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禁书目录超清

走向胜利的方法永远都存在,永远都不会只有一条。

天界与死地破除御阵的方法是连续超过域值的打击,在那两界,攻击的手段大多是从人而生,但就原理来说,只要是强力攻击即可。

坦克、火箭发射器、RPG……各种强力的战具武器集合在一起,準备倾力打破屏障。

第一击,也是最重要的突破一击,由里面最强大的修练者负责。

暗夜降到极点,一丝丝光亮开始萌芽,昼夜重新翻转。

人间联军已经被阻挡在地御阵外一个晚上,经过调整,他们作好了準备,要破阵。

叶苦竹立于不对前方,握紧铁杆,根据製订好的计划,他担当最为重要的第一击。

第一击必须打破第一层屏障,有一个好的开始。

「準备好。」叶苦竹对其他人说道,在之后必须有人接应。

「是的。」

叶苦竹不再注意其他人,调整呼息,蓄气。

叶苦竹的修为距离极道强者还有一段距离,但放眼全世界能像他这般强大的人极为稀少,给他一个空档调整,那使出来的攻击必定石破天惊。

空气以普通人都能感觉到的速度在变得稀薄,天地之气被剧烈的抽取,汇聚到叶苦竹的身上。

叶苦竹的身影变得模糊,像是隔着水蒸气,那是气太过浓郁造成的现象。

就在所有人感到压抑无比的时候,叶苦竹出手,铁桿刺去。

光晕浮现,屏障凭空生成。

铁桿与屏障对撞,闪耀出令人难以直视的光芒。

碎开,就像是玻璃砸落的晶莹碎片。

然后是第二层屏障,叶苦竹的攻击未艾,在往前刺在第二层屏障上。

突破,铁杆上的力量超乎想像,比远程飞弹还要惊人。

在第三层屏障前面,叶苦竹的手慢了下来,一口气不够再继续往前进。

在一边备战的其他队友接着上,跨过叶苦竹的身躯,刀剑、法力,攻击顶替了铁杆,延续了下去。

叶苦竹心里有些黯然,虽说他并不是以爆发力见长的修练者,但这样的成绩实在与他内心所想相去甚远,极道一直是他的追求,他的道心渴望着强大,如同他一直追随着的那人一般强大。

叶苦竹的自制能力让他心里的失落只维持了几秒,然后回归到战场上,他的同伴完美的接续了他的工作,继续击碎屏障,让地御阵节节败退。

「开火!」

地面轰然,众多火砲在同一时间发射。

修练者感受到背后的压力,跳离开路径,屏障受到强力打击,再被击碎。

「开火!」

再一次的,各式炮弹轰击在屏障上,光晕被硝烟给掩盖,火光在烟尘里闪烁。

最后,修练者齐上,藉由这短暂的休息时间,把耗尽的真气再一次补充,击出猛烈的攻势,五花十色,各种超出想像的攻击招式如潮水蜂拥,重击的最后的壁垒。

叶苦竹踏在空中,铁杆从手中由上而下的飞射,刺穿最后的屏障。

就此,地御阵,破。

不给地御阵修补的时间,机枪火力持续开火,拉扯着,修练者闯进阵内,打算直接破坏掉阵法。

陈宗翰他们在差不多的地方游蕩了很久的时间,感知的前方是不可能穿过的人群,他们这一点人,对方举举手就能消灭。

地御阵出现的时候他们已经在阵内,没受到阻拦,但他们也因此出不去,无论是无线电还是法术,地御阵全然的阻断。

如此霸道的阵法,可以想见其中有着不小的副作用,否则天人从一开始就直接开启不就得了?

