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者之王漫画超清

从蓝小雪口中,陈宗翰多少知道了些裂缝战场的状况。

这里的总负责人五十年来都是一位名为姜方的老人,说他是老人是一点也不为过,岁数几乎快要追到最高纪录保持人肖野岷,超过两百岁即便作为修练者也极为少见,然而他这辈子里有一半的时间都待在裂缝战场上。

高过正常的年纪,丰富到极点的战斗经验,姜方长久以来如同守护神坐镇在战场之上,有他在,妖异从没有跨过雷池一步。

在三大世家里,论威望,姜方无人可及,论修为,他绝对能够名列前三甲。

「但是最近开始有他身体大不如前的消息传出来。」蓝小雪用担忧的口吻说道,只要是在世家里长大,对于姜方这位没见过面的老人都有着难以言表的感情。

陈宗翰听着,两人走在街道上,往办理手续的战场人事部走去。

「现在的副负责人有三位,分别是肖家前任家主肖野岷,长年待在战场有姜方地一助力之称的叶苦竹,以及唯一的女性主掌整个战场内勤的赵小萱,然后在这下面又分成作战的战部,主谋的谋部,以及后勤部,当然的这只是一个概略,战部是最主要的单位,战斗人员基本上都划分在内,分门别类出许多的不同部门,在人数常态上修练者大约是两千人,普通士兵约有七八千,后勤人员则是在两万左右,不过现在的情况不同,人数应该差不多增加了半成。」

蓝小雪尽职的做着简报,让陈宗翰出来乍到能够多了解一些情况。

「阿翰,这边。」蓝小雪带着路,「等一下他们应该会帮你做一个测试,大致去了解你的修为在什幺程度,好用来分派位置。」

由于需要保管的资料很多,每个部室几乎都须要独立栋楼。

在人事部陈宗翰需要签属许多的协议书,阵亡抚卹、连络人、帐户资料、保密协议……,要不是有蓝小雪帮忙陈宗翰自己一个人可能早就被这些文件给淹没。

忙了半个小时,总算是大致上结束,接着就事实力考察。

蓝小雪对这方面一直都有着强烈兴趣,陈宗翰在想,说不定这才是她千里迢迢赶来的原因。

战斗与修为并不相等,这点所有在裂缝战场的战士都知之甚详,由于陈宗翰的特殊身份,他来到练武场时等在那的是肖家的大家长,肖野岷。

陈宗翰见过对方一次,就在他被当成唤魂术唤起的活死人被肖素子带去本家时,那时候他与全宗一起进到本家后山,当时肖野岷就等在那。

「还记得陈伯伯吗?」

再肖野岷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看起来和蔼可亲的陈祜。

「当然记得,陈祜前辈、肖前辈,你们好。」陈宗翰躬身,蓝小雪同样施礼。

肖野岷只是点头示意,陈祜则面露微笑。

蓝小雪把陈宗翰的资料递交过去,上面有着肖逸伪造的过去以及所有的任务内容。

记得上次考核是在进执法队的时候,陈宗翰想起当时与关二的对战,十足的痛快。

「关于你的情况我大致上明白了。」肖野岷放下资料,说:「做为战场的负责人之一,我现在对你进行考核,主要内容是你的战斗能力、反应能力和精神力,针对结果我会把你分派到不同部门,好了,现在你可以从任何位置攻击过来。」

