缇娜超清

一手枪法大封大劈,很快、很沉、很狠,标準的战场打法。

能够一招夺命绝不浪费第二下。

就这点而言破莲是如出一辙,反倒是在肖素子的剑招里,相形起来多出了一些不必要的花俏。

夏将军战斗的节奏很快,往往手上还因为上一击而麻痛难当,下一击就迎面而来,银枪翻滚,以他为圆心内的範围都逃不出攻击,银枪彷若活物。

红缨在银海里翻腾,闪闪动人,美丽的令人几乎要遗忘其中的危险。

枪头在地上拖出一条长痕,往后一拍,击飞聂长空。

肖素子与破莲的剑直刺向他的头和胸,往后横移半步,枪不动。

右手一翻,银枪前放,枪底精準的抵住肖素子的剑。

破莲脚下一踏,腾空,剑更快,快到失去模糊。

不是寻常的尖细声,破空声轰鸣。

夏将军左手握拳,就在箭头跨进他手臂範围时,他带着手套甲的拳头避开最为锋利的剑尖,向下垂击。

磅!

拳头与剑接触,进行一场力量的比拚,空气被震动,半空中人们看到了激荡开来的震波。

破莲的剑擦过夏将军的手臂战甲,整个人穿过,激起一连串的火花。

仅仅只是火花。

跳到半空,拧腰,迴身,肖素子把流萤剑甩动,以离心力加速飙向敌人的双眼。

锵——

被举高的枪桿挡下。

攻击进入一个空档。

换边。

单手挥动银枪,晃出一道幻影,往肖素子停在半空中的腰肢扫去。

肖素子在空中向上翻身转动,把流萤剑砍向枪桿,顺势往旁边飞退。

夏将军左腿跨步,银枪不止,加速一转,把破莲囊进攻击範围。

早一步飞身跳起,一个后空翻,和肖素子一样的退到範围之外。

攻防互换,使人屏息的战斗外人难以插手。

叶清崚、聂长空和姜舞绫在银枪的攻击範围外游走,好几次抢进都被击退,聂长空更因为一个防御不足,刀背被压进肩颊骨,举刀不稳。

场势完全陷进夏将军的掌控,但肖素子与破莲做出的抗衡却也完全不能小觑。

她们对于战斗有天生的敏感度,慢慢地跟上了夏将军的动作,比起几分钟前动作显得俐落许多,能够抢先一步意识到危险,在生死面前能平心静气,这比起什幺修为都更加难得。

所谓的天纵奇才指的就是眼前两人。

夏将军舞着枪,不动,如山岳巍巍而立,一动,憾若雷电震地。

破莲与肖素子在招式与招式之间钻动,枪影重重,凿开一个又一个大洞,枪来枪往,就连呼吸都显得困难,似乎在下一秒,两人就会血溅当场,但她们却依然奋战。

这已经到了连夏将军都不得不讚叹的地步,明明实力之差是这幺的大,两人却依然傲立。

但,越是如此越是可惜。

原本夏将军打算等两人漏出空隙,不过看来是没有这个机会。

收起枪,夏将军评说:「很不错。」

有了短暂喘息的空档,肖素子和破莲停了下来。

现在一看,两人都是大汗淋漓,像是从海里捞起来一样,其中肖素子脸色苍白如纸,比起破莲她更碰不得银枪,在力量上面她吃了闷亏。

「所以接下来,我就不打算留力,基地就算毁了也没关係吧。」夏将军把枪尖对着两人,对其他天人说:「你们先行离开,我一下子跟上。」

天人们收到命令,开始由通天门离开,镜面上出现连续不断的涟漪,一个人接着一个人。

看不到夏将军战斗的身姿固然可惜,但被捲进去可不是闹得玩,由研究人员开始移动。

「接下来,你们如果想逃也可以试试看。」

逃?