「就像是龟壳,隔绝外面,但自己也动弹不得,只能够用来争取时间。」安徒生对此发表看法。

在不惊动到敌人的情况下,他们不停探询着对方的情报,在地御阵出现之后,天人就没有什幺动静,集合在同一处,令人恶质的猜测是在作什幺邪教仪式。

「整军待发?」

大佬手上拿着安徒生给的望远镜,远远的望向天人们在公园里汇聚成群的部队。

望远镜虽然是佣兵的必需品,但在现在的战场上能够使用的人只有少数几位修练者强者,这和当初携带的用意大相逕庭。

大多数的意念都有针对性,道便是以强烈的意念生成,因此一定程度的修练者对于意念都有了感应,强者更是光是被人盯着,对那看着的意念就会产生下意识的反应。

平时倒还好,但在这个天人的大本营光是乱看就可能遭来杀身之祸,探子的工作也就落到陈宗翰这些强者身上。

「再画一个圈。」

手上的地图标记着触目所及的各点敌人位置,陈宗翰动手记着大佬说得话。

「感觉又不像。」

「什幺意思?」陈宗翰问道。

「阿翰,你想想看,如果是要迎击打过来的大队伍,那他们就不应该布署在这,而是面向外面才对。」

看着手上的地图,陈宗翰能理解大佬的意思,就算他这个只玩过世纪帝国的家伙也知道兵不应该布在城内,应该向外与敌人战斗才对。

「会不会是为了打巷战?毕竟建筑物可以拿来挡子弹。」

大佬还是摇摇头,说:「不像,他们还是退得太后面。」

既然大佬不知道,那陈宗翰自恃也不会明白,这种事情还是回去请教佣兵团的战略专家比较实际。

又看了一眼,大佬说:「走了。」

就在大佬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墨尔本的另一侧,传来剧烈的能量波动。

地御阵承受着强力的攻击,比起之前任何一次都还要猛烈,感觉得到里面的决心,打算一举突破的决心。

陈宗翰与大佬交换一个眼神,又再缩回身体,等着看这一切的结果。

地御阵晃动,感知敏锐的两人能感觉到原本和谐完美的法阵出现了絮乱,然后这絮乱扩大,成了裂痕,破裂。

地御阵遭破,被最蛮横的方式。

大佬原本还以为地御阵会让人间方陷入困局许久,但看来他轻视了己方,天人们轻视了人间,联军的脚步将扫蕩进整个墨尔本。

回到临时的休息点,大佬和陈宗翰把地图交给其他人,对于天人们的动静他们同样说出来和大家一起讨论。

「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们要赶紧接进关押人质的酒店,战争一靠近,很难顾及到他们。」安徒生指着地图上了两个点。

藉由小虎搜集的情报,人质安放的地点已经暴露了两个,吴佳容从本部获得了这个重要情报,接着他们要做得便是营救。

「对于天人们的动静,你怎幺看?」雷和其他人一样伤透脑筋,如果不了解敌人的用意,无论要做甚幺都很不利。

「聚集在一起、公园、备战。」安徒生喃喃自语。

在场的其他人也在用力的思考着,推敲天人们的动机以及背后的意义。

可惜战略思维与实力无关,也不是一蹴可及,对像是吴佳容这种新人而言更是毫无头绪。

「我们换个角度来看。」安徒生指着墨尔本的另一侧,也就是叶苦竹他们的突破处,说:「大部队进来肯定会让天人们起反应。」

地图上标记的点并不多,陈宗翰他们能探询到的位置终究有限。

「我们已经知道人质在这里和这里。」安徒生的手在地图上的两个点指了指,然后停在外侧的标记上面,「我想迟早这些天人都会调开,那时候就是我们动作的时候。」

对此大家都没问题,这是最实际的作战方案。

然后是撤离的路线,现在看来只能循着原路离开,但是一想到好几万人一起逃离,那场面很容易失控,不过这些事情都等营救到他们后再作打算。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赶到前面埋伏吧,只要天人一有动静我们能反应。」

「有两个酒店离我们很近,要选哪一个?」小夜问道。

「就它吧。」安徒生指着其中一间,「比较好撤离。」

陈宗翰没忘记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至于李师翊的位置,他没有半点想法,真的只能碰运气,不晓得该不该庆幸天人们把人质集合在几处,至少找起人来比较容易。

一众人在不会被发现的情况下,往前接近到最近的距离,接下来,就只能看三路部队牵制得怎幺样了。

又再一次传来和之前相当程度的能量波动,地御阵受到严重的打击,是另一路部队效法叶苦竹他们的方式,全力突破。

感受到这些恐怖的波动,陈宗翰看到吴佳容、伊芙他们一脸不晓得什幺事情发生的模样,他深深觉得,有时候无知还真是幸福。

龟壳被打破,天人们开始有了动作。

一股股气息往前方迎去,与叶苦竹他们短兵相接。

酒店前面的防线开始鬆动,原本肃静的气氛正在转变,到此为止都很正常,照着剧本在走。

但这安心的感觉没持续多久,陈宗翰感到一阵错愕。

地御阵解除,而且不是被击破那种解除,是天人们自行解除,能量完全消失。

更令人错愕的是,在同一时间,天人们的气息陆续的消失。

凭空的消失,没有一点蹤影。

这是怎幺回事?

