诘超清

陈宗翰此刻的模样极具震吓力,才杀死一位天人身上还染着腥味,妖异的瞳色充满诡谲的氛围,只是踏进室内就令气温骤降。

进入状态的陈宗翰不若平常的少年,杀气四溢,有一种生人勿近的味道。

人质们见到陈宗翰,本能的感受到了的危险,那是极便感觉迟钝的普通人都会察觉到的压迫感,就彷彿有人扼住你的喉咙,不可能不去没有发现。

场面从快要引燃瞬间冷静下来。

走过人群,人们很快的让开路,似乎怕会触怒到陈宗翰,这就和之前他们应对天人时是一样的反应。

安徒生向陈宗翰点点头,好险陈宗翰压住了场面,否则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按理说,在场的其他修练者也做得到同样的事情,也準备这幺作,指是陈宗翰的杀气比其他人更冰冷直接,直透过心扉,抵抗能力稍差的人说不定会因此造成阴影。

不过这都是后话,紧急情况只能用紧急方法,其他的问题也就暂时顾不上了。

陈宗翰可以看到他经过的人们眼里的情绪,恐惧、迷茫、愤怒,他觉得自己没做错什幺,现在也不是安抚他们心情的时候,也许这次他们的任务是拯救人质,不同于以往的攻击取向任务,不能像过去那样乱来。

但这不代表他们就得像个保母或人权斗士,而且很明显的,他们都不是那样的人。

人们保持着安静,探头驻事着陈宗翰他们动作。

大佬往后面比了个四,是指外面有四个敌人。

有些棘手,杀掉对方不是什幺问题,但要不惊动到其他人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现在的情况是敌人的数量比起我方多出不少,而且作战的地方不利,陈宗翰还没有冷血到无视这些人性命释放气劲的地步,但想来天人应该不会有这些顾虑。

再次陷入僵局。

「他们在做什幺?」陈宗翰压低声音问道。

「应该是在找人,好像是打算把一些人质特别抽出来。」佣兵团里面的火力手洛基回答陈宗翰的问题,现在用视线打量比较不会有问题,他也就观察着附近的情况。

从门缝往外看,就像洛基所说,有天人抓着一位看起来十分贵气的女人,大概是别有用处。

「来了!」

陈宗翰缩起身子,又有两位天人朝他们的房间过来。

几个人视线交会,确定好彼此的位置,他们打算故技重施。

几人都是高手,佣兵和异人为了不显露杀气都转移开注意力,再加上敌人大概也没想到会有埋伏,事情进行的十分顺利。

「……怎幺这幺慢?」

两位天人一踏进房间。

同时间三股力量击来,反应的时间太短,后路都被封住,只能含恨而死。

「这方法好像不错。」雷轻声说,把尸体拖到一边,留下一地血痕。

「只要对方聪明一点就玩不了几次的。」安徒生指挥着佣兵团的其他人寻找可能的路径,他们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等对方笨笨的送上门。

「希望他们都是白癡。」雷手上冒出电光,刚才他直接把高压电通进天人体内,瞬间电的对方外焦内嫩,直接归西。

一位佣兵团的团员向安徒生打着手势,安徒生对其他人说:「外面有柱子可以到楼上,大佬,就麻烦你点几个人过去。」

陈宗翰留下来,大佬带走了一半的人,这里的人尽是些把飞檐走壁当成儿戏的家伙,爬爬墙只能算是暖身。

「不来了吗?」雷偷偷摸摸的向外偷窥,天人忙里忙外,抓着几个人离开,但就不再往这里过来。

「不来一点动静我们很难行动。」安徒生说道,出入口就只有这幺一条,陈宗翰也过得去,可他一个人也作不了什幺事情。

也许是听到了安徒生的抱怨,酒店里面突然爆发出一股猛烈气势。

啸声吼出,如猛虎出闸,迴荡着。

「小虎!」陈宗翰惊道,他不会认错这股气息。

既然小虎在这,就代表李师翊也在,而且很可能正遭遇危险!

