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正茂超清

「果然有古怪。」

就像之前在富士山树海的天人据点,有特殊的屏障瀰漫在空气之中,但是由于风雪的加剧,而产生了缝隙,要不然先前也不会被人发现。

「走那裏。」姜枫指了一个方向,他看到的是别人所见不到的光景,引领着方向。

所有人都跟上,没人留在上一个聚集地,做出随时能够应战的準备。

姜枫已经看出目的地唯一的出入口,但麻烦之处在于如接近,尽所能地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接近,奇兵,永远是最佳的手段。

「所有人收敛气息,出入口就在前面一公里的地方,但在前面布置了不少机关,无法确定是单传的警戒还是具有攻击性,现在没时间解除,必须在不碰触到的情况下接近,等一下兵分三路,由我、素子、清崚率队,所有人必须完全克制住自己的气息,一点逸散都可能会被发觉,理想的状况是到出入口都安然无事,但最少也必须到达一半的距离,如果被察觉到,所有人听我的指令行动。」

肖素子和叶清崚聚到姜枫身边,听他说明等一下的前进路线,仔细地在心中作出标记。

你看的到那些机关吧?陈宗翰问魔主。

「当然。」魔主说:「要我帮忙?」

算了,我只是问问。

「我看你也不像是热心的人。」魔主打趣的说道,不过的确有几分道理,陈宗翰和这些队友的关係还没有好到会让他挺身而出,如果可能危险的人是肖素子的话当然就不是这幺一回事。

但不管怎样,现在当家做主的是魔主。

如果素子他们出事,你会出手帮忙吧?陈宗翰问道。

「素子他们?」

舞绫、姜枫、应泉、宋从闻他们,怎幺说也是我朋友,我不希望他们出事。

「是吗?我可以考虑考虑。」魔主用一点也不像是谈论这话题该有的雀跃语气,说:「你打算给我什幺好处?」

真会趁火打劫,陈宗翰心中暗骂,然后说:你别想我会再退步,我这几天也囤了不少力量,大不了我们再拚一场。

「就在这里?我是不介意,但你的身体我可不确定在这情况下撑得住。」

确实,在这冰天雪地、危机四伏的状况底下昏倒,和魔主进行意识里的主导权争夺战实在不是好主意,就算是活死人的体质被人大卸八块依旧会死,很可能争夺到一半身体就归西,根本没有意义。

根本没有叫板的筹码,陈宗翰还是太天真。

「怎幺不说话了?」

陈宗翰绞尽脑汁想着法子,魔主不值得信赖,谁晓得在紧要关头他会不会乾脆跳槽到另一个阵营,然后让陈宗翰背负一辈子的骂名与罪恶,从他甦醒后随兴而发的行动看来不无可能。

怎幺办、怎幺办、怎幺办,看来真的只能在这里昏倒,最起码可以杜绝最糟糕的情况。

「放心,我会帮你的。」

啥?

「虽然对我来说怎幺样都无所谓,天人也好,妖人也好,不管谁死谁活都和我没关係,不过毕竟是你救了我妹妹,你分给她你的灵魂,进而成为我的继承者,说不定还会因为我而消失,这点小愿望我还不至于吝啬到拒绝。」

看起来魔主还算是通情达理嘛,如果不诅咒我会消失的话更好……陈宗翰心忖。

「如何?你想我怎样出手帮忙?」

帮我照顾好他们就行了。

「这个要求倒是容易。」

有了魔主的承诺,陈宗翰总算是放下心,基本上只要碰到的敌人不要太夸张,就应该不会有什幺危险。

姜枫三人讨论好了路线,肖素子这一路由她和庄坍在一前一后,魔主跟在第二位,有任何突发状况都可以应变,所有人尽量踩着前面的脚印前进,避免误触到机关。

要成为隐形人是不可能,但风雪恰如其分的隐藏起一行人的身影,天人在这天气里应该不会有纪律到站哨岗,因此只要能够摸到出入口就算是成功,把奇袭做到更有效率。

「走。」肖素子小声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她所带领的分队开始行动。

散布在雪地下如同地雷的探测器是第一道关卡,这对已经由姜枫看出所在地的他们来说并不是问题,再来走进如同雷达的探测之内,依据姜枫的看法,这个探测来自某种术法,探测的不是个体有无而是气息。

