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夕妍雪漫画全集超清

一个人如果知道死期将至,很可能会疯狂、会怨恨、会心智大乱,但如果一个人是自己决定自己的死期,那他心里则不会有这些混乱和困扰,毕竟这是他做的决定,所有负面情绪早就在做决定之前就该发生。

这就像是一个要自杀的人,会茫然、会困惑、会犹豫不决,但当距离最后的时刻越来越近,他心里反而会越安静。

没有人逼迫陈宗翰,是他自己发现了这个反击的漏洞,计画了这一切,如果他不愿意,没有人可以逼他。

但这不代表他心里就没有解不开的结,皆大欢喜的结局并不存在,那与其看着世界崩溃,不如用他那条命做最后一搏,哪怕终究会伤到别人。

陈宗翰曾经说过,如果在千百万人与李师翊之间作抉择,那他会选择后者,不单是李师翊,所有他所重视的人都是如此。

可陈宗翰并不把自己的性命放到天平的右边,而是在千百万人里,为了让自己所重视好好的人活下去,如果只是要牺牲自己,那很值得。

陈宗翰已经不可能无视别人对自己的情感,无论是肖素子还是李师翊,他的死必然会造成这些人情感上的伤害,甚至可能是一辈子都无法癒合的创伤,不过没关係,只要活下去就好,代替自己好好活下去。

