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第三季超清

绝大多数的时候,人没有选择自己对手的权利。

某些时候,知道对手强过自己却也不能退缩。

作为一名武者,向强者讨教是进步的最快方法,然而在战场上,没有点到即止,承担的是可能丧命的风险。

作为一名战士,捍卫理念、斩杀敌人是理所当然的职责,背后是战友和家园,后退,换来苟且偷生的汙名,向前,抛头颅、洒热血,用生命去换一点点我军胜利的筹码。

武者,不同于术士或是佣兵,杀人的是手上的兵器或是更直接的拳头,近距离之下,从生到死,细细体会着那极端的情感,看着眼前的敌人从生龙活虎到变成一团没生命的肉块。

人天生有着求生的念头,在死亡的威胁下,有些人能够爆发出无穷的潜力,更多人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生命流逝,无力抵抗。

活下的人将成为强者,或者滋养更强者的养分。

杀人,其实就像是在吃,吃食着对方的强悍,让自己变得更强。

按照这个道理,陈宗翰和关二都是大胖子,吃掉了太多的人,汇聚着许多强大,变得令人难以抗衡。

幽泉就是嘴,咬掉了对方的手臂,吸食着对方的血髓,滋养自己的身躯,弱肉强食。

哀号、惨叫。

没有怜悯的战斗持续进行,感伤先放到后面,在这激烈的战斗之中,就算是诗人的情怀也不被允许。

暂时的,双方忘记了战斗的理性原因,按照本能反应,做出最快的杀戮决定,厮斗。

关二连续挥拳,一拳重过一拳,每一下的份量都超过砲弹,轰炸。

不是拳头该有的威力,经过真气大幅度的提升,力量惊人。比起之前一起战斗的时候,还要更加厉害。

进步的不是只有陈宗翰,曾经能够把陈宗翰打倒的关二,在没有魔主这个强力外援的情况下,修为的增长依然令人侧目,对于战斗有着天生的狂热和敏锐度,关二的实力隐隐要产生突破。

幽泉飘然,看似轻巧却隐含着万军力道,刚柔替换,陈宗翰对于战斗的把握能力也逐日增加。

对方的程度只是天人里的小兵,击不倒两人,反倒成为了食粮。

战斗风格迥异的陈宗翰与关二,造成的伤害也有着不同的呈现方式,陈宗翰的剑往往直抵要害,他习惯的风格能够一招毙命就不用到第二招,最喜欢攻击的目标是对方防护严密的脖子咽喉。

关二不同,拳头就是要轰碎对方的防御,就像是要公平竞争一般,攻击不喜取巧,除了很少用的迷蹤拳外,他的风格就是连续出拳,一直到把敌人打死为止,也因此死在他手下的人样子都比较难看。

拳骨上有几块碎肉,关二擦了擦他那满是战斗痕迹的双手。

「应该没人了。」陈宗翰还没收起剑,感知观察着附近周遭,杀气掠过,没激起一点不该有反应。

像陈宗翰他们这种熟练的杀手,杀习惯后理所当然的会避免自己被杀,就像医生往往也懂得如何杀人,许多事情都是一体两面,他们看起来是从战斗中放鬆了下来,但其实还提足了警戒。

「追上去吧。」关二说:「他们应该还没有走多远。」

关二口中指的是安徒生他们,战斗持续的时间没多长。

收回杀气,陈宗翰转身跟上关二的脚步。

就在此刻,两股杀气直袭。

碰!

本该向前走的关二没有一点徵兆的回过身,一个弓步,拳头悍然挥出。

陈宗翰没有浪费时间回头,他跨出很大的一步,脱开两股杀气的锁定。

原本的偷袭被反偷袭,致命的绝杀变成自己往关二的拳头撞去。

抽身,敌人以为自己隐藏的已经够好,没想到却反而中了敌人的算计。

既然落到了阳光底下,就休想再逃回黑暗中。

对于偷袭,陈宗翰算是行家,不给敌人后退的机会,幽泉逆击,黏住了其中一位敌手。

剑与剑碰撞,幽泉在敌人的剑身上砍出裂痕,令对方心里骇然。

原本的优势瞬间转为劣势,攻击的瞬间造成了空隙,谁捕抓到了谁?

