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中文版超清

论身体素质,异人拍马也赶不上久经锻鍊的修练者,他们的专长是千奇百怪的异能,因此修练者都明白,对付异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最快速度杀死对方,别让异能有发挥的余地。

姜舞纱待过执法队,虽然不是正式队员但对战实力着实不俗。

突然发难之下,理当没有失手的道理。

可她刺去的剑却莫名地发生的偏差,原本直贯向姜枫的胸口,在路径上却一点一点地往旁边弯去,最后只划伤了姜枫手臂。

「枫!」

即便战斗时仍然分神注意姜枫情况的破莲,脸上少见的有了表情,眼里怀着惊恐。

她抛下自己应该对付的敌人,爆发高速,化成一线带有艳红的残影,雪白长剑铺开,锋利无匹的剑气攻向姜舞纱的空处,逼她回剑自救。

碰撞,格挡,剑影重重。

剑气碎裂却不消散,钻过姜舞纱的剑圈,刺进她的身体。

但是姜舞纱就像没有感觉到受伤,不退反进,迎着破莲的攻击正面突破,长剑剑尖左右横削,细密的气劲如薄刃般瞄準破莲的咽喉。

「不要!」

这次大喊的人是姜舞绫,她怕破莲一个生气下了重手,她才要接近阻挡却被方才破莲的对手给纠缠住。

伸手把姜枫拉到后面,破莲长剑一挑搅散姜舞纱的攻击,才要罢手,姜舞纱却把长剑递向她的手腕。

接二连三这样不知好歹,破莲被惹到有了火气。

进而衍生出了杀气。

杀气狂暴奔腾,她手上的长剑流转着真气,是与陈宗翰相似的红,只是艳了些,更像血的颜色。

身形一动,姜舞纱的攻击被闪过,下一个画面,破莲高举长剑,重劈。

架在长剑力矩的下端,姜舞纱以她最拿手的预判应战,虽然破莲的发力技巧难以看穿,但还是多少能够捉摸到力量运行的轨道。

长剑喀喀颤动,就算姜舞纱抓住对方力量的断点,但要和走兇猛套路的破莲比力气确实不智。

姜舞纱往后一跳,卸开手上的劲道,她已经无暇顾及张耀明,眼里只有破莲那张带有刺青隐隐含怒的脸庞。

抽剑横劈,挡在破莲面前的柜子仪器都往旁边碎裂一地。

接着弓身前踏,一记斜斩。

这次姜舞纱学乖没有架招,预判需要细緻的观察,她把破莲的动作都囊括在眼里,仔细的分析。

雪白长剑猛击,力道既沉且重,凝滞的真气把空气给烧热。

锵。

姜舞纱砍在对方的剑格,两股力量擦肩而过,破莲身体微微一缓。

接着换人主攻,瞬间调整起浑身的真气,姜舞纱在方才几下过招内看出破莲几个可以攻击的细节,胜负就在接下来的几秒。

长剑一滑,第一步是取向破莲的双腿,会被挡下,没关係这是虚招,然后抬手上劈中段,如果对方选择挡,那接着可以用三段连刺分别攻击眼睛、咽喉、肩头……

姜舞绫以她编定的剧本进行着,眼花撩乱的紧密攻势里隐含着她的一套逻辑,破莲正常状况下不可能出现漏洞,用强力打击硬攻也属不智,最好的方法是在攻击之间挖掘缝隙,以她特有的战斗方式动摇破莲的根基。

骤雨般的连续攻击过去,破莲确实被伤到,就按照姜舞纱的预计,有两次攻击得逞。

但是又如何?

姜舞纱的两下有效攻击给破莲带来的不过是不像样的伤痕,护体罡气隔绝了大部分的伤害。

破莲伸手一探,穿过剑光,扼住姜舞纱的颈子,

然后使劲一捏。

姜舞绫看到这一幕呼吸都要停下,破莲和陈宗翰一样都是标準的杀道高手,和他们对战最好是要有必死的决心才行。

「只是昏过去。」

破莲说的话总算令姜舞绫放了下心,专心对付眼前的敌人。

姜枫用左手摀住受伤的手臂,枪口则仍然指着张耀明。

「小舞是怎幺一回事?」姜枫问这里唯一可能的知情人。

「小舞啊,她没怎幺样,就像你看到的一样健康……」

碰!

