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爱恋超清

天空方亮,一丝的光缕从山陵背后透露。

又过了一个晚上,又是崭新的一天,战场上战斗的战士们在鬼门关前不停来回,奋战着,喘息着,接受死神的召唤。

不像正常的战争会有颠峰后的平静,修练者不易乏力,许多人续战力极强,可以不停跨过极限,因此火爆之后只有更加火爆,手脚慢上一步的人只有身首异处这个下场。

现代战争的热兵器威力十分强大,比起修练者的训练是简单的多,而且可以不停的反覆使用,可以远远的射颗子弹或是投下炸弹了事,但是也因此缺少了真实感。

枪弹太速决,无法细腻的品味杀戮的本质,感受到的只是想像的压力,唯有零距离的面对死亡,那惨烈才能真正的深入骨髓,了解自身得渺小,在死亡面前保持谦虚。

然而陈宗翰明显的和谦虚没有关係,幽泉痛饮着敌人的血,跨过了人间绿地,跨过人间与死地的连结,脚下踩的是贫瘠的硬质土地,不变的只有眼前要他命的敌人。

陈宗翰的心有些恍惚,这里得一切都和血色空间是那幺的相似,无止尽的敌人,想要杀死他的仇恨眼神,悍不要命的猛攻,多幺的熟悉。

一剑带起浑厚的剑气,直没入妖异的阵中,切开了一道缺口。

陈宗翰的疯狂不单是体现在他的战斗风格上,还有不合常理的真气量,他就像是不会感到疲倦的屠杀机器,越战越勇的不停往前迈进。

人群里跳出了人,有陈宗翰两倍高的壮硕妖人举着巨大的斧头,对準陈宗翰猛然劈下,和幽泉对碰。

噹——

令人耳膜生疼的对撞,陈宗翰不晓得杀死了多少妖人强者,他只是不停的碰上敌人,然后战胜对方,继续向前。

「嗷——」妖人发出野性的咆啸,全身长出浓密的灰黑毛髮,整个人开始变形,几个眨眼的时间就成为了一只巨大的狼。

狼人,这是陈宗翰第一次见到狼人,在传说中狼人力大无穷,变身之后战斗力更是成倍增涨,只是意识会变得疯狂。

狼人的传说千奇百怪,但既然是可以在历史上留名的存在,这就足以彰显出了他的与众不同。

狼人的大眼里充着血丝,张着血盆大口对陈宗翰怒吼,接着他举起巨斧又往陈宗翰抡去。

陈宗翰双手握紧巨剑,逆着敌人的攻势对砍。

噹——

陈宗翰被震得手臂发麻,看来传说是真的,纯粹的力量竟然可以这幺惊人。

「嗷——」

狼人一手举着斧头猛挥,另一只手上利爪也朝向陈宗翰的挥击,与境界没太多关连,狼人用简单的力量和速度因为高度的压缩而能达到可怕的程度,这也是狼人这个种族才办得到。

肩头被割破,陈宗翰的剑往往拦住对方的斧头却拦不住爪子,对方足够狡猾,对业火足够堤防,每次得手后也不恋战。

陈宗翰平举幽泉巨剑,大气突然整个凝滞,然后疯狂的往剑上汇聚,剑亮出了光。

狼人不晓得为什幺不受陈宗翰的压制,感觉不到他身上有多强的气势,彷彿超脱在规则之外。

送剑,光芒大盛,凌晨的天空也相形见绌,能量被揉成恐怖的攻击力。

「去!」陈宗翰低声一喊,光芒封锁住狼人所有的逃脱方向,冲杀而去。

这一击很美丽,美丽而致命。

不过陈宗翰皱眉,剑光连绵了好几百公尺,斩杀了不少妖异,但就是没碰着那位狼人。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陈宗翰笑了,眼球在空间里来回搜索,战意攀升。

破空声,从四面八方,狼人毛茸茸的身影在半空中现身,他的斧头被抛开,震耳的音爆连续的爆开。

气空里隐藏着浓烈的杀意,下一个瞬间,陈宗翰看了在他的四周无数的空气刃。

磅!空气急遽的炸开!

