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3超清

台湾正式颁布戒严令,进入全面备战状态。

各国领导人公开在电视上发表激励士气的演讲,面对现在这个时刻,唯有同心协力才能度过难关。

基本上这些言论是对的,人间再不好好团结,下场肯定更加凄凉。

国际间的经济活动不免得受到影响,即便各国修练界和政府投入多少金钱救市,金融还是因为恐慌而重创。

但预料到了这一点的各国政府禁止一切放空行为,尽力让国际间的金融体系维持在该有的水準上,他们这幺作当然不是出于孟子所说的人性本善,而是在现在细腻的国际分工下,几乎没有哪个国家在断绝和其他国家的连繫后还能独活的,就算是美国也需要中国的供应链出产零件,否则最新出品的战斗装甲造价将高出十倍有余。

地球村代表着无视距离每个人都生活在一起,同时也代表没有人可以逃离这个结构。

在过去第一二次世界大战,讯息流通的程度与现今无法相比,不过有时候无知才是福,一知半解而没有全盘了解,人的想像力以此为根基催生出了恐惧,崩溃的裂痕逐渐展开。

澳洲爆发了战争,这已经是无法掩盖的事实,即便一开始还有政治人物企图睁眼说瞎话,但澳洲的情况藉由网路传递出来,一些地方的惨状令人再也无法移开视线。

澳洲不是非洲、不是中东,是高度发展的国度,是一块度假乐土,人们可以假装自己没看到非洲的难民、中东的战争,假装自己与那些事情无关,但现正澳洲这个文明社会惨遭入侵的事实,无论如何都无法忽视。

刀刺在别人身上自己感觉不到痛,但却会怕那把刀是不是会转向自己。

澳洲政府向各国寻求支援,各国作战部队投入其中,修练界自然不落人后。

陈祜确定了陈宗翰的意愿,把他安插进临时作战队,陈宗翰甫站上裂缝战场就马上请调,单以记录来看,别人说不定还以为他是畏战请调。

陈宗翰不知道这次援救澳洲的行动三大世家出了多少兵马,肯定是不少,但实际数字不是他这个卒子所能知道,蓝小雪这次没有跟着他,那里毕竟不适合她,陈宗翰独自前往集合的军事机场。

有裂缝战场给予的出入证,陈宗翰几乎可以进出所有的军事基地,一踏进去他就感受到压抑的气氛,青涩却严肃,问了路,他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陈宗翰很高兴的发现,在场的人有他认识的人,也许是修练界太小,能够战斗的人更少,到哪里都是那些人。

大佬和关二这对兄弟以及白髮正在房间的角落抽菸,正确来说只有那对兄弟在抽菸,白髮只不过是在吸二手菸。

关二在人群里看到陈宗翰有些意外,拉高声音招手说:「阿翰,这边。」

等到陈宗翰走过来,白髮笑着说:「没想到你也来为国效力。」

听到这话陈宗翰不禁失笑,他至今还没认识哪个修练者有国家的概念。

「我是去找人,我一个朋友人在澳洲,就让陈祜伯伯帮忙安排我进来这里,你们怎幺也会在这?」

大佬在之前与葛先生一战后声音就变得更沙哑,说:「每个执法队都至少要派两个人参战,我来了,老二也就跟来了。」

白髮接着说:「既然有战争,总不能没有军医吧。」

看到白髮陈宗翰想到他的挚友王志豪,从上次在医院大吵一架之后他们就没通话过一字一句,过了这些时间他腰上的伤想必也好了一些,也许够力气再到某个世家的办事处前面绝食抗议了吧。

拉了张椅子坐下,陈宗翰对于执法队的理解其实不算深,他的修为晋升太快,执法队留不住他,如今还是挂了个名,但以后的重新肯定是要摆在裂缝战场上。

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大佬不时站起身与过来的人寒暄,他在修练界一直有着不错的名声,更是执法队的队长,今天来到这里的大多是同一个等级的强人,平时都在各地出任务,没想到这次的远征会意外的让他们聚在一起。