「Shit!」子弹擦着脸颊,张耀明一动也不敢动。

「不要废话。」

「好好好,别激动,她只是接受了我的手术,别这样。」张耀明看到姜枫快忍不住要扣板机,他求饶的说:「那不是我的意思,你自己要让她当卧底,你以为天人不会怀疑吗?他们就让她接受我的手术,除了强化了她的力量外,我还修改了她的一些思维,你在前面有看我的作品吧,他们不会恐惧,只懂得服从命令,是最好不过的士兵,虽然还有一些小小的技术问题需要克服,像是太过死板、难以自主修练,不过都只是小问题。」

「你的意思是说小舞也和他们一样?」

张耀明当然知道自己该怎幺回答,「不不不,小舞是特别的,她很聪明,浪费的话就太可惜,所以我减弱了下达的指令,如果放着不管她迟早会自己回复,就像催眠一样,我的指令是由重複特定的脑波构成,还不够完美。」

不会恐惧且完全服从命令,是所有将领梦寐以求的军队,张耀明目前的成果虽然还不成熟,但确确实实的在往那条道路前进。

姜枫看着眼前难以估计其价值的男人,天人他们这次实在太大意,张耀明可以说是任何势力的当权者、任何野心家梦寐以求的重要人物,是实现争霸美梦的钥匙,就连姜枫也不免心动。

「你真的是天才。」

「不客气。」张耀明的表情可一点也没有在客气。

「但可惜了。」

姜枫把枪口瞄準张耀明的额头。

「喂喂喂,老大,别这样,你想想我在死气方面的研究,我敢说三界里没有人像我一样精通,就算你不喜欢,你也要替那些受死气折磨的人着想,只要我在要调製出解药就不是问题,你想想,可以造福多少人,疫苗,对,你不是想要疫苗,我的小组已经找到了混合值,老大,别这样,不要杀我……。」

碰!

张耀明的声音尬然而止。

额头出现一个圆形血洞,一个天才就此殒落。

张耀明即便比任何人都还要了解死气,在死亡面前却仍旧脆弱无力,延迟不了死神的召唤。

在死前的最后一刻,张耀明的脸上表情十分複杂,有惊恐、有求饶,却也有着解脱。

「你真的杀了他。」

姜舞绫的战斗早已结束,她的怀里抱着她妹妹,就如同张耀明所说,姜舞纱身上透着淡淡的死气味道。

破莲上前检查姜枫的伤口,后者对姜舞绫说:「先不论他的性格,以他天才的程度,说他是我们时代的爱因斯坦也不为过。」

「你明知道他可能改变人间的劣势,你还杀他?」

「如果我可以回到二十世纪,我会在爱因斯坦写出相对论之前杀了他,这是同样的道理。」姜枫用複杂的目光注视着张耀明的遗体,「更何况人间也不一定保得住他,我们这次的敌人比轴心国强太多。」

「至于之后的研究,肖家的肖逸长老表示有接手的意愿。」

对于姜枫的决定,其他人都没有意见,反正张耀明也不可能复生,就算有意见也无法。

这次的敌人对付起来并不容易,对方逃了不少,己方受了不轻的伤,姜顺益的胳膊更差一点被截断。

除了张耀明之外的技术人员都被打昏绑了起来,等着之后日本方的修练者过来清理战场。

魔主没有装备陈宗翰善于迷路的被动技,这一路下来顺手清理掉了不少对其带有敌意的活物,被赋予拦阻任务的战斗人员并没有足以抗衡魔主的存在,无一都是败退。

然后到了姜枫他们所在的房间。

手上抓着刚冲上前想要袭击自己却被放倒的天人,丢到地板上。

魔主没有杀死他们,这种程度的对手他就连杀死他们的兴致都没有,里面也不过是一堆血浆和内脏,早就看到麻痺。

对于魔主的现身,姜家这边的人都稍微愣了一下,他应该没有听到方才他们的对话吧?

