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眼超清

这该是什幺感觉?

组队去挑战魔王城堡却一不小心把大魔王给组上了?

差不多就是现在这种情况吧。

稍微被提起一点点兴致的魔主在任务里寻找着专属于自己的乐趣,如果说风景、美食让他感受到的是新鲜的话,那战斗和杀戮对他而言就是怀念的习惯。

手持幽泉,身捲业火,剎那间,彷彿又回到了过去叱咤风云的时空,一呼百诺,征战天下,逆天而行。

只是过去一起开疆扩土的手下和敌人都已然无蹤,被过去给抛弃,如同被弃养的野兽,如今,一个人在新的世代里大展身手?

不管怎幺想都是非常的悲伤。

这是头一次,陈宗翰在魔主身上感受到的不是恐怖,而是无以名状的悲凉。

业火焚烧着所接触到的一切,把所有存在回归到虚无,毫不留情的,然而唯一不受影响的只有居于其中的魔主,就彷彿他没有归处,是唯一的例外。

天人很快地就被消灭,黑色的火焰不停往前延伸,通道内原本设下的陷阱无一倖免,无论是真气构成的气劲还是法力衍生的法术,在业火面前都一视同仁地被吞噬,起的作用就是延缓那短短一瞬。

幽泉凌空一劈。

下一个瞬间,空气化作巨大的刀刃,直直地在通道里飞逸,磨擦出刺耳的鸣声。

设伏的人不会这幺简单的就把守护出入口这个重责大任仅仅交给几个人,拦截者并不少。

只是他们没有想像到,接下来遭遇到的会是如何程度不对等的敌人。

业火极为霸道,翻腾着,在黑暗之中翻涌,高温连同黑暗都给扭曲。

只不过是陈宗翰的俢为,但是凭藉魔主的战斗意识一路往前,。

拦阻的天人真的不弱,只不过是魔主太强,没有道理的强悍,强到让人忘记其实两方阵营是天人那边佔据优势。

基地的最底下一层只有通道和一个很大的广场,跟随在魔主之后,姜枫叶清崚等人也到了广场。

广场很大,在这地底下天人不晓得是用了什幺方法,掏空出一个足球场大小的空间,宽敞的足够办演唱会而绰绰有余,里面有着许多人,大多是没有战斗力的研究人员,有战斗能力大多正在围剿魔主。

然而真正吸引人注意的是在整个空间最后面的物体,看起来是一扇门,如镜面般光滑无瑕的门扉,四周布满紫红色的结晶矿石,这无疑的是天界和人间的通路,通天路。

和上一个天人据点的通天路有着些许不同,大了一些,宽度有到一米五,高度更是宽度的两倍,镜面上流转着奇异的光华,门前站着两位术士,看来是正在施术要打开通天门。

「海伦,你能打断他们吗?」叶清崚护在海伦身前,问道。

「太远了,要近一点。」

关于这点,必须请魔主加把劲才行。

肖素子小队剩下五人,加紧脚步跟上了姜枫他们,肖素子同样见识到了魔主的姿态。

比起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张狂,都要肆无忌惮,象徵不祥的黑色火焰熊熊燃烧,肖素子已经很久没和陈宗翰联手战斗,记得上次看到陈宗翰战斗是在肖家本家,那次他与爷爷的交锋光是在旁观战就很过瘾,化境等级的对撞,并不常见。

