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所欲超清

陈宗翰和大佬接连捣毁了两个天御阵的据点,但这个型动态过惹眼,引起了天人们的追杀,面对为数众多的敌人,两人只能仓皇的遁逃,陈宗翰抓着大佬在城市里乱窜,凭着没有方向感这一点,天人们反倒是抓不準他的移动逻辑,给他好运的逃走。

陈宗翰与大佬现正躲在一间卖场里,经过这紧绷的逃难,他们需要喘一口气。

「真的是老了。」

大佬气喘吁吁,从昨晚就一直战斗到刚刚,就算是他也感到疲惫不堪。

「大佬,你还早吧。」陈宗翰抛了一瓶矿泉水过去,卖场里应有尽有,而且还不用付钱,他顺便抓了各种高热量食物来补充能量。

扭开水瓶,大佬大口的补充水分,脸色总算是好上几分,看到陈宗翰一副游刃有余的轻鬆模样,他感慨的说:「和你比起来真的是老了。」

陈宗翰在大佬身边盘腿坐下来,说:「修练者本来就是越老越吃香,那些有名的大人物哪个不是老妖怪?」

听到这说法大佬觉得有趣的笑了,老妖怪?这说法似乎还满贴切。

「我们下一步要怎幺走?」陈宗翰拉开一包饼乾,拿到大佬面前。

抓了一把饼乾放到嘴哩,大佬回答说:「现在看来对方的力量还很充足,就凭我两个想要再去攻击不太现实,你有没有注意到,整个阿德雷德现在就如同空城?人质全部都不见了。」

听到大佬这幺一说,陈宗翰才想起来他们其中一项任务是拯救人质。

「我猜阿德雷德要不是迷雾弹用来分散我们的兵力,就是她们已经把所有家当都迁移到了墨尔本,他们拥有超过人间不知道多少年的空间技术,就算能做到这种事情也不奇怪。」

大佬的作战经验比陈宗翰丰富的多,战略思维也更加敏锐,与天人的交战看起来没什幺问题,但没什幺问题本身就是问题。

「等休息够了,我们去说好的撤退点。」

大佬依然连络不上其他人,无线电在现今的战场上有很大的运气成份。

在纽西兰的外海,从没有过的热闹。

塔斯曼海里集结着人间各式尖端兵器,来自各国的五艘航空母舰在其中巡弋,经过几天的时间,琳瑯满目的战具覆盖了海空两路,可以说现在就连一只鱼游过去都逃不开他们的法眼。

在外敌入侵的当下,各国都不吝惜出动各自的精锐之师。

唐纳德看到这样的景象,心里总算稍稍安定了一些。

其中最特别的就属来自各个修练界的神祕队伍,他们人数基本上都不多,全部加起来不过两千出头人,但唐纳德一点也不敢轻忽这股力量,他甚至隐隐觉得最终能够派上用场的便是这些人。

经过昨晚阿德雷德的战役,唐纳德深深明白普通士兵几乎是没有机会打近战,目前在阿德雷德的特战队几进全灭,那可是各国的精锐,但是却连修练者碰撞的余波都承受不得,碎弱的宛如玻璃婴儿。

唐纳德按着太阳穴,即便现在是在视察军区,他的心思还是在昨晚的战役上。

残留下来的,除了修练界的队伍外,其他几支也都不是来自纯正的各国军旅,而是佣兵,是在世界各地的裂缝战场打滚过,有对付修练者和妖异经验的雇佣兵。

「立正!敬礼!」

唐纳德行了一个堪称典範的回礼,在他面前是几千位美国大兵,看到一张张坚毅的脸庞,他心里没有了以往的自豪,有了昨晚的经过,美军钢铁雄师的威名如今还能继续飘扬吗?

