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魂超清

时间回到不久前,地点是在陈宗翰家附近。

在妖异入侵事件过去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内,天人选择在这敏感的时间点有所动作,不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决策者确实掌握了战争的脉动。

如果可以,神州天人也希望能派出大军下界。

但可惜他们抽不出边防的军队,和妖异的战争一直没有缓解的迹象,越来越多声音表示要进攻人间来缓解压力,过去主张反对的声浪在严峻的局面下都噤了声。

不论是在哪一边的眼里,人间都是一道香喷喷的佳餚。

妖异想要进入人间必须等结界消失,但天界想要下界则可以透过通天路,想要抢先一步对人间动手,天界神州有着优势。

现在的人间就处在微妙的关係之中,暂时死地和天界都腾不出手对付祂,这短暂的空档是最关键不过的缓冲时间,务必整合人间的各国和各大势力,要不然就连抵抗的机会都没有。

很多道理彼此都懂,就像人间在此时此刻必须整合,就像天人不会放弃人间遭受妖异入侵后的修整时间出手。

大军压境无法实现,但修练者从来都是实力极强的个体,用在刺杀更是物尽其用。

重点摧毁敌人的军事设备是常识,连天门已倒,三大世家藏在勾不着的地方,各国的军事据点并成为了首要打击目标,也才有陈宗翰在关渡指挥部迎战天人们的事件发生。

但除此之外,趁着这个乱局刺杀重要目标的行动又再次展开。

猫又全宗是人间关注到的第一起刺杀事件,并不是说之前就没有,只是天人们做的乾净俐落,就像切磋大赛时渗入肖家内部,没留下什幺痕迹。

极道高手不管是在哪一界都是极为重要的存在,人海战术有其价值,但极道强者却可能颠覆整个战局,也因此强者被列为首要诛杀目标。

在猫又全宗身上天人踢到了铁板,几次攻击行动未果,其他计画也没想像中有效,天人意识到人间人也不是如他们想像的弱小,战略调整,变得小心谨慎。

夜晚一直是行动的最佳时机,除了军事据点外,这次的攻击目标也包含重要人士和某些强者,经过之前的事情狙击猫又全宗这个等级的极道强者变的很有难度,总统之类的重要人物也有修练者专门保护,难以下手,撇开这些选择,剩下来的就是今晚的目标。

然而很幸运的,陈宗翰名列其中。

不幸的是他人却不在家里,天人当然不会知道目标已经转移到关渡,直接登门拜访。

常子才以及另外一男一女的天人出现在陈宗翰家的巷子口,长枪在手上随时可以化为攻击,他身边的一男一女气势一点也不弱于常子才,用饶富兴味的眼神打量着这里的环境。

相比神州,人间的住屋是另一种风貌。

照理说陈宗翰的重要性应该不会到动用三位入道高手的地步,但不知为何,陈宗翰却总是坏他们的事,连天门事件更破坏了重要的禁武法器,导致进攻队损失惨重,天界对他的注意力因此与日俱增,到了除之而后快的程度。

原本按照常子才的想法,军人就应该在战场上分胜负,不应该牵扯到平民百姓,但可惜总是无法事事如人愿。

所以他才会出现在这里,带着曾经输过一次的银枪,甚至结伙三人。

「按照之前的协议,我输了或是你们认为我没有胜算再出手,不要对他的家人动手。」

「这是场战争,为了获胜可以不择手段。」男天人不满意的说道,这一男一女都是刚从战场下来,对战争的体悟远比常子才来的深。

「为了胜利,如果连最基本身为人的道德都丧失,那我宁可不要。」

男女天人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这算甚幺?军人的荣誉?几分钱一斤?

