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漫画超清

酵素子一直到十天后才脱离危险,虽然大多数的时间都在昏迷,但至少已经从重症病房转了出来。

对于没有办法去送姜舞绫最后一程肖素子感到非常遗憾,但她现在的身体确实不适合离开医院,深怕有什幺意外发生,她只能作罢。

陈宗翰就坐在肖素子的床边,安静的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看到肖素子没有血色的双唇,陈宗翰心里很疼。

「我从来不是需要别人保护的女生,阿翰,你完全没必要自责。」肖素子从陈宗翰的表情很快就明白他内心里的煎熬,对此,虽然感到温暖但她有着她的看法。

陈宗翰什幺话也没说,或者说,他早就知道肖素子会这样说。

从肖素子的成长经历,就能看出她绝不是需要别人保护的公主,坚强、自立,犹如高领上的一朵清花。

但即便这样,即便知道肖素子不是娇嫩的牡丹,不需要别人的呵护,陈宗翰依然不忍看到这朵清花受到一丝伤害,狂风在送,暴雨在淋,陈宗翰愿化作无形的屏障,为她挡风避雨。

无关肖素子的意志,是陈宗翰的意愿。

「但我想保护妳。」

肖素子愣住。

看到陈宗翰的表情很认真,这令她移不开目光。

男生保护女生,看似天经地义的事情,肖素子却长时间以来都是例外,并不是没有人许过同样的承诺,只是至今却没有人背负的起承诺之中的份量。

一直到陈宗翰横空出世,打破了这项常规,走进到肖素子的生命。

肖素子笑了,如花朵绽放般的笑了,「你到底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蛤?」

肖素子清醒过来让陈宗翰减轻了一个重担,李师翊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在第一时间搭机赶来,除了她之后还来了个许久未见的李天曦。

「翰翰,好久不见,你的名字就连我在西藏都有听说呢。」

许久不见的李天曦专用叠字叫法,她的气色看起来比以前来的健康,看来西藏的环境对她的身体是大有裨益。

「天曦姊,真的是好久不见,大山、小山,你们也是。」

化为人形的山魈就站在不远处,对陈宗翰鞠躬致意。

「不过我也有听说吶,你就在素子面前,帮她挡下了致命一击。」

陈宗翰苦笑,「是有这件事情没错,但这流言缺少了很多部份,像是我被法术昏迷,几乎丧失全部的力量,要不是全宗前辈他们赶到,我们也不可能在这里谈话了。」

「但不管怎幺说,你终究是保护了素子,你做得很好了。」

「有这幺明显吗?」陈宗翰感觉的到李天曦话里的安慰,他问道。

「你整张脸都写满自责,感觉不安慰你一下不行呢。」

「这……还真是糟糕。」

「翰翰。」李天曦和陈宗翰在医院里并肩走着,在李师翊探望肖素子的这个时间,「人在命运面前很渺小,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压死的。」

「天曦姊,这是你活这幺多年的感想吗?」

「活这幺多年这四个字是多余的。」李天曦双手放在胸前,陈宗翰知道那里挂着倪恆待着的紫仙玉,「命运很奇妙,为了他,我来到了人间,跨过了好几百年,认识了你们,这是我的命运,我接受这样的安排。」

陈宗翰静静的听着。

「你救过我和恆,你救过翊翊,这次你拯救了素子,你比自己以为的重要的多,人吶,不能只注视自己没做好的部分,偶尔也要看看自己办到的部分,翰翰,命运虽然让你经历很多痛苦,但也是因为你,我们才能好好活着,你没有必要自责,应该骄傲才对。」

李天曦说的没有错,命运永远不可能让人满意,陈宗翰不可能拯救所有人,就连他身边的人也没办法全部保护住,在得到的瞬间就要想到可能会失去,这些道理并不难懂。

「如果可以,我真的好希望能够有一个什幺都不会失去的世界。」

李天曦停下了脚步,说:「那样你会很痛苦很痛苦,愿望越大,痛苦则会更大。」

现在这个当下,宗翰似乎多少能够明白魔主的心情,想要打造一个什幺也不会失去的世界无疑是癡人说梦,是违抗天理命运的事情,因此逆天而行不单需要拥有大意志,更必须是个极为顽固的人才行。

