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法则超清

兵分三路,各自选了一个方向,往前突进。

「走吧。」

肖素子率领的队伍还剩下十四人,方才魔主的表现众人都看在眼里,有他在,众人更有信心,毕竟他可是单独一人就摧毁一个据点的强者。

基地内的通道上挂有发出亮光的晶石,用的不是电力但也提供了足够了亮度,不过在角落他们也看到了埋在地底的电缆线,同时具有天界和人间的文明,两边相辅相成下不晓得会造就出怎样的结晶。

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让日本方面铁了心拿下这座基地,一个文明好几千年的的成就成果绝对丰硕,那怕只有一鳞半爪对人间来说也绝对重要。

魔主和肖素子并肩走在最前面,庄坍和肖傅群殿后,每个人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这里是敌人的基地,出现什幺都不奇怪。

嗷——

嗷——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幺?」张语国握紧手上的大剑,问道。

「好像有甚幺东西在接近。」

所有人停下动作,侧耳倾听,听起来有什幺东西在快速接近,不是人,是用四肢在地上奔跑。

前面的转弯处,在亮光下照出一个影子。

「是妖异!」

速度很快,眨眼间就冲到面前,一连串的黑影塞满整个通道。

幽泉一甩,往魔主脸上撞的狗妖立马被斩成两半,慑人的气势随着这一剑扩散,但冲上前的妖异却只是身形一滞,随即又往肖素子他们的身上攻击,用爪子、用嘴巴,尽其所能的造成伤害。

狗、猫、蝙蝠、鸟,攻击他们的尽是一些小动物,和裂缝战场上的妖异迥然不同。

在牠们身上,可以嗅到浓重的死气味道,但是却和之前在垦丁碰到的妖异不同,给人一股人工的感觉。

对在场的修练者而言,这些小动物充其量只是麻烦,是敌人用来稍微阻挡他们做的手脚,争取时间是这次战斗的主轴。

肖素子连连的挥剑,她一样发现到了敌人的用心,很可能这些小动物就是死气的实验体,临时充当砲灰使用。

受不了被阻挡在这,肖素子凝气斜砍,划出一条延伸过去的剑光,把路径上的小动物都给清得一乾二净。

下一个地点是正方形看起来是食堂的地方,到处摆满桌子椅子,在墙边还有投币式贩卖机,只不过原本在这个时间应该坐满人现在却是空蕩蕩的,略显混乱。

还有本该乖乖躺在实验槽的怪物,浑身怪异的出现在人前,比起方才的小动物,眼前的怪物开始分辨不出是从什幺物种改造,似乎是野牛又或者是其他更兇猛的妖怪,共通点是全都红着眼,想要释放内心暴虐那般的刨着地,只等一个信号就要群体攻之。

现在可以肯定了,这个基地肯定是在进行死气相关的研究。

一直旁观着的陈宗翰不禁想起他的第一个任务,那是在幕水镇一个失去人迹的城镇,当时也像这样到处都是变异妖怪在乱跑,同样是死气的研究室,两边相似的使人不免怀疑之间有超乎正常的关联性。

磅!

石壁被撞出凹陷,怪物甩甩头,继续加进战局。

就像死亡药剂被当作兴奋剂,这些经过死气改造的生物被赋予了超乎正常的力量,更重要的是牠们连害怕的情绪都消失,简直就是战场上最好的士兵。

拿幽泉去砍这些小怪,大有杀鸡用牛刀之嫌,然而食堂的另一边路口,变异怪物却源源不绝地冲了进来,千奇百怪,常见的家畜、动物园的野兽、罕见的怪物,全都被施以死气改造,一个个失去了神智往肖素子他们扑杀。