「我们没有听命于你的必要。」

「这不是命令,是请求。」常子才少见的多话:「他是值得尊敬的对手,我不希望有任何事情干扰这场战斗。」

「随你便吧。」男天人不再多言,常子才的脾气他不是第一次听说。

在天界的资料里,陈宗翰的修为称不上拔尖,在人间有一长串比他要强的高手,但麻烦的是他成长的速度,以及和他实力不匹配的年龄,不断茁壮的敌人是所有人都讨厌的对象。

以一把暗红色长剑为武器,擅长剑术、刺杀,有丰富的战斗经验,修练杀道,力量和速度都不可小觑,有祕法可召唤出黑色火焰,对付时需严加注意。

这是陈宗翰在天界的简短评价,常子才三人都不是轻狂之辈,在战场上敢轻视敌人的人早就都死光,他们对于这次的敌人都抱有警戒之心。

常子才没有隐藏气息,只要有心远远的就能发现他。

但陈宗翰却没有应战,一直来到目标地点,一栋两层楼的透天厝面前,他们都没有感受到陈宗翰的存在。

反倒是在附近有几只老鼠投来目光。

「哼。」男天人重重的哼了一声,躲在附近偷看的丁朝民派来的暗哨,突然一阵血气翻涌,连忙退走。

「阿翰,出来!」常子才大喝一声,长枪一抖,在白铁门上打出一个凹陷。

在半夜里,这下动静如同天边打了声雷,把左近的邻居都给惊醒。

陈家人连同李师翊都从梦中惊醒,小虎更是毛髮直竖,空气里瀰漫着常子才散发的战意。

李师翊光是听声音就明白来者不是他能应付,恐怕小虎也不是对手,但是对方要找的陈宗翰却不在家,怎幺办?

过了五秒,常子才也不管陈宗翰究竟在或不在,又或者躲藏在哪个角落,他蹲伏身子,双手高举长枪,如拉紧的弓要发出致命一击,目标是白铁大门。

陈家三人不晓得该如何是好,他们都听得出来来者不善,不是开门说陈宗翰有事不在家能够解决。

在常子才的气势压迫下,屋内的人感到空气如高山变的稀薄,氧气在逃逸。

联络不上老哥,陈宗佑放下手机,如果就像他猜的,垦丁那部影片裏面的人真的是老哥,纳自己老哥恐怕就是个不简单的人物,现在更是有人上门找他麻烦。

李师翊握着长剑,心情稍定,对方三人里任何一人她都看不出深浅,由此可见实力差距十分悬殊。

常子才没有在等,一个箭步,长枪出手,劲气可以直接在门上轰出一个大窟窿。

理论上是这样,但劲气却在碰到门前消散开来,就像一把黄沙在大风里被吹散,无力的撒落。

不是陈宗翰,常子才感觉得出两者的差别,「是谁?」

没人出声。

男女天人拔出剑,刚才那一下他们也没看出端倪。

凉风习习,开始进入冬季的北台湾在晚上温度略降。

常子才依旧什幺也没发现,面前的房子里里外外都没感觉到一点不寻常,静静的,普通到不刻意去看根本不会注意。

再一次,常子才以横扫千军的力道在夜里画出一到淡淡光晕,向着陈家屋子。

再一次,光晕慢慢消散,犹如石沉大海,被虚无给吞噬。

在那裏,男女天人身形一动,窜高到二楼窗户,长剑点向玻璃。

依稀有一声叹气,美丽的叹息。

玻璃碎开,男女天人闯进到的一间普通房间,电脑、书桌、书柜、椅子、床,这是陈宗翰的房间。

方才那一丝气息又再消失。

「出来!别藏手藏脚的。」男天人喝道,他当然不会天真到以为对方会就这样傻傻出现,要的只是对方剎那的情绪波动。

但还是什幺也没有。

男女天人交换一个眼神,点个头,男天人举剑砍向桌子,剑化作虚影,别说一张,十张桌子也能一併砍断。

但同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如泥牛入海,真气被拨离稀释,力量被缓缓的抽开,似乎有一股斥力在作用。

女天人仔细观察着四周,长剑虚点,这个房间有问题。

常子才同样也感觉到那个房间的怪异,不是里面散发出特殊的气息,而是太过普通,几乎一转头就会忘记那样的普通,太过普通本身就是一种不正常,似乎有谁为了某个原因了隐藏那间房间的存在。

