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超清

两边的力量重重的撞在一起。

凝缩的光耀令天空为之一暗。

陈宗翰鼓起的真气实在不怎幺够看,他就像是拿着木棍对着大浪挥舞,只落得一个不济而被吞噬的下场。

凭着关二在支撑,他那炙热的战意一点也没有因为深陷困境而耗损,相反的,越是绝境,他越能展现超常的实力,贴近的死亡,在鬼门关前跨个半步,那种迷醉、那种畅酣,他这辈子都无法割捨。

关二,他是注定就算要死,也要死在战场上的男人。

炸开。

关二的扛不住三人的压力,都被死死压制,他选择炸裂离体的真气,解开可能变成真气比拼的局面。

陈宗翰不像关二还有罡气护体,手脚迸出血雾,刚才的高压仅凭身体素质是承受不了的。

两人被往后轰飞,关二稳住身子,对陈宗翰说:「你还真是没用。」

陈宗翰几乎可以说是跌了一个狗吃屎,听到关二的揶揄,他十分无奈,「快帮我把珠子给打碎。」

「真见鬼,刚才那样这东西竟然一点裂痕也没有。」边说话,关二左手出拳,又再帮陈宗翰解决了一个枷锁。

之前与陈宗翰对战过的两人心里明白,一般情况下陈宗翰的强大是远高过他们,万万不能让这五色手鍊被全部解开,否则他们将没有一丝胜算。

「快!杀了那小的!」

不给关二与陈宗翰反应的时间,三位天人再度抢攻上前,身影极快,射向对方。

之前与关二斗的旗鼓相当的天人挽剑抓準了关二,他也必要立即取胜,只消脱住对方先杀死陈宗翰即可。

陈宗翰身上还剩下两颗绕着转的珠子,试着运转真气,约略能用上一半。

法术箭连续飙射,陈宗翰身形微踞,双眼锐利。

箭贴近到面前,陈宗翰扬剑连挑,一一的破开攻击。

「说起来最近都是靠着气在压人,都有点忘记基础的剑术是怎幺回事。」陈宗翰划动幽泉,在空中近乎无声。

一半的实力?够了。

杀意如烈火,陈宗翰不退反进,就如他所言,他要凭这一半的实立攻克对手。

天人剑士不敢有一丝轻忽,先前接过陈宗翰剑的他明白,对方在修练的境界上高过自己,握紧剑,但他不相信对方会在对剑的理解上也高过自己,毕竟陈宗翰才多大而已。

剑走轻盈,陈宗翰一改平常的招招见血,这股轻盈他模仿自肖素子,像是编织一张大网,细腻的不停减损对手的招式。

天人剑士把十成力都放在攻击上面,对于陈宗翰偶尔的攻招都视如不见,全部都是以命换命的招式,彷彿有什幺不共载天之仇。

陈宗翰没想到自己也会有遇到这种打法的时候,在血色空间里他就是如同对方现在这样,发了疯一般的进攻,置之死地而后生。

渐渐的,天人剑士走攻,陈宗翰变成全然的防御,运用上甚少使用的柔劲,闪躲、化开,就像是一场你抛我捡的游戏。

天人术士知道自己的瞄準水平,没有进去打岔,在旁边用出一些小法术干扰着陈宗翰,时不时的造成一些麻烦。

汹涌潮水般的猛攻竟然被截住,天人剑士心里无法不急,他唯一可能比对方强劲的就是他刻苦修练的一手剑法,但现在看来,成不了倾倒天平的法码。

两柄剑相碰,陈宗翰借力跳开,他感受到了对方的焦急。