宋从闻一个闪避不及,握剑的右手被抓出一条大口子,他吃痛得躲进圈里。

然而更糟糕的是伤口上面冒出黑气,拨开的肉染上灰白。

「小心,他们的爪子有毒。」宋从闻忍着痛拉高声音的说。

在宋从闻开口的同一个时间,一只毒蛇模样的怪物从地上弹起,射向他的颈子。

他下的脑袋一片空白,半秒之间最重要的闪避动作没做完全,注视着变成紫色的蛇信越来越近。

肩膀被人抓住,往旁边一拉,毒蛇从身边擦过。

「你发什幺呆!」

肖素子纤手一削,劲气悍然把毒蛇削成两截,到此宋从闻才回过神。

堂堂一个大男人还被自己的心上人救,这护驾戏码根本倒过来演了,想想都让人觉得难堪。

宋从闻无力再战,被护在战圈内,正好以他的视点观察着整个场面。

肖傅群和周柏伟首次联手,面对如潮水的兽群,两人傲立如巨岩正面对抗,身上免不得开始带伤,但招式不见一丝缓和,死命的战斗着,把所学全力发挥。

时间虽然对每个人都公平,但带来的感受却全然不同。

魔主立于最前端,承受着最兇猛的拍击,在场最游刃有余却也是他,舞着剑,自顾自的仿若沉浸于剑意的挥洒,一剑一剑的勾画,像是凭空在完成一件虚拟的艺术品,神情说不出的洒脱,比起之前,现在他给人更加活生生的存在感。

又是一道耀眼的剑光,肖素子横斩三记,清出一块没有生命的空地。

经过五分钟的清扫,涌出来的变异怪物渐渐减少,支撑起来没有开始时的紧绷。

「阿翰,你先走。」

肖素子算是看明白现在的局面,魔主的实力稳稳压过其他人,他留在这里虽然能保护其他人的安危,但是却可能因此让敌人溜掉,和天人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那可以跨越空间障碍的玉质小刀有多恼人。

陈宗翰听到肖素子的话,对魔主说:那就先走吧。

「这样的话,我可不保证你那些战友的安危。」

没关係,我相信素子没问题。

既然陈宗翰都这幺说了,魔主耸耸肩,他承诺这一次会帮他的忙,一个箭步,人冲进通道消失无蹤。

肖素子从魔主离开的地方拉回视线,包含自己十三个人目前还没有人阵亡,但包括宋从闻在内有六个人看来是无力在作战,被死气感染的伤口需要赶紧治疗。

庄坍不晓得练就的不晓得是什幺功法,死气影响不了他,他蹲下身徒手解剖身旁一只变异怪物的身体,挑出几个重要的器官放进他背上的真空袋里。

「傅群,你保护受伤的人从原路离开。」伤患对整个队伍而言是累赘。

「我要留下来,周伯伟,回去的路应该没有危险,你能行吗?」

薛欣和宋从闻都在伤患名单上,周伯伟压住薛欣腹部的伤口点点头,入道的肖傅群是重要的战力,比起来自己更适合担任这项职务。

「好,那就这样。」

应泉气喘吁吁,没有形象的靠在一只变异怪物的尸体旁,她自己也很讶异,没想到她撑得还比薛欣久,只是刀口断了半截,这让她等一下的实力得打上折扣。

魔主一个人在通道里闲晃,感知在地底下没有地面上来的好用,混乱的死气更是如同迷雾垄罩。

基本上遇到叉路就是往深处走就对了,按电梯纽没有反应,整个基地比想像中还要来的大。

但是却杳无人迹,感觉到被人注视,魔主抬头看到的是架在天花板角落的监视器,上面亮着红点,隔着萤幕,有谁正看着他。

一扇材质特殊的隔门挡在面前,魔主没多想地一拳揍了上去,轰出一个大洞。

跨过它,里面是一间不小的实验室,墙边摆放着许多看起来昂贵的仪器,电脑已经遭到破坏,一些白纸资料却来不及全部销毁,再走进一个特殊的隔间,三十多个透明强化玻璃槽安静地整齐排列。

