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童癖超清

澳大利亚的情况陆续被纰漏出来,天人採取的是以机动性为主的重点式打击,不理会一般民众的恐慌或是暴力行为,打算抢先一步瓦解澳洲的军力。

这是第一次普通人军队与修练者大军正面交锋,在未来这场战役被无数次的反覆推敲,进而去建构出对付修练者的战略。

但是在现在,一切都还是谜团,所有将校都是第一次领兵迎战修练者这奇特的兵种,即便是修练界也不曾有过如此大规模的万人大战,应敌经验同样为零。

在作战上,任何指挥者都不会喜欢在自己的家里开打,也许有人会说熟悉环境,但在自家开战有个很要命的弱点,你将无法使用大规模破坏性武器,手上的牌少了一张。

就好比美伊战争,美国先一步轰炸整个伊拉克解除武装,让之后的战略布署变得容易,相比起来,境内作战需要顾忌的地方非常多,使用的手段也就被侷限了起来。

在这次的战争里,修练者恐怖的单兵作战能力颠覆了过往的战略,万人敌原来不是文学上的夸饰,真正的存在于现实,就现身于眼前,澳洲国防军一个不察,连续的失守了好几个重要据点。

不能使用最具攻击力的长程飞弹,澳洲国防军以人数和科技优势开始包围天人,但天人的移动速度太快,常常包围网尚未完成就被突破,子弹又对强者的杀伤程度有限,就在澳洲国防军濒临溃败之际,澳洲的修练者挺身而出支撑大局,争取时间做出调整。

以数量而言,天人们别说是澳洲的人口,就连军队的规模也不及澳洲国防军,但古来以少剩多的例子不胜枚举,闪电战术比起人海战术更致命,当年希特勒就是挟着精良的武器和迅速的行动成为整个欧洲的梦魇,如今的天人走的便是类似的路子。

从打响第一枪到现在已经过了一天一夜,这个夜晚多少人无法入眠。

陈宗翰与李师翊保持着联络,稍为能够知道一些澳洲的现况,墨尔本如今几乎落进天人的掌控,在另一头的雪梨则成为了逃离的天堂。

国防军后退收缩防线,固守澳洲最繁荣的东侧雪梨、黄金海岸,西侧和北方则多已陷落进天人之手,第一天的战事暂时告歇,两边除了零星的战斗外都进入喘息的阶段。

到此为止澳洲政府已经被劫掠超过三分之一的国土,还不能称为沦陷,但确实失去了控制力,西澳大利亚洲大部分是无人的红土,袋鼠送天人也罢,这点损失还称不上严重,真正令澳洲当局痛苦的是墨尔本和柏斯这两大城市的丧失,这几乎是斩断了澳洲政府的一条腿。

往好处想,除了这两个有大量民众的大城市外,其他天人们的行军路线都可以用飞弹轰炸,被迫收起的獠牙总算是能亮出来。

人间方还有一大利器,那便是太空上的卫星,只要在地表上正常移动,就逃不出头上那道鹰眼。

反扑才正要开始。

李师翊的生命安全暂时无虞,天人们无暇去顾及他们俘虏的人质,只要别不长眼的出去捣乱待在房内,在这战争期间一时不会有问题。

小虎寸步不离的跟着李师翊,他们现在躲在一间酒店的二楼,晨曦洒照,往窗外看不见任何行人,如果等上个半小时说不定能看到天人们的小型游击队经过,这时候所有人都会更加安静,彷彿自己是犹太人而对方是纳粹,深怕一个小动静让自己被拖出去虐待致死。

酒店大厅坐满着人,这是间五星级的酒店,会出现在这里的自然不是什幺普通人,但他们却连简单的踏出门都做不到,有较多的钱财并不代表刀剑不会往你身上招呼,贿赂天人目前还没有人试过,在了解他们的金钱体系以前暂时没有人有这样的打算。

眼前的景象和前阵子妖异入侵的情形并没有什幺两样,恐惧瀰漫空间,勇气如烛火燃烬,面对外在的强力侵袭所有人都在勉强自己冷静,但过度的酒精和香菸还是暴露了内心的恐慌,冷静不下来的大人或是孩童,不是被安慰着就是被施打镇定剂昏昏沉睡。

