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朗运动超清

雪梨防卫、登入作战、渗透行动,三线同时进行,墨尔本作为一切直指的目标,安静的令人不安。

陈宗翰他们开始移动,伤患与白髮留在原本的集合地,阿德雷德已经失去战略意义,变成满目疮痍的空城,相对来说危险也少了不少。

任谁都看得出来天怜和唐纳德的谈判是用来拖延时间,彼此心知肚明之下就是看谁準备得更充份能先下手为强,至于人质,大家也明白那或许会是人间军队前进的麻烦,但也只是麻烦,不会真正成为下不了手的主因。

本部来的任务里陈宗翰他们并不是主战部队,而是要在战局混乱的时候混水摸鱼,因此不被发觉也就成为重要前提。

陈宗翰等人依然是开车移动,不过这次车队里多了许多探测感知的人才,大大迴避掉了遭遇敌人的机会,小夜自不用说,吴佳容能从空气里探测到音频的变化,也让所有人见识到了她的厉害。

安徒生的团队既然能与修练者交战而不落败,实力无庸置疑,在合作默契上比起其他人还更要深厚,除非遇到差距过大的强者,要不然他们至少能做到全身而退。

接近墨尔本比起接近阿德雷德困难得多,天人们不再像之钱是三三两两的巡逻,而是在外围放哨,天空上的感知法器同样增加不少。

「看来很难再接近了。」

现在陈宗翰他们一众人躲在一间杂货店里,已经无计可施的他们,现在就只能等敌方的注意力全部被吸引走的时候。

然而他们并没有等多久。

隔天的清晨,就在大多数都在酣睡之际,战争爆发。

选择这个时间点是有着多方考虑的,一方面清晨一般人处在睡眠中适合偷袭,另一方面没选在黑夜里开战,是顾忌天人可能拥有比人间更高竿的侦测手段。

飞弹在空中炸开,天御阵的强度倍受考验。

塔斯曼海上布满着舰队,海底下潜艇悠游自在,它们的武器瞄準着岸上,随时都能按下攻击钮。

远远的,陈宗翰可以看到天空上发亮的光晕,在太阳光才刚露面的白天依然耀目,如此距离外依旧可以感受到震动的余韵。

「真的来了。」吴佳容出现在店门外,她第一次来到这种是非之地,要说不紧张是骗人的,现在亲眼见到战争开打,内心受到的震撼难以明状。

「是呀。」和陈宗翰一起负责守夜的青鬼同样的感慨。

也许不站在第一线上无法完全体会那种紧绷,但从天空上发亮的痕迹,已经足以使人感受到几分决战的气氛,既然开战,不管是哪一边都不可能简单的善罢甘休,这一仗注定超出想像。

当年诺曼地大空降奠定了二战的胜利,此刻虽然不是空降师作战,但强行登陆的气魄很有当年的风範,只是不晓得能不能有和当年同样的结局?

