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超清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只是这筵席的结束来得太快、太突然。

王志豪不愿意相信陈宗翰所说的事情,但是事实由不得他不去相信。

来到朱士强家,他的妹妹已经上床睡觉,只有朱妈妈等在门口迎接他们。

「很抱歉这幺晚还来打扰。」陈宗翰半背着朱士强走进门,「朱妈妈,我们没想到会弄到这幺晚。」

「没关係、没关係。」朱妈妈拿出两双拖鞋摆在地上,「来快点进来吧。」

「那就打扰了。」王志豪说道。

朱妈妈脸上看起来还是有些病容,根据朱士强的说法他们家的妈妈和妹妹身体都不太好,还有一个吸毒被陈宗翰抓去关的爸爸,也难为朱士强能够坚强的支撑这个家庭。

「我常听士强提到你们。」朱妈妈和陈宗翰一起扶住不知道是不是又睡着的朱士强,小声补充一句说:「他很崇拜你们两个。」

王志豪和陈宗翰听到这话只是笑了笑,他们何尝不佩服朱士强能够从小在这环境里成长而不走上歧途,弱小却不被击败,以小小的力量守护这个家,相比起来,王志豪与陈宗翰都太幸福了。

「噁。」朱士强用力的摀住嘴巴。

「厕所在哪?」

「进去右转就是了。」

陈宗翰抓住朱士强小跑步过去,没多久就听到一阵呕吐的声音。

「阿姨,我们好像喝得有点太多了。」王志豪略显尴尬的说道。

「没关係,士强心里有事情,我帮不了他,只有你们才能做到。」朱妈妈脸上的表情不知道该说是担心还是因为帮不上忙而自责,十分的微妙,大概得等王志豪哪天身作人父才能够理解吧。

「我帮你们在士强的房间铺两个棉被吧,你们等一下洗个澡就可以先睡,有什幺事情可以明天继续说。」

「噢,好的,谢谢。」

王志豪被带到朱士强的房间,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依然不适合久站,没办法帮忙铺被子,他坐在一边看着这间朱士强的房间。

一个房间通常就代表着这个房间主人的个性,这房间很乾净,不大,也没什幺特别的,只有些简单的家具,桌子上除了参考书外就只有三个相框。

第一张是朱士强小时候的全家福,后来被送进监狱的朱爸爸在里面一手搂着朱妈妈

,另一只手放在朱士强的肩膀上,他的妹妹则倚靠在朱士强身边,怯怯的看起来很怕生。

第二张照片是去年运动会的照片,在金黄色的夕阳余晖,陈宗翰、朱士强、王志豪三个人搭着肩,笑得真的很开心。

第三张照片是朱士强与王雅婷,是在一个风景区的样子,他们害羞的牵着手,脸靠得很近,十足热恋的小情侣。

王志豪看着这三张照片,百感交集。

「好了。」朱妈妈把两份被子铺在地上,调整了下位置,说:「记得要早点休息。」

「好的,谢谢阿姨。」

王志豪坐在桌子边取出陈宗翰交给他的一叠文件,看得出来是陈宗翰自己手腾出来,字还挺丑的,不过里面的内容是一点也不含糊。

稍微翻了一下,除了陈宗翰说的资讯外,这几乎可以说是半个自传,注明了不少他和某个人的关係与经历,里面不乏对王志豪来说身处于云端的大人物。

就如同陈宗翰所说,这是如果好好利用就会起很大效果的工具,对王志豪来说更是可以让他加速整个过程的进行,露出苦笑,他这位兄弟的能量真的是远超他的想像,文件里面的人只是卖一个面子都可能让整件事情的立场翻转。

这和王志豪原本规划的道路不同,他原本要十年才能做到的事情,有这层关係在说不定一年就能办到,不过这也代表王志豪将脱离现在身处的组织,原本他是在反对世家的独裁,如果利用陈宗翰的关係的话那他将成为游走于修练者、异人、普通人之间的异类,这值得吗?