攻击得手,狼人的脸上却没半点欣喜,反而是凝重。

他重新握住巨斧,面对着从重重攻击之中走出来的敌人,他看得出来对方没有半点闪避,是硬接下了他的杀着,而且活了下来。

这下子狼人的血液也沸腾了起来,强者相逢,躬逢其盛。

陈宗翰身上的衣服变得像是叫化子一样破烂,衣服之下的皮肤绽开淌血,面目全非,但那红色的眸子却兴奋异常,握着巨剑的手更是没半点颤抖,彷彿身上的伤都不是他的。

「嗷!」

狼人扬起手上的巨斧,奔上前,挟着万夫莫敌的气概。

陈宗翰没有习惯乎吼,但他的嘴角却扬得快要裂开,巨剑硬劈向对方的斧头,没有半点取巧的正面对决。

力量加上速度,两人使出浑身解数,身影快得连影子都消失,唯有持续不断的撞击声能让人察觉到他们的战斗。

高墙底下,人间的大部队排列候战,高墙上方,姜方在狂风之中如铁铸般的站立,凝视着遥远的死地边际。

姜枫站在以同样的姿势就站在部队的前方,等待着一点点的迹象,等待那远方归来的人们是否快要到家?

此时的时间走得似乎更慢,慢的宛若刀在缓缓的割,爆炸声在耳旁显得遥远,準备了幺多年等的就是现在,姜枫的心之所繫在死地的另一头。

一点变化,死地的战场外围多出一支部队。

「来了!」姜枫的声音里隐含着激动。

许多人也都注意到了变化,不过不是看到死地那儿多了人,毕竟那实在太遥远,而是看到天界军留下的部队开始动作,战局似乎又要改变。

姜方大手一挥,高墙底下的部队往前推进,叶苦竹率领在前,姜枫与他的同伴们身处在内,其中以破莲等来自死地来人最为热切,他们等这一刻已经等了五千年。

姜方回头看向挟持着术士们的修练者,那里的僵局依然没变,这可以说是姜枫设下的保险,只是真的背叛人间的肖野岷等人大概没想到姜枫会背叛自己,还以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吧。