舰队接到指示,在登陆前以火砲轰炸出一个平静的地域,这种可以说是浪费的行径也是无奈之举,面对可能的隐藏危机,唐纳德下达指令让空军压阵,不计代价的进行高密度轰炸。

在战略考量上这幺做是有必要的,陆战才是战争的根本,如果无法登陆一切都免谈。

太阳从西边升起,露出的曙光象徵着希望,让所有人心情为之高昂。

雪梨的作战部队以稳定的速度向外推进,在墨尔本与雪梨之间隔着不小的距离,许多城镇在几天前陷入天人手里,现在随着装甲部对稳定的扩张,重新回到澳洲国防军的控制之下。

唐纳德等人在作战指挥部紧张的注视着一切进行,这幺大的动静他们不会奢望天人们眼睛全部瞎了没注意到,只希望三个登陆点天人们能够来不及阻挡,让大部队能上到陆地。

指挥部里气氛十分压抑,所有人神经敏感的害怕每一个传回来的讯息会是坏消息,一颗新高高悬着。

「空中雷达有反应。」一位士兵的话打破了沉默。

「把画面接过来。」唐纳德说道。

没过几秒,萤幕的中央出现几个黑点,不断拉近,人造卫星的解析度渐渐提高,画面从模糊变成清晰。

那是一队人马,上百人的人马,背伏着他们的是比起战斗机略小的红色大鸟。

「那是什幺?」

原本以为不管天人派出什幺怪异的单位都不会吃惊,但事实证明,他们的眼界仍然不够宽广。

「好像是……凤凰?」一位修练者不禁说道,那红色像是沐浴火焰的大鸟,像极了传说中的浴火凤凰。

「把他们轰下来。」唐纳德下令,「我不管那些鸟是什幺东西,派F-22出去,我要他们在碰到舰队之前全部消失。」

一位将领领命出去,唐纳德深呼吸调整着自己的情绪,作为一个指挥官,最受不了的便是不确定因素,然而这场战争的不确定因素却他妈的有够多。

「将军,舰队受到攻击!」

「说明情况。」

「于七时二十一分,   一个漩涡从海底出现,两艘驱逐舰相撞,损伤目前正在估计。」

唐纳德知道天人开始反击,现在开始才是重要时刻,说:「出动预备部队,所有人加速登陆行动。」

塔斯曼海,巴斯海峡。

漩涡越变越多,越扩越大,本该平静的海平面出现剧烈的变化,舰艇和潜艇被迫改道,变动之下让整支大部队的行进趋缓。

在舰艇上分布着不少修练者,他们的任务是护送舰队平安登岸,不用多说也看得出来海里的漩涡是天人搞的鬼,既然是法术方面的问题,那自然就必须由术士插手。

魔法公会的魔法师站在船首,吟唱咒文,空气里飘浮的法力注入到海浬,形成一股力量。

漩涡缓缓的减弱,陷入其中的舰艇感觉到拉扯的力量减弱,把速度提到最大,一举突破困境。

魔法公会的几位魔法师鬆了一口气,他们总算是夺回了颜面。

碰碰碰碰。

进入射程範围的砲艇按照计划的开砲,震耳欲聋的砲声填满着空间,短暂时间里几乎让所有人耳聋。

抬起头,飞弹划过天际,视线跟随,在远方天际有一排黑点散开。

这次的大战有各国买单,在花消上没有丝毫顾忌,换言之,这次场只许成功的作战。

最前方的巡逻舰开始碰触陆地,一队一队的士兵列队搭乘皮艇靠岸,他们拿着枪,準备攻击任何视野里出现的目标。

作为第一个上岸的部队,他们首要要务是巩固出一条防线,让后面的同伴能够安稳的上岸。

重型武器、沙包、壕沟,工兵俐落的开始动作。

到此为止一切都顺利得难以想像,舰艇陆续登岸,三个登陆点都没有遭受攻击,和原本预料会遭受猛烈攻击的情况完全相反。

事若反常必有妖,一切顺利的诡异,就连海上的漩涡都彷彿只是小小的敷衍一下,这感觉令指挥部里的人非常难受,天人们似乎握着什幺底牌,但他们猜不出来。

「全宗大师,您有发现什幺异状吗?」

全宗在舰队拉拔之前就已经潜入,他坐在一棵树上,对着无线电说:「没有异状。」

没有强者大举攻击,任由舰队登陆,是天人们当真有恃无恐?还是彼此的战略差异巨大?