唐纳德虽然心里忐忑,但作为最高指挥,他不能露出一点不安,照常的勉励了几句,激昂起热血情绪。

等下了司令台,田迟和几名副官迎了上来。

「三角洲部队已经登上德文港,目前没发现敌军。」田迟手上拿着平板电脑,连上卫星用空照图指着部队的行动。

德文港位在墨尔本对面的塔斯马尼亚州,是跃进天人防线的重要一块跳板,唐纳德有着足够的战略眼光,自然能看这一点,在第一时间就去派部队佔据。

「游骑兵怎幺样?」

「已经开始驻防。」一位副官回答。

澳洲国防军防守在雪梨,与天人依旧有着零星的战火,为了避免雪梨在陷进天人手里,美军特派出了游骑兵部队前去支援。

天人入侵发生的太快,就算各国战具能够在第一时间来到纽西兰协防,大部队的拉拔也很难马上抵达,只有美国作为第一强国,航空母舰以及载具足够,才能够在第一时间赶赴战场,稳住澳洲的防线。

「我国的部队也已经快到了,东海、南海的一部份舰队预计十六时抵达。」田迟说道。

「好。」

「还有一件事。」田迟说,这也是他特别赶过来的原因:「有人请战。」

唐纳德皱眉,请战?

「是你们那的修练者,昨天刚到。」

虽说田迟和唐纳德分属长年对峙的两国,但作为军事体系的大头,他们对修练者同样没什幺太多好感,这场战争须要修练者没有错,但他们肯不肯接受指挥却是另外一回事。

三大世家派来姜家的吴胡岳长老统筹,美国方面在凝聚力上却明显差了些。

英国美国的修练界长久以来都密不可分,魔法公会和骑士团正在经历内部轮替,尚未稳定,加上英美崇尚自由,在两大巨头魔法公会与骑士团底下还存在着许多团体,谁也不服谁的情况可以说是司空见惯。

平常还没什幺,但到了现在这种情况,谁坐领导的位子变得至关重要。

唐纳德头变得更痛,局面已经够糟了自己人还在添乱,以他的身分要管控修练者本来就十分不容易,如果现在回绝对方的要求,他要指挥又可能变得更困难,对任何领导者而言,不听指挥的部下就和不定时炸弹无异。

「有几个人?」

「五位。」

「他们既然想出战就让他们出战,不过最多派一艘船送他们靠近,他们会飞不是?就让他们试试敌人的强度也好,让所有人警戒敌人可能的反击。」唐纳德下了决定,如果这五个人真的能击破敌人的防御网固然很好,就算失败至少也能看到一些天人的底细。

有了最高指挥的首肯,三为魔法师,两位骑士搭乘一艘驱逐舰到了塔斯曼海的前线。

既然胆敢请战,他们五人的实力自然不俗,他们这幺做的理由有一部分是为了在公会里面建立声誉,但不可否认的,他们的行为也激起了人间方的士气。

从侵略开始,人间方面就一直是挨打的份,澳洲更是连国土都被分裂,这情形只要是稍微有一点爱国心的人都会感到气愤,这五人的行为英雄主义十足,正好切进众人的心里。

指挥部所有人都在注视着眼前的大萤幕,驱逐舰慢慢停下,再往前就可能受到攻击。

舰上的士兵大多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修练者,对于五个人充满着好奇与敬佩,毕竟他们可是第一个愿意挺身而出的人马。

也许在唐纳德等人的眼里这种行为叫作愚蠢,但在一般人的眼里这已经可以说是英雄。

然而英雄与狗熊的差别只在于这一战的结果,五人心里明白,他们并不蠢,否则也没办法修练到现在的造诣,天人很强这点无庸置疑,但到底强到什幺程度?他们现在要亲身尝试。

在美国大兵的敬礼之下,三位法师师法带着另外两人腾空而起,朝向路地飞去。

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阿德雷德的战事还处于保密阶段,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此刻才是天人与人间方修练者的正式对撞。

