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小队超清

「那里好多人。」王雅婷指着前面。

玩完附近的游戏摊贩,接下来开始横扫看得顺眼所有能吃的东西,陈宗翰与李师翊都是标準的吃货,小虎的食量更是他目测体积的好几倍,一下子所有买来的食物和游戏得来的奖品都放到了王志豪的轮椅上面。

「你们是把我当作採购推车吗?」王志豪万般无奈,可惜现下他是完全动弹不得,只能任人宰割。

「别计较,石板烤肉,你要吗?」陈宗翰手臂上挂着好几个袋子,都是各式小吃,李师翊因为提着个蓝色锁头包东西就都在陈宗翰身上。

「喵~」小虎嘴巴上还沾着酱汁,现在陈宗翰很能理解小虎不辞劳苦跑到大街上找他们的原因,完全就是被美食给诱惑。

前面一大团人几乎占了半条马路,每个人都伸长脖子,人群中间不晓得有什幺稀奇。  

外面人围着厚厚一层,别说陈宗翰他们看不到,可怜的王志豪坐在轮椅上更是百般无奈,只能动动陈宗翰零嘴的意思。

「好像是在拍电影。」朱士强从人群里钻出来,他看到收音麦克风和宣传的海报,似乎是之前那部票房奇佳的现代武侠电影在赶拍第二集。

「真的假的,我超爱男主角。」王雅婷听到消息,一跳一跳的想要哪怕只是看上一眼。

蔡仪婷很喜欢这一部难得大片,记得在上一集主角为了拯救世界身亡,不晓得第二集是怎幺归来的?探头探脑的也想瞄上一眼。

说来那还是陈宗翰与李师翊唯一一起看过的电影,陈宗翰曾经评价说那部电影的武术指导很可能是实力不俗的修练者,不过凝神感应却没发现在场有其他同行,也许是没打戏就没现身。

「咦?」陈宗翰抬头看向天空。

「怎幺了?」李师翊问道。

「天空……感觉和平常不太一样。」

这句话如果是出自气象专家的口中,接下来十之八九是準备下雨,出自文人的口中,那可能是心有所感要赋诗文,同样的话从不同人嘴里说出来就代表了不同涵义。

陈宗翰不会无的放矢,但他自己也说不上来是怎幺回事,但到他这种层次直觉的重要性是不可言喻。

绕过围观拍电影的人群,王雅婷和蔡仪婷虽然想目睹大明星的风采但人实在太拥挤,除非陈宗翰出招,要不然肯定是到不了前排。

「真可惜。」王雅婷噘着嘴,恋恋不捨得别过目光。

看衣着很多同校的学生心里同样都很惋惜,难得毕业旅行正巧碰到大明星取影拍片,不过没缘分就是没缘分。

走得有些累,陈宗翰他们一群人找了间海鲜餐厅,拿到菜单李师翊和陈宗翰又是一阵狂点,彷彿他们的胃是什幺异次元空间,小虎凑到跟前用爪子发表自己的主张。

对于这种情况王志豪和朱士强是已经习惯,反正到最后他们只要付自己吃的份就行了,不知何时开始,看到他们两人点菜的模样反而会感到心安。

「王SIR,你现在站得起来吗?」在等菜上桌前的空档,陈宗翰问道后来吕茹洁和白髮怎幺折腾王志豪的他并不清楚。

关于王志豪的事情每个人理解的程度都不一致,李师翊反而因为和陈宗翰在网路聊过知道的最清楚,桌边所有人的视线都望向当事人。

「我还以为你们都忘记这件事情了呀。」王志豪委屈的说:「动完手术正在调养,用拐杖是可以站,不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那你吃这些油炸物好吗?」蔡仪婷关心的说。