肖野岷随意得站着,整个人像是与环境融为一体,并不是像陈宗翰那样的潜伏,是自然无比的天人合一。

有意思,陈宗翰的右手浮出幽泉,肖野岷绝对是陈宗翰碰过最强的对手,和全宗相比大概会在伯仲之间,同样给陈宗翰看不透的感觉,同样都是人间里最顶尖的强者。

徐徐的呼吸,气走经脉,调动起全身的力量。

陈宗翰说:「小雪,你离远点。」

蓝小雪接过陈祜还给他的文件,然后与他们拉出超过一百公尺的距离,这对她而言才是相对安全的距离。

很自然的从怀里拿出一副小望远镜,蓝小雪的準备十分充分,除了以崇敬的心情观赏这难得的战斗外,她还希望能从中找出划分修练者程度的方法。

肖野岷的注意力被陈宗翰的剑给吸走,「很奇特,那应该不是任何人间有的物质。」

「我只知道它是一种法器。」陈宗翰说,呼吸停顿,「我来了。」

瞬间进入状态,在魔主接手过身体之后,陈宗翰对于状态的灵敏度又高了不少,整体而言产生了另一种蜕变,修为的增长并不是重点,而是在掌握度上,变得更加细緻。

第一剑,势压搅动天地之气,空气为之一滞。

汇聚成一股重力,直劈而下,直要入地三尺。

论这一剑的威力并不足以让肖野岷惊讶,但是那一气呵成的动作,从动念、汇聚天地之气到化成一体劈下,速度快到一般人难以反应,这是长久驻足战场之人才能有的俐落。

肖野岷扬手一托,把压力全都打散。

陈宗翰往前飞驰,幽泉以他擅长的角度拖曳,一道淡红色的剑光。

修为还称不上顶尖,但在战斗的掌握上,却比起许多长年在战场上的人都还要来的敏锐,这大概就是天赋,肖野岷可以明白为什幺外面的世界有这幺多人对他抱有厚望。

伸出手,肖野岷把所有劲气视若无物,手指头夹住幽泉的剑刃。

所有攻势瞬间瓦解,陈宗翰睁大了眼,他看到肖野岷抬起手,看到他伸出手,看到他要夹住剑刃。

到处为止都一切正常,但就在对方的手与剑接触的瞬间,所有劲气都被化解,如同枯树上的残叶被风给吹落。

这就是人间极道强者的实力吗?

心里在想,但身体的动作没有停,几乎是反射的做出下一步。

陈宗翰以右手为支点,整个身体转起,足踢向肖野岷。

化解的反应不错,肖野岷在心里评价,在战场上随时都可能遇到比自己强的对手,这反应的速度很大就是决定生死的关键。

噹——

在幽泉剑身上轻弹,力量荡开,再一次破坏掉陈宗翰的动作。

肖野岷左掌挥出,往陈宗翰的腹部推去。

无计可施,陈宗翰结实的承受了下来,整个人如断线风筝被推的远远的,体内真气乱窜,连正常落地都办不到,跌坐了下来。

陈宗翰跳起,身体协调,才正要在上前。

肖野岷抬手阻止他的动作,说:「够了。」

陈宗翰还没过瘾,他实在很好奇肖野岷用的是什幺功法,他很想知道再多几剑会有什幺效果?就像一个孩子看到有趣的玩具那种纯真的好奇。

「在这里,节省力气是活命的其中一项要诀。」

无视陈宗翰散发出的战意,肖野岷继续说:「战斗方面没有问题,应该说非常杰出,考量到你的年纪,只要你有本事在这里待个几年,我敢说你的成就会在修练界历史上重重的记上一笔。」

虽然早就被称讚过许多次,但被肖野岷这种极道强者肯定心里果然很受用,陈宗翰很高兴。

话锋一转,肖野岷的口气低沉了下来,缓缓的说:「但是,你本身有着很大的问题,资料上有写明你在一次任务时失去意识有杀害同伴的嫌疑,在之前你独自一人在日本剿灭天人据点,从你刚才展现的力量来看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还有前阵子你被役鬼师施法失去意识的事情,陈宗翰,你这个人有很大的问题,你究竟隐瞒着什幺?」

陈宗翰感受到如排山倒海压来的压力,肖野岷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要印进他的心里,钻进缝隙,试图掰开里面隐藏着的答案。