魔主说过陈宗翰成不了大魔,因为陈宗翰知晓悲伤,但是却难以怒火沖天,难以满心的怨恨。

李天曦用清脆的声音唤回陈宗翰的思绪,说:「你差不多也应该要意识到了吧,你受伤有人会跟着受伤这件事情。」

陈宗翰看向李天曦,就着窗外的光,她的表情似笑非笑。

陈宗翰没有说话,两人继续并肩走着,短暂的沉默。

没有拘泥在之前的话题,李天曦说:「翊翊从来没有放下我给她的功课,你们走得很快,但她从来没有停下过,作为她的师父,我真觉得很可惜,如果再早十年遇到翊翊,她一点都不会比你们差。」

关于这点陈宗翰一样赞同,李师翊受到上天眷顾,不管在哪一方面都出类拔萃。

在花圃绕了一圈,遇到同样重伤在静养的庄坍,他旁边有他的妹妹庄丹在照顾,打了一声招呼后,陈宗翰与李天曦慢慢走回到病房。

「素子,你看起来很有精神呢。」李天曦坐到李师翊的身边,看向躺在床上的肖素子。

「谢谢,你也是。」

「我刚才和素子说到,等她好起来我们一定要回到境外餐厅再吃一次老闆作的料理,我们太久没一起吃饭了。」

一起打发时间,静静的任由时间流逝,感觉是好久以前的事情。

「阿翰,你也是,不准跑掉。」

「好好好。」

说起来容易,但他们四人要如何能有这个闲暇呢?

三个女人聊着天,弥补着这段日子里缺少彼此的空白,陈宗翰没有加入话题,也加不进去,很少有机会看到话多的李师翊和肖素子,她很喜欢就在一旁静静看着。

陈宗翰想要守护的是什幺?其实很简单,不过是这样轻鬆惬意的时光。

为什幺要有妖异入侵?为什幺要有天人下凡?为什幺人间要有这幺多的烽火?为什幺就不能所有人坐下来品味时光缓慢流淌?

作为魔主的承载者,称职的屠夫,死过一次的活死人,背负着血色空间的轮迴诅咒,陈宗翰可以说是三界里最邪异的存在,这样的他,期许着的却是和平的日常。

然而那些以正道自居,实在的当权者策动的则是把三界推进无尽深渊的战争,何其讽刺。

李师翊说到她不只是陆续接手东洲集团的工作,她还设立的不以最大利润为经营目的的社会企业,她想要以她擅长的商业手段改变世界,即便只有一点点的改变,她也会去做。

李天曦的身份是天人,但对于天界与人间的战斗她无法帮助任何一边,天界早就不是她所知道的家乡,剩下空壳一般的名词。

肖素子会继续战斗,肖家需要她,爷爷需要她,在她倒下之前她会继续战斗,但她也答应了她们,在调整好状态之前她不会乱来。

陈宗翰的手腕上戴着李师翊送他的手鍊,李师翊看到后露出笑容,做了一个『你不好好珍惜我就揍你』的表情。

没有聊到社会上的混乱,没有聊到三界一触即发的战争,黑色的阴影已经太多,现在她们只想聊聊希望、聊聊日常。

待了一整个下午,一起简单吃了个晚餐后才离开。

她们回到各自的位置上,陈宗翰则也休够了假,不能继续旷工,家人方面不需要他操心,但他不再像过去能够简单的去执行任务。

现在的陈宗翰有许多条路可以选择。

执法队严重缺人,虽然有补充新血但对战经验不足司马一直希望陈宗翰归队;与普通人合作的巡逻队目前有很大的瓶颈,陈宗翰的出身很适合担当总队长,丁朝民与世家方面都认同这个决定;之前在关渡指挥部的训练还没完成,在这方面蓝小雪希望陈宗翰能帮忙完善整个系统;原先交给姜舞绫负责与美国的一个专案,现在也有人提出要陈宗翰接手;卫铭提出一个关于护卫保全的构想,希望陈宗翰能有时间参与讨论……

看到琳瑯满目的工作选项,陈宗翰不禁想提醒这些人,他不过是正值青春期的高中生,就没有回学校上课的选项吗?

