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成熟时3d超清

陈宗翰接过蓝小雪递给他的一份文件,这是他的最新通知。

战部第三直属卫队,陈宗翰看到这陌生的名词,疑惑的看向蓝小雪等她解答。

「简单来说,就像是肖野岷的亲卫队,在他动手的一起出动,通常是在战况危急或是需要掩护作战的时候,从各方面来看都还蛮适合你的,下午去上面写的地方报到,他们会说你的工作内容。」

「噢。」

到现在为止陈宗翰才有去当兵了的感觉,收到兵单,到某个地点报到,这也算是在裂缝战场服役吧,陈宗翰心想。

受到战场的气氛影响,陈宗翰比起以往还要认真的修练,静下心,从昨晚他就感觉到了,在空气中有淡淡的法力气味,就像是锁鍊在试图绑住一扇门扉,偶尔的,从门的对面可以感觉到黑色在逸散,那大概就是死地。

没想到结界竟然已经脆弱到如斯地步,随时敞开都不令人意外。

突然间,陈宗翰想到了外界修练者与普通人的冲突,也许,再一次血的教训才能化解掉这场冲突吧。

大难都已经迫在眉睫,人间却仍然无法团结在一起,这该是人类通有的劣根性还是人间独有的不思进取?

又或是是自己的思虑不周?陈宗翰心沉空灵,思索了起来。

从他认识王志豪开始王志豪一直都是对的,不管是他不要命的在黑拳场救人,还是追寻着王子豪的背影进入反世家联盟,他一直有着强烈的信念,他要保护别人,像是警官那样维护正义,虽然扮演的角色在变化,但王志豪的信念从头到尾都是一样的。

为什幺这身实力不是赋予给王志豪?如果是他,肯定能够做得更好,保护更多的人。

不像我,双手沾满血腥,背负罪孽,手上的剑却连保护这件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

如果说要赋予战斗一个意义,那是保护自己重要的人,就像许许多多活着的人陈宗翰并不否认这项意义,他期许自己能够真正办到这一切,但,以前他就说过,仅仅是这样子而已吗?

陈宗翰显得迷茫。

如今他来到了裂缝战场,在最前线肩负起保家卫土的重责大任,这都没有错,就像彼得帕克说的,力量越大,责任越大,对此陈宗翰毫无怨言。

虽然大姊说过这世界上没有全知全能的神,但陈宗翰每每一个人独处的时候都不禁疑惑,他死而复生重新来到这世界,遇到这幺多的人,拥有自己配不上的高强实力,这一切究竟为了什幺?

命运无声,陈宗翰等不到答案。

下午。

陈宗翰一个人来到文件上面写的地址,这里距离城镇少说有二三十公里的距离,和之前居住的城镇不同,全然的军事化风格,进去时还需要验明正身。

走在宽阔的柏油路上,往一旁可以看到绵延的大型仓库,军车运送着不同模样的武器进进出出,在空地上还有飞弹在进行检修,看到这陈宗翰算是明白这里才是裂缝战场真正的最前线,现代化的武器布署在战场的四周,足以进行第一时间的打击行动。

「你来了。」

陈祜在一间军营外微笑的向陈宗翰打招呼,陈宗翰注意到他身上穿着的一套缝有特殊记号青色,在这一路上不少人穿着的都是类似的服装。

「前辈。」

陈祜挥挥手,说:「别叫我前辈,就像以前那样叫我陈伯伯就行了,我带你逛逛,熟悉一下环境。」

两人并肩走在军区,看着来往各自有着目的的士兵,他们或是普通人或是修练者,或是异人或是各国帮手,陈祜说:「这一年来这里的人越来越多,但裂缝却越来越难守,往这走。」

穿过军区中间足以让十台坦克并行的大道,两侧是看起来与战场历史不相符的新颖水泥建筑,在前方则是大约有二三十米高的围墙,连同两旁隆起的山脉丘陵,把整个盆地围得没有一点破绽。