论剑法,他也许真的不是第一流的高手,但有着大量从血色空间里逃生的经验,对于小範围的腾挪闪避他绝对可以说是专家,眼光毒辣,永远能找到最恰当的应对方式。

剑气再一次荡起,天人剑士明白再拖下去不是办法,因为幽泉他手上的长剑已经出现细碎的裂缝,他不敢想像在持续下去,自己会不会变成拿半截剑和对方战斗。

剑气混杂着剑芒和剑罡,三种性质不同的技巧应用,从四面八方封锁住陈宗翰所有退路,以天人剑士领悟的道作为依归,咬牙,他要孤注一掷。

全面的攻击,不存在闪避空间,陈宗翰令人惊讶的收剑摆到他的腰际,左手压着剑身,就像是剑鞘。

不可能闪躲,那攻击就是最好的手段。

陈宗翰在脑理重新回想着肖素子的拔刀术,调整着细微的每一个动作,就像是没见到危机已经近在眼前。

剑气临身,森森的剑气如奔流,把陈宗翰给灭了顶。

天人剑士看到这一幕,理当该放下心,但心里却很不踏实,有一种有什幺事情即将发生的感觉。

他先前被陈宗翰痛揍的地方在隐隐生疼,那是令人不愿意去回想的经过,被对方抓着就像是被老鹰拎着的小鸡,明明自己站着上风,但是却怎幺也没有高兴的感觉,天人剑士虽然不愿承认,但他们之间的差距不在真气的多寡,而是更深层的东西。

所以他必须杀死对方,趁着对方虚弱毁灭掉这尚未茁壮的嫩芽。

陈宗翰的眼里只剩下漫天的剑,对方的剑意没有自己的残忍、没有肖素子的清寡,纯正温润,四平八稳。

然而在那之中必定存在突破点,陈宗翰一动也不动,就算身体开始出现血线,他还是在等。

意念凝练,剑招奔流出现一丝的薄弱。

拔剑。

陈宗翰以类似肖素子拔刀术的方式拔剑,左脚往前一踩,幽泉悍然斩出。

真气量比不赢对方,那就以质来突破。

剑光切开,天人剑士倾全力创造出来的剑招出现裂痕。

就像一颗蛋被从里面破开,绽裂。

陈宗翰的这一剑是单纯的以气杀气,以剑杀剑,只要是杀,他就有把握,事实证明这股自信不是空穴来风。

不过陈宗翰的模样还是挺狼狈,剑的刮割在他身上留下了上百道的伤口,他时间抓得太迟,再晚个两三秒突围他就可能真的被绞杀在内。

呼——

比起劫后余生的庆幸感,陈宗翰更感到一点满足和一点的可惜,他的满足来自己的剑技果然不错,他的可惜来自他这一剑和肖素子的拔刀术相比实在简陋,就算他继承了魔主的潜意识,缺乏系统性学习的他对于精细的剑术技巧注定无法轻易上手。

不过人各有所长,陈宗翰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学习剑术,否则他早就去报名了肖家的剑术班。

看到陈宗翰挣脱他的剑招,天人剑士心情意外的平静。

天人术士看情况不对,捏着法诀,扬手往陈宗翰的发去。

吃过亏的陈宗翰当然不会束手就缚,身形晃动,动作飘忽,如鬼魅一般让对方的法术无法锁定自己。

幽泉掠过,切开天人术士的咽喉。

天人术士甚至来不及搭起防御就殒命,如此的简单,这让陈宗翰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竟然被这种家伙的五色珠子给逼得差点挂掉,真不晓得该说术业有专攻还是运气太差?