这时候,陈宗翰真的很佩服能在这种压力底下生活的肖素子,他光是现在就有点受不了,但肖素子可是从小就这样活过来的。

如果修练界有儿童福利法的话,以肖家的罪行,早就该被判死刑才对。

最终,陈宗翰没选择走进混乱的社会,也没帮助任何人完成各自的目的,他想要到一个简单而纯粹的地方,一个不需要多想的地方。

陈宗翰选择赶赴裂缝战场。

那里肯定不是世外桃源,但却是最符合陈宗翰现在所希望的简单。

对陈宗翰这个选择,有些出乎意料但却也在情理之中,往往实力高强的修练者最终都会到裂缝战场上,只是众人没想到陈宗翰会这幺的快。

奔赴战场,对初生之犊而言可能是值得兴奋的一件大事,是肩膀正式承担责任的证明,更受到过去历史传说的薰陶,对保家卫国有着一无往前的热血。

陈宗翰从没想过自己的人生会走到这个阶段,但大多数人不也是走着不是自己所期望的人生路?

然而在去裂缝战场之前陈宗翰有件事情得先解决。

大姊走上了他,主要是为了她的哥哥,魔主。

大姊与陈宗翰有着同源的魂魄,她能够感受到陈宗翰灵魂里变化,自然能察觉到魔主曾经甦醒降世。

她击退葛先生等人、为了不留下痕迹毁灭陈家宅第后,就和以往一样在人世间漂泊,到处赏玩,不同于过去的是他这次感觉到了远方陈宗翰的变化,向着他的所在地缓慢移动。

魔主与大姊不愧是兄妹,都有着不温不火的性格,明明是相隔不知多少世纪未见到面,两人却都没有往对方直奔过去的急切感,一个在日本观光漫游,一个在台湾四处漂流,真不知该说是脱尘还是没人性?

但总之他们两人是要见面了。

陈宗翰是藉由感觉来寻找大姊,他们没有什幺直接的连繫工具,在与蓝小雪确定好去裂缝战场的路线后,他就在台北街头闲晃,表面上看来是这样。

台北东区一如既往,打扮时尚的年轻人走在街上像是走伸展台,穿着得体的上班族神色匆匆在讲手机,在台湾根本跑不出速度的高档名车停在路边,店家面带微笑招揽生意上门。

除了从路人的交谈和偶尔瞥到的即时新闻,眼前的景象就与修练界纰漏出来之前没什幺两样。

理髮沙龙、咖啡厅、礼品店、潮流衣饰……尽是一些和陈宗翰没有什幺关係的店,不过看来大姊似乎对这些有些兴趣。

「阿翰,你来了啊。」

大姊飘在一个玻璃橱窗前,里面是穿着婚纱的模特儿。

「嗯。」陈宗翰不是女孩子,对于纯白的婚纱不感兴趣,但他一个人站在橱窗前店里面的服务员探头似乎是打算上前介绍。

为了避免尴尬,陈宗翰只好继续往前走,大姊随后就跟了上来。

「哥哥出现过。」没有用疑问句,大姊是在阐释一个事实。

「嗯。」陈宗翰说:「在那之前,大姊你能先告诉我家里到底是发生了甚幺事情吗?」

关于家里遭到天人攻击,陈宗翰一直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对于胆敢在他面前现身的敌人他不会仁慈,他怕的是来自暗处的偷袭,更怕目标不是自己。

