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超清

高三生活里唯一值得学生们引颈期盼的也就剩下毕业旅行,就像是死刑前的最后晚餐总是丰盛,在正式迈进暗无天日的考试人生之前,毕业旅行可说是最后的放风,也是高中生们最后的疯狂岁月。

期待压过了学测重担,阳光崭露,几乎每个人都在讨论几天后的旅行。

然则当吕茹洁确定王志豪也会一起同行的时候,班上的热烈气氛更是攀到了最高点,由此可见王志豪在班上的威望有多高。

既然是学校旅行当然就会分组好利于校方管控,朱士强、陈宗翰再加上没有现身的王志豪是理所当然的成员,说起来对于班上其他同学陈宗翰称不上生疏但也不熟悉。

高二开学他和朱士强、王志豪俨然成为一个小团体,和蔡仪婷、王雅婷也算是亲近,之后李师翊入学,陈宗翰身上发生巨变,也就更少花时间在班上活动。

一般在这种分组活动上,通常只要有王志豪在根本不用费心,陈宗翰与朱士强都不是善于交流的人,眼巴巴的看班上同学热切的分成一个个小组,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解围的是班长楚轩华,他找来几个自己的好友和陈宗翰他们凑成一组,这才让陈宗翰鬆了一口气。

吕茹洁看到班上同学们兴致这幺高昂也不好说什幺,就和大多数老师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高中毕业旅行毕竟一生只有一次,有些回忆比起课本讲义上的複杂东西珍贵上好几倍。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在陈宗翰身上。

许多人无法理解陈宗翰贵为化境者却待在普通高中里和普通人们整天学习,如果说是他的兴趣也就罢,偏偏他对许多学科厌恶无比,但又耐住性子乖乖坐在座位上,矛盾异常。

其实别说是外人觉得无法理解,陈宗翰自己也觉得自己有病。

敢情是身体被虐待久了连心灵也需要荼毒,不被虐待还浑身不对劲吗?

应该不是,陈宗翰在不断的自我剖析之后他隐约认为自己应该是留恋那种熟悉的感觉,学校、家、朋友,那些都是陈宗翰在遇见大姊前就拥有的人事物,是重生前那个平凡无奇阿翰的珍品。

陈宗翰熟悉战斗、熟悉杀戮,但他心里也清楚熟悉这一切的不是他,是隐藏在灵魂内的魔主。

也许陈宗翰认为如果自己放弃这日常,那他也不过就是魔主的替代品,陈宗翰这人将变得蕩然无存。

灵魂不停做着抗争,行为是心灵的延伸,同样不愿轻易行走在魔主赐予给他的道路,即便会轻鬆许多。

这幺一说,魔主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有动静,陈宗翰对这种情况当然是俯首称庆,但同时又觉得有些不安,一直困扰已久又无法治癒的宿疾突然消声蹑迹,谁晓得这是真的学乖还是暗里囤积力量。

不过对此陈宗翰完全是处在被动状态无能为力,魔主高兴觉醒就出来跑几圈,想睡就连续睡个几来月,哪怕是神通广大的大姊也毫无办法,比起癌症更棘手的多。

不过这些恼人的烦恼都可以暂时抛到脑后,就算陈宗翰已经去过不少地方,但对于能和同班同学一起出游还是兴致盎然。

说到毕业旅行,就应该是吃吃喝喝、到处玩乐再加上青涩的告白恋曲,同班了三年,有多少少男少女暗中倾慕,许多人害怕伤心而紧闭双唇,毕业旅行是最后的机会,不论结局如何都是最棒的回忆。  

不晓得是不是陈宗翰多心,高三的同学们无论男女都突然帅气美丽了起来,互动间也多几分难以言喻的小氛围,像在期待着什幺。

伴随着兴奋躁动,毕业旅行就在明天。

全班几乎都静不下来,都在讨论要带什幺东西去玩才好,当有人自愿带一台WII去同乐,一堆人抢着和他同房,姐妹淘说好要聊一个晚上的心事,那几天没有人打算早睡,还没到旅馆,房间和房间之间就开始讨论起串门子的事情,看来同学们真的都憋坏了。