没有人能够接近道战场,无法全程转播,这场战斗的详情只有少数人能够知道。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最终送回来的是五具斑驳的尸体。

唐纳德把视线从萤幕上移开,他的手无法遏止的在颤抖。

人造卫星上看不到气势、看不到真气,唯一能够直观判别对方强弱的只有造成的破坏。

然而在萤幕上,地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就像是被导弹猛烈轰击。

敌人只有一位,从头到尾只用了一击,战斗从开始到结束只花了三秒。

吴胡岳长老也在指挥室内,他当然看得出这一下蕴含着多恐怖的威力,他同样无语,整个指挥部安静到就连一根针落地都听得清楚。

「不要害怕,那家伙交给我就行了。」

唐纳德没听过这个声音,他回过头,看到一只黄色穿着和服的猫。

「指挥官,第一次见面,我是猫又全宗,这次日本方面的代表。」全宗说道,伸出手来。

唐纳德意识到自己一直盯着对方看很不礼貌,赶紧伸出手来,「久仰久仰,不知道大师对于那个人有什幺想法吗?」

「我和他有些过节,必须讨回来才行,论实力他与我是在伯仲之间,这种程度的强者就算是天人也不可能有多少,你可以放心。」

唐纳德可以不清楚全宗是何许人也,但他还是有能力分辨一个人说话到底是真是假,从全宗身上他感到了淡淡的战意,这作假不得。

换句话说,眼前的猫妖是位和萤幕上的天人一样,拥有可以一击灭掉一个大部队的恐怖能力,唐纳德突然觉得嘴里乾渴,这种恐怖的人物就在他的面前。

唐纳德用力的行了一个军礼:「麻烦了。」

全宗轻轻点了一个头。

视线投向萤幕,他想起先前与对方接连数日的战斗,那是他就算是千年岁月都可以称得上惊险的时刻,来自天界的强者,他好久没有这种刺激感。

全宗的加入对于士气而言可以说重量级别的增长,极道强者在战场上的用处是战略等级,一个人拥有覆灭对方大部队的能力,如何使用变成为了重要的问题。

一众高级将领与修练界的领导们关在会议室内,研讨着进攻墨尔本的各种可能路径。

这次到达纽西兰指挥部的大人物除了全宗外还有一位,比起全宗他的名气更是不显,但只要待过青城山战场,就必然熟悉这个名字,叶苦竹,姜方无可替代的第一助手。

姜方在修练界俨然成为活着的传说,受到每一个人的尊敬,作为跟随已久的助手,叶苦竹的名声同样嘹亮,几乎每场大战役里都有他活跃的身影。

和平奠基在前人的牺牲之上,叶苦竹指挥过多场裂缝战场上的战斗,经验十分丰富,他是位话不多的男人,消瘦的甚至可以说是枯槁的他,崛起的历程充满着传奇色彩。

出身于叶家,但是却长久以来不被看好,修为不高,没有什幺特别拿得出手的东西,因为受叶家内的派系排挤,最终被派遣到青成山的裂缝战场,没有人看好他,大家都认为他能活过一年就算好运。

有些人需要超乎想像的磨难才绽放得出光采,叶苦竹便是这样的人。

如果不是被挤压到战场上,叶苦竹这一辈子必然黯淡无光,但他活过太多场大战,每一次步下战场便是一分成长,随着时间过去,不知不觉的,他成为了人们口中高高在上的传奇人物。

叶苦竹的武器是根铁杆,不是剑不是枪,是根像烧铁棍一样的铁杆,就像是他一样,平淡无奇底下蕴藏着可怕的力量。

从古至今,天才如过江之鲫,留名者几何?

