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动漫超清

黑色在黑暗之中,却因为黑的程度不同而有所差异,这细微的差异有时却是关键。

陈宗翰不知道来的人是谁?又为什幺会给他消息?但这些问题都不妨碍他去认定危险接近。

站在窗前,陈宗翰身上放出如天上厚厚铅云的气势,所有範围内的活物都感受到这突兀的压抑。

「吼!」

为了叫醒军区内的其他人,陈宗翰大吼,就如同虎啸,在这夜里宛若一道惊雷,惊醒每一个床铺上的军人。

敌人究竟有多少?陈宗翰暂时还看不出来,但数量不在少数,不是妖异,感觉起来是人类的气息,仔细区辨,里面似乎杂了一点和李天曦类似的气味。

是天人。

继妖异入侵之后,换成天人大举来到,难不成他们当真把人间当成观光胜地?

之前宇文逆曾经警告过陈宗翰,他已经名列在天界的必杀名单之上,至于原因陈宗翰和语文逆都没有去探究,反正理由的确还不少,至少在这一点上彼此有着共识。

是来杀他还是这个关渡指挥部?陈宗翰心中思量,想起那次在商业大楼上常子才的师父葛先生,陈宗翰如今仍然没有战胜的把握,对方的实力无疑也在化境的程度,孰强孰弱,没打过还真不知道。

既然已经暴露行蹤,暗里的行者不再蹑手蹑脚,展开了速度。

少说有四十个身影如飞箭掠来,以夜色当作掩护,疾驰,陈宗翰开的窗户面向着大门,有七道人影从这方向攻来。

「敌袭,修练者,不低于四十位。」

这次陈宗翰的声音不算大却传进军区所有人耳里,敌袭?修练者?四十位?干你娘,每个听到消息的人都像是被迎头重击一拳,背后则渗出冷汗。

因为前几天的大动静,所有人的武器都替换过也做了重点保养,手一摸握到枪桿子,心里总算是定了一些。

对应紧急情况军营里自然有自己的一套方案,不过从来没有过被别人冲到家门口才有反应,也从来没有过敌人是神祕的修练者。

计画去杀死陈宗翰的题目还没解开,他们面对的就是三界里最高层的天人的刺客,赶鸭子上架比这轻鬆无数倍。

陈宗翰从四楼的窗口跃下,幽泉从掌心伸出,在其他人稳住之前,他必须一个人扛下吸引注意力的重责大任。

黑暗对陈宗翰的视力没多少影响,比起白天,他更中意黑夜,只是不晓得他的敌人是不是也是如此?

外放的气势成为最好的靶子,首当其冲的是奔来的气劲。

看起来是两道刀气,凌厉有余,决心不足,还不够看。

连动用幽泉的念头都没有,陈宗翰左手成掌,对着淡黄色的劲气捏去。

劲气溃散,整个人飞驰的速度连缓一下都没有。

甫一出手,所有看到这幕的天人心里都是一惊,没想到这里会藏有如此高手。

照明灯大开,整个军区甦醒,瞬间的光亮刺着黑暗里的人不禁瞇起眼睛。

遇到光,瞳孔会收缩,不管是人间人、天人或是没见过的妖人都一样,这是人身体的本能,唯有一些超越人的家伙才会连本能都能控制。

陈宗翰背对着光,所以他无所谓,但对于正面面光的天人而言这却成为致命的一瞬。

人的差别要在小细节方才显现,战场上一丝丝的失误都会丧命,一些人立即反应后退,有些人却是下意识地举起手挡光。

致命的错误代价就是一条性命,自己的性命。

幽泉刺穿一位女性天人的头颅,她手挡住脸,愚蠢的遮蔽了自己的视野,陈宗翰想也没想就下了杀手。

不过是一条命,是吧?

女天人有张不错的瓜子脸,在平常肯定是陈宗翰在大街上会多看几眼的女人,可惜了,谁叫你在战场上犯傻。

「杀了他!」一位天人大吼,双眼布满血丝,十有八九是这位女天人亲密的人。

这三个字如同一声号令,其他五位天人都杀了上来。

气劲拧碎空气,封住了每一个缺口,直欲击毙陈宗翰,无处可逃。

但,谁说要逃了?