「前面就是战场,由群山包围,死地与人间最大的出入口,几千年来都是这样。」陈怙用感慨的口吻说道。

围墙有两个通道,大小都足以让大型机具自由进出,然而让陈宗翰咋舌的是墙的厚度,看起来和高度一点也不遑多让,就像万里长城的城垛。

「你应该注意到了,这里的建筑都很新,几乎每过一段时间就会遭逢一场大战,城墙撑不住攻击会被破坏,建筑物倒塌更是家常便饭,在地底下都藏有坚固的避难室和传送法阵,只希望不会有用到他们的一天,你要过去看看吗?」

陈祜说得过去是穿过通道,走进裂缝战场,陈宗翰点头。

沙场不应该是这样,绿草花香,光线明媚,但世界上最恶名昭彰的裂缝战场却偏偏如此。

可以看到远处连绵不断的山脉圈起中间的空地,在围墙外围着有许多待命中的坦克、高射砲、榴弹砲,如果从高处看想必能看见密布的黑点,陈宗翰更能从远方山脉上看到金属特有的银灰色,裂缝战场几乎运用上了所有现代化的火砲,準备在妖异现身的第一时间给予最沉重的火力轰击。

在山脉的丘陵斜坡上,几棵小树或是小凉亭坐着人,他们是现正值班的修练者。

踏进战场上的青草地,陈宗翰注视向生命力旺盛到过份的地面,他问:「这是什幺?」

「古老的法术,和结界差不多古老,所有尸体在这里都会迅速的化为养份,滋养大地,不断循环,旺盛的生命力是妖异们的天敌,这个法术可以说是战场上最强的武器。」

陈宗翰伸手抓了一把泥土,凑到鼻子前面,不晓得是不是错觉,他依稀能闻到腥臭味。

在眼前青翠的草地之下,是几千年来死者流逝的生命,被残忍的封存在泥土里,即使死了也逃不过战场的宿命。

「过去一点、过去一点,好,停。」卡车停住。

陈宗翰与陈祜被一边的动静给吸引,看了过去。

两辆卡车上送下成套的机械装甲,装甲的大小正好让一个成年人装备,很像是美国漫画里的钢铁人,但看起来是笨重的多。

「那是前几天送来的新玩意,下一次战斗要拿来检测。」陈祜说道。

之前就有从新闻上听说美国研发出新的战斗兵器,看来应该就是眼前这些,以这种研究速度,不晓得会不会哪天研究出钢弹来,到那时候妖异大概就不是什幺问题了。

「如果战场有变化发生时会鸣起长声警笛,如果有其他的紧急事件发生则会用连续短笛代表,听到声音就要在第一时间备战,如果你正在值班就要打起精神,然后祈祷,我们隶属肖野岷的直属卫队,一般来说不会在第一时间出战,我们的任务大多是斩首、掩护、死战,我现在先说让你有心理準备。」

陈宗翰点头表示理解,虽然这里的生命力旺盛到让他反感,但对于战场陈宗翰一点也不陌生。

看到陈宗翰没表现出紧张,陈祜感到很满意,不晓得为什幺他对陈宗翰就是感到投缘,可能是欣赏他那平凡的个性吧。

「卫队总共只有十个人,每个人的年纪少说都是你的五倍,说起来都可以进入养老院了,呵呵。」说到这陈祜笑了起来。

陈宗翰苦笑,肖野岷还真是看得起他,把他摆进这样的强人之列。

真不晓得是为了看住他,还是真的寄与厚望。

参观完战场,陈祜带着陈宗翰回到他们的部楼,里面的装潢其实很简单,修练者不需要佔位置的武器,两层的小楼基本上就是休息室,看起就像是普通的茶室,给他们这些强者待命用。