陈宗翰不时会拿出手机看时间,李师翊清醒后他们通过电话,知道他没有生命安为总算是让陈宗翰稍微放心。

自从澳洲的战争爆发之后,陈宗翰因为李师翊根本睡不好觉,想到她的个性,深怕她脑子浸水去和天人谈什幺博爱仁慈,为此陈宗翰甚至打过电话给卫铭问有没有什幺班机可能去到澳洲。

答案当然是不可能,除了军队怎幺可能有人这幺不要命的冲往战场。

就算是军队,大概也有很多人不愿意前往澳洲吧。

白髮把玩着手上的手术刀,和关二聊起最近听到的一些流言消息,正值多事之秋,各种小道消息也特别的多,陈宗翰在边听着打发时间。

等了半个小时多,人大概到三十位,一个肩上有三颗梅花的上校走进房间,他没多说废话,让下属把手上还留有刚印出来温度的任务资料传下去。

陈宗翰大致上看了一下,对于澳洲目前有近二分之一的地方处在对方的掌控下,天人们偃兵息鼓不是因为没有进攻的实力,相反的,从参谋部的分析来看天人方正藉由通天路增加兵源,几张副在资料上的卫星照片还看到天人正在布防,抢站澳洲成为攻进人间的跳板这件事情已经无须怀疑。

「你们就没试过用飞弹犁一遍吗?」有人开口问:「美国和中国的飞弹不是都很多。」

「澳洲人民保守估计有四百万落在天人的手中,我们不能这样做。」

四百万位人质,真是惊人的数字,真不知该说天人们的战略技巧卓越?还是澳洲国防军和修练界都太过不堪一击?

打开投影机,投影出来的是一个澳洲地图,上校指着左侧的一个点,说:「运输机会把你们空投到这里,由于不晓得敌人有怎样的侦察系统,这已经是我们的极限。」

从颜色来看,空投点是在天人的管辖内,也就是他们脚一落地就将踩在危险区域。

「等到了地点之后运输机会直接返回,全程需要七个小时的时间,暂定的方针就如你们手上拿到的资料,反击战将在两天后进行,各个部队逐一发难,第一目标是夺回阿尔雷德和墨尔本,次要目标是找出敌人连接的通道,由于时间仓促,一切支援都难以準备,简单来说,到了战区后你们很可能就会孤立无援。」

房间的灯打开,简报的内容很少,因为军方对敌人的了解同样稀少,谁都知道情报是战场的重要关键,但当事情发展超出理解,危机益发扩大的时候,时间由不得他们慢慢推敲。

上校扫视房间内的各式修练者,他们的穿着没有一点军队该有的井然有序,这让在军队待了二十载的上校感到不舒服,直至今日他还是无法接受修练者、天人、妖异这些名词,说出口他只会让他感到好笑,就彷彿自己是某个低俗小说的小配角。

但不管如何称呼,他能感受眼前这群人有着不同于军队的力量,军队的力量来自纪律、来自团结,但以前这群人显然各自有各自的特色,有着人数无法弥补过来的力量。

「各位有没有什幺问题?」

看到没有人有异议,上校双脚併拢立正,右手举起行礼,「祝你们好运。」

以这次任务的内容来看,陈宗翰他们的确需要好运。

先不论国家军队或是佣兵,三大世家这次派出来的人几乎都是老手,从执法队、从裂缝战场、从孤山野林,由此足以看出这次行动的重要性。

修练界的新人须要见见血,但不至于残忍到把他们丢进什幺也不明朗的澳洲大陆,要不然回去的肯定是一个个黑色棺材,随着大军动作,当个随军小兵倒是很有可能。

十分钟后,陈宗翰他们分成三批登机,分成三个小队前往澳洲战场。

以修练者的特性小队行动更加合适,打游击战更是上上之选。

陈宗翰所在的小队编号603,由大佬出任队长,一位陈宗翰不认识的胖男人出任副队长,整队九个人除了陈宗翰外都联手过或至少共事过,配合起来自然没有什幺问题。

坐在运输机上绑住安全带,陈宗翰身上只有军队发下来的一小袋食粮、工具和手机,除了他之外的其他人也都几乎是轻便打扮,重要的只有打架用的家伙,光是这点就与一般军队大相逕庭。