「你说师翊也会过来?」午餐时间王雅婷有些惊讶的问道。

「嗯啊。」陈宗翰翘着二郎腿嗑着便当,「她说她那个时间有空,会比我们早过去。」

「噢噢。」

低着头的陈宗翰感到气氛突然安静,抬起头,朱士强和王雅婷这对情侣正用耐人寻味的表情看着他。

「拜託,你们这个老梗是要用多久?」用膝盖想也知道他们在想什幺。

王雅婷耸耸肩,没回答,从便当把她不喜欢吃的芥菜夹给朱士强,还是直接餵到嘴里。

「拜託,你们可不可以不要在我面前晒恩爱?我快被闪死了。」

「要你管。」王雅婷气势凌人的用筷子直指陈宗翰,「你不会去和你的大小姐反晒给我们看啊。」

陈宗翰无言以对。

瞪了一眼死党,他正安静的咀嚼,一脸正常,这种事情他们俩没少做过。

「那她会和我们住同一个地方吗?」

「不知道,应该不会,她叫我到了之后打给她。」

王雅婷停住手上的筷子,用略为压低的声音看着陈宗翰问说:「所以师翊她也是你那个……修练者吗?」

「勉强算是半吊子吧。」

「噢—。」王雅婷似懂非懂的应道。

换一个话题,陈宗翰问:「所以那几天你们两个会一起行动?」

朱士强和王雅婷互看,彷彿能用眼神交流个所以然来。

「我大部份时间应该还是会和仪婷在一块,看能不能找时间一起行动?士强你觉得呢?」

朱士强不怎幺在意的说:「没关係,你们女生优先,我和阿翰、王SIR自己玩就行了。」

陈宗翰接口说:「我和王SIR决定要建立一个单身乾净的团体,老朱你很不幸的被排除在外。」

「呃……」

「我听到有人嫉妒的声音。」王雅婷的反击说:「啧啧,男人嫉妒的嘴脸还真是可怕。」

台湾就这幺丁点大,北部学校最喜欢的就是往南部跑,因此四天三夜的毕业旅行目的地就定在垦丁。

凭良心说从国小开始每逢毕业旅行基本上就是往垦丁跑,那里有什幺东西基本上大家都明白,重点还在是谁陪你去。

晚上陈宗翰整理着行囊,大姊在旁边好奇的张望,她看陈宗翰出门这幺多次还是头次有做準备,别说是大姊,就连陈宗翰自己也觉得稀奇。

健保卡、身份证、洗面乳、吹风机、充电器……

一项一项的核对,陈宗翰感受着旅行的气氛,垦丁的沙滩浪涛已经不远。

「哥,记得帮我带伴手礼回来。」陈宗佑把洗好的衣服拿进房间,他看不到大姊,但大姊刻意的在他面前晃悠,惹得陈宗翰想笑。

「好啦,你待在家里可别乱来。」

「我还能怎样?把家里给炸了?」

想到抽屉里面不晓得过期没了的炸药,说不定还真有这个可能。

「别这样做。」陈宗翰无比认真的说。

弄的陈宗佑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哥哥,确定了伴手礼的最低价位后才离开。

看到桌上父母格外给的旅费,陈宗翰心里觉得很窝心,四千块对普通高中生来说已经是笔不小的金额,他在寻思该多买些什幺回来才好。

「讨厌,我昨天看气象预报天气不太稳定。」蔡仪婷气嘟嘟的说,王雅婷还没到就只有她和陈宗翰坐在学校大门旁的花台。

天空有些乌云,只能祈祷南部有符合它们形象的热天气。

蔡仪婷头髮绑成马尾,戴了顶鸭舌帽,正是陈宗翰最喜欢的打扮,青春活力十足。

瞄了一眼陈宗翰,蔡仪婷几秒后说:「我听说师翊也会来?」

「嗯。」陈宗翰把身体往后靠,从背后欣赏着蔡仪婷露出来的粉颈。

从最开始看到蔡仪婷都会心跳不止,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到现在看到她彷彿检视到过去的自己,曾经脸红心跳的暗恋情愫如今都已经云淡风轻。