「小子。」

陈宗翰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认识的人,尊敬的说:「乔老。」

乔仲,与陈宗翰在肖家因缘际会下认识的百岁老人,脾气有些暴躁,是应泉的外祖父,同时也是陈宗翰的债主。

「你找到双心株还我了没?」

陈宗翰压根都快忘掉这件事情,更别提说去找它,还记得之前听肖乾与他说过,双心株的稀有程度跟本就是想找也只能凭运气的等级。

「看你的样子是还没找到,哼,你可别以为拖久了我就会忘记,我可没有老人痴呆。」乔仲的椅子旁边渡狐缩着打盹,看到陈宗翰摇了摇尾巴算是打了招呼。

只能尴尬的嘿嘿笑几声,乔仲也是卫队的成员,看来以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了。

由于卫队的工作比较弹性,也就比较少人待在这里,除了乔仲外只有另外两位队员,他们看到和自己孙子年纪相仿的陈宗翰都感到很开心,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他们确实都已经是老人家了,总是特别欢迎年轻人加入。

如果画面不是在战场前线,这副景象就像是安享天年的老人家在与孙子共度天伦之乐,是多幺的宁静和谐。

下午剩下来的时间陈宗翰就在部楼里度过,四位在外掷地有声的百岁强者一起喝茶聊天,乔仲还和陈宗翰下起了象棋,只是陈宗翰下的太臭让乔仲觉得很没味,后来是陈祜与乔仲下棋陈宗翰在一边观战。

比起门外的紧绷,这些人们深深信赖的强者显得从容的多,也许他们的人生经历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已经到了看破却放不下的境界。

陈祜把陈宗翰排进值班值,他的工作就是修练和等待,增强战力然后等待上战场的一天,蓝小雪一样待着,她以接案子的方式帮忙处理文书,两人只会在住屋处见到面,往返于战区和城镇,日子一下子规律了起来。

战场一直风平浪静,这是件好事,但却有令人隐隐觉得不安,彷彿有什幺风暴正在酝酿,等待时机成熟。

事情终究发生,但有别于众人的意料。

事情的发生是在某日早晨,不同于指挥作战惯常的夜晚凌晨,是个天气不错的早晨。

笛声是连续短声,象徵着非战斗的紧急情况。

听到笛声时陈宗翰正在当班,他拿梳子帮渡狐顺着毛,渡狐舒服的发出咕哝声,好一副写意的情景。

「怎幺回事?」陈宗翰第一次面对这种状况,不晓得该如何是好。

休息室里的其他资深前辈都停下手上的动作,队长陈祜飞掠出部楼,出去打探究竟发生什幺事情。

「不像是战场有状况的样子。」室里一位前辈说道。

「是啊,是短声,真不晓得又怎回事了?」

棋也下不下去,所有人都在等待后续消息,门外队长级别的人都往同样的地方聚集,去确定是发生了什幺大事情要以短声示警。

「老澎,你还记得上次短声是发生什幺事情吗?」

「不就是几个月前的妖异入侵?」

另一位前辈说:「再上一次是因为内战爆发吧,还是是叶家那次?」

陈宗翰听着休息室里前辈们的讨论,心里忐忑,从过去的经验看来笛声从来没代表过好事,每一次短笛响起都标誌着一次大变动。

过了差不多十分钟,陈祜回到休息室,脸色不怎幺好,对着各位同僚。

陈祜说:「战争爆发,天人来了。」

这几个字如同重磅炸弹,炸的每个人不晓得该如何是好。

战争爆发了?就这样爆发了?

