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之旅超清

肖素子并没有陈宗翰不死如蟑螂一般的身体,夏将军带给她的伤害十分沉重,再加上当时无法立即深度治疗,即便后来投入巨大的医疗资源,医师团队对她能否完全复原依旧不敢明言。

「我已经听姜枫说过当时的情况,你不需自责。」全宗的目光没看向陈宗翰。

指甲刺进手掌心,陈宗翰痛恨自己的无力,经过了这幺多的苦难,就连灵魂都不完整,才换得了这幺一身实力,但如果这样傲人的实力却连重要的人都保护不了,要来何用?

如果陈宗翰没有昏迷,如果是由陈宗翰、破莲、肖素子一同应战,如果通天路来不及开启……错过了太多的如果,才走到了这个现在。

加上姜舞绫这次的行动共有八人战死,负伤三十二人。

对于行动的结果好坏陈宗翰并没有什幺想法,这是负责人姜枫和姜舞绫须要承担的责任,然而后者付出了生命,前者以双眼作为代价,无法可以苛责他们,换了别人并不一定能做得更好。

陈宗翰就站在玻璃窗前深陷入自己的思绪里,一直到医生通知他们会面时间结束才离开。

「可恶!」

在病房外,陈宗翰一拳打在墙上,力量之大手陷进墙内就连地板都在震动。

陈妈妈与陈宗佑和陈宗翰一起生活了十八年,从没见过他如此自责、如此懊悔过。

一拳之后,陈宗翰像是丧失力气,整个人靠在墙上。

「明明我救得了他们的,舞绫、素子……他们所有人,明明可以。」

陈宗翰哭了,眼泪不停的流下,无力跌坐下来。

在过去,陈宗翰总是能凭藉他的修为化险为夷,哪怕是在最危险那次,他也不会让李师翊受到一点伤害,哪怕他豁出性命,他也不愿意自己重要的人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但自从妖异入侵的事情慢慢开始之后,他的信念就不断的受到挑战。

先有王志豪残废,王雅婷身死,朱士强一蹶不振,人世间到处都是悲剧,妻离子散,颠沛流离,陈宗翰知道他救不了所有人,但至少,他必须保护住他身旁的人,可现在,家人差一点受伤,姜舞绫死了、姜枫失明、破莲与肖素子重伤。

他到底保护了什幺?

什幺也没有。

什幺也没有。

「宗翰。」陈妈妈不明白自己的儿子究竟怎幺了?刚才的女孩又是谁?但看到陈宗翰的表情,陈妈妈的心也很痛,眼眶泛泪。

全宗知道这种心痛,这种自责,保护不了自己最想保护的人,那种痛,几乎要令人发狂。

情绪需要宣洩,能哭总是好事,哭过之后要能再站起来,所谓的强悍绝对不是修为上的高低,是能跨越重重障碍的坚毅,是痛苦却绝不放手的坚持。

陈宗翰之后又在床上躺了三天,眼里满是迷茫。

许多人来看过他,肖逸、肖濂、徐世常、应泉、周伯伟、薛欣、肖傅群、孙久永、卫铭、吕茹洁、大佬、白髮、司马、肖逢……甚至连李师翊都无法让他振作起来,陈宗翰失魂落魄。

房间里面只有陈宗翰,桌上放着大家带来的礼物,其中放在最显眼处的是李师翊带来的蛋糕,她知道受伤的陈宗翰最喜欢的是高热量食物,一边还有她送给陈宗翰迟来的生日礼物,是一条手鍊,和陈宗翰一直待在脖子上面的紫仙玉项鍊有着互相搭配的感觉,看得出来李师翊十分用心。

和李师翊一起过来的还有王志豪,他已经可以用腋下拐杖站起身,恢复情况比想像来的顺利。

本来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但陈宗翰却没有因此心情转好,他们从没有过的大吵了一架。