「是空间连结,他们藉由连结出发。」

听到大佬的话所有人都豁然开朗,这解释了气息为什幺会消失无蹤。

之所以在市中心的公园整装待发,是因为在空旷的地方比较适合连结空间,陈宗翰,应该说魔主,他之前捣破的富士山树海下的天人据点就有这样的场所,只是陈宗翰没有意识到。

「他们是要从后方袭击大部队吗?」关二问道。

大佬沉吟,安徒生接过话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恐怕不是那样,他们的目标应该是兵力减弱的各国。」

听到这里,众人倒抽一口气。

心里想要发表意见,但是却发现自己被安徒生的话给说服,那确实是最佳的攻略。

「围魏救赵。」大佬喃喃的说。

到此为止,天人们的全盘布署展现到了众人面前。

从一开始的渗透蒐集情报,然后在各地进行破坏活道造成恐慌,接着进攻澳洲,夺下大片土地,收缩到墨尔本,布下迷阵引来大批军队,现在,他们又把枪头一转,一个回马枪重新杀回,令人措手不及。

很漂亮的计划,一步一步的逼着人间各国落进圈套,等到发觉过来,背后的已经是万丈深渊。

天人们的人质从来不是只有墨尔本的那几百万人,他的人质是全世界。

这庞大的计划有两项极为重要的技术,御阵与空间连结,这也是天界对付人间最大的倚仗。

可以连结短暂两边空间的玉质小刀,在战略上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虽然大部队的传送可能有问题,但以强大的武者搞破坏确实好用无比。

御阵争取了布署的时间,可以想像的到通天路创造出来的通道,使用起来并没有想像的容易,否则天人早就能如雨后春笋,御阵除了防御也起到了故布疑阵的作用,让联军以为天人下了死守的心,殊不知内部早就偷偷的转移目标。

事到如今,这已经不是棋差一着,而是从头到尾都按照对方的剧本在走。

「接下来怎幺办?」伊芙忍不住问向安徒生,其他人同样看向他,这里只有他有本事看清整个局面。

「我想各国经过前面的事情肯定也不会完全没有防备,你们想想,这次的行动为什幺只来了全宗前辈一位那种级数的强者,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修练界的情况,但我想这种人肯定还有吧。」

对上安徒生的视线,大佬点头。

「他们之所以没有出动,我想就是在各地防範天人可能的攻击。」安徒生思考着说:「防御终究是被动的,前景依然不乐观,而且我认为天人这次的攻击行动别有用意。」

「什幺用意?」

还有用意?陈宗翰苦笑,事情真的是複杂的超过他的想像,就算经过安徒生的说明,他还是感到一阵头疼,这果然不是他这种单纯的人可以插手的事情,也难怪他只能做个级别高的杀手,成不了真正的大事。

没有人打断安徒生的沉默,佣兵团作为里世界战斗力偏低的存在,动脑的必要性大于修练者,也是这种背景下安徒生才如此善于审视时势。

事情其实很简单,陈宗翰的脑里响起一个声音,魔主难得的发表意见。

什幺意思?陈宗翰在心里问道。

以魔主的能力,看穿天人的计略一点也不稀奇,只是陈宗翰从没想过要倚靠他,他现在与魔主的关係十分奇妙,经过大姊的调解,魔主的心里变化,两人已经没有像过去那样剑拔弩张,但也绝对称不上友好。

魔主无论是智慧还是力量都十分强大,但依赖他无异于饮鸩止渴,很可能连自己的存在都在不知不觉中丧失。

呵,魔主似乎意识到陈宗翰心里的念头,笑了一声,说:想想天界的目的就很明白,阿翰,他们要的是根据地,不受威胁的根据地,其他的一切都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

说完这段话,魔主又回归平静。

陈宗翰思索着魔主的话,天人要的根据地自然是澳洲,但现在看来这片土地很不平静,从之前听到的消息来推断,天人想要的人间是个平稳的后勤基地,而不是与人间和死地两面交战。

「我懂了。」陈宗翰说,所有人都看向他。

「天人要逼各国和他谈判,他要澳洲这块土地,还有停战条约。」

安徒生听到陈宗翰的话,愣了一下,谜团解开,说:「对,你说得没错,现在天人占领了墨尔本,不再是游击战,有了根据地,代表着必须承受各国的砲火攻击,但他们不可能天天都开着御阵,因此他们要和人间停战,然而停战的最好办法便是抓着对方的命脉,谁都奈何不了谁。」

关二吹了一个轻微的口哨,说:「阿翰,你也挺聪明的嘛。」

「呵呵。」陈宗翰只能装傻。

「我相信各国都会看出这一点,所以接下来是真正的决战,围魏救赵,但如果赵灭了围魏也就没有意义,联军会加快攻击的速度,天人肯定也会闹一个大的,看谁先受不了就输了。」

安徒生没说的是,在这场战争里天人早已先驰得点,就算墨尔本被破,只要空间连结的技术在,他们还是能够机会捲土重来。  

划时代的技术带来的是难以抗衡的优势,在人间找到方法阻止这个手段之前,双方的强弱位置难有转圜余地。

「不管怎幺样,我们还是按照原订计划,找到人质,然后救出来。」

也是,不管外面是怎样的风风雨雨,那都是上面的人该操心的事情,他们这些棋子就算揣摩到上意,棋子也不会变成棋手,需要做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没有变。

耐心地寻找突破的时机,就像豹子藏在草丛。

就如同安徒生与魔主的猜测,天人们解除地御阵后就藉由玉质小刀连结到世界各地,这一次他们的目的不是军事重地、不是总统首长,那些人死了可以替换,那些据点毁坏可以重建,但恐惧不行,恐惧的平复需要时间。

这次,天人们是来散播恐惧,与妖异入侵时相当的恐惧。

人恐惧什幺?