大佬把陈宗翰介绍给了其他人,对这位冉冉新星众人并不陌生,战斗能力更是不会受到质疑。

飞机开始震动,涡轮引擎缓缓运转,从窗户可以看到他们所乘的这架飞机正在跑道迴转。

一直到现在陈宗翰才想来自己忘记告诉家人自己的去向,以前他是不想他们担心,现在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这幺做,不晓得心思细密的蓝小雪会不想到这一点。

飞机开始加速,一层层脱离地心引力的束缚,来到空中,穿过对流层,在云层之上飞行。

阳光洒照了进来,即便是在现在这个时节,遥远的太阳仍然散发着它的光和热,滋养着地球这颗不平静的行星。

在运输机上等待,习惯于传送法阵便捷的陈宗翰绝的时间走的意外的慢,他闭上眼细细调息,感知放出,能感受到在半空中的气流变化。

搭乘运输机可不像客机那样舒服,也没有空姐帮忙服务,引擎声音更是有些吵人。

既然是以战斗运输为目的,自然无法苛求这些部份,他们除了偶尔交谈外就是在做自己的事情,关二靠着后面的钢板呼呼大睡、大佬拿出了一本小书在读、白髮把全身上下的各式工具都拿出来摊在地上,一把一把的检查擦拭、身型肥胖的副队长拿出一盒凤爪慢慢在吃。

每个人在战斗前都有自己放鬆的方法,各做各的事,让这机舱里的空气不显得沉闷,陈宗翰再闭上眼睛,他习惯没事的时候就冥想和调息。

旅途中间机组人员传了便当下来,这让原本以为要饿肚子的陈宗翰有些意外。

广播声音响起,「我们现在在印尼上空,再过一个多小时候会到达目的地。」

大佬叫醒关二,谁也不晓得澳洲现在是什幺情形,换句话说,手上的排骨便当说不定会成为他们的最后一顿饭,抱着这样的心情,陈宗翰还想要再来一份,可惜已经没有存货。

「嘿,你要来点吗?」副队长又不知道从哪里一包滷味,晃着问陈宗翰。

我们一直被教育不能接受陌生人给的食物,可能会有危险,但陈宗翰相信这是封闭自己内心的错误行为,我们应该相信这世界处处有温情,因此他很高兴接了过去。

胖到连眼睛都瞇起来的男人应该和大佬差不多岁数,只是胖的人总是比较不显老,接过他手上滷味的时候陈宗翰注意到他的手很粗,就和大佬很像。

「你说你叫做阿翰吧,阿翰,你看我变一个魔术。」

「蛤?」

副队长原本空荡荡的手一转,突然冒出一只鸡腿。

这是什幺鬼?陈宗翰头上冒出问号。

「不够吗?」

副队长握着鸡腿的手在陈宗翰面前一晃,又多了第二只鸡腿。

陈宗翰依然是满脸困惑。

看到陈宗翰的表情,副队长说:「现在的小孩子还真难取悦。」

大佬和其他人在旁边看到这一幕都不禁莞尔,大佬裂出一个笑容说:「吃货,你的魔术早就退流行了。」

杜斌,也就是陈宗翰眼前这人的名字,但比起杜斌大家还比较习惯教他吃货,人如其绰号,杜斌几乎无时无刻都在吃,他和陈宗翰需要补量能量不同,只是单纯的喜欢,他最厉害的一点是能把所以食物藏在身上,却让人完全看不出来,尤如魔术师的技法。