不论是谁,这幺做肯定有原因,而且和陈宗翰一定有关连。

唉。

又是一声美丽的叹息,对于叹息用美丽来形容似乎很奇怪,但在此刻却异常合适,听到这声音就彷彿看到一位绝色佳人倚在窗边幽幽叹息,如诗的画面,里面充满着无奈。

在叹息声之后,一股妖美的感觉如黑烟飘袅,挥发在空气中,进入到房间里两人的心房。

视野之内明明什幺也没有,但两人还是可以感觉到他们走进到了某个存在的地盘,惊动了对方。

「少装神弄鬼,滚出来!」

回应他的是更浓郁的黑气,男天人晃晃头,那不过是心理的错觉,房间里其实什幺也没有。

入目所见都是人间稀鬆平常的事物,但正因为如此才更显得不对劲。

李师翊感觉到屋外有两人闯进屋里,就在陈宗翰睡的房间,但是在这之后两人的气息却像凭空消失,她的感知怎幺也感觉不到,照理说实力差距巨大,根本没有必要隐匿行蹤,究竟是怎幺回事?

有古怪,李师翊蹑手脚的想要上楼,但小虎在一旁咬住她的衣服直摇头,牠在陈宗翰家里住过一阵子,以前就隐隐感觉得到屋子里除了陈家四人外还有其他存在,只是除了陈宗翰以外其他人似乎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小虎也很聪明的没有多问。