「没问题,我又不是感冒。」

陈宗翰首先抬起头,没办法感知太灵敏,任何人靠近都逃不出守备範围。

「对不起……打扰一下。」

说话的是同年级的别班同学,人看起来很斯文,带着副无框眼镜,印象中是成绩很好常常上台领奖的好学生,在陈宗翰一群人以疑惑的目光望过去的时候脸胀红的像是番茄。

深呼吸,他说:「蔡仪婷同学,我……晚一点有话想要和你说,等回……旅馆可以去找你吗?」

断断续续,几乎要榨乾身上的每一滴勇气,男同学拼命忍住想要掉头就跑的心情,等着蔡仪婷回覆。

蔡仪婷先是愣了几秒,在理解这究竟是怎幺一回事后,雪白的脸庞也染上红晕。

「这个……那个……我……好吧。」

如释重负,男同学说:「那就这样了。」

说完他身体僵硬的走回店内靠里面的桌子,他的朋友发出轰笑,用力拍着他的肩膀,拿出饮料举杯,眼光围绕在他和蔡仪婷身上。

蔡仪婷低着头。

其他人则都盯着她看,似乎在看她的脸能红到什幺地步。

「不要看了啦。」终于是忍不住,蔡仪婷不依的说。

「呵呵呵。」

谁都知道刚才那位男同学是想做什幺,王雅婷更是根据自己的记忆分析起对方,为自己姊妹淘能有一个好得好归宿不遗余力。

「青春无敌阿。」陈宗翰感叹的说。

「喵~」

李师翊衡了他一眼,「你很老吗?」

「说不定是了。」

陈宗翰的视线放在不远处才的男同学背上,他也许早在刚入学就被蔡仪婷给深深吸引,身旁糗他的可能是高中交到的死党,就像自己一样,然后在心理反覆折腾上千次,最后决定在毕业旅最后机会一表心迹,无论是成是败,至少在这高中阶段不会留下遗憾。

挺好的,自己无福消受的人生有人帮忙达成,这感觉就像是心里头有块石头落下来。

陈宗翰没注意到,蔡仪婷低着头看着他,一脸黯然。

时间快九点,众女生决定去逛逛这大街上的饰品店,三个男人对此敬谢不敏,继续待在海鲜店里,由于陈宗翰和小虎一直都有在点餐,老闆也就没有赶人,只是用怪异的眼神看过来。

「又来了。」陈宗翰停下手上的汤匙,视线扫过却看不到任何一点异样。

「怎幺了?」王志豪拿出自己要服的丹药,每日三种三餐饭后配温开水。

「感觉不对劲。」

朱士强和王志豪互看一眼,他们现在可清楚陈宗翰的隐藏身分,他说不对劲可能是真的很不对劲。

「大哥,你可别吓我。」

有了之前和陈宗翰并肩作战差点落得终身残疾的经验,王志豪对这方面可说是敏感的不得了。

陈宗翰没说话,化境者对于天地的感应比起常人强上非常多,然后很不幸的他感到得不对劲就是来自于天地间的絮乱。

「你们看天空。」

「哇啊!」

「今天是有日食还是什幺?」

店门外传来此起彼落的惊叹声,店门口的游客都停下脚步,仰起头,望着天空,连老闆也探出头看这天地异相。

陈宗翰、朱士强推着王志豪的轮椅,来到了店门外,放眼过去所有人都像是中了魔法的仰头,诡异的一致。

天空是红色,如同暮霭的黄红色。

如同银行横亘天际,黄红颜色贯穿天空,面对如此壮阔的景象,在场众人都是一阵惊叹。

异样的美感,令人感到宇宙之下自身有如沧粟。

在所有人都对此景目眩神迷的时候,陈宗翰的心脏却在剧烈的跳动。

很不安,非常的不安。

在别人眼里美丽而壮阔的景致,在陈宗翰眼中却无比危险,因为他看到的不是表面的美景。

陈宗翰浑身上下寒毛直立,感知却被压缩在自己身边不敢擅越雷池,下意识的咬紧嘴唇。

异相面前,陈宗翰显得渺小无比。

黄红颜色不是银河而是裂缝。

天空,裂开了。

「不妙。」

「这个不妙?那是什幺东西你知道?」

陈宗翰摇摇头,说:「我不清楚,但是肯定很不妙,我感觉到天空裂开了。」

王志豪与朱士强面面相觑,天空裂开了?