陈宗翰与关二的反应再一次的展现了重要的战斗素养,战场上危机四伏,随时都有可能以自己为目标,不能放鬆警戒,每个动作都可能是欺骗,是实力上的比拼,更是心理上的较劲。

陈宗翰与关二跟上安徒生他们,关二的方向感没有问题,安然的带着陈宗翰到达目的地。

原本以为这里至少会驻守少许天人,会发生小规模的战斗,但他们想错了。

酒店就在面前,但却甚幺也没有。

没有天人、没有战斗,甚至没看到人质。

「不是这里吗?」陈宗翰问道。

「应该是吧。」这寂静的情景,就连关二都没有什幺把握。

「进去看看。」

陈宗翰与关二走进金碧辉煌的大门,进到了酒店里。

原本的高档酒店到处都是混乱的痕迹,地上散置着食物包装纸或是餐盘用具,还有毛毯就丢在角落,十足难民营的感觉。

越往内走,陈宗翰与关二这种感觉就越强烈,打开一扇扇门,每间房间都是差不多的情形,来不及带走的生活用品就散置一地。

混乱的程度给人曾经有一大群人待过的感觉,从茶杯餐具来观察,每个房间都至少待过十个人以上。

符合之前收到的情报,是人质的集中地。

只是现在为什幺人去楼空?

「你们来了。」两位安徒生佣兵团的佣兵向陈宗翰与关二说道。

观二问说:「这里是怎幺回事?」

「好像走了,说不定是别的小队把人给救走。」

想想好像确实有这个可能,「其他人呢?」

「在找看看有没有什幺蛛丝马迹,团长和你们的队长在楼上大厅。」

「谢了。」

在三楼的大厅找到大佬、雷和安徒生,他们没加入搜索的行动,作在一张桌子边,讨论起下一步。

无论是出于什幺理由,既然这间酒店没有人质,那他们就只能把目标放到另一间上面。

「你们回来了。」

对于陈宗翰与关二安然无恙的回来,大家似乎都不怎幺惊讶,可以说是觉得理所当然。

关二说:「接下来要去哪?」

「在研究。」

回到地图上,下一个酒店距离较远,而且路线上没有这次安全。

需要讨论的问题点很多,但时间不等人,前线的战斗随时都可能结束,各国领导人随时可能承受不住天人们的压力,只要一个撤兵,他们也就成为了弃子,更重要的是人质们的命运多舛。

陈宗翰一向不去参加这种动脑的过程,唯有在战斗时算计才是他的强项。

他没有忘记他来墨尔本是为了救李师翊,现在到了她可能待过的地方,他不晓得究竟是怎幺办?人质们的消失是因为被救走还是其他原因?

他的心情十分複杂。

按理说,小虎跟在李师翊身边,她的生命安全会受到一定的保障。

但有些事情实在很难说,小虎也不可能带着李诗翊冲出重围,结有契约的牠更不可能抛下李师翊自己逃生,一人一虎可以说是生命共同体。

结果,除非碰到面,陈宗翰根本无法确认李师翊他们的安危。

搜索整间酒店后,没有找到足以证明发生过什幺事情的证据,所有人质消失无蹤,没留下只字片语,如同一团迷雾。

吴佳容也连络不上其他小队,无法肯定是不是有人先他们一步。

放下这里发生什幺事情这个疑问,所有人回到大厅,三个团队的领导者经过短时间的商量大致有了共识。

接下来的路途已经不适合所有人一起行动,整个团队将分为两部分,一部份是前往下一个酒店的队伍,需要的是高竿的战斗力,另一部分则是先往后撤路径等着接应,同时也要确保路径的乾净。

