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动漫超清

战机上要取得先手,出人意料之外是上佳的方法。

这也是为何过去雷达在战场上有着无可取代地位的原因,但到了修练者的战斗身上,雷达的用处大幅度的被感知取代,遇到擅长隐匿的高手,感知甚至可能同样失灵。

各就各位,陈宗翰手上握着幽泉,摸到了最近的距离。

许多异人没有敛息的功夫,也不适合战斗,留到了后面,佣兵团则是在外面布围,他们时常与修练者交手,自然有些门道去迷惑感知。

第一道攻击线的修练者们有一部分是原先执法队的成员,另外还有几名在阿德雷德战斗后加进来,作为第一时间投进到战场的人员,他们同样都是高手,简单的配合自然不会有问题。

眼前的这一队天人总共有十人,坐在一个视野不错的别墅斜屋顶,左侧前线开战后,大部分的人手都被派走,只剩下他们作防守。

附近没有太多的掩蔽物,只要少量的人手就能一览无遗,但能不能守得住则是另外一回事。

用余光稍稍一看,陈宗翰在心里为对方一个一个打分,顺便附上解决的难易顺序。

这已经是他的战斗本能,就算路上随便一个人也会直觉的想要作出击杀分解,大多数战斗成瘾的人都有这种状况,脑里面转的都是战斗画面,更严重者还会怀疑每一个接近他的人都对他有恶意,区分不出战场与和平社会,成为影响人生的病症。

在这方面,修练者的心性修练就格外重要。

陈宗翰暂时还没有这个问题,虽然偶尔会失心疯,但那是魔主所造成,与战场压力或是嗜杀没有直接关连。

缓缓的接近,如果有人从空中用卫星鸟瞰的话,就能看到好几个黑点再朝着聚成一群的天人靠近。

再往前就进入到了对方的敏感警戒区,陈宗翰缓步。

偷袭的第一击很重要,要不是一击必杀,就是要石破天惊,陈宗翰自忖没机会摸到对方的身后,那就只能选第二项,直接把对压到无力回天。

论一击的规模和破坏力,大佬当之无愧得名列第一,所有人都在等他的信号。

来了。

空气有了变化,大佬準备聚集出一个重击。

陈宗翰更压低身子。

天人开始发觉有些古怪,经过修练之人的直觉比起常人敏锐得多,说不上为什幺,但就是有种有什幺即将发生的感觉。

原本和暖的大气突然变得疯狂、变得暴躁,剧烈的搅动。

敌袭!

这个念头才出现在脑海里,四面八方的强大气息就蜂拥了上来。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强大程度与明暗分别注定了战斗的结局,挣扎的力度撕扯不开口子,反扑的力道反转不了颓势。

这一队天人的实力并不差劲,只是他们运气不好,碰到了难以抗衡的敌手。

修练者们的实力压倒对方一筹,几乎没有什幺可以挑剔,没有仁慈,把敌人推向死亡。

雷的能力无论是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很强,就算是陈宗翰一个不小心也可能着了道,而且异能的能力往往藏得很深,没交过手谁也不晓得是怎幺回事,其他异人也各司其职,阻断的天人们可能的逃脱路径。

佣兵团的配合时不时的造成骚扰,大型火力的攻击更是让对方不得不避其锋头,精确的狙击带起了血花,死在枪管底下与死在刀剑底下,不知道天人们会作出什幺样的选择?

甩了甩幽泉,陈宗翰扳开天人临死前抓紧自己的右手,对于他面前这位被自己一剑刺穿心脏的敌人,他的情绪并不憎恨。

不同于全世界瀰漫着的对于天人妖异那种恨不得亲手手刃的情绪,陈宗翰反而是平静得多。

杀人的确会造成心理上的激荡,但久而久之激荡慢慢的也就减少,人这种生物,什幺都会习惯。

以情绪杀人很累,而且容易影响身心健康,这一点陈宗翰从一开始就认真的很清楚,他现在杀掉对方并不是因为他是天人而动手,只是因为命令,因为需要,然后他喜欢战斗时的感觉,选择动手而已。

就这一点来说,陈宗翰不正常,以精神病理的观点来看,他很可能成为冷血的杀人犯。

好险自己身在执法队、身在战场,陈宗翰好几次有这种感慨。

原地休整,小夜和吴佳容负责注意四周,拔掉这个哨站难保天人会不会派兵来袭。

陈宗翰闭上眼睛,血色的双瞳又恢复成东方人的黑褐色,这种战斗对他而言已经习以为常。

五分钟之后,队伍重新启动往前。

接下来真正进入到墨尔本中心,真正前进到天人们的管辖範围。

对此大家难免有点紧张,天人的身影对任何人而言都是高大神祕,没有人有把握这一趟过去还有办法回得来,或者说,这趟过去是九死一生。

没有人询问谁要退出,想要退出的人早就该离开,更是根本不应该踏进到如今烽火连天的澳洲大陆。

环视所有人,每张脸的背后都有踏上这里的理由,为了这个理由他们可以丧命,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墨尔本的敌人人数是他们的千万倍,强度也是千万倍,他们必须互相倚靠,必须想下水到的老鼠那样躲避,这是活下来完成任务的唯一途径。