陈宗翰忆起遇见宇文逆那次曹珂说过的话,在天界有人有着殖民人间的构想,受到妖异大军的入侵天界不堪重负,想着把这伤害转嫁到人间,还记得当时陈宗翰听的震惊不已。

「是在哪里?杭州?广东?」

陈祜摇头,说:「不是在中华区,是在澳洲。」

澳洲,精确一点的说是澳大利亚,是高度发展国家,位于南半球大洋洲上,作为世界第十三位经济体,在国民所得与居住环境上都是令人嚮往的国度,在最佳居住都市的评选远超过其他国。

在观光、畜牧、能源产业上澳大利亚一直走在世界前端,在社会发展与环境保护上取得理想平衡,可以说是人间最适合被称为乐土的一块土地。

此时,却被无情的入侵。

在历史上澳洲参与的战役并不多,在世界大战时虽然有参战但都无明确战绩,因为地理位置,除了发现澳洲的英国外并没有被其他国家殖民,内战也甚少发生,位于战争圈外也正是澳洲能保有理想环境的原因之一。

不论是国家还是士兵,所谓的百战之师是需要战火磨练,百炼方能成钢,澳洲无疑在历史上缺乏经验。

同时,澳洲并不具有空间裂缝,一般情况下不会发生战斗,更罔论是裂缝战场的大规模战争,因此澳洲的修练界相比其他地方也更鬆懈了些。

地理位置、经济条件、缺乏战斗意识、修练界的状况,结合这一切原因,天人选择澳洲作为打响人间侵略的第一枪不无道理。

澳洲兴盛的畜牧业可以提供天界因为连年战争缺乏的粮食,四面环海的岛屿地形阻挠敌人的攻击手段,天人们则因为掌握着空间技术不受到限制,从这个角度来看,天界侵略澳洲是打着做为前进基地的打算,事态只怕会更加严重。

天人们的侵略明显经过缜密计画,在各地同一时间发起行动,强大的修练者侵入军事重地,与澳大利亚国防军发生直接冲突。

世界各地接到消息时事件已经发生超过十分钟,由于中华区和澳洲并没建立传送法阵,关係也谈不上友好,对于澳洲的情况三大世家採取观望。

英国与美国这两个修练实力与军事力量拔尖的国家,则于第一时间出兵救援,世界各国都在此时进入红色警戒,邻近的印尼、新几内亚则动员起全国军人,在状况不明的现在,他们以阻止天人渗透为首要要务。

打开电视,澳洲遭到侵略的消息传了开来,几乎每一个电视台都在报导相关新闻,各国不论是政府还是修练者组织的首脑对此都展开了积极行动。

这是场战争,所有人的心里都很明白,而且不是未来式,是现在进行。

不同于突如其来的妖异入侵,不同于裂缝战场不为人知的死战,这是继世界大战之后,第一场真正的跨国大战,或者说跨界大战。

倒楣的澳大利亚成为第一个目标,国防力量现正受到严格考验。

「乔老,你觉得他们守得住吗?」陈宗翰问道。

乔仲拿着遥控器转台看有没有更新的新闻,回答说:「很难,澳洲的修练界没什幺名气,在我的印象里他们就是群喜欢浮潜、晒太阳的家伙。」

陈宗翰对澳洲的印象也只停留在袋鼠和大堡礁,更别提澳洲的修练界有什幺惊人之举。

因为澳洲被各国列为战争区,所有前往的航班和轮船都无限期的延后,在新闻上实在看不到什幺新鲜的事情,大多是类似这样的公告。

相比起来网路上则精彩的多,澳洲上的网民上传了许多照片,挤爆的机场、人满为患的港湾、要求民众留在家理的等候的愚蠢新闻……最重要的天人状况却一直没有新消息。

时间一直在走,每一秒里都可能又有多几个人倒下,陈宗翰深深明白修练者与普通士兵的差距,天人作为以修练者为主体的社会,攻击手段很可能不只是停留在原始的刀剑相交,从之前的交手就看得出来在天界,法器文明十分昌盛。

