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来的刚好剧情介绍超清

相信说得容易,但要真的做到又谈何容易?

信任是一把双刃剑,当你信任别人的同时也就是把刀放到对方手上,对方就能伤害你。

这个道理谁都明白,因此,信任什幺人便成为每个人的重要决定。

当然的,也可以选择甚幺人都不去信任,比起受伤,选择把自己保护起来,拒绝任何人靠近。

不过,如果一个人这辈子最宝贵的东西只有他的性命,那岂不是件很悲哀的事情吗?

值得庆幸的是,陈宗翰有着他重视超过性命的人事物,有着他所相信的人们,也许有那幺一天,他会把他最害怕的秘密和他们分享,即便下场可能是众叛亲离,可能被打上怪物的标籤。

然而在陈宗翰相信的这些人里,并不包含姜枫和姜方。

姜枫说要相信人,但他自己做到了吗?

他不也是擅自的伸张了自己的理念,他不也是不信任其他人才独自努力,在夹缝里创造出了惊人的创举,不正是这份不相信,他与姜方才走到了对立面。

的确,这世界上存有着怎幺解释也无法了解的事情,存有着即便明白也不可能理解的对方,可不正是因为如此,信任才特别的珍贵吗?

但很可惜的,人与人之间没有办法达到真正的信任和理解,姜枫和姜方之间如是,天人和人间人之间如是,不信任扭曲对方的真意,滋生出仇恨,让利益超越了伦理道德,争吵、争斗、战争也就不可避免。

如果说魔主是恶魔,姜枫是天使,那这次陈宗翰会选择听信恶魔的话,毕竟以他的身份,恶魔才是他的同伴。

陈宗翰保持沉默,他无力和姜方抗衡,但这不代表他没有自由意志,他有权利选择沉默。

姜方算是明白了陈宗翰的意思,说:「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吗?」

陈宗翰没有说话,不言自明。

「是吗?」姜方对陈宗翰的事情有兴趣,如果在平常他说不定还会在陈宗翰身上下更多功夫,但现在不行,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姜枫的表情似乎觉得很可惜,他对陈宗翰这个人充满着好奇,也大致推敲出了几种可能。

「应该是什幺奇遇吧,阿翰,不能说的奇遇,不是被下了什幺禁制不能说,就是你认为说不出来会对自己不利,后者的机率比较高,所以阿翰你的这个秘密会危及到你个人,对吧?」

陈宗翰心里一紧。

姜枫盯着陈宗翰的神态,说:「看来是没猜错,我也想过夺捨这个可能,不过应该不是,又或者是不完全的夺捨,你的体内藏着什幺?」

人太聪明真的很该死,陈宗翰现在有一种想把姜枫毁尸灭迹的冲动。

姜枫看着陈宗翰强自镇定的表情,饶有兴致得继续说:「现在让我重头整理一下,你原本是个正常人,遇到了某个姑且当做是灵魂的东西,后来你实力大增,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化境者,对了,紫仙玉可以当做灵魂的容器,这下子就说得通了。」

比之前全宗猜测的更明确,当时全宗认为这是陈宗翰的隐私而不去追究,可姜枫显然没罢手的意思。

「再从你不想被人知道这一点来,它要不是可以转移,你怕怀璧其罪,就是被人发现后会有危险,阿翰,是哪一个?」

这次陈宗翰学乖了,真气运到脸上,脸部肌肉绷得死紧,让姜枫看不到半点线索。

姜方一边觉得姜枫和陈宗翰的对话有趣,一边关注着整个战场变化,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需要做出决断的时刻也在逼近。

看得出来,姜枫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当他向姜方坦白开始,主动权就已经不在他身上,他能做的事情已经结束,虽然没有言明,但姜枫如今等同于姜方的阶下囚,不用想离开他身旁。

姜枫身后的同伴,是无法抵挡姜方的,这一点彼此都很清楚。

那姜枫防备的人是谁呢?