从这记发起的攻击,陈宗翰推估出六人的实力,里面有三位实力不差的入道者,三位初上战场的菜鸟,看来这场半夜里的袭击针对的是指挥部,唯有这种情况下天人才敢带着菜鸟来吸取经验。

在他们眼里,只有枪械作为攻击手段的普通人肯定是不错的沙包,就像母狼教小狼狩猎时总会挑选比较弱的对手,这是场战斗也是演练。

唯一的变数是运气太差,所遇非人。

幽泉横划,凝练出的痕迹破坏每件兵器攻击的轨道。

三位入道者脸色陡然一变,能够如此轻易化解他们的攻击,这代表的是对方实力远高于他们,危机感在脑里鸣叫。

「退!」其中一人大喝。

但之前大吼的那人却毅然决然的继续猛攻,他看不出巨大的实力差距吗?

不是,他只不过是认为敌人的强悍不足以构成后退的理由,仇恨压过对死的恐惧,他体内每一滴真气都被压榨出来,再进一步,大刀斜劈,金鸣之声大响,杀气都凝缩在这一招上。

上来就是拼命,陈宗翰反而有些欣赏这样的人,所以他不打算让开这一下,这是敌人豁出生命的全力一击,闪开岂不失礼?

幽泉对着大刀,推了出去。

勇气固然可贵,奋力一击也值得尊重,但有些差距不是如此简单就能弥补,背水一战的下场很可能是死亡,奇蹟不是每次都会发生。

天人的大刀断了,喉咙断了,嘶哑着,鲜血流出,双眼失去神采。

这的确是不错的一击,陈宗翰心中说着,彷彿是要弔念刚死的男人。

陈宗翰的视线从尸体身上移开,对方剩下五个人,他必须抓紧时间,感觉起来敌人似乎不是四十个这幺简单。

枪声此起跛落,哀号声也不时响起,偶尔的爆炸是手榴弹的炸裂,军人面对冲进来的天人,死伤数量开始增加。

脚步一错,陈宗翰缩地速度快到恍若消失。

然后又是一位天人倒下,眼里写满无助,不是他不努力,是敌人实在太强大。

公平在战场上从不存在,你不能幻想敌人会因为你的弱小就放过你,更别奢求一场平等的对决,遇到错的对手只能责怪自己时运不济,然后死命的逃。

剩下四人分成四个方向,头也不回地跑了,无所谓真气或是实力,他们在赌的是运气。

陈宗翰再强也只有一个人,同伴的死可能延长自己活命的时间,此刻四人不断诅咒别人比自己衰。

幽泉直透背心,四分之一的机率总有人会中奖,那人不甘心的闭上眼。

陈宗翰没去追另外三人,现在的军区就像是被侵入的蚁窝,比起杀了那三个人,救自己这一边的意义来的更大。

飞驰,在空中身影变化莫测。

人未到,天地间的压力向着目标猛然压缩,那位天人才刚一棍打碎一位军人的胸骨,被这突然的气势给慑住。

「喝!」

顺着声音外放气势,使棍天人挣脱陈宗翰的束缚,全身爆出更猛烈的气,颜色黝黑的长棍甩了过去,发出骤急的破空声。

在空中违反惯性的一滞,长棍从面前挥过,陈宗翰翻身飘落。