就在陈宗翰沉睡的这几天,社会局面有了变动,这也是陈宗翰与王志豪吵架的源头。

日本黑道与四大家族宣战,结果自然毫无悬念,但却是普通人与修练者的第一次正面冲突。

真的要追本溯源,这起大事件的开始和魔主有着脱不开的关係,但后来的演变却完全失控,黑道们比想像中更不要命,与之相关的公众人物和事务所把整件事情的始末给纰漏了出来,让所平民百姓们见识到了修练者的霸道。

不同于之前妖异入侵时,修练者把剑指向妖异,这次他们把剑指向了普通人。

突然间,他们意识到了修练者并不是英雄,更不是圣人,在自身利益受到危害时,他们露出了真面目,一心一意的只想保护自己。

社会哗然,高高在上的修练者被打下尘埃。

抵制修练者的声浪窜高,普通人之间有人把修练者和妖异划上等号,认为两者都只是想要在他们身上分一杯羹,日本世家原先竖立起来的形象蕩然无存。

黑道们公开的发表出修练者的恐怖,甚至还有录影画面指出修练者在对付普通人时没有一点手软。

不晓得什幺时候会现身的妖异,以保护者自居时则伪善的修练者,日本社会大乱。

然而恐怖是会扩散的,无分国界。

中共在资讯封锁方面虽然一直不遗余力,但日本的情况依旧传到了国内,三大世家组织出来的修练者巡逻队进而成为了靶子。

这世界上总是有些无聊人,喜欢干一些无聊事,他们在知道日本的情形后前去挑衅了修练者,事情的经过究竟如何众说纷纭。

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位被言语侮辱的姜家修练者不堪受辱,动了手,先是放倒了三位挑衅者,之后涌上来的民众越来越多,他为了自保拔出了剑,事情局面再也无法挽回。

他是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实力普通,在妖异入侵当晚有在第一现场帮了些忙,对作为历史最悠久的姜家门生而自豪,   他知道裂缝战场的历史,对用鲜血捍卫家园的先人万分景仰。

他是个坏人吗?

不是。

那挑衅他的那些人是坏人吗?他们有计划颠覆修练者的存在吗?

也没有。

但事情发生了,这位年轻的修练者以一人之姿打伤了三十五人,然后拒捕逃走,其中还包括两位公安。

中国百姓怒了。

这起事件虽然在第一时间就被关切消毒,但如今已经不再是政党能只手遮天的时代,为了要个合理的解释,有人找上姜家的办事处。

然而这次的情况却相反,办事处的人员被民众给打了,打成了重伤。

他们以为办事处里的人员都是修练者,决定先下手为强,但他们又怎幺会知道三大世家里面其实非战斗人员的比例要多的多,世家里无心或无法修练的人通常都会去坐办公室,就像是普通的公务员。

民众为的是讨一个公道,无辜的办事人员却被打成重伤。

这下子整件事情沸腾了起来,许多的修练者都看不下去,拉起衣袖就要去把他们口中的暴民给痛打一顿。

哪怕只是小小的办事人员,也是在姜家门下,姜家的威严是不容挑衅,修练者的尊严是不允许践踏。

被打成重伤的办事人员共有五位,他们和普通人无异,但他们认识的人里面却很多都是姜家的修练者,其中不乏强者。

到此为止,局面几乎要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三大世家的家主发了重令,严禁任何修练者与普通人发生争执或是打斗,违者将被整个修练界追缉。

从没有过的慎重其事,务必遏止最糟糕的情况产生。

中国大陆和日本发生的事情成为了导火线,人们开始反思修练者的定位,在短短几天内,这项思潮在世界各地流转。

现在想想,潜世的规矩果然有它的意义,前人也许先一步看到了如今的状况,不同于过去的专制时代,在民主时代里修练者是个异端,是旧时代的遗物,蛮不讲理的修为更可能是种罪恶。

质疑的声音,在民主的时代这是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修练者更不是古代的贵族,没道理这幺高高在上,摊到了阳光下,成为被检视的目标。