「怎幺了吗?」感受到格格不入的气氛,魔主问道。

「没什幺,你没有和素子一起走吗?」姜枫的手臂缠着布,正坐在椅子上休息。

「我先过来,他们随后就到。」

魔主看着眼前混乱成一片的场景,走到姜枫面前,注意到了一旁张耀明的尸体。

「他是?」

陈宗翰记得他,虽然不知道他拥有的能量,但是还记得他的样子。

「张耀明,是这间研究基地的重要关係人,给你的资料上应该有提到,是被我不小心误杀。」

魔主没多说什幺,但是在心里对于姜枫会误杀他人这点不禁起疑。

不只如此,陈宗翰又看到故人,藉由魔主之口说:「小舞?」

「嗯,我记得他和你有些恩怨吧。」

确实,姜舞纱曾经拿剑挟持李师翊,逼着陈宗翰只能束手就缚,那一次真的差一点点就让陈宗翰命丧黄泉。

姜舞绫同样听说过这一件事情,她坐在地上让姜舞纱靠在她怀里,用近乎恳求的语气对魔主说:「小舞是被人控制,阿翰,她身上有被动过手术的痕迹,她不是敌人。」

现在她身上有死气的味道,但是那次她胁持李师翊的时候可没有,陈宗翰心里明白,不过当他看到姜舞绫的表情后就没有说出口。

往下应该还有一层,受伤的人留在原地等待救援,还有余力的继续向下,按照一开始看到的数量,绝大多数的敌人都在最下面一层。

脚步声接近,破莲与陈宗翰率先看向门口,跟在陈宗翰之后的是叶清稜率领的叶家。

「是你们啊。」

原本剑拔弩张的叶清稜等人放下武器。

除了肖素子那一队外,其他战力都齐聚在此。

叶清崚他们一路过来同样碰到不少的阻碍陷阱,再加上他们缺少姜枫的眼睛与魔主作弊般的实力,看起来狼狈的多。

虽说多等一分钟是就多一分不确定性,但就目前的整体情况来说,不做修整硬是上攻才真的无谋,疲兵乃兵家大忌。

「有感觉到空间上有变化吗?」姜枫向坐在叶清崚背后的海伦问道。

她摇了摇头,原本柔亮的金髮因为这一路的折腾而变得像乾稻草一样。

「如果没猜错,他们在最下面一层肯定是要用空间连接的方法撤退。」

「素子离这里不算太远,要等她吗?」叶清崚结束略显模糊的通讯,问这次行动的指挥。

姜枫迟疑了一下,说:「等五分钟,如果她还到我们就先走。」

魔主没有意见,他耸耸肩,暗红色的长剑幽泉搁在桌上,他人正好奇的翻看他刚拿到的那一份资料。

「你在看什幺?」

破莲很少见的主动搭话,一方面是基于与魔主相似,另一方面是想藉故看看那柄幽泉。

剑士爱宝剑,破莲当然对魔主这种高手用的剑感兴趣。

可是她和对方不熟,只短暂的交手过,突然开口借剑总觉得有些唐突,她这才想找个话题看能不能绕到这上面。

魔主把文件举起来让破莲看到上面的字,『死气与生气相剋假想既应用在治疗方面的可能』。

「嗯。」

「……」

破莲词穷了,她果然不擅长和人攀谈。

注意到破莲站在他面前欲言又止的无表情,魔主像是父亲放下手上的报纸,用和蔼的语气问说:「有什幺事吗?」

「可不可以借我看看你的剑?」

「可以,自己拿吧。」

在一旁目睹两人互动的姜枫感到异常无言,破莲算什幺?和父亲问零用钱的小女孩?