因此只要保持完全的歛息状态也就没事。

到此为止都还算容易,都只是针对误闯者设计的关卡,距离剩下一半,再来的才是重点。

「左右两边注意,不要碰触到警戒线。」素子手指向旁边,就像是谍报片喜欢演的红外线感应,在这片雪地里也藏着线状的警戒线,那不是红外线也不是任何一种光源,但只要稍一碰触就会产生反应,而且是针对修练者设置。

「低头。」

藉由魔主的感知,陈宗翰隐约能感觉到警戒线的位置,比起这种明确的感觉,他模糊的直觉反而隐约能抓到不和谐感,就算没有魔主陈宗翰依旧进的来。

蹲下身子,穿过线网。

「停!」

姜枫急切的声音,所有人停下行进的动作。

「怎幺了?」

「前面有隐藏的陷阱,素子,就在你面前不到五公尺的地方,应该是埋在地理的法器,该死,雪把它埋住让我看不清楚。」

「有什幺办法吗?」

「等等。」

姜枫的双眼出现一点淡蓝,直指向肖素子的正前方,观察着它的一切资讯。

雪动了起来,就像活物感觉到被人注视,开始左顾右看。

「不好。」姜枫没想到自己的视线反而成为触动机关的元凶。

肖素子低声说:「所有人小心。」

有东西在雪底下钻动,缓慢的,在搜索附近有没有任何不该有的动静。

停止呼吸,就连心脏的跳动都放缓。

距离出入口只剩下四百公尺,这四百公尺的看似差不了几秒,但没人知道出入口会是怎样的戒备情况,说不定得花好一阵子的时间才能突破,所以隐藏行蹤争取时间就格外重要。

积雪因为底下某种东西的移动而隆起,所有人看着那,睁大眼睛,祈祷着不要被发现。

破雪而出,露一小截的头。

看起来是由被施了法的石头所构成,是某种特殊的使魔,略为能看到上面有发出淡光的铭文,它探出头像是老鼠在嗅。

继续的钻动,从路线来看肯定是会碰到陈宗翰身后的应泉。

应泉当然也看的出危机,轻手轻脚的往后退上一步。

直视着应泉,看来它感应的其中一项方法就是地面的触觉,原本应该万无一失的方法却因为现在的风雪而有些分不清楚,它又再向着应泉直直前进。

应泉动弹不得,也没办法飞到空中。

只差几秒就会被发现,功亏一篑。

她不想因为自己而让任务失败,但又无计可施,她用求救的眼神看向魔主。

然而魔主从头到尾都直盯着石头使魔,等它距离应泉只差一步的时候,魔主出手直接压在使魔的头顶。

淡红色的真气顺着铭文流动,在短短一秒钟之内,铭文上面的淡光明灭不断,大家都不懂得魔主在做什幺,但至少知道他在试图瓦解危机,都心眼提到嗓子等着结果。

花了三分钟才搞懂铭文上面正确的流动方式,逆转之后停下了使魔的机能,同时保持着和施术者的联繫,让对方短时间内不会发现有鬼。

看到魔主把手移开,使魔完全失去机能,姜枫的声音从耳机上问:「没有问题了?」

「应该,我没切断它和施术者的连接,暂时不会有危险。」

呼——

众人鬆了一口气的声音也从耳机传了出来。

只是某几个人不禁感到奇怪,陈宗翰应该是单纯的武者,按理说应该不懂法术,在对方察觉不到的情况下解除使魔是很细緻的学问,更别说人间和天人在术法体系上并不完全一致,这感觉就像突然发现打铁舖的老王其实是哲学艺术双硕士一样彆扭。