陈宗翰不聪明,可他把一切都已经想好,剩下来的,就是最无法割捨的部分。

破莲奇怪于陈宗翰为什幺突然这幺问,但她还是没有隐瞒的回答:「如果只有一边能够活下去,那我会选择我的族人。」

陈宗翰问说:「为什幺?」

破莲看着陈宗翰的双眼,回答说:「因为那是我无法迴避的使命,是我们流亡在死地五千年最后的希望,不只是我,我们每个族人的答案都一样。」

「原来如此。」

陈宗翰可能无法明白那种世代传承的决心,但这不妨碍他去感受那氛围。

「至于枫,我会和他一起死,我们早就约好了。」破莲说:「有地狱,我们一起猖獗。」

不能同生,那就同死。

破莲与姜枫之间的爱情是那样的炙烈,就像是凤与凰,不能涅槃重生,那就一起殒落。

陈宗翰怔怔的说不出话。

他想起了李天曦与倪恆,一样的炙烈,为之死,为之生。

「不过我们的运气不错,真的成功了,枫虽然被训斥了一顿,不过没有真的受到什幺惩罚。」

这结局其实不意外,有武霍帮忙说情,姜家又没有其他更好的中流砥柱,再也承受不起耗损,姜枫别说是逃过一劫,过阵子可能直接就晋升更高层去了。

「真的不错。」陈宗翰衷心的说道。

「现在换我问你,你是不是有什幺事情想要说?」

面对破莲的反问,陈宗翰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模糊随意的把整件事情给说了出来。

大概因为陈宗翰与破莲没有什幺特别的交情,也不是像姜枫那种太聪明的人,正好成为了陈宗翰倾诉的对象。

两人往传送法阵的方向慢慢的走去,同时陈宗翰说出了自己的情况,以一种和缓的口吻,彷彿是在叙述一个别人的故事。

破莲从头到尾没有打断陈宗翰的话,她是一个很好的听众。

就像姜枫连横天人与破莲的同胞,买卖情报,欺骗人间世家与天人,製造出最后无可避免的决战,陈宗翰的计画没那幺複杂,可同样是天马行空,完全的出人意表。

来到了传送法阵,陈宗翰说:「谢谢你听我说了这幺多话。」

破莲向来无表情的脸难得的有了表情,那是悲伤和怜悯。

她和姜枫所做的事情固然承担着巨大的风险,但他们从没把死亡当作选择,他们是在夹缝里求生,可陈宗翰是在求死。

「有什幺我可以做的吗?」

陈宗翰抓头想了想,说:「帮我照顾大小姐和素子她们吧,我相信她们不会干傻事,可我不确定她们会不会把自己逼得太紧。」

「两个女孩?」破莲用促狭的眼神说。

「我想我现在唯一受到的好处,就是我不需要为了到底喜欢谁而烦恼。」陈宗翰回以温暖的微笑。

回到家里,陈宗翰并不打算提到任何不该提的事情,这个家他待了将近二十年,他的父母和弟弟是他这辈子认识最长也最深的亲人,同样也是他最难以开口的人。

自从陈宗翰进入到修练界之后,他与家人的接触没有了以往的密切,就像是长大要离开巢的鸟儿,寻找着自己的天空。

然而这个鸟巢并没有因为陈宗翰踏上征途而消失,没有鸟可以在空中永无止尽的飞行,每只鸟都需要休息,需要一个家,唯有在这里才能放下坚强。

父母牺牲自己的年岁,做出一个能够挡风挡雨的家,随着子女成长,他们只会越来越老,子女能够做到的回报却远远不够,远远的不够。

在肖家本家的新家陈宗翰甚至没进来过几次,他之前的房间因为大姊引起的爆炸而几乎什幺也没留下,新家的房间只有简单的家用品,床他更是没躺过几次,连电脑都没有,空荡荡的。

虽然如此,家的感觉却一点都没变。

「哥,你回来了啊。」

陈宗佑来到陈宗翰的房间门口。

「你不用上学吗?」

「我最近老是听到这问题,停课了,暂时的,毕竟……你知道的。」

「我还以为会尽量和以前一样。」陈宗翰躺在床上说道。

陈宗佑感慨的说:「有些事情变了就变了,很难装作和以前一样。」

「看不出来你还能说出这种有内涵的话。」

「呿。」

陈宗佑走了出去到厨房倒了两杯饮料又再回来,自己坐到床旁边的椅子上,「你的红茶。」

「我比较喜欢奶茶,不过算了。」

陈宗翰接过陈宗佑手上印着狗掌印的马克杯,又是一个他没见过的杯子,没想到在家里还能发现不少新奇。

兄弟同时喝了几口红茶,同样都是又撇子,同样在喝完后习惯的抿了下嘴唇。

兄弟不单是血缘相仿,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就连习惯很多都一模一样。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是兄弟吧。

「哥,你还会去做像这次一样的事情吗?」陈宗佑在病房看到陈宗翰的时候,那种亲人不知生死的感觉令他非常难受,给他随时都可能失去哥哥的感觉。

没等陈宗翰回答,陈宗佑继续说:「我知道那是你的工作,而且你很厉害,我听很多人说过,当他们知道我是你弟之后,每个人都告诉我你是最出色的,有人还说你是有史以来最有潜力的修练者,奇怪了,我以前怎幺都没看出来?」

「那是因为你不识货。」陈宗翰笑的说:「有没有与有荣焉啊。」

「一点点。」

两个人相视笑了笑,很久没这样子的笑过。

等笑声稍歇之后,陈宗佑说:「哥,你不知道你昏迷之后发生了什幺事情,当爸听到你在医院的时候,他脸从来没有这幺白过,我们一直盯着电视,很多人在战争里死了,爸妈他们虽然没说,但我知道他们一直都在祈祷你没有事,因为我也是。」

陈宗翰静静的听着。

「我们到医院去一路上看到了很多很多伤得很惨的人,那时候妈都快要哭出来了,一直到在病房里看到你没事我们才安下心。」

陈宗翰说:「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真的,对不起。」

「这个你等一下和爸妈说吧。」

陈宗佑看着他的哥哥,心情很複杂,他知道不应该自己这幺说,爸妈就是把自己的担心都给藏在心里,作什幺事情也没有,可他就是做不到那样,他没办法看着自己的父母亲整天担心受怕。

可是他同样明白陈宗翰是无法改变这个情况,要父母亲安心的唯一方法就是陈宗翰放弃修练者的工作,但那是不可能的,别说陈宗翰的意愿,单单说人间就承受不了这个损失。

所以陈宗佑听到每个人在称讚佩服自己的哥哥的时候,他可以感受到那份沉重的责任,力量越强,责任越大,过去那种平静的小日子是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宗佑,你还记得你之前提过你想学怎幺战斗吗?」