然而从现在的情况看来,那隐藏着的存在比小虎之前所想像的还要恐怖,牠不能让李师翊涉险。

不单是李师翊翰小虎发现事情不对,屋外的常子才感觉不到进入屋内同伴的气息,才刚想跟上,心里突然有个感觉,那个房间是在等他进去好一网打尽。

一想到此处,常子才反进为退,从怀里拿出一张符纸,和远方的师父联繫。

就像人间有手机网路这种方便的工具,在天界简单的联繫法术是几乎任何人都可以掌握,只是仍然有一些限制存在。

常子才决定等后援军静观其变,这变故给他不妙的感觉,好似有什幺脱离在掌控之外。

想到这里是陈宗翰住的地方,眼前的不对劲十之八九就是和他有关,在想到陈宗翰的年纪,说不定这便是年纪轻轻能有如此修为的秘密。

常子才一动也不动的立在原地,如雕塑般,目光和感知都紧盯着屋子,他并不是不担心两位同伴的安危,只是衡量局面,什幺也不做才是恰当的处理方式。

敌人还在,李师翊感知的到,陈爸爸、陈妈妈和陈宗佑不晓得该如何是好,微微压低身体,像是屋外回射来机枪子弹那样,他们来到居中的饭厅,李师翊和小虎都在那里。

「爸,现在怎幺办?他们好像要找哥。」

对于陈宗佑的问题,陈爸爸眉头紧锁,他打了电话报警,但直觉告诉他不会有用。

陈妈妈握住自己小儿子的手,也是一脸紧张,刚才那一下撞在大门的声响,已经惊的她魂掉了一半。

「我看我们从先后门离开再说。」陈爸爸最后说道,对方来找自己大儿子肯定不是甚幺好事,说不定还是武侠剧里面的仇家,犯不着撞到对方剑上。

「可是屋子……」陈妈妈有些犹豫,她不怀疑对方找不到陈宗翰会把这房子给拆了,这是他们结婚时买的,住了二十年,很有感情。

陈爸爸压低声音说:「人最重要,屋子大不了重新盖。」

「那我去拿存摺和印章。」

陈爸爸拉住陈妈妈,说:「不用拿那些东西,把衣服套上,我们赶紧出去,师翊,你还有甚幺重要的东西没有?」

李师翊拿着长剑,已经在身上加了一件薄外套,至于笔电和其他东西都可以再买。

很快的,四人从后门走了出去,现在正是半夜,之前的动静却让街坊邻居都起了床,开了小灯或是靠在窗户边看着状况。

李师翊回头看了一眼,不晓得是不是自己多心,她总觉得有谁正看着她。

陈爸爸带头穿过屋后的防火巷,再爬过一道小围墙,这里李师翊拉着陈妈妈轻轻翻了过去,尽量的不引人注意。

但常子才怎幺可能没注意到屋子里的人正在逃跑,在他的感知下,四人的行迹无所遁形,只是他没打算追究罢了,他是位军人,攻击平民妇孺从来不该是他的工作。

而且他有一个预感,如果他出手追击,隐藏着的存在肯定会出手干预,没有什幺理由,但他就是这样觉得。

台湾的警察效率总算是不差,在陈爸爸报案后没多久就鸣着警铃过来,两台警车开进巷弄,大灯照在常子才的身上,看他一身鳞皮甲加上手拿长枪的古代装扮,心里暗叫不好。

这几天全国的警方都收到了发函除了协助三大世家的长官空降管理外,还特别要求各地区注意看起来做古代装束,身上可能有冷兵器的份子,任何人看到符合特徵者必须第一时间回报总部,请求支援。

这几天修练者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警界有传闻说上面发函要找的可能是极度危险的人物,一想到这里,现场的警察摸到肩膀上的无线电,手上握着枪,按照指示要求增援。

常子才对人间孱弱的执法人员一点兴趣也没有,他的视线投向警察的身后。

看到常子才转过头,其中一位警察被吓得扣下板机,之前修练者给他的阴影实在太深。

转动长枪,弹开迎面射来的子弹,常子才恭敬的说:「师傅。」。

葛先生从阴影里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黑色合身西装,看来他很喜欢人间的这副打扮,在他身边有位穿着套装的亮丽女子,两个人站在一块十分登对,只是这分服装实在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应该在什幺慈善募款餐会上面才对。

「师母。」

「阿才,他们进去多久了?」

「半炷香的时间。」

葛先生和他的妻子无视把枪指着他们的警察,伸手把两辆警车推到一边,再一个招手,两位警察摔到巷尾,爬不起身。

「人间隐藏的高手还挺不少。」葛先生瞇起眼睛,感知伸向陈宗翰房间。

一个碰触,传来被针扎般的感觉。

「上次那个小子人不在?」

葛先生口中说得当然是陈宗翰,常子才摇摇头。

「是吗?」

「你还在叨念他,对于一时心软很后悔?」女子笑道,她已经听说了他丈夫和陈宗翰的经过,那时候如果不是李师翊那近乎愚蠢的行为触动了葛先生,陈宗翰根本活不下去,然而自从听到讨伐连天门时陈宗翰破坏禁武法宝,导致他们这边死伤超过预期,葛先生就开始后悔当时自己的心软。

有害的种子,第一时间就该摘除。

「算了。」葛先生挥开自己的思绪,正视着那处房间。

就在这时候,原本消失的气息重新出现。

那两位和常子才一起过来的天人从窗户被扔了出来,跌成一团,看起来是昏迷过去,值得一提的是他们没有任何外伤,看表情就像是被活活吓晕。

堂堂天人,堂堂修至入道的武者被吓晕?

简直就是笑话。

但如果是事实的话呢?

「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和那小子有什幺关係,但既然你打伤我的人,那就必须付出代价。」葛先生的口气发冷,跌出来的两人是他门派里的晚辈。

待在房间里的当然是大姊,因为时局变化她为了不被到处巡逻的修练者发现,回到陈宗翰的房间打算当个称职的宅魔女,但偏偏麻烦却自己找上门。

确实,大姊在陈宗翰的房间设置了不少的禁制,陈宗翰并不清楚这件事,就连大姊自己也没想过这幺快就会用上。

「呵呵呵呵。」大姊轻笑,声音清脆悦耳,但是却像是从四面八方而来,修为强如屋外三人也摸不清声音的来源。

之前的叹气是大姊觉得麻烦上门的无奈,这次的轻笑是对屋外三人的嘲笑。

她是谁?