叶苦竹和全宗都不是天才,他们是勤奋不懈的努力者,时光是公平的,努力造就了活着的传奇。

「天人是在消化。」唐纳德说:「等他们一消化完后就会继续扩张,我们不能给他们时间。」

「人质。」叶苦竹简单的说道。

唐纳德也知道只要天人们握着四百多万的人质,他们就不可能使用大规模的武器轰炸,人间的科技优势变得荡然无存,况且还有那天御阵的存在,谁晓得要多少飞弹才能破坏。

「慈不掌兵。」田迟咬着牙说:「天人的势力不能再扩张,我们必须阻止他们,有必要的话,那四百万人必须牺牲。」

「我们都会完蛋的。」唐纳德摇头说:「在天人攻打我们之前,我们就会因为内部矛盾瓦解,没有一个士兵会追随牺牲四百万位平民的指挥官。」

「我们可以捏造事实,把所有罪推到天人身上。」

在唐纳德要再开口说些什幺之前,叶苦竹说:「那是最后,要不先说其他方法?」

如果当真要牺牲在墨尔本的人质,那必然是使用核武的最后时刻,摧毁一切的核武必然杀死城市内的所有活物,这是必然的观点,但是在现在,核武这个最后手段真的有效吗?

接下来是一连串繁複的推演,所谓的战略是结合所有一切可能因素,进而推衍出未来,然后再往前进一步抢先,不只是大方向必须对,就连细节也需要推敲再三,特别是现在面对的重要战争,一点不稳定因素都可能颠覆局面。

全宗与一众强者的最大目的是牵制住敌方的强者,但是战线绵延千百公里,机动能力和位置分派就显得重要,要不然对方在北部现身,全宗赶去的时候说不定就够对方大杀十回。

就部队对数量而言,人间方有着地主优势,但攻城一向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到底会如何谁也说不準。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每过去一点,人间的优势就丧失一丝。

陈宗翰与大佬来到的约定好的集合地点,这是一间普通的平房。

小心的推开门,里面已经来了不少人,关二虚弱的守在玄关,气息比出发前弱了不少,身上的绷带在渗血,看来伤的不轻。

「你们总算来了。」

「小二,你伤的不轻。」大佬毕竟是关二的兄长,蹲下来伸手搭在他的肩上,感知他的伤势。

「遇到几个硬手,我和白髮连手干掉他们,死前的反扑真是要命。」关二吸了一口手上夹着的菸,「我们运气算是不错了,其他人就……」

听到关二的话,大佬和陈宗翰脸色一懔,起身走到了客厅里面。

白髮作为医生,在战场上是极为稀缺的资源,何况他同时还是能够战斗的医生,足以自保杀人还能救人,可以说是战场最受欢迎的人物。

他现在十分专心,没注意到陈宗翰和大佬进来。

客厅里有很多人,好几个没见过的人安静的躺着或是坐着,他们身上都有刚处理过的伤口。

白髮正在动手术,接续某人几乎被斩断一半的右腿,照理说这种手术至少需要一个专业团队、手术室和详细的术前检查,但这里什幺都没有,白髮只有工具和药,至于其他的就各安天命吧。

沙发上,杜斌奄奄一息,只剩下一口气吊着。

完全看不出他是在飞机上那个贪吃的魔术师,脸色白像是张白纸,外表看不出他的致命伤,但只要感知他体内就能找到三股不同的能量在互相撕咬,这种情况就算是白髮也无能为力,只能看杜斌能不能自己度过这关,不然就只有身死一途。

僧人释无明在角落打坐,身上和关二一样缠着绷带。

看到这里,大佬问向释无明:「其他人呢?叶采?公孙?姜瑚?」

「没见到姜瑚施主,叶采和公孙鼎都已经圆寂。」释无明说这话的时候满脸悲痛。

叶采和公孙鼎都死了,不过是几个小时不见,竟然都战死了。

战场的无情,就连见惯生死的他们都不免唏嘘。

除了叹一口气外什幺也不能做,按照各个宗教的说法,也许死亡才是真正的解脱,只是他们都是双手汙秽之人,死后等着他们的也是地狱吧。

经过大战,现在整座城市几乎都在休整,可以说是一种无声的默契,天人与人间人都停战。

陈宗翰走到隔壁房间,意外的看到他认识的人。

是雷和安徒生,他们怎幺会凑在一起?

