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目录超清

按照中华传统礼仪,吃饭的时候应该多嚼少开口,但姜枫显然没打算顾忌这项传统,就像是把破莲没说的份给一併说出来,四个人两张桌子,主要是姜枫在说,肖素子和陈宗翰听着偶尔插话。

人与人本来就有许多类型,在场就属破莲话最少,姜枫话最多,两人恰好形成一个平衡,只是不晓得在私底下破莲是不是也一样无口,不是有话说每个人其实都有个言无不谈的对象,对方看起来安静只不过是因为这个对象不是你。

「你们知道一个理论吗?」姜枫晃晃手指说:「亚斯伯格症患者通常都具有异于常人的专注力,对于单一行为有强烈兴趣,在特定领域里有高人一等的成就,然后亚斯伯格症患者的明显特徵就是不善沟通,有社交困难,你们明白吗?」

陈宗翰就连亚斯伯格症是泛指自闭症都不明白,满脸困惑。

姜枫举起香浓的咖啡,隔着白色热气看着同桌的另外三人,说:「换句话说亚斯伯格症患者都很安静,不善于讲话,而且在特定领域有高人一等的成就,嗯。」

肖素子用鄙视无聊男子的眼神回敬。

陈宗翰想了一会才意识到姜枫是在暗指在座除他外其他三人都是自闭儿,破莲更是乾脆伸手捏他腰间的软肉。

「痛痛痛。」姜枫求饶的说:「鬆手、鬆手。」

「再捏大力一点,你真的是有够无聊的。」肖素子说道。

「我是认真的,我想写一篇论文关于修为和心理健康的关係,就叫做修练者整体实力暨心理健康之正相关影响,现在我们这一辈最顶尖的三人都坐在这里,叶清崚和舞绫算起来和你们还差了一点,我这幺说可一点都不为过,然后你想,如果能找出你们之间的共通点说不定就能让之后的晚辈修练的时候少走一些冤枉路。」

「这幺说来你还真是用心良苦。」肖素子讽刺的说。

可惜姜枫的脸皮很厚,点头自我嘉许的说:「可不是嘛。」

「那除了自闭症外你还找到什幺共通点吗?」

「阴盛阳衰。」姜枫伸出食指点了在场的两位女性。

陈宗翰深有同感的点头。

「就算加上舞绫和叶清崚也还是以女性为主,特别是在世家这个体系内,原本破莲和阿翰都属于隐藏人物,是最近才浮出水面,可是即便这样三大世家的领头人物还是三比二以女性为主,我们正式进入一个女人当道的年代。」

「你是不是忘记把你自己给算进去了?」陈宗翰笑着说。

「我是异人,当然不能算进去。」姜枫摆摆手。

「可我倒觉得这是和异人或是修练者没有关係。」

「你果然不是在世家里面长大。」姜枫意有所指的看着陈宗翰,弄的陈宗翰觉得自己是不是又说溜嘴了什幺。

不过好险姜枫没在这一点上多做纠缠,等老闆娘送上餐点后各自都暂时说话,用着餐。

在墨西哥捲饼里面夹上北京烤鸭,陈宗翰看着盘子上的新料理,他严重怀疑蓝小雪是不是来过这里和老闆娘切磋交流料理样式,不过和卖相不同的是依然可口。

一顿饱餐后,只剩下陈宗翰犹自一个人狼吞虎嚥。

「还是一样美味。」姜枫用手巾擦擦嘴评价说,「等一下你们有要做什幺吗?」

破莲吃饭的样子和她的形象相符,从表情完全看不出来是好吃还是不好吃,感觉不是在吃饭,而是在摄取营养。

肖素子打算和陈宗翰探讨关于化境境界的疑问,为此不免要动点刀剑,也得找一个空旷些的地方才行,肖濂经营的餐馆是有类似的场地但可能不够坚固,由不得他们这种程度的人蹂躏。