三大世家的神座在动摇,自然有人为此高兴不已。

王志豪是其中一人,他作为反世家联盟的一员,他理解过去修练世家有多少恶绩被掩盖过,垄断了整个社会多少资源,在他身旁很多都是受到世家压迫进而挺身奋战的同伴,多少年的被忽视、被漠视,在无人理解的社会摇旗吶喊,在高耸的三大世家面前无助落泪,以为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一个公道。

然而,世间终究还给他们一个道理,虽然只是一个开始,但王志豪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将会有更多人加入,会有更多人注意到他们。

一个迟来的正义,他们是如此称呼。

多幺的刺耳。

刺耳到陈宗翰无法接受。

如果他们是正义,那我们算什幺?

裂缝战场上留下的血算什幺?妖异入侵当晚的奋战算什幺?他被刺穿的伤、肖素子的重伤,姜舞绫的命又算什幺?

他们用生命去守护的到底算什幺?

愤怒、心寒,陈宗翰与王志豪撕破了脸。

有很多很多的修练者,跨越了世代,默默的为了守护家园而战,这以鲜血铸成的历史,如今听到社会上的非难,不晓得会不会死不瞑目。

王志豪所看到的,陈宗翰所看到的,都是普通人与修练者的连结,但却是不同观点,两人背道而驰,各自抱持自己的经历和信念。

电视上,每一则新闻报导都是在谈论普通人与修练者,但不同前阵子把修练者夸上了天,如今谈论的才是现实社会。

到底应该相信什幺?保护什幺?什幺是真?什幺是假?

陈宗翰无比茫然。

静下来,企图抚平纷乱不止的心。

战士要战斗需要的是一个能接受的理由,拥有力量必须去决定力量的使用方式,否则将只会是条疯狗。

不单如此,对自身、对命运的迷惘盘踞在陈宗翰心里,他检视着自己目前为止的人生,寻求着答案。

离清醒过来已经一个星期,陈宗翰甚至到血色空间里面晃了一趟,他很喜欢战斗的时刻,在刀剑相交时,无所谓烦恼,要考虑的只有如何杀死对方这一点,很轻鬆,很简单,比起现实里的未知数容易应付的多。

魔主一直没有出声,陈宗翰不晓得他是又跑去沉睡还是懒的和他说话,不过陈宗翰倒也乐得轻鬆,现在的情形他实在没兴趣和魔主抬槓。

每天陈宗翰都会到肖素子病房外站一阵子,医生们知道他是谁后也就在容许的範围内宽容他的行为,陈宗翰也不是很明白自己到底是在做什幺子,是在忏悔还是自我救赎?亦或者只是想看看她而已?

与外界的混乱格格不入,陈宗翰在医院里陷入沉静,就算看到送来的危急病患,他也起不了什幺感想,一下子心态彷彿老了十岁。

由于现在医院里的病房还算充分,陈宗翰暂时也就没有离开的打算,反正家里没了,他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

陈家人目前给肖逢安排在附近的旅馆,前几天他和陈爸爸谈的事情除了赔偿外,也包含他的转调工作,陈家人经过几天的考虑后决定接受肖逢的提议,保留原先工作的退休金、保险和年资,转换到肖家底下工作。

这个决定很大的原因是顾虑到陈宗翰,经过肖逢的的讲解,陈家人总算比较能够理解陈宗翰于这个他们不理解的世界里的定位。

远比他们以为的还要高大尊贵,就算说是时代的宠儿也不为过。

现在,除了陈宗翰外陈家家长和陈宗佑都与肖家扯上了关係,这原本是陈宗翰想要避免的事情,但现在情况不同了,有肖家的保护才是当务之急。

就在昨天,国安局局长丁朝民有致电给陈宗翰,是陈宗翰新手机的第一笔来电资讯。

他从王志豪那里听说了事情的经过,其中包含着他和王志豪的冲突,对于理念的相左谁也难以说服对方,但最低程度上的共识还是有的,陈宗翰并不想和对方起冲突,丁朝民也是一样的意思。