F-22与天人们的空中部队缠斗,红色大鸟喷出的高温火焰攻击範围长达百米,但训练有素的飞行员抓到敌人的战斗规律后,作战不落下风,锐利的攻势把飞弹击在对方身上,造成了几只红色大鸟的伤亡。

「一切都按照计画进行。」田迟喃喃的说,似乎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不管对方有什幺打算,我们都按照计划来进行。」唐纳德说道,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就是这幺一回事。

登陆岸上是一件很费时的事情,就算没有敌人搅局,那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事情,三个登陆点总计三十四万来自各国的精锐,就数量上优势并不明显,但这还只是开头,雪梨的大部队同时也在推进。

花费了一整个上午,部队才大致做完登陆,开始往墨尔本前进。

叶苦竹也在部队里面,修练者比起普通士兵更适合担任斥侯的角色,现代战争虽然已经不再靠双腿前进,但在机动力方面,坦克和装甲车依旧比不上修练者。

在裂缝战场战斗的时候,叶苦竹常常担任一把刀最锋利的刀尖,姜方在后面调度,他在阵前冲锋,长时间待在第一线令他培养出战场的嗅觉,天人一定有后手,但问题是那后手究竟是什幺?

天人的部队是以修练者组成,在短兵交战上佔据绝对的上风,如果他是指挥官一定会尽全力製造出这种情形。

而天人们的弱点又是什幺?他们害怕得是什幺?比起天界,人间有什幺值得他们恐惧?

叶苦竹思考着整个战局,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天人们的法器千奇百怪,是最为可能的攻击手段,但到现在为止都没看到任何那模样的东西。

「太不对劲了。」叶苦竹看着前方不足以对战具构成威胁的平坦地形,天人的杀招到底在哪里?

「把所有术士分到前面探路,有任何一点不对就马上回报。」

叶苦竹只能这幺做,这方法虽然笨了点,但一直以来都很有效。

大部队的行动很难敏捷,一个命令的传达也需要时间,而那中间的时间便是一支队伍精锐与否的差距,也是战场上的致胜关键。

散开来的修练者也不知道究竟是在寻找什幺,只收到命令是寻找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至于不对劲的定义是什幺?这就很难说了。

运输舰一艘艘运下战具,就像是无数蚂蚁从巢里跑了出来,各式坦克部队、装甲车部队、步兵车部队,整兵后分三路往目标前进。

天空上的砲火不停侵袭,飞弹拖着尾烟,在空中撞上屏障,炸毁。

天御阵依旧,人间的科技武器似乎起不了什幺大作用。

至于之前传情报回来的地御阵,指挥部无法确定对方是不是打算完全变成一个龟壳,但再好的阵法必然存在弱点,只是暂时还不晓得问题在哪里罢了。

对此,唐纳德下达的命令是继续轰炸,继续蒐集资料,反正有世界各国买单,他也没打算省着用,要不是核武的问题太大,他实在很想射一颗过去看看,让天人们瞧瞧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最高杰作。

回到战场上,对方异常的安静实在令人不安,征战过四方的唐纳德明白,现在就只能等对方出招,就像是上一次深入伊拉克,也是在进入战区后才捕捉到对方的战术立即应变。

世界上没有一场布置完美的战役,临机应变才是一个好的指挥将领的倚仗。

天人虽强,但绝对不是没有一点反抗之力,结合了世间的军力,还有修练者助阵,绝对有机会一战,唐纳德心中坚信着。

「前线有变化!」

虽然说早就料到的人必定有布置,但真的看到事情发生,依旧令人震惊。

是埋在地底的法器,藉由术士触发,天空都为之暗,是重力。

早在连天门事件的就见识过天人的禁武法器有多惊人,这种战略性的区域法器用对地方威力倍增,上一次让天人们堂而荒之的撤退,要不是陈宗翰牺牲祭刀奋力一掷,那次得战痘可以说是人间方完败。

而这一次天人又故技重施,自然不是禁武法器,那对天人们同样也有影响,而是重力增加。

增加的重力并不大,正常人也可以自由走动,只是感觉沉重了几分。

乍看下似乎没有意义,但是却剥夺掉了枪支砲弹的威力。

地球有地心引力,任何飞弹都是过精密计算才能正中目标,地心引力一个改变,所有导弹全部哑了,就连枪支也因此在平射的时候都变成打地鼠。

好大的手笔,竟然在地底布下这层屏障。

「收缩部队。」叶苦竹并不直管各国部队,但他的意见会受到足够的重视,「持枪仰角15度。」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地方有问题,身体承受的重量陡然增加,泥土都踩深了一分。