愁云惨雾,李师翊觉得这句成语很能形容此时的状况。

天人与妖异,这样看起来似乎没有什幺不同,同样是人间的敌人,同样带来灾厄。

在微亮的天空中,李师翊看到了成好几个三角形的黑点,随着接近,李师翊看明白那是十五架直升机。

看到这一幕得不只有她,旁边一个硅谷新贵高兴的用英文说:「来了、来了!援兵来就我们了!」

听到这位硅谷新贵的话,众人挤到窗边,都发出了惊叹。

「阿帕契,那是阿帕契直升机。」人群里一位有着军事知识的人高声大叫。

阿帕契战斗直升机就算不知道那是什幺,但多少也都听过它的大名,它是目前美国陆军的主力直升机,论战斗力整个地球没有其他战斗直升机能出其右,绝对的战争利器。

看到它,原先的恐惧开始变化,原本以为被抛弃于此的人们又重新燃起希望。

「到楼上去。」

见识到阿帕契直升机的威风驾到,众人搭电梯到楼上想看得更清楚,有几个人更是意识到顶楼有着停机坪,虽然阿帕契直升机一般不是救援用,但以他们尊贵的身分,这些直升机说不定真的是来救他们出去。

抱持着希望,大厅里的人几乎全都往楼上去了。

「李小姐,不上去看看吗?」

说话的是这次与李师翊同行的法国同伴,为了这次的交易特地远渡重洋,只是没想到竟然碰上这种事情。

对于保持阵形飞来的战斗直升机,即便知道它背后的辉煌,李师翊依然无法对其抱持信心,毕竟她见识过的比平常人多。

「妳好像没有很高兴?」法国同伴注意到李师翊的神情,用法文问道。

「我有些担心,如果阿帕契真的像说的那幺厉害,在市区里和天人开战的话,那我们怎幺办?」

法国同伴听到李师翊的话,他只能说:「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吧。」

「希望是。」

李师翊腰间挂着长剑,小虎跟在她的脚边,同样等电梯要往楼上看看有没有离开的机会。

「李小姐,妳带着那把剑有什幺用处吗?还不如用枪。」法国同伴对李师翊的武器评论说道

李师翊手轻搭在剑柄,回说:「怎幺说我也算是半个修练者。」

「真的假的!」李师翊的同伴大感意外,东洲集团的掌上明珠、未来的接班人竟然也是位修练者?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恐怕五支手指头都数的出来吧。

「这说来话长。」

来到十四楼,电梯门打开,其他人不是从楼梯上了楼顶,就是在窗边看着,以阿帕契直升机的高速度很快的就进到墨尔本的市区,它们分坐不同三个方向,散了开来。

「他们在做什幺?怎幺不过来救我们?」

「我哪知道。」

「该死的澳洲政府,我在这里投资了多少亿,如果我有什幺闪失他们就完了。」

七嘴八舌的,对于援军的动向每个人都很关心,最好是能来接自己离开这个鬼地方。

李师翊同样站在圆形窗户旁边,整个天空只有阿帕契直升机的黑点,天人们不可能没注意到有人侵入,所以,到底是怎幺回事?

机枪喷火。

子弹攻击向躲在街角后的天人。

机枪可怕的高射速和破坏力不晓得造成了什幺结果,李师翊只看到那架直升机开枪不过三秒,看不到究竟发生什幺事情。

扫蕩的工作持续进行。

阿帕契直升机充分发挥领空优势,从上而下以机枪扫射,金属风暴把水泥建筑给击碎击穿。

整个城市里只听的到不时响起的机枪转轮声,驾驶员冷血的搜索天人们的蹤迹,扣下操纵桿,屠杀着天人。

欢呼声,对于人间高级兵器的实力展现,酒店人们抱以高声欢呼。

「李小姐,看来你的担心是多余的。」法国同伴头一次觉得冰冷的武器是这样的可爱,也加入欢呼的行列。

螺旋翼轰轰的转动,在空中盘旋,十五架直升机散开,继续着他们的歼灭任务。

也许真的没有强大的天人坐镇吧,李师翊心里变的轻鬆了些,怎幺说能够上天下地的强者都不多,应该都在更前线。

就像是故意要反驳李师翊心里的想法,就在不远前,一道细小的闪光划过天空,一架阿帕契直升机失去控制,在空中原地打转,螺旋翼的部份冒出了黑烟。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心脏都提了起来。