无法成为同伴但并非一定得成为敌人。

很多人都对陈宗翰抱着期待,从不同的角度和立场,擅自的在陈宗翰的身上赋予希望,他有想要回应,但是却发现彼此是互相冲突,最终,他不可能让每个人满意。

医院后面有一个不小的花圃,是给病患放鬆身心的地方,陈宗翰在脚步随意的带领下,来到这个在冬季仍开有花朵的地方。

「哥。」

「宗佑,你怎幺在这?没去上课?」

「学校停课,最近常常停课。」陈宗佑坐在一张长椅上,看起来刚才是在想事情。

陈宗翰坐到他旁边,「爸和妈呢?」

「妈陪爸去看他新的工作,好像和以前一样是做管理的。」

「嗯。」

陈宗翰与陈宗佑两兄弟在某些地方很像,比如坐姿,两个人都把双肘靠在大腿上,驼着背,手掌托着下巴,注视着眼前不知名的花朵。

但更多地方他们是不像的,陈宗翰安静,陈宗佑外向,陈宗翰喜欢玩电脑看书,陈宗佑喜欢找朋友打球,他们是相差三岁的兄弟。

「哥你好点了吗?」

「身体完全好了。」陈宗翰说:「学校为什幺停课?」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次好像是因为学校被人被打,被打的那个人好像是修练者,学校怕引起什幺不好的反应,暂时停课处理这件事情。」

修练者与普通人之间的冲突看来是越演越烈,学校方面甚至停课处理,就像走在钢索上,稍一个失去平衡事情就会变的一发不可收拾。

「哥,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修练者吗?」

「据我所知,并不是。」

虽然很残忍,但人天生就有差异,有像肖素子、破莲那样子的天纵英才,也有许许多多无法修练的无名者,就和世界上所有的才能一样,每个人都想强调公平,但事实许多事情上打从出生开始就不公平。

修练需要资质,这点和所有的运动项目一样,身高不够可以去打篮球,但注定难有成就,这是一样的道理,

在过去,一个人的出生和资质虽然无法改变,但是有努力这项利器,差距可以弥补,但修练者却是在这个常理之外,修练者一人可成军队,拥有强大的武力,却在法律制度之外,三大世家更是超然于政府,这一切都令人质疑。

「那我有可能吗?」

陈宗翰疑惑的看向自己的弟弟。

陈宗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多少有点兴趣,剑法什幺的。」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教你,但如果想成为实质上的修练者或者说是剑手,你年纪太大,现在开始有点晚,别拿我当例子,我是例外,你也不会想像我这样的。」

对于陈宗佑準备开口的发言,陈宗翰早就猜想到了。

「像你怎样?」

「付出代价。」陈宗翰说:「想要比别人强就必须付出比别人惨痛的代价,可以是时间,也可以是别的。」

「那你是什幺?」

「变的不是活人。」

陈宗佑想笑,但他看陈宗翰的表情一点也不像是在说笑。

「哥?」

陈宗翰没再回答,这次受到的伤很重,他身体上灰白的部分又变得更多,换言之,他离正常人的距离又远了一步。

隔天,陈宗翰去了姜舞绫的丧礼会场。

为了方便前来上香的宾客,对外的丧礼并没有办在姜家本家,而是在武汉市内,听说那里是她出生的地方,同时交通上也方便许多人,姜舞绫交友广阔,各界的好友都前来悼念,送她最后一程。

陈宗翰是与肖逸长老一同前往,他有一阵子没看到肖逸,他脸色看起来比过去好上不少,缠在身上的绷带减少了一半,从露出来的脸孔来看他年轻时候应该很英俊。

「听说你一直待在医院?」

一位是长老,另一位是可能的未来长老,他们动用点权力走传送法阵并不是什幺难事,用最快的方式移动,他们人在武汉市的街头。

「嗯,休息了一阵子。」

「不是想催你,但现在的时局实在没时间让你悠闲下来。」肖逸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和陈宗翰一起坐了进去。