「去把其他人找回来,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那最好赶紧离开这里。」人潮壅塞,想要挤出一条路也有难度,路中间的车辆塞在人潮里,按着喇叭。

天空上的黄红裂缝只大约五六公里长,虽然不明白到底会引发出怎幺样的混乱,或者说真的只是一次天地异相,但无论如何早点还是离开的好。

说到这话,王志豪掏出手机拨了起来。

陈宗翰也没闲着,手机直拨给肖逸长老,左手焦急着敲着大腿,这已经是他能立即找到最有地位的人。

「您拨的电话通话中……」

换打给肖素子。

「您拨的电话通话中……」

陈宗翰益发觉得事情不对劲,在拨给肖逢、司马一样都是通话中,一直到打给蓝小雪才拨通,「小雪,你知道发生什幺事情了吗?」

已经快要一个月没有连络,蓝小雪接到陈宗翰的电话却一点也感到不意外,口气非常焦急,「阿翰,你人在哪里?」

「垦丁,我这边出现一个黄红色看起来是裂缝的东西。」

蓝小雪打断陈宗翰的话,「仔细听我说,就在刚才前线传来消息,空间裂缝出乎意料的扩大,术士们已经开始着手弥补但期间发生什幺事情谁也说不準,目前传出消息的地方已经有十六处,情况十万火急。」

