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4超清

目前战况已经接近尾声,死了的人依旧死着,活着的人或是疲倦或负伤慢慢退离。

环视周遭,到处都是破败的建筑,阿德雷德原本如同从名信片走出来的城市风景,现在只是到处的破坏痕迹。

水泥墙在修练者的手上撑不过一击,到处都是裂痕和破洞,地面的剑痕因为太深砍破了自来水管,水像是喷泉不停的喷出,之前与无佬战斗的博物馆外更是因为业火而火势蔓延,连接在一起的楼房店面都陷入火海。

同样的情况在这城市的四处发生,累积成果需要几百甚至几千年,破坏却是一瞬间的事情,一直身处于和平之中的国度,遭受到的损伤也会更加严重。

大佬丢开白幡术士脸上的面纱,没想到她倒是位与阴气重重不相符的脱俗美人,可惜他们相遇的是战场,而非其他可以称讚她美貌的场合。

大佬在她的颈子上轻轻一压,白幡术士登时转醒。

「妳的名字?」大佬问道。

「柳艺。」

柳艺眨着水汪汪的眼睛,楚楚可怜的模样看起来十分惹人怜爱。

「现在我问一个问题你就答一个,太慢回答或是答案我不喜欢就去死。」大佬手捏着柳艺的雪白颈子,冰冷的杀气明白的表示出他没在开玩笑。

柳艺收起原本要施展的魅术,她深怕大佬一个不悦她立马就香消玉殒,看向另一边的陈宗翰,她想要求救但陈宗翰正好奇的翻着她的白幡,对她的美貌似乎一点也没有兴趣。

柳艺在天界是个小有名气的美人,一天到晚踏上门的年轻公子不知几凡,可惜今天面对的一个是心智坚定的执法队队长,一个是不解风情的大男孩,愣是没人对她起怜爱之心。

窈窕淑女在不容情的战场上并没有多少优势。

「告诉我,你们的作战策略?」

柳艺哪知道这种事情,感觉到大佬的手就要收紧,她赶紧说:「我只是一个小卒,我不知道这种事情,原本吴老知道,可是被你们杀了。」

「吴老在你们里面修为排很高?」

「算是七品。」

「七品?」

「这是我们战队里面的一个划分方式,七品已经是一方高手,到哪里都备受礼遇,是所有人争相拉拢的对象。」

大佬是第一次听到天人有这种分级制度,问:「那你几品?」

「五品,不过因为我有聚魂幡,可以说是六品。」

「那我们两个在你们天人的眼里是几品?」

「你也是七品,不过比吴老……差一些些,他有八品。」柳艺瞥向陈宗翰,她对刺在聚魂幡的那一剑还记忆犹新,聚魂幡经过淬鍊,理当不惧任何兵器,但她却心神受损,问题应该是出在那柄剑上。

「我大概懂了,那你们这次派来的人七品的有多少?」

「实际数目我不知道,不过最少应该有十几个。」

听起来不是好事,大佬继续问:「那最强的有到几品?」

「我听说有一位将军会出马,他有十一品。」柳艺没有隐瞒,口吻带着尊敬说:「十一品已经是传说的品级,拥有毁天灭地的威能。」

陈宗翰在旁边也听到了柳艺说的话,对于天人分别强弱的品级他没有太多兴趣,修练者的强度并不是可以这样简单分类,在这方面他依旧不太苟同蓝小雪的想法,不过听到十一品他还是不免受到震撼。

不苟同归不苟同,但陈宗翰还是知道自己面对柳艺口中的十一品强者,将不会有一点还手之力,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天界最强的就是十一品吗?」陈宗翰插口问道,手上摆弄着聚魂幡。

柳艺看到陈宗翰手上的动作她先是不可置信的一愣,聚魂幡里面收拢着恶鬼无数,即便是被认为主人的她也害怕会被反噬,其他人更别说是碰触,她就看过一位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硬生生的被幡里的恶鬼化成殭尸。

大佬握住她颈子的手轻轻一颤,柳艺回过神,总之不管对方究竟是怎幺办到,她的小命捏在对方手上这一点依然不变。

「不,有一位我们天界所有人的大前辈是无法归类的至高品级,他从天界开始存在的时候就已经存在,在记载中他只出过两次手,都是为了消灭危害神州的魔物,没有人知道他有多强,没有人胆敢质疑他的实力。」

「等等,你说天界存在的时候就已经存在,那他岂不是五千岁了?」

陈宗翰感到荒谬,这世界上从没有人能够如此长寿,这和他的起死回生同样是逆乱阴阳的恐怖大事。

然而柳艺却点头,「据我所知,大前辈以自身献祭,换来天界的千年繁荣,但相对的,他必须长时间的沉睡,没有特别原因不能离开阁房,至于其他得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几千年的大前辈,光是听到这名头就令人起不了对抗之心,陈宗翰毫不怀疑天界那人和姜子牙诞生于同一个时代,而且肯定是成仙成神的可怕人物。