对这项决定没有值得反驳的地方,分配方面大家也都没有什幺问题。

陈宗翰被放到前行部队,大部分的修练者都和他一样,关二则为了以防万一被放进后撤部队,吴佳容、伊芙这些媒什幺作战能力的异人理所当然的往后撤,至于佣兵团则乾脆一分为二,调整装备,他们打算在撤退路径上布陷阱,多少能起到警示作用。

前行部队依然是大佬带队,后撤部队则交给伊芙带领。

「好了,有什幺问题吗?」大佬问道。

没有人提出疑问,这种分配大家都能接受。

「其他的事情就尽量临机应变,注意不要暴露了,不要硬上。」大佬的最后一句话是说给关二听的,后撤部队里面也就他有这种坏毛病。

补充了一下水份和食物,出了酒店大门,开始兵分两路。

理论上往回走愈到天人的机率不大,但战场上什幺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谁晓得天人会不会来的扫蕩。

目送伊芙他们离开,雷说:「我们也走吧。」

远远的还是可以感受到整个城市沐浴在众多的气势垄罩之下,前线的战况想必是极其恶劣,他们能做的就只有减轻压力。

天人们在世界各地展开了攻击,全球化的社会代表了资讯也是全球化,不单如此,全球化造成的风险也一併在此刻爆发。

纽约华尔街是世界金融中心,一个点数的变化都影响着世界其他地方的金融指数,以兆计位的金钱在其中流通,金钱并不是冷冰冰的,相反的,它反映着人们的心理,从妖异入侵开始道琼指数已经重挫超过百分之四十,黄金飙涨超过两倍,恐惧让人们保守,把股票换成了现金。

越有钱的人越怕死,华尔街里面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换言之,他可能是全世界最多怕死人的地方。

天人手上拿着把大刀,在这熙熙攘攘的街道格外引人注目,不只是他的装扮、他东方人的面孔,还有那来者不善的氛围。

华尔街金钱游戏的本质是贪婪,一夕暴富,一夕破产,这里是充满传奇的地方,金钱是现今社会的血液,充满着力量,但却是隐晦的力量,这里的暴力不该被看到模样,是沾满血腥的无形力量。

但天人则不同,他的大刀是杀人兵器,他是来杀人的,简单明了。

华尔街上的金牛代表着人最爱的多头,是充满代表性的地标。

天人横刀一划,刀罡切过金牛,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所有人都愣住,像是被施了定身术般注视着他。

天人,这些人类模样的非人类有幸见到的人很少,会料想自己有朝一人能见到的人更少,华尔街人士远远分析着澳洲的情事,操弄着期货股票市场,从没有这幺近距离的面临危险。

匡噹。

从中间切断的金牛摔落了下来,巨大的声响触动着个人的神经。

西方有一句谚语,A   deer   in   headlights,是指鹿在车大灯的照射下会直盯着灯,一动也不动,人们用来形容临事毫无反应,像是任人宰割的鹿。

现在华尔街的人们就像是毫无反应的鹿,这些金融鉅子、市场金童看着危机逼近,失去了以往在市场里的理性,集体禁声。

天人再一刀劈开,把距离他最近三位穿着西装衬衫手提着公事包的男人拦腰劈开,非现实的场面,就如同电影情节。

但涌上来的血腥味太过真实,那暗红色的液体在路面上蔓延,沾湿了脚上光滑的皮鞋。

啊啊啊啊啊!