确定没有任何疏忽后,大佬说:「走吧。」

除了陈宗翰他们外有好几支大小不一的队伍从各个缝隙潜进了墨尔本,他们大多是阿德雷德大战后残留下来的精锐,任务基本上都大同小异,是蒐集情报和解救人质,视情况允许也可以做破坏行动。

李师翊和纽西兰的本部一直保持着连络,在她面前的桌上放着许多小虎写过的纸张,一只老虎学会写字已经是强虎所难,要牠写得工整更是不可能,而且字写得大也比较容易辨认。

李师翊用卫星电话连续传回了许多情报,小虎矫健的窜上窜下,也好险一只猫引起不了什幺注意,牠把所见写下来,就算是模糊的事情也多少能够给本不提供参考。

按照小虎所见,墨尔本内的天人很多,大多是在备战,真正出战的人反而不多。

还有就是作为空中部队的红色火鸟,光是小虎就至少看到三队,粗略一算只少有三百只。

任何稍有一点军事常识的人都明白占据领空的重要性,虽然强到一个程度的修练者能够上天,但那终究不可能是多数,领空依然重要。

至于人质的地点,小虎另外找到了两处,都是高档酒店,这情报传回本部后发给了所有部队,无论是营救还是破坏都要注意这些地方。

重要的天御镇地点和敌方战力小虎只能模糊的提供一个方向,牠能够去的地方终究有限,也有被人发觉的疑虑,许多限制下牠已经作的足够好了。

小虎累的塞着一嘴培根大口喘气,这样来回不停移动,屏息害怕被人发现,比战斗还要累人。

卫星电话的讯号变得有些差,可能是多少受到真气的影响。

李师翊放下手机,窗外的天色已经开始转暗,刚听到了战场的消息,目前看来都还不差,来自各地的修练强者挡住了天人的反扑,一步一步的接近,兵临城下。

酒店里面大部分的人都安静了下来,明白自己身为人质的身分,静静的等待希望降临。

李师翊抱起小虎,望着窗外。

现在的她与所有待在墨尔本的人质一样无力,半调子的修为等同没有,可能是遭逢祸端特别容易让人回想起人生,她无声的想着。

静悄悄的,明明有很多人的酒店里面却没什幺声音,死气沉沉,住客们的眼里几乎都是一片灰暗。

希望的象徵是光亮,在这黑夜里,不晓得会不会如流星一般的降临?

夜战,三路部队并没有因为黑夜而停下步伐,休整换上夜战的装备,继续的前进。

天人们的阻拦没起什幺实质作用,因为海岸边全宗与常将军的战斗而整个往前推进的大队,开始进到天人们设置的重力法阵内,由一些术士引导,工兵们挖掘出藏在地底的法器,缴上作为研究使用。

叶苦竹不太明白天人们究竟在想什幺,为什幺不出击?为什幺要把战斗拉近到墨尔本?想要打巷战?还是要把人质当作筹码?

同样的问题也在各个将领心里,天人的战力不可能仅仅如此,就连从雪梨缓缓推进的部队也没遇到像样的反抗,一切顺利得让人不安。

「有状况!」

充当斥候的修练者回报,叶苦竹与其他几个人赶到了前方。

经过了这幺一个下午的前进,他们已经越来越接近墨尔本的中心地带,战具轰隆前进,在本该宁静的街道上碾出一条条履带痕迹。

现在,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灯火通明的敌方总部,只要摧毁掉那里,解救同胞,战争也就结束。

「前辈,你看这个。」

发现异状的修练者对着前方的空气用力一砍,一道光幕屏障凭空而生。

地御阵,与天御阵相对,是天界两大最坚固的防御阵法。

直接从名字上面就能端倪,天御阵顾名思义是防御天空,地御阵,就如字面上所说,是防御地面。

当天空和地面都受到严密且无法冲破的守护,人间的部队还能有什幺作为?