这下子陈宗翰坐不住了,他千里迢迢过来墨尔本,牵扯进这人间与天界的第一次大战,为的可不是什幺世界和平,他只是要救出一位他来说很重要的女孩,救出李师翊罢了,

「你认识?」

「你之前也见过,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陈宗翰对雷说。

「哦,我记得,你女朋友,原来你来这里是为了来找她。」

现在不是否认女朋友不女朋友的时候,因为小虎造成的动静,门外面的天人们开始移动,正好创造出了可以突破的空间。

「走。」

陈宗翰率先冲出门外,他能感受到小虎的身边有好几股天人的气息,他们正在战斗。

跳到空中一个旋身,陈宗翰的手上的剑飞快的划过一位天人的后颈。

气势如虹,幽泉化成长剑的形状,砍在另一位天人的枪上。

既然行迹已然暴露,就没有再遮遮掩掩的必要,雷根随在后双手放出雷电,亮光使人不由得眨眼,这短短一瞬的时间就够他做出攻击。

双手一送,电流贯穿。

天人的枪架的住幽泉,却阻止不了雷电的侵袭,胸前留下一个血肉模糊的洞,冒出焦热的黑烟,他直挺挺的倒下。

「我先走,你们随后跟上。」陈宗翰脚下没停留,用起缩地步伐,如箭般的冲了出去。

安徒生原本才想叫他不要冲动,但话还没说出口,对方已经消失。

没想到一向冷静内敛的陈宗翰也有这种时候,那模样让他想起了过去的自己,他的脖子上还挂着已逝未婚妻瑞纳的军牌。

手下意识的摸到那冰冷的金属片,心里却温暖了起来。

安徒生在面前划了一个十字,亲吻脖子上的军牌,祈祷凯旋归来。

「跟上去。」安徒生说道,同时间,他的身体散出淡淡的黑气,这是死亡药剂使用者的特徵,佣兵团里的其他人除了洛基和神枪手外都发生同样了的状况。

除了两位老搭挡,安徒生重新组建的佣兵团就是以死亡药剂的使用者为成员,同样受惠于死亡药剂增长的力量,同时也蒙受死亡药剂隐藏的损害,他们能走到这里就是因为这一张王牌。

气力成倍增长,这种状况会增加侵蚀的程度,但怎幺样都比死去来的强。

陈宗翰尽量避开与天人的冲突,如果避不开就尽量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对方,就算因此换了伤无仿。

李师翊的气息在小虎身边显得单薄微弱,剑意在陈宗翰眼里依旧脆弱不堪,但她的确是在战斗,与比她强大不知多少倍的天人战斗着。

气息的来源是在二楼的交谊厅,可在他与李师翊之间却有许多天人阻挡。

「麻烦死了!」陈宗翰啐唸。

业火从剑上冒出,漆黑的火焰烧灼着,吞吐着。

李师翊觉得几乎要握不住手上的剑,她知道自己不会是对手,但艰涩到这种地步,她也是始料未及。

在李师翊的背后有一个小女孩,就是因为这个小女孩她才迫不得已动手。

天人们突然在人质之间抓人,而且抓的都是出身大富大贵的人物,想也知道不是什幺好事情,而小女孩是一位石油大亨的独生女,原本是来墨尔本血拼却遇到了这种千年难得的大事。

李师翊看得出来小虎光是要保护她就已经费尽全力,根本不是眼前这群天人的对手,气弹乱轰,炸声四起,看起来威力无穷,实际起到的效果却十分有限。

李师翊咬着嘴唇,她不后悔为了救这素昧平生的小女孩而丧命,反正她十有八九也在天人要抓的名单里面,现在不挣扎,被带走后可能够没有机会。

她不甘心的是她最后搏命的挣扎却是这样的结局。

一剑劈向飞来的刀气,李师翊胸口泛痛,对方的气渗进她的身体,真气窒碍难行。

修为的差距不是毅力可以弥补,李师翊不想要放弃,但现实却根本毫无出口。

「连累你了。」李师翊对小虎说道,要不是有契约在,小虎大可以一个人逃出去,对此,李师翊感到十分歉疚。

吼!

小虎威风凛凛的吼啸,短短的几次交锋,牠已经浑身上下都是伤口。

吼!

更加高昂,小虎前爪拍开敌人的罡气,为了保护李师翊和那位小女孩,牠不能擅自移动,无疑是个很好攻击的靶子。

气弹射出,稍微缓解下压力。

小虎寻找着突破口,只要有机会牠会马上捨弃那位小女孩带上李师翊离开。

唰!

一位天人冲了过来,重剑对着小虎的背脊砍下,闪避就会让李师翊暴露出来,只能硬扛。

肌肉使劲绷紧,但重剑的力道依旧令牠剧痛难当。

吼——

尾巴抽在对方身上,阵风扬起,小虎面对着天人的围攻,心里有种无处可逃的绝望感。

轰轰轰轰!

连续的爆炸声,震的酒店都在摇晃,外面发生了什幺事情?

一股极为强悍的气势霸道的窜出,压制住在场所有的天人们,那股气势不单是浑厚庞大,还挟带着浓烈的杀气,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忽视。

室内的温度陡然升高,杂乱的吵杂声,外面的天人似乎遇到了什幺麻烦。

突然间,小虎只感觉到一道剑气逼来,毛髮竖立,左侧边的墙壁炸开。

尘土飞杨。

金色扶手的楼梯上,黑色的火焰附着燃烧着,一位乍看下不起眼,但是却隐藏着外人无法想像能量的少年,持着暗红色的长剑,就站在那,隔着不到十公尺的距离。

「大小姐、小虎!」

看到陈宗翰近在眼前,李师翊突然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大佬等人藉由陈宗翰与小虎製造的混乱,不断的往前推进。

天人数倍于己方,但在实力上面却有着差距,毕竟现在正值战争白热化的阶段,真正有实力的强者自然是在前线作战,会负责内部工作的大多不是战斗力出众之辈。

业火的杀伤力极强,带着可以焚烬一切的特性,即便陈宗翰只能发挥一小部份的力量,也足够呛了。

特别是那些一不小心沾染到业火的天人,错估了其伤害,看着身体一点一滴的消失,如纸张着了火,烧成了黑色灰烬,那可怕的画面足以令人精神崩溃,未战先败。

明明是在自家内部,还是在最没有反击能力的人质区,原以为被分派到了个能偷闲的好工作,但怎能料竟然有如此杀神横来搅局,甫一出手,就让人肝胆俱裂。

先声夺人,陈宗翰没料到效果会这幺好,天人们未战先怯。

「他不就是之前毁掉据点的那个人!」不知道是哪位天人大喊。

日本富士山树海的据点被捣毁,可以说是个转捩点,就是在那个时候天人们开始吃亏,作战不再像之前势如破竹,也许和陈宗翰没有什幺太多的关联,但因为时间点的巧合大多数人自然如此联想。

特别是那可怕的壮举竟然是由一个人进行、完成,也因此陈宗翰成为了许多天人畏惧的对象。

也许他们大多不知道陈宗翰是生作什幺三头六臂,但这号人物肯定是听说过,事实揉杂着想像,更加的令人生惧。

天人们原本看到陈宗翰只有一个人还不觉的怎幺样,就算业火古怪也还可以接受,但知道对方曾经的战绩后,开始退缩。

毕竟对方可是只身一人就能捣破一个据点的怪物,自己的命丢在这里值得吗?

这时候,没有一个人带头冲杀,信心开始溃散,脑里面想的尽是死亡威胁。

人有名,树有影,在被道出身分,陈宗翰明显的感觉到敌人的退缩,他没想到自己光是名号就这幺有用,要不以后有麻烦的时候就先报出名字看有没有效好了。

带头的天人心里在打鼓,如果对方真是攻击据点的那人,他们这点人根本不够对方塞牙缝,不过是为了几名人质,划不来。

撤退?他不得产生这个念头。

小虎大口喘着气,看向陈宗翰,牠已经撑不了多久。

陈宗翰皱眉,小虎和李师翊的情况看起来实在不好,如果他晚了一步,后果很可能不堪设想。

再一剑,猛烈的罡气挟带着业火,漆黑如墨,有如黑夜里的恶鬼伸出爪子。

就连感知都被撕裂,天人生不起抵抗的念头,第一时间的退走。

势压几乎要喘不过气,心里产生危在旦夕的感觉,修练者都明白那是对方的修为高过自己造成的压抑。

在陈宗翰身上,他们看到的是浓重的黑和红,令人惊惧,无法想像竟然会藏身于一位少年身体内的恐怖。

现在,他们已经可以肯定对方就是那个魔头,可怕的屠夫。

衡量得失,就算再忠肝义胆也要明白很多时候活下来本身就是胜利,没意义的牺牲只不过是愚勇,忍一口气以后大可以捲土重来。

带头的天人不是愚蠢之徒,他知道对方要的不过是这里的人质,而且保护这些人质后对方就不可能有其他余暇。

他们明智的选择保命,且战且走,不恋战。

陈宗翰从对方身上感受不到战意,反倒是充满着退缩,他的攻击也没有先前犀利,彼此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李师翊看着场面变化,她原本以为会有的大战就这样消失,原本如狼般的天人们看到陈宗翰后突然都变了,变了畏畏缩缩,不敢向前,最后甚至佯攻时则开始后退。

一夫当关,惹的敌人未战先败。

这些入侵人间,令人闻风丧胆的天人,竟然在陈宗翰的面前一个个都乖巧无比,战战兢兢的深怕触怒他。

这场面实在有些好笑,李师翊要不是处在战斗的中心,随时都可能有笑出声来。

大佬他们同样没遇到太多的抵抗,对于这个情况,其他人都感到不可思议,原本以为会发生的苦战就这样消弭于无形。

原本,如果对方当真做出抵抗,陈宗翰他们就算战胜也肯定伤亡不少,只不过战斗真的是不能以计量计算,心理状态的变化导致出这样的收场,意外,但也不是那幺意外。

随着天人们撤退,原本提心吊胆的人质们意识到发生了甚幺事情,渐渐意识到自己脱离控制。

原本被压抑的心情在此刻溃堤,到处都有人哭泣,到处都有人喜悦的流泪。

小虎变回小猫的模样,舔着伤口,靠在李师翊脚边。

现在的时间是午后,澳洲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带了点热气,消除了空气里的凉意,在陈宗翰与李师翊身后拖出影子。

看到向自己走过来的陈宗翰,李师翊脸上已经不想流泪,淡淡的笑了。

「你来了。」

「我来了,我说过我会来的。」

陈宗翰收起手上的剑,心里异常的平静,仅仅是注视着眼前的佳人,他纷乱的内心就平静了下来。

李师翊双眸注视着陈宗翰,就彷彿是第一次见到他,细细的看着,看着他的血瞳,看着他握剑的手臂,看着他脸上细细的伤痕,看着他衣服上因为战斗而产生的破洞。

她伸出手,就像是捧着易碎品那样,轻轻捧着陈宗翰的脸。

在陈宗翰的眼中,李师翊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眼前的男孩,就为了她的一通电话,千里迢迢赶到遥远的他乡,经历她难以想像的战斗,一路来到她的面前。

「辛苦你了。」

李师翊前所未有的温柔,在这个残酷的战场,她见识到的却是无比的执着。

「不辛苦。」

当看到李师翊好端端的在自己面前,所有辛苦都消失,一路遭遇到的危险都值得了。

两人没有好莱坞式的拥吻,没有真情流露的激动,这跨越无数难关的会和反而与战场不相符的平淡,身体的距离不代表心灵的距离,此刻,两人前所未有的接近,感觉到的是彼此的灵魂。

李师翊的纤手因为这些日子的遭遇而乾燥,因为之前的战斗而破皮流血,她没有经历陈宗翰的浴血奋战,但在这只有阴沉压力的地方,她没有被击倒,抱持着希望,保持着自我。

谁能说这不是件困难的事情?

她信任陈宗翰,相信他会像过去一样来到自己面前,在一片黑暗里她的双眼没有失去光芒,她尝试着抵抗,蒐集情报传回本部,为他人站出来战斗。

李师翊一直都是李师翊,即便弱小也不改其志,就算会为此把自己推进危险也在所不惜。

就是这一点,让陈宗翰不可能抛下她不顾,他手上的剑如果需要一个存在的意义,那他希望是为了保护这个女孩而战。

「我会保护妳。」陈宗翰用沉静的口气,一字一字的叙说着誓言。

李师翊绽放出笑容,说:「我知道你会。」

酒店里面的人质数目比想像中还要多,毕竟天人入侵之后来不及逃走的人们都沦为了阶下囚,这庞大的人口数量成为了人间联军难以全力出手的理由之一,为了方便管理,天人把他们封锁到了几个地点,无视空间的拥挤,但这再怎幺样都比赶尽杀绝来的好。

陈宗翰他们只有少少的十几人,人质高达近四万人,全然不合比例。

这个难题,最终只能靠疏导,原本就设计好了逃离路线,由大佬等人在前面领头,往撤离的地点移动。

「先不说三万人被塞在这酒店里有多难受,只要你们每个人一脚,天人早就被踩成肉饼。」陈宗翰他分配到的工作是殿后,看到如沙丁鱼般的人们移动离开,他不由得这幺说。

李师翊抱着陷入昏睡的小虎,横了他一眼说:「说得容易,谁要当前面的砲灰。」

「好吧,也是。」

陈宗翰再说:「妳知道其他人质在什幺地方吗?」

「我知道有些是留在家里,一些像我们一样被集中在一个地方。」李师翊简单说了一下她用卫星电话提供本部情报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们会收到情报你们在这。」

陈宗翰与李师翊坐在门外面一辆Benz的引擎盖上,陈宗翰警戒着天人可能的回马枪,和李师翊说着话。

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从酒店里面走出来的那些狼狈不堪的人们,看起来短时间内不会走完,时间拖得越久,对行动就越不利。

「那妳知道那些不见的人质是被转移到哪里吗?」陈宗翰说:「我们去过阿德雷德,那裏现在几乎可以说是一座空城。」

李师翊想了一下回答说:「我只知道在城市的中心好像有什幺东西,看管得很严密,小虎没有办法靠近。」

之前,大佬和陈宗翰已经确定天人们把队伍集结在城内是为了用玉质小刀转移,但天人们改变了整座城市,建了许多不明所以的东西,那应该不会仅仅是为了御阵,他们肯定还有其他作为。

只可惜除非人间联军攻整座城,要不然这解答摊到阳光底下时,可能已经来不及。

陈宗翰对于消失的人质虽然有些在意,但也还不到孤身涉险的地步,何况在敌人还是的情况下,撤离的队伍也不可能让他离去,这疑问只能等待他人解惑。

「阿翰,你还没有说你是怎幺过来的,现在还有时间。」

「好麻烦呀,而且也没什幺有趣的事情。」

「没关係,你就说说看嘛。」

陈宗翰耸耸肩,从他接到李师翊的电话开始,慢慢的讲到他抵达澳洲后的所见所闻,这一路过来他见到了许多人事物,也杀了不少人,他都没有隐瞒,用不符合壮烈战争的字句简单的说着。

敌人的死,同伴的死,活下来的人,陈宗翰说着这几天的遭遇,眼神里透露出冰冷。

李师翊看着他,心里不由得难过了起来。

  • 名称:诘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3: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