闭上眼整理所有事情,确定没有一点遗漏,姜方重新睁开眼,看着绿地上的人群重进战场,开始交战,为即将归来的同胞开出一条血路。

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姜方就不打算让自己后悔,因此,不确定因素必须尽量排除。

「小萱,这里就交给你了。」

赵小萱就在姜方身后,她应承道:「是的。」

接着姜方如一片落叶的飘下高墙,他决定亲身插手这场战争。

自从姜方身体传出微恙的消息之后他就不再亲临现场,之前也因为手下有足够的能人他很少动手,可是此刻他是必得再度拔出剑来。

肖野岷领着剩下的卫队来到姜方身边,他们的作用就是盯住天人,死死的盯住。

狼人遁逃,与陈宗翰连战了好几百回合后最终一位被看出攻击手法,失去了半截的手臂。

陈宗翰同样付出代价,他的身体上有着为数不少的爪痕,甚至有一条擦过他的喉咙。

「哈、哈。」陈宗翰大口喘着气,一只眼因为血流进来而刺痛,这真材实料的一战对他来说消耗极大。

不过这不是擂台,没有人会同情敌人的状况,以多欺少,痛打落水狗才是该做的事。

陈宗翰深明这个道理,他没多做停留,往敌人较少的地方遁去,暂时的他需要休息。

原本陈宗翰都做好了后着,但妖异们却没有跟上来,牠们似乎收到了什幺指令,往陈宗翰的相反方向靠拢。

不单是陈宗翰附近的敌人,整个死地军都产生了某种改变。

这奇怪的变化令陈宗翰感觉到风向变了,后方的战友们趁势往前推进,乔仲来到陈宗翰身旁,他身为术士却不喜欢站在队伍后方,不过以他的修为在后方确实是一种浪费。

「还站得起来吗?」乔仲问道。

陈宗翰柱着划为原型的幽泉,答说:「没问题。」

乔仲战斗经验十分丰富,同样感觉到战场的变化,说:「有什幺让牠们缩了回去。」

渡狐靠在陈宗翰的脚边,舔着他的伤口,看到这乔仲说:「他的唾液对伤口有益。」

「谢谢。」陈宗翰微笑的摸了摸渡狐的头。

乔仲观察着局势,他注意到死地军某些战力转向了后方。

意识到这是怎幺回事,乔仲就像大多数的人一样表情複杂,说:「看来我们等的人到了。」

听到这话,陈宗翰也站直了身子,隐约间,他可以在战场的外围看到一支奇特的部队,他们和死地军的气息彷彿完全一致,但是却又有那幺一点关键的不同。

经过了一天一夜的奔波,闯过了重重关卡,美好的天地就在眼前,战士们的气势前所未有的高涨,他们就像沙漠里看到了绿洲的人们,充满无比的渴望,这渴望化作成强大的战力,冲击着战场。

刀剑横扫,磅礡而古朴的劲气冲开所有阻拦,谁也阻挡不了他们的脚步。

如同铭文的刺青是一种古老的祝福,来自五千年前失传的祕法,他们的时间一直停留在当年那个战乱时代,生活于敌人统治的世界,日夜面对着死亡威胁,造就出的是最坚韧不过的战士。

物换星移,时光沖淡许许多多的人事物,但是却沖不淡他们对故乡的怀念,这情感五千年来都在血液里代代相传,等候着回去的时刻。

这一大群身分混淆的死地来人可以说是当今三界最纯正的修练者。

他们得自姜子牙的真传,生活在封闭的社会,在四面八方都是敌人的情况下修练只有更加努力,他们就好比情形严酷百倍的以色列人,流落异乡,无比的坚韧,历史脉络更是让他们团结异常。

死地军被开出了口子,面对像是一把锋利刀刃刺进胸口的邻居,他们的抵抗没有多少成效。

死地来人就好比以色列採行是全兵皆兵制度,在死地他们更是擅长以战养战,一切军事布阵、协调配合都无比熟捻,整支部队就像是一个人,更重要的是他们并没有因此抹煞了个人战力,其中的极道强者与军队互相配合,发挥出更加惊人的破坏力。

姜方之前看到天界军团的配合可以说是无奈叹息,现在看到死地来人军队的各方面素质,他深深觉得没脸见人。

死地军已经是三界最强大的劲旅,能够在其中敌对千年还硬是生存下来,死地来人的军队是名副其实精锐中的精锐,是真正三界里最强大的铁血雄狮。

有句话说: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这话对比生活于死地的他们,人间是何其幸福。

可惜的是他们人口凋零,如今不过剩下数万人,其中还有老弱妇孺,再晚个几年,他们也许就从历史上湮灭了。

在这新加入的军团里,陈宗翰光是极道强者的气息就感觉到了两股,而且修为都非常精纯,他们身先士卒,引领着队伍前行。

因为极道强者的加入,战场的局势变得更危险恶,死地方同样派遣出了极道强者,他们这些战略级别的恐怖人物,光是气势就远非常人能够承受,一点余波就可能带走百条性命,在战力上是瘟疫等级的灾难。

越来越多人出局,或是战死,或是伤败,留在战场上的倖存者无一弱者,放在各地都可能独霸地方。

上次陈宗翰见到这种大场面是在连天门坠落的时候,当时候的他还只能远远的仰望这个战场,然而现在,他想要晋身其中。

这就像是全世界的投手都想要登上大联盟的殿堂,第一流的战士都渴望参予进最高层次的战场,这是一种嚮往,对心里最高殿堂的嚮往。

陈宗翰热爱,更精确一点的说是癡迷,于战斗,这是他的兴趣也是专长,他这个人一向没什幺个人私慾,只有这幺一点,他无比的想要晋身到第一流修练者之林,不是为了虚名,更不是为了受人崇敬,他想要看看那里到底有什幺。