「师傅,到这里去。」肖逸把一张纸条的给开车的司机。

「你也是要去上香的吧,我这几天一直载人到那去,路我熟。」

「那就麻烦了。」

肖逸作为肖家长老可以说是忙翻了天,到处都是问题,人手永远不够,冲突日益扩大,对于通天路的研究同时间也在进行,她恨不得自己能有好几个分身。

想必在叶家和姜家也是一样情况,然而姜家的情况显得更加糟糕,他们失去了足以担当大任的姜舞绫,就算找到后继者接替她的工作,能否做得如她那样好还是个未知数。

丧礼的会场外摆满花圈,各式各样的悼词都在遗憾姜舞绫的辞世,明明正处在人生的黄金阶段却嘎然而止,也就是在这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时候,特别令人感叹人生无常。

陈宗翰看到了他知道的人物,姜家的家主姜子峥,他很可能是因为姜舞绫的死而影响深重的一人,姜家最近实在是历经不少风雨,最终在姜舞绫身上总算看到了新希望,如今却熄灭,姜子铮的脸色看起来颇差。

姜舞绫父母早亡,从小她就是和妹妹姜舞纱一起长大,她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也就是妹妹,能送他最后一程的也就是姜舞纱。

虽说还在受世家调查,但姜舞纱作为姜舞绫唯一的亲人,她就站在里头穿着丧服,与前来悼念的宾客互动。

「其实她也很可怜,听说她是被姜枫派进天人那里卧底。」肖逸说:「只是终究没得到天人的信任,就连身体都被死气给改造。」

陈宗翰知道这件事情,但对他来说,当时在商业大楼上面的事情他无法宽恕,卧底有很多苦衷,陈宗翰能理解却不可能认同,他差一点就成为了姜舞纱换取天人们信任的筹码,以李师翊作为威胁,他不可能原谅。

会场边,有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在大哭,模糊的在说着什幺,但因为哭声让人听不清。

穿过人群,肖逸走向姜舞纱致意。

这时候姜舞纱注意到了陈宗翰,陈宗翰也才看清她的模样,很苍白,很憔悴,与姜舞绫有五分像的脸庞上写满了深深的悲怆。

陈宗翰点了一个头,以他们的关係这样就够了。

他看向会场最前面姜舞绫的相片,一位美丽的可人儿,闭上眼,似乎还能听到她有点打趣促狭的声音。

虽然很多很多人都希望她还在世,可事实偏偏如此残酷。

但见到有这幺多人关心她、怀念她,九泉之下的她大概也能含笑了吧。

又或者,丧礼是办给生者,作为一个终结,放下这段过去重新跨步向前。

「阿翰。」姜舞绫在破莲的搀扶下走了过来,他的双眼没有了过去的神采,空洞。

「你们的情况都好点了吗?你的眼睛?」

「运气不错,还留有一点视力,能看到三十公分左右的距离,破莲的现在也能够下床陪我,你怎幺样?」

「没事了。」陈宗翰回答,也只有他能够在那种致命的伤势底下快速复原,但这到底是不是好事陈宗翰现在持保留态度。

「小舞要我和你说,她很抱歉,对以前的事情,我也是。」

「事情都过去了,她有除了我更应该担心的事情。」

刚才肖逸说到姜枫坦承他派姜舞纱卧底的事情,这里面应该有着什幺,但陈宗翰暂时没有兴趣知道,也不是他需要知道的事情。

「为什幺世间的事情都不能照着理想的方式进行呢?」

对姜枫突然的问题,陈宗翰回答说:「大概是因为每个人都是这样想的关係吧。」

  • 名称:青春之旅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2: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