陈宗翰与大佬相对无语,原本以为天界和人间的对比已经够糟,现在他们才知道坏消息还能够更坏。

「三大世家的高层应该都已经知道这件事情。」大佬说道,那些投诚人间的天人不可能隐瞒着这个大消息,「我们管好我们份内的事情就好。」

陈宗翰点点头,那种修为他连想像都愿意去想,更别提让他去面对。

他来到澳洲是为了不晓得沦落何处的李师翊,现在连络不上只大略知道她人在墨尔本,虽然有如大海捞针,但陈宗翰没有退缩的理由。

最后大佬要柳艺带他和陈宗翰前往他们控制天空防御法器的地方,在死亡的逼迫之下,柳艺答应的倒是很乾脆。

天空上用来防御的飞弹的法器称之为『天御阵』,是天界用来防御空中攻击的战略级别法阵,防御力十分出众,这一点从能够阻止飞弹接连轰击很明显看得出来。

除了天御阵外,天界还有许多专司防御的法阵,最常见的便是与天御阵相对的地御阵,两者同时运用可以完全隔绝敌我双方的接触,是最龟缩不过的阵法。

柳艺不是可以为了天界抛头颅洒热血的女人,只要能够活下去她一点也不介意背叛同胞,与之前陈宗翰对战过的天人们十分不同,不过对此无论是他还是大佬都没多说什幺,一个立场不坚定的人对他们而言比较有用。

到目前为止大佬一直连络不上关二,这让他的心情不是很好。

柳艺手上没了聚魂幡实力大减,加上受了伤,对陈宗翰与大佬都起不了威胁,这也是她至今仍然能活着的原因。

由柳艺指路,一行三人飞快的穿梭在城市里,避开可能的遭遇战,往天人隐藏的天御阵布署的所在地前进。

「就在前面。」

这里还是在市区内,柳艺指着眼前的教堂,从标示来看是座圣彼得大教堂。

根据过去的传统,教堂最接近天堂,附近不得有其他建筑高过它。

如果陈宗翰研究过这座教堂的历史,那他就会知道眼前的圣彼得大教堂分为多次建造,既有十九世纪的古典风格,同时也有二十一世纪初期的现代风格,在历史和艺术上都是无价之宝。

不过陈宗翰除了感觉很漂亮以外没有其他特别的想法,「在里面?」

柳艺点头。

陈宗翰随手把聚魂幡丢还给柳艺,对方大喜过外,一接过却发现不对,里面的鬼魂竟然消失无蹤。

至于到底消失到哪里去?自然是被魔主和幽泉给吞食殆尽。

陈宗翰在柳艺惊讶的同时在她的后颈一切,令其昏迷瘫倒在地。

「现在怎幺办?」陈宗翰问大佬说:「要直接攻进去吗?」

大佬依然连络不上其他人,无线电的干扰太严重,而且这里隐藏得太深,要不是有柳艺带路他们也找不到,隐隐的能够感觉到奇特的波动,但如果不留神很容易就忽略过去。

根据柳艺所言,在城里有五个天御阵的据点,其他人有可能发现到其他的据点,杜斌带的队也许就在其中。

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大佬感到棘手。

「只能看情况应对了。」

大佬再次杨起气势,对方既然有藏身的打算,那对于别人的潜入肯定也有因应之道,偷偷摸摸完全没有意义,这当市场正面的对战。

陈宗翰横起幽泉,凌空一划。

教堂外的空气荡起异样的波纹,就像是一池春水被拨动。

又是一划,比先前浓上几分。

空气里隐藏气息的法术破裂,一股恢弘的气息从教堂内传播开来。

虽然早就料到能守备整个天空的法阵会很不凡,但感受到这股複杂且庞大的气息后,才令人深深的感受到天人在这方面惊人的造诣。

「上!」

大佬和陈宗翰没有迟疑,气息暴露后随时可能有天人支援,他们必须尽快破除法阵遁逃。

陈宗翰的气势暴涨,幽泉往下重压,气势化作一柄大剑,切入进教堂里那股气息之中。

李师翊抱着怀里变成小猫模样的小虎,坐在公车的位子上。

经过这几天的休养,她的身体已经大致回到一般状态,与陈宗翰的连繫在昨天彻底的中断。

十之八九是那个笨蛋忘记他的手机不在服务区内,又没有想到用澳洲的电话打过来,李师翊心中思量。

如果陈宗翰在这里肯定会惊讶于李师翊的猜测是那样神準,说是肚子里的蛲虫也不为过。

李师翊现在和一群人往墨尔本的市中心移动,她原本走出先前待的民房要往墨尔本的郊区逃开,路上遇到一个愿意顺道载她的车队,一行人要往海岸边逃离战场。

但是没走多远,天空上方的法器就捕捉到他们的身影,十几名天人从天而降,就连小虎都没机会变身,一群人的身分就从逃难者变成了俘虏。

天人们说的话虽然有口音上的差别,但基本上还是中文,李师翊充当翻译,在天人与澳洲这些西方人之间搭起了桥梁,只可惜不是友善的桥梁。

不过其实根本没有翻译的必要,天人各个拿着兵器,杀气腾腾,一剑就斩破路面,任谁都感觉得出来他们来者不善,至于为什幺要把他们押回市中心?李师翊猜测是为了拿他们当人质。