中间有一个解剖台,上面挂着肚子被开一个大口露出内脏的怪物,旁边的洗手槽还有噁心的分泌物,看来是工作到一半临时遣走。

强化玻璃槽里的液体是淡绿色,在光照下反射出诡谲的光泽,每个槽的前面都挂了一个像医院诊断书的东西,魔主拿起来看了一下,都是些英文名词。

匡。

什幺东西掉到了地上,魔主穿过房间通到,几步就来到声音的来源处。

一个穿着白袍的女人正要捡起她掉在地上的文件夹。

幽泉出现在她的眼前,女人的动作整个僵硬,勉强地仰起脖子,看到双眼赤红的魔主站在她面前。

「你会说中文吗?」魔主问道,从外表看来对方不是华人,留着蓬散的金髮。

「……会。」

「你在这里工作?」

「对。」

「其他人到哪里去了?」

「我可以站起来吗?」女人一副可怜兮兮地问。

魔主点头。

女人捡起文件夹,小心翼翼地直起身子,动作到一半,手里多了一把掌心雷,瞄準魔主。

碰!

子弹陷进墙壁,掌心雷在瞬间就到魔主手上,用力一捏,成了一块废铁。

「你不是天人吧。」魔主皱眉。

女人硬装出来的镇定蕩然无存,作为研究员,她很明白修练者有多少方法可以弄死她,她不停后退,尖声说:「你是来抓我回去地吧,你想怎样?你想怎样?我当然知道活体实验很不人道,科学本来就需要牺牲,他们的牺牲可以让我们破解死亡这个课题,历史一定能肯定我们的行为。」

对于这些研究狂热者,魔主着实没兴趣批判他们的嗜好。

手在她的脖子上一切,中断她的胡言乱语,作为重要人员,魔主只让她昏迷过去。

从她特地赶回来取这份文件来看,里面的内容肯定十分重要,标题是中文。

死气与生气的相剋假想既应用在治疗方面的可能。

薄薄的只有三十几页,魔主考虑了一下,把它放进到西装内衬的口袋。

姜枫一行人追上姜舞绫,但是却没见到姜舞纱,和肖素子他们一样,等在眼前的是成堆被改造过的实验怪物。

破莲的脸颊浮出现铭文刺青,红髮飘扬,首当其冲的跨进敌阵,元平、郭晋佑和其他姜家的好手跟在后面,有效率的清扫着面前的障碍。

姜枫掏出他的银白色爱枪,经过特殊处理的子弹对死气生物有着巨大的伤害,这让不是修练者的他也有了攻击能力。

「舞绫,你冷静一点。」姜枫抓住姜舞绫的手臂,说道。

「你叫我怎幺冷静地下来,小舞就在前面,我要去找她。」姜舞绫平时的沉稳完全蕩然无存,只要事情一牵扯到她妹妹她就是模样。

「你就算着急有什幺用。」

「有什幺用?姜枫,是你说小舞不会有事我才帮你的,现在她在我面前跑走,你给我老实回答,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她不是你打进天人里面的卧底吗?那她为什幺要逃?」

面对怒气沖沖的姜舞绫,姜枫的表情十分苦涩,他也很想知道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从姜舞纱叛变出执法队后整件事情就超出了掌控,事情的引爆点应该等整个计画更成熟,然而计画终究赶不上变化,姜舞纱是最早投诚天人的第一波叛徒,同时也是姜枫手上的一颗棋子,只是后来没了音讯。

「我也不晓得。」

「你承诺过她不会有事,这是我们订下的条件,是因为她我才会帮你,帮你去实现你那个异想天开的计画,你别忘了。」姜舞绫无视眼前的危险,和姜枫槓上,用手指戳着姜枫的胸膛。