不过这陈宗翰倒是太看轻这人,光是五色珠子这一手就可以放翻足够多的修练者,他的法术大多需要时间不适合即战,只能说他刚好碰到战斗方式被克制的陈宗翰,十分倒楣。

幽泉一转,接下天人剑士的砍击。

在速度上不吃香的天人剑士救不下自己的同伴,他心里并不哀戚,没有意外的话,过不了多久他就得去陪对方。

手因为乏力而沉重,真气提不上来,天人剑士已经是强弩之末。

天人剑士自嘲的笑了,败的不冤啊。

陈宗翰感觉的到敌人已萌生死意,抵抗的外强中乾。

幽泉一抖,弹开对方的长剑,趁隙抹向对方的颈子。

头颅飞起,鲜血喷向天际,勾勒出凄绝的画卷。

战斗结束。

陈宗翰看着在自己脚边没阖上眼的脸,在几秒前他还活着,现在则只是一个物体。

幽泉轻触在颈子的断口上,贪婪的引着血,一点残存的生气进到陈宗翰的体内,弥合着他受的伤。

想起先前的谈话,陈宗翰猜想,对方在天界说不定有着妻子小孩,有着他所重视的人,他说过他只是想要活下去。

虽然说自己杀死对方现在还来神伤实在虚伪,但陈宗翰胜利的兴奋感很快就被沖淡,他完全可以想像到那远在另一个世界,这位天人剑士的家人听到他的恶耗后会多幺伤心。

陈宗翰苦笑,看着自己的手,自己又多背负了一个人的生命呀。

这是多幺丑恶的世界,竟然要夺取别人的幸福自己才能幸福,更糟糕的是陈宗翰别无选择,除非他愿意就此让生命划下句点。

陈宗翰续劲把两颗珠子击碎,真气盈贯全身,这种久违的感觉出乎意料的舒服。

果然修练者就应该随时随地拥抱气,陈宗翰如是想着。

先不管自己的想法,陈宗翰举起幽泉加入关二的战斗里,从双方遭遇开始,已经过了不短的时间,战斗的强度不若一开始。

差不多是时候让战斗结束。

「我来。」陈宗翰说道。

大气里的气往陈宗翰的手上汇聚,隐隐浮现出一把虚剑,一柄用来于杀戮的剑。

战斗进入尾声,陈宗翰的强力回归让整个战局再也无法扭转,

天人无一倖免,全部惨死在603小队的辣手之下,相对的,陈宗翰他们付出了的是一个人的一只手臂,他是九人小队里面陈宗翰唯一没有交谈过的成员,他很安静,名为姜瑚。

「很抱歉,我只能做到这里。」白髮止住对方断臂的缺口,要不是手臂被敌人给销毁,以他的医术只要能接上后面自然有办法。

额头上冷汗直流,白髮用的药药性刚猛,除了止血外同时也用来消除姜瑚体内的毒。

身体因为疼痛而颤抖,姜瑚咬着牙一声不吭。

其他人虽然各自都带了伤,但都没严重到会影响作战,或是调息或是服食丹药,做着战后的调整。

陈宗翰的身体让他犹如一只打不死的小强,身上的剑伤过几个小时自然就会痊癒,他也懒得多做处理。

开始打扫起战场,陈宗翰的感知一扫,小镇里只剩下九个生息。

大佬叼着一只菸,看到陈宗翰的表情,他稍微一想就知道陈宗翰是注意到了什幺。

大佬用他乾涩的声音说:「不要去看,那是没办法的事情。」

陈宗翰的身体僵住,大佬说的话一点都不意外,应该说怎幺会是意外呢?