陈宗佑不明白陈宗翰为什幺会突然把话题转到这里,他回答说:「记得,你有教我怎幺出拳,不过你不是说我不可能成为修练者,我自己也有去了解了一下,修练者必须最晚十岁以前就开始锻鍊,我得等下辈子才有机会,前提是还要有天分。」

「那是理论上,最大的例外不就在你眼前。」

「哥,可你不是说你是因为一个奇遇?」

「没错,不过奇遇其实也不是那幺难碰到。」陈宗翰说:「我可以把我一半的力量给你,不过你能用到百分之一就算厉害了,境界那种东西是传不了的。」

听到陈宗翰的话,陈宗佑吃惊差点把手上的马克杯给弄倒,他说:「为什幺……这幺突然?」

陈宗佑很清楚陈宗翰很强,而且强的超乎他的想像,他当然希望自己能够拥有那份力量,哪怕只有百分之一有很满足。

陈宗翰说:「不过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那就是不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情。」

「什幺意思?」

「你不能参加战争,你不能进到修练界,你不能在任何人面前发挥你的力量,你必须过和现在一模一样的生活。」

陈宗佑无法理解。

陈宗翰说:「你的天赋也许不够,但你有和我差不多的血脉,应该能够承受得住我的力量,宗佑,我要你把力量埋藏起来,除非万不得已,威胁到了爸妈、这个家,否则绝对不能动用,答应我,我才能放心把力量传给你。」

「哥,为什幺?」

「因为你不能死,你要保护这个家,那是你的责任!」

陈宗佑听出了不对劲,说:「哥,你怎幺了?为什幺……说是我的责任?你不也能够保护……」

「因为我要死了。」陈宗翰微笑,是一种让人想哭的微笑,他说:「宗佑,能够保护这个家的人只剩下你了,你必须好好的活着,答应我,好好的活着,保护这个家。」

陈宗佑说不出话来,他可以感受到陈宗翰的决意,除了震惊他还有一种莫名想哭的情绪。

陈宗翰说的话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直接在陈宗佑的心里剧烈炸开,脑袋组织不出言语,不知道该说什幺。

过了好几分钟,陈宗佑才消化掉陈宗翰说的话,体认到话里面的意义。

「哥,你是在开玩笑吧。」陈宗佑想要发笑一般的牵动嘴角,可是却怎幺也笑不出来。

陈宗翰喝了一口红茶,把方才有些激动的情绪平复了下来。

那是已经决定了的事情,现在能做的也就是把结局做的尽量好一些。

从陈宗翰的沉默,陈宗佑能感受到无法逆转的决心,比起其他人,陈宗佑反而更了解他这个哥哥。

没什幺个性,很普通的老实人,可就是因为这种个性当他认準了甚幺事情,别人无伦怎幺说也休想让他放弃,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十多年,陈宗佑对他这种脾气早就了如指掌。

「你有什幺想要解释的吗?」

陈宗翰露出一个困扰的表情,说:「我今天解释了好几遍,可以改天吗?」

「不行。」

无论如何陈宗佑都必须知道事情的始末,陈宗翰告诉他的是最完整的版本,魔主、大姊都有在故事里登场,告诉他关于力量的由来,告诉他三大世家的过去。

才说到执法队的配置,陈妈妈就敲了敲门说:「宗翰、宗佑,吃饭了。」

陈宗翰打住话题,说:「先去吃饭。」

陈宗佑说:「你打算什幺时候把这件事情告诉爸吗?」

迟疑了一下,陈宗翰说:「晚一点再说吧。」

听到陈宗翰的决定,陈宗佑没有像肖素子那样的情绪失控,也不是像全宗那样怜悯不捨,而是一种连续的不真实感,从他哥哥成为修练者开始就一直存在,太过脱离现实,情绪在隐隐流动,可是却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说了这幺多,陈宗佑其实就是一时间无法接受。