是天人,姜枫是为了避免被天人给刺杀,避免整个计画流产不得不如此,毕竟在战斗力方面,他比起众人实在贫乏。

姜枫的计画虽说暂时的解开了人间的困境,但结界的破灭必然会造成人间的动荡,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姜枫之所以在战场边摆茶几和姜方泡茶,为的不单是自首,把一切公诸于世,货是和方爷爷道歉,他同时也是在求援。

能够指挥动裂缝战场整个联军的人唯有姜方,破莲的同胞们要突破重围进到人间,不可能不借助姜方的力量。

然而姜枫都想好了,这股力量最终会为姜方所用,这是代价,也是交易。

很多事情毋须讲明,彼此心照不宣。

因此姜方需要决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接不接受姜枫的计画,以及观察天人究竟会怎幺动作?

天人,他们与姜枫作了协议,但谁都没认为对方会真心遵守,互相都在算计,比的不过是谁算得更準,能到更多的好处。

「崑仑天人打算怎幺带走?」姜方问道,打断了姜枫对陈宗翰的步步进逼。

姜枫回答说:「天人有一种法宝叫作如意乾坤袋,已经不能说是法器而是法宝,它能把崑仑装进去,不过有些破损,好像天人那边也是好不容易才把它修复。」

乾坤袋是神话传说里的宝物,最常出现的地方是各大仙侠网路游戏,和蓝色机器猫的异次元口袋有异曲同工之妙,陈宗翰当然也知道,不过没看过实物就是。

「全部都安排好了?」

姜枫说:「安排好了,不过天人那边很可能知道我想做什幺。」

姜枫原本以为天界拿到崑仑也没有用,但他经过澳洲战役后有所改观,决定在途中摧毁掉它。

不过天人们也不是白癡,如此看重崑仑当然不会让姜枫得逞,两边的暗战最终必定是聚焦在这个环节。

姜方寻思了一会,说:「有办法把它留在人间吗?」

姜枫不是没想过,但是有实行难度,况且起动结界的咒文早就失落。

「枫儿,不要小瞧天下修练者,五千年前祖师爷能够创造的方法,我们现代人未尝不会有方法?」姜方说这话的时候充满着气魄,难道他们还不如五千年前的古人吗?

陈宗翰模模糊糊的听懂了些两人的对话,在他脑里又响起了魔主的声音,魔主断言说:不可能。

陈宗翰在心里问:为什幺不可能?

魔主冷笑说:就像鱼永远不会明白怎幺飞,这是两种体系,不可能简单跨越。

陈宗翰这才想起来,姜子牙的师父是大姊,那大姊不就知道那些咒文?

魔主不怎幺在意的回答说:可能吧。

「方爷爷的意思是把崑仑留下?」

「对,到最后如果真的不行在毁掉,怎幺样都不能便宜天人。」姜方说道。

这话代表着姜方接受了姜枫的计画,姜枫笑颜逐开,在他身后的同伴们,一样的都鬆了一口气,整个计划最重要的一部分总算成功。

有了姜枫这股助力,接下来的步骤才有办法实现。

这时方才离开的陈祜回来了。

他来到姜方的面前,狐疑的看了一眼不太开心的陈宗翰,报告说:「讨论的结果是如果少了阵眼支撑,结界的能量会消散得很快,可能撑不了多久。」

姜方说:「也就是说还是可以继续。」

陈祜点头。

姜枫焦急的插话,说:「最起码也要等我们人过来才能把结界给封住。」

「我们的人?」陈祜不太明白是什幺情况,他只知道内部的叛变是由姜枫主导,可姜枫却在这里和姜方喝茶,真不晓得是演哪齣?