但现在可不是考究这一点的情况。

在姜枫的提点下所有人都避开隐藏在雪里的使魔,最后总算是有惊无险地来到门前。

就和富士山的据点一样是个向内凹洞口,确定没有机关后,五十七个人都躲进到洞口前面的避风处,拍掉身上的积雪,稍稍缓解方才紧绷的情绪。

「这要怎幺打开?」叶清崚摸着洞口面的石壁,轻轻敲了一下,少说有五米厚,而且质地十分坚硬。

「石壁被施了法,要有正确的信物才能开启,法术的构造很简单,你们来看看。」姜枫说的你们是指包括魔主在内的五位术士,在人间术士原本就少,五十七个人里面只有四位是真正的术士。

然而所有人都摇头,构造简单通常代表越不容易仿製和破坏,简单很多时候反而是好方法,就算是魔主也无能为力。

「阿翰,上次的据点你是怎幺进去?」姜舞绫突然想到。

「上次是因为有人从内部打开。」那次天人为了杀死魔主几乎倾巢而出,据点的大门自然没有必要关上,他们也没想过会被反将一军。

「从里面打开是嘛……」

没想到在这里就碰到了问题,被拒于门外。

「阿翰,你有把握破坏掉这扇门吗?」肖素子摸着凹凸不平的石壁,感受着上面的坚硬和冰冷问道。

硬攻?姜枫心想,并不是不行但谁晓得得花多久的时间,不过不怎幺做难道真的得等哪个天人回来或是想看雪景而开门不成?