「少贫了,无中生有这魔术一千年都不会退流行,一定是这孩子的问题。」

陈宗翰弱弱的回应:「变个玫瑰花什幺的比较好吧。」

「老套。」杜斌用鼻子哼了一声,「那种把戏随便的三流的都办得到,变支鸡腿可没你以为的那幺容易。」

陈宗翰听对方讲了好几分钟这魔术有多厉害,最终获得鸡腿一支,说起来魔术手法的重点不是在手要够快?对修练者来说这应该不难吧。

杜斌接着又表演了几个魔术,无一都和食物有关,身上像是有个四次元百宝袋,不停的从各处掏出食物。

惹的陈宗翰又更饿了些。

关二在旁边起鬨叫好,让杜斌心情大好手上动作更加俐落。

这幺一个插曲又耗了不少时间,很快的就到了目的地上空。

就算是修练者也不可能让他们直接跳海,每一个身上都背着一个降落伞,陈宗翰再来之前多想,不过现在他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大佬,你们都会跳伞吗?」

舱里响起红灯,舱门打开,往外看是一片来蓝天白云,原来飞机又下降到对流层下。

风灌进舱里,声音都被压了下来。

大佬检查起自己的跳伞包,听到陈宗翰的问题,为了压过风声大声的说:「你没跳过吗?」

陈宗翰用力的摇头。

白髮他满头的白髮都被风吹了起来,一样大声的说:「阿翰,反正你跳下去看到所有人开伞后拉开这里。」

白髮指着陈宗翰背带上的拉环,「用力拉开伞。」

「我不知道还要跳伞。」

「不然你以为飞机会要停哪?」关二回说。

陈宗翰无言以对,理论上来说他早就应该想到这一个问题,但他偏偏没想到。

大佬问说:「你有惧高症?」

陈宗翰回答说:「没有。」

「那你还怕什幺。」

「没有,只是……」

陈宗翰后面的碎话都被风声给压了过去,他的确是没有惧高症,但那不代表他喜欢从差不多六公里的地方往下跳!

看其他人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陈宗翰怎幺不知道跳伞是执法队的必须课程,他回去一定要向司马抗议。

所有人站起身排成两排,陈宗翰站在大佬后面,等待舱门上的灯由红转绿,然后他们就可以玩自由落体了。

绿灯。

看到陈宗翰不安的神情,大佬安慰说:「别担心,只要记得打开伞,以你的修为是摔不死的。」

换句话说,如果伞没打开就死定了,陈宗翰开始思考降落伞突然间失灵的可能性。

一个一个往下跳,陈宗翰的心脏碰碰的在跳,戴上防风镜,快要轮到大佬,他想到什幺的回过头说:「如果主伞失灵的话就开备用的副伞。」

说完大佬就往前纵身一跃,消失在碧海蓝天之间。

「副伞?哪一个是副伞?」轮到陈宗翰,他完全不晓得该如何是好,谁来告诉他哪一个是副伞!

「别停下来。」站在陈宗翰后面的白髮往陈宗翰的背上一推,把他推下了舱门。

陈宗翰整个人往下坠,风疯狂的在送,衣服霹啪作响。

蓝色的海在下午阳光的照耀下十分动人,风一阵一阵的吹拂,荡起一波波的浪潮。

海洋与天空连成一副美丽的画卷,陈宗翰短暂的失了神。

耳朵只听得到风的声音,往旁边可以看到他们的目的地澳洲大陆。

陈宗翰翻过身,看到空中的蓝天上几乎没有什幺云,和上飞机的时候是完全不同的天气。

在空中无从受力,陈宗翰张开四肢,让自己不要一直翻滚。

总算是稍微平静下来。

往斜下方陈宗翰看到大佬,他和陈宗翰一样张开手脚稳定身形,陈宗翰紧盯着他,手放在拉环上,祈祷自己的降落伞没有问题。

几秒后。

大佬的降落伞打开,陈宗翰算着高度,等差不多的时候一样拉下拉环。

不知道是真的陈宗翰太衰,还是他拉得太用力,他把拉环直接拉断,主伞愣是没开。

看着手上的拉环,陈宗翰愣住了。

听说这种高度下跳到海里和跳到水泥地上没什幺两样,陈宗翰不晓得为什幺脑里突然闪过这个冷知识。

还有一个拉环,陈宗翰猜这个应该就是副伞,再拉之前他脑里想到一个问题,如果又没开怎幺办?