如此强度的战斗,最低也是入道程度的真气与势压,普通人怎幺可能承受得起,就算是躲藏在地下室,仍然是暴露在危险之中。

光是为了把陈宗翰逼出来的黄铜钟声,那种无差别攻击对普通人而言就是催命的钟声,镇民们即便肉体无损,心智受到数种气势压迫,想必是早已残破不堪,与死亡无异。

想到之前还和自己一起吃饭的镇民们,陈宗翰的脑海里还有那几个小孩的模样,但现在,陈宗翰不愿意也没有勇气去推开那些屋子的门。

好不容易逃过天人的魔爪,却终究还是死了。

「人的生命……有时候真的是脆弱无比。」大佬捻熄手上的菸,他连抽菸的心情都没了。

没有战胜的喜悦,整个小队肃穆的整理行囊,再次踏上旅程。

与其他人沟通好后陈宗翰开始入定,入定这个理由是陈宗翰给其他人的说法,说他需要入定消化体内的真气,期间会毫无招架之力,请其他人帮他守关。

在战场上入定?听到陈宗翰的话大家都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但可惜不是。

「你不是脑袋进水吧?」关二的问题其实不过份,大家都是差不多的想法。

「我也不想,但我没有选择。」

其他人静默下来。

最后大佬下了决断,寻找一个掩蔽处落脚,之前的战斗所有人都累了,姜瑚更是需要休息。

没有人敢保证他们后面会不会有追兵,停下脚步无疑是很冒险的一着。

「阿翰,你大概需要多久的时间?」大佬的声音从车上的无线电里传出来。

「到明天早上。」

「好。」大佬答应了下来,然后又补了一句,「别拖太久,你知道的。」

陈宗翰是队员里面修为最高的一位,同时也是他执法队里的一员,于情于理大佬都不可能拒绝陈宗翰的要求,即便是这样的诡异。

陈宗翰坐在悍马车后的后坐,放鬆身体,对白髮和关二说:「接下来就麻烦了。」

「好。」白髮应道。

「真是见鬼。」关二从后照镜看着陈宗翰,他以为他已经够不要命了,现在看来陈宗翰比他还要绝,在随时冒出一队人马都不奇怪的战场上入定,疯了吧?

陈宗翰有苦难言,血色空间的致命点在这种紧要时候就会显现出来,血色空间是个诅咒,不是陈宗翰说不想来就可以不来,就像是孙悟空的金箍圈,由不得他来控制。

有得必有失,这话一点都没错。

陈宗翰沉浸到意识深处,一片黑暗,穿过连接,画面一闪。

睁开眼,滚滚的黄沙,如血的骄阳,熟悉的景色。

才刚结束一场战斗,紧接着又是一场更紧绷的死斗,陈宗翰握住幽泉,杀意油然而生。

血色空间是个非常奇特的空间,无论是对想要杀死陈宗翰复仇的亡灵,还是被诅咒的陈宗翰本人,都绝对的公平。

不管陈宗翰的状态再怎幺糟,除了之前一次修为全失外,他都是以颠峰的状态出现在血色空间里,而且比起现实世界,他在里面更为强大。

创造出这个空间的人似乎有意让双方处在公平的环境,又或者是这里的存在某种特殊的规则,让所有人都处在最佳的状态。

幽泉是以此地的杀意祭炼而成,除此之外,陈宗翰对这个空间的认识出乎意料的少,恐怕大姊也是一样。

以所知的所有方法,这个诅咒都不可能离开陈宗翰,对此他早就不报奢望,大姊、道子都想不出来办法,陈宗翰可不认为自己比她们聪明。

陈宗翰盘腿坐了下来,他发现自己一直忽视了幽泉和这个空间的关係,魔主当年不晓得哪来的想法把空间内的杀意锻造成剑,事实证明,这个想法非常天才。

魔主的声音突然在陈宗翰的意识里响起:怎幺突然有这个想法?

「我只是想在这里好像不会死。」

哼!魔主说:不是不会死,是死不了,收起你廉价的同情心,战场上你死我活本是常数。

对于魔主看穿自己的心思陈宗翰并不意外,他同样赞同魔主的说法,只是……

「唉。」

陈宗翰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好人,至少不是正常意义上的好人,在他手上的性命早就破百,如果加上血色空间里死在他手上的亡灵,那数目少说翻上十倍,他继承魔主的杀道,杀人对他而言就像是呼吸一样自然。

魔主少见的用感性的口吻说:你觉得会不会,我害了你?

对这意料之外的问题,陈宗翰一时间脑袋转不过来,无法作出回应。

但魔主也没有真的需要陈宗翰回应的意思,继续说:我从妹妹那里听说了经过,你是自愿献出一缕灵魂,从你当时能够听到吾妹的声音来看,你是个清白之躯,拥有清白之躯者往往本性淳良。