棍是百兵之祖,衍生出的变化更是无穷无尽,长棍落空后方向逆转,重敲向陈宗翰的左肩。

有意试试这棍子含有多大力道,陈宗翰持剑去挡。

两股力量相碰,陈宗翰感觉自己的右脚微微下陷。

使棍天人面色一沉,违反常识的没有拉开距离反而是向前走了一步,顶着长棍向前伸,被幽泉刮出一道痕迹。

左掌拍在棍上,长棍弯成半月,棍端点向陈宗翰的后背。

这有点像之前和常子才对战的情况,只是当时是枪这次是棍,而且陈宗翰也不是以前的他。

陈宗翰稍稍往后轻移,左胁下夹住棍端,露出坏笑。

牛顿说过作用力等于反作用力,弯曲的长棍有着超长的韧性,陈宗翰继续左臂夹着棍子,往旁边连走了几步,长棍上的力道开始反馈。

使棍天人无计可施,被带着往陈宗翰的背后飞去,同时抖着长棍,寻求抽回兵器。

交锋不过几秒,高低立判。

鬆开左臂,陈宗翰左手抓住落下的长棍往前用力一送,然后转身幽泉横斩。

使棍天人握着棍,重心被陈宗翰的一送而偏移,看着飞来的剑光,他做出唯一的选择,往前趴倒在地。

剑光掠过,直穿破军区围墙。

使棍天人双手用力在地上一拍,整个人往后飞退,同时他也没忘记赖以为生的长棍,但陈宗翰的速度比他更快,剑尖离他的颈子不到十公分,而且距离正急速减少。

左手转棍,使棍天人想要阻一阻陈宗翰向前冲的势头,但是他却没想到背后已经到尽头,狠狠撞在围墙上,幽泉贯进颈子。

心念一闪,陈宗翰飞快地拔出剑,鲜血甚至沾在身上,往后拧身,对着直袭的飞刀点去。

破开,飞刀碎裂四散。

黑暗里藏有敌人,接下来是一场猫抓老鼠。

一击不中,飘然远遁,这是刺客本色,但躲藏者显然不是这幺认为。

飞刀在空中闪过,每一下都擦着陈宗翰的身体,极度收缩的气劲在空气中甚至造成尖啸声。

距离不远,在飞刀的极速之下,化境者擅长的调度天地之气显得慢吞吞,几乎瞥到一点晃动飞刀就破空而来。

要避开这致命的飞行武器,视力变的毫无用处,靠的是反射和直觉。

心脏剧烈跳动,视野里的一切开始缓慢,飞刀划着直线或是弧线,精準的召唤着死神。

在避开第十三柄飞刀后,陈宗翰终究是没闪过被隐藏其中的第十四炳,飞刀插进左大腿。

度过一轮令人无法喘息的进攻,不管是陈宗翰还是偷袭者都精神紧绷到极点,需要这短短一瞬的喘息。

脚下骤然发力,陈宗翰整个人以飘忽难以瞄準的身法,在光影之间穿梭,断断续续的画面使人产生缓慢的错觉。

偷袭者再度射出飞刀,速度更上一层,快若雷电。

一刀刺穿陈宗翰的虚影,一刀像是要穿过空处,却命中在陈宗翰的下一步。

用幽泉弹开攻击,这次陈宗翰看清楚了隐身于黑暗中真正致命的杀招,那是一柄很普通没有手掌大的木柄飞刀,直射向陈宗翰的头颅。

好快!