可是她现下却感受不到武道上的敬佩,看不透,场上唯一有的只是一头野兽在吃人,异常野蛮。

天人们围在四周,十个人,用远距攻击手段试图阻止魔主的脚步,阻止莫名恐怖的黑焰。

「天降沐露!」

一位带头的术士施展法术,所有人的头顶聚集出了乌云,降下冰凉的雨水。

从天而降的倾盆大雨瞄準着魔主,由法力创造出来的雨点含有特殊的驱魔力量,落在业火之上。

有点效,业火停止了蔓延,吃痛般的回缩。

对此,魔主斜身向前重重的踏出一步,把幽泉向天倚起。

乱流,两边的气势在空中激烈的碰撞,水与火彼此斗争。

蒸发、消散。

「这到底是……?」

对于肖素子的困惑,没有人有办法解答,即便是破莲也插不上手,业火完全是无差别攻击。

姜枫犹豫了一下,稍微动用了他的异能,要看进到眼前场面的背后。

注视向业火,看到的是纯粹的死亡,与之相抗衡的雨点富含丰沛的生命力,互相抵消。

也因为姜枫动用了异能,他看了隐藏在人群之后有几位术士不停的低喃着咒文,他们身穿全黑袍子,一丝丝的法力从全身散出,然后在空气里挥发,看起来是在準备什幺。

这让姜枫联想到了那次在热带小岛姜舞绫差一点被夺捨的情况。

役鬼师?

这里是专门研究死气夺捨的研究室,役鬼师常驻一点也不奇怪。

「阿翰!在人群后面!」姜枫大喊,提醒着危险。

双眼感到刺痛,摀住眼,但姜枫确实看到了那两位黑袍术士的异常,法力积蓄在空中肯定是有什幺企图,这和一般常见的法术原理并不同。

魔主听到了姜枫的声音,但对于场边干扰战斗,他的心里并不是很高兴。

业火在雨水的干扰下缓缓退后,像是大火之后的甘霖,浇熄了战火,把大地回归到最原始的模样。

业火收回集中,回拢到魔主的左手。

同样份量的火焰却被收拢在一个手掌的範围,可想而知里面蕴含的能量绝对是平常的好几倍,天人们又后退了几步,和魔主拉开距离,準备迎来下一个重击。

地面被业火焚出不平的凹陷,如同被腐蚀,现在更积起了一洼洼的雨水。

没有了业火的阻碍,肖素子与破莲交换一个眼神,都上前走出人群,準备要与魔主并肩作战。

「阿翰!」

姜枫的声音再度响起,役鬼师的咒文实在太长,这让他有不好的预感。

三位黑袍术士被层层叠叠的保护住,居于最前面的是唤出雨水的术士和一位持刀的僧人,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魔主的左手上,对于这黑焰,他们十分忌惮。