尖叫声拉着所有人回到现实,回到这个杀人狂徒就在眼前的现实。

奔跑、践踏、死命的逃。

就算坐拥在多家产,命终究只有一天,死了就什幺没有。

天人一刀下去夺走的不只是一条生命,像是收割庄稼,人命贱如狗。

荷枪实弹的警员挡不住天人前进的脚步,盾牌架起的防线宛如儿戏,手枪的子弹根本打不中他,不过是徒然增加死亡人数。

纽约警察局唯一能做的是疏散工作,封锁线脆弱如纸,能够对付这种非人的唯有非人。

在死亡人数攀升到三十人时,纽约民众期待的英雄总算从天而降,奔走在建筑的屋顶,强大的修练者远远的气势就直指天人。

过去只存在于漫画电影的超级英雄,如今拥有那种力量的人到处都是,修练者、异人,他们都有成为超级英雄的条件。

修练界与普通社会正在接轨,方式激烈的一些,仓促的一些,但是却不可避免。

华尔街发生的事情不是个案,同样的事情在世界各地发生,战火四起。

各地方的领导人此刻都焦头烂额,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还有先见之明没在澳洲投进所有修练者,否则情况可能糟糕百倍。

没有办法之下,姜方把裂缝战场上的一部分兵力抽调了出来,用来抵御天人们的攻击。

明眼人已经看出来这是一场没有胜算的战争,双方的机动力不在同一档次,即便最终联军击破澳洲的天人据点,天人们只消过段时间就可以重新来过,但破坏已经造成,人间受到的伤害需要一段长时间才能回复。