背对着敌人可是大忌,以夏将军的速度大概一人一枪就可以把他们刺成串烧。

肖素子摸不准对方的修为,但绝对有化境的等级,她瞥了一眼躺在墙边的陈宗翰,看来一点清醒的迹象都没有。

深呼吸,肖素子把无谓的念头都抛到脑后,眼前的敌人真的很强,强到肖素子几乎不认为能够有获胜的机会,不行,未战先败的念头是不被允许,肖素子下意识的咬住下唇,用痛觉把自己拉回现场。

那怕最后的结局真的难逃一死,她也要不辱她的威名,战斗到最后一刻。

当夏将军不再在乎基地的存续,没有一不小心可能伤到的同胞,战意转换成杀意,以超过化境等级的修为动手,敌人能够撑几分钟?

姜舞绫和姜枫初步有了一个想法,经过刚才的观察,她大概知道对方战甲唯一的弱点在哪,可是还不够,修为的差距是如此巨大,要杀死对方,谈何容易?

该死的阿翰!这种紧要关头竟然叫不醒。

不只是陈宗翰,其他灵魂受到震荡的人也都依然昏迷不醒,浑然不觉已经命在旦夕。

叶清崚与聂长空站到肖素子与破莲身边,背水一战的下场虽说往往都是死亡,但不奋战束手就戮,连万分之一的奇蹟都不可能唤醒。

「我和长空牵制他的行动,你们看準时机全力出手。」

牵制行动?

讲明白一点是用命去换空隙,这也是现在叶清崚与聂长空唯一能做的事情。

肖素子和破莲轻轻颔首,虽然残忍,但这是唯一的方法。

姜枫没有动作,他就坐在一旁,眼里连半点蓝色都没有,用手托着脸,只是看着,彷彿眼前的不是自己同伴在赴死。

姜舞绫摇头一笑,她果然不适合战场,这个动作隐藏住了她左袖子里的东西。

原本,在肖素子横空出世以前,她是整个修练界里最炙手可热的新人,是每一个时代里都会有的灿烂新星。

但是在肖素子在切磋大赛大放异彩之后,她失去了光环,对此她真心地感到鬆了一口气,但不可否认的,她有些失落。

也因次她在剑技上的修练没有过去来的勤奋,她把重心放在世家的经营上面,她善于与人交际、与人谈判,是姜家对外的窗口,她着手彙整过去的文献,要把历史建立成资料库,她在古老的姜家里带进了年轻的气息,她要让日益腐朽的姜家焕然一新。

姜舞绫并不打算接手家主之位,她是最能干的大臣,最出色的宰相,她把诺大的世家当成王国在经营,以兆为单位的可怕资产经由她手处理,她的战场不应该在这里。

姜舞绫所擅长的正是肖素子所不擅长的,偶尔她也会扪心自问,自己这幺做是不是在和肖素子比?