「你以为逸儿做的那种小手脚瞒得过我吗?我知道你曾经帮助解决他身体的问题,你们之间有着交情,是他引你进门。」

陈宗翰不自觉的后退,肖野民的身形在他眼前不断放大。

「你第一次进入肖家,是被素子认为是死人,没错,这些事情我都知道。」

肖野岷目光锐利无比,直要把陈宗翰瞧个通透。

「你的修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你究竟是谁?」肖野岷的气势拉高,几乎快把陈宗翰覆灭,「最重要的是,你是我的敌人吗?」

陈宗翰很后悔,他吃饱撑着没事跑来这种四处是强者怪物的地方干嘛?追求简单可以在家里打毛线啊,到这里被人诘问,根本是自找苦吃。

陈宗翰感觉的出魔主的意识因为陈宗翰面临危险而有着波动,大有取代陈宗翰迎战的迹象,如果这里不是裂缝战场,面前的人不是各方面都强到难以估计的肖野岷的话,陈宗翰还真想乾脆转头就跑,但他不行。

吞了一口口水,陈宗翰面临着两难。

他不知道肖野民会不会乾脆一点的杀了他,但他知道自己如果说出魔主的存在,必死机率会提高五成,很可能超过百分之百。

内心在抉择,肖野岷似乎也感受到陈宗翰的心里变化,气势掩盖,天地都为之昏暗。

陈祜在一旁观战,他与肖野岷就和所有修练界里的居民一样在最近留意到陈宗翰这个人,有趣的年轻人,厉害的年轻人,然后究竟是谁调教出这样的徒弟?

名师出高徒并不一定是真理,但至少能教出这种徒弟的师父应该有点名气才对。

全宗也这幺想过,在旅程中拜访了一些修练杀道的宿老,猜测陈宗翰会是谁的弟子。

但全都不是,肖野岷如今也面对到同样的问题,陈宗翰的来历备受质疑。

评断一个人不单是他的所作所为,还有他过去的资历,在某些民族还有以父名当做姓氏的习俗,长辈的名声会影响到子女受到的待遇,一个人的出身会改变别人的眼光。

陈宗翰不是孙悟空,他有父有母还有一个弟弟,别人在意的是他的师父、他的师从,身分不明的家伙,在战场上很难被信任。

陈宗翰势必得说点甚幺,也势必得隐瞒些什幺。

「是因为……」陈宗翰说。

那个他与肖素子他们说过的版本,去掉关键的大姊、魔主,他身附诅咒因此而实力大涨,同时必须背负代价。

肖野岷和陈祜听着陈宗翰说这个故事,姑且听来算是合情合理,无怨益说的原因也很明白,一个星期有一个晚上毫无战斗能力,这个弱点不是极为亲密的人是不会知道。

「关于你身上的诅咒,说的仔细一点。」

陈宗翰把血色空间的情形稍为做了说明,但没说到大姊跟他说明过的部分,把一切都当做不知名的诅咒现象。

这似乎都说的通了,肖野岷说:「你的步法也是从里面学到的?」

陈宗翰说:「我也不晓得为什幺,但我就是会,业火也是。」

肖野岷盯着陈宗翰想了一会,说:「你有没有想过,你身上的诅咒其实是某个古老的灵魂。」

陈宗翰心里一震,掩饰着自己惊骇,脸上尽力去做出该有惊讶的表情。

「从你的表现看来,那不单单是力量的增长,战场可以练习反应,但技艺并不是这幺简单可以习得。」肖野岷说道。

「一般状况下需要师父领门然后几十年的刻苦修练,唯有一些少数的天才可以缩短这个时间,除此之外,想要实力突飞猛进最快的方法就是天人们使用的夺捨。」

「陈宗翰,你是天人派来的奸细吗?」肖野岷沉声问道,杀机浮现。

「不是。」陈宗翰一点迟疑也没有,他真的不是。

「证明给我看。」

看肖野岷的架式,似乎是只要陈宗翰稍微漏出心虚的表情,就会马上把他格杀当场。

要证明一个人的清白究竟有多难?陈宗翰以前不清楚,但他现在可以亲神常看看这滋味。

真不小的肖家的当家们是不是都看特别陈宗翰不顺眼,前有肖巖和陈宗翰对战,现有肖野岷逼着陈宗翰证明清白,除了肖素子和肖逸之外,其他姓肖的对陈宗翰似乎都没有好感。

陈祜在一边都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与肖野岷是老相识的他,对这位前当家的作法没有反对。