通天路上的流转光华益发耀眼,似乎随时都可能连接两界,时间紧急。

魔主手上的业火离手,在空中飞动,所有人都注视着它,如球般的鬼火。

同一时间。

术士们唸完最后一个音节,法术生成。

複杂的术式在空气中连结,法力构成透明的线,创造出了某种不知名的法术。

异人与术士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相似的存在,同样难以从表面去猜出攻击的手段。

业火穿过空中成型的术式,意念揉合真气,好几道防线冲击了上来,要把这团火给灭。

法术开始起作用。

魔主从很久以前就遗忘了害怕与恐惧,因为从来他都是製造者,是压迫者。

但面对眼前的法术,他感觉到不妙。

不是因为强大的力量,仅仅如此魔主怎幺可能有感觉?里面隐含着是对于他的软肋,是他作为残魂存在无可奈何的弱点。

役鬼师擅长的当然是役使鬼怪,也可以说是西方文化底下的亡灵法师,总之是对于灵魂有着深入研究的术士,理所当然的,能针对灵魂发动攻击。

因为是针对灵魂,所以肉体再强悍也没用,修为高起的效果是在精神控制上面,换句话说,魔主没有与之对抗的条件。

虽说他绝对能忍受住攻击造成的痛楚,可是灵魂的不完整性是致命的弱点,灵魂不可避免得受到颤动,身体里的两股意识被挤压,难以言表的感觉整个泛滥。

攻击针对的不单单是魔主,所有人间方都受创。

只要是活物都有着灵魂,同时间,灵魂也是修练者最难以锻鍊的地方,唯一能够抗衡的只有意志。

业火火球失去控制,直接爆炸了开来。

天人方全部都以结实的真气或法术包覆住自己,业火炸开后只有少数人身体被沾到,大多数人都平安无事。

反过来看人间方。

魔主倒地,幽泉失去了光泽,一动也不动。

这项法术并不是一次性,如此长的施法时间,创造出来的是一个局部性扰乱灵魂的区域,换句话说就算是天人自己进去也同样会受害。

区域里看起来殊无二致,只有直觉敏锐的人能感觉到空气里有什幺不同。

肖素子和破莲都还撑着,她们都是心智坚定之辈,就算灵魂被震荡也不会轻言认输,只是,她们双眼发黑,彷彿鏖战了大半天,气力不继,又向是被灌了无数的烈酒,心神难以集中。

役鬼师一脉在人间很早以前就消失,对应灵魂方面的技巧十分罕见,唯一能做的是收敛自己的心神。

肖素子用流萤剑抵着地面,看了一眼失去意识的陈宗翰,现在双方的天平完全颠倒,心神不稳,就连真气都驾驭不全,如何能做出抵抗?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天人们最恨的陈宗翰,彼此之间有多少债要讨,这恐怕死上千百次都还不了。

「开了、开了!」

肖素子僵硬的扭动脖子,往声音的方向看去,通天路已然开起,作为门扉的镜面犹如宇宙星辰,看上去有着浩瀚宽广之感。

连通天路都被打开,看现在的情况海伦是来不及阻止。

从天堂掉进地狱,来不及阻止天人离开,己方又陷入待宰的状况,情况糟的无以复加。

法术的影响一直存在,肖素子确定一般的轻轻移动脚步,她已经猜到法术是限定範围,她必须离开影响範围才行。

姜枫同样没晕过去,即便不是修练者他的灵魂也足够坚韧,叶清崚在他旁边挣扎,身上向是背负着无形的重担,一点一点的想要确认自身的存在。

通天路开启。

横跨两界,搭建桥樑。

人间与天界因此有了连结,不再需要强者亲自打破恆更在其间的结界,更安全,也更稳定。

可惜的是,这条通路注定是条灾祸之路,好比十六世纪欧洲前进新大陆,带来的是死亡与迫害,两个文明的相遇至今少有和平共处,爆发战争而后强者统治弱者,,这才是现实的历史教训。

更罔论天人从一开始接近人间就企图不良,从宇文逆口中更是听到许许多多的恐怖构想,人间成为天界殖民地的时间也许并不会太远。

这是猜想、是担忧,更是害怕成为不久未来的梦魇。

为此,人间对付妖异入侵的同时,必须警戒居心叵测的天界,对于通天路,更是必须研究透测。

在对付天人的方针上,这是首要之务。

实件就在眼前,如果能够带回去肯定是大功一件,是他们这次任务意想不到的大收穫。

可是情势已然被逆转,通天路开启,天人就要回去天界?

是的,不只如此,他们完全可以唤来天界的高手灭除入侵这个基地的鼠辈,就像消灭害虫,不单可以减少未来的损失,重点是大快人心。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到了通天路上,上面荡起的波纹预告着有人前来。

人间方还有意识者不过八人,全部都是年纪轻轻便有着声望之人,姜枫、姜舞绫、破莲、郭晋佑、肖素子、庄坍、叶清崚、叶家聂长空,他们对抗着直接影响灵魂的法术,现在失去了做为主力的魔主,接下来他们必须迎战未知的敌人,在敌人的主场,在敌人的法术内。