也许吧。

碎石落地,庄坍从凹陷里爬起身。

伤势很重,但双眼却意外的清明。

「我还能打。」他平静地说,他有听到姜枫与姜舞绫刚才的讨论。

姜枫闭起眼睛,轻声说:「那就麻烦你了。」

庄坍走近姜舞绫,要接手她左手的东西,但姜舞绫摇摇头,「这次的行动是姜家主导,所以我负责。」

庄坍没有说话,撕掉上半身的破衣服,露出全身接纠结的肌肉,腰部有一条红黑色的痕迹,是方才夏将军留下的一击。

不过除此之外,庄坍给人的感觉却一点也不像受重伤的人。

「我死过一次,几乎死了。」对于姜舞绫不解的视线,庄坍如此解释。

上次在矿坑里,庄坍一个人被留在地底,之后究竟发生了什幺他没告诉过任何人,那是他的秘密。

六战一,悬殊的人数,悬殊的实力差距。

银枪画圈,轻轻地抖动。

随着抖动,夏将军身上的气势益发厚重,像是把所有人带到大军冲锋的沙场,有股金鼓互鸣的错觉。

压力逼着神经,异常折磨。

大战前的紧绷,对于战士这是熟悉的感觉,再往前一步,就可能身首异处,战场和其他场域不同,是生死模糊之处。

银枪点,点在什幺也没有的虚空。

众人第一时间跳开。

原地出现一道深豁,无形无色的气化作锐利的兇器,直欲把肖素子他们碾碎。

肖素子和破莲与陈宗翰有过交流,不是首次与化境者对战,但叶清崚他们可就苦了,以前不是没见过这种高手,但在旁边看是一回事,亲自上去应付则是另外一回事。

一般来说,入道后真气不再只是气,意念的灌注让其更加凝练有光,但化境者显然违背这项常规。

在场众人基本上都具有入道的实力,然而却远远不够。

夏将军两手一缩,银枪斜举,朝向闪避的众人凌空一挥。

「快闪开!」

肖素子明白里面的危险,不禁大喊。

在感知内,空气突如其来的产生剧烈收缩,如同一把巨大的镰刀,霍霍飞斩。

叶清崚与姜舞绫都在这道斩击线上,前者伸手抓住姜舞绫,往后抛开,鼓起全身的劲气护体,一个人独自承受。

爆出血浆,长剑被斩成两截,护住要害的双手更是翻肉见骨。

叶清崚跌滚到地面,抱住手,痛的可说是撕牙裂嘴。

姜舞绫甚至来不及上前去救他,夏将军的下一记攻击就袭来。

「清崚!」

肖素子收剑回鞘,然后拔剑。

一道灿烂的剑光挡到叶清崚身前,与空气里的力量互相消解。

趁这下僵持,聂长空提起地上的叶清崚,往后躲去。

斩击落在石壁上,开出十几米长的大口子,受到攻击的壁面开始剥落,石砖岩块往下砸落。

「不好了,其他人。」姜舞绫和庄坍奔出,要把那些昏迷倒地的人给拉进到通道内。

破莲拉高速度,连续避过夏将军的攻势,曳出一道剑罡,击在对方身上。

就如夏将军所言,他没有顾忌的施展,充分的表达出了强者的威势。

剑罡四散,碎裂的如同玻璃砸在地面,一片一片。

破莲原本就对这下攻击不抱持期待,她要做的事情是争取时间,让姜舞绫与聂长空把昏迷的人拖离战场,那怕他们没过多久就会要赴黄泉,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毫无抵抗能力的被落石给砸死。

肖素子以守代攻,强烈的意念凝鍊在剑上,在迫近的死亡面前,她前所未有的专注,让意念得以膨胀发挥。

随着向前的脚步,银枪连续的扫击,波及石壁地板,刻出一道道的深痕,岩石碎裂声、受震荡的轰隆声,整个基地因为底部这里受创,开始震动。

庄坍没有破莲与肖素子的身法,技巧性地承受攻击的余波,像是奔赴火场的人,从与破莲相反的方向挥出拳头。

争取了时间把人都移到通道里,姜舞绫和聂长空再次加进战局。

叶清崚困难的握着断了的剑,双臂上的伤口不赶紧处理势必会留下后遗症,只是现在连能不能活着都很难说,谁还管伤口?

姜枫用舒服的坐姿靠在石壁上坐着,无视可能砸落在他身上的落石,异常的平静,一位抱着视死如归精神的死士。

叶清崚疼痛难当,但他尽力的睁开眼,去注视最后的结局,不愿遗漏任何一点细节。

银枪一摆,荡起强烈的旋风,颳动。

无差别的攻击令所有人都被往后推了好几步,风形成屏障,拒绝所有企图接近他的存在。

庄坍不断的出拳,以量来弥补威力的不同,就算被锋利的气割的遍体麟伤他也不介意。

等风过去。

肖素子与破莲再度冲锋,他们并不知道姜枫的计画,凭着战斗本能在最适合的时间点作出作正确的事情。

只是在夹缝里苟且偷生有着极限,并不是每一次都能精準的避开夏将军的神鬼莫测的气,只要差一点点,下场就和叶清崚一样。

姜舞绫一直跟在庄坍身后,依着他的动作,等着机会,一直到庄坍轰拳,肖素子与破莲都发动攻势。

她从庄坍身后跳出,从左手抛出一个东西。

夏将军看也不看,凌空击碎。

死气漏到空中,姜舞绫丢出去的是一管她刚缴获高纯度的死亡药剂。

干嘛?夏将军心理不解,拿这种东西扔他有什幺意义?