放轻力道,陈宗翰心里在祷告,一拉。

伞打开了,谢天谢地。

陈宗翰手拉住两个握柄,可以用来调整飞行的方向。

由于根本没受过训练,时间也快得由不得陈宗翰多试几下,他看準大佬的方向,几乎是乱晃的尽量滑了过去。

很快的,陈宗翰落到海里,海水的冰凉袭了上来,他脱掉救了他一命的降落伞,潜进海里游离散在海面上的降落伞。

可以看到天空上还有人用降落伞往陆地的方向飞去,陈宗翰没有这个技巧所以一下子就落到水里,这当然也和他太晚开伞有关。

穿着衣服泡在海水里实在不怎幺舒服,陈宗翰万分无奈的往陆地游了过去。

一个停着两艘游艇的小港湾,陈宗翰抓住梯子爬了上去。

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已经在岸上,从衣服有没有湿的程度看得出来各人跳伞的技术,陈宗翰绝对是排名最末,白髮一身白袍没有湿可见是技术高超。

关二拧着衣服,对陈宗翰说:「你太晚开伞了。」

陈宗翰说:「我差一点就没伞可开,能活着见到你们已经是运气好。」

军方给的小包是防水材质,所以没有问题,但身上的衣服总不能一直这样溼答答的,陈宗翰运起气,调整身体的毛细孔散出热气,烘起了身上的衣服。

「还能这样子用?」关二还真没看过有人这样把真气当成熨斗在用,不知该说是奢侈还是修为高深。

其中一位叶家的队员,他检查着这次行对最为重要的一个通讯器,往回报告他们登陆成功。

看到这画面,陈宗翰从包里拿出他的手机,拨打给李师翊,想起一个悦耳的女声,用英文说着:「您不在通话区内……」

这下好了,陈宗翰不晓得该到哪里去找李师翊才行,整个澳洲的面积不晓得是台湾的几百倍大,而且还恰逢战乱。

叶家那位看起来壮实的队员叶采,在与本部通讯完后说:「我们先往阿德雷德过去。」

做为队长的大佬拿出澳洲地图,众人凑在一块研究要走哪里会比较好。

「要开车吗?走路感觉很慢。」关二看向附近一个院子里的悍马车,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开车吧,虽然可能被发现但用走的不晓得要走到猴年马月。」

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没受过正规的作战训练,这也正修练者常见的缺陷,光有丰富的作战经验但却没有正规军的作战素养,在局面宽阔的战场上难以支撑大局。

不管怎样,陈宗翰他们到附近的民房敲门,等一下子没听到回覆就直接破门而入。

「找车钥匙吧。」

翻着抽屉,陈宗翰怎幺也没想到他们来到澳洲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打家劫舍,怎幺和天人的所作所为有那幺几分相似。

大部分的澳洲居民应该都往国外或是上未沦陷的地方移动,明明看过去是一排排漂亮的屋子庭院,但陈宗翰他们却听不到一点人声,静悄悄的。

陈宗翰对大佬问说:「我们之后会过去墨尔本吗?」

「你要找的人在那?」

「应该是。」

大佬拿出地图看,说:「在同一个方向,我记得墨尔本也是沦陷区,虽然有点远,但我想之后我们应该也会过去,如果事情顺利的话。」

陈宗翰没有其他法子,只能接受这个说法。

  • 名称:573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1: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