王志豪不知道,他想要实现的是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这个初衷从没有改变过,以后也不会改变。

他放下手上的文件,陈宗翰走了进来。

「老朱怎幺样?」

「正在洗澡,他吐了两次,整个人神清气爽了起来,这也好,不然我也没办法传他力量。」

「我继承你的人脉关係,老朱继承你的力量,你早就打算好了?」

陈宗翰坐到地板的被子上,说:「对,不过我还有其他安排,算是一个保险吧。」

「不可能改变了?」

「不可能,无论最终成功与否,我的死已经不可避免。」

「很多人知道这件事情。」

「一些,我让道子前辈帮我处理事情,会有更多人知道这件事,对他们来说试总比不试好。」

「你的家人、大小姐、肖学姊都知道了?」

陈宗翰苦笑,「我爸妈还不知道,我不晓得该怎幺开口,我弟知道,大小姐应该也知道了,素子也是。」

「时间呢?」

「下星期吧。」

王志豪注视着眼前他最好的朋友,一向善于言语的他却说不出话来,陈宗翰身上肯定背负着他无法想像的责任,只是这样他才走向了牺牲一途。

该怎幺说,王志豪一方面自卑于自己的渺小无力,一方面又想痛骂陈宗翰的自大妄为,可是他又无法开口,总觉得一开口他的情绪就会崩溃。

就在这时候朱士强走了进来,「阿翰,换你去洗一下吧。」

「嗯。」

朱士强作到自己的床上,王志豪注意到他的眼眶泛着红,看来他并没有他们想的那样醉。

等陈宗翰一离开,朱士强就说:「王SIR,该怎幺办?」

「我没办法,这是阿翰自己决定的事情,而且……他将拯救整个人间。」

朱士强无话可说。

「他是个英雄。」王志豪叹谓的说:「我找不到别的词去形容,老朱,他会把一半的力量给你,你要好好把握。」

朱士强用要哭了般的语气,说:「为什幺是我?王SIR,你比我更适合,我等等告诉阿翰……」

王志豪愤怒的拉起朱士强的衣领,力量大到几乎要勒死他,王志豪说:「老朱,你给我闭嘴!告诉我,你是不是想报仇?你是不是想要保护你的家人?你他妈的孬了多少年,十八年,你还要孬下去吗?告诉我!」

朱士强脸上写满的惊恐变成了无力。

「现在你有一个机会,阿翰他作为修练者非常厉害,就算是一半也足够了,你能够摆脱现在这一切,想想王雅婷,你有机会帮她报仇了。」

「可是我……」

「没有可是,这世界上没有人天生就很勇敢,你要学着变勇敢,我和阿翰都不可能再保护你,你要学着保护你自己,你听懂了吗?」

朱士强无言以对,王志豪鬆开他的手,说:「阿翰选了你,不要让他失望了,也不要让我失望了。」

这一夜注定将无法成眠。

朱士强背对着陈宗翰,就像之前的陈宗佑一样,让陈宗翰以霸道的方式把气灌进他的体内,王志豪就在一旁目睹这一切,看着自己的一位兄弟把希望交给了另一位兄弟。

不知不觉间,他的眼眶湿了。

朱士强与王志豪的争吵陈宗翰都听到了,不过他和王志豪不同,他相信朱士强会是比他自己更适合这份力量的人选。

因为曾经弱小,在拥有力量之后才懂的仁慈。

因为曾经无力,在有过失去之后才明白珍惜。

陈宗翰的杀道必然灭绝,那狠辣的残酷不需要继承者,就让它随着魔主与陈宗翰的消失一起消失了吧。

陈宗翰心里很好奇朱士强将怎幺发挥这股力量,那势必会与他截然不同,是另一种道,只可惜他是没有机会见证了。

不同于陈宗佑,朱士强是明白何为痛苦的人,他忍受的能力超过其他人,他全身彷彿是岩浆在流动,热得令人难以忍受,可他一声不哼的承受了下来,他已经没有退路,在他接受这项餽赠之后他就没有了退路。

按照着陈宗翰的吩咐,朱士强在催动着身体里的气。

「老朱,你没什幺修练的天份,不过没关係,我认识一个人,他从什幺也不是的野猫修练成为剑圣,勤定能补拙,相信我。」

朱士强死死的忍受着,心里下了决定,他发誓这辈子绝对不会让他这两位兄弟失望,绝对不会!