颤抖着双腿,跟随肖素子,试图离开法术垄罩的範围。

来了。

从通天路,从天界来到的天人。

肖素子感觉身上一阵鸡皮疙瘩,视线无法遏制的看向来人。

是位身穿古代战甲的将士,手执一桿红缨银枪,目光如电的扫视全场。

然后定定的望向肖素子他们。

眼神,仅仅是眼神。

肖素子好不容易支撑起来的身体就快要崩塌,原本差一点清明的视野又涌出无数黑影,必须注视对方,怎样也不能移开眼。

他们本能的明白,只要稍一个鬆懈,下个瞬间就是自己的死期。

对方双眉如剑,一脸的煞气,如果陈宗翰还醒着,他大概会认为眼前的将士就是几十年后的阿才,身上瀰漫隐藏不住的铁血气质,绝对是位长年在沙场上冲杀的将领。

「没想到会是夏将军,真是令人惶恐。」

看来这位夏将军还是个大人物,原先和魔主对战的天人看到他都一脸的恭敬,而且不只是在表面,是打从心底的敬服。

「刚结束战事,见有求援信号就顺道过来了。」

「有夏将军在,解决这几个鼠辈肯定不在话下。」

对于夏将军,天人们有着无比的信心,这信心不是空穴来风,是建立在这些年来与妖异大军对战的功勋上。

「就是他们吗?看起来都颇为年轻。」

天人们也不急着离开,让出一条路,让夏将军走到了前方。

「主要是倒下的这人,他杀了很多我们的同胞,用一种很诡异的黑燄,稍一沾上就连同髓骨都被焚烧,非常的恐怖,是他们战力最强的人,只是受到慑魄术的影响,失去了意识。」一开始在通天门前施法的天人在旁讲解情形。

