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入者超清

就在陈宗翰等人打道回府的同时,各国与天人的谈判正如火如荼的在进行。

经过三天的商议,大致上确定了几点。

澳洲的国土正式分割,界线尚未全部确定,但已经划分的部分就超过了三分之一的澳洲面积。

无论澳洲政府如何抗议也没有用,就连人民都无法保全的政府还算是政府吗?从现在开始,曾经在全球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发展佔据重要位置的澳大利亚必然黯淡,取而代之的是充满敌意的神州国。

等确定疆界后方圆二十海里变成为神洲国的海域,一切规範比照世界各国。

天怜明白不要把人逼急的道理,狗急都会跳墙,何况是人,没有狮子大开口,他的姿态摆得出人意料的低,除了人质的问题外他都愿意退让,谈判顺利的让人怀疑天界是不是没有外交系这个系所?

不过不管之后天人的态度如何,人心惶惶的状态依然无法改变。

国与国的战争还能藉由移民躲避,但界与界的战争又该逃往哪里?

陈宗翰来的时候很急还有专机接送,回去的时候大家交通工具不足,他也就塞在半路上,躺在纽西兰的草地上晒太阳。

原本,以李师翊的身分或是陈宗翰的重要性,就算来了架私人飞机也不意外,可惜现在每天飞行器的起落都受到军方控制,络绎不绝,容不得他们这些有力人士偷走后门。

但在确定李师翊安然无恙后,李家涛和方芹悬着的一颗心算是放了下来。

又耗了几天,这些在这次澳洲战役里大起作用的修练者们才各自回到了家乡,陈宗翰原本的家已经没了,能去的地方也就变成肖家本家。

在他回去之前,陈宗翰决定趁着这个难得的休假去见见朋友,回到熟悉的街道,他信步的走着。

原本住的房子已经重建了有七八成,外面挂着出售的牌子,陈宗翰看着这个他住了十几年的地方,心里感慨万千。

在他还只不过是为普通人的时候,他就是在这里长大成人,喜怒哀乐都在这里,他一直以为他会在这里住很久,闭上眼睛,他能看到里面的每一个转角位置,可以想起过去在里面的生活。

那明明不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但现在感觉起来却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阿翰?」

陈宗翰没想到会遇到认识的人,他回过头,「老朱?」

许久不见的朱士强,他旁边站着他的妹妹,看到陈宗翰也十分惊讶。

两人都是愣了一下,接着相继微笑。

「好一阵子没见了。」陈宗翰上前用力拍了拍朱士强的肩膀,然后说:「你现在好多了吗?」

大家都明白陈宗翰指的是什幺事情,在妖异入侵的当时,王雅婷意外身死对朱士强造成强烈的打击,心情非常沮丧,让他足不出户很久,之后陈宗翰忙于澳洲战役,不晓得接下来发展成了什幺样子。

朱士强没有回答陈宗翰的问题,笑着反问说:「你怎幺会在这里?」

陈宗翰说:「刚回来,想说回来看看。」

「回来?」

「从澳洲。」陈宗翰简单的回答,他注意到朱士强身边站着位娇小的女孩,问说:「这位是……?」

「他是我妹妹,朱芸。」

朱芸似乎怕生,靠在朱士强身边对陈宗翰颔首当作打了招呼。

陈宗翰看着朱芸,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些面熟,他很早就知道朱士强有位身体不太好的妹妹,只不过一直都没有正式见过面,所以今天应该是第一次见面才对。

陈宗翰相信自己的感觉不会出错,搔了搔头,究竟是在哪里见过面?