隔天一早,陈宗翰就离开了朱士强家,他漫无目标的在熟悉的城市里闲晃,就像之前的魔主,充分感受着『活着』这一回事。

他去拜访了很多他认识的人,鬼魂小张、岚君等鬼都还活着,用活着这词不太对,应该说他们都还在人世间,虽然三界的变动产生不少异象,但对他们这些已死之人来说,反倒是没什幺好担心的,反正都已经死了。

陈宗翰在见完孙久永的路上还碰到了蔡仪婷,这碰面两人都觉得很意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很自然的笑了,像是久违的老朋友。

两人并肩聊了十几分钟,走在街道上,陈宗翰一直把她送到家门前,他们就彷彿是好朋友在路上碰见友好的聊了几句,最后陈宗翰什幺没有多想的离开,以致于他没注意到在他的身后,那个漂亮身影的视线从没有离开过他。

他甚至在捷运上遇见了曾经欺负过朱士强的大王、阿呆几人,他们毕业后没升学,还来不及找工作就发生了这妖异入侵这档事,中间也发生了不少曲折故事,总之他们现在加入了三大世家筹办的巡守队,说起来和陈宗翰也算是同事。

对此,陈宗翰觉得很有趣,他们则是很不好意思。

吕茹洁放下了教职,以她和白髮比肩的医术哪里都需要她,最终她选择留在普通医院,推广修练界的医疗技术,毕竟之前的妖异入侵有不少人受了伤,需要特殊的治疗方法。

就连陈宗翰找上她的时候,吕茹洁都在教新晋医生新的技术,算是把医生和老师的身分都给发挥了。

为了应对近在眉睫的灾厄,各地的防御工事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俗话说:临阵磨枪,不亮也光,这俗话至少有八成的安慰作用,不过与其坐看人间殒落,不如多出一分力,哪怕能抵挡敌人一秒也好。

垄罩世界各地的结界有其薄弱的点,几千年来这些地方都受到严格管控,青城山结界战场就是其中之最,是任何战事的第一个突破点,只要守住就能挡下死地军的脚步,换言之,如果失守就相当于人间整个沦丧。

在高层的首肯之下,几辆装甲运输车把以吨计的核弹给运进了结界战场,作为最后的手段,如果所有方法都失败,核弹将会引爆为人间争取多一些的时间。

同时间,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迁移正在进行,行动的宗旨在远离战争爆发的冲突点,同时创造出开阔的战场让远成火力有发挥的空间,而被指定为集结处的几个有防卫能力的地区如梵谛冈、东京、伦敦、华盛顿州……等,人潮拼命的涌进,不可避免的产生问题,特别是国家比麟的欧洲和中东地区。

国界的概念受到挑战,在知道妖异随时可能出现在大门外后,在怎幺爱家爱国的人都选择了离开,远赴他乡寻找一个安全的避难之地,毕竟生命还是最重要。

也因此房地产市场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作为经济命脉之一的重要市场,这重创了各国政府的经济,更有些国家的国民在短短几天就飞快的减少,这状况无论如何都无法遏止。

而且离乡背井注定会有许多问题,这不单是对经济造成重创,在治安方面更是需要军队维稳,这世界从不缺乏趁火打劫之徒,何况光是安排每户人家有地方睡、有东西吃就是件极为困难的工作。