姜方说:「我自有定夺,陈祜,把围住叛徒的兵力给彻了,我们没闲情把兵力放在那上面,让野岷注意带领一队人马,随时听我的命令,準备伏击天人。」

「是。」陈祜心里虽然感到奇怪,但还是接受指令。

看陈祜要离开,陈宗翰连忙和姜方告退:「那我也先走了,我也是卫队的一员。」

姜方点点头算是听到,姜枫则是促狭的摊手装无辜。

陈宗翰几乎可以说是落荒而逃,在心里把姜方和姜枫加进黑名单,祈祷一辈子都不要再遇到这两个人。

姜方喝乾手上的茶,放下了茶杯。

目光複杂的看向姜枫,他的身份既是战场的统帅,人间的守护神,又是宠爱姜枫的方爷爷,也因此他对姜枫的行为非常难为。

通敌、不服从军令、擅自妄为、鼓动战友,光是这几条都足以把姜枫当场格杀好几次。

可回归到原点,姜枫这幺做背后的理由是姜方所无法否定的,至少他自己就做不到。

而且他还必须帮姜家想想,没了姜舞绫,又再失去姜枫,姜家里面还能剩下什幺人?

「你真是让我难办呀。」姜方感慨万千的说道。

姜枫明白下场,他不奢求姜方会放过自己,低下头说:「方爷爷,我只希望您能放过追随得我的战友,他们没有错,他们都是真心为了人间在奋战。」

「唉。」

傍晚时分,阳光依然如故,洒照在青城山峰,投下了长长的影子。

然而裂缝连接起的另一头,灰色的天空变得更沉,黑夜同样降下。

姜方转过身,说:「姜枫,你的罪责暂缓追究,希望……你能在这场战争里将功赎罪。」

「是的,总司令。」

天人开始动作,这惊动到了其他的两个势力。

天人的部队集合起来粗略来看约有一万多人,后面陆续的有人员加入,想来是附近从天界下来的天人集结,里面偶尔也可以看到些熟面孔,可能是灵魂被夺捨,或者是基于自身意志佔到了人间的对立面。

陈宗翰回到卫队里,他能看到天人们整装,缓缓的把矛头指向裂缝另一边的妖异。

姜方的命令在队伍间发酵,同时也花了一些时间解释情况,把战斗的方针转换成营救,至于天人们,视为不可相信的战友。

关于崑仑的事情姜方并没有明说,肖野岷在和他们解释的时候也没讲明白,只说到那些同胞的手上有维持结界的宝物,无论如何必须抢到手。

是关人间的兴亡,即便拼死也要办到。

对于五千年前就生活于死地的那些人们,所有人听到这消息的第一时间都是不可置信,接着是无比的震撼,难以想像的震撼。

这就像是第一次人们登上月球、第一次知道地球是圆球体那般的震撼,紧接而来则是情感上的冲击,对于五千年来都流落在异地的同胞们的不捨。

感同身受是善的开始,是人们友爱的来源,即便是恶人也会为了大冷天流落街头的孤儿而感到心疼,这便是最普通不过的善良。

隐瞒了五千年的罪,如今揭了开来,里面隐藏深深的血泪,令人不忍卒看。

就如姜枫所言,这笔债,全人间势必要一起承担。

可是是不是有一种可能,如果今天留存在死地的同胞们不幸没熬过五千年的苦难,全数阵亡,什幺也没留下,那这一切是否还有意义?我们的罪能否就这样云淡风轻?

圣经里,人一出生就犯了原罪,生来就是个罪人,不过我们的罪也许不是因为偷吃禁果的夏娃,不是堕落了的灵魂,而是我们每一口呼吸来的空气都染了别人的血。

在震惊之后是静默,一种不知所措的宁静。

陈宗翰经历过这一切,他可以理解现在人们心中的茫然,这就像是有人突然说你有个亲弟弟在非洲挖矿,今天就要回来聚首,然而你却是珠宝商,这感觉无味杂陈,笔墨难以形容。

不真实的感觉就彷彿无法把听到的字句转换成现实,只能任凭文字在脑海里形成某种想像,每个人所思所想的场景都不尽相同,但没变的只有那历史带来的沉重。

陈宗翰无法想像此刻破莲和老闆夫妇他们怀抱着什幺样的心情,不单是现在,在他们好不容易突破结界初来乍到人间这个花花世界的时候,想的会是什幺?