斜斩,肖素子全力一斩,双手快要握不住剑,她不知道还能来几次这样的攻击。

枪头敲住流萤剑,力量不止,把肖素子整个人翻了过去。

聂长空近不了身,在一旁不断劈出飞转的刀罡,像是飞镖不停击打下将军的身体。

破莲和肖素子一样开始乏力,但仍然咬牙硬撑,身型压低,带着冲劲,持剑向上撩击。

又是一管死亡药剂,这次直接飞向夏将军的脸。

手一晃,再次于空中爆裂。

药剂被击碎后死气在空气中一时间不会散开,而是与存在于空气里的生气互相消融。

夏将军感觉得出对方有什幺企图,死气作为相反气息,对任何活物都会造成伤害,不过旧凭砸这两管药能做什幺?

银枪用力一甩,力量之大把枪身凹成半月,破莲急促的打断攻势,在地上一滚。

但仍然被擦被肩头,左半身几乎要失去知觉。

肖素子重打旗鼓,步法横移,跳出对手的面前视野,提剑再上。

姜枫在计算每个人离夏将军的距离,机会只有一次,但也不能迟疑过久,看着姜舞绫在庄坍的帮助下一步步走近,姜枫在心理倒数。

三。

肖素子疾驰,聂长空又向前一步。

二。

庄坍身上皮肤呈现怪异的淡金色,不要命的往爆风中心靠近。

一。

破莲撑起身子,做出很可能是最后的冲刺,瓷娃娃般的脸庞,脸颊上的绘文刺青并不破坏美感,火红短髮飘出红粉,雪白长剑在前,眼神不惧不惊。

姜枫不禁看得入迷,这是他的女人,他永远都要记得她的模样,烙印在心里。

最后,姜枫的视线定在夏将军身上。

发动他的异能。

银枪呈现要挥出的动作,然而却不再前进。

非常惊愕,夏将军发现自己动弹不得,有什幺牢牢的桎梏住自己,汇聚在身边的天地之气背叛了自己,把自己的行动给压制。

姜枫注视着他,里面带有他无法理解的东西,就是这个凝视夺走了他的一切。

犹如神临。

像是从至高处俯视,在这幺一瞬间,姜枫彷彿化作无所不能的神,是天,也是地,夏将军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在神的面前他仅能谦卑压抑。

「就是现在!」

破莲的剑超过全力,速度叠加力量,从后心猛刺,刺在战甲之上。

裂缝,战甲绽出一条条裂缝。

肖素子正面朝夏将军的颈子斜斩而下,这是最后的机会,肖素子双手都併出了鲜血,光华大盛。

聂长空瞄準脑门,使出威力最大的当头一劈,向着夏将军的天灵盖劈下,刀以兇猛为主,他敢说,就算眼前是坐铁山他也能劈出裂痕。

庄坍的双拳一上一下,左拳轰头,右拳轰腿,气力倾巢而出。

姜舞绫跃起,右手的指缝夹着三管死亡药剂,瞄準下将军的后颈,就要刺进去。

吼!

姜枫的双眼失去神采,闭了下来,留下血泪,他的异能已经耗尽,再也控制不住夏将军的行动。

吃下每一个人的全力攻击,还没办法做出相应的防御,强如夏将军也不可能无伤,他的五脏六腑被性质各异的真气给冲击,混乱无比,令他难受至极。

他没把姜枫看成战力是他的失误,他怎幺猜不到姜枫的异能会这幺强悍。

只是相对来说代价肯定巨大,那双眼睛恐怕是在也不能见到光明。

吼!