看电影、动画里,动不动可以来个大迁徙躲避灾难,但现实里这样的情况造成的人去楼空是会引发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可惜无论新闻上各国领导人怎幺呼吁人民遵从指示、放慢速度都无济于事,人们逃避恐惧的心态让全世界短时间内出现了近亿的难民,考验着各单位紧急应变的能力,又或者崩解的速度。

战争还没开打,各国内的混乱就几乎要瘫痪整个政府,一些小国家更是直接放弃让国民涌向他国,直接宣布亡国。

在前线城镇的一个房间,一张巨大的世界地图贴满了整面墙,上面有十八根红色图钉指示出结界薄弱之处,其中有一半靠近人口稠密的地方。

肖野岷盯着这一张地图看了很久,他完全可以想像一旦结界崩溃妖异闯进人间后,扩散开来的敌人会像是病毒肆虐,把所有一切化为地狱绘图。

「预估的死亡人数出来了吗?」肖野岷揉了揉双眼,他已经三天没睡,自从接下姜方的位置之后,他没有一刻能够放鬆。

跟在他身边的是肖濂和肖素子,擅长情报分析的肖濂在战场上同样是可靠的幕僚,他手上有份粗步拟出来的伤亡资料。

「按照现在的撤离状况,假设妖异的入侵是在五天之后,假设结界崩溃的第一天十八个据点同时失守,光是战死的士兵连同修练者将高达十万人,第二天人数翻倍,第三、四天因为撤离的关係将会是一个空窗期,第五天开始妖异突入城市,死亡人数爆增,保守估计是一百万人,接下来将以每天四十万的速度递增,一直到约略两千万人后可能停止,毕竟一个焦土般的人间不会是他们所期望。」

这是令人绝望的预测资料,肖濂继续说:「这是假设对方没有或不使用大规模的杀伤武器,单纯的以人数猎杀的结果,同时也没计算天界参战的可能性。」

「如果引爆核武呢?」

「对方至少将损失百万的战力,但不可能遏止攻势,只能延缓攻势,同时核辐射会引发临近城市的大量感染,并且造成敌方报仇心态增长,死亡人数可能翻五倍。」

「也就是说会死超过一亿人?」

「是的。」

这几乎是注定惨败的战争,人间没剩下什幺筹码,姜枫的布局和姜方的超强战力让前一次战争意外的以胜利收场,但这一次不再有这种可能,天界再不可能与人间联手,死地来人的助力虽然强大,可对于无国界的战争来讲实用性实在太低。

「就算能在这里挡住敌人也没有用吗?」肖野岷活了两百多年,看过清朝灭亡,民国逃难,中共崛起,无论怎样对他这离世之人都泛不起一点波涛,他现在同样看着,只是内心充满绝望,在世代的潮流面前他无力回天。

「司令,只能进行道子前辈的计画。」肖素子说:「这是目前看来最能解决一切的方案。」

肖野岷的面前摊着一份简单扼要的报告书,由安倍道子、安倍全宗、肖素子提请,一个可以说是天马行空但是是立基于现实的计画。

这份报告书不过寥寥千余字,肖野岷从头到尾看了不下十次,说:「成功率有多少?」

「不知道。」

「陈宗翰人呢?」

「不知道。」

「素子,你知道失败的话会如何吗?」

肖素子迎上肖野岷的目光,惨然笑说:「反正我们也没什幺可以失去了。」

肖野岷与肖濂都无话可说,他们的确没有什幺可以失去了。

最糟糕的情况就是人间覆灭成为殖民地,少数的人间人逃往各修练者组织的独立空间,等待迟早有一天被敌人攻破。

「我批准了。」肖野岷提笔在报告书上轻轻一划,「需要任何帮助就去找赵小萱,他会不计一切的帮助你们。」

「是的。」

报告通过,肖素子的脸上没一点喜悦,反而是苍白的愁容。

把报告递到肖素子手上,肖野岷看着她说:「我衷心的希望你们的计划能够成功,为人间赢得一点苟延残喘的机会,然而这个心态让我觉得很羞耻,我竟然期待一个年轻人去解决全世界都束手无策的问题,还是用他的生命去拯救我们所有人,我对不起我的岁数和职位。」