陈宗翰走得很快、很急、很远,他和蔡仪婷之间的故事在开始之前就已经结束,并肩坐着,却又像是没坐在一起。

视线从蔡仪婷的身上移开,稍微抬起头能看到待了两年多的校园楼层,云层露出了光线,楼层背光蒙上阴影,有些时候总是很难两全其美。

现在七点,今天大概是高三学生有史以来迟到率最低的一天,所有人都兴奋的大声交谈,吵杂的宛若早晨市场,一辆辆巴士开进校园,等到七点半準时发车。

朱士强和王雅婷赶在最后几分钟才压线达阵,朱士强特地到王雅婷家把她从床上挖起来,看来有人兴奋得睡不着但还是有人差点睡过头。

「差一点你们就可以享受两人世界搭计程车到台中了。」看着气喘吁吁的两人陈宗翰打趣的说。

朱士强表情无奈,要不是他有先见之明说不定还真的得照陈宗翰说的那样。

接过蔡仪婷递来的水,一大清早就剧烈运动,王雅婷累的没力气和陈宗翰斗嘴。

「同学该上车了。」吕茹洁的声音不大却都进到了班上同学的耳里。

坐上游览车这个封闭空间,叽叽喳喳的声音只有更加响亮,早上车的同学抢先站了好位置,有人更是从包包拿出零食开始分享。

陈宗翰在游览车中段找到了四个位置,原本以为王雅婷和朱士强应该会坐在一起,但后来还是分成两男两女,老实说陈宗翰还是有些失望,再怎幺说蔡仪婷至少赏心悦目。

有人说女生是被右脑主宰,男生则是用左脑思考,这话确实不错。

两个女生凑在一起话题随意乱跳到毫无逻辑,就这点来说男性同胞们是望尘莫及,不知道当初上天造人的时候留下这个差别有什幺深意?或者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来说,历经数万年产生的男女不同代表着怎样的繁衍优势?