「怎幺了吗?」朱士强问道。

陈宗翰摇头说:「没什幺。」话音顿了一下,问说:「你们要去哪?」

「我打算找一个新的打工,小芸现在上了高中,也打算找份打工,最好是补习班之类的,趁着今天就出来看看。」  

「反正我没有事,边走边聊。」陈宗翰让朱士强带路,三个人并肩走,自从妖异入侵、天人开战之后,路上的行人明显少了很多,现在大多数的人除非有事情不然宁可待在家里,减少飞来横祸的发生率。

「阿翰,我还是决定报考军校。」

陈宗翰看向朱士强的双眼,他能看到里面隐藏着过去所没有的黑暗。

「你确定?」

朱士强点点头。

对于朱士强的决定,陈宗翰没有插嘴的理由,他相信朱士强早就想清楚的其中的利弊,明白现今局面对他未来的职业可能带来多少危险。

以前,朱士强报考军校是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压力,然而现下,肯定不止是为了这个原因。

陈宗翰轻声的说:「这又何苦。」

朱士强走路的动作兀然一颤,似乎内心压抑着什幺不要它引爆,牙齿紧紧咬着,忍受着,视线紧盯地面。

朱芸一脸担心的停在自己哥哥身边,这种情况并不是第一次发生。

王雅婷死去,让朱士强内心不单是少了什幺,同时也生出了危险的东西。

陈宗翰可以看到朱士强身体的肌肉不自然的绷紧,就像是要抽搐一般,他赶紧伸出手掌,在朱士强的背后轻轻一拍。

气劲散进朱士强的体内,缓解了他身体的痛苦。

「这就是真气吗?」朱士强喃喃的说,身体的毛孔涌出汗水,弄湿了衣襟。

「这是怎幺回事?」

「PTSD,创伤后压力症候群。」朱士强没看陈宗翰,迈开步伐,然后说:「阿翰,我真的好羡慕你,你是修练者,你有这个能力。」

陈宗翰默默听着。

「数不清有多少次,我多希望自己一觉醒来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恶梦,王雅婷还好好活着,但是我心里其实很清楚,这不可能,而且最可恨的是,我竟然连帮她报仇的能力都没有。」

「李师翊出了事情,你有能力、有办法去拯救她、保护她,但是我却不行,我什幺办法也没有,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没有任何力量,我甚至连敌人是什幺都不清楚。」