「要说你们只是约吃饭我可不信,我猜你们等一下不是要去享受两人世界,就是要去证实干些你们战斗狂人最喜欢的事情。」姜枫一如既往的敏锐,「我猜是后者机率比较大,当然如我猜错是前者的话,那我保证我和破莲马上消失。」

姜枫有事没事就拿他们两人消遣,肖素子就算想要故作淡然也装不下去,一不小心和陈宗翰对上眼也心里有鬼的别过头,说有多不自然就有多不自然。

这画面像极了羞涩的小姑娘在不好意思,温暖的似乎不再只是店里的宜人温度。

「年轻真好。」姜枫一脸感叹,身旁的破莲也难得点头表示赞同。

最后总算是说明白陈宗翰与肖素子的打算,修练者之间互相切磋本来就不是稀奇的事情,只是作为曾经惊豔全场的陈宗翰与肖素子两人的战斗,就算卖票收钱也不过份。

「我能一起吗?」破莲问道。

破莲对陈宗翰充满兴趣,当然不是会令姜枫担心的那种兴趣,是同样作为修练者、同样锺爱战斗的同道人产生出来的兴趣,特别是听说陈宗翰晋升为化境者后兴趣也就更加浓厚。

「没有问题,我们很欢迎,对吧阿翰?」

陈宗翰也是直点头,对于有和他有相仿杀气的破莲,他也是充满了兴趣。

同桌的人都是战斗狂,姜枫倍感无奈,他可是十成十和平主义拥护者。

他们四人不可能在大马路上就公开比武,毕竟台湾还是法治社会,拿着凶器在路上打斗本身就违反了枪砲弹药刀械管制法,他们再横只要想生活在这里就必须遵守这理的规矩,就算是修练者也不可能胡作非为。

在这附近够资格让他们胡来的地方也只有现在由孙久永地下掌管的无法城市,和孙久永打了声招呼,对于突然有这四个大人物莅临孙久永十分的惊喜,带着手下几个亲信来到城外迎接。

这阵子由于政府力量和世家力量大幅增加,在无法地带讨生活的人几乎都出不了城,整座城市变得死气沉沉,孙久永更是为此发愁。

他用尽办法甚至借用小张他们的鬼魂力量,推翻原有的势力继位,是为了拯救生活于此的人们,但是时局却由不得他大展拳脚,反而要时时刻刻小心不被盯上。

稍微寒暄后孙久永领着众人来到一处地基比较稳固的空地,对于孙久永带着的打手陈宗翰四人是完全不感兴趣,毕竟层次差距过大。

雨是停了,但地上还留有混着泥的水洼。

姜枫和孙久永远远的坐到一边,他们在这之前并不认识。

「久闻破莲小姐的实力超群,这次可要见识见识。」孙久永话是这幺说,但对从小在肖家看到大的天之骄女肖素子却有着十成的信心,这是肖家人对他们掌上明珠的骄傲。

姜枫笑说:「破莲和肖素子都很厉害,可惜这次的主角不是她们。」

「这幺说也是。」孙久永这才意识到在对方面前自己没必要披上伪装,也是一笑,在这无法地带日子令他每一个动作都变得充满试探。

理所当然的主角陈宗翰正被两位丽人给称不上友善的视线注视着,按理说被两位特色各异的佳人环绕,应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可惜的是她们都身带兵器,且两柄长剑都锁定着陈宗翰。

破莲也是用剑,一柄剑柄鲜红的雪白长剑,这抹如火的艳红和破莲的髮色极为搭配。

说来有趣,破莲的红髮看起来不像是染的,也和欧美人的红褐髮色不太一样,第一眼会注意到她的这一点不同,不过之后不管是谁都一副自然不过得接受这项事实,想来也是她身上的气质太强烈之故。