大姊说明当时的情况,常子才、葛先生她虽然没见过面,但还是能从对话和陈宗翰之前的经验推敲出个大概,事实也就如大姊所言,是一场预谋的打击,没料到的是他们没找着陈宗翰,反而碰到更可怕的大姊。

确定一切都没异样后陈宗翰稍微鬆了一口气,屋子没了固然可惜,但人没事就好。

大姊也没有略过她最后遭受到的天威,对此陈宗翰有点疑问,「那魔主为什幺不会有相同状况发生?」

「哥哥用的是你的力量,知道他存在的只有你和我而已,在天地的眼里陈宗翰一直是陈宗翰,但我不同,我的力量来源不属于这个世界。」

陈宗翰似懂非懂的点头。

「换你说了,哥哥怎幺会甦醒?之后你们又发生了甚幺事情?」

接着换陈宗翰开始说起他的遭遇,从他在关渡指挥所遭到天人袭击,去到富士山树海,接连的昏迷,在日本魔主取代他大闹,然后是天人基地的作战遭遇。

除了遭遇,陈宗翰还说了许多抱怨和他内心的情绪迷网,对于魔主胡搞的无奈,对于天人计谋的畏惧,对于自己没保护好人的无力,与王志豪冲突之后的迷惘。

在整个世界里,唯有大姊是他能够毫不隐瞒的倾诉,在大姊面前他没有秘密,大姊的温柔能够抚慰他,她的严厉能够打醒他,总是作为一个倾听者的角色。

在如今的世界里,大姊留恋的只有陈宗翰与她哥哥,就连姜子牙一手建立的姜家对她来讲也没什幺意义,人间的死活,天界的兴衰,死地的入侵,对她而言不过是时代的理所当然,不足为奇。

陈宗翰与大姊是以感知对话,不用开口,陈宗翰拿着一杯珍珠奶茶,吃着鸡排找些事做,要不然他在别人眼里肯定很诡异。

听到魔主最后受到役鬼师的法术而重回陈宗翰的灵魂里,大姊不可否认的失望。

陈宗翰当然看得出大姊的感受,从她过去跟随陈宗翰进入血色空间寻找修修的身影就能看得出来,大姊呈现出来的外表虽然年轻亮丽,但她是活在过去,寻找着是过去的一点浅浅痕迹。

就和魔主一样,对于现今的世界他们可以抱持好奇心去观看,但不可否认的他们依然怀念过去,而且永远都会怀念下去,或许对他们而言,现在所看到的更像是幻影才对。

「我想我说不定能有什幺办法。」

大姊微微睁大她的美丽眼眸,陈宗翰则是闭上了眼。

好几分钟过去,时针缓慢的转动。

大姊的视线停在陈宗翰的脸上,等待。

缓缓的睁开双眼,但他不是陈宗翰,从那眼神大姊看得出来。

「哥哥。」大姊很久没感到现在这样激动。

「真的是……好久好久不见了。」

魔主的眼底也很久没有这样温暖。

陈宗翰与魔主主动交换了意识的主导,他不是不怕魔主又要给他霸占主导权,做出许多令他难以向他人解释的行为,但为了大姊,他这样做值得。

跨越过多少时间,一起经历过多少苦难,这对兄妹在这个不为人知的小角落终于见到了面。

家人重逢,陈宗翰是唯一的见证者,因为这一幕而感到欣喜。

大姊与魔主并不以陈宗翰理解的语言交谈,他们说的话语有着奇特的腔调,很好听,如同音乐一般。

大姊展现出陈宗翰从没见到过的神态,高兴的像是雀跃的小鸟,魔主一点也不神祕和恐怖,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他们就是随处可见、感情很好的兄妹,为了久别重逢而喜悦。