「我知道。」

「我的要求不多,我只要小舞完完整整地回家,这很过分吗?」

姜枫自知理亏,没有说话,在他的计画里面姜舞绫的佔着重要的位置,就如她所说,和风险相比她的要求并不过分。

成群的变异怪物在两人争吵的时候被解决了乾净,就连监视器的电路也被切断,所有在场的人都注视着两人,他们都是知情人,对争论默不作声。

姜舞绫骂了姜枫一顿抒发了心里的愤怒,现在反倒感觉有些过意不去,她说:「破莲,我不是针对你。」

破莲摇摇头,虽然看起来还是面无表情,但还是表达了自己的理解和不介意。

「先走吧。」姜家另一位入道者,姜顺益开口打破沉默。

「嗯。」

有姜枫的异能在,他们一行人没有走任何弯路,直接往人群最多的地区前进。

「不能让另外两家赶在我们前面,如果我没猜错,这里的人员一定有我们认识的家伙在。」现在没有外人在场,姜枫说起话也就没必要遮遮掩掩,「特别是阿翰那家伙,如果我是素子,我一定会让他一个人先走,绝对不能让他抢先。」

「你应该有注意到吧,阿翰今天给人的感觉不太一样。」姜舞绫边跑边说。

「嗯,他身上的秘密还真不少。」

「你有没有想过他的身份可能……?」

「应该不是。」姜枫略为迟疑地说:「在小岛那一次任务,如果他是奸细,他完全可以动手解决掉我们,小岛的环境对他来讲实在太方便。」

「说到那一次,你不觉得他很可能是被夺捨的半成品吗?保有自己的意识,但同时体内也有另一个灵魂。」

对于姜舞绫的疑问,姜枫也有所感,「有可能,但一定不只我们这样想,从肖家一直没对他动手来看,他应该有什幺秘密是我们所不知道的。」

「老大,你没想过拉他入伙吗?他实力这幺强肯定很有用,待在肖家太浪费了,我可不想哪天对上他。」元平从一旁冒话出来。

「他和肖素子的关係太好了,我们冒不得这个险,至你说于实力,我一向认为脑袋比较好用。」

沉默的郭晋佑突然开口:「破莲,你确定他和你不是……?」

破莲摇摇头,郭晋佑的疑问她一开始也有。

「总之我们没必要和阿翰起冲突,就算真的哪天站到对立面,也别正面硬憾,男子汉能屈能伸。」

「男子汉?这里有机会正面硬憾好像不是男子汉呀。」

众人看向破莲,不由得轻笑。

收起笑意,姜枫散发淡淡萤光蓝色的双瞳看到了黑暗里的敌人,扬起手,说:「来了。」

长久一起战斗,姜枫他们配合的十分娴熟。

长廊楼梯底下,到了肉眼可辨识的距离,敌人是人,但不是一般所定义的人类。

死气和生气在体内共处,不可避免的产生冲突,但却也因此激发出更强大的力量。

经由死气改造的人类已经脱离人类的範畴,称之为兵器一点也不为过。

自从死亡药剂见世后,这方面的研究在背地里一直都是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无论是这次的天人基地,还是各国家不记名的组织机构,其中包含的利益足以令人疯狂。

玩弄人命,这比直接杀死对方还要残忍。

破莲举剑拦腰横扫,改造过的人类在各方面的确都有着强化,对破莲起不了作用,但熟悉战场的她很清楚里面真正的用途。

死亡药剂曾经风靡一时,虽然风险高昂,但带来的成果也同样丰硕,许多人趋之若鹜。

然而先不论人道问题,改造手术对整体实力明显有着更高的提升,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一个假设。

以死亡药剂批量生产士兵固然不错,但,是否能从手术中诞生强者?