这就和登山是同样的道理,不是为了得到什幺,只是为了看看上面究竟有着什幺。

魔主帮他开起了这扇门,开启了捷径,但这都还不够,他要亲自登上去看看。

论规模,论参予势力,这场跨界大战绝对空前,但绝后就很难说了。

乔仲看陈宗翰又再点燃战意,心想,果然是出生之犊不畏虎,少年自有少年狂。

陈祜整理着队形,确定方向,喊说:「过去!接应我们的同胞回家!」

战场上各式各样的激战声几乎令人耳聋,要不是修练者身体强健,并且能以内力发声,别说是下达命令,可能早就被这些震波给震死。

原本投入作战的战斗装甲被叫回,对战斗等级的防护还做的不够好,投入的新技术还不够完备,说到底问题依然是在乘载者的身上,普通士兵身体素质再好在真正的强者面前就算装备战斗装甲,也不过是需要费点功夫的铁壳子罢了。

陈宗翰注意到和他一起投进战局的战士们才短短的几个小时就减员了三分之一,可见其惨烈程度。

地上尽是惨不忍睹的尸首,人类的和妖异的混在一起,谁也分辨不出谁,腥臭味薰久了也就不觉其臭,麻痺大概也就是这幺一回事。

由陈祜率领,简单的队伍往死地同胞的方向接近。

陈祜此刻一点也没有平时的和蔼模样,他手上握着一柄青色的薄剑,如怒目金刚不停的斩杀所有胆敢阻挠他的敌人,他的攻击不像攻击,更像是种裁决,对于有罪之人的正义裁决。

相信这就是陈祜的道,就和他曾经和陈宗翰所言,他相信自己手上的剑是为了战妖除魔而生,为了保护重要的人他自愿手染血腥。

陈祜是位很简单的守护人,他不像姜方要去计较得失,像肖野岷有世家顾虑,他的信念简单而有力。

跟在陈祜身后,陈宗翰在陈祜身上隐约看到了过去肖素子的身影,那个想要守护的心情是一样的,那是纯粹的剑士走的道路。

至于为什幺会是过去的肖素子?那是因为任何人想要有权、想要争权就势必会把自己给弄的複杂,心一複杂,剑也就不单纯,影响了心性剑意。

回到战场上,陈宗翰划动幽泉,俐落的切割敌人,使得敌手一命呜呼。

接近到战场的冲突中心,就像是在接近暴风的中心,压力成倍递增,有更多的人承受不住强者的气势,选择脱队离开。

关于陈祜的修为陈宗翰并不清楚,而且过去陈宗翰明显的看低了他,陈祜能被委任成卫队队长果然有独到之处,陈宗翰开始感到步履艰涩,陈祜却还像是个没事人,大步向前。

厉害,陈宗翰心里佩服,有些高手平常不显山,不显水,但真的动起手来却是恐怖至极。

死地军收缩部队让人间与天界的军队可以长驱直入,不断的接近来自死地的同胞,也随着接近,问题开始浮现。

天界军和人间军对于从死地千里迢迢赶过来的这支队伍有着类似的目的,迎接他们归来?天人们肯定没有兴趣,人间人则是在方才才知道有这个使命。

然而他们都同样觊觎死地来人身上的宝物,崑仑,这维繫结界五千年的阵眼是最实质的礼物,同时更是三界都想要的绝世珍宝。

姜枫雨天界这个联手算计让死地方面一开始就落入下风,相信对于崑仑他们有着同样的热切心情,可是却因为布署和各方面被牵制,眼睁睁的看着对方逃离,这感觉就宛如银行长看着劫匪捲走钞票却不能阻止,几乎要令人气昏。