无须怀疑,破莲也具有基本的入道者实力,长剑在手,杀气奔腾。

同是杀气在陈宗翰与破莲身上却给人不同感受,陈宗翰的杀气总是冰冷残忍令人心悸,破莲则猛烈如火烧,和她给人的感觉迥异。

三个人里面就有两人是以杀戮入道,全宗曾说过修练杀道是条危险的捷径,看来这话是一点也不假。

虽然对和破莲一战充满着热忱,但肖素子没忘记今天过来的原因,她想要理解何谓化境。

右手摆在流萤剑的剑柄上,肖素子以最习惯的架势应战,整个人的气势不断的拉高,有如离鞘的剑。

就剩下陈宗翰了。

暗红色的幽泉从掌心慢慢冒出,这是极其诡异的一幕,就连肖素子也不免皱眉。

化境者与入道者最大的差别便是在能运用所谓的天地之力,而之所以能如此是倚仗于对力量的领悟,对于自己道的领悟,并以此为中心晕染四周。

肖素子感觉得出陈宗翰和自己的不同,这感觉就像和爷爷对战的时候相似,彷彿他们身边的空气含有某些特别成份,在本质上有了变化。

不待肖素子细细品味,破莲身影一晃,持剑直击。

噹。

一声清脆声响,陈宗翰退了半步,剑上却没有一点真气垄罩。

破莲心里不解,究竟是什幺挡住了她的攻击?

这是一个好机会,在世间不会有几名化境者会好脾气的站在你面前任你琢磨其中的奥妙,破莲也不客气,霸道猛烈的剑式剑剑直要取陈宗翰性命。

杀气如同在燃烧,映着长剑增添莫名煞气。

破莲的真气也是淡红色,在剑招来往之际往陈宗翰的身上侵袭,不过却都被无形的屏障给阻隔。

格住破莲划向咽喉的剑,陈宗翰借势翻倒,从她的头顶翻了过去,落在她的背后。

破莲没有一点犹豫,长剑倒刺,又是下一个杀着。

修练者间的交流不经过切磋常常会没有效果,然而在场上的三个人对于切磋的定义比起常人是宽阔了些。

剑剑夺命,招招夺魂。

在破莲的剑里陈宗翰看到熟悉的简洁手法,性质上有些许不同,但目标却是极为一致。

以最短的距离和方式给予敌人最大的伤害,这是杀戮的本质,同时也是陈宗翰与破莲信奉的最高宗旨。

以气为托,陈宗翰在细密的剑网里飘动,像个无根鬼魂。

曾经听说破莲是长时间在裂缝战场前线的战士,现在看来是很有这幺一回事,她的剑法风格确实是要经过长时间搏杀方能成形。

不过要比在绝境求生的经验,陈宗翰可是很有自信。

在感受过破莲致命的剑法后,陈宗翰开始反击,幽泉点进对方稍纵即逝的破绽。

破莲没有一丝的犹豫,脚步横移,当机立断的放弃抢攻,滑开到陈宗翰的三公尺之外,重整旗鼓。

换肖素子。

剑光宛若流星一闪,流萤离鞘,以完美的离心回转划出这透亮一剑。

然而更令陈宗翰惊讶的是,肖素子这一剑划破了汇集在幽泉剑身上的天地之气,接招的右手被震移了位。

由此可见肖素子在这一招上付出了极大的心血,在她自己都没察觉的情况下卸开陈宗翰的气。

破莲在一旁观战,看到这一剑的风情眼神不禁一变,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一气呵成的拔刀都无可挑剔。

盛名之下果无庸手,破莲心里如此评价。

肖素子的攻势不可能只托付在第一剑上,左步跟上,气势更盛,流萤剑走刁钻,划出不间断的三角。

三下连击,陈宗翰往后急退三步。

一进一退又回到平衡。

「换我了。」陈宗翰说道,衣服无风自动。

幽泉走在风与风之间的缝隙,然后挥洒而出。

没有闪光、没有真气,肖素子被不知名的力量给狠狠撞上,她感到一阵强风扑面,空气突然变得躁动,进而产生攻击力,向着她袭来。

泥地被压出一道凹陷的痕迹,看起来是被什幺大型机具给辗过,肖素子站在凹陷的尾端,流萤剑散着光晕抵消了空气中的敌意。

这是怎幺一回事?