公车上,所有人都安静的待在位置上,没有人像好莱坞电影想要逞英雄,天人的强悍完全打碎他们反抗的心,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有祈祷,祈祷神会拯救他们,祈祷联合国的军队能突入,拯救他们于水火。

小虎现在看起来就和一只普通的家猫没什幺两样,牠有本是收敛气息到天人们看不出来,但李师翊没有这份本领,她浅薄的修为在天人眼里是一览无遗。

「你是三大世家的人?」一位女性天人走到李师翊的身边问道。

「不是。」李师翊说:「我是天剑门的弟子。」

「天剑门?」千年前的名门大派如今早就凋零,天界门派众多这幺一个只是名字好听的门派到处都是,这位女天人自然没听说过,「算了,我只是要警告你不要想乱来,可以的话我也不想要杀人,但如果有人不配合那我也没有办法。」

言与之中有股杀伐之气,李师翊一点也不怀疑对方这话的含金量。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李师翊问道,她只知道他们正往墨尔本的中心前进,但是不明白到底是要做甚幺。

「不要多问,好好跟着就是了。」

看来对方不是什幺好说话的角色,李师翊乖乖的闭上嘴巴,观察着这些天人。

李师翊最熟悉的修练者就属李天曦、肖素子和陈宗翰,他们三人都是惊才绝豔之辈,以他们当作标準,这些天人固然不够看,但似乎也不是多差。

得到这个结论后李师翊可以说是完全死了逃跑的心,十个她也不可能是敌人的对手,就算加上小虎也没用。

既然如此,李师翊乾脆闭上美目休息了起来。

大概是已经经历过许多危难,不同于车上其他人担心受怕的样子,李师翊养成了临危不乱的气度,又或者她相信危机终究会解除,陈宗翰踏在和她同样的土地上,那幺他来到她面前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李师翊不知不觉的挂上微笑,小虎在她怀里打着盹,一点也看不出身陷敌营。

天人们已经习惯人间人看到他们表现出痛恨或是惊慌失措,李师翊过于安稳的模样反而引起他们侧目,一个无力的女孩而落到敌人手中为何还笑得出来?令人费解。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李师翊他们进到了高楼大厦林立的市中心,不同于陈宗翰所在的阿德雷德,墨尔本的商业区十分发达,是世界上重要的经济商业中心,众多维多利亚式的建筑增添了墨尔本的都市风貌,过去维多利亚时期遗留下的教堂在现代的商业气息之中,多了历史和神圣的味道。

这些李师翊很熟悉,她早就不知道来过这个城市多少次,但有些不属于这里的东西她还是头一次见到。

天空上时隐时现的盾牌状法器不知道有什幺功能,沉重的气息就连李师翊都可以感觉到那肯定是件防御类型的强力法器,不同于外面几乎无人的街道,在是中心内到处可见备战的天人和被押回来的人间人,一些气势强大的天人从天空掠过,令人心里不自禁的颤抖。

现在的墨尔本无疑成为了天人的战斗基地,藉由通天门,天人们源源不绝得来到人间,準备在这片澳洲大陆上站稳脚步,再一次的战争。

李师翊等人被带到一栋完好的饭店里,天人似乎没有打算虐囚,除了禁止他们自由出入和通讯外,其他一概不予理会。

没想到又回来了,电梯纽按没有反应,李师翊从楼梯慢慢往上走。

饭店里面充满着人,各色人种,用各自不同的语言焦急的说着什幺,大部分的人都在想办法和外界取得连络。

卫星电话还在李师翊身上,她想自己应该再打给父母报个平安比较好,虽说这个平安只是很暂时的平安。

五楼,李师翊敲了敲门。

房间里有十几个少女,李师翊用英文问说:「我可以待在这里吗?」

一位澳洲口音的女孩说:「请自便,你是进来的吗?」

李师翊点点头。

「现在外面是什幺情形?」其他女孩都凑了过来。

李师翊描述着她在路上看到的一切,那些备战中的天人,稀奇古怪的法器,郊外荒无人烟的地区。

听不到好消息的女孩们显得十分失望,她们期待的是英勇的士兵、大量的军队,把这些外敌给驱逐出境。

「每一层楼的交谊厅都有食物,可以自己去拿,浴室大家轮流用,电的话只有一些地方有,你得自己找一下,不过现在电话打不通,也上不了网,就连收音机的讯号都不是很好,就算有电也没有用。」