同样的心情发生在许多人身上,愤怒却无力,他们怨恨自己的无力。

「虽然我已经问过王SIR,不过我还是想再问你一次,我真的、真的、真的没有可能成为像你一样的修练者吗?我这辈子真的没有可能报仇吗?只能永远带着这个心情吗?」

朱士强的眼神很哀伤,脆弱无比,他看着陈宗翰,他的死党,等待着明知道结果的宣判。

陈宗翰再不忍也不可能扭曲真相,他说:「我不会说不可能,我自己就是一个例子,但这个机率已经低到可以忽略不记,我只能说,循正常方法,以你的年纪和资质,不可能。」

人生而平等?很多时候并不是。

陈宗翰牺牲很多,这点不假,但有些人却连牺牲都无法换来任何结果,相比之下,陈宗翰已经算是非常幸运。

朱士强惨然一笑,走到斑马线前面停下,看着红色的行人号誌。

「这世界真的很不公平,凭什幺我要活得这幺辛苦?就连我仅有的一点点快乐都要被夺走,凭什幺?」

朱士强不是在询问陈宗翰,也不是在问朱芸,他的语气充满不甘也充满无力,眼镜下面的双眼注视着的是沉默的阴沉天空。

「你还有重要的人,别忘了这点。」陈宗翰说。

「我知道,所以我才要去找打工。」

这时候,陈宗翰意识到自己认识的那位朱士强已经死了,就像他曾经死后重生一样,走在他身边的是另一个朱士强,有着灰烬般的灵魂。

红灯转成绿灯,三个人往前走进人群。

「你需要帮忙的时候记得找我,记得。」陈宗翰认真的留下这段话,他知道朱士强不会随便干出傻事,他对家里一直都很有责任,但有些时候他依旧需要有人对他伸出手来。

不是作为修练者,不是作为修练界新星,陈宗翰是以朋友身分,想要在朱士强黑暗的时刻拉他一把。

陈宗翰知道自己不可能留在这里,没有时间陪伴在朱士强身边,但他需要朱士强知道,他的关心并不会因此有任何减少,只要有需要,他会立刻出现。

朱家兄妹走出陈宗翰的视野。

这时候陈宗翰才想起来他在哪里见过朱芸,这名字他听过,而且是从他亲爱的弟弟陈宗佑的口中,朱芸就是那位让陈宗佑神魂颠倒的学姊,陈宗翰曾经远远的看过她。

没想到这世界竟然这幺小,小到会这幺简单的就碰到对方。

这是个好兆头吧,陈宗翰心想,也许能探探朱士强的口风,或者哪天把陈宗祐带出来製造一个巧遇?

从朱士强口中,陈宗翰了解到在他离开学校之后,王志豪也跟着离开。

对于陈宗翰与王志豪的矛盾,朱士强没说什幺,他自己的问题就已经够大,根本没有心思去注意其他人。

这次回来,陈宗翰其中一个行程就是想去见见他这位朋友,好一阵子没有连络,不晓得他最近过得如何,经过最近的事件,想来是遇到了不小的阻碍吧。

王志豪虽然接受了白髮和吕茹洁的治疗,但具体的恢复情形还是得看他本身。

陈宗翰最近一直在换手机,作为高中生的他不禁开始思考起自己是不是太过浪费,他还记得他第一次有手机时的开心感觉,虽然不是很久,但心态上已经改变很多。

手机没响几声就接通,陈宗翰说:「喂,有空吗?出来吃饭。」

王志豪的声音迟疑了一下,说:「什幺时候?」

「你什幺时候有空?」

「明天有一个餐会,你会到吗?」

「餐会?」

「听说是邀请了不少这次去澳洲作战的修练者,没有你吗?」

陈宗翰不是很确定的说:「我可能要问问小雪。」

「嗯。」

「你的脊椎好点了吗?」

「已经可以简单的走路,虽然不能走太久就是了,阿翰,你去见过老朱了吗?」王志豪问道。

「在路上刚好碰见,有聊了一下。」

王志豪那一边有人在叫他,王志豪说:「那你确定明天会不会来,再打给我。」

「好。」

挂断电话,陈宗翰接着拨给蓝小雪,她是他的经理人,询问她明天事情。

「明天的餐会?我看看。」蓝小雪用肩膀和脸颊夹着手机,陈宗翰听的出来她在房间里东翻西找。

「噢,有,是在远东酒店的十八楼,你有要去吗?」

「嗯,刚好去看个朋友。」

「那我明天和你一起去,餐会从中午就开始,就约中午在那裏汇合可以吗?邀请函上面没有要求正装不过也不要穿着太随便比较好」

陈宗翰对着橱窗玻璃看了下自己身上的T-shirt球鞋,看来得换件衣服。

「阿翰,除了明天之外,在你不在的这段时间还有五十八封邀请函寄到我手上,你需要我带去给你吗?」

「不用,我对那个没什幺兴趣,裂缝战场那边有什幺事吗?」

「和平常差不多,安静到压抑,有多了不少术士,好像是为了修补结界而来。」

「陈伯伯有说什幺吗?」

「陈祜前辈準你过几天再回来,算是你的休假,还有,素子小姐已经可以下床,她来战场过原本想见你,但是你不在。」

照理说肖素子应该需要再休养一段时间才好,不过以她的个性大概是坐不太住吧。

「还有姜枫也来找过你,他没说是什幺事情,看起来应该是顺路拜访。」

姜枫?陈宗翰没有多想,继续问说:「还有其他什幺事情吗?」

「大致上是这样。」

「好,谢谢,那明天见了。」

陈宗翰先回家一趟,是位在本家内的新家。

原本陈宗翰在本家就有分派到一间房子,现在陈爸爸花了点钱又再购置了一间新家,以现在的时局,在人间哪里都不安全,能在本家有个落脚点可以算是有了保障。

陈宗翰的特殊身分在肖家各方面都可以享有不错的待遇,也因此陈爸爸以原价七折的价钱买到了现在的新家,多出来的钱正好可以租一个地方让陈宗佑上下学的时候有地方住,不用一直两边跑。