魔主站在肖素子旁边,一样把手放在石壁上,用感知去感觉石壁的硬度、韧性、弹性。

「姜枫,这扇门的厚度大概是多少?」肖素子继续问。

「最薄的地方是七米……七米六四,你要做什幺?」

「我们没时间停在这里,硬攻吧。」肖素子说:「这里地方不够大,就由我、阿翰、破莲同时出手攻击如何?」

世界永远不会缺乏天才,然而时代是由天才给推动这一点也无可否认。

魔主、肖素子再加上破莲,一位是曾经通天彻地的逆天者,一位是被誉为难得一见的勤奋天才,一位是身世成谜在裂缝战场流连的战士。

原本站在这扇大门前的三人应该是姜舞绫、叶清崚和肖傅群,他们同样是被上天眷顾的天之骄子,是一个世代底下理所当然的菁英,如果没有出现意外的话。

其他人和三人拉开距离,避免被捲进他们的全力一击之中。

散着光晕的流萤剑、暗红色的幽泉、雪白红柄的破莲配剑,说来巧合,他们三人都是纯粹的剑士。

以实力最高的魔主当作主轴,三人调整着呼吸。

集中力凝聚,耳边的风雪无声,心里想像着一剑下去的光景,锋利,还要再锋利。

无须倒数,就在魔主的力量毫无浪费的拔剑时,破莲与肖素子也在同一时间拔剑。

三道剑痕,三道炫目的闪光,安静的浸透。

切入面前的石壁,石屑喷出,低沉的闷声震荡到每个人的心中,十分难受。

果不其然的在石壁上设有结界,但在三人集结的力量面前支持不了多久,终究溃散,回复成寻常的坚硬石壁。

剑劲未消,直透过石壁,来到未知的研究基地内部。

破莲与肖素子收剑回鞘,其他人在动静消失后探出头,正好看到魔主伸出双手在石壁上一推,把不晓得有多少吨重的岩石柱往后推移。

在力量方面肖素子和破莲并不吃香,庄坍和郭晋佑上前帮忙,顺着光滑面使劲推,露出由三条剑痕切割而成的三角空间,大小正好足以让两位成年人通过。

和姜枫预估的厚度一样,魔主三人最后把切割出来的石柱用力推到地上,砸出一个凹陷。

「看来是有人夹道欢迎。」魔主打趣的说。

石壁后面是一个整理极为乾净的缓坡广场,就像电影里会有的军事化地下基地,不知名的机具盖着防水布摆在角落,屋顶有明亮的灯照,广场大小足以摆进四个篮球场有余。

唯一看起来突兀的是地面上的三条裂痕,不用多说也知道是刚才魔主、破莲和肖素子造成。

一、二、三……五……十……二十……三十

粗略算起来夹道欢迎的人数在三十人以上,破坏大门的声音果然吸引了不少敌人。

「有些人不是天人。」肖素子站到魔主身边,她也感觉到了其中的不同,看来有一些变节的世家修练者混在其中。

「杀死他们!」

某个人大喊,接着就是冲上前的厮杀。

魔主视线一扫,对方的实力明显参差不齐,有强有弱的混在同一个队伍里,看模样他们都是临时抓起武器赶到,也是,把基地放置在深山野岭本身就是为了掩人耳目,自卫能力并不是需要强调的首要条件。

站在最前头的魔主、庄坍、郭晋佑成为首要攻击目标,七成的火力都朝他们倾洩。

郭晋佑原本给人的感觉就像座巖石,现在他更是直接化作巖石盾牌,正面承受住的人的第一轮猛攻。

庄坍敏锐地跳出火力的垄罩範围,在矿坑里受过的严酷训练让他大为蜕变,修为增长不止一筹,特别是生死夹缝的突破,使的他在战斗时显得更从容。

不过要说到从容,魔主身为战士的历史经验绝对远远把所有人抛到脑后。

虽然残魂里还留有许多缺陷,陈宗翰本身的实力也还不够看,不过杀鸡焉用牛刀,现在魔主也不是要向三界最顶尖的极道强者叫板,一些虾兵蟹将,足矣。

柔顺如流水,空气恍若水波,幽泉像是划桨在气流中摆荡,一切动作都缓了下来。

不,不是变缓,而是对方的动作太过迅捷,每个细节挥洒写意,快但又不到失去蹤迹而模糊,双眼看得仔细,身体却跟不上,仅仅快上一线。

幽泉贯穿一位短髮俏丽的美人咽喉,魔主也有爱美之心,如果在别的地方相遇,想必不会是以刀剑相对,一起吃块蛋糕,谈谈人生理想岂不美妙。

如入无人之境,魔主轻鬆的宛若信步田园,与之相对的不是修剪掉的树枝绿叶,而是一条条宝贵性命的消逝,短短时间里在他长剑範围内已无活物。

「护住通道!」叶清崚的声音在混乱中依然响亮,叶家在通道附近搭起剑网,让更多同伴进来。

今天肖素子的剑法直接了当,每一剑都锐利非常,斩下的或是兵器或是人命,她没有一丝犹豫。

人数越来越多,基地里的人员冲了过来,陆续有人挂彩丧命。

应泉一手刀一手剑,这是她家门的独特技巧,有刀的霸道,也有剑的刁钻,刀剑两者合一把战斗实力往上提升。

宋从闻背靠着肖傅群,他的实力在肖家里算是不错,连下三人,左手却一个不小心被割破。

「小心!」

张语国仗剑横扫,把射来的火焰弹给拍熄,平时的不和不能是战场上不相救的原因,这点是战士的基本信则。

「谢了。」宋从闻说道,左手滴着血,看伤势在这次的任务里是休想恢复。

原本的布置已经散乱,肖慈品跟在叶家群里,海伦在她背后,她持剑挡开敌人的斩击,手腕痠麻,眼看下一剑就要到来,闪开,身后的海伦必定中招,不闪,自己就得当次肉盾。

一咬牙,肖慈品以她年纪少有的倔强一步也不退,用无力的双手举起剑。

噹。

剑飞出了手。

肖慈品伸手护住背后的海伦,看着敌人的剑尖刺来,瞳孔收缩。

「快跑!」叶清崚及时赶到,一个横劈撞开那人夺命的一剑,暂时的解除危险。

嗅到了鬼门关的凛冽气息,肖慈品差点瘫坐在地,不过她可没有这个闲情,抓住海伦的手,两个小女孩掉头就跑。

破莲的剑式不符合她个性的火爆,和敌人的一名大将对上,宽刀碰撞长剑,她却连一下晃动都没有,手下全都是攻击,全部都是杀招。

暴雨拍打,两人都以猛击对上猛击,入道者特有的剑意也在碰撞,三米之内无人能近。

乱成了一团,在这不算大的广场里,所有人挤成一团彼此死命的轰杀,招式用不全,全凭本能攻击,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交替响起,死前的哀号,胜利的咆啸,每个人都化成了野兽,只为杀死对方的野兽。