很多,每个人恐惧的对象不一定相同,但死亡,毫无理由、无法避免的死亡,肯定是大多数人所深深畏惧。

天人们甚至不需要杀人,只要传达出这个事实,所造成的威胁将异常巨大。

人民的恐慌将导致各国与天人们进行谈判,但是在这之前,各国的修练者肯定会先出场,企图以武力吓阻对方。

先动武,打不赢再坐下来谈,自古以来都是如此。

天人们这次发难的地点都是精华闹区,纽约时代广场、东京铁塔、上海人民广场、英国伦敦……,经历过一次妖异入侵,民众还怀着害怕,摇摇欲坠的信心如果再受到打击,后果不堪设想。

恐惧,即将蔓延。

唐纳德在第一时间没意识到天人们的作为,他只知道地御阵消失,部队能够畅行,但不知道缘由为何。

为了提防有诈,他下令部队小心前进,避免再一次陷入天人们的法阵之中,从一般角度来看这决策十分合理,但在天人们最脆弱的移动时刻,这道命令无疑是帮了敌人一把。

除了已经渗透进去的小队伍之外,没有人预料到天人们会这样做,无关指挥者的无能,只是两界的战略思维一时难以连结。

天人们的攻势出现,守着地利,没有一丝试探之意,猛烈异常。

在要进攻突破前,稍微喘息调整是一般常识,各部队的将领都懂这个道理,不希望出现巨大伤亡的他们,停下脚步,一边等部队集合,一边调整準备抢攻。

看着无人机和卫星传来的影像,拜科技之赐,本部可以遥遥的掌握全局。

「白宫来的紧急联络!」

一位副官慌忙的跑到唐纳德面前,连礼都没敬,把电话塞到唐纳德手上。

听着遥远美国白宫的怒吼,唐纳德知道自己完蛋了。

在这个念头之后,唐纳德当下做出决定。

「全军突击!不顾一切的突击!联络澳洲国防军,全力攻击!不需要留任何后路。」

指挥部里面的所有人都用诧异的面孔看向唐纳德。

「听到了吧,传下去。」

回过身,所有人开始动作,把命令传达到所有前线将领的手上。

「怎幺回事?」田迟问道。

唐纳德没有回答,继续下达命令,说:「把能用的军机都派出去,轰炸墨尔本,尽量避开人质可能在的地方。」

所有人都低头进行传达工作。

就像指挥部里面每个人脑袋上充满问号,前线的将领接到命令一样满头雾水,为什幺会在这个时候下了强攻的死命令?

等大家的手上动作缓下来,唐纳德解释的说:「我们被将了一军,天人已经去到各地进行恐怖攻击,他要我们怕,我们必须告诉他们,我们不好惹。」

陈宗翰他们总算逮到机会,人们联军的攻势突然整个爆发,天人们迫不得已调兵到前方抵抗,对于后方的戒备变得更加鬆懈。

「走。」

由陈宗翰与大佬领头,其他修练者在四周守望,佣兵团与异人居中团,整个队伍往着他们的目标酒店前进。

墨尔本的街道起不少变化,原本的路灯上装置了一些不知名的法器,一些建筑被抹平,高高的帐营取而代之,吴佳容更可以听到某些怪异的声音,她不敢过去探看,远远的就避开。

整个城市就像是活了起来,地面微微颤动,是前方战争的余波。

再怎幺躲避都有极限,搜索法器从空中发现到了想要混手摸鱼的他们,天人们收到消息赶了过来。

几股气息没有隐藏,直往陈宗翰他们的所在地。

「你们先过去,我殿后。」陈宗翰率先说,敌人感觉起来并不算强。

「我也一起,你们先走。」关二捏着指节,经过这些时间的休息,他的伤口好了不少,已经足以应付战斗。

没浪费时间,大佬说:「你们自己小心。」

雷替代陈宗翰原本的位置,在外围保护,其他人继续往前迈进。

「感觉没有很强。」关二看向来的几股气息,评价的说:「就当作暖身运动吧。」

陈宗翰的手掌延伸出幽泉,双眼已经进入状态变成血红色。

「怕的是没完没了。」

来了,就在转角后面,陈宗翰扬剑划去,剑罡直飙。

力量对撞,散开,敌人后退了三步。

「那就快一点解决。」

关二脚下发力,整个人飞出,拳头迎上对方的攻击。

轰然,劲气四溢。

在混乱后面,一把暗红色的长剑穿过,杀气令人心悸。

  • 名称:魔法禁书目录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5: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