感觉到魔主的话没说完,陈宗翰继续听着。

你就像一张白纸,魔主平静的说,把你染上黑色的人,是我。

陈宗翰从没想过魔主会有一天说这种话,对于说的内容,他一时不知道该怎幺回话。

「这个……那个……」

承载残魂,就连魔主也不知道自己对陈宗翰到底造成了多少影响,这大概永远都是谜。

在与大姊的一番交谈之后,魔主对于陈宗翰不得不改观,而且在他用陈宗翰的身体在人间闲晃的时候,他赫然发觉,自己竟然不知道要做什幺。

曾经的万魔之主,拥有通天彻地的大能,但现在没有人认识他,没有人知道他,他只不过是历史湮灭的残余。

如果不是自己的妹妹还存在在世上,魔主都怀疑自己会不会疯掉。

谁都逃不过时间这把大刀,魔主颓然,建立过旷世功绩又如何?最终依然甚幺也没留下。

放下心中的叹息,魔主把注意力重新摆到陈宗翰身上,上了杀道的陈宗翰如今不可能再做变化,魔主说:你想得没错,幽泉和这里息息相关,你可以这幺理解,如果诅咒消失,幽泉同样也未消失,又或者相反,如果幽泉碎裂,诅咒遭受破坏,你我同样会死。

陈宗翰心里一突,他从来没听过这种说法。

你不用意外,知道这一点的人只有锻造出它的我,幽泉是不可能被毁灭的,以你的知识我没办法解释给你听,你只要知道这一点就足够,魔主继续说:当初我垫造出它除了需要一把趁手的兵器外,也是为制衡这个空间,你可以把它想像成这个空间的钥匙,然而大多数的碎片都还在这里面,你并没有找到。

陈宗翰还记得第一次碰到幽泉就是在血色空间,它静静的屹立在此,等待一天有人能把它取出。

陈宗翰想到一直以来幽泉对自己的爱理不理,原来是因为自己根本没把它蒐集全,有这样的主人幽泉心情不佳也算是情有可原。

沙场边,形貌怪异的敌人再次出现,肃杀之气把风都给压下。

陈宗翰手持幽泉站立,知道自己手上的幽泉并不完整后,他放开感知,寻找着整个空间。

不过在这之前,陈宗翰双瞳艳红,他必须活过这一次的死战。

无声。

这次的敌人是支军队,整齐划一的停下是在酝酿,杀气因为时间的移动而更加浓厚。

「魔主,说真的,你到底杀了多少人?总有个粗略的数字吧。」

你不会想知道的,魔主如是回答。

陈宗翰苦笑,比较值得高兴的是血色空间里从来不缺天地之气,他至少还有倚仗。

领头的将领举起手上的刀,大吼。

所有士兵同样举起刀回应。

气势震天,军队开始奔跑,在他们的钢盔之后,是矢志展杀敌首的决心。

「来吧!」

陈宗翰凝鍊天地之气,第一击他就毫无保留。

轰!

意念与真气,强撞。

陈宗翰入定已经半天,现在的时间是在大半夜,他们一行人藏身于一栋商办的地下二楼,三辆车停在地下停车场。

姜瑚与陈宗翰现在可说是如婴儿一般脆弱,其他人目前的工作便是守护他们。

叶采放下无线电,本部正与天人谈判,行动暂时缓下。

大老和杜斌看着地图研究路线,在现在这个城市里已经来了十支修练者部队,十八支各国特战队,人数不断增加,他们的任务是拔除城市里的敌人据点,特别是天空的那些防护,如果一切顺利,等他们一离开,天人们将面对漫天的飞弹飞舞。

「首先我们要先知道人质的位置。」大佬在几个可能的点上比了比。

「我们队里擅长隐匿的只有阿翰。」杜斌说:「其他人都很可能暴露,其他队怎幺说?」

叶采用手指在地图上画一个区域,说:「这里是我们负责的範围,如果成功从这里撤退到下一个城市。」

大老又再确定一次,「看来是没有问题。」

不管是看着地图研究,还是在休息,除了陈宗翰与姜瑚外所有人都抬起头,因为本该在外面守夜的公孙鼎开门跑了进来。

「来了一队天人,他们在一间一间房的搜索。」

「仆街货。」大佬咒骂一声,「把阿翰和姜瑚藏起来,準备战斗。」

关二和白髮一人抓起一位,把两位只能扯后腿的队员藏到后面的厕所里,队里唯一的术士,僧人模样的释无明在厕所上加了一张符咒,多少能起到隐匿气息的效果。

  • 名称: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2: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