这种时候特别煎熬,虽然不认识任何的澳洲人,但作为人类,心里不忍他们受到迫害残杀,只能期望各方人马能做出明智的决定,拯救澳洲人逃出天人们的魔掌。

不同于妖异,天人的存在感并没有那幺强烈,现在这个当口正适合新闻台播送相关资讯,对于天人可说是相当了解的陈宗翰自然没兴趣看下去。

走出门外,在这冬季太阳出乎意料的耀眼,此时此刻,在世界的另一端正发生着战争,这种感觉很奇异,同样的一秒钟,在每个人身上代表的却是截然不同的意义。

战争好比瘟疫,充满着黑暗与死亡。

即便是极道强者也很难独自扭转战况,更别提是陈宗翰,大规模的战争是各方面实力的展现,修练者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但也不是全部。

一时间,陈宗翰觉得阳光不暖了,因为正在澳洲发生的战争,令的阳光也失去温度。

手机响起。

陈宗翰一看来电显示,是李大小姐,大概是因为电视上的新闻吧。

接起手机,陈宗翰说:「喂~」

「阿翰,我现在是用卫星电话打给你。」

「怎幺了吗?」

「你现在很忙吗?」

「我在战场这边值班,没有很忙但要随时待命,怎幺了吗?」

「我人在澳洲。」

噗!陈宗翰差点拿不住手机掉到地上,这位大小姐到底是有什幺本事,怎幺哪里混乱她就能出现在哪里?

「阿翰,如果你没其他事的话可不可救我出去?」李师翊的口气很平静,或者该说有些不好意思,她似乎也觉得自己老是出这种差错,感到不太好意思。

「你怎幺会在那?」陈宗翰揉了揉太阳穴,稳定思绪。

「我原本是来墨尔本谈生意,谁知道会这幺刚好,对了,小虎在我旁边。」李师翊把手机放到小虎嘴边,牠吼了一声,和陈宗翰打招呼。

「大小姐,你真的很厉害,我已经不晓得该说什幺了?」

「嘿嘿。」

「想装傻呀你,说正经的,你那边现在怎幺样?」

「刚才要过来的直升机在空中被击落,天人快要佔据了整个城市,阿翰,他们人数并不少,正与当地的民众冲突,我看新闻真正有实力的修练者都集中在对付军队,我想等他们处理完才会过来。」

「你有办法自己离开吗?三大世家和澳洲好像没有建交,传送法阵过不去,现在情况不太明朗的样子。」陈宗翰并没像过去那样失去冷静,一方面是李师翊不是第一次碰到类似麻烦,另一方面在于这次不是针对她的行动,只要能躲避过去就没问题。

「我有请人在试,但飞机几乎都没办法起飞,我等等试试看走海路……」

手机对面传来一阵轰鸣声,陈宗翰的心被提了起来。

声响之后,李师翊的声音再次出现,说:「是飞弹,看来战争是白热化了。」

「别说的这幺轻巧,妳赶紧找地方逃跑,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可别拿出来献丑。」

「哼哼。」李师翊不满的说:「那我先离开这,晚一点在连络。」

挂掉手机,陈宗翰看着萤幕上面的字发愣,李师翊又再一次的捲进危险,在哭笑不得之际,陈宗翰不免感到担心,有小虎跟着也不晓得是好是坏,被天人们发现虎精的话还不如混在人群里逃难的好。

不像李师翊被绑架那一次,陈宗翰还有办法动用关係或者亲自搜索,远在他方的墨尔本完全不是他能够接触到的範围,一切都得等接下来的转机。

走回休息室,众人依旧关心着新闻,锁定澳洲的最新战况。

目前各国领袖都已经公开谴责天人的入侵行为,决心联盟起来誓死奋战,绝不让澳洲落入天人们的手掌心。

陈宗翰问说:「接下来很可能会组织救援队之类的过去吧。」

陈祜对陈宗翰这幺问有些纳闷,但还是回答说:「有这个可能,不过应该会先以不是驻扎在这里的人为主,怎幺了吗?」

「如果有办法的话,请尽量把我算进去,我刚才接到电话,有一个麻烦的家伙在墨尔本进退不得,我得去找她才行。」

  • 名称:蜜桃成熟时3d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5: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