「司令,不单是你,我们同样觉得羞愧。」

日子一天一天的逼近到最后期限,陈宗翰作为他人生最后巡礼的旅程也该结束。

他和执法队的同伴关二、白髮、余腾、大佬、史密斯、柚青、曼曼等人一起大醉了一场,他们都没用真气抵御,是完完全全的让自己放鬆,如今的执法队减员不少,在这随时可能丧命的世界放鬆本身就是一种奢望。

远在西藏的李天曦从李师翊那知道事情始末,赶回了台湾,她和倪恆可以说是因陈宗翰而得救,只是没想到他们会有要送陈宗翰的一天,李天曦抱紧着陈宗翰,眼泪怎幺也止不住。

在故人里,陈宗翰连络不上雷、青鬼他们,大概是到了别国继续当雇佣军,可惜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肖家的许多人也因为工作之故没有空闲,毕竟现在的时局是前所未有的混乱,陈宗翰只能和宋从闻、应泉、肖乾、陈祜、乔仲话个家常,宋从闻似乎对肖素子已经绝望,他的单恋之路就此阻断,他看到陈宗翰也只是无奈的笑了笑,说自己是输得心服口服。

应泉的心思都放在眼前的局面上,过去对陈宗翰的爱慕之情也被这烟硝给沖淡,在这个女孩眼里的是人间的未来。

陈祜与乔仲是少数知道陈宗翰计画的人,当他们看到陈宗翰的时候,都是一脸不知道该说什幺的哀伤模样,白髮人送黑髮人已经够令人伤心,还是眼睁睁看着对方离去,这已经不是揪心足以形容。

外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最亲近的家人?

陈宗翰的最后一站又回到了他的家,带来一个最后的消息,一个令人心碎的消息。

所有人的心都碎了。

当陈宗翰还是个普通人浑浑噩噩度日的时候,每天的时间多到用不完,他恨不得时间能够快一点,让他能趁早脱离学生的身份,早点长大。

然而现在他只希望每天的时间都能慢一点,再慢一点,让他能够多呼吸一下这空气,待在他所爱之人的身边。

可惜时间无情,从不为人快一秒或是慢上一秒,自顾自的迈向未来。

李师翊知道了一切,她也明白自己无法改变这个决定,她的自私是承担不起千万条人命,陈宗翰也不会允许她这次任性。

这一切到底是谁造成的?是谁的错?是陈宗翰?是那被拯救的人间?还是被放逐五千年的死地妖异?

没有人能够回答,最终李师翊只能责怪命运,是所有可能性组合在一起的命运让他们必须分离,她恨自己太晚坦承自己爱他,她恨这美好的时光是那样的短暂,她恨所有苍白无力的一切。

最后的几天,李师翊都待在陈宗翰的身旁,彷彿这幺做就能让他们再也不分开似的。

李师翊的脖子上多了一条和她很不搭的项鍊,一条繫着紫仙玉勾玉,陪伴了陈宗翰一整年的项鍊。

还记得在最初的时候肖逸给他的是一个粉红色的戒指,是曾经仙人的定情之物,再由大姊帮他融合紫仙玉炼成勾玉的形状,现在由陈宗翰亲手帮李师翊配戴上,意义是不言自明。

带着项鍊,李师翊能感受到陈宗翰的存在,这将留给她无限的思念。

对于肖素子,陈宗翰同样留给了她一个礼物,只是暂时的没有办法亲手交给她。

然后来到了最终时刻。

天空开始斑驳,结界缓缓消散,人间的活物们都瑟瑟的在发抖,等候着命运最后的宣判。

  • 名称:arm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5: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