但,不能在此刻投降。

就算惨胜也是胜,败了也要让天人明白己方不是好欺负的,战争背后,天界与人间是在争夺日后谈判的筹码。

前线。

自从本部下达冲锋的死命令,所有战线就开始以最短的距离往前发动攻势。

砲弹如雨,冲进法阵範围内,御阵变得没有用处。

修练者们脱离部队前进,与天人进行白刃战,残酷异常。

只能运用热武器的部队暂时的难以插手,将领下达包围的命令,也不躁动,把己方和敌方都囊括进圈内,準备进行最终的歼灭。

天人们负隅顽抗,更是在战斗的途中再一次的打开地御阵,企图截断阵外的援兵,屏障的里外,隔绝着退后,两方都没后退的本钱,扛着武器,冲锋再冲锋。

叶苦竹带着一众好儿郎,猎捕着天人,就像过去一直在裂缝战场上做的事情一样,只不过是对象从妖异变成天人,铁杆凝聚着力量,把挡在眼前的敌人砸成碎块。

骑士团领头冲锋陷阵,骑士精神

各显神通,无论是什幺文化系统底下的修练者,都把能力发挥到极限。

过去,从没有机会让他们齐聚一堂,就算是五千年前的分界大战,也只是中华体系的修练者进行战争,这一次,才真正的是全世界大放异彩。

修练可以强身,可以锻鍊人的心智,但不可否认的,当初创造出来是为了杀人,法术更是为了大规模杀人而存在。

就好比原子弹,是爱因斯坦相对论下的产物,是科技的至高结晶,但同样的创造它的目的是为了完结第二次世界大战,奠定美帝的世界强权地位。

经历了五千年的发展,修练渐渐式微,但也不是只有衰退,体系的多元化造成的更多的可能,比之天界某方面是更有优势。

种子需要时间发芽,想要争取时间,灌溉的必然是无数血泪。

气劲纵横,法术肆虐。

崩塌,裂痕,火焰焚天。

枪砲,交火,战云密布。

犹如人间炼狱,这里是被神遗弃的地方。

牵涉在其中的人们只能自求多福。

陈宗翰此刻就很需要运气,他们顺利的来到的目标酒店的附近,但他们的运气似乎用尽,在酒店外面看到了好几队的天人。

「有办法突破吗?」安徒生靠着墙低声问道。

陈宗翰说:「有难度,不过可以试试。」

「怎幺说?」

「后面的游泳池几乎没人,可以把那裏当作突破口进去,只不过麻烦的是人质们会不会起反应,让天人注意到。」

「看得出来天人是在作什幺吗?」

雷稍稍的探出头注视着酒店门口,看起来天人们是在人质堆里找人,又或者是要把一些人转移出去,「不像有敌意的样子,纪律看起来也不差。」

酒店里面因此起了不小的骚动,人质们看到天人就像是绵羊看到狼,想要逃跑却又无处可逃,只能待宰。

陈宗翰说出自己的疑虑:「里面人很多,我怕如果和天人起冲突,会造成很大的误伤。」

「大佬,你怎幺看?」安徒生问向大佬。

「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先进去再说吧。」

的确这样,决定方针后,他们绕过天人的耳目,从酒店的后面跳过铁栏,躲到花圃后面,就着阴影,小心的要潜进酒店内。

酒店后方有许多窗户,谁也没办法保证会有会有人正好往外瞥,进而惊动到天人,这只能靠运气。

压低着身子,陈宗翰依然走在最前面,用最小的动作快速移动,要就算别人瞧个正着也会自然移开视线的那种隐密,由他确定一路的动静,他们就像深怕惊动到主人的宵小。

陈宗翰扬起左手,在他身后所有人贴着墙停了下来。

过了游泳池后,前面是运动休闲区,摆着桌球桌、撞球桌、保龄球道……各式运动设施,这是间高级酒店,只可惜现在没有人有心思娱乐,然而这里也被充当成难民区。

从窗口,陈宗翰可以看到里面有许多人就席地或躺或坐,男男女女挤在一起,一个人有的面积大概只足够翻身,这应该只是临时处置,否则这种配置只要有人一生病就会快速蔓延开来。

陈宗翰视线稍微一扫,确定没看到李师翊或小虎,他把注意力都放到里面正在和一位酒店工作人员模样的天人身上。

安徒生手指向陈宗翰然后指向天人,作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询问陈宗翰有办法解决掉对方吗?

陈宗翰又再往前几步,确定四周没有会影响战斗的因素,他点点头。

一直跟在队里面的僧人释无明来到陈宗翰身边做后援,他魁武的身材让他屈着身体的时候显得不伦不类,他靠在陈宗翰耳边说:「我用隔音咒。」

陈宗翰点点头,他大致想好的作战方法。

天人和对方语言不通,加上那人浑身颤抖,比手划脚却也搞不懂意思。

看起来天人似乎是要找某个人,放弃沟通,他自己走下来一个一个比对着模样寻找。

陈宗翰躲在半开的门外,手上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握着一把匕首模样的幽泉。

心里计算着位置,陈宗翰压抑着杀意。

一步、一步、停下、一步、停下、接近了、一步、一步。

就是现在。

陈宗翰暴起,穿过门,毫无徵兆的从对方的背后弹起。

天人剑抽出一半,但是不够,幽泉刺进了他的颈子,鲜血泊泊的涌出。

陈宗翰摀住他死前最后的吶喊,拖出门外。

只用了一眨眼的时间,所有人都还没意识道发生什幺事情,安徒生与他的佣兵团员快步到里面,食指竖在嘴前,向所有人做出噤声的手势。

大佬与其他人跟在后面,快速占据了向外通道的两侧,只要有人过来他们就能立刻反应。

寂静无声,屋子里面的人们对这飞快的发展一下子难以适应。

但不管怎幺样,无疑的,他们的救兵来了。

「救救我!」一位女人开口说道。

「快点救我们离开!」

「趁现在快点走!」

经过压力庞大这几天,总算找到救命到草的他们,深怕会被遗弃,声音渐渐的放大,下意识的伸手就要去抓他们。

「安静、安静下来。」安徒生急切的低声说:「我们会救你们离开,但是请先安静下来。」

鼓譟的声音没有因为安徒生的话而减弱,反而变得更加激动。

再这样下去,天人很快就会发现这里不对劲。

陈宗翰踏进屋里,手上握着染血的幽泉,很直觉的,杀气对準几位鼓譟的人,压了过去。

瞬间失声,脸色煞白。

  • 名称:斗破苍穹第三季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6: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