姜枫汗如雨下,在所有人里他的身体最为薄弱,不单灵魂被震荡,夏将军的势压他根本无力支撑,人在半昏迷里挣扎。

「士兵无权选择战场,虽说你们都是可造之材,但既然身为敌人,唯一能做的便是给你们一个与之相称的死亡。」

夏将军的实力比起肖素子他们显然高上不少,不在同一水平,他对準倒在地上的陈宗翰举起手上银枪,根据同伴说法,这人是最大的隐忧,与是昏迷或是清醒无关,理当除之而后快。

银枪抛出,并没有经过特别的蓄劲,但在空中之快依旧令人咋舌,不过是一道流光。

噹——

破莲与肖素子同时出剑,两柄长剑试图架住瞄準陈宗翰的银枪,剑刃与枪身摩擦,激荡出耀眼的火花。

止不住势头。

银枪插进地面,没入三分之一的枪身。

陈宗翰在紧要关头让肖素子给一脚踹离开,险之又险得避开这下杀着。

保住陈宗翰一命,但付出的代价是肖素子与破莲绽裂的虎口,肌肤流出细密鲜血,在无法施展实力的情况下,这个代价换一条命已经很不错。

「把慑魄术撤了。」夏将军同样会受到慑魄术影响,因此他要进攻必然得撤掉法术。

听到命令,两位役鬼师没有异议,低喃出咒文。

灵魂上的负担一点一点的消失,重新能够掌握住自我,身体的机能陆续回到控制。

然而失去意识的人并不会因此清醒,能够战斗的依旧是这八人。

陈宗翰的昏迷比起其他人更加複杂,两股意识的争斗在灵魂里展开,一时半刻里不可能甦醒。

虽说脱离了慑魄术的影响,但场面却没有因此好转,对方漂亮的一手确实的剔除了魔主这个大敌,现在人间方缺少能够与敌方大将对战的高手,情况依然很不乐观。

肖素子与破莲并肩而立,一位回剑入鞘,一位双手持剑横摆在面前。

两人明白这次的敌人很不一般,所有的压箱招式都得在的一个时刻施展。

庄坍、叶清崚、聂长空、姜舞绫各自以最擅长的作战姿态退半步,在肖素子与破莲身后以半圆形的包围方式互相协调,保持可攻可守的势态。

天人方唯有夏将军一人应战,简单来说,当他要求役鬼师们解除法术时,天人们已经清楚只需要他一个人,拥有无比的信心。

战意如薪材添进篝火,燃烧的益发旺盛,夏将军没露出一点可乘之机,一步步地往自己的银枪迈步。

相形之下,肖素子等人后退,在与对方拉开距离,寻不着出手的时机,似乎每一下出手都会被反制,这样的犹疑。

拔出银枪,轻轻一转,无风的空间里陡然生出一阵强风。

「来了。」

不多废话,夏将军横枪扫,这是军队战争里最常见的横扫千军。

破莲抬剑砍去,红髮飘扬,代表全力的脸上刺青浮现,真气完全的灌注,第一下就是全力。

枪与剑,在空气里划出各异的轨迹,相碰。

静止,片刻。

红光破裂,银枪突破,直往破莲的身子前撞。

拔刀。

肖素子没放过这短暂的战机,流萤剑从鞘里拔出,锋利且透彻的剑式,切入夏将军的体侧。

眼里有一丝讚扬,对肖素子这得自全宗真传的剑式,夏将军稍稍改变银枪的方向,让流萤剑划在上面,溅出一道浅痕。

破莲往后在地上用力一蹬,银枪擦过的腹部感到些许灼痛,不过这不构成后退的藉口,重心向前,再次贴上。

银枪翻腾,对準破莲冲来的方向,挑起。

破莲这次把全身重量放到剑上,在碰到银枪前一步跃起,半空中调整姿态,落下劈展,让气力又增加添三分。

破莲长剑走沉,肖素子则以速度出招。

拔刀术被开弹开,肖素子斜退一步,和破莲呈现对角,流萤剑连点直刺,细密的劲气瞄準着夏将军战甲的缝隙。

「起!」

枪头对準破莲的剑尖,两股巨力在半空中相遇。

肖素子在同一个时间点,把剑尖点在夏将军的战甲缝隙。

锵。

流萤剑受阻,刺不进去分毫。

破莲向后横飞,第二次交锋再次以夏将军完胜告终。

姜舞绫跃起要接住破莲,但破莲受到的力量却比她想像中还要沉重,止不住,两人撞到石壁上,首当其冲的破莲更是被内劲伤到,气血混乱,嘴里都是血味。

银枪后挺,肖素子回剑一架,脚步不停后退。

叶清崚、聂长空、庄坍接替而上,同时出招,一把剑、一把刀、一对拳,朝向下将军的双眼、胁下、后心攻击,其势凶猛若虎。

回枪,力量失去目标,肖素子身形不稳的踉跄。

接着银枪一舞,枪桿前段,打断叶清崚的化作一条线的直刺,后段荡开聂长空的砍击,枪上的力量直接把招式扼杀,几欲令人握不住武器。

庄坍双拳作攻城砲,力由脊发,猛烈的轰上。

锵——

如同轰在铁壁,自身的力量回震。

夏将军转过身,他分毫未伤,相反的,庄坍却被自己轰出的力量给反噬,拳面鲜血淋漓,余劲透进体内。

「我这战甲可不是凭你能够打破。」

说话的同时,银枪横扫在庄坍的腰腹,把他整个人击飞,狠狠的撞在另一侧的石壁。

撞击的声音猛烈到就算庄坍骨骼尽碎也不奇怪,凹陷下,庄坍依旧死睁着眼,四肢却无力的垂下。

不行,夏将军太强,让人绝望的强。

肖素子与破莲奈何不了,庄坍更是一个照面就被击沉,压倒性的实力差距。

没打算给肖素子他们振作的时间,夏将军提着枪,逼了上来。

银枪连连闪动,精妙的枪法铺出,顿时间他的面前尽是看不清的枪头,冰冷的寒意隐藏其间,每一下都能夺命。

破莲与肖素子迎了上去,就算不敌,但也只能迎上去。

以一战二,夏将军举重若轻,银枪在他手上挥洒自如,完全的佔据主动。

肖素子与破莲是第一次联手,两位都是久战之士,虽说面对夏将军只有招架的份,一时间倒也不至于马上落败。

叶清崚与聂长空在旁掠阵,刀剑往敌人难守的之处招呼,然而银枪的攻击範围却宽广的很,以一战四夏将军仍然占据上风。

所有人都看得很明白,夏将军不是这些初生之犊所能击败,只消一个失误,这勉强撑住的假象就会崩溃。

姜舞绫在场边游移,长剑保持随时能出手的动作,她在想,已经不可能在修为上击败对方,那唯一的方法就是智取。

她看向姜枫,这已经是他们仅存的希望,后者也在思考。

否则在这个地底深处,所有人都必然丧命。

  • 名称:鹰眼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0: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