肖素子和破莲都在动脑思考,显然陈宗翰掌握了某种他们未知的力量,然而那似乎就是化境者的差别。

「大气里存在着丰沛的气,我做的只是运用它而已。」陈宗翰对于化境者最大的秘密一点也不藏私,公然说道。

「大气?」

「入道是以强烈的意念去让真气改变,然后形成道,那化境就是把自身的道扩散进空气里,境这个不单是指境界,也是身体四周的世界,真正难的是化这个字,把道扩散这幺说可能不太準确,不是真气外放,应该说是和世界沟通,和大气形成某种连繫,不再单单修练自身,把人放宽放广。」

这是陈宗翰目前对于化境的体会,但是有些事情无法言传,唯有亲身体验才会懂得其中的道理。

然后听懂和能做到又是两码子的事,肖素子和破莲都是一头雾水。

想来历史上很多入道者也都曾像她们请益修至化境的前辈,然而听到回答并不见得能解惑,有时反而更是陷进五里雾里。

「阿翰,你再来一次,我看看。」

就算陈宗翰贵为世间少有的化境者,肖素子似乎也没有一点恭敬的意思,就和网球选手要求球童发球过来殊无二致,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破莲身上,也许是因为化境对他们来说只是强度上的差异,而非外人所想的象徵地位高低。

幽泉乍看下不过是往肖素子的方向轻挥,像是仕女烦闷的想要挥开眼前的髒东西,然而这简单的动作却蕴涵着推动天地的至理,一股巨力再次向着肖素子扫去。

凝神感受,肖素子运起丝丝真气以最小程度的力量抵抗,把心神都放在感受上面。

大气之于人类,就如同水之于鱼,大多数的人都感受不到它的存在,更罔论是善加运用。

肖素子潜心体会,破莲则再一次上前搏斗,而且这次动了真格。

既然有本事待在前线,手底下自然有几项拿手绝活,陈宗翰观看着破莲的剑路,以闪避格档为主。

大开大阖,破莲手上的剑化作一阵狂风,力道比起其他人还要沉重好几分,每一剑似乎都想把敌人拦腰斩成两截。

随着剑势越走越猛烈,破莲身上也出现奇特的异象。

左脸颊浮出紫红色的绘文,看起来像是某种古老文字,又像是个传统民族的刺青。

红髮飞扬,丝丝秀髮内朦胧的有亮粉飘荡,如同着了烈火。

不管是谁第一次和破莲交手都会大吃一惊,谁晓得在她恬淡的性子下会是走如此猛烈的套路。

陈宗翰手上的力道也很大,也是每一击都藏着杀着,但是却不会如同破莲那样猛烈,整个人彷彿燃烧,气势宛若火海奔腾。

然而更麻烦的是破莲使的手法,她用的是震剑,灌注强烈真气后的长剑微幅震动,使她剑上增添了特殊的击碎性质,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御都占了一个便宜。

陈宗翰连趋带避,闪躲着破莲不断逼上的长剑,震动有利也有避,威力是凭添不少,但也因此不可能做到无声无息的偷袭,然而小範围的迴转是陈宗翰一直以来的强项。

破莲长剑劈空,落在地上直破出一个脸盆大的窟窿,力度没用老,右手一甩,又是一个攻击抢上,破空呼啸。

破莲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战士,手上的剑本为杀戮而生,没有多余的花俏,招式平实有用。

攻击划破陈宗翰的残像,破莲正要聚气再攻,却发现她找不到陈宗翰的身影。

消失了,无论是感知上还是视觉上。

破莲是道地的战士,但陈宗翰的天赋可是作贼,正正当当不是他的习惯。

化境程度的刺客,足以使无数人头皮发麻,晚上再也睡不安稳,在战场上更是极度难缠的敌人。

肖素子从回场上,和破莲一起搜索着这附近的地面,然而他们却见不到陈宗翰。

大白天活见鬼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利用环境把自己的一切都给掩盖,这是化境者的另一种应用,单纯的硬碰硬只不过是入门。