连仰头的机会都没有,陈宗翰张开大嘴,千钧一髮之际咬住它,被震得满口鲜血。

连偷袭者的距离剩不到三米,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淡红色的剑气肆虐。

飞刀企图破坏剑气的垄罩,但却只缓了几秒。

血线划开,幽泉的斩速快到只使人感觉到一阵冰凉,几秒后身体开始跌落,一块一块。

偷袭者的年纪不大,飞刀已经练到炉火纯青,但看来他是牺牲了锻鍊其他武技的时间,专精在一门飞刀上面,使的他在被陈宗翰拉近距离后几乎无力抵抗。

千招好,不如一招绝,可惜这招不够绝。

拔除左大腿上的飞刀,这是陈宗翰受到的第一伤口。

耳朵听到军区里不断响起的吼叫声和临死前的哀鸣,陈宗翰必须加紧脚步,幽泉开始变化,延伸、扩张,化成一把巨剑,移动时在地上拖出一道痕迹。

重劈,幽泉巨剑向着敌人凌空劈落。

连对象是谁陈宗翰都没看清楚,只明白是个敌人。

恢弘如山的气势封住了所有退路,那人举剑刺来,还没接触手臂就绽放出蓬蓬血雾。

剑锋几乎没受到拦阻,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被从头劈成两段。

没花力气去看一眼尸体,陈宗翰往下一个目标飞去。

杀戮的动作变得简单,巨剑上蕴含着蛮横力道化作最简单的攻击,摧枯拉朽。

一辆装甲车爆炸飞到半空中,艳红的火焰产生一股热浪。

子弹声没有停过,天人已经冲进建筑物内,在里面是一面倒的屠杀。

感知内,所有军人都像热锅上的蚂蚁,喷洒着金属子弹,天人的身影从各处包围,在事前必然有过演练,他们要以最小的代价杀光这里驻扎的士兵。

猫抓老鼠实在很费力,比起如此,陈宗翰还是比较喜欢平常被人围攻的感觉,最起码不用到处折腾,浪费时间。

巨剑砍破墙壁,把墙后的天人一併砍杀,就像水袋喷出水,鲜血喷溅。

逃过一劫的士兵看到来人神经质的按下板机,他认不出陈宗翰,太过紧张。

陈宗翰荡开几颗流弹,什幺也没说的远去。

巨剑在建筑里不适合战斗,但陈宗翰无视这一点,拖着它,寻找下一个猎物。

在餐厅里,挂着少校军衔的男人抓着喉咙倒下,使剑天人的长剑饮了第十一个人的鲜血,这些士兵只要闪过飞行武器就没有威胁,只剩下偶尔的爆炸要留心。

不过好事到此为止。

陈宗翰没有隐瞒身上的气息,整个人在军区里非常醒目,杀气浓厚到令人战慄。

不过到某些人来说,战慄代表的就是过瘾。

气息如火焰爆出火花,毫无徵兆的冲刺,陈宗翰飙过厅里的距离,巨剑瞬间加速到极限,拦腰斩向使剑天人。

长剑挡不下这猛烈的斩击,使剑天人没有犹豫的横移,气劲划破身上的剑袍,死亡扑面而来。

既重又快,蛮横不讲理。

没给对方喘息的机会,巨剑变招,风暴瞬间形成,已经看不清剑式,如暴雨。

把巨剑使得如同软剑,重量浑然不存在,但稍稍碰到攻击传来的厚重力道,无不提醒着人里面有多凶险。

墙壁,地板,天花板,短短五秒内都留下深深的剑壑,塌倒。

呼呼呼。

使剑天人知道此刻是自己生命最危险的时刻,长剑只剩下柄,左臂、右腿都受到难以癒合的伤势,距离死亡只差一线。

比起自己的摇摇欲坠,对方的不祥的红瞳里只有漠然,彷彿生命没有价值,就和路边的石头没有两样。

一秒、两秒,巨剑高举却没有落下。

陈宗翰当然不是良心发现,也不是心里突然有杀与不杀的内心冲突,而是有三个敌人锁定了他,而且实力不俗。

整个团队里必然有实力较为出众的领头者,他们无法坐视陈宗翰屠杀他们的战士,就和陈宗翰不可能看着他们屠杀军区军人一样,作为强者,他们有义务保护其他人。

碰!