「来了。」

就在阵法发动的同时,天人们现身在远处,往各部队的所在地直奔过来。

几乎没有掩蔽物,原本这应该是天人们最糟糕的攻击点,要知道枪砲最大的优势便是距离,但一个重力法阵却转劣势成优势,如果失去枪械,在这片空地里各部队就只有被屠杀的份。

「开砲!」

三路部队里的其中一支坦克战队,在指挥官的号令下,往远方同时开砲。

碰!

所有坦克因为后座力往后一退,声音之大,犹如好几道响雷同时劈下。

坦克又号称陆战之王,大口径的火砲专门用来对付敌方的有生力量或是工事,想要来攻击人是绰绰有余。

但是受重力影响,砲弹的轨迹变化,在击中敌人之前落到土里,炸的泥土纷飞。

「自行调整角度,自由射击。」

平地作战一直都是操练内的课程之一,在经过短暂慌乱后,各个士兵开始调整自己的射击角度,準备在一次的迎击冲上前的敌人。

然而在敌人的后方,玉质小刀再一次充分发挥它那可怕的用处,部队无视距离快速集结。

人间的修练者感觉的到战场上气息越来越多,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

「虽然这些法阵我没办法,但竟然在我的眼皮底下玩这招,哼。」说话的是一位长年沉醉于研究的老魔法师,来自魔法起源之地英国,学识之丰富,法力之高强,在英美的魔法圈子里大部分的人都得叫他一声大师。

要不是这次的战争危及到人间存亡,不可能请到这位不问世事的大师。

「帮我护卫。」

「好的,约瑟夫大师。」

任何术士法师最害怕的便是在施法时被人中断造成反噬,因此一旁的护法人选就格外重要,特别是他现在打算施展的是强大的咒文,必须全神贯注。

各国的人物齐聚在这里,平常难以见上一面的大师说不定就在某个队伍之内,随军出战,这种情形已经不晓得多少世纪没有发生过。

中华亚洲区的修练者实力是有目共睹的强悍,但欧美地区的修练者可不甘心就这样被比下去,就算是出口气也不能输人。

约瑟夫向是要拥抱天空,张开双手,空气里的法力受到他的吟唱而产生共鸣。

所谓的魔法就应该高贵,应该从容,该像是个贵族,这才是魔法师应该的模样。

最后一个咒文落下,宏大的法力串连,术式生成。

「空间震荡。」约瑟夫向着好几公里外的天人们扬手一挥。

就在众人眼前,天地彷彿在颤抖,但是却又诡异的没有一点该有的声音,就像是坏掉的电视萤幕在晃动。

一时间天人们也乱了,这像法术并不会直接伤害到他们的身躯,但是却可以直接切断空间连接,正在经过或是有任何碰触的天人都被这空间的乱流拉扯,进到了没有人知道的异度空间。