看到拼命死守崑仑,保护结界,一代又一代用鲜血捍卫的乐园,里面充满着多余的慾望,贪婪、嫉恨、社会动荡、弱肉强食、即便没有妖异依然自相残杀,他们看到这会不会不甘心?会不会觉得枉死?

噢,不,根据破莲的话,他们一直都能透过法器俯瞰人间,看着这不知道惜福的愚蠢人间人漫长无边的斗争,他们的心情究竟如何?

陈宗翰很好奇这些邻居们是用什幺样的眼光看待他们,如果有机会,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他真的会去问问。

天人摆开阵势,与过往面对的小规模战斗不同,也与之前在澳洲战役里天怜将军急就章组织的部队不同,这次天界派来的明显是支精兵。

从统一的服装、有序的前进步伐就可以看出这一点,他们以衣衫的颜色划分部队,但蓝色的大多持剑且身穿铠甲,藏青色的都是术士,井然有序,万人整队却没半点交谈声,但他们给人的存在感可一点也不单薄,相反的,是极为强大。

这次的作战天人可以说是势在必得,这支劲旅在天界也称得上是赫赫有名,在与妖异的战争里更是少见的常胜军。

目睹这一切的姜方等人心情不是很好,人间虽然也有在推动军队化,但效果一直不彰,这和人间的修练风气大多单打独斗有很大的关联,这是姜方的心病,无可奈何的痛。

天人的部队分成两部份,一部分攻击,一部分留守,攻击的军团推进速度并不快,维持着稳定,跨过人间与死地的交界。

陈宗翰眼尖的注意这些士兵的腰间亮起了一团白光,那白光能驱散死气,让士兵能异域作战而不受影响。

天人部队进犯,死地联军不可能闷不出声,对方佔据的地形是片微微高起旷野,无从伏击也无从取巧,形貌各异的妖异们往前扑杀。

与清早的战争不同,天人军团的作战无声压抑,没有吶喊、没有嚎叫,只有不断亮起的光芒,在黑夜之中闪耀,然后倒下的往往是妖异。

这与之前的惨烈不同,是更深沉无声的厮杀,一切都在进行,地面同样在震动,朦胧的结界也因为能量而晃动,但天人的士兵却像是没有感觉一样,不停向前的砍杀,就连被杀也是寂然。

就彷彿所有一切都不过是像起床泡茶那般稀鬆平常,不足以惊讶。

天人军团如同一把利刃切进了死地联军,淡白色气劲与死地的气息属于截然不同的两种性质,就和天界与死地的不同,一边高高在上,一边只能仰望。

不过这一切都是过去,死地的军队如今是傲然于三界,曾经的苦痛造就了他们的强悍。

姜方虽然不怎幺愿意,但他还是派兵增援天人,从不同的方向攻击进死地联军的阵容,不论是天界还是人间,他们现在都必须为了接应準备到来的死地同胞而联手。

领队的不是叶苦竹,而是另一员陈宗翰没见过的大将,一位手握大刀的长髮女性,身先士卒的冲在前面,在她的带领下军队如剑般的刺进敌人身上。

术士殿后,攻击法术如砲弹打击,投掷在对方的军队里。

每位战士的修为都不是普通士兵可以相比,这样的战斗力一但进入紧密的接近战,生死真的不过一瞬,反应的速度绝对了生存的时间,因此活下来的不一定是最强的人但绝对是最善于战斗的人。

相隔了很远的距离,却可以直接的感受到相碰的气势,可见其威力之大。

在我方军队的最后面是首次投入作战的战斗装甲,经过早上一役,实用性虽然需要改进,但也算是堪用,特别是在对付妖异方面。

从陈宗翰的角度正好可以对照人间与天人两支军队,虽然不想承认,但相比天人军团整齐划一、攻守交互的作战方式,我方的军队因为修练的功法不同而显得杂乱,就像是支杂牌军。

磅!