三路部队已经都来到屏障面前,乍看下什幺也没有的空气之中,只要伸手去碰,淡色光晕形成的屏障就会凭空生成,无论怎幺用力都难以推动分毫。

「有办法吗?」

专业领域只能请专家出马,对付法阵最有效用的人选自然是术士。

无论来自哪个地区,术士或是魔法师或是巫师,法力的运用殊途同归,他们被延请到各部队的最前方,商讨破阵方法。

无论是为了个人声誉,还是为了人间联军的行进,每个人都使出浑身解数,试图破解这天界引以为傲的法阵。

各种手法、各种术式,在夜里闪闪发亮,就像是一场难得一见的博览会。

本部。

唐纳德与各个幕僚指挥都停下了动作,破解地御阵是技术面的问题,更是修练者的问题,他们只能乾着急。

不能破解它,一切的行动都付诸流水,整个行动都将成为一场大笑话,天人们将更加肆无忌惮。

现在看来,天人们前面的拦阻和重力法阵都不过是小菜,地御阵才是他们的拿手大戏,难怪前面进行的会如此顺利,有这道屏障在,天人们有恃无恐。

到目前为止,天人们给得惊讶足够多了,但己方的修练者同样不甘势弱的与以回击,严格来说,谁也没佔到谁的便宜。

除了最前方,海岸边的战斗同样影响着整个战局。

全宗与常将军的大战持续增温,这战斗的等级已经达到生人勿进。

两人在之前就大战追逐过好几天,对彼此足够熟悉,短时间内谁也奈何不了谁。

全宗的每一剑都挟着裂地之威,在半空中翻起层层汹涌的剑意狂涛。

傲立在剑术的巅峰,全宗手上的剑已达出神入化,每一下攻击都维持在可怕的高度,大宗师当之无愧。

小小的不足一米长的剑,给与敌人的压力却是如同天空崩塌的窒息感。

常将军的枪法十分精妙,浸淫两百多年,绝对的第一流功夫。

但是与全宗相比,那种技艺上的深度却还不够。

剑与枪的碰撞以剑胜出。

但从来战斗就不是技艺深的人就能夺胜,除了手上的武器,使用的武器的本人更是重要。

长枪挥洒,漫天银光如流星点地,可怕的破空声直欲把空间给撕裂。

但在那攻击之内,滚烫的剑意没有半点退却,划开,如揭开一块布幔,把攻击给揭开。

喝!

长枪突进,撞在剑上。

难以计量的力道由枪间传递而出,万夫不当之勇,这是常将军百年来从战场的拼杀悟得的战意。

全宗与常将军是不同类型的武者,全宗癡迷在剑上,常将军奋战于战场,走的道不同,但都是走到了极限的极道强者。

全宗退,常将军的战意更盛,整个人的气势就像是烈火猛烧。

脚步在空中用力一踩,长枪刺。

这一枪迟缓的快,似涩实疾,气势陡然一震。

全宗没有架招,让枪疾掠过,对方的气擦过自己的左半边。

全宗手臂高起,身体转动,剎那间杀气全消,宛若清风拂动,剑过。

一切自然的遵循天地规则,没有半点突碍。

剑乃凶兵,此刻却生机四溢。

常将军没见过全宗这一剑,剑刃往他眼前削来,他连忙横枪来档。

切擦,溅起火花。

剑返,再次飞掠。

全宗的身体为轴,以他的身高来说长度略长的日本刀接连往返,剑刃飞快的划动。

如同燕子归返,自然朴实,快得令人应加不暇。

冲出战圈,常将军受伤了,左手臂的战甲碎裂,滴出了血。

「什幺名堂?」常将军盯着全宗,他在天界没见过这种剑术,那些自诩自然的剑沾不得血,沾了血的剑却又不可能如此自然,不带煞气。

然后是快,是连他这种高手都必须承认得快,如雷光,似飞鸿。

「燕返。」

全宗想到他以前的学生,那位在严流岛上战败的剑术天才,燕返出自他手。

这剑法真的很强,但在严流岛上的那一战却连发挥的机会都没有,从此蒙尘,这世间会的人也只剩下全宗一人。

如此高手对战,一点点的伤口都会影响整个战局走向,何况是左手受创。

「你输了。」全宗举起剑,剑身稍斜,剑气取代了风,狂暴的送着。

「我输了。」常将军脸色稍暗,他没想到自己会败,而且败的这幺快,上次战败是多久以前?

话锋一转,常将军回复精神,说:「但是我还没死,而且,我们会胜。」

不是我,而是我们。

全宗现在总算有机会把注意力转移开来,底下被割裂的到处都是深痕,一个个坑洞如同被飞弹轰炸过,海面底下同样被两人的战斗给荼毒,战斗时挥洒出的攻击造成了可怕的伤害。

这便是极道强者受人畏惧之处,翻手可以倒山,覆手可以填海。

注意力投向遥远的前线,三路部队停了下来,前面受到了阻拦。

那感觉是一种阵法。

全宗回过来看向他眼前的常将军,他有些懂了是怎幺回事。

「没错,我不需要战胜你,我只需要拖住你就可以了。」

能够简单打破地御阵只是极道强者,这便是常将军为何战争一开始就出马挡下全宗的原因,少了全宗,部队的前进将大受影响。

「有趣。」全宗语气一冷,剑气更加凛冽。

战胜和杀死对方是两回事,如果说对方和全宗一样是钻研技艺的武者那还好说,但常将军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战士,以战入道,受了伤并不代表战意受损,更甚者,能爆发出可怕的潜力。

「想杀了我去救他们?」

「不,我相信他们自己会有办法,杀你,不需要理由。」

「好一个不需要理由。」

常将军双手紧握着枪,眼里尽是熊熊燃烧的战火,负伤战斗,他从来不惧。

全宗握着剑,他也没有惧怕的理由,他死在对方手上一次,但又如何?又代表了什幺?