短短两三秒钟,那一架遭受到攻击的直升机失速往下撞进一栋大楼,轰然爆炸。

在最后关头驾驶员弹跳出了舱门,虽然人员平安,但损失一个重要战力的事实依然不变。

天人们果然不会任由敌人在此捣乱,看不清来者何人,但其实力足以动手狙击一架战斗直升机这点是无庸置疑。

剩下的十四架直升机开始收缩阵形,发射一直没有动用的飞弹。

无视可能受到波及的无辜市民,飞弹在城市里灵活的钻动,直底目标,然后剧烈的爆炸。

飞弹炸毁了天人附近的几栋楼,至于受到飞弹锁定的天人是死是活,李师翊就看的不明白。

她只知道此刻的墨尔本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战场。

天人们的身影陆续出现,在雷达仪上驾驶员看到不少的目标,调整机身,把火力倾洩了下来。

在进攻人间之前,天人方面做过不少功课,但有些东西不亲自碰过很难理解,平常还碰的见枪支子弹,但战斗直升机实在是第一次见到。

脱尾飞弹射出。

天人们不管怎幺闪躲都被尾随在后,命中目标,炸出一朵璀璨的烟火。

阿帕契直升机如同大杀器屹立在中,大杀四方,把瞄準的目标一一击落。

李师翊所在的酒店不停的传出欢呼声,每一次的爆炸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次痛快的报复。

天人是入侵者,与妖异同样是卑鄙可恶的敌人,这个念头藉由这次的战争深植进了人们心中,过去仙风道骨的形象已经被打入尘埃。

科技的力量充分发挥了出来,作为科技结晶的战争兵器一抹过去给人残忍的感觉,在此刻成为最受人信赖的物件。

机枪子弹拼命的飙射,每一下都打出致命的窟窿,风暴般的索命。

人间的科技文明与天界文明面对面交锋,此可似乎是人间站在上风。

暂时的,站在上风。

黑气在这明亮的太阳天散出,从一栋灰色大楼的屋顶,那种黑色光是注视就让人心中打起哆嗦,充满着寒意。

在李师翊肩膀上的小虎看到那黑雾爪子稍微用了力,牠知道那很不好,因为心里紧张而下意识的用力。

李师翊的感知并不怎幺样,但即便如此她也能感受的到那黑雾的不寻常,由此可见,那绝对是非常的不妙。

黑雾因为风吹,往一架直升机的方向过去,浓黑的线条缠绕到金属外壳上,像是头髮,一种有生命的头髮。

它钻进了直升机的缝隙,到目前为止都看不出有什幺杀伤力。

但过几秒,沾上黑气的直升机突然加速往下爆冲,打转的摔到地上,在李师翊的视野外爆炸成一团废铁。

又丧失一个战力。

看到这里李师翊豁然明白,现代科技有个致命且难以弥补的缺陷,那便是驾驶员,光有强大的攻击力但在各方面来说都缺乏防御能力,一个混乱心智的法术就能摧毁一架造价四千多万美金的阿帕契直升机,天人根本不需要成为极道强者和科技武器硬撼,只需要针对里面的驾驶员攻击即可。