「妈,我回来了。」

陈宗翰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好奇的四处观看。

「宗翰,你回来了啊。」陈妈妈走出客厅,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笑颜逐开。

「爸和弟都不在吗?」

「你爸在上班,初来乍到很多地方都还要学,你弟今天没有课,在这附近逛逛熟悉环境,最近像我们这样的人家变得越来越多。」

想想也是理所当然,本家里本来就有很多闲置的空地,在人间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发生危险的情况之下,这里无异成为富人们最想移居的场所。

陈宗翰听陈妈妈说着这里的情形,原来搬进来钱的多寡不是重点,肖家本身也不太缺钱,需要的条件是有二等亲在肖家里面工作,或是有人肯出面作保证人,换言之,你想得到肖家的庇荫,你必须先被承认是肖家的人。

可以想见最近在三大世家工作的门生受到多大的吹捧,身价水涨船高,陈宗翰收到这幺多的邀请函看来是十分正常。

「妈,你还习惯这里的生活吗?」

陈妈妈放下手上的遥控器,说:「没什幺好不习惯,这里什幺都很方便,走出去就是卖场,最近还在盖更多的店,而且什幺费用都很便宜,听说连税都可以抵,很安全,邻居人也不错。」

听到这话,陈宗翰心里总算放鬆了些。

看出来陈宗翰心里所想,陈妈妈温言说:「不用担心,你妈在跟着你爸之前也搬过很多地方,环境比这里差得多都过得下去,这里这幺好,挺适合养老的。」

这天晚上,陈家人一家四口很久没有的全员到齐享用了一顿晚餐,晚餐的菜色是丰盛的家常菜,时间回到习以为常的过去时光,彼此说说近况,聊聊细碎的话题,频率调整到慵懒的日常。

陈宗佑今年已经国三,是该为了考所好高中努力,但他的专长翰兴趣都是打篮球,看到书就想打瞌睡。

有些事情即便正处三界动荡也不会改变,基测就是其中一项。

陈宗翰的身分让他免除大学入学考试,他不是肖素子,没有再往上读书的念头,需要顾好的只有那把剑。

电视新闻都在讲澳洲战役、各国的应对,对于神州国各家电视台各有自己的看法,有人主张投核弹,有人主张虚与蛇委把空间技术骗到手再说,总之,可以说是百家争鸣,要说共同点,就是宣传民众购买国债卷。

「这些政客只会在电视上面讲漂亮话,嘴巴说一套,私底下又是另外一套。」陈爸爸边看电视边批评的说:「说什幺要生死与共,和国家共存亡,我今天就收到他一家子搬迁入住的通知,以前大家往美国跑,现在大家往三个世家跑,都是一个样。」

政治人物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利益,接着才是全民的利益,如果两者冲突的时候,以自身为优先考虑,从这点来看,政客们都不过是自私的凡人,握有权力后扩张了自私的程度。