硕大的拳头轰破墙壁,把餐厅整面墙壁打穿出一个人能穿过的大洞,是名壮汉。

其他两人也在同时进到餐厅内,一位是执细剑的清丽女子,一位是仙风道骨摇着扇子的中年人。

三人的实力足以让陈宗翰重视,至于确切又如何?打过才知道。

「放开他。」壮汉低喝。

「凭什幺?」陈宗翰飞起一脚把摇摇欲坠的天人踢进到墙内,天人一口鲜血喷出。

「看来除了动手,没有其他可能。」女子的神情有些悲悯。

「从你们来到人间开始,我们的选项就只剩下战斗。」

中年人摇着扇,看着陈宗翰浑身浴血的模样,不知有多少同伴死在他手上。

「在动手之前让我问一句,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神州?」

「没兴趣。」

「可惜。」中年人也知道机率渺茫,但终究还是问了下。

「那还等什幺?」壮汉大喝,整个人如砲弹轰出,拳头挟着劲风,在陈宗翰的气势里撕开一道口子。

中年人和女子也动了,快的恍若消失。

立起巨剑,拳头砸在上面,陈宗翰不免稍稍后滞。

细剑攻向陈宗翰的另一侧,剑尖颤动,摸不清她究竟是要攻向哪里。

中年人的挥扇荡起三道实质的气刃,往陈宗翰身上射去。

三人联手每一下都是杀招,都要在敌人身上留下重创。

把背后的天人往旁边一扔,细剑打住,女子接这奄奄一息的同伴大喊:「卑鄙!」

右手一推,强烈的气流弭消掉三道气刃,陈宗翰从正前方突围。

左手倒握巨剑,往中年人的身上横斩。

三道气刃如此轻易就被破除,中年人着实没有想到,看着冲向自己有一个人高的巨剑,他选择往后避开。

状汉冲拳直击,整个人的速度快上加快,由拳势带动身体,直逼陈宗翰的背后。

左脚阻住前势,右脚旋步,陈宗翰转身巨剑变成朝着壮汉横斩。

拳头可以打实陈宗翰,但下场是他会被拦腰斩成两段,壮汉拳头换了一个方向,和陈宗翰的巨剑对了一招,但一个是转圈蓄力,一个是猝然变招,他人被击到一边的墙上。

女子用细剑点向陈宗翰的左手腕,然而陈宗翰的左手把巨剑扔到右手,左掌反手抓向细剑剑尖。

用手抓剑,这简直是拿自己的手掌开玩笑。

然而女子却发现自己运用如指尖的剑尖却变得迟缓,淡红色的真气瀰漫了开来,企图控制住她的剑。

解除这个危机的是中年人挥动的扇子,劲风撞开陈宗翰的气。

右手握到巨剑,陈宗翰又是一个转身,巨剑在劈向施以援手的中年人。

壮汉从墙上飞出,几乎是贴着天花板,他的拳头如流星坠地,拳未至,拳罡如雨下。

陈宗翰左手送上一拳,拳罡如雨水落在沙漠,瞬间蒸发。

两股巨力碰撞,陈宗翰双脚微微下陷,但壮汉却撞到天花板上。

中年人顺着剑势退开,细剑再度刺来,陈宗翰的右手把剑抛开,就如同方才那样,真气凝聚,凑向细剑的剑尖。

转了一个圈,左手接住的巨剑空中。

陈宗翰就这样站在中间迎向三人的攻击,一个转圈一一消解掉攻势。

同样的情况不断上演,中年人善用的气劲在陈宗翰面前不起作用,细剑对上巨剑更是没有优势可言,唯一作攻击手的壮汉又一次又一次的被轰飞。

看起来是四个人都被困在泥淖,但天秤却往陈宗翰的方向倾倒。

三人想要耗尽陈宗翰的气力,但他们哪知道陈宗翰的身体早就不是人类,想要耗乾净是谈何容易。

首先出错的是中年人,他无法像陈宗翰那样善用天地之气,劲气一个连贯不上,他被巨剑的边给削到,鲜血湿了衣衫。

局面被破,陈宗翰双手握剑,力道程倍增长,猛烈的剑风把他身边清扫得一乾二净。

壮汉闪到中年人的面前如雕塑钉在地上,锐利的剑风割初一条条血痕。

使细剑的女子觉得很无力,她在神州也是小有名声,敢用细剑就是对自己的速度和準度有极高的自信,但她却几乎帮不上忙,陈宗翰有着不合常理的力量和速度,巨剑使起来一点也不显得迟重。

逮到机会,陈宗翰举高剑,在到处破败的天花板上又开了一个大洞,凝气劈下,无形却锋利的气流如同上千把利刃,把眼前摧毁殆尽。

整间餐厅没有一处完好,整栋建筑受到严重破坏没有倒塌已经是运气,三人消失无蹤,地上都是血迹,看的出来都受了伤。

地板一阵摇晃,不远处有甚幺炸开。

闭起眼,感受到附近的敌人,对着之前壮汉撞出的大洞,巨剑摆在左下方,身体前倾,双手握住剑,然后踏出一步。

巨剑拖划,意念凝结成璀璨的光芒,淡红色的光冲破阻挡在前的所有障碍,刺目的犹如烈焰在扑咬。

在直线距离上的天人根本无力阻挡,看到光芒的下一瞬间就身首异处。

有军人小心翼翼地探头,被贯穿的大洞连结开始处,陈宗翰已经飘然远走。

他感受到另一个在和天人战斗的气息,也就是冲进军区时以气息示警的人,他在军区的后院,一个人迎战着数位天人。

陈宗翰一路往前冲去,所有胆敢挡在面前的天人都被巨剑诛杀,温热的血液滋养了幽泉,雀跃着渴望更多。

  • 名称:av动漫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8: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