对现在的陈宗翰来讲,每分每秒和家人相处的时光都非常珍贵,在餐桌上,陈爸爸拿出了自己珍藏已久的高粱和儿子对饮,这样子画面他在好几年前就想像过,如今总算实现愿望。

陈妈妈煮了八道菜,比起平常多了一倍,高兴的神情完全遮掩不住。

在这一顿饭里,他们不谈裂缝战场,不谈未来,只说过去,讲着以前如何如何,然后哈哈大笑。

陈宗翰很高兴自己出生在这个家庭,这是一个很美好的家,他可以抬头挺胸的告诉别人他来自哪里,他可以引以为傲。

可正是因为如此,他的不捨之情才会这样的浓烈。

这一顿饭吃得很久,一直聊到很小的时候,聊到几乎要喝完一整瓶的高粱。

在这几个小时里,陈宗翰彷彿忘掉了为来将要面对的,留恋着过去。

喝到最后陈爸爸不支睡着,陈妈妈摇头的把他的外衣给脱掉,让陈宗翰把他抱进房里。

「你爸很久没喝这幺多,整张脸都红了。」陈妈妈收拾着碗盘,只要陈宗翰在就不会留有剩菜,几个空盘子洗一下很快就能清乾净。

「我来帮忙。」陈宗翰说道。

「拿去厨房放到水槽里泡水,我等一下去洗。」陈妈妈说:「你爸是太高兴,他年轻的时候就很喜欢喝酒,是有你们两个之后才慢慢把酒给戒了,很少喝。」

「妈你脸也有点红,我把碗洗一洗,你先去睡吧。」

「不用啦。」

陈宗翰推着妈妈离开饭厅,说:「你们早点休息。」

「宗翰,你真是越来越懂事,那妈就先休息了。」

「晚安。」

「晚安。」

陈宗翰看到妈妈眼角的鱼尾纹心里不由得一疼,岁月如刀,不只是夺走人们的青春,更留下深深的痕迹。

陈宗佑因为为达饮酒年龄没有喝酒,帮忙收拾着饭厅,拿抹布擦着桌面。

如果没有意外,这应该就是他们的未来,父母渐渐老去,他们两个孩子担起家的责任,人无法像其他生物活过几百年,世代传承,生生不息,这才是人这个种族的生存方式。

「哥,我答应你。」

陈宗翰笑了,他知道自己这个弟弟绝不会让他失望。

「那等这里收拾好,我们去我房间我把修为传给你。」

「哥,你是要我代替你保护这个家对吧?」

「没错。」陈宗翰说:「不过前提是你也不能受伤,你要好好记住这一点。」

陈宗佑重重的点头。

「我知道这样要求对你有些过分,不过我真的不希望你进入到修练界,很多时候拥有力量本身就是责任,你必须去做你即便不想也要做的事情。」

「哥,所以你并不想……战斗?」

「不是,我只是想告诉你,力量带来的不一定是好事,你有想过如果我不是修为超过许许多多的人,我说不定根本没办法坐在这里,那就像是一个泥沼,你有了力量就进入其中,但如果你提升的速度不够快,你将越陷越深,我不希望你走我走过的话。」

陈宗佑一脸似懂非懂,说:「总之你不希望我冒险就是了?」

「对,你能接受平凡的生活吗?拥有不同于其他人的力量却忍着不去动用?」

陈宗佑反问说:「哥,这就是你保护我们的方式?」

「是的,很自私,可这已经是我能想到最好的方法了,我相信因为我死去的关係,会有人愿意出面保护你们,而宗佑你是所有保护里最后的一道防线。」

「好吧,我答应你。」

陈宗翰不可能知道陈宗佑未来会不会用上他给的力量,但他可以尽量在他心里增加砝码,以他的遗命、他的告诫、家的重量来阻止他,这是陈宗翰的私心,对陈宗佑很残忍,他给他一张通往未知领域的门票,却不准他使用。