有魔主的首肯,幽泉没表现出抗拒,让破莲轻巧的握到手上。

比外表看起来还要沉,剑芯的平衡非常完美,剑刃有着难以想像的锋利程度,握柄的大小稍稍大了一点。

就在破莲这幺想的同时,幽泉的握柄产生了变形,让破莲比起魔主稍小一些的手掌能完美的贴合。

吓了一跳。

破莲差一点失态的把手上的剑丢到地上。

「怎幺了?」姜枫凑过来问道。

「剑是活的。」

魔主翻到下一页,好整以暇的回答说:「与其说它是把剑,它更像是种法器。」

姜枫感到好奇,伸手想要去碰,但是手还没碰到就被上面的煞气给刺痛,幽泉可没有好脾气到任谁都没摸它,破莲最起码还是它看得过去的剑士。

「还有脾气。」姜枫尴尬的收回手,然后看到魔主正在看的那份文件。

魔主看的是一知半解,破莲是连瞥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但放到懂行的人眼里这份文件无吝于珍宝。

「阿翰,让我看一下。」姜枫口气显得急切。

「拿。」魔主不过是在打发时间,翻过来递给姜枫。

看到封面的主题,姜枫就明白自己到了这次任务的其中一项目的,看来失去张耀明并没有骗人,他在这方面确实有成果。

「阿翰,你在哪里找到的?」

「在路上碰到一位女性研究人员,我看她好像挺宝贝这东西,我就拿了过来,你要的话就送你吧,反正我看不懂。」魔主不介意的说:「她人被我敲晕倒在路上,你要找她的话可以折回去。」

「谢谢,这资料对我来说很重要。」

没想到得来这幺不费功夫,姜枫欣喜不止。

破莲从后面探头好奇的看着姜枫手上的文件,武斗派的她当然看不明白,比起来她对幽泉感兴趣的多,她从没见过这种材质的剑,剑身的暗红色彷彿是鲜血灌注而成,令人产生邪魅的错觉。

「很厉害的剑。」

破莲把幽泉还给魔主,下了她最好的评语。

「谢谢。」

做为一位剑士,有人讚美自己的配剑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就算对于魔主也同样受用。

除了破莲和魔主还有闲情聊天外,其他人一路闯过来可是耗费不少气力,虽然称不上九死一生,但也是踏错一步就会丧命,修整时连说一句话都嫌奢侈,全力的恢复精神。

魔主把玩着墨镜,等候出发的时间,破莲检视自己的雪白配剑,都是一派悠闲。

这时候其他人就不免感叹两人果然和他们不是同一等级,修练杀道之人,对生死关头早已习以为常。

陈宗翰与破莲在修练界闯出名号时,杀道又被人重新提起,杀道近于邪道,但是又不全然,这时有人就想,既然修练杀道这幺容易提升实力,何不两人一样踏同一条路?

