的堂口名字报出来,我明天就去把它给端掉。」

这不是虚张声势,稍微明白陈宗翰辉煌经历的人都知道这话不是随口说说,这世界上有哪个黑道可以和天人据点相比吗?

「够了,阿翰。」

悦耳熟悉的女声,陈宗翰顺着声音看到不算意外的一伙人。

肖素子、肖濂、徐世常、姜枫、破莲、王志豪、王子豪,这是古怪的组合,都是陈宗翰认识的人,但却是不同面向。

花郎鬆开捏着的剑诀,他在修为上强过陈宗翰,但要阻止对方大开杀戒却也十分困难,现在总算有人出面,只希望能把陈宗翰给劝退。

陈宗翰没有作声,他的愤怒并不会因为肖素子等人的出现而消失。

「阿翰,你这样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肖素子温言说道。

姜枫突然的问:「你为什幺这幺愤怒?」

没给陈宗翰回答的时间,姜枫自顾自的继续说:「人会愤怒是来自自己的无能,阿翰,你什幺也改变不了,你就算现在杀死所有人又怎幺样?明天就会有其他人取代他们,你什幺也改变不了。」

无视这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胀红的脸色,姜枫似乎没有劝解陈宗翰的意思,不过是指出事实,「或者更糟,他们死了之后又要乱上一阵子,上位的人掠夺利益弥补之前的损失,情况比现在还要糟。」

陈宗翰明白姜枫不是危言耸听,不甘心的说:「难道就只能这样了吗?」

「这就是现实。」

咬牙,陈宗翰手一挥,他面前的二当家倒地。

人们没想到陈宗翰竟然真的动手,想要怒骂,想要指责,但是身体却无力反应。

花郎、肖素子、肖濂几人都没有动,他们看得出陈宗翰并不是真的杀人,不过是用气势弄晕了对方。

陈宗翰转身离开,蓝小雪跟在后面,气势消失,空气重新恢复温度。

没有人敢拦住陈宗翰,任由他离开。

「那个。」姜枫清清喉咙,说:「如果我是你们的话,会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部忘掉,也不用想要找他的麻烦,这很现实,如果出了什幺事情,大概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时代已经变了,曾经不值得一题的个人勇武现今变得重要,再有权势也只有一条命。

虽然如今的修练界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文,但随着融入社会,修练者法案必然会通过,但在这个接替的时间里,修练者是无法以正常手段抗衡。

洗了一把脸,好好冷静下来,陈宗翰没想到自己会这幺气愤。

「你真是吓到我了。」王志豪走进厕所,对着陈宗翰说:「上次和你吵完,还以为你已经是不折不扣的世家拥戴者。」

「这是两回事。」陈宗翰看着镜子里的王志豪说:「我只是无法接受死得没有价值。」

王志豪耸耸肩,就像陈宗翰没受过世家压迫,无法真正体会那种心情,他没见过战士阵亡,无法真正了解箇中滋味。

「无论如何,很高兴见到你,阿翰。」

陈宗翰把手上的水甩倒王志豪身上,说:「总算是见到面了。」

「别乱甩呀,混帐。」

陈宗翰这次的行为是个警讯,三大世家再强大也不可能控制住所有门生,随时都可能出现像这次一样的暴走。

以前,陈宗翰一直是把很好用的刀,战力十足,现在刀剑产生了思想,有了自己的想法,从一把刀变成握刀的人,这转变不见得是好是坏,只是需要留意。

几位和陈宗翰熟识的朋友在外面等着。

「看不出来你隐藏着一颗炙热的心。」姜枫一见到陈宗翰就打趣的说:「闷骚呀。」

陈宗翰除了苦笑也做不出其他回应。

肖素子同样不晓得该说什幺,她能明白陈宗翰的愤怒,但就如同姜枫所言,有些现实令人无力,现在的时局容不得他们添乱。

「素子,你身体好了吗?」

「好多了,虽然还不足以应付战斗,不过其他事情都没有问题。」

王志豪酸溜溜的说:「怎幺不关心一下我?」

「滚远点。」陈宗翰骂道。

几人笑了笑,把方才郁闷的气氛沖淡了不少。

这次的餐会因为陈宗翰的搅局而变了味道,修练者神秘的面纱是揭下了,但到底是不是和自己站在同一边?

没有人可以肯定。

  • 名称: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5: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