任何涉及空间的东西都极为艰涩,且极为危险。

约瑟夫冷漠的吐了两个字:「活该。」

骑士团的骑士们眼看敌人陷入混乱,召唤出马匹,高喊:「为了家园!」

骑士道是种悠久信仰,他们是少数在修练界里有着强大组织力的存在,好比三大世家,几乎每个人都是崇尚个人勇武,就算是裂缝战场也不常见修练联合战法的修练者。

提到合作,尤其是多人合作,翻遍整个地球骑士团可以说是最具话语权。

骑士道的八大美德里,英勇与牺牲是骑士们的本份,在保护的使命之下,他们的战力将更上一阶。

「杀!」

天人们的作战确实算计到了唐纳德,重力法阵和玉质小刀的搭配可以瞬间扭转战局,但他们没想到的是人间的修练者同样并不普通。

六十亿的人口基数下能人异士绝不会少,也许他们对于主要的敌人三大世家已经收集了不少情报,但隔着许多海洋的其他修练界,他们就有心无力。

魔法公会、骑士团,除了这西方国家的两大主力外,梵谛冈教廷也派来的可怕的精锐。

这些狂信徒不若一般的修练者,带有浓厚宗教色彩的他们,一生就是为了上帝奉献,比起骑士团更深谙牺牲,近乎自虐的苦修造就出的一批谁也不愿意招惹的死士。

第一路部队有魔法公会和骑士团,第二路部队有三大世家和日本四大家族,第三路部队成分最杂,看起来实力最弱,但有着梵谛冈加持,论战力是一点也不差。

白袍下,一位和蔼可亲的教士面对着冲上来的剑罡,他亲吻项鍊上的十字架,神圣的法力柔和的晕开,就像是云雾消弭掉所有戾气。

在白袍教士的身边,却是一股浓重的黑,那邪气几乎可以和陈宗翰比肩。

一黑一白,圣洁的教士与罪孽的死士,这是梵谛冈最为人恐惧的驱魔部队。

「他们是罪人,上帝会赦免他们的罪,约翰。」

死士揭下黑袍,他是一位极为壮硕的男人,但那不是重点,在他身上缠满着铁灰色的荆棘倒刺,光是看到就令人觉的痛苦,但他却甘之如饴,一脸的平和。

「阿们。」

「阿们。」

被白袍教士唤作约翰的男人走出部队,身体上的荆棘拉紧延伸,刺进他的肉里,在他手上形成两只鞭子。

就像是圣子耶稣代替人们承受的罪,在伤人之前必须自伤。

荆棘鞭对準迎面跳斩的天人一划,天人的身体被分成两截,血雨降下,宛若葡萄酒。

第一次交锋,谁也没佔到便宜,天人们半废了人间的科技武器和枪械,但人间的强者却也给他们上了一课,让他们不敢小瞧人间英雄。

叶苦竹用手上的铁棍用力一砸,把眼前不知好歹的敌人给直接砸死。

碰!

坦克再次开砲,在这种近距离之下天人们无处可躲,好几人直接被轰成肉块。

但也好几人穿过防线。

一位壮汉一把抓住还在发烫的坦克砲管,用力一摆,重达四十吨的中型坦克被他抓动,往旁边撞去。

接着是锐利的剑光一闪,连同砲管,厚重的装甲被斩开,连同里面的士兵一起斩杀。

枪声大作,机枪和火砲不停的咆啸,化作金属风暴席捲。

「挡住他们!」叶苦竹大喊,铁棍直接敲断敌人的颈子。

放任天人沖进阵里就好比放任狼沖进羊群,特别是势压的存在,对普通士兵而言几乎无力阻挡。

距离,必须拉出距离。

劲气扑上,修练者站到最前线,悍然抵抗,把士兵们保护在背后。

「前辈小心!」一位修练者看到天人们的阵仗,对着叶苦竹大喊。

一队明显经过特别训练的队伍以箭头的排列猛冲,剑气凝聚在一起,几乎是同一性质。

就在距离大部队有半公里远的地方,这支剑士队伍猛然止步。

「杀!」

长剑同一时间挥动,气势攀升到顶点,剑罡飞出。

密密麻麻的,排列的极为整齐,汇聚的就像是一把大剑劈来。

这同时出手又互相干扰,看起来容易,但训练过队伍的叶苦竹明白这里面需要经过多少刻苦磨练,这是一支劲旅,完全由剑士组成的劲旅。

叶苦竹不能退,在他背后就是普通士兵的大部队。

叶苦竹手上运气,铁棍缓缓的变红,这是真气极度凝缩造成的现象。

扑面而来的剑罡还没到达就锐利的要割裂一切。

叶苦竹双眼战意燃烧,铁棍直刺。

「破!」

  • 名称:布朗运动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7: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