战斗继续,变得更加惨烈。

前线。

虽然全宗相信他们会有办法,但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常识,术士们依然无解。

地御阵毕竟是在天界享誉盛名的大阵,可能的破绽早在前人的手底下修补完成,世间不存在没有破绽的完美之物,但有些破绽可以藏得很深,让人短时间内休想发觉。

来自梵蒂冈的教士伸手在顺着屏障走动,光晕跟着他,他在度量整个法阵的範围,寻找可能的弱点。

不同于大家一开始以为的,法阵并不是全然的圆形,而是几个小圆彼此连结而成,中间存在着往下凹陷的连续处。

一身漆黑的死士动手攻击凹陷处,屏障的强度没有半点减损,猜测错误。

骑士团忍受不了魔法师们的叨叨絮絮,往前冲锋,二十一位实力高强的骑士们把攻击集合在一起,发挥出强大的结合攻击。

磅!

屏障剧烈的抖动,濒临破裂的临界。

好像有只差一点?

看到这副景象,骑士们和一旁的修练者激动了起来,磨拳擦掌。

所有人凝神蓄力,由其中一位骑士发号口令,準备在同一时间攻击。

骑士们高举手上的剑,大吼:「为了荣耀!」

「杀!」

隔着安全距离的士兵们眼前一花,剧烈的光芒闪耀,把夜色都给驱散。

屏障破裂。

但在所有人就要欢呼之际,屏障之后,又是一面屏障生成。

这才是地御阵之所以能名列天界最强防御法阵的原因,难以攻破的层层壁障,真正的有如铜墙铁壁。

这是令人绝望的事实,淡色光晕的屏障缓缓的消失,一点也看不出它那坚固的本质。

根据先前传回来的情报,天御阵的能量来自某种天界特殊的晶石,里面蕴藏着极为浓郁的能量,没人晓得要消耗完需要多久的时间。

在另一路部队,叶苦竹同样面色凝重的望着所有人不停的对地御阵施加打击。

「叶前辈,没办法,不晓得天人到底怎幺办到的,但法力几乎附着不到那上面,改变不了它的结构。」

原本,破解这种阵法最好的方式变是去窜改其中的术式,这对所有修练法力的人而言都是必须的课程,虽然有高低之分,但集合众多人之力应该不是大问题。

叶苦竹蹙眉,竟然所有术士都栽在这里,没想到这种法阵最终要由武者来破。

铁杆发红,叶苦竹走去屏障前面。

其他人退开,留下足够的空间给叶苦竹施展。

用力一击,击碎屏障。

就像骑士团他们的情况一样,屏障之后还有屏障。

众人倒抽了一口气,这还让人活吗?

难不成人间联军当真要沉戟于此?

一定有破解的方法,屏障之后还有屏障,而且第一层屏障就已经不是常人可以突破,就算是叶苦竹也必须用力才破得开,其坚固程度可见一斑。

这一定存在着某个弱点,否则单靠天御阵和地御阵,天界万万没有败给死地妖异的可能,这个弱点肯定不小,而且能够突破。

天界的问题问天人自然是再正确不过,本部十万火急的连络上了投诚的天人们,这种事情已经关乎军事机密,能够知道的人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

宇文逆就知道妖异是怎幺破解。

「力破。」萤幕上宇文逆说:「用强者接续攻击,不要给屏障生成的时间,御阵的屏障有七层,要一个人进阵破坏掉里面的阵法,这是最常见的破法。」

把这段话送到前线,方法有了,但实行层面却依旧是难题。

能够一口气破开七道屏障的只有像全宗的极道强者,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有接力上阵,但强者的数量和强度似乎不太够,而且现在的情况一个强者闯进去,结果可能是被对方杀死。

天人们敢倚靠地御阵,便是吃定了这一点。

这不是阴谋,是堂堂正正的阳谋,就算方法摆在眼前,做不做得到还是问题。

一群修练者和将领们聚在一起讨论下一步,没有人甘心止步于此,天界有天界的方法,妖异有妖异的战术,那人间就应该有人间的策略。

每个文明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天界有,死地有,人间当然也有。

那便是工业革命之后,让修练加快速度退到幕后的热武器。

  • 名称:斗罗大陆动漫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4: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