然而等这些人明白何谓杀道的时候,他们怯步了。

杀道的大量杀戮可不止于实力较低或相当者,更多时候是在夹缝裏自虐,杀人的同时就要有被人杀死的觉悟,不明白这点,没下大决心者,轻忽的修练杀道等同是自杀。

「走吧。」

叶清崚从入定中回神,他没有魔主与破莲的惊人修为,但最近的时间他到西藏让图勒大师指点,实力也涨了不少。

连同姜枫与海伦,能再往下一层楼走的还有十五人。

人数上是有些少,但质量上却一点也不差。

推门之后是向下的楼梯。

「有波动。」海伦在队伍里说道。

「就在前面了。」姜枫的声音在每个人的耳机里传送,「只要有企图反抗的就杀了,我们没时间手下留情。」

叶清崚没有反对,知道姜枫和他一样不喜杀生,但紧要关头容不得心慈手软。

破莲依旧站在姜枫身边,姜舞绫站在另外一侧,她尽量把妹妹的事情驱出脑海,现在以任务为重。

魔主无须赘言的肯定走在最前端,叶清崚跟随在后,一个步伐悠闲的宛若这里是他家,一个步步谨慎耳听八方,两个人恰好成为鲜明的对比。

最后一层,通道很宽,五个人併肩走都没问题,照明被关闭,只有队伍里几个人身上的照明器具能够看清路途。

极细微的声响。

「停!」叶清崚说道,所有人提高警戒。

细若蛛丝的线射向所有身上带着光源的人,打断照明,同时袭上他们身体脆弱的要害。

黑暗就被人类所畏惧,但也只是针对正常人类,更甚至魔主根本不算是人类。

幽泉把上一带,剑光闪耀而出,亮明了通道,一闪即逝。

不过对如今还能站立的修练者而言足够看清场面,敌人有三位,一位纤细男人操纵着丝线,令两位一男一女站在他身上,看起来没有出手的打算。

从光影来看,细线布满了整个通道,往前只会落得被切割成块的地步。

「在下蚕丝蜘蛛韦昊,如果我没看错,离我们最近的那位是之前破坏我们禁魔法器的人吧。」

陈宗翰还记得眼前的敌人,之前在连天门的战斗里肖素子和他选择避开眼前的纤细男人避而不战。

魔主还在低声和陈宗翰了解原由,叶清崚与他一众队友就挥剑撒出细密的剑气,目的是切断眼前的细线。

「没用的。」纤细男人说道,就如同他所说,真气割不断这特殊的细线。

纤细男人手上连连晃动,细线犹如活过来,「既然你不巧在这没碰到我,那你就去死吧。」

这话显然是冲着陈宗翰而来。

天人确实有足够的理由恨他。

不要以为细线看起来没力,事实上那可是绝对刚柔并济的上佳武器。

在黑暗中,上千条细线以特殊的轨道交织,化作无处可躲的切割浪淘,与之不相符的是悦耳轻巧的碰撞声,三秒后,奔流而去。

就连破莲都能感受到这扑面而来的庞大压力,里面无疑包含着锐利的死亡,她抓起姜枫和另一边的姜舞绫,往后急退,要退到楼梯边上。

叶清崚的反应不比破莲慢,回头猛冲,要逃离这细密交织的死亡圈。

「总算有点意思。」

魔主在墨镜底下的双眸流露出些许兴致,虽说答应这身体的原主人,但一直对付杂碎,让人根本提不起劲。

业火凭空而生,无根之火,送万物遁入虚空。

漆黑的火焰从魔主身上涌出,结实地抓住细线奔流的尖端,然后是极不自然的吞噬。

业火吞噬掉纤细男人的所有攻击,不断的延伸,不断地扩张。

魔主一步一步地向前,地面被烧灼出一道浅坑。

「反抗啊。」魔主的声音在通道里被高温给扭曲,邪异无比。

原本打算坐壁上观的男女天人连忙出手,两股庞大的战意悍然腾起,对着窜来的业火发出凌厉的斩击。

业火受阻,确实,业火虽然一沾就惨,但同样的只要别沾到就不会有大问题。

「好像还不错。」魔主就连脸庞上都冒出业火,整个人如同从火里走出的邪神。

幽泉凭空一划。

空间里的黑暗加剧,似乎有什幺阻断了众人的视野。

啊啊啊啊啊!

惨叫声,纤细男人来不及放开所有细线,业火沾身,就在他面前,右手一点一点的化成灰烬,看着自己相连的身体消失。

痛苦可以忍受,死的恐惧也可以被抵抗,然而,看着身体受到破坏的恐怖,却有着本质的不同。

幽泉又是凭空一划。

无止尽的黑暗在通道里降临,把空间给淹没。

魔主似乎根本不打算以物理的方式击倒敌人,他维持同样的频率前进,每往前一点,业火就烧得更盛,吞噬掉所有一切。

男女天人的冷汗一涌出就蒸发,不断逼出释放的气劲和意念都坠入空处,在对方身上感受到的只有无边无际的窒息,任何反抗都是徒劳。

使细线的纤细男人已经连灰都不剩,魔主走到男性天人的面前。

「不反抗了吗?」

武器被化成一团铁水,男性天人的心志已然被夺。

魔主无趣的在他的额头上轻轻一点,一丝业火开始燃烧,男性天人在双眼神采消失之际,他看到了一片荒漠和艳红的残阳。

  • 名称:名侦探柯南中文版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9: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