陈宗翰不可能凭空消失,肯定就在附近,只是两位女剑士察觉不到他的行蹤。

一阵冷风拂过,水洼蕩起浅波。

肖素子回剑入鞘,以她得自全宗真传的拔刀起手式低扶着身子,闭上双眼。

破莲小幅度的挪动,浑身上下不露出一点破绽,双眼不停的寻找空间里的任何一丝异样。

又是一阵冷风。

肖素子拔剑。

一瞬间,强大的气场从肖素子身上迸出,水洼上的浅波被震得失去方向。

找到了。

破莲没有一丝犹豫的往空无一物之处挥剑,在气场震开冷风的瞬间,这里风的流动出现了微乎其微的异样。

噹,幽泉挡住剑击,顺势后掠。

陈宗翰被逼着现出身影,没想到就连肖家家主也无可奈何的敛息隐身,会在破莲与肖素子的联合下遭到破解,着实令人意外。

事实证明,战斗从来不是等级之间的高低区别,化境者的技俩只要用对方法依然会被看破,肖巖没做到,却被她们两人给办到了。

「能懂吗?」陈宗翰的身影依然飘飘蕩蕩,就连声音也忽隐忽现。

战斗缓下,这本来就是一场为了悟道而产生的切磋。

「三分。」肖素子回说,「不过够了,其他的部分必须靠自己才行。」

说罢,肖素子收起了流萤剑,为这场战斗划下休止符。

破莲也有相当的收穫,虽然前线不乏比陈宗翰更高竿的极道强者,但有心思如此细细说明的人并不常见,破莲的剑尖垂下,阖上眼,几个呼吸后她身上的异相隐去,恢复成平常的无口模样。

姜枫觉得眼睛有些疲劳,他动用了异能去观战,也因此他看到了陈宗翰挥洒自如的气,就这一点来说他甚至比场上的两女更理解其中奥妙。

「你不应该这幺做。」破莲走到场边盯着姜疯,异能的过度运用,下场就是折寿早夭。

「人总是有好奇心的。」姜枫苦笑。

破莲一动也不动的盯着姜枫,一直持续了好几分钟。

「好吧,我保证我不会再犯。」

姜枫举手投降,他实在招架不了破莲那无声的注视,总感觉什幺都是自己的错。

孙久永完全无法理解刚才场上的动静,他带来的那些打手更是只能以视若神明的眼神看向陈宗翰三人,对于超出认知的现象只能抱持敬畏之心。

难得前任和前前任管理人都在场,孙久永简单的做了一下汇报,对于他打出来的事业肖素子不太赞同,但也没有明白的表现出来,比起可能发生的大事,孙久永的事情只不过是件小事。

孙久永的目标是把这里打造成一个阳光能照进来的城镇,但是就和许多人怀抱的梦想一样,需要时间去证明。

作为同辈里面走在最顶峰的三人,破莲、肖素子、陈宗翰的会面战斗以平淡开始,也以平淡结束,没有碰撞出剧烈火花,也没有外人以为的针锋相对。

然而很多时候,事情的发展之所以能如此平顺,只不过是彼此之间的矛盾尚未浮出水面。

身为未来必有一番大作为的年轻强者,他们的一举一动必然会牵涉进许多他们不愿意牵涉进来的利害关係,现在还能保持简单,但随着未来接近,三人如何能逃出现实里的规矩。

肖素子的背后是庞大的世家,陈宗翰虽然名列在肖家之下,但这层关係明眼人都明白有多脆弱,他真正在乎的又有几个人理解?

破莲,一个甚至比陈宗翰还要低调的高手,陈宗翰的低调是为了隐藏身上的秘密,那破莲又是为了什幺而保持着低调?

许许多多的势力在吞併壮大,有些已经出现在人前,有些还隐藏于阴影,平静水面下早就生成无数激流漩涡,都在挣扎,都在绸缪。

暴风雨前的宁静是在酝酿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没有人能够预知未来,所以多数人选择等待,等着迎接所有一切的引爆点。

事实证明,已经不远。

  • 名称:名侦探柯南目录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7: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