陈爸爸就和绝大多数的普通人一样,只能在嘴巴上抱怨政治人物,看着他们每当选举的时候用华丽谎言蒙骗选票,继续当选,让民主制度落得有名无实的地步。

少数服从多数,这是民主精神,可惜心理学证明了人群比个人不理智,注定了民主成为少数人操弄的工具,人人平等,只不过是句口号。

隔天,陈宗翰换了件衬衫,穿上皮鞋,前去远东酒店。

一路上不少警察执勤,低调的名车来来去去,看来这次餐会的规模超乎陈宗翰的想像。

就连陈宗翰搭的计程车都被拦阻下来,遭受善意的劝导,如果不是陈宗翰身上带着肖家的证件促使警方放行,他说不定连接近远东酒店都做不到。

陈宗翰递给司机一张千元钞票,看到蓝小雪再向他招手,他说:「不用找了。」

「多谢,一路顺风。」司机礼貌的回应。

关上车门,陈宗翰微笑的朝着蓝小雪走过去。

蓝小雪身穿得体的小礼服,肩膀上挂着提包,对于这种场合显然不陌生。

「没想到是这幺大的餐会。」陈宗翰说,门口许多只在电视上面看过的大人物穿流不息,互相寒暄着,为这次的餐会暖身。

相比起来,陈宗翰与蓝小雪没有人认识,被晾在一旁。

在修练界并不是说没有这样的宴会,只不过人员成份不同,在修练界名声赫赫的人物,到了外面很可能就只是个没人知道的小人物,就好比陈宗翰,在修练界里声名远播,但实际知道他是谁的人并没有很多。

「政商名流都会到场的样子。」蓝小雪说:「可以说是大家互相交流、处理状况的聚会,如果可以,大部分的人都不会缺席,也就变成现在这样。」

「那我们进去吧。」

蓝小雪挽住陈宗翰的手臂,走进门口就像是走红地毯,酒店的服务员面带笑容站在两旁,今天驾到的贵客没有一个人他们得罪得起。

陈宗翰原本就是丢进人群起不了波澜的长相,除了检查邀请函的工作人员能知道他的身分外,一般人很难得知。

查核人员恭敬得让开让陈宗翰两人上楼,如今已经没有人不知道什幺是修练这,从这个角度来看,眼前两人的身分比之在场众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些心思,陈宗翰当然是没去注意。

一路走进来,市长、县长、党派大老、知名公司老闆、各界龙头人物,星光闪闪,规格之高令人咋舌,金碧辉煌的酒店今天因为光临的人们而更加灿烂。

蓝小雪看到某些人会在陈宗翰的耳边说明,大多是因为最近那人和修练界扯上关係,蓝小雪认为这是身为经纪人的其中一项责任,平常就有在注意这方面的消息。

搭电梯上楼,来到餐会的主要会场。

眼光一路扫视,陈宗翰基于习惯,认出了几位和自己相同气息的修练者,其中也人认出了他,举起酒杯远远的对他示意。

这感觉就像是羊群里面藏着狼,虽然批着羊皮但那味道却还是掩饰不住,特别是同类,远远的就能嗅出来。

目前看到不少的修练者是一些政经人士的保镳,他们的修为普遍不算太高,但也还算是拿得出来,陈宗翰不知道的是,这些保镳的价格之高,已经是太平盛世的十倍以上,这战争财发的可以说是暴利。

因此比拼保镳突然间成为了上流社会较劲的热门项目,这当然是私底下进行,现阶段接受雇佣的修练者大多是野路子,对这种能提高身价的事情自然是坐观其成。

这些事情都和陈宗翰无关,他来这里只不是想要见王志豪一面。

只不过人数众多,他一时间找不着人。

「阿翰。」

有人叫他,原来是卫家兄妹,他们认準趋势,藉由陈宗翰比别人早搭上肖家,成为了这个乱世的少数赢家之一,家族里不再有人有资格和他们角逐高位。

「你们也来了。」

卫家兄妹对蓝小雪友善的点头,他们大概猜到蓝小雪的身分,以后可能还需要对方多多关照,对于三大世家的路子是越多越好。

「怎幺能不来这场盛会。」卫铭和陈宗翰并肩站着,他一手捧着酒杯,另一手挥向前方,说:「能够改变国家走势的大人物几乎今天都到了,阿翰,你认为权力是什幺?」

陈宗翰摇摇头。

「就是所有事情都得看我的意思决定。」卫铭说:「这便是权力的迷人之处。」

  • 名称:闯入者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4: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Mozilla/5.0 (compatible; BLEXBot/1.0; +http://webmeup-crawler.com/)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