陈宗翰不明白,这辈子大概也不会有明白的时候。

朱士强晃着手上的扑克牌,说:「要玩吗?」

在这个时候游览车动了起来,排成一列的车子鱼贯而出,正式的踏上旅行。

把椅背调到最低,陈宗翰、朱士强、楚轩华再加上一位同学四个男生打起大老二,赌注就是一包包拿出来的饼乾。

吕茹洁在嘱咐全班一些注意事项之后就任由班上同学自由,一些喜欢她的学生凑在她身边,大聊班上同学们的八卦,有时候视线刺过来,弄的背对他们的陈宗翰体会到何谓芒刺在背。

打开车上的KTV,麦克风传下去后全车同学又变得更High。

被欢乐的气氛感染,一向木讷的朱士强也话变多开起了玩笑,和乐融融。

更让人高兴的是随着慢慢南下,天空上的乌云也渐渐消散,灰濛濛的天空中时不时会露出一片蓝天。

第一站是在台中的科博馆,虽然七成以上的学生对博物馆没有兴趣,但所有人还是兴致满满。

整整一个年级加上随团人员的人数将近有一千人,为了不出乱子筹备整整一年,不过看到同学兴高采烈的样子疲惫也云淡风轻。

「哇,你看这里。」

「哈哈,仪婷,那个长得好像妳呀,好可爱。」

「哪有。」

陈宗翰跟在王雅婷她们后面,一个人随便的伫足在玻璃展览柜前面,看展示牌今天有远从埃及过来的木乃伊展。

走进展场,最近的玻璃展示柜里的是距今五千多年用来製作木乃伊的金属器具,鏽迹斑斑,陈宗翰伸手隔着玻璃,感受到跨越时间刻度传达出来的古朴气息。

视线从介绍上面移开,展场内大多是他不认识的同年级生。

有些人和他一样静静的欣赏,有些人不太有兴趣的粗略看过去,有些人关掉闪光灯在拍照。

突然间,陈宗翰产生一种自己不属于这里的荒谬感。

几秒后,他摇头笑了笑。

在科博馆只会待上三个小时,在对展览品失去兴趣后陈宗翰担当起摄影师的角色,帮同班同学拍出一张张名唤青春的相片。

「阿翰,你快过来啊。」朱士强大生的招手,全班同学都已经聚在一起,相机在别班老师的手上。

全班的同体照,陈宗翰放下相机站在最角落,比YA露出笑容。

啪嚓,时间定格在瞬间。

午餐在休息站解决,陈宗翰出于懒惰几乎没带什幺可以吃的东西,反正他不缺钱,况且塞得进行李的食物也不够他塞牙缝。

在这之后就是连续的车程,很多人玩了一整个早上感到疲累,在车上打盹休息。

吕茹洁巡车走过陈宗翰身边,微笑点了个头,继续查看其他同学的情况。

车窗外,高速公路旁是黄绿色的田地,风儿吹过,涌起如浪的波涛。

抵达垦丁的时候是七点多,和预计的时间表相差无几,旅馆距离垦丁大街只有三分钟的路程,按照手册接下来等老师点完名就是自由活动时间。

在旅馆外的停车场,老师们在确定没有谁失蹤或是身体不适后就宣布解散,所有同学都挤向一楼电梯,放完行李后就是他们最欢乐的时间。

室长是楚轩华,确定有留彼此的手机电话陈宗翰、朱士强就和他们分头行动。

「王SIR在楼下的咖啡厅等我们,大小姐也在那里。」陈宗翰挂了电话说道,王志豪因为行动不方便另外自己南下,李师翊则是一大早就到垦丁调时差。

等陈宗翰两人出现在咖啡厅的门口,蔡仪婷和王雅婷已经坐在里面,招手叫他们过来。

李师翊、蔡仪婷、王雅婷、王志豪这种高品级帅哥美女的组合吸引了全场的目光,不过看到王志豪坐着轮椅许多人都感到不忍和诧异,一些认识他的同年级生更是上前慰问。

相信很多人看到李师翊也是同样诧异,只是她的冷脸弄得没人胆敢询问。

「哟。」陈宗翰打招呼的说。

李师翊把长髮用髮圈绑成长马尾,带着副大镜框太阳眼镜,咬着果汁吸管打量着走近的陈宗翰,俏脸总算浮出情绪,说:「阿翰,你们真慢,我已经等了一整天。」

「抱歉啦,大不了等一下请妳吃饭。」

「真是有异性没人性,我望穿秋水这幺多年,怎没见你请过我吃哪怕一碗白饭。」王志豪不改本性,揶揄的说。

「呿。」

「喂,我特地下来怕你们寂寞陪你们,你竟然见面就呿我。」

其他人都捂嘴窃笑,哪怕是李师翊也不例外。

「好啦两位,我们也早一点去逛逛街,晚一点人一定会很多。」王雅婷打圆场的说道。

「呿。」王志豪说道。

「呿屁阿,别以为你受伤我就不敢对你怎幺样。」王雅婷显然也不是什幺好脾气。

结完帐,由陈宗翰推着王志豪上街,这种苦力当然是非他莫属。

垦丁大街的两边都是满满的人,明明不是例假日却还是十分拥挤,蔡仪婷、王雅婷和朱士强在前面开道,陈宗翰推着王志豪与李师翊併肩走在后面。

夜后的大街满满是白黄色的灯光,亮如白昼,游客时不时停下脚步走进店里,一些人戴着草帽,海滩裤和夹脚拖更是随处可见,有人比基尼外只套一件T-shirt,到处都是海滩风情。

「姊姊前几天有连络我,她说她要找时间回来一趟,我想我们过去会比较方便。」李师翊口中的姊姊指的自然是李天曦,「小虎今天中午跑来找我,现在应该是在房间里面睡觉,牠真的是越来越胖了。」

「小虎?牠怎幺过来的?你最近有和素子见面?」陈宗翰奇怪的问。

李师翊歪头说:「好像不是素子,牠好像是跟着其他人一起过来,中午出现得时我也吓了一跳。」

「打个岔,你们说的小虎是一只猫吗?」王志豪说。

「怎幺了吗?」

「是一只白底黑纹的肥猫吗?」

「没错。」李师翊回答,她是名字上小虎的主人,还有契约关係。

「那里。」王志豪指着前方。

顺着王志豪手比的方向,果然有一只肥猫正缩着身子时不时舔一下身上的毛,牠趴在一间卖章鱼烧的摊子顶上,如果是这样还引不起王志豪的注意,牠不知道哪里弄来一块木板,上面写着『寻   翰』两个很丑的字,下面很多游客见到这古怪又可爱的肥猫,拿出手机相机猛拍。