巨大的闷声从天人的军团传出,是某位强者出手。

死地的地面绽裂开,如蜘蛛网般扩散,一条条几公尺宽的深痕不停延伸,让不少的敌人动作受阻,死地联军产生混乱。

战略性的法术应用,这同样是人间所缺少的。

天人军团里原本持盾的士兵拔出了刀,几乎是同时间劈出了猛烈的刀罡,如野火燎原,直接清空了他们面前的妖异军团。

看到这里,人间人的表情都变得难看,这技法不单是量变,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是特殊的累叠效果。

经此打击,妖异们的士气受挫,体积巨大模样相似狮子的妖异为了挽回局面,朝着天人军团吐出炙热的火焰,几位士兵闪避不及而着了火,但天人军团并没有因此陷入混乱,反而是很自然地把伤员替换向后,由其他士兵顶替他的位置。

剑鸣声,呼啸。

半空中留下一道惊雷,一位打扮没半点不同的士兵使出奥妙的剑法,一剑斩杀妖异。

妖异倒下,没有欢呼声,这支恐怖的劲旅继续啃蚀着敌人,就连内心都不放过。

已经无法分辨到比哪一边才是怪物。

「阿翰,过来。」陈祜招手。

陈宗翰走了过来,陈祜说:「你也看到了,前线打不开路,需要增援,卫队分一半的兵力过去,你和我一起来。」

陈宗翰用力的点头,眼神情不自禁的燃烧,在一旁看着早就令他手痒不已。

看出陈宗翰的战意高昂,陈祜笑着说:「果然来自执法队,战意高昂是好事,但是记得注意自己的安危,我可不想你第一次上场就回不来,记住,要保护自己,听从指挥。」

陈宗翰再次点头,与陈祜点到的几位长者一同加入到这次的增援部队。

脱离高墙外围一列列的各式部队,陈宗翰回过头,在探照灯耀眼的灯光下,寻找一个窈窕的身影。

很快的陈宗翰就找到了,肖素子同样注视着他。

陈宗翰扬起手,就和平常道别的时候,他微笑,没说再见,用唇语无声的说:「我去去就回来。」

背光的肖素子几乎一片漆黑,但陈宗翰依稀可以看到她有点不自然的笑了,唇形说的是:小心。

奔赴战场,陈宗翰每走一步就能更深刻的感觉到前方的火热,那不单是兵器与兵器、气劲与气劲的碰撞,更是灵魂的直接对决。

声音越来越响亮,增援部队大约有五百人,实力不一,经验同样不一,有人和陈宗翰一样亢奋,也有人脸色苍白。

保持着队伍的完整,进入视野里的已经是安全地带附近的术士和战斗装甲。

「一百人留下。」带头的指挥下令,登时有不少人脱队,替补了外围护卫或是医疗的工作。

陈宗翰跑在队伍的前排,眼瞳早就艳红的犹若出血,手上的幽泉不住诉说它的饥渴,想要痛饮鲜血的慾望几乎要灼痛了陈宗翰。

再往前几步,己方的战圈正与敌人撕斗,就在陈宗翰面前,一位男性修练者被巨型蝎子模样的妖异剪断了头颅,鲜血喷洒在空中,即便是夜色也掩盖不住那份惨绝。

但陈宗翰看到这一幕却感受不到恐惧,他这辈子最害怕的两样东西,一个在他体内,一个在他要守护的背后,因此他的剑上没半分迟滞。

「杀!」不晓得是谁喊的声,激昂了众人的血气。

陈宗翰捲起气流,递剑过去,淡红色的气沖到巨型蝎子身上,如千刀万剐。

接着幽泉写意一划,落下的是那黑色的巨型头部。

  • 名称:爱来的刚好剧情介绍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6: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