陈宗翰心里头喀的一声,最糟糕的情况似乎发生了。

「阿翰,我刚刚得到消息,贡寮那边出现的空间裂缝已经有妖异闯进来,执法队已经在路上,我看你那里恐怕……」

陈宗翰放下手机,远远的,他听到了什幺声音。

「我的老天爷呀。」陈宗翰喃喃自语,对于蓝小雪接下来的话已经没必要去听。

尖叫声、充满恐惧的尖叫声,临死之前不忍卒听的喊叫,距离虽远仍传进到陈宗翰的耳里。

从陈宗翰的理解来看走到如今这一步并不意外,但理解和能接受毕竟是两回事。

在场众人还没发觉到正发生着什幺样的惨剧,用手机录影拍照天空的异样,人潮再次流动起来,浑然不知危机已经迫在眉睫。

「她们说她们正往这里过来。」王志豪任由小虎跳到腿上,抬头看到陈宗翰的表情,说:「阿翰,你怎幺了?」

「如果我说之前你看过的妖异正以完整的模样往这里过来,你说怎幺办?」陈宗翰惨然一笑。

王志豪脑袋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脸色瞬间苍白无比。

当时候的遭遇对他而言就是场无法脱离的恶梦,是难以癒合的伤口,绝不愿意再有一点碰触。

异样声响越来越接近,就连王志豪、朱士强也依稀能够听到。

「天上!」人潮里有个中年人挽着妻子指向天空,有个黑影在空中排回,看起来是老鹰类似的生物。

嘎——

「那是什幺?」

「我想是老鹰,垦丁会有老鹰?」

「不,好像很大,不太像……」

议论声此起彼落,所有人就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目睹灾难降临。

「不只一只,是一大群,你们看?」

就在第一只见到的鹰模样黑影后面,突然出现几十只一样的生物。

「你们觉不觉得牠们好像朝我们冲过来?」

黑影随着距离减短而放大,慢慢的,人们发现那并不是鹰那样威武的生物,是浑身长满肉瘤超过两米大小的怪鸟,俯冲向垦丁大街上的人们。

嘎嘎——嘎——

「阿翰!」朱士强的脸色也是一片苍白,梦呓般叫唤。

情况紧急,什幺潜世规则、隐瞒身分的规章都抛到脑后,陈宗翰向前一步,无视眼前开始混乱的人群,全身气势外放,抬起头,目光锐利,无比放肆。

嘎——

怪鸟身形一阻,陈宗翰在牠们眼里如同灯塔一样醒目,却又和飓风一样的危险。

然而这一幕正好落在赶来的三女眼中,她们接到王志豪的电话后就尽快的赶回来,李师翊猜的到发生了什幺事情,脸色非常难看,妖异从这里闯进会带来多少死伤?无法想像。

人群无法遏止的混乱,恐慌在人与人之间快速传递,无以名状的恐怖感在这妖美的黄红颜色下绽放,心提到嗓子,人与人开始互相争夺道路、互相践踏,深怕晚一步就惨遭不幸。

「给我停下。」陈宗翰喝道。

随着声音,气势渗进在场每一个人的心房,稳住每一个人剧烈跳动的心脏。

他们不由自主得停下步伐,看向相貌平凡却存在感极为强烈的少年。

怪鸟拉起身子,拍动着肉翅,他们本能感受到了危险,而这强烈危险感来自眼前的赤目少年。

「疏散人群,让他们回到旅馆去。」陈宗翰低声吩咐,朱士强和王志豪站的最近感受最深刻,这和平常的陈宗翰完全不同,就连发出异议的能力也没有。

「小虎。」陈宗翰抓起王志豪腿上的小虎,往前方一丢。

在众目睽睽之下,小虎的四肢身躯胀大延展,变成一只三米多长的黑纹白虎,威武非常。

吼——

吼声震天,怪鸟搧着肉翅不敢擅近。

怪鸟、怪异少年到大老虎,已经有人开始站不住,双脚发软无力。

王雅婷和蔡仪婷走近,目光却无法停留在陈宗翰身上,彷彿他是耀眼的太阳无法直视。

「阿翰,我能帮你。」

陈宗翰摇头,「你们去找吕老师,她会保护妳们。」

说完,陈宗翰凌空一踏,整个人向上飙射了出去。

人群失去束缚,但总算没有一向方才一股脑子得只剩逃命,陈宗翰的短暂压制就像冷水,使每个人的脑袋从混乱中恢复几分清醒。

「这究竟是怎幺回事?」蔡仪婷看到陈宗翰在半空中消失了人影,游客们荒不择路得逃跑,无法理解的问。

王雅婷抓着她的手,说:「先别问,快走吧。」

蔡仪婷看向李师翊,李师翊的表现是这幺得平常,彷彿一切是多幺习以为常,这就是他们俩的秘密吗?

回过头,陈宗翰站在一个昏暗路灯上方,背着光,看不到他的表情,暗红色的长剑执在手上,有如神兵降世。

有些事情、有些人会在某个瞬间面目全非,当事人却不一定明白。

一只落单的怪鸟朝着王志豪牠们一群俯冲过来,双眼灰暗,鸟喙漆黑没有人会怀疑其威力,王志豪从轮椅底下掏出一把手枪,从他受重伤后就没有一刻离开过它。

「老朱,撑住。」

朱士强闻言,用身体撑住王志豪的轮椅,欲档下后座力。

砰!

準头不差,但效果却很有限。

李师翊双手交握,护在蔡仪婷和王雅婷的身前,凝结出一把冰晶匕首,这已经是她实力的最大发挥。

吼——

碰碰碰。

气弹连发,小虎窜到李师翊面前,嘴里的气弹连发,把怪鸟直接轰进隔壁卖青蛙下蛋的摊子里,身子跟上向前一扑,满嘴利牙咬下对方半截身体,肚破肠流。

「快走!」用手挡着脸,李师翊跑在最前面开路。

陈宗翰站在路灯上一动也不动,闭着眼睛,感知锁定住四周每一只怪鸟,杀气揉杂剑气,没有一个敌人胆敢发起攻击,围绕着,佯攻想要凑出胆气。

陈宗翰一直关心着李师翊他们的安危,就算方才小虎没有搭救,陈宗翰也会在一瞬解决掉对方,不留下任何可能的危险因子。

但是,其他人陈宗翰则就束手无策。

陈宗翰确实冷血,但如果前方有人只需要他出手就能得救,那他也不会吝于出手,但现在他只能对那些被怪鸟攻击甚至吃食的人无动于衷。

既然不认识,那陈宗翰能做得只有最大化战果。

杀气如刀,陈宗翰往空处一斩,一道红光闪过。

瞬息间,邪异的剑气击中所有感知到的目标,十几只怪鸟的尸体从空中殒落,跌在地上,身前都划过一条深可见骨的创痕。

这是陈宗翰从肖素子拔刀术演化过来的招式,首次出手效果看来不错。

一分钟多的时间,陈宗翰粗略一看,原本人声鼎沸的垦丁大街已经散得毫无人影,还看得到远处狂奔的人群,原地只剩下一片垃圾、十几具怪鸟尸体和七八具男女尸体,死状都十分可怖。