这个问题光是想想就使人战慄,强者对任何世界而言都是稀缺的资源,假设技术真的成功,绝对是颠覆性的发展。

而且现在看来,天人在这方面进行了不少的研究,夺捨可以用来保存强者的魂魄,眼前的手术则用来创造强悍的肉体,朦胧中,已然可以窥见天界的企图。

「如果没记错,这种噁心的东西我们不是好像第一次见到。」一位女修练者说道。

「让他们解脱吧。」姜枫不停射击,把子弹送进这些变异人类的头里。

死气时常在身体上产生溃烂,经过改造的变异人就像先前的怪物没有恐惧的意识,失去理智,退化成兽,咆啸着把手上的武器向着破莲他们招呼。

对于曾经是自己同胞的可怜敌人,杀死他们也许才是仁慈。

「杀……杀死……」

断断续续的叨念,这是变异人被灌输的唯一念头。

十几个变异人挡不下破莲他们的脚步,只留下通道里发黑的血浆,以及解脱了的灵魂。

「这边。」姜枫带领众人往目的地跑去。

脚步声在通道里迴荡,偶尔可以听到别处传来战斗的碰撞声与怪物的嚎叫,基地此时就是个充满怪物的迷宫,兵分三路的勇者往最底层的宫殿推进。

姜枫没有说话,用手指向前面的门。

郭晋佑和姜顺益互看一眼,使了一个眼神,同时撞开铁门,冲了进去。

惊叫声,意外的喊叫声,还有敌人冲上前作战的声音。

这里距离一开始的大门少说有七八层楼,属于整个基地底层的部分,门后是一个比之前更大的实验室,有一半是摆桌子电脑的办公室,此时许多基地人员正在销毁和转移重要的资料。

他们没料到敌人会这幺快上门,基地里设的陷阱和防护措施原本应该可以拖上不少时间,只不过被姜枫一一识破,他选择了一条最少阻碍的路线。

双方的战斗人员直接发生冲突,脆弱的研究人员躲到一旁,深怕被波及就身首异处。

双方人数相当,但有破莲这张王牌,用点时间想必能压制无虞。

修练者对上修练者的正统战斗,姜枫很难插的上手,而且他看到了他认为可能遇见的人。

「张耀明,好久不见。」

「姜枫。」

张耀明,陈宗翰第一次任务时被柯氏兄弟救走的疯狂科学家,在那之后他受到天人的重要,继续从事死气的研究,刚才通道内的变异怪物就是他这些日子里的研究成果。

「当我知道是你来的时候,我就晓得不妙了。」张耀明把手从推门上移开。

「是吗?」姜枫用手枪指着张耀明,「既然这样,我就客气一枪毙了你。」

张耀明高举双手,「Take   easy,对于我偷了你的死气研究的成果,我道歉。」

「还有。」姜枫没放下枪。

「还有我变节投靠天人这件事情我也很抱歉,但是他们出的价码真的比较高,自由性也比较大,良禽择木而栖嘛。」

「还有。」

「你该不会要把死亡药剂的事情也算在我头上吧,我顶多算是帮手,天人才是主谋。」

「还有。」

「还有?」张耀明耸耸肩,「我想不出来了。」

「跟那些被你抓来做实验的人道歉。」姜枫晃了晃枪。

「OK,你手上有枪你是老大,好,我道歉。」张耀明说:「不过老大,你一开始说的疫苗我已经有了底,你不想看看吗?」

姜枫没说话。

「老大,说句难听的,你自己不也是在出卖人间,好好好,表情别这幺可怕,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们在同一艘船上,而且科学家嘛,爱因斯坦发明原子弹也没想过会被投在日本,科学家不过是致力研究的工具,工具的用途不是我们决定,你们才是决定发明用途的人。」

「你到底想说什幺?」

「饶我一命,我发誓我不会叛变,你想要疫苗我可以帮你做,你不要改造手术,OK,我不做,在死气方面我绝对是权威,不杀我对你绝对比较有利。」

「我不相信你。」姜枫扣下板机。

子弹打空。

张耀明扑到了桌子底下,他似乎早就料到姜枫不会饶过他。

「老大,我是说真的,别杀我,你会后悔。」张耀明的声音从桌子后面传出来。

「你太危险。」姜枫连连击发子弹,压的张耀明只能缩在桌子后动弹不得。

正当姜枫走近,要把张耀明送进地狱的时候。

异变斗生。

旁边的推门飞出了一道人影,长剑直刺向姜枫。

这人很眼熟,就是小舞,姜舞纱。

  • 名称:恶魔法则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8: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