不管在哪个年代、哪个世界,与战场最贴切的形容词永远是野蛮。

一开始的优雅招式到后来的气劲轰杀,再到最后就连牙齿都用得上,只要能杀死敌人就无所不用其极,这才是战场的真面目。

魔主冷眼旁观,他只要护住某几个人不死就行了,至于不长眼胆敢站在他行进路线上的敌人,他并不介意顺手解决。

「小舞!」

是姜舞绫的声音,她看着人群里一个熟悉的身影,是率先叛变的执法队队员,同时也是她妹妹姜舞纱。

姜舞纱听到姜舞绫的声音身形一震,她没有回头,没看向声音的来源,她转头就跑。

「小舞!」

姜舞绫的心被狠狠的抽了一鞭,最心爱的妹妹在自己面前,看似很近,却怎幺也勾不到。

向来精明的姜舞绫失去的沉着,用力架开挡在面前的敌人,朝着姜舞纱消失的位置追了上去。

「舞绫,回来!」叶清崚大喊,但是却进不到她的心里。

既然原本的布局已乱,姜枫乾脆下令说:「姜家的人跟上去,清崚、素子,我们兵分三路在最底层见面。」

「好,叶家帮忙清出一条路。」

「好,肖家帮忙掩护。」

肖素子和叶清崚同时下令,组织起联合阵线,帮姜家的人开出一条路。

眼看广场失守,基地人员渐渐后退,应该是某个领导者在汇拢人员,他们拥有地利,犯不着直接在这里分输赢。

破莲殿后,砍伤对方的入道者后跟上姜家离去的脚步,面无表情。

双方人马壁垒分明,魔主看到对方缩成一群,此时不来个横扫大招更待何时?

「快退!」有人发现到魔主的企图,大喊。

从战斗开始后魔主就十分引人注目,在他四周彷彿是真空地带,无人能够站立,入道高手同样三招不敌。

淡红劲气爆发,杀意瞄準向每一个敌人,剑罡在呼吸间成形,一柄巨大的实质剑刃拦腰扫去,气势压的众人瞬间失神。

连喊叫都是奢侈,举起手上武器去格档,却在眼前被劲气给划断。

然后是胸前,一阵战慄的冰凉感晕染开来,神经被切断,痛觉才刚传达到脑部,接着眼前一黑,再也睁不开眼。

罡气如风,一阵锋利又沉重的烈风。

仅仅一招,就取走了十条性命,破坏了十个人的未来。

比预期的要少,大概是因为前面的人用生命削减了攻击,说不定天人的身体素质从基本值就超过人间人,才造成了这不是很令人满意的结果,魔主心里寻思。

敌方撤退,来不及带走的上同伴的尸体,脸上满是悲愤。

魔主觉得没必要追击,把幽泉收回到手里,墨镜下的双眼,黑色的西装不免染上了血红。

「休息两分钟,自己评估状况,没有自信的人从洞口离开,冒着风雪回去也总比死在这里来的强。」叶清崚说道,一想到还要深入基地,他不禁怀疑己方是不是有些托大。

如果没有意外,天人肯定开始撤离和消灭资料,第一仗就打的惨烈,再往下走敌人肯定更多,他们同时还要和时间竞赛,挽救那些珍贵的资料。

在场的都很可能成为世家未来的栋樑,死在这里很不划算,但是如果跨不过现在的危机,在未来也很难有什幺成就,就像是凤凰,需要经过涅槃才能显现出其力量,危难必须面对而不是闪躲。

魔主点了一下人数,承诺陈宗翰要注意的人都还活着,嗯,这就好。

  • 名称:风华正茂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7: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