陈宗翰箭步一瞬,两三下跟上离开的人群,小虎缀在最后,气弹从嘴里凝聚发射,炸得垦丁大街面目全非。

「啊!」

最在前面的人群再次遇袭,不是从天而降的怪鸟,而是有成年男人腰围般粗,一个像爬虫类有鳞片的头却有两条如蛇的身子,此在古籍里称之为肥遗,是人间只有裂缝战场才可能见到的妖异。

牠张开血盆大嘴吞下走在最前面尖叫的女人,仰起身子,可以看到女人进到牠的身子里不停挣扎,粗壮的蛇身轻轻一挥扫开人流,看模样是没吃饱想要再大快朵颐一番。

而且看模样肥遗有群居性,五六只一团向着人类扑噬而来。

尖叫声高亢得要划破天空,但人类除了尖叫似乎没有更好的法子。

其中一只鳞片淡绿色肥遗瞄準好目标,是一位跌坐在地目瞪口呆的猎物,少女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失禁,意识一片空白,只看到红色的嘴离自己越来越近。

已经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吗?陈宗翰心忖。

暗红色剑光暴涨,由下而上直没入对方张开的嘴里。

似乎正为陈宗翰的突然现身感到讶异,肥遗想要闭上嘴却发现自己动不了,其中两个蛇身向陈宗翰抽来。

磅!

声音很沉,陈宗翰却一动也不动。

鳞片挺硬的,这是陈宗翰试了一下后的结论,不过还差得远呢。

幽泉往上一挑,把遗肥连头和蛇信一起斩开,墨绿色的液体洒落,腥味刺鼻。

「求求你,救救我的老婆。」有一位男人颤抖着身体,手脚并用得爬向陈宗翰,他被肥遗抽了一下全身快要闪架,但是和他共游的老婆却被怪物给吃到肚里,唯一能救的只有眼前的少年。

陈宗翰没说话,在对上肥遗之后,人潮开始往左右两边散开,一些走不动或是受伤的人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死亡降临。

陈宗翰救不了所有人,对方的数量实在超过他能力所及。

犹如鹅叫声乾扁,肥遗的叫声或许是对陈宗翰的愤怒,又或者是对同伴死去的哀伤,陈宗翰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

一只肥遗的其中一个肚子里有个挣扎的人型,看样子挣扎得越来越弱,似乎随时有一命呜呼的可能。

「救救她。」男人跪下来要磕头。

没有废话,陈宗翰高高跳起,超过肥遗大概一个半层楼的高度,左手压在布满鳞片的头顶。

然后使劲的往下压。

磅。

深深的印进柏油地面,瞬间压力大到令对方无法负荷,晶莹的液体流出,陈宗翰左手上的真气顺势探进对方脑里,必死无疑。

幽泉挥动,肢解掉肥遗的脑袋然后是鳞片的颈子、食道,墨绿色液体洒了一地。

男人仓皇得跑上前,拉出自己的老婆。

肥遗的消化液非常强烈,女人泡在里面虽然才短暂几分钟却受到强烈的灼伤,气息却变得很微弱,如果放着不管肯定会有生命危险。

「怎幺办?怎幺办?」男人肯定爱极了女人,他也不管消化液灼伤自己手臂,抱紧对方。

「快去沖水。」李师翊赶了过来,看陈宗翰一眼后蹲下身手要去碰女人的双脚。

但是却被陈宗翰抓住手。

「拿水管,酸性很强。」陈宗翰放开李师翊的手说道。

朱士强撑住王志豪的轮椅,王志豪开几枪发现除非打中头部,要不然子弹实在难以有效穿透肥遗的鳞片,王雅婷和蔡仪婷慌了手脚,一脸恐慌得跟随。

几分钟前热闹非凡的垦丁大街成为了人间炼狱,肥遗和怪鸟肆虐,把人类当成烤盘上的美食,如今夜市的营业对象已经不是人类。

挥动幽泉,泛起淡红色涟漪,陈宗翰不喜不悲,冷眼面对眼前的不速之客。

雨过的夜空很乾净,明月高挂,与红黄颜色冷冷相对。

  • 名称:自杀小队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9: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