「要我证明甚幺的。」陈宗翰真的很冤枉,他的确是撒了不少谎,但他是人间人,是活死人,怎幺说都不应该是天人。

「前辈,我和天人应该可以说是有仇才对,在富士山那我杀了不少他们的人,在之前也阻止过他们的计画,之前他们甚至派人试图狙击过我,怎幺看我都和她们不同阵营吧。」

「就是这点我最觉得奇怪,你为什幺走到哪都能和天人扯上关係,第一次到本家你就和全宗前辈遭遇过天人,之后的几次任务你更是不断的牵扯进去,我问你,在富士山树海你最后是不是失去了意识?」

陈宗翰没有选择,除非他想要托出魔主的存在,不然他只能承认。

「你不觉得奇怪吗?失去意识还能战胜?你的那些技巧又是从什幺地方学来?」

撒一个谎就必须用更多谎去圆,陈宗翰正尝着自己种下的苦果。

「前辈,就算是这样,那也不能说明我和天人有关係阿。」

「我在想,你说不定是天界的一个陷阱,为了渗透进人间,就和杨渊一样。」

谁快来救救我,陈宗翰在心中吶喊,这人根本打从心底就不想相信我。

不过其实不能怪肖野岷的多疑,自从天人有夺捨技术这件事情曝光之后,世家方面才总算明白之前的状况是怎幺回事,理解到天人在人间布局已久,到处都可能有天人设下的陷阱,陈宗翰这种来路不明的家伙自然最受怀疑。

「既然前辈你这幺想,那你怎幺还放过我?」陈宗翰已经开始自暴自弃。

「怀疑归怀疑,但你为人间立的功也不能抹灭。」肖野岷基本上还是公私分明,说:「特别是通天路,如果我是天人怎幺也不会把这个技术流出,除非我已经有了更进步的技术。」

原本以为会洗清嫌疑,但结果还是在怀疑,肖家家主是怎幺样,如此多疑成性?

「不管你究竟是不是天人派的奸细,你的状况不稳定和身负诅咒终究是暗伤,对于你的战斗位置我会在之后在请人转达给你。」

「所以说我还是被录取了?」陈宗翰讶异的问,听到这幺多的诘问句,他还以为自己没被打下监牢就该庆幸。

「你的实力没问题,至于其他的,战场上总有你能够发挥的地方。」

这话怎幺听怎幺彆扭,砲灰和敢死队好像也是战场上的重要职务,陈宗翰心里感到一阵担心受怕。

肖野岷身上的气势消散,恢复成最一开始的状态,没有了惊人的修为后,肖野岷看起来也和一般的老人家殊无二样,带着些许老人斑的手臂看起来一点也没有能惊天动地的威力。

现在陈宗翰才真正的能把注意力放到肖野岷的外貌上,没半点黑的白髮往后梳在后脑扎成辫子,身高没有肖巖那般高大,也没有那幺严肃,一袭古风的袍子衬着他犹如古代的武林侠客。