这一聊天,一直聊到太阳西沉他们才回过神,有太多的话要说,不知不觉竟然过了这幺久。

陈宗翰昏昏欲睡,一直到魔主从长椅上起身他才醒过来。

其实就算给这对兄妹多一点时间相聚也没甚幺不好,但陈宗翰必须在今天内到青城山报到,魔主一路往约定的地方走去,大姊则坐在他肩膀上,影子拖得很长,只有魔主一个人的影子。

与他们两人相比,陈宗翰真的什幺也算不上,完全的天差地远,根本连放在一起的资格也没有。

陈宗翰不过是有幸在他们故事的尾声旁观,甚至是稍稍的加入演出,对他而言,这是一种荣誉,就像是在哈姆雷特里担任一个小小的配角,理当心满意足。

最后,魔主用陈宗翰的身体走进到一间肖家经营的骨董店,大姊则是继续她的流浪。

这略有些短暂的见面对他们而言已经很满意,没尝过分离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我欠你一次。」魔主静静的说道。

你还会欠我很多次的,陈宗翰话里带着笑。

对于传闻已久的裂缝战场,陈宗翰谈不上神往但也算是充满好奇,这存在几千年的战场该是什幺模样?

原本在修练界还尚未曝光,妖异没有过份活动的情况下,青城山这个主战场包覆在和平的假像之下,乍看下不过是普通的山林田野,对外称作是军方的要地不允许闲杂人等参观。

就像是美国的51区,即便有着神祕色彩但在大多数人眼里也不过是种炒作,没想过这可能是转移焦点用来隐藏着极大的秘辛。

走出传送法阵,入目的不是地下室或矮小的房间,是如同世家传送大厅一般宽阔的厅堂,人员进进出出,繁忙的程度与世家不相上下。

陈宗翰拿出他的新手机,拨到战场人事部,耐撞是他的第一首选,可惜Nokia3310已经停产,要不然肯定能成为修练者们的最爱。

在等待自己连络人赶来的时间,陈宗翰坐在一旁的铁椅子上,这里每个人的脸色都很凝重,许多不是修练者穿着军服的士兵也以法阵移动,强者的密度比外面多了好几倍,还有许多外国人穿插其中,这一切都标示着裂缝战场与外面世界的不同。

这里是前线,不管你曾经隶属哪个势力、哪个门派,在这里你都必须放下一切歧见,敌人只有一个,就是意图闯尽人间的妖异大军。

陈宗翰这个生面孔出现在这里自然引的别人注意,但也没有人过来搭理他,新人上战场这种事情每天都会发生。

「你来了。」

陈宗翰站起身,「小雪?」

没想到会是蓝小雪,她不是应该待在关渡指挥部才对?

「别忘了我是你的经理人,总不好把你丢着自己忙自己的事情,我没比你早到多久,不过手续上面的事情已经大致上处理完。」蓝小雪走过来观察着陈宗翰,「你完全恢复了吗?」

蓝小雪在陈宗翰住院的时候有来看过他,那时候陈宗翰心情很低落不记得他们说过什幺。

「基本上。」

「在裂缝战场只是基本上是不够的,阿翰,我希望你选择到裂缝战场可不是有什幺厌世或是想解脱的念头,要确定你的状态真的没问题我才让你上去。」

对于蓝小雪的担忧陈宗翰只能抱以苦笑,他是沮丧但也还没到想一了百了的地步。

「好吧,就听你的。」

事实上要加入到战场的确是需要心理诊断,但这通常是针对普通士兵而非修练者,战场是令人崩溃的地方,是道德的荒漠,即便身体没受伤心里也很容易千疮百夷,对修练者而言重要的意志力如果崩溃也就什幺都不剩了。

走出电动门,眼前俨然是一个中型城镇,能够容纳好几万人生活,许多建筑看起来还很新颖,与外面比较不同的是为了战略考量,不会有任何高于四层的楼房。

这里是前线战士的休息地和集散地,修练者与普通士兵在这里一起生活,即便运用的手段不同,在这里每个人都是保家卫土的战士。

感受到空气里的氛围,陈宗翰呼吸了一口气。

  • 名称:漫威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3: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