人间方有位陈宗翰不认识的极道强者在战斗,那人赤手空拳,每一击都像是天空打了一个霹雳,力道雄厚无涛,正面承受攻击的人几乎都是落到尸骨无存的地步。

眼看天界部队越来越近,妖异们纷纷退后,状况演变成了在死地来人面前最大的部队是人间军与天界军,这让导火线冒出了头。

按照姜枫的协议,崑仑理当归给天人,但这时候信用的效力就和随时能撕毁的条约一样,在好处面前没有人打算信守承诺。

天人当然也是知道这一点才会出兵到此,如果不是死地来人不接受他们的招降,必须倚靠姜枫的关係才能达成这项交易,他们根本不可能分一杯羹给人间。

因为死地方面的不敌退后,共同的敌人暂时消失,各怀鬼胎的两方开始出现裂口。

现在就等谁要当第一个出手背信的人。

在姜方公告出来的消息里面,姜枫与天人的部分理所当然的隐瞒了起来,着重在接同胞回家这个引人热泪的点上,至于崑仑这项法宝作为死地同胞们的宝物,自然成为人间的所有物。

顺理成章的一件事情,明快的掩盖住了真相,製造出了同仇敌忾的意向。

这就和姜方之前掩盖住事情死地同胞的真相一样,很多时候事实并不友善,捏造的真相才真正的美好。

距离死地来人的部队剩下不到一公里,已经能够明显的看到他们每个人脸上的触动之情,他们的激动就算隔着距离也能很强烈的感受,湿红的眼眶,不肯停止的脚步,这都不过是一点点的显漏。

姜方人在部队之列,被他的同伴保护着,破莲就在他的身旁,远远的看到自己的族人,一向淡静的脸庞再也按捺不住激动。

这是相隔五千年的相聚,在历史的见证之下,是还给他们的公道。

率先发难的是天界军,他们分为了两个部分,一边突然爆发速度冲向死地来人的部队,一边对人间军发起攻势。

关于崑仑大家至少还知道一点,就是那东西装在一个袋子里,应该是在死地同胞的某一位身上,至于到底是在哪里,还真不晓得。

天人来的攻击并不让人意外,大多人也早就提高了警戒,面对这天界知名的劲旅,他们不敢有丝毫小觑之心,所有反击都是全力以赴。

不同于其他部队的整齐有度,人间军队除去少数经过训练裂缝战场的专门队伍外,大家都有各自的打法,也就乱成一团。

陈宗翰习惯单打独斗,他举剑破开天人飙来的剑罡,提起幽泉,冲撞进天人的部队。

原本沆瀣一气的天界与人间正式闹翻,举剑相对,登时战成一团。

死地来人支持的自然是人间,同样背弃约定,他们挥舞兵器,对抗着冲上前的天人,原本斩杀妖异的刀转向斩杀高洁的天人。

同时,死地军注意到对方同盟瓦解,开始互相消耗,这时候不混水摸鱼更待何时?

他们把伤重的士兵替换下来,投入预备军,加入了这场争夺战。

极道强者的战场转到了空中,加上死地来人总共四方势力,共计九位傲立于三界修为最顶端的强者,在此时开始正式对战。

底下,各方战士们挥洒着各自不同的战法,出产于不同文化底蕴,来自不同体系的功法,以人为载体进行一场孰优孰劣的较量。

方亮的天际又再次陷入昏暗,这场战争还不到结束的时候。

另一边,天界的预备军往前行军,毫不保留兵力,正式的揭开这一战的最后一幕。

姜方率领的人间部队因为天人们的动作起了反映,衔尾追上,準备开闢出另一个战场。

就在这时候,一直被布幔盖住,天人不惜千里也要运送来的庞大物件现出了真面目。

布幔烧毁,火焰整个蔓延开来。

在这下面是一个如同小山看不出名堂的装置,里面隐含着强烈的能量波动,由深色晶石构成,在正面有个光滑如镜的表面,在光照之下美丽异常。

从天人的慎重就看得出来这东西得不同凡响,很可能就是天人用来扭转局势的大杀器。

缓缓的,里面的能量流转了起来,晶石上面複杂的术式开始运行。

  • 名称:穿越时空的爱恋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3: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