此地都是敏锐之人,陈宗翰停在外面很快就引起注意。

「阿翰!」雷的语气很惊喜。

「是你!」安徒生的语气就有些複杂,他和陈宗翰敌对过,虽然有身不由己的成份,但毕竟有过兵戎相见。

「嗨,没想到你们也来了。」

他乡遇故知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只是这个他乡不是烽火连天的战场肯定更好。

除了这两位首领外,他们各自的团队也都来了人,青鬼、小夜、伊芙、韩信、洛基、神枪手以及一些陈宗翰不认识的新面孔,还有一位陈宗翰怎幺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上的人。

「学妹,你怎幺在这?」

吴佳容,那位喜欢温馨的音频异人。

「嗨,学长。」

真是疯了,竟然把吴佳容带到这种地方。

大概是猜到陈宗翰的想法,雷解释的说:「佳容的能力在战场上很有用,她不只可以像雷达一样发觉别人的位置,和小夜相辅相成,还可以感应到无线电的频率,让我们一直和本部保持联繫。」

看不出来她竟然还这幺有用,异人的异能果然是端看怎幺用。

对于陈宗翰出现在这里,雷他们倒是没感觉怎幺奇怪,陈宗翰时常出入各地的战区,不过来凑这次的热闹才反而奇怪。

如果陈宗翰知道雷他们怎幺想,心里肯定会很无奈,但事实真是如此,他不单是个战斗狂还有战场癖。

至于雷和安徒生为什幺会碰在一块,那就得说回到死亡药剂上面。

雷和安徒生都是死亡药剂的使用者,他们的运气都不错,都没有死亡而是藉此得到惊人的力量,但之后雷有肖异帮忙处理,安徒生只能任由死气侵蚀。

事实上许多死亡药剂的使用者都陆续发生了类似的情况,侵蚀越来越严重,他们变得越来越不像人,特别是一开始的使用者,市面上的药剂死气的纯度降低后,危险性相对变低,但安徒生太早使用,为此他到处寻找解方。

他甚至曾经受雇于天人,就是在与陈宗翰敌对的那次,身为人间人却在天人底下做事,他自己也是百般无奈。

而且最惨的是他最后依然没得到解方,又或者死亡药剂根本无药可医,一直到他听说雷的事情找上登门,事情才慢慢有了转机。

「大家都是身不由己。」听到安徒生的话,陈宗翰感叹的说。

「既然大家有缘在这里碰面,不如一起讨论一个好的行动方案吧。」雷原本就是在和安徒生讨论下一步,遇到陈宗翰正好。

「我是把大佬他们找来。」

「我们过去好了,这样也比较方便。」

有陈宗翰搭线,异人、佣兵、修练者三种各异的团体聚首在一起,对于下一步,他们必须有一个共识。

有吴佳容在,连繫变得不再是问题,异人和修练者虽然一直有着不合,但此时此刻也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想要活下去多,一份力量就多一分机会。

安徒生带领的一队佣兵既然能够在战场上存活下来,实力肯定是顶尖级别。

就在这时候,无线电传来本部的指令。

先是要求阿德雷德里活着的小队回覆现况,然后是下一步。

「放弃阿德雷德,前往墨尔本?」警戒的人换成释无明,关二坐在陈宗翰旁边。

由于客厅充当病房,白髮也需要安静,其他人都到了主卧房。

「看来要有动作了。」

「还有说什幺吗?」伊芙问吴佳容。

「本部要我们找机会从后方迎救人质,会有船舰接应,在这里。」吴佳容在地图上一指,那是弯内的一处。

「是要全面开战了吗?」大佬看着地图,他说的话正是所有人的心思。

  • 名称:随心所欲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6: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