就在李师翊感到颤慄的同时,又有两架阿帕契直升机坠毁,毁坏建筑,激起翻天的尘土。

非常非常的不妙。

发现事有蹊翘的驾驶员们不顾一切的发射飞弹,轰散黑气,轰飞天人,轰开所有可能的威胁。

在巨大的恐惧面前,平时段练有素的驾驶员完全失去分寸。

机枪没有方向的扫射,李师翊赶紧趴了下来,子弹打穿墙,射进了这间酒店。

穿透水泥的声音,水泥崩塌的声音,人们痛苦的声音,一瞬间,各式声音炸了开来。

混乱,全面的失去控制。

李师翊缩着身体动都不敢动,下意识运起真气,手握在剑柄上。

在她眼前原本的井然有序的一切都开始崩溃,有人摀住自己的喷血的胸口,有人抓着地要向前爬,有人踩在别人身上只为了逃离,就像是跌落地狱想要爬出来的恶鬼。

宛如凝固的一幕,在李师翊的心脏两次跳动之间。

然后。

整面墙壁引爆,李师翊完全无法反应,只能看着水泥块和爆炸火光扑向自己,脑里只能产生『死定了』这个念头。

小虎在墙壁炸开的瞬间就开始变化,短短一眨眼的时间就变化成一只庞大的白虎,牠横起身体,用强健的前肢把李师翊掩护进怀里,瞇起眼睛,承受飞弹炸开的冲击。

李师翊感到温暖的绒毛包覆住自己,头脑一阵晕眩,气血不稳。

无法理解时间到底过了多久,整个世界失去了声音和重力,人就像是漂浮在半空中。

身体被谁给晃了晃,李师翊不太灵光的动起自己的身体,挣扎着要坐起来。

吼~

小虎低声的叫唤,是牠用爪子轻轻摇着李师翊。

李师翊伸手摸向耳朵,手指头上满是鲜血,隐约还能听到一点声音,耳膜不晓得是什幺状况,然后她看向身边的环境。

原本的墙壁完全消失,半面地板也同样不见,风直接送了进来,从李师翊坐着的地方可以看到刚才的飞弹不止炸毁了这层楼,底下的楼层也同样成为呈现半毁。

视线往旁一转,那里只有刚才还活着,现在则死状各异的富豪达官,没有被火焰烧尽的衣衫随风飘扬,偶尔还有身体的某个烧焦部份顺着滚动,跌落到底下一楼。

一发飞弹,就杀死在场除了小虎与李师翊外的所有人,现代武器的可怕不单只针对天人,对人间人同样毫不容情。

空气里只剩下焦味和噁心的烧肉味,李师翊反胃的吐了出来。

小虎没有一点平常的懒散,威风凛凛的扬首,望向外面的敌人。

李师翊呕吐不止,不单是因为眼前的血腥场面,一部分也是因为方才受到的震荡让身体不堪负荷。

吼~

小虎等李师翊感觉比较好之后轻轻推了一下她,用头示意她爬到自己的背上。

李师翊费力的爬起身,靠在小虎的身上,挣扎的趴了上去。

吼~

这次小虎要李师翊抓紧,临走前牠再看向外面,天人与阿帕契直升机战成了一团,飞弹与子弹乱飞,天人施展法术攻击,无辜的民众被捲了进去。

小虎以尽量不去惊扰李师翊的动作迈步,走到逃生梯向下。

大街上,小虎以牠的嗅觉和感知去避开可能的危险,停停走走,偶尔遇到同样在逃难的人牠也没多做理会,直向郊区外去。

但即便小虎尽量去避开危险,有时候也不可能完全的规避开来,何况虎精在人间本来就很罕见,引来天人的注意并不意外。

一只白虎精背着一位人间女人,对这样的组合天人没有多想,选择直接攻击。

剑气刺来,小虎往旁边跳开,李师翊在上面抓着牠的虎毛身体又是一阵不舒服。

吼!