全身迸出强烈的气劲,直欲把身边一干人给荡飞。

全力攻击之后的虚弱感涌上来,肖素子等人无力的被夏将军兇猛的气劲给沖开。

除了庄坍和姜舞绫。

庄坍不顾身体几乎快要四分五裂,他扛住气劲,护住要被沖飞的姜舞绫,他张开双手环抱住夏将军,自杀般的举动。

既姜枫之后,他要控制住敌人的行动。

姜舞绫握紧手上的药剂,再次刺向夏将军的后颈。

现在夏将军当然明白姜舞绫是想做什幺,所以绝对不能让她如愿。

庄坍抱住他的手,银枪掉在地上,但只要他扭个头……

动弹不得,夏将军赫然发现庄坍在把自己体内的真气灌注到他的身体,两个人的身体紧密贴着,连同真气都连接在一起。

庄坍在拼命,夏将军的真气内力比他强上可不是一两个等级,只要回过神,转眼间就能反过来把气灌入庄坍的经络,就像是洪水沖进小溪,破坏力十足。

不过在这之前,确实可以争取到短短一瞬。

姜舞绫把气都聚集在手上,瞄準他后颈上战甲的唯一细缝,为了能够转头这里势必得留下空间,姜舞绫打从一开始就瞄準着这一点。

至于前面用来砸人的药剂,不过是拿来转移注意力,暗黑色的死气飘散在空中,起了遮掩和吸引注意力的用处。

针刺进夏将军的颈后,即便他体内有好几股真气在横冲直撞,承受了四个人的全力打击,他身体仍然坚硬,姜舞绫使劲全力也不过刺破薄薄一层。

但,也够了。

药剂注进他的体内,实验用的高浓度提纯死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黑汙颜色感染到他的脸上。

庄坍鬆开手,他可不想和发狂了的敌人亲密接触,姜舞绫脱力后也连滚带爬的闪到一边,看着自己造就的成果。

她相信这不可能没有效果。

用姜枫的异能,所有人接连的重击,再以注射药剂告终,不可能没效。

夏将军双手摀着脸,全身不正常的散发热气,痛苦万分的弯着腰,脚步踉跄,整个人彷彿失去平衡。

同样痛苦的还有姜枫,上次在热带小岛用消灭鬼魂就让他暂时失明,这次的对象比当时强上不知几倍,他付出的代价十分惨重。

闭着的双眼流下怵目惊心的鲜血,强烈的痛楚直袭脑门,摇摆在昏厥与清醒之间,破莲顾不了自身的虚弱,仓皇的冲到姜枫身边,把他抱到怀里,如同孩子般无助的姜枫因为破莲的拥抱而减轻了痛。

「枫…枫……」

过度使用异能的下场破莲也很清楚,她很想骂他,不像她个性的大声痛骂他,但,不是现在。

没有姜枫的异能,他们是没有可能得胜的,但这个牺牲实在太大,这笔人情该怎幺还?

夏将军的身体开始冒出黑气,死气在破坏他的细胞组织,真气如脱缰野马,在他周围肆虐。

嚎叫着,双手撕扯着身上的战甲,试图把这痛苦一点点的转嫁出去。

看这情形暂时他是无法追击了。

姜舞绫扶起不成人样的庄坍,还有呼吸,这就好。

叶清崚靠在聂长空身上,他心里黯然,这个结局并不美好,姜枫的双眼不晓得还有没有救治的可能,当务之急是赶紧回到地面,等待日本方面的救援。

活着的感觉很好,但肖素子很难真心的喜悦。

夏将军太强,如果不是使计,他们没有胜算。

通道里昏迷的人也要带走,大家几乎都成了伤兵,看来肖素子得多负责几人才行。

「该走了,这点伤只能阻止他,要不了他的命。」姜舞绫说道,这里的他当然是指夏将军。

说到夏将军,突然怎幺觉得好像少了些什幺?

姜舞绫回过头,看到一抹银色朝自己袭来。

她呆住了,鬆懈下来的神经让她来不及做出反应。

少了什幺?

是夏将军的嚎叫声。

银色的枪贯穿姜舞绫的胸口。

直直的贯穿,刺进背后的石壁。

一股难以言表的冰凉从胸口漫开,原来死亡是这种感觉。

姜舞绫笑了,她在想,我果然不适合战场。

在一旁的庄坍也愣住,任由姜舞绫的手无力从他的肩膀上滑落。

此刻,姜舞绫的视线不在这里,她跨越时间和空间看向遥远的他方,她用尽最后一丝气力,轻声的说:「我的妹妹……麻烦了。」

说完,她整个身体失去力量,眼瞳里不再有光采,仅靠银枪撑住,秀丽的长髮如丝绸铺开,遮住她美丽的脸庞。

她,死了。

  • 名称:缇娜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1: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