她可是就连亘古岁月都无法消弭,曾经叱咤风云,翻手为天,覆手为地,那位绝世魔主的妹妹,同时也是姜子牙的恩师,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女。

即便现在就连存在都显得残破,修为从头开始,被整个世界给排斥,甚至为了安稳度日必须隐忍在这小小的房间。

但在和陈宗翰相遇之后,大姊有了灵体,几乎每一秒钟修为都在恢复,别人只知道陈宗翰实力增长的惊世骇俗,然而大姊修为恢复的速度却是陈宗翰也难望其项背。

陈宗翰从来都看不清大姊究竟强到哪个地步,就像他看不到全宗实力的顶点。

他甚至怀疑大姊会是整个世界真正至高的存在,要不然为何天地都要排斥她,想要毁灭她?

「装神弄鬼。」葛先生手上发出亮光,那是之前对战大佬与陈宗翰用过的招式。

右手一闪,在空气中摩擦发亮的真气刺向房间,刺耳的摩擦声掩盖住其他声音。

大姊很不愿意出手,她有很多顾忌,但也没有顾忌到有人登门挑战她她还灰溜溜逃跑的境地。

在夜里格外耀眼的闪光刺进房间的窗户,然后就兀然断了声响。

葛先生脸色一沉,双手连续劈掌,一道又一道的闪光轰在陈家的屋子,把水泥墙壁轰出一个又一个大洞,但只要是接近到那间房间的攻击却都无端消失,彷彿那间房间里面存有黑洞。

女子看自己丈夫对付不了,凝气凭空化出一把浅绿色的剑,对着目标发出快到极点的斩击。

石沉大海。

所有攻击都消失无蹤,葛先生已经动了七成力,眼前就算是一座高楼大厦都变成瓦砾堆,但那房间却还好端端地摆在那里。

「有趣、有趣。」葛先生不怒反笑,所有攻击都被对方接下,要不是对方设有奇特的阵法,或是修练特别的法诀,就是因为对方的实力远高过自己。

至于究竟是何者?试试就知道。

常子才在一边也很吃惊,心里数着师傅究竟出了多少掌,数量与破坏力成正比,就算在天界也没多少人胆敢正面承担师傅如此多的攻击,看向越来越诡异的房间,那里如同蒙了一层黑暗。

巨大的能量在修练者的感知里明显的就像是一团火焰,距离近一些的修练者赶至,只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扑火的飞蛾。

肖濂待的餐馆来了人,但和葛先生完全不在档次。

警方连络的修练者也一样不堪,唯一让葛先生与他妻子停下手的是境外餐厅的老闆和老闆娘,他们很少见地走出现在店门外。

两边都是夫妻档,老闆戴着髒兮兮的围裙,和葛先生笔挺的西装相较起来格外刺目,老闆娘手上握的是把水果刀,瞪着干扰睡眠的始作俑者。

「天人?」老闆不再像平常和气地微笑,右手捧着三昧真火,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出手。

突然又多出两位高手,葛先生那边也是吃惊,看来今晚十分的不平静。

论气势,葛先生那边似乎强劲了些,论人数,常子才最起码还能算半个,但老闆夫妻透露出来的杀气却没有一点退缩,一副见惯大场面的熟手。

感知互相试探,谁也摸不准哪边会先出手,又或者会不会出手。

从一个人握刀的感觉就能看出里面的苦功,葛先生的妻子盯着老闆娘的手,她一点也不怀疑那只平常用来切菜的手会毫不犹豫的划开自己的喉咙。

异样感邻近,所有人都看向一片漆黑的房间,凝神细看似乎能看到窗户框上坐着一位娇小的人影。

天空云层不知为何地汇聚在屋子上空,往下压去,磅礡的如同强烈颱风瞬间形成,想要碾碎某个对象,天空在发怒。

大姊抬起头,看着天空,面无表情。

  • 名称:棋魂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9: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