陈宗翰额头浮出黑线,李师翊看到忍不住笑出声。

小虎挺聪明的,这是陈宗翰心里第一个念头,牠会写翰明显是知道李师翊不好惹。

「好可爱的猫咪。」蔡仪婷家里有养猫,声音像是被融化。

「小虎。」李师翊轻唤。

小虎抬起头,扫视了一下附近,然后纵身一跃,把路人的肩膀当作踏脚石跳到李师翊怀里。

一下子附近众人的目光都放在了李师翊身上。

好漂亮的人儿,陈宗翰相信他们是这样想。

「喵~」小虎舔了下李师翊的脸。

李师翊皱眉,「你好重。」

听到主人发话,小虎想也没想的跳到陈宗翰身上,想要爬到陈宗翰的头顶。

「好有人性的猫。」王雅婷三人凑了上来,就连王志豪也转过头,「师翊,这是你养的猫咪吗?好可爱。」

「算是吧。」李师翊把小虎抱起交给王雅婷,彷彿牠不过是只宠物。

「喵~」小虎在抗议。

「真的好重。」王雅婷有点抱不住,朱士强和蔡仪婷赶紧帮忙。

最终小虎被摆到王志豪的腿上,陈宗翰问:「这样对你的腿没有关係吧。」

「没关係,白髮有说最好是能有一些刺激。」动完手术后他一直在复健,王志豪伸手想要碰小虎,但是却被瞪了一眼,他心里觉得不对劲,问说:「牠是什幺品种?感觉好兇。」

陈宗翰推着轮椅,看向李师翊说得一个空气枪摊子,不怎幺在意的回答:「牠不是猫,牠是一只真实年龄有好几千的虎精。」

听到这话王志豪的手僵在半空中。

陈宗翰与李师翊决定要来玩打靶,朱士强接手推着王志豪的轮椅。

「一轮五十元,奖品在上面。」老闆也不啰嗦招呼着客人。

「给我们两轮。」

距离大概是四米,用的是BB   枪,气球塞在保丽龙里有两排刚好十颗。

「要赌什幺?」李师翊拿起一把气枪问道。

「赢的人可以朝王SIR开枪。」陈宗翰不怀好意的说。

「靠。」

李师翊没有理陈宗翰的无聊话,脱下太阳眼镜举起枪,她的美貌配上举枪的俐落动作,当下引来一群游客驻足。

瞇起一边眼睛,一梭BB弹没有任何停顿全部打完,无一落空。

老闆愣了一下,偶尔也会遇到这种客人。

「换我了。」

陈宗翰抬手随意的扣动板机,一样是无一落空。

老闆这下得出点血了,战利品是一只五十公分的布娃娃,就放在王志豪腿上,小虎趴着它一脸惬意。

玩出兴趣来,陈宗翰与李师翊走到隔壁的飞镖射气球摊子,两个人各买一盘飞镖,再一次例无虚发。

老闆迫不得已送了一只玩偶,这次由王雅婷来挑。

同样的情况又发生在隔壁玩投球打罐子的摊贩。

他们可不会客气,两个人六颗球连续击倒六次,老闆脸色不是很好看。

这种玩準头和力道的游戏,陈宗翰不消说根本没有失误的可能,李师翊有天生的运动神经加持还锻炼过天剑门的心法,他们两人摆明是欺负摊贩老闆,比较庆幸的是他们都只玩一轮过过瘾。

旁边越来越多游客观望,有人还拿出手机录影,这样的神人可不常见,何况其中还有一位是美女。

一群人里只有蔡仪婷不明白情况感到不可思议,其他三人交换一个眼神,他们只希望陈宗翰两人别欺负得太过份了。

  • 名称:stage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8: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