陈祜笑着说:「测试就到此为止,明天应该就会分派位置,会在通知你们的。」

陈祜说完话,肖野岷就和他离开,以他们的身分亲自测试陈宗翰已经十分难得,接下来还有许多事情要他们去做。

陈宗翰到此为止总算鬆了一口气,这之前进执法队的情况大不相同,各层面来说都更惊险。

「结束了。」蓝小雪走近,她从头观战到尾,但之后陈宗翰与肖野岷的对谈因为距离就没有听到了。

「嗯。」陈宗翰不太确定的说:「应该是结束了。」

关于陈宗翰在这里的居所蓝小雪早就打理好了,是一间在二楼的三房一厅的套房,蓝小雪和陈宗翰住在一起一人一间房,就像在肖家本家的房子,里面的日常用品一应俱全,有甚幺需要更可以直接打电话要求,对于要上战场的修练者在各方面都得到完善的待遇,毕竟能够守住裂缝倚靠的就是这些人的搏命。

陈宗翰每次出任务都习惯只带随身物品,蓝小雪则是带着一个旅行箱。

来到他们的新居,陈宗翰到处的看了看。

「你有特别想要吃什幺吗?」蓝小雪问道,看样子她是要展现她那特殊的厨艺。

现在时间已经到了能看见星光,两人都还没有吃晚餐,陈宗翰放下紧张后开始发饿,他对吃向来没什幺主见,只要能吃的东西他都来者不拒。

陈宗翰不算上家人是第一次和别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面,而且平心而论,蓝小雪是一位富有知性的漂亮女人,就算没有甚幺特别想法,要住在一起还是会让异性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坐在客厅里,陈宗翰看着电视像个大老爷等着开饭。

等一切準备就绪,蓝小雪捧着两碗麵出来,看起来是很正常的料理。

「厨房里没有甚幺可以煮的,我明天再去买。」

陈宗翰接过麵,「谢谢。」

「里面来有一锅,你要的话可以再拿。」蓝小雪说道,陈宗翰才正在想这点麵塞牙缝都不够用,蓝小雪不愧是她的经理人,果然了解他。

以前都没有机会他们两个人坐下来闲聊,陈宗翰不怎幺擅长言谈,蓝小雪先开口聊起自己的事情,说起她的过去经历。

蓝小雪也是台湾人,在宜兰长大,大学时来到台北念书,之后有了特别的际遇,改变了她人生的轨迹。

缘份是很奇妙的东西,在这之前蓝小雪和陈宗翰几乎是没有可能相遇,但现在却待在同一个房间聊天。

题外话,陈宗翰顺势推算了一下蓝小雪的年纪,她芳龄二十七,看来保养的很不错。

两人一直聊到陈宗翰把整锅麵吃完,蓝小雪去洗碗后才结束。

之后陈宗翰闭眼做着调息,蓝小雪打开她的行李箱,里面几件的贴身衣物外其他都是她的文件资料和一台笔电。

靠在墙上,陈宗翰放空自己的思绪,在思考今天与肖野岷的战斗。

蓝小雪看陈宗翰打坐的模样也放轻动作,戴上眼镜,继续她未完成的工作。

隔天,陈宗翰习惯性的早起,到附近晨跑了一个小时。

整个城镇并不算大,但一大早几乎所有店家都已经开门营业,一路上看的到许多似乎是刚下战场一身戎装的战士,昨晚没有发生战斗,他们彼此用愉快的声音交谈,说着与战场无关的话题,对陈宗翰这位新人没多看一眼。

中央广场上不少男女在练武,修为各不相同,但都是一脸的沉静,潜身于武道的修练上。

除此之外还有普通士兵在路上做负重训练,从陈宗翰的身边跑过,发出十分整齐的踏步声。

麵包坊、各国料理、电子用品,便利店、法器专卖店、武器店……幻想与现实在此地交杂,可以看到送着外卖的摩托车,也可以看到在屋顶上飞驰的修练者;可以看到远处山坡上横列的飞弹发射器,也可以看到仗剑腾空的术士,比起之前去过的本家,战场前线更结合了科技与修练的最高结晶,是两种文明的长久协调出的最佳状态。

只是逛了一圈,陈宗翰却有眼界大开的感觉,这里的人事物都彷彿活在奇特的时空,走进到了不同的世界。

  • 名称:不死者之王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