「你们来多久了?」李师翊看向她未来的的室友们。

「不一定,我在出事的那天就在这里,那些自称天人的家伙封住了整座城,所有人都出不去,敢放抗的都被杀死不然就是在医院,那个场面真的是非常恐怖。」

李师翊在出事的时候也是在墨尔本,只是她的运气比较好,还有机会逃到郊区。

至于其他人则是陆续被送了过来,就和李师翊相同的情形。

「谢谢,我了解情况了。」李师翊说道。

对于李师翊没有谁多注意到她,她显赫的身分在此刻是毫不足道,小虎跟在她身边,如果只有牠还有办法逃出去,但加上李师翊就机会渺茫。

坐在厕所里,锁上门,李师翊拨了电话给她的父亲李家涛。

「师翊,你现在还好吗?」几乎没有等上一秒手机就接通,李家涛紧张颤抖的声音出现在耳边,李师翊低下了头,只有这时候她才感觉到了自己的脆弱。

一个人躲在厕所,拨着电话给自己的父亲,外面是慌乱的人群和无法无天的敌人,李师翊其实很脆弱,她手摸着小虎的头,对着电话说:「我没事,我真的没事。」

方芹的声音也出电话里,他们同样焦急于李师翊的状况,但是却莫可奈何,只能让她尽量打电话回来报平安。

澳洲的情况是重所皆知的严峻,虽说总指挥官唐纳德与敌人正在协商人质的去留,但谁都清楚,如果一个谈不拢战端一开,所有人质都可能成为这场人间与天界首次大战底下的牺牲品。

东洲集团平常看起来是权势滔天,在世界各地经商,到处都有话语权,但面对如今的处境,他们能做的就和一般的家长没什幺两样,盯着最新消息,然后祈祷不要听到坏消息。

李家涛一直都非常的气愤自己让李师翊独个去墨尔本,全世界有这幺多的城市,自己怎幺偏偏让她去了天人大驾光临的地方?运气可以说是衰到了一个地步。

彼此一番安慰后,李师翊说:「阿翰已经到了。」

李家涛和方芹听到李师翊这幺说,心里对陈宗翰不免又要高看一层,他们做父母的对感情方面看得透彻的多,陈宗翰竟然会为了李师翊远赴到澳洲,这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做到或者说愿意去做的事情。

这个少年一直在令他们惊讶。

「那他……现在在哪?他是一个人吗?」

「我不知道。」李师翊说:「他的手机大概掉了,我打不通,他也不知道该怎幺打过来,不过我相信他会找到我的。」

之后李师翊把路上看到的情况请李家涛转达给军方,卫星电话并不是谁都能有,军方能多一分情报就多一分力量,可惜她的修练起步太晚,修为太低,无法準确的说明天人们的强度。

挂了手机,小虎跳到李师翊的怀里,舔着她的脸颊。

「连你都在担心我吗?」

小虎用牠毛茸茸的脸磨擦着李师翊的脸颊。

「不会有事的,对吧?」

过没多久,李师翊的电话又在响起。

是军方打来,希望李师翊能够在提供更精确的情报,同时为了避免被天人发觉,要她保守她握有通讯工具的秘密。

「可是我只能在饭店里出不去。」

「那窗户外面看的到什幺吗?」

「看不太清楚。」饭店外同样是大楼,视野有限。

位在纽西兰的指挥部现在正藉由人造卫星、渗透部队送回的情部分析着天人的作战,但现在他们遇到了不小的难题。

人造卫星的空拍摄影受到干扰,但这还不真正的问题,重点是过去他们可以从空拍确认敌人的武器和火力布署,可是天人们的法器令他们摸不着头绪,还有天人们的实力不是可以从空拍照确认,百人的部队可能是干扰用,一个人却可能拥有一以挡百的能力,情报的蒐集和确认变得异常困难。

然而李师翊受过正统的修练者训练,又身在敌区可以近距离的蒐集情报,是最好不过的人选。

「我想想,我晚点再打给你们。」

李师翊知道情况的严重性,但要她跑出饭店到处勘查同样不现实。

她不行,但不代表别人不行……

「小虎!」

小虎从火腿堆里面抬起头,看向牠的小主人。

「我现在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你一定要好好干噢。」

小虎不单有比李师翊高深多的修为,而且还是世界上极为少见具备写字能力的老虎,做个探子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吼~

小虎觉得自己真是多灾多难,牠万分怀念过去整天混吃等死的美好时光。

  • 名称:潜伏4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5: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