小虎火大了,对着执剑立在小楼上的天人,扬起头,吐出压缩的空气弹。

碰!空气弹把天人原本站着的地方轰出一个大洞,然而天人却早就见机顿开。

小虎嘴巴继续张开,空气弹喷吐而出,瞄着天人集中打击。

空气弹的速度很快,压缩之后威力十分惊人,对战的天人先是被擦过小腿,接下来动作不够敏捷被击中,翻滚倒在一边。

小虎没时间乘胜追击,刚才几下很可能引起了其他天人们的注意,牠必须抓紧时间逃离。

又再往前跑了好几个街区,小虎不时注意背上李师翊的情况,深怕自己一不小心把她给抛到地上。

小虎听到头顶的巨大声响,有个影子罩住了自己,牠抬头一看,是一架直升机砸降了下来。

冲刺,小虎四肢往前用力连蹬,冲出影子的範围后继续的跑。

爆炸,就在他们的背后阿帕契直升机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精密机械全部报废,汽油因为火花而点燃,化作一颗大火球。

小虎和李师翊被震的飞了出去,格格碰碰的倒在地上。

火焰熊熊燃烧,热气腾空,把空气烧灼扭曲。

小虎一回过神第一时间就是去找李师翊,好险她就倒在牠旁边,身上因为摩擦多了的一点小伤痕,但不碍事。

吼~

小虎轻唤,李师翊揪着眉头,以她脆弱的身板受到接连震荡,十足的难受。

但不能继续躺在这里,在这个随时都有可能有飞弹射来、直升机坠落、天人袭击的战场,继续躺着等同于永眠。

小虎用头顶着李师翊的身体,要把她移到自己的背上。

过几分钟,李师翊用手环抱住小虎颈部,忍受着身体的不适,他们继续赶路。

不时有失去準头的攻击往他们附近袭来,小虎尽量不动声色的闪躲,遇到有人拦路就用空气弹全力进攻,就算解决不掉对方也能趁势远遁,就这样连打带跑,他们从战场的中心地带离开。

这一路上看起来轻鬆,但事实上小虎消耗甚大,在这到处都是危险的战场走错一步都可能让牠和李师翊陷入万劫不复,牠提起十万分精神,小心的应对,白色皮毛弄得灰黑,鬍鬚有些下垂。

但总算是远离的危险。

剧烈的声响,在空中,战斗机划过天空带起了音爆,窗户玻璃都在震动。

如果小虎的视力够好,牠就可以看到战斗机上的美国国旗,飞弹从机身底下射出,美国在美伊战争就是以精準打击而自豪,这次的飞弹更是直瞄準天人而去。

小虎只停了一下,牠扭过头继续赶路,地面震动。

李师翊的情况不是很好,小虎只好停下来,用爪子打破一间民宅的门,进去让李师翊躺下来休息。

把李师翊放倒吊床上,小虎在李师翊身边转了几圈,接着跑到厨房打开电冰箱找有什幺有用的东西,一些食物牠拿来补充能量,翻箱倒柜,小虎在找能够减缓疼痛的止痛药。

说实在话,要小虎爪止痛药却时有些强虎所难,但没有办法,为了让李师翊减轻痛苦牠只能尽力去做。

要没找着,小虎把几瓶饮料和麵包摆到李师翊伸手可及的地方,再用一块毛巾放到她的额头上,这是小虎所能做的全部。

铃~铃~铃~

是李师翊怀里的手机在响,小虎以现在的模样爪子太大,牠只好变小后再拿出手机。

来电显示是陈宗翰。

小虎想了一会滑开萤幕锁,把耳朵凑到喇叭上。

「大小姐,你现在那边是什幺情况?」

吼~

「小虎?怎幺是你?大小姐怎幺样了?」

吼~

「什幺?你想说什幺?」陈宗翰的声音开始着急。

小虎何尝不是如此,牠是只会写字的老虎,但牠还没修练到能够口吐人言,两边都很着急,但是却苦于无法沟通。

「小虎,大小姐在你身边没错吧?吼一声是是,吼两声是不是。」

吼~

陈宗翰稍微放下了心,至少小虎在李师翊身边。

「她有受伤吗?」

吼~

陈宗翰的声音提了起来,「怎幺回事?她……她伤的重吗?」

小虎抬起头看向吊床上的李师翊,她的脸色很不好,咬着嘴唇,但最起码没有外伤。

吼~吼~

陈宗翰呼出一口长气,说:「她现在是不能讲话吧,等她可以之后让她打给我,我会尽快想办法过去找你们。」

吼~

  • 名称:恋童癖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0: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