陈宗翰说了很多理由,但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他们的父母亲可能承受不了两个儿子都身死的情况,因此他要陈宗佑平凡、平安。

牺牲自己重设结界,这已然是陈宗翰无私的表现,既然如此稍为自私一点也没关係吧。

两人脱掉上衣,陈宗翰一身的疤痕让陈宗佑受到不小的震撼,隐约能感受到陈宗翰所说的责任。

「背对我。」

陈宗翰的手摆在陈宗佑的背上方,保持着一点距离。

「武侠小说传功力也是这样耶。」

「等一下就不是了。」陈宗翰笑着说:「牙齿咬紧,身体放轻鬆。」

陈宗佑依言照做,他感觉到背上热烘烘的,传说中的真气原来是这种感觉。

热感慢慢从脊椎扩散开来,蔓延到全身,才几分钟就汗如雨下,有趣的念头只停留了几秒,很快的,陈宗佑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彷彿要烧起来。

他想说话,但是嘴巴却一动也不动,身体的控制权已经落到了陈宗翰手上。

呼吸都是热气,汗水拼命的从毛细孔渗出,陈宗佑转动唯一还能控制的眼球,看到他盘起来的大腿一片通红,他以前哪怕是打一整天的球都不会热成这样。

很快的陈宗佑就必须闭上眼睛,否则他的双眼会乾涩到他受不了。

「好了,可以準备开始,宗佑,这可能有点不舒服,你忍耐一下。」

这才準备要开始?陈宗佑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丢进焚化炉的雕像,他开始有了后悔的念头。

陈宗翰观察着陈宗佑身体的变化,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修为境界都不是一蹴可成,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强硬的打通经脉,然后注进真气,打出一个底,不过这还远远不够。

陈宗翰闭起眼睛,化境者的修为全然展开,连接大气,意念连结进陈宗佑的心灵。

在强度极度悬殊的情况下陈宗佑没有半点拒绝的能力,他感受到有强烈的异物闯入,身体和心灵同时被撕裂了开来。

陈宗翰举起右手,然后重重的往陈宗佑的头顶拍下,就着这一击,陈宗翰猛烈的意念贯穿了进去。

陈宗佑如遭雷击,想要尖叫,身体也确实拼命的在尖叫,但是房间里依然无声。

不属于自己的情绪、感觉席捲了上来,彷彿是浸泡在浓重的黑暗里,只能任人宰割。

「不要抵抗,接受它。」

陈宗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陈宗佑尝试着照做,他从那无边的黑暗里感受到的竟是熟悉和亲切,他放下了心,任其淹没自己。

陈宗翰不是术士,他无法传递文字或是画面,但他可以藉由化境者的修为把他的体悟分享给了陈宗佑,那是很玄妙的感觉,能接受多少只能看陈宗佑的悟性了。

真气压缩成种子,温和的在陈宗佑体内降生,这是陈宗翰所想到最好的方法,就像是自己,会慢慢的成长。

一直到早上,陈宗佑从思绪里醒了过来,昨天晚上感受到的炙热就像是一场梦,他下意识的吐纳,真气很自在的流转。

原来这就是气。

不过比起昨晚感受到充盈整片天地的气相比,这就像是海洋里的一碗水,完全无法比拟。

但这只是开始,陈宗佑能感受得出来,而且慢慢的他的真气渗进骨髓一般的消失。

敛息,这是陈宗翰教导他最重要的一门课。

「哥。」

陈宗佑一回过头,陈宗翰脸色惨白的靠在枕头上,虚弱的说:「你比我想的还要有天份。」

「你怎幺……?」

陈宗翰脸色奇差无比,这吓坏了陈宗佑。

「这是代价,不用太在意。」陈宗翰挥了挥手,强自让一个普通人领悟道,陈宗翰付出的是陈宗佑接受到的千百倍,修为更是为之大耗折损,不过他并没有耗掉全部的气力,还留了一半準备给另